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简音乐史

good

如果将西方音乐的历史比作河流,古典音乐充其量不过是长河的入海口。 P4

这些“古乐”或“现代音乐”都是从另外一个世界闯进来的音乐,它们回响在我们的时代,绝非那么容易理解,只是经过了历史的变迁,才渐渐被人们接受。 P5

我相信任何音乐都需要“合适的听法”。 P6

那么,到底什么是艺术音乐呢?在开始讲述之前,先为我们要讲述的对象下个定义。 P7

诚然,西方音乐如今已经不再像往日那样有影响力,现在是以美国为主导的流行音乐的时代。 P8

毋庸置疑,希腊和罗马文明确实是后世西方文化的源头,西方音乐史在思想层面上尤其受希腊影响。 P9

奥尔加农是中世纪音乐史前半段的核心音乐体裁。 P10

前文讲述的是十分谨慎、在迂回中前进的时期。 P11

这是音乐从语言中独立出来的重要的第一阶段。 P12

另外,我们完全不能理解放在低音部的格里高利圣咏,听到那些声音拖得长长的颤抖的吟诵,恐怕没有人会觉得这是圣歌。 P13

I-6 中世纪的经文歌,在拖长低音的格里高利圣咏(拉丁语)上面,有两重以世俗内容为歌词的自由创作声部。 P14

著名占星师诺查丹玛斯诞生于这个时代也是理所当然。 P15

十二到十三世纪初期达到顶峰的教会权威,在进入十四世纪后渐渐衰落,主要原因是十字军东征接二连三的失败、罗马教廷的分裂等。 P16

比如说“和声”这个词,在十四世纪前半期马尔凯托的理论著作《Lucidarium》中,还是“高音和低音的数量比率”的意思,但到了文艺复兴时期代表性的理论家廷克托里斯(约1435-1511)的《音乐术语词典》(1474)中,就被定义成“美的乐声”。 P17

在这里以佛兰德乐派的一小部分作曲家为例。 P18

还有一点,我想举几个例子,说明进入这个时代后对定旋律的处理渐渐变得自由了。 P19

他是个自我意识很强的人,生前就将自己的作品结集出版,这在当时非常少见(很多作曲家大概没有马肖那样强烈的自我意识,才不为后世所知)。 P20

十六世纪还是一个宗教改革的动乱时代,马丁·路德于一五一七年提出《九十五条论纲》,德国以此为契机爆发了大规模的农民战争,大片的国土化为焦土;残忍的西班牙国王对殖民地荷兰施行高压政策(威尔第的歌剧《唐·卡洛》便以此为素材);法国从一五六二年到一五九八年间持续了长达几十年的胡格诺战争(梅耶贝尔的《胡格诺教徒》以此为素材);天主教会借加强整顿之机(1545年到1563年的特兰托宗教会议),组织了以耶稣会为首的好战宗教团体,强化宗教审判。 P21

首先,十五世纪代表性的音乐体裁无伴奏宗教合唱曲,在十六世纪被意大利继承。 P22极简音乐史 艺术与摄影电子书 第2张

 

他们的音乐不像十五世纪那般平滑,如几股横向流动的蜿蜒河流温柔地融合在一起,听上去反而像“几根并列在一起的雄伟的柱子”。 P23

在音乐史上,文艺复兴时代结束于一六〇〇年前后,音乐史家对此的意见基本一致。 P24

在(器乐)体裁上,键盘独奏曲、协奏曲、管弦乐曲、歌剧等初次出现。 P25

同时,对他们与历史之间的关联,人们也有一定印象。 P26

庆典要经过长达数月甚至一年的准备,按照国王陈述的意愿,由艺术家们提出构思,匠人们经过计算,在委员会上达成协议,开始着手实施。 P27

歌剧的诞生——戏剧化的音乐 开门见山地说,音乐上的巴洛克主义是伴随着歌剧的诞生开始的。 P28

用真人演绎画面中的场景,再加上音乐,歌剧就仿佛跃然眼前了。 P29

通奏低音的发源与歌剧的诞生密不可分。 P30

若斯坎的无伴奏合唱曲的平衡之美,几乎可以代表整个文艺复兴音乐的特点。 P31

归根结底,从政治上来说,当时的德意志与欧洲诸国相比要明显落后。 P32

正是这种音乐文化孕育了巴赫(图III-7、8)。 P33

但巴赫的创作中心却又回到了宗教曲上,他的宗教情感也不时加入器乐作品中。 P34

有一定作曲心得的人,在阅读乐谱之后才能理解巴赫赋格的绝妙之处,他的作品就有这样的性质。 P35

在音乐史上(借用作曲家日常对话中经常使用的词语),像巴赫那样写出那么多作品的恐怕再无他人。 P36

同样,古典主义音乐何时终结,进而开始向浪漫主义过渡,也无法画出一条明确的分割线。 P37

泰勒曼、拉莫、多梅尼科·斯卡拉蒂等也在音乐中清晰呈现了对优美、感伤、亲切、清新的喜好。 P38

在格鲁克之前,歌剧充斥堆叠着絮絮叨叨的女高音花腔,成了歌手们展示傲人歌喉的舞台。 P39

将它看作从君主或上帝的权威中解放出来的自由精神也不为过。 P40

这种被称作“家庭音乐”的体裁促进乐谱出版成为一大产业。 P41

交响曲中的管弦乐器绝不是只服从指挥家这个独裁者指令的集团,而是像弦乐四重奏那样自发地、仿佛友人间的谈话般在交流中演奏。 P42

而后面的再现部也是和解之地,两个主题在这里回到同样的调性,对立的命题得出一致的见解。 P43

代表喜歌剧黄金时代的作曲家是派斯艾罗(1740-1816)、多梅尼科·奇马罗萨(1749-1801)、安东尼奥·萨列里(1750-1825),当然还有最重要的莫扎特(1756-1791)。 P44

海顿最后的作品清唱剧《四季》出版于一八〇一年,贝多芬写下最初的交响曲是在一八〇〇年。 P45

之后的第二、第四及第七交响曲的末乐章也是同一类型。 P46

这与19世纪的第九音乐会在各个方面都呈现出对比。 P47

如舒伯特、舒曼、李斯特、瓦格纳、勃拉姆斯、柏辽兹、罗西尼、威尔第、斯美塔那、德沃夏克、柴科夫斯基等——这些大作曲家的肖像画如今还张贴在小学音乐教室中,他们半数以上都来自十九世纪。 P48

取而代之的是形式趋于确立的公开音乐会(演奏会)(V-1),只要出钱,谁都可以听到音乐,乐谱的出版空前繁荣。 P49

乐器充其量是音乐家为了在人前展示自己的作品而学的。 P50

但不可否认,作为民主化的通病,音乐民主化也令听众质量相应下降。 P51

外行无法模仿的演奏技术一个接一个地开发出来,这也是十九世纪音乐史的特征。 P52

右图是一八三六年《音乐新报》上登载的强化手指工具广告,是当时的明星钢琴家赫兹发明的。 P53

这个时代,对巴黎上层社会的人们来说,去歌剧院是最好的“镀金”方式。 P54

但是,上述所有的沙龙音乐都是“艺术性的沙龙音乐”,不要忘记当时还有一种如今已经不太为人所知的“简易版沙龙音乐”的体裁。 P55

如今提起听古典音乐,人们脑海中会浮现出听众闭目肃然聆听名曲的模样,但这绝不是十九世纪音乐的全貌。 P56

十九世纪德国这种独特的音乐状态,与瓦肯罗德、蒂克、诺瓦利斯、E.T.A. 霍夫曼等德国浪漫主义初期的诗人的音乐观(特别是他们的器乐音乐观)密切相关。 P57

第二条分支没有无词歌中那种不可名状的情绪,而是试图表达更有意境的类型音乐。 P58

但他的创作始终坚持“音乐就是音乐,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的匠人气质(图V-14)。 P59

V-15 1906年德国的鲁尔工业区。 P60

特别是他最后一部歌剧《帕西法尔》以“舞台神圣庆典剧”之名,在很长一段时期内都只允许在拜罗伊特上演。 P61

这还是一个茨威格在《昨日的世界》、普鲁斯特在《追忆似水年华》中,不吝笔墨去追溯的时代。 P62

而法国近代音乐没有接续此前的历史发展,进入这个时代后才突然登场,并且形成了个性鲜明的潮流。 P63

而德彪西等人对“市井音乐”更喜爱至深。 P64

音乐史上的十九世纪是一个有进步历史观的时代。 P65

”以“哆咪唆”“哆发拉”等和声,或者“哆来咪发……”音阶为基础的西方音乐,从确立之初历经近三百年,众多作曲家都愈发感到几乎已穷尽了全部可能。 P66

他曾说过“写交响曲就是创造一个世界”。 P67

接着,这个旋律的音量慢慢增强,直到最后成为管风琴般鸣响的和弦。 P68

他们进行了可能彻底颠覆西方音乐既有架构的音乐实验。 P69

美术界从一九一〇年左右开始,尤其在德国和澳大利亚,诞生了让人感到会有迫在眉睫的重大变动的作品。 P70

战后,理查德·施特劳斯在创作上明显开始衰退,拉威尔、普契尼、拉赫玛尼诺夫、西贝柳斯等人也极少发表作品,他们的名作几乎都写于战争之前。 P71

不仅是作曲,这个时代在演奏风格上也发生了很大变化。 P72

想青史留名的作曲家都想在过去的基础上谱写更新颖、更有独创性的神话。 P73

十二音序列技法将这个观点系统理论化(1921)。 P74

诚然,斯特拉文斯基《春之祭》(1913)和勋伯格的单人歌剧《期待》(1909年作曲)都是音乐史上再无同类、空前绝后的杰作。 P75

如果有人对这之后的音乐史一无所知,却又无比了解前面列举的那些作曲家的非凡作品,那他在眺望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音乐史时一定会深信:西方音乐仍将一成不变地向前发展。 P76

一百多年前的勋伯格作品已有不为大众接受的倾向,二战后这种现象尤为突出,至今还没有能进入演奏会的常演曲目。 P77

当然这个时期,克纳佩兹布什、卡尔·舒里希特、克伦佩勒、巴克豪斯等都还健在,卡拉扬与卡尔·伯姆则迎来了他们职业生涯的全盛时期(虽然霍洛维茨以一九五三年的演奏会为节点,停止了公开演出)。 P78

只要回顾一下十九世纪巴赫的复兴,就足以理解过去的音乐会给当代作曲家带来多么深刻的影响。 P79

”一个人无法熟知所有的历史阶段,通史如果不写于“无知者无畏”之时,就只能等到无所畏惧的阶段写了。 P80

这种授课节奏特别是在最初的几年相当吃力。 P81

强烈意识到“西方艺术音乐的黄昏”的哈农库特撰写了《何谓古乐?作为语言的音乐》。 P82

关于十九世纪巴黎前半期的音乐生活,最值得推荐给大家的是海因里希·海涅《卢泰西亚:法国的政治、艺术及国民生活报告》。 P83

关于十九世纪巴黎前半期的音乐生活,最值得推荐给大家的是海因里希·海涅《卢泰西亚:法国的政治、艺术及国民生活报告》。 P84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