金色俄罗斯系列共十册(第二辑)

good

不过,这次冬奥会的开幕式与闭幕式上出色的文艺表演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迄今仍然为之感叹不已。 P107

于是,他请出了在俄罗斯文学史上引以为傲的一部分重量级人物:伴随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的演奏,普希金、果戈理、屠格涅夫、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契诃夫、马雅可夫斯基、阿赫玛托娃、茨维塔耶娃、布尔加科夫、索尔仁尼琴、布罗茨基等经典作家和诗人在冰层上一一复活,与现代人进行了一场超越时空的精神对话。 P108

20世纪50年代,由于意识形态的接近,中国与俄国在文化交流上曾出现过一个“蜜月期”,在那个特定的时代,俄罗斯文学几乎就是外国文学的一个代名词。 P109

行文至此,我们有必要就“经典”的概念略做一点说明。 P110

经典的诞生与存在可以让时间静止下来,打开又一扇大门,带你进入崭新的世界,为虚幻的人生提供另一种真实。 P111

于是,我几乎是完全“被动”地开始面对此前完全陌生的一个个西里尔字母,懵懵懂懂地走进了十七岁以前连做梦都不曾进入的世界。 P112

是的,普希金,一个有着黄金质地的姓氏,一个有着大炮(普希金这个姓氏在俄文中的词根就是大炮)轰鸣似的音响的姓氏。 P113

或许正是上述原因,普希金赢得了“俄罗斯文学之父”的美誉,而他生活的年代也被后世看作俄罗斯文学的“黄金时代”。 P114

在中国,普希金不仅是被译介得最多的俄国作家之一,而且也称得上是知名度最高的西方诗人,在“中俄文字之交”中起过极其重要的作用,甚至有论者认为,“说他的创作已经融入了中国新文学创作的血脉,一点不过”。 P115

首先必须指出的是他对美的敏感。 P116

普希金以他一生的创作和经历告诉我们,在缺乏诗意的社会中,做一名诗人是光荣的,但支持这份光荣的,则必须是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 P117

但是,两百年已经过去,俄国似乎也还不曾有新的普希金诞生,它再次说明了这位俄罗斯诗人那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独创性。 P118

也别把我认作骠骑兵,顶着头盔,手执长刀。 P126

[2] 赛拉东,法国作家于尔菲(1567-1625)的小说 《阿斯特雷》中的主人公。 P127

[5] 奥贝肯和罗辛娜,法国剧作家博马舍的作品《塞维勒的理发师》中的主人公。 P128

他说:“你看,在茂密的椴树荫下,有两只鸽子正拥抱在一起!”“快跑,快跑!”理智又在催促,“向鸽子学一学!”爱神却对她说。 P130

多丽达,达弗尼斯所爱慕的一位牧女。 P131

“树林里可找不到姑娘,”好汉邓尼斯这样想,“一到天黑,美人儿肯定回到了她的闺房。 P137

好汉看见了美丽的姑娘,一颗心儿怦怦直跳,马儿悄悄地左转、左转——终于靠近了那窗口。 P138

”“唉!美人儿,别害怕,和你的情人亲热一下!”“姑娘在夜晚会出危险。 P139

她战胜了内心的恐惧,羞怯地答应跟他一起走,哥萨克感到十分幸福。 P140

突然,我听到哈哈大笑,回头一看……爱神她又来叩击我的大门。 P143

爱神呀,也不会前来叩击阴森的墓门!【注释】 [1] 帕尔卡,古罗马神话中的命运之神,通常为纺线的老太婆形象。 P144

伸出手来,德尔维格!还睡什么?醒来吧,睡意惺忪的懒汉!这已不是坐在讲台下,不是在听催眠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