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公路

good

那时还只是五月,当破晓的阳光正渗透天地孔隙时,他却醒来躺着。 P4

“我以为你戒烟了?”“我的确戒了。 P5

但它依然是连接格洛默斯特莱斯克和其他内陆社区的唯一通道,不论他有多厌恶这开裂的柏油碎石路面和车后延伸向远方的杂草丛生的排水沟,他都永远不会抛弃它。 P6

那天晚上他对警察说过太多次——黎娜身上散发着驱蚊水气味。 P7

西莉娅沉重而急促的喘息声,然后是他的,那个她新找的男人。 P8

西莉娅说“托比沃恩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个懂得如何在极端环境里生存且能照顾她们的男人。 P9

她可以听见他们的亲吻声和舌头交缠的声音。 P10

“快看,多美啊,米雅,就像童话故事里的景色!”托比沃恩提醒她不要太兴奋,因为他的家在沼泽地的另一侧。 P11

她以前从没听过那般鸟鸣。 P12

然后他像女儿曾经那样肩靠脏兮兮的玻璃窗,神情近乎冷淡,似乎她想强调那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P13

他们目光中的责备刺痛了他,令他渐渐失去全部力量。 P14

当她打开前门时,它噌地爬了起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从她的双腿间溜了出去。 P15

她觉得森林里有什么东西在移动,可她不会有机会涉足其间。 P16

”“你确定?”“什么?”“他心甘情愿?”西莉娅咧嘴而笑。 P17

”电话另一头,安妮特的呼吸声变得清晰沉重,仿佛她在费力地平复心情。 P18

“周日见。 P19

至于他,他没和任何人交谈过。 P20

“黎娜,我们想念你,我们永远不会放弃希望!”她的一位朋友写道,文字后面接着一串感叹号和哭泣表情。 P21

莱勒打遍快递公司和货运公司的电话,询问黎娜消失的前后时间里,有哪些司机曾开车经过那片区域。 P22

托比沃恩看上去倒无比享受。 P23

此刻,终于,我能做真正的自己了。 P24

莱勒在夏季根本睡不着。 P25

他们对整个格洛默斯特莱斯克进行过一次周密搜救,每个人都参与了这场搜救。 P26

”凯鹏收了买烟的钱。 P27

凯鹏从一开始就在这里。 P28

河流、湖泊、发臭的小溪在地面和地下流动不息,蒸汽腾腾的沼泽地像渗血的伤口一般延伸,还有如黑眼珠般深不可测的林中小湖。 P29

米雅已经学会避开西莉娅的男人们。 P30

托比沃恩已在餐桌上摆好了咖啡杯、面包、奶酪和火腿。 P31

”米雅正在嚼面包,听到这话她突然觉得面包难以下咽。 P32

“我刚刚只是告诉你的女儿她可以四处逛逛。 P33

这不是西莉娅第一次把她推进寒风里,但她曾发誓绝不会有下一次。 P34

子夜阳光从空寂的窗框透进来,在掩盖着老鼠和野兔粪便的尘土中构建形状。 P35

墙上的人脸微笑着俯视他,那是一张张装在相框里然后被钉在浸水墙纸上的黑白照。 P36

她可以尖叫而不必担心任何人听见。 P37

其中一个男人起身朝她走来。 P38

”坐在火边的两位年轻男子对她点头致意,突然变得不好意思起来。 P39

可他也不想手无寸铁。 P40

蚊子的嗡鸣声好像变得更响了,他又点燃一支烟,好把它们熏走。 P41

每一次她撞上卡尔-约翰的目光时他就会笑。 P42

每个人都应该寻求更平淡的生活,如今的世界就是如此。 P43

她想起西莉娅在拉霍尔姆和一名农场主同居时曾说过的话:“一个知道如何与动物相处的男人,你可以信赖他。 P44

”米雅摩挲着西莉娅给她的最后一支烟。 P45

不论她多么想,她也不能邀请他进去,不能让他们撞见西莉娅。 P46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莱勒,同时放下来复枪。 P47

原本应该很紧张,但他突然感觉眼泪即将如泉水般喷涌而出,他清了清嗓子,以抑制住眼泪。 P48

他把咖啡倒入两个锡质马克杯,然后递给莱勒一杯。 P49

莱勒的眼神一直停留在靠墙放着的来复枪上。 P50

”他竖起七根手指。 P51

“我就是个爱管闲事的混蛋,”他最后说,“我们所有人迟早都不得不面对死亡。 P52

”莱勒推开门,帕特抬起一只手,挡住照在脸上的阳光。 P53

”“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一样贪得无厌,米雅。 P54

第一声巨响爆发时她刚睡着。 P55

出于习惯她抄起一包烟塞进兜里,但立马又改变了主意,卡尔-约翰不喜欢抽烟的女孩。 P56

他们消失在密林深处的时候,狗就在他们身后埋怨地哀叫。 P57

”米雅侧头看他,火焰在他眼里舞动。 P58

他继续说话的时候,她能感觉到他胸腔内部的振动韵律:“你想听一个我的秘密吗?”她点头。 P59

然而耀眼的子夜阳光从百叶窗的板条缝透进来奚落他,黎娜也出现在门口。 P60

红色外墙在阳光下滚亮,窗户皆是锃亮的镜面玻璃。 P61

莱勒瞟了瞟工具箱,那里放着他的手枪。 P62

安妮特把他的不端行为不当回事,视之为年少愚蠢,一种时候一到他就会改掉的东西。 P63

他牵起她的手,指着沙砾路的方向。 P64

“干活儿。 P65

等他们把它甩在身后,而它也没有任何追踪他们的行动时,戈然欢呼雀跃地用拳头敲击方向盘。 P66

戈然又戴上了风帽,梳理盖住额头的头发。 P67

雨后的地面非常松软,细沙像水一样流进下方的万丈深渊。 P68

哈森在离边缘几米外的地方停住,手撑臀部观察眼前的景色。 P69

哈森的鞋子锃亮,而他的鞋子沾满污泥,破损不堪:“安妮特组织了一场穿越全村的火炬游行。 P70

”“什么意思?”哈森的下颌绷紧了:“她带着一个女儿,一个少女。 P71

“我想不起有叫这个名字的人,”他说,“他从哪里来的?”“斯瓦特利登。 P72

”米雅的视线移至森林,那里阳光倾泻入树丛,一束束光照亮了如乌云般聚集的灰尘和飞蚊。 P73

他跌跌撞撞地走,一边走一边抖搂烟灰,感觉呼吸艰难,而他的心则陷入回忆深渊。 P74

陈旧而熟悉的干渴感在他的喉咙里升起,可当他开车回北部时,他的双手还是稳稳地握着方向盘。 P75

“你可以坐到车里来打电话,”他回答,向副驾驶座的门点头示意,“我不希望我的手机被雨淋湿。 P76

不然她准得火冒三丈。 P77

米雅一下楼来他就变得神采奕奕,满心期待她坐到老旧的餐桌旁去。 P78

米雅好奇他们做爱时西莉娅会不会屏住呼吸。 P79

她的乳头如同惨白皮肤上的一圈伤痕,米雅可以看见她的胸腔随着她的呼吸有节奏地起伏。 P80

现在靠领取残保金过活。 P81

那里有一片林中小湖,三间狭窄的挤奶棚和一间鸡舍。 P82

”凯鹏摇了摇头,他脖子上松弛的皮肤抖动起来,但他没说一句话,只是吹起了低沉的口哨。 P83

他不知道他在惧怕什么,是因闯入别人的土地而产生了不安感吗?抑或害怕那些他可能发现或不会发现的东西?这都无所谓。 P84

他开始狂跑,但没跑多远就又摔倒。 P85

他走到外面,靠近空荡荡的狗舍,里面放着几只盛满雨水和泥土的食碗。 P86

被她扔掉的那包烟不停浮现在她脑海,她觉得只抽一根无伤大雅。 P87

这让她感到恐惧。 P88

灰狗趴在门口,睡眼蒙眬地盯着他,活像一个傻乎乎的监狱看守。 P89

“我真欠揍。 P90

“但我还是不太明白你找女儿来我的农场干什么,有那么多地方。 P91

”她放开他,双目含泪地注视着。 P92

他清了清嗓子,舔了舔嘴唇。 P93

他们都可能是涉案人员。 P94

“看到你们这么多人都祈祷黎娜回来真好,”他说,接着清了清嗓子,“可是我认为最重要的不是我们待在家里悲痛,而是走出去积极寻找她。 P95

肥料和蔬菜的气味像一层薄膜,覆盖万物。 P96

她正在抽一根细长卷烟,画了厚厚眼影的双眼死盯着米雅。 P97

可柔把卷烟递给米雅。 P98

”米雅紧紧地抓住自行车手把,以致掌心生疼不已。 P99

“我得走了,很高兴认识你。 P100

“你不能吓着孩子们,不然他们以后都不来这里做志愿活动了。 P101

他连鞋子都没脱就径直大步走进客厅,在木地板上留下泥巴印。 P102

莱勒不假思索地迈出一条腿,跨过窗沿,接着是另一条腿,然后不熟练地顺着瓦片往下滑,直到双脚触碰排水管。 P103

阳光洒落在她苍白的臀部,米雅可以看见托比沃恩额头上的黑色汗迹。 P104

但那根本不对。 P105

他被狩猎队的人排斥是因为他动不动就发火打架。 P106

”“我一点儿都不关心这个。 P107

安妮特喜欢他那种笑。 P108

“她当然知道!我们是情侣。 P109

”他拥抱她,至于有没有闻到烟味他未置一词。 P110

”她惊讶地盯着他:“为什么?”“我爸爸不喜欢现代科技产品。 P111

“我不知道,”她回答,“我出生前他就离开我妈了,我对他一无所知。 P112

他的动作无比平稳而细腻,他用手折断嫩树枝,然后再剥开树皮。 P113

莱勒靠着汽车引擎盖,给自己的肺灌满烟味和水汽。 P114

”莱勒把杯子递回去,从舌头上拈起几片小小的叶子。 P115

他看见瓦格盯着别处的眼、茫然的面颊,以及满脸的泪水。 P116

西莉娅迷惑不解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看到自己穿着宽松的女士内裤和溅上红色丙烯酸颜料的胸罩。 P117

他的衬衫从下到上的扣子全都扣上了,衣领上方露出胡茬儿。 P118

米雅生硬地站着不动,感觉羞耻不已。 P119

“只说过你们是某类嬉皮士。 P120

就说你是我从小到大遇到的最美好的人。 P121

一种女人身上的味道。 P122

可能钥匙正握在她的手里,因为她的手紧握成拳头,埋在胳肢窝下。 P123

寂寞公路 The Silver Road 小说电子书 第2张长久以来,她记忆中都是自己被取笑的画面,因为每天都穿一样的衣服,丑不拉几,邋里邋遢。 P124

每次去别人的家里,她都觉得自己很卑微。 P125

她把手放在肚子上,努力平缓呼吸让自己放松下来。 P126

一想起她我的心就被照亮了,你明白,就是一种温暖。 P127

她的腿缠在他的腰间,似乎要把他锁在自己身体里。 P128

他走进厨房时,看到她把百叶窗拉了起来,她伫立在阳光里,一瞬间,似乎所有事物都各归其位。 P129

他从头到脚打量她,连她的指尖都没放过,似乎他正在鉴定她。 P130

这种成长方式很残酷,会让你早早地套上自我保护的外壳。 P131

还站不太稳的小羊羔在地上打转,卡尔-约翰把它们抱在臂弯里,似乎它们是柔软可爱的玩具。 P132

他仍然可以听见她的声音在耳边对他说黎娜死了,他晃动身体,似乎想把那些话语甩出去。 P133

”然而他搅动起来的只有灰尘,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他才看见新闻标题:十七岁女孩下落不明——警方不排除犯罪行为。 P134

终于,哈森的声音响起:“莱勒,发生什么事了?”“你听说了吗?”“什么?”“阿尔耶普卢格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失踪了。 P135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可是这个女孩的外貌特征确实和黎娜相似,而且她们都是在靠近‘银路’的地方失踪的。 P136

他走进房间紧紧拥抱她。 P137

“昨晚没有鱼上钩。 P138

”比格尔看着她时,他的眼睛让她想起水——两池永远不会融化的冰水。 P139

“你上哪儿去了?我们都准备报警了。 P140

还有一张照片:银光闪闪的湖泊前搭着一顶蓝色帐篷。 P141

视线越过黑加仑灌木丛,他看见孩子们在一张蹦床上跳跃,他们细细绒绒的头发在空气中飞舞。 P142

她也许问了他的名字,但他不确定,因为他对外界已充耳不闻。 P143

当他穿过薄雾笼罩的森林走回车旁的时候,他觉得浑身乏力。 P144

也许那段时间他曾在电视新闻报道里看见过莱勒,而那时希望尚存。 P145

”她点燃一支烟,故意把烟雾朝米雅扇去。 P146

“不干你的事。 P147

莱勒避开人群,消失在灌木丛中,心无旁骛地独自搜寻。 P148

莱勒在牛仔裤上擦干净手,努力平复呼吸。 P149

在那以后,只有那些强者和全副武装的人才能活下来。 P150

”“当然会爆发一场战争。 P151

他抓过一个桶盛满水,一股脑儿倒在火堆里,还用脚踩灭最后一点未燃尽的木柴。 P152

”信号不好,她的声音听上去断断续续,似乎她说话的时候是把手机直接放在唇边,就好像她不希望被谁偷听。 P153

“你真该理理你的头发,伙计。 P154

他坐下,手撑在桌子上看着莱勒,好像他可以看见他脑海中滚动的每个想法。 P155

”“你在克拉亚野营地停过车吗?”“我想不起来了,好像不是在星期日。 P156

”哈森用一种莱勒琢磨不透的语气说道。 P157

你应该见过他吧,长发,邋遢,像头野生动物。 P158

”卡尔-约翰把手臂伸到车座下,抽出一把刀。 P159

她那被汗水浸湿的头发一绺绺地贴在皮包骨的喉咙上,眼影呈两条黑线顺着凹陷的面颊往下流。 P160

然后她走进厨房喝咖啡,直到双手开始颤抖。 P161

你为什么就不能表现得像一个正常人?”西莉娅把画纸放低,用手背擦干笑出来的眼泪:“我知道他有些问题,这很明显。 P162

“不要和任何人说,可以吗?”米雅问,她已经停止发笑,“包括你的父母,戈然和帕。 P163

她可以感觉到从他皮肤毛孔蒸发的热量,她想自己从来没遇到过如此鲜活、有生命力且满腔热情的人。 P164

没有人愿意接纳她生活在自己家里。 P165

戈然退后一步,猛然跌坐在坑坑洼洼的地上。 P166

十二点十分的时候,他再也受不了了。 P167

“你不会碰巧有一根多余的烟吧,有吗?”“当然。 P168

”莱勒打量这个男孩,他瘦弱无力的四肢,还有不停摩擦地面的双脚。 P169

“你可能奇怪我为什么半夜还坐在这里。 P170

”“承认什么?”“杀死黎娜。 P171

“现在我要回家了,”杰斯帕说,“你打算在这里坐一整夜?”“也许吧。 P172

他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听说阮贝格兄弟?如果流言是米凯尔·瓦格供认了罪行,警方难道不应该了解一切吗?他把空酒瓶扔进垃圾回收桶,然后开始奔跑。 P173

”这些词句在他嘴里留下糟糕的味道,他转身朝沙砾路面啐口水。 P174

我们听说过他承认犯罪的流言,因此还盘问了瓦格好几个小时。 P175

”米雅一把推开他。 P176

真像某个电影里的场景,牛群在草地上吃草,鲜花爬上牲畜棚的墙壁。 P177

她找到比格尔的时候他正提着两个桶。 P178

”米雅抓紧围栏:“我一直住在城里,我一点儿也不熟悉农活。 P179

”米雅从兜里拿出手机,紧紧握着。 P180

他听见钢琴声,以及厨房里有人用平底锅炒鸡蛋的声音。 P181

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要调查我遇到的每个恶棍的巢穴,不管那会让我多反感。 P182

不要费心为它哭。 P183

米雅希望他们能独处,这样她便不必面对这些问题。 P184

可是父亲教我们像一个求生者那样思考,总是未雨绸缪,总是防患于未然。 P185

他把枪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会儿,最后把它留在原处。 P186

不一会儿下起雨来,雨水顺着他的鼻子往下滴,流进了他的衣领。 P187

“我不是警方的人。 P188

”回应他的只是些茫然空洞的面庞,被雨冲刷过的难以解读的面庞。 P189

他们已经从车里下来,他们两个人。 P190

多亏西莉娅——还有你——我才有机会开始一段新生活……”“和那些杂志没关系。 P191

卡尔-约翰爱我。 P192

“要是她严重抑郁了,记得打电话给我,”米雅冲着他的背影喊道,“答应我!”两个年轻人像塔一样,耸立在他的目光之下,他们藏在黑色风帽下的脸长得一模一样,显出同样的苍白。 P193

“这就是黎娜。 P194

直到他的女朋友消失,没错。 P195

他弯腰对着苔藓呕吐,但什么也没吐出来。 P196

但我们什么都没做,我不欣赏你这种态度。 P197

米雅曾无数次见到西莉娅和她的男人们玩这种游戏,她失望地发现比格尔和安妮塔玩的这场游戏和前者并无区别,他们在强迫自己忍受对方。 P198

由于眼前一片雪白,她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脚不对劲。 P199

“她伤心了吗?”“我妈妈像个小孩。 P200

安妮塔弯腰拉她起身。 P201

如果黎娜现在走进屋,她会在走到门口时就转身,以为自己走错了房子。 P202

他没有穿T恤衫,他的脊柱凸出,就像惨白皮肤下长了鱼鳞一般。 P203

汗水渗进夹克,惹得他发痒。 P204

”瓦格的脖子上青筋毕露:“我以为你来这里是握手言和。 P205

莱勒怒火中烧,但放在扳机上的手指却异常冷静,他能感觉到那家伙放弃挣扎,几乎瘫倒在他面前。 P206

“砰”的一声响后,他看见鸟群从树林间飞出,四散逃离,孩子们的欢笑声变成一片死寂。 P207

她唯有等候和期待。 P208

”但他只是哂笑。 P209

粗粝而寒冷的空气拍打她的身体,土地潮湿的腥味充斥她的肺部。 P210

还有各式各样的工具在争夺地盘。 P211

”他已经离瓦格很远了。 P212

“都是因为那些失踪的女孩。 P213

当她试图登录脸书账号时,他大发雷霆。 P214

“你们怎么遇上的?”“好,你听着,我们一度是兄妹,哥哥和妹妹。 P215

我那时十七岁,安妮塔十六岁,我们两人联合起来对抗世界。 P216

他浑身又痒又臭。 P217

”“你和托马斯要有孩子了?”“没错。 P218

”那天清晨晚些时候,他取回了自己的车。 P219

安妮特的双唇抿成一条红线,她坐在那里,凝视飘摇的冷杉树,表示她无话可说。 P220

瑞典的一种无烟烟草,使用时将烟草袋放在上唇与齿龈之间即可。 P221

北欧国家的传统节日,起初是为了纪念夏至,后又被赋予宗教内涵,现今则成为一个祈祷五谷丰收的民间节日。 P222

没有脚步声或是说话声,似乎外面不存在任何世界。 P223

另外一面墙边,金属门旁,摆着一个用来盛屎尿的桶,以及一个装满清水的桶。 P224

现在一定时兴留长发,可以根据好几个男孩子不停地把头发从脸上拂开来推断。 P225

他怀疑他们任何一个人也许都曾独自站在某个公交站,等待一辆未能准时进站的汽车。 P226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说,我们想着她。 P227

在他确认她还活着之后,就伸手提起桶离开。 P228

“你为什么不吃东西?”他不耐烦地收起没动过的食物,换上仍在冒气的蔬菜和一块晶莹的肉。 P229

米雅掀开羽绒被,从床上爬起来。 P230

她从来没有在一个地方待到足够长从而习惯它。 P231

孩子们就站在路边等车。 P232

食物的气味像摆在他俩之间的一份停战协议。 P233

他的声音里有一丝不耐烦,她的双肩不禁紧紧抵住冷冰冰的墙。 P234

可柔弓着身子站在一棵白桦树下卷烟。 P235

托比沃恩摇下车窗,正靠着方向盘。 P236

“不是你赶走了我。 P237

”“嗯。 P238

她看到墙上的影子手臂在颤抖,似乎她的所有力量已逐渐耗尽。 P239

“我能帮你洗头发吗?”她蜷起双膝,看见影子在模仿她。 P240

莱勒不假思索地侧滑穿过左侧车道开到公交站去。 P241

树木会像老人一样,被自身的重量压得驼背,然后大地和隐匿其下的万事万物都会被遗忘。 P242

”自然,这车充满难闻的烟味。 P243

他用眼角余光打量女孩,留意到她的金色头发和这个夏天长出的零星雀斑。 P244

当他们接近目的地时,米雅抬起手臂给他指路,透过昏暗的天色,他可以看见云杉树林间的木头指示牌。 P245

当米雅下车时,他拍了拍她,仿佛她是他的情妇一样,动作轻快,但满怀爱意。 P246

她变得麻木而沉默。 P247

”“但是我想看看你长什么样。 P248

树枝摇曳,树影窸窣,在这种情景下,人很难集中注意力。 P249

”安妮塔在烤箱旁弯下腰,她打开烤箱时,一团烟雾喷薄而出。 P250

“我这一生就这三件事做得最成功,不出其他意外的话。 P251

“如果你想打猎,我和我儿子欢迎你。 P252

”“然后你就答应了,就这样?”“那我应该怎么做?”“我觉得他有点居心不良,仅此而已。 P253

她希望现在是清晨,这样她就能去学校。 P254

片刻之后她抬头,和米雅的目光相遇。 P255

这栋荧光照耀的砖墙楼房之外,世界始终处于傍晚。 P256

他未加思索便朝她走去。 P257

所以哈森说得没错,在差不多打了一辈子光棍后,托比沃恩·福斯给自己找了一个女人。 P258

她的粉色指甲油已然脱落,他注意到了这点,而且她的手指被冻得惨白。 P259

”她走开的时候膝盖直打哆嗦,似乎它们没法撑着身体行走。 P260

“你为什么发抖?”“我不知道。 P261

她的脑子里有万千思绪在打转。 P262

”当他把她带回那间逼仄的小屋里去时,失望如同某种邪恶的东西在她的内心膨胀。 P263

这些年村子里有很多对于他这个癖好的议论,说他在自己家破败不堪的时候还花钱结交女网友,说他喜欢偷窥女孩们在湖里游泳。 P264

“你是谁?”“我叫莱纳特·古斯塔夫森。 P265

她没有系紧晨衣的腰带,他可以看见晨衣下面她几乎一丝不挂,可以透过衣服的开口瞟见她的双乳和蕾丝内裤。 P266

“米雅告诉我你们是去年夏天搬来的?”“没错。 P267

”“我不想和权力机构打交道,他们最终只会把米雅从我身旁带走,那样我简直活不下去。 P268

”“我努力过了!我已经告诉过你。 P269

她根本握不稳来复枪,这个黑色的塑料物件在她的手指间抖动。 P270

更加严肃稳重,更加成熟。 P271

米雅感觉过去那头饥饿怪兽开始抓她的肚子,她渴望温暖和安妮塔的厨房里飘荡的食物的香气。 P272

接着她趴在地板上,费力地做了几组俯卧撑后,脸贴着冰冷的水泥地躺下。 P273

他衣领外的喉咙通红一片,似乎里面正热火沸腾。 P274

”暮秋的清晨最难挨,如冰一般粗粝的空气飘过门缝,钻进衣领,令他时时刻刻都觉得冷。 P275

“我听说你去找了西莉娅。 P276

”“你讨厌酒吗?”她耸耸肩:“回家的时候看到家人都是清醒的是件美事,和西莉娅生活在一起你从来不知道该奢望什么。 P277

”她凝视他,一言不发。 P278

她们开始朝学校外面走去,走向迷雾笼罩下的一片桦树林。 P279

“这是米凯尔,但我们都叫他狼。 P280

”“他们为什么背弃他?”可柔挺直身子看着米雅:“因为黎娜失踪前他们是恋人。 P281

但她的确在他的梦境里。 P282

”“你想吃那些玩意儿?我以为你得操心一下你的体重。 P283

”莱勒伸手端起咖啡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 P284

它的标题尖声喊道:女孩失踪案存在惊人相似点!可是哈森始终执拗地站在门口:“你想说什么?”“黎娜和汉娜的失踪案有关联。 P285

”“现在不行。 P286

她有时间踢一脚,可能是两脚。 P287

他煮上咖啡,主要是想让咖啡香气充盈厨房,然后他紧紧靠在沥水板上,直到香味渗进他的身体。 P288

他想反对,但他没有,不知为何。 P289

”“你没有妻子吗?”“两年前我们离婚了,她现在有新丈夫。 P290

但是如果他看到更广阔的世界,他会改变的。 P291

“有点晚了,我还是打电话叫车吧。 P292

黑暗中农场成了唯一的光源,森林像一块黑色的帘幕,赫然垂挂在房子后方。 P293

于是她开始明白,尽管她不愿承认,但并非只有黑暗在扼杀她。 P294

戈然和帕的卧室里寂静无声,一片黑暗。 P295

她凑到门上,屏住呼吸聆听。 P296

他握着手机坐了好长一段时间,一想到米雅就感到一种怪异的感觉顺着脊背向下蜿蜒。 P297

米雅觉得嘴里泛起一阵难以忍受的味道。 P298

戈然取下巴拉克拉瓦帽,用一种米雅感到陌生的眼神看她。 P299

“是戈然,你们得去看看。 P300

“都是你的错,”她说,尖厉的嗓音在树林里飘荡,“你拒绝让他接受常规帮助!”比格尔没有反驳,唯一的声音是他在树林里搜寻时脚踩上灌木丛的咔嚓声。 P301

“你这浑蛋小子,”他气喘吁吁地说,“你会毁了我们的。 P302

他还没来得及看一眼窗外,就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P303

”“你打电话和我说的那个姑娘,米雅·诺兰德。 P304

她把一块湿毛巾放在米雅的额头上,她说话时声音嘶哑。 P305

她闭上眼慢慢坐起来,对抗喉咙里翻涌的恶心感。 P306

然后她做好准备,坐了起来。 P307

意识到她们被关在一个地窖里时,她不禁全身毛骨悚然。 P308

她记得在那片林中空地上,他扯断银莲花的样子,他还说他想要米雅和卡尔-约翰拥有的东西。 P309

他们随他们去。 P310

莱勒感觉烦躁像一股回流到喉咙里的胃酸。 P311

“我们会活下去的,”她说,“没人可以杀死我们。 P312

”汉娜把袖子往上拉,给米雅看那根缠着几缕金发的紫色发带。 P313

他无法对着两把空椅子过活。 P314

他擦去车窗上的冰雪时,依旧在抽烟,他呼出的热气和烟雾就像一个斗篷似的,披在他身上。 P315

没有米雅或男孩们的踪影。 P316

”比格尔摇摇头,脸颊抖动。 P317

”莱勒解开他的羽绒外套,喝了一小口比格尔端给他的咖啡。 P318

莱勒坐在他的椅子边上,想问问他的儿子们的情况,但不知怎么他没有问,于是他沉默地坐在那里,忍受比格尔的目光,还有火炉上冒泡的鹿肉炖汤。 P319

黎娜的卧室坐南朝北,冬天里这间屋子的窗户总是凝结厚厚的冰晶,还有垂在屋檐的数米长的冰柱。 P320

那就是他醉酒的原因。 P321

他抬头看向被雪覆盖的金属门,想知道他是否可以爬过去,但现在他们很有可能已经看见他了。 P322

“你之前说她病了,说她在睡觉。 P323

我不知道我怎么了。 P324

他后退一步,再次尝试调动每块肌肉全力推门。 P325

她那干瘦的身体在脏兮兮的床单下几乎难以分辨。 P326

她尝试伸手摸汉娜,尽管她们的手几乎触手可及,她也似乎无法抬起她的手指,她的关节沉重而疲软。 P327

不管是哪种情形,都只有一个目的:把一个人囚禁在此,而无须惧怕听见他的尖叫声。 P328

“米雅在哪里?”比格尔的眼睑在灰暗的灯光下跳了跳。 P329

所以州政府成了我温和慈爱的母亲,给了我养父母、看护人,还有其他合法的施虐狂。 P330

我们永远、永远不会让我们的孩子陷于那种处境。 P331

我们的努力见效了。 P332

比格尔从椅子上站起身,开始往门边移动,远离莱勒。 P333

我们一生的事业会毁于一旦。 P334

三人中最高的那个麻子脸邪魅地笑着,莱勒伸出被拴紧的手向他抓去,那不过让他笑得更厉害。 P335

他的血迹会留在雪地上,他的身体会腐烂,然后在春天的时候长成蒲公英。 P336

尽管厨房里很温暖,莱勒还是冷得浑身直打哆嗦。 P337

他们把他扑倒在地,一个用膝盖夹着他的肩胛骨,另一个则从他手里把刀抽出。 P338

米雅不习惯任何人如此全心全意地倾听她说话,也不习惯从头到尾解释任何事。 P339

她总是梦想拥有一个真正的家,一个储藏柜里装满食物,父母不会喝醉或抽烟或光着身子四处走动的家。 P340

哈森的眼中含泪,但他没有哭出来。 P341

斯瓦特利登如今就像古老森林中的一座废弃堡垒。 P342

他勒死了她,然后把她扔在地窖里,任尸体腐烂。 P343

安妮特抱着她的孩子,皱巴巴的小脸靠在她的肩上,他让他脚下的地面摇晃起来。 P344

走过去的时候,莱勒仍可想象她的笑脸。 P345

寻找结束了。 P346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