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观社会

good

分离(separation)本身是统一世界的一部分,是分裂为现实和影像的全球社会实践的一部分。自主景观所对抗的社会实践,同时也是包含了景观在内的现实总体性。但是,这一总体性的内在分裂危害到如此程度,以致景观似乎就是它的目标。景观的语言由主导生产体系的符号(signes|所组成,这些符号同时也是这一生产体系的最终的和最后的目标。
不能抽象地将景观与具体的社会活动相对立,这一划分本身就是分裂的。伪造现实的景观不过是这一现实的真正产物,反之,现实生活在很大程度上也被景观静观所侵蚀,并以与景观结成同盟和将其同化与吞噬为终结。客观现实就是景观和真实社会活动这两方面的现状。以这一方式确立的每一概念除了这一基础外,没有任何转向其对立面的通道:现实显现于景观,景观就是现实。这种彼此的异化 I alienation l乃是现存社会的支撑与本质。

非常喜欢德波援引的费尔巴哈在《基督教的本质》中的只言片语:我们这个时代,偏爱图像而不信实物,偏爱复制而忽视原稿,偏爱表现而不顾现实,喜欢表象甚于存在。对这个时代而言,神圣之物仅仅是个幻觉,而世俗之物才是真理。在德波这里,现代社会最重要的景观就是商品拜物教,是一种积累到某种程度的图像资本,是时间和空间的资本凝固。而无产阶级在这个图像时代中,将会日渐丧失彻底的革命性,其将越来越难以识别和命名他们的贫困。

德波的景观社会基于现代较之工业时代发生的巨大变化而提出。过去为满足人们物质生产的社会境况如今已变为以影像方式为主导的统治私人时间的情境。德波的关注点在生产领域外由消费建构起来的“日常生活”领域——社会、资本、国家意识形态利用景观占有人的日常生活时间。在劳作时间中,人处于机器系统的操控下或从属于劳作群体而始终处于被动地位。而景观社会则通过支配非工作的大部分时间达到对人的全面控制,表现为通过文化与大众传播媒介搭建起一个弥漫于人的日常生活中的伪世界,进而将人类全部可消费的时间当作新产品的原料来处理,人不仅在非劳作的时间里没有摆脱奴役与被动,且这种虚假景观模糊了人与人、阶级与阶级的差异,这与马尔库塞提出的单向度情境之一相类,即人类在文化层面正因共享着同样的信息遮盖了阶级差异而单向度发展的事实。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