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伴养老(获挪威多家媒体盛赞,众多女性感动推荐。即便年过六十,也能大笑,也该去爱…)

good

夜空好似一棵枝杈茂盛之树,枝头的流星被点点摇落,像跌落的果实环绕着行驶如飞的纵帆之舟。 P3

一个从旧时光里传来的声音,代表我们曾经有过的友谊。 P4

你是不是会说,这像是一场全球性灾难的马拉松,像是世界性瘟疫的一次远距离竞赛,就连每一个补水站都发生着环境危机?是的,就是这样。 P5

我们可以尝试点新业务,对吗?我们可以做巧克力,或者制作闻起来香喷喷的可可身体乳——你觉得怎么样?我知道你肯定明白我为什么不直接发电子邮件。 P6

直到海风带着我们逐波而去,那时我们的草席也会堆得像台阶一样,铺满整个走廊。 P7

一位歌手穿着花哨的衬衫,耳朵后面别着一朵花,他朝西娜眨了眨眼,西娜则又往凯特身边靠近了一些。 P8

我们一次解决一件事情,一切都会顺利的。 P9

凯特摇了摇头,再出发时速度慢了一些。 P10

走廊的房顶由三根缠着粗绳子的柱子支撑着。 P11

微风温暖着她湿冷的肌肤,她感受到一股莫名的亲切和满足,像是舌头被滴上了一滴蜂蜜。 P12

“妈,我不是故意的,”他是这样说的,“他们通知我的起航时间是错的!”在俄罗斯,他流连于赌场。 P13

她尝试了看电视,读杂志,碰运气——买彩票,和往常一样7个数字中了5个,在“年过60寻爱网”上也没看到新面孔。 P14

她的声音一点儿也没变,音色沙哑,语调缓慢。 P15

”“是啊……”莉斯贝丝似有些惊讶地咯咯直笑,像一只小动物刚刚摆脱了陷阱一样。 P16

她真的说出口了吗?莉斯贝丝也一定变老了,也不同往日,而变得越发脆弱了。 P17

”但她当然不能回去,虽然凯特说如果她反悔了,会借回程的机票钱给她,但她无法接受。 P18

在浓浓的鸡蛋花的味道中,凯特的双手愉快地握着她的手:“我真不敢相信你真的在这里了!”窗边椅子上的手提包里,装着她的护照,一张咖啡色的登机牌存根,以及鲁格戴维恩19世纪的房子的钥匙。 P19

她的护照一定像阿曼德的一样:上面有一连串的盖章、签证和特别许可证。 P20

像她这样聪明的女孩,每科成绩都好,自然也就有大把的机会。 P21

”“海里有鱼,”凯特说,“你不会饿着的。 P22

您了解,当大巴撞车后,我失去了丈夫的那段时间有多困难;您知道,我有多害怕,我和维利沃没法撑下去。 P23

所以对于她们来说,来这里反而更好。 P24

上帝,凯特夫人信得过我。 P25

不过短短的几周,英格丽德的肤色就变得黝黑,就好像黑色素已经潜伏了数年,一直没让皮肤知道这件事。 P26

每年夏天,她的那些女同事会带着轻便的睡眠垫和可以暖耳朵的保温杯去尤通黑门山/远足,她从不参加。 P27

当多年前火车驶离车站,而她选择留在家里时,她就默默地为选择离开的凯特点头表示理解。 P28

她刚才说什么?明天就走?印度?果阿?还是尼泊尔或者斯里兰卡?英格丽德环视四周寻求帮助——有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然而西娜只是静静地坐着,目光空洞,对凯特即将远行一事表现得漠不关心,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可能只有凯特说她要去火星或者木星,她才会关心!莉斯贝丝揉揉鼻子,就好像她已经闻到了异国的香料和异域风情的食物的味道。 P29

毫无疑问,她即将学习的会计课程会帮助她找到工作。 P30

她总说想要先工作一年再决定要不要上大学,但据英格丽德所知,她从来没有拿出具体的计划。 P31

*“这想法简直愚蠢!”这是谢尔听到英格丽德说她要去斐济这件事情的第一反应,“你瞎说什么呢?你该不是疯了吧?你已经很——”他及时打住,但英格丽德还是听到了他嘴里咕哝的那个字:老。 P32

除了猎狗,还有汽车轮胎。 P33

阿福倒是经常被别人评头论足。 P34

凯特和尼克拉斯买下这处庄园也不过6年,他们也才刚刚找到了一些运营它的窍门,尼克拉斯就出了事。 P35

之后,孩子们双手拍着大腿,被逗得开心地跪在地上。 P36

英格丽德修脚的时候,修脚工总考虑着要给这双大脚涨价,她也从未成功劝说R.Lundes Shoes & Sons(英国一家制鞋及修鞋作坊)帮她预留一双大小合适的带有漂亮的金扣子或是优雅的踝带的鞋子。 P37

”看着她双脚夹住的碗里那乳白色的椰肉细条,英格丽德原谅了自己的脚。 P38

风和雨掌控着庄稼的长势,女人们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P39

海浪不断冲撞着海边的沙脊,发出的轰隆声随着棉吊床的摆动回荡着。 P40

她没有说出口。 P41

她的代表作是《走出非洲》,下文提到的丹尼斯·芬奇·哈顿则是她的丈夫,两人曾在非洲经营农场。 P42

一个外国女人和你的丈夫一起去种植园,而且一去就是几个小时,谁会不反感呢?你看得到他们干什么了,上帝,他们只是交谈。 P43

”上帝,他们不理解,我们之所以笑就是不想让他们尴尬。 P44

这样的情况对你来说一定也很不容易,从特隆赫姆/到莱维克也有很长一段路程,你还要兼顾自己的工作和家庭,一定忙坏了吧。 P45

但我还是会立刻告诉你,我的邀请依然生效,你说的话我都考虑过了,我觉得并不影响。 P46

我知道你也想让玛雅的南太平洋之旅成行,我也一样,我觉得如果这也是她心中所想,我们就应当尽力促成这次行程。 P47

即使如此,它们仍然让人忧伤。 P48

莉斯贝丝扭头幅度太大,脖子咔咔地响。 P49

她知道这对双胞胎喜欢骑马,所以寄钱给她们的父母,用来给她们买礼物和其他东西,她对送礼物这事情可真是知之甚少。 P50

放任自己从来不会带来任何好处。 P51

她也见过男人们的耳朵后面别着红色的木槿花、张扬的姜花,还有香味迷人的鸡蛋花,但那时候她还不知道这是求爱的密码呢。 P52

为了回避那略带挑衅的目光,她点了根烟,当她瞥见自己精心修饰的指甲时,她感到莫名的满足。 P53

数十年定期修脚使她的脚后跟依旧丰满并且没有茧子。 P54

“膝盖总是见了鬼一样地咯吱咯吱响!”“该死的松弛的大腿!”莉斯贝丝伸出右脚,大拇指下面的肿块有些发白。 P55

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后来她也不叫他帮忙了,他也不来了。 P56

多特殊的一天。 P57

一直幸福?哪里会有这样的事呢?凯特把腿盘起来的时候,吊床边的藤椅吱吱作响。 P58

莉斯贝丝觉得,虽然像盐和糖一样不同,但她们需要彼此。 P59

可她似乎不可能不去关心、不去为同桌三年的西娜做些什么。 P60

“聊胜于无?你凭什么觉得我什么都没有?”她的头探过桌子上方——气息炽热而暴烈。 P61

她只是心神错乱,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罢了。 P62

她可不想余生都只能坐在这里当个客人。 P63

上帝,我知道万事皆由您掌控,但是我得教她们一些东西。 P64

她们说起话来抑扬顿挫,衣服颜色单调苍白,问的问题也千奇百怪。 P65

但我真希望这件事能成,可她们每个人都得准备好去品尝那些即将到来的甘苦!我们能成功吗?重建曾经有过的姐妹情谊,却从未给它正名?这个问题不断地在我的脑海中盘旋。 P66

有时离开比抵达更加痛苦。 P67

我不能成为那个改变他行善旅途的人,我没有权利去提出这样任性而自私的愿望。 P68

“那个农场呢?”尼克拉斯问道,“毁掉了吗?”那个斐济人眼睛通红地盯着他,摇摇头说:“庄稼长势很好,金色的豆子像一袋袋钱一样。 P69

这是要花好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培养出甜美、沉重的快乐,这是一个漫长而艰苦的过程:在闪闪发光的、肥厚的、棕色的可可豆里的爱。 P70

但是你需要来自你们国家的亲人,你需要那里的姐妹。 P71

要让我说我最好的朋友,那非她莫属。 P72

她向来简单直接、条理清晰。 P73

那狂野的、孤独的呼唤在黑暗中一阵阵传来,仿佛大海已经停止了低语,开始用黑银色舌头说话。 P74

他去问过建造跨过魏玛卡河/的桥梁的工人,他还找过电力公司。 P75

他需要肌肉和力量的训练,他需要大量的食物。 P76

她悠闲地浏览着图书馆书架上的书,以及她自己的书架,之前她工作的时候只能忙里偷闲地瞥一眼。 P77

她的句子中间出现了一个白色的空缺,她的舌头空虚而无助。 P78

她耸耸肩,把焦虑甩掉,将车子挂上挡。 P79

其他人也经常弄混——西娜都承认她也迷过几次路。 P80

莉斯贝丝·霍伊是莱维克率先拥有自己车子的女性之一,那是一辆蓝灰色的沃尔沃。 P81

她会的英语足够问路了,而且只要她有足够的时间转机,她就能顺利通过安检、海关和美国移民局(据布兰可所说,这是最为困难的部分)。 P82

”她笑着把头倚在妈妈的胸膛。 P83

她的女儿为什么不照看她?还有凯特夫人。 P84

我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不告诉其他人?过去这两周,我为什么微笑着掩饰玛雅的情况?为什么每次伊芙要提起这件事,我都要打断她的话?现在她把母亲留在这里,我还向她保证不会有事,我送走了我唯一一个盟友。 P85

她抬起头来,听着海浪的声音,然后从光秃秃的棕榈树之间走到柔软的斜坡上,接着沿柔软的坡道向沙土的边缘走去。 P86

一切都颠倒过来了。 P87

”是他对于多数问题的标准回答。 P88

”我为自己有片刻的恼怒而感到难过,用微笑隐藏了我的懊恼。 P89

“我应该戒掉,”她说,“这有害健康,而且我也负担不起。 P90

“对子女的帮助难道不应该到了某个节点就结束吗?你支持他们,援助他们,资助他们,鼓励他们——但这些到了一定时候就该结束了吧。 P91

我转向西娜时,这个想法在我脑海里破碎了。 P92

你也知道,我的背有毛病,工作中涉及推和抬的部分都会让它变得更糟。 P93

这车车况还挺好,肯定能卖个好价钱,只是我需要你在抬头处签名。 P94

英格丽德能想象他在办公室的画面,敞开的门对着一个大仓库,那里有成千上万的新轮胎靠在墙上。 P95

当她回到房子前面时,太阳在海面上闪烁,使她无法将视线固定在地平线上。 P96

她的早餐除了咖啡和香烟可能就没有过别的,英格丽德这样想道,感觉嘴角出现了一抹讥讽的笑意。 P97

那孩子又高又壮,不傻也不懒,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她为此感到可惜。 P98

英格丽德慢慢地朝小船走去,等着船停好时,她的眼睛有足够的时间去观察:男人拖着一箱箱的今天的收获,女人穿着苏鲁雅巴——花图案的两件套衣服。 P99

她内心不就住着一个水手吗?她眯起眼睛迎着海风,用僵硬的手指整理风帆,她的头发在微风中飘动。 P100

英格丽德绕了条远路回家。 P101

叮叮!当啷!叮叮!当她走最后一段路回到农场的时候,一种金属撞击金属发出的刺耳声响伴随着她的脚步。 P102

她想起灰色屏幕上的黑字,那是谢尔的担忧:“注意事项……保护好你的财物……”她把那袋木瓜从她的手腕上垂下来,并向正在自家店外忙着堆放西瓜的男人点点头。 P103

我们可能想象过。 P104

现在就流行健康食品!”“对!”维尔瑞德更加激动,“凯特牌可可,凯特牌巧克力——听着不错,是吧?我们可以做点独一无二的东西。 P105

”苏鲁裙在英格丽德的腿上翻动着,她的双手紧紧地按在她的臀部上。 P106

就好像把大家扔上了飞速旋转的木马上,英格丽德不得不双手紧握在扶手上。 P107

上帝,有一些好东西是为莉斯贝丝夫人准备的。 P108

配上她的白衬衫和深紫色紧身裤,它们为这套服装增添了一丝热带风情。 P110

当约阿希姆和琳达还小的时候,她并没有多想。 P111

”但是当莉斯贝丝向她解释巧克力的想法时,她的态度有些变化。 P112

”*一袋袋的洋葱和椰子被拖到卡车上。 P113

过了一会儿,房子后面的树林间出现了一个人影,这个男人很瘦,莉斯贝丝很想从卡车上下来,帮他拎着他从树丛后面的一个坑里捡来的大石块。 P114

阿特莎坐在莉提亚旁边。 P115

但并没有说出口。 P116

大家只是想高兴一下。 P117

她伸出瘦削的手,抚摸着莉斯贝丝的长裙,这条长裙是用闪闪发光的蓝色泰国丝绸做的,是属于她的苏鲁裙。 P118

凯特坐在最下面一级台阶上,轻轻地跟一个女人说着话,她的女儿靠着她的大腿睡着了。 P119

在这里它意义重大。 P120

英格丽德和我粗略地计算了一下,我继承的遗产加上卖掉挪威房子的钱就足够让我们开始了。 P122

我在这里都做了些什么?这事真的能成吗?也许是其他人的热情吸引了我。 P123

出于实际原因,他将可可树修剪到与视线齐平。 P124

他只是耐心地分享着他所知道的,一遍又一遍。 P125

这位退休的巧克力制造商曾经走南闯北,现在从事海洋捕捞工作,他的船停靠在兰巴萨/,他享受这里的生活。 P126

那就是去信任,让船掌握自己的航向。 P127

“在单词里的‘d’会发音为‘nd’,”凯特解释说,“有个城市叫南迪,只有游客会叫那迪,记住这个。 P129

她并没有经常将阿特莎“据为己有”,跟英格丽德和凯特也走得比较近。 P130

心胸开阔、心怀感恩地拥有着这片土地,人们因为在这里成为它的一部分而生出安全感。 P131

玛雅和斯泰纳尔有自己的工作,有同事,有他们的圈子。 P132

她和玛雅每天都走同样的路:下到海滩,穿过尽头有个梯子的短码头,回到山坡上,她们有时会坐在墙边休息一下,前面就是村长草屋。 P133

”西娜点了点头。 P134

“她以后成了巧克力负责人的时候,会需要考虑更多南瓜和豆子之外的事情。 P135

淡紫色的上衣不适合:胸口宽松,腹部太紧。 P136

有时候她不是这样。 P137

我梦到雄伟而神圣的双体船。 P138

后来,她不知道她为什么站在这里,手里还拿着一把没见过的雨伞或她已经不记得的一袋刚买的杂货。 P140

凯特的脸,如此熟悉,但她就是没法把她和任何言语或想法联系起来。 P141

不过到时候能听他说说对我们计划的看法,想想就挺激动的。 P142

几个男孩在外面的广场上来回扔橄榄球。 P143

“你是玛丽亚,对吧?”“是的,”女孩回答。 P144

但海之星摇了摇头,一步接着一步迅速离开了,走进了黑夜里。 P145

她绑在腰间的那块布料褪色了,边上有一个模糊的、难以分辨的边线。 P146

当玛雅说她要出去,而西娜也准备跟着一起去的时候,莉斯贝丝觉得今天必须说一下这件事了。 P147

”西娜看起来也很担心,她举起双臂好像要去做什么,但停在空中。 P148

这家小小的店以某种奇怪的原因而闻名,她在萨洛特的小卖铺外面逗留了一段时间,观察着店主,看着她拿起扫帚,开始在门上方的电灯泡的微光下打扫楼梯。 P149

但是她仍然情不自禁地战栗。 P150

玛丽亚的高音和玛雅夫人深沉而放松的音调同时响起。 P151

我觉得玛雅夫人可以去了解大海是件好事。 P152

“你出去有一会儿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她并没有跟西娜说那个提着大刀的年轻人,而是逼着自己克制住情绪然后冷静地微笑。 P153

无法理解他们的笑、他们狼吞虎咽的大胃口或他们的语言。 P154

我也需要我的刀,你得还给我。 P155

有那么一会儿,他一动不动地站着,等着她。 P156

凯特已经从拉奇拉奇找来了约翰尼·马特森,英格丽德觉得自己几乎都能闻到可可块的芳香味道了。 P158

“你直接参与巧克力生产了吗?”她问道,甚至不知道为什么问。 P159

今天,她穿着平底鞋,穿着宽松的裤子,从头到脚看起来都很理智,她简洁地提醒他们所有人都赞同的基本观点:“如果想要进入健康行业,我们就得坚持‘少即是多’。 P160

”他解释道。 P161

他们得在过程中进一步了解。 P162

他鼻子宽阔,衬衫领子下面的脖子厚而结实。 P163

我在那里有间小房子,不过我大部分时间都在船上。 P164

莉斯贝丝询问了有关添加剂的问题,玛雅想知道包装的重要性。 P165

只有她自己的脚步,尘土在夜色中沉寂,一只孤独的鸟儿简短地叫着。 P166

自然也没人欢迎他来,她想。 P167

“你自己选的,西娜,这真是见了鬼了。 P168

而且他从来都说那不是他的错。 P169

当时,西娜已经被晋升为店里的前台,并在莉斯贝丝偶尔到访时向她简短地问好。 P170

“没事!我就坐会儿,然后……”然后怎么?担心阿曼德的到来?因为她不知道他想要什么?她当然知道了。 P171

”她还是没能直接跟她们说那件事。 P172

大着肚子,脚肿胀着,脸也因为荷尔蒙和高温而松弛。 P173

”也许玛雅跟她谈过后,她已经对此有所准备了,但是西娜此时却茫然地看着他。 P174

英格丽德给我本地的现金,莉斯贝丝则是从一个叫“宝马基金”的账户转给我,然后让我在这个账户的钱用完后提醒她。 P175

我的经理仍然对巧克力业务持怀疑态度,但我已经向他保证,他的职责将保持不变。 P176

“西娜?”她问道,然后四处张望,“西娜不在这里吗?”*很大程度上我觉得这是一个梦。 P177

当阿特莎解释说只有蛇的躯干浮在水面上的时候:“它们的头颅被留在了海底的洞穴里!”我的兴奋劲才稍微下去了一点。 P178

当香蕉成熟的时候,就到了提沃利收获的时候了,这时巴洛洛就该来了。 P179

“那,你有没有和乔还有维利沃一起吃生的巴洛洛?”他听了大笑起来。 P180

他一步未停地从他们身边走过后,笔直地坐在阿奎拉的独木舟上,开始准备他的摄影器材。 P181

我不在那里。 P182

萨洛特提出其他的猜想,所以我告诉凯特夫人摩西斯和莉提亚那里有间空屋子。 P183

我在凯特夫人面前也很羞愧,上帝,但这不关维利沃的事情!尼克拉斯供我儿子上学,但即使他得了毕业证,还是找不到工作。 P184

世界存在一种平衡。 P185

她的步伐也轻盈了许多。 P186

新的体验等待着她。 P187

她明白政变领导人掌握实权,总统是一个有名无实的首脑,卫理公会教堂不得不同时受到审查和政治干预。 P188

阿特莎从路上挥手致意。 P189

英格丽德双手抓住她前面的长椅,歌声响彻教堂,直冲天花板,迎着阳光从敞开的侧门倾泻而出。 P190

他胸前的银十字架在白光下闪闪发光。 P191

他不会帮助她卖房子,所以英格丽德只能把它租出去。 P192

但是,一个重重的、跳动的节奏仍然在英格丽德的臀部上荡漾,她把问题抛了出来。 P193

“它其实也不完全跟我们的民间传说一样。 P194

“嗯。 P196

在这里,男人对女人甚至小女孩实施性行为也是‘文化’的一部分。 P197

我们!好像是我们做错了什么一样。 P198

你们不都是吗?”凯特用挑衅的眼神四处张望,但她的笑声在墙壁上回荡,落在地板上。 P199

她满脸惊讶地转身,看着凯特好奇而单纯的笑脸。 P200

“我感觉如坠云里雾里。 P201

”作为他的性感尤物,她曾经还感到无比感激。 P202

突然,维利沃猛踩刹车,在安全带拉住她之前,她向前冲了一下。 P203

是他,带有拙劣的蓝色文身的光滑的上臂。 P204

他的肚皮上垂着闪亮的皮带扣。 P205

这是他在乘客座位上来回扭动时告诉我们的,说这毛病已经有好几年了。 P206

但即使是英格丽德也嘲笑他那蹩脚的俏皮话。 P207

“而且阿曼德也不是谁的老板。 P208

他们会从父母家搬走,独立生活和工作。 P209

”我必须得咬着舌头才能把咒骂的话咽回去。 P210

她抛给他的眼神毫无疑问并不适用于她——莉斯贝丝无论何时都能喝一两杯酒,而不会让她失去平衡。 P211

”说完便是一阵沉默。 P212

“不对,我爱两个孩子。 P213

可是贫穷让人生活得如此艰难,上帝!你知道我有多想给予维利沃他所想要的。 P215

但阿曼德先生不断要求,直到我最终答应了他,然后感谢了他。 P216

一堆堆海藻、半腐烂的绿色椰子和食物垃圾的臭味使她皱起了鼻子,停了下来。 P217

循环系统,还有骨架。 P218

她随着烟味看到一个正抽烟的男人。 P219

她转过身来看着凯特,她的朋友鼓励地点着头。 P220

在她的脑海里有些东西是不清楚的,一切都是模糊的、松散的。 P221

这个头发卷卷的短短的女人正带着她回家。 P222

现在它们又打结了,又绑在了一起。 P223

所以她站出来,拉响警报,提高了声音对凯特说道:“她可能会迷路的,或者更糟,会溺水。 P224

她甚至听得到他脑子里打算盘的声音。 P225

她希望玛雅的眼神清明,她们可以重新回到同样的步调上来。 P226

我们自然都知道这会很艰难。 P227

她的目光落在角落里的缝纫机上,周围是一些织物、线轴和一把剪刀。 P228

西娜伸长脖子想看阿曼德在不在,但没有抱太大希望:她觉得除了睡觉以外,他不会跟接待他的家庭有过多的交集。 P229

他们从来没有讨论过这些,她不知道怎样帮助他。 P230

除了再也不愿想起在学校体育馆的男生厕所里发生的那几分钟的事。 P231

她停在电影院外,看着那些大胆的宝莱坞女演员和黑人男主角的海报。 P232

他是那样小,胖胖的,却有一双机灵的眼睛。 P233

我俯下身贴近儿子,把他的头靠在我身上。 P234

莉斯贝丝是他母亲的朋友啊!英格丽德很高兴阿曼德没有直接撩拨自己。 P235

“这里真的挺棒的,说实话,当妈妈说她要搬到世界另一边的女权主义社区时,我不知道该怎么想。 P236

”维尔瑞德张嘴想说话,但莉斯贝丝抢先了一步,珊瑚色的嘴唇开始说话:“好吧,我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但当然了,我们应该拥有权利和选择。 P237

“我……”阿曼德坐在那里,看着她们谈论他无意中挑起的话题,好像乐在其中。 P238

“不是要低估你在这里做的事情,但我猜你的工头做了大部分的工作?”凯特眉头一皱,嘴角挤出一丝微笑。 P239

”在她眼角的余光下,英格丽德看到莉斯贝丝在她的椅子上挪动着,她改为背向阿曼德,她的下巴向下倾斜。 P240

英格丽德不需要问,她和他一起过来的次数太多了,她现在可以一眼分辨出可可果的优劣了。 P241

她应该咨询约翰尼吗?要不打给他?瞬间,那一切都回来了:小房间,狭窄的床,彼此呼吸中带着的浓郁的巧克力味。 P242

英格丽德心潮澎湃,她真心地希望凯特牌巧克力能成功,希望它能穿越重洋,传递芬芳美味的幸福碎片,让更多的人尝一小口来自天堂海滩的热带之爱。 P243

”几天后,当英格丽德跟她独处时,她漫不经心地说。 P244

日落聚集成一束橙色光线,仿佛在几分钟的时间里,这一天就被吸走了,消失在粉红色和紫色的水流中。 P245

莉斯贝丝将头埋入双手,看在上帝的分儿上,阿曼德比她小20岁!一个不可救药的懒鬼,她和哈拉德不是总这么说他吗?他们实在为西娜感到可惜,她的儿子真的太……一无是处了。 P247

无论如何,她和琳达还有其他事要聊。 P248

但这是她唯一知道的与男人互动的方式,拒绝男人从来就不是她的作风!莉斯贝丝从床上坐起来。 P249

就好像他一直在等着她们一样,阿曼德从码头上方一间棚屋的阴影里走出来。 P250

“你得教教我怎么做这道特色菜。 P251

明快、欢乐的颜色,大体橙色,间杂着白色和红色。 P252

我不太记得这做法从哪里来的,我读过相关内容,但……”“没关系,记住所有的事本来就不容易,不是吗,玛雅?但至少今晚你记得你在哪里生活,和谁一起,这就很好了,不是吗?为此我们举个杯吧,女士们?”阿曼德举起杯子,笑着看了一圈,朝每个人使眼色。 P253

她的孩子已经长大,但她依然为他焦虑。 P255

习俗是客人表示感谢,主人希望他一路平安,并欢迎他回来再次造访。 P256

乔的女儿和儿媳们坐在树荫下,剥去了干豆的壳,她们的谈话和笑声汇成了一种翻腾的背景音乐。 P257

又多又亮,苦味四溢——完全属于我们的可可粉!我们相视而笑,英格丽德张开双臂挨个拥抱每一个人!我们犯了一个又一个错,我们不知道如何正确地榨出可可油。 P258

巧克力酱如丝般顺滑,保持着合适的温度,它灵活地滑进模具中。 P259

她对金钱的无休止的、乏味的焦虑使我心碎,也让我尴尬,但难过更甚。 P260

“我觉得现在……在这里……”我用胳膊搂住她的肩膀。 P261

西娜现在最需要的是我。 P262

苏瓦私人医院等待室的塑料座椅的椅背有些硌得慌,他们说手术需要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加上她后来醒来的时间。 P263

“不太疼了,就是有点恶心。 P264

“你在灌木林的故事可比付我钱有趣得多。 P265

“我猜的。 P266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几乎就是这样。 P267

”“什么意思?”黛比将她苗条的双腿拉到椅子上。 P268

”史蒂夫进屋了,黛比和我沉默地坐了一会儿。 P269

当你发现有些事真的很难相信,你通常都是对的。 P270

”阿特莎用一种难以理解的表情看着她,然后轻轻地点头,打开了门。 P271

莉提亚走过来,单单告诉阿特莎:“他不小心烧到自己了。 P272

伤口已经严重感染了,上面有绿黄色的痂。 P273

他把夹克围在头上防沙。 P274

阻止火焰?精神力量和超自然力量,不管是什么,她都准备好听个究竟了!“什么意思,阿特莎?”故事在前座的黑暗里展开。 P275

”女人点点头,将门推开,他们扶着摩西斯进了房间。 P276

现在西娜夫人得继续在苏瓦休养一阵,然后她们才会回来。 P278

我怎么能不担心呢?此时凯特之家的阴云像雷雨天一样厚重,好像房子要爆炸了一样。 P279

”伊芙总这样说。 P280

而伴随着一声尖叫,她放开门框,回到走廊里。 P281

她吃的药还是只有你留下的那些,我们也接触不到阿尔茨海默病的专家。 P282

我们随时都欢迎你过来。 P283

而且其他人好像也不怎么关心。 P284

她甚至没法跟玛雅一起散步,医生叮嘱她至少得休息三个星期。 P285

“坐下!”她粗鲁地说,“看在上帝的分儿上,别大惊小怪的。 P286

玛丽亚突然出现在门廊下,无言地看着她,接着转身跑去跟着莉斯贝丝。 P287

当西娜向下看将内裤拉上来时,目光停留在肚皮上。 P288

”稚嫩的声音如此平静:“我只是带她找到回来的路。 P289

虽然她知道自己现在拥有并且可以使用这种力量。 P290

她从不关心这个,她总是有别人羡慕的东西。 P291

他坐在桌子对面朝她暗送秋波。 P292

她可怜的小日子。 P293

西娜告诉阿曼德了吗?阿曼德知道他父亲是谁吗?她想起他爽朗、闪烁的微笑,“你们这些母鸡真的生活在天堂里,没有公鸡来打扰你们”。 P294

每个人都明白,没人过问太多。 P295

阿曼德。 P296

“淡季真的好便宜!”阿兰朝她笑了笑,莉斯贝丝感到一种本能的反应:他的眼角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吗?他的眼里闪过一丝光芒,他还将头转开,不让妻子看到?唐娜什么也没看到。 P297

在她后面,她听到海浪不厌其烦地冲刷海滩的声音。 P298

他们把工具收集起来,向旅馆的一个偏门走去。 P299

”他们一起走出早餐厅,漫步在通往海洋的通风大厅里,听着喷泉中潺潺的流水声,闻到咖啡和鸡蛋花的香气。 P300

“我晚点肯定去找你们。 P301

而且,既然妈妈住在那里,能不能给她争取一个当地价。 P302

这里有不少于三个泳池,其中一个泳池有几个水滑梯和一个波浪机器。 P303

我真的很想让你看看我现在的生活。 P304

难怪赛宁愿把她留在家里,也没有送她去上学。 P305

但当她问是不是她的母亲教她如何冲洗叶子的时候,玛丽亚厚脸皮地摇了摇头。 P306

西娜仍然面色苍白,疲惫不堪,她走路时步履蹒跚,就像暴风雨中的船。 P307

“所以,当时候到了,他们得把哈拉德的财产分给这三个人。 P308

”但英格丽德不肯放手,她的眼睛不停地在西娜和莉斯贝丝身上转着。 P309

“要是想打到点东西,就得现在出发啦。 P310

这就是我没坐过的地方;这就是我没看到尼克拉斯带着相机向前倒去的地方;这就是他绊倒后我没有大声喊叫的地方;这就是当他的身体沉入水中,停留在那里时,我没有呼喊着寻求帮助的地方。 P311

我们在通往门廊的楼梯下停了一会儿。 P312

”她只说了这一个字。 P313

“海洋很大。 P314

“我想应该在电脑边,她这会儿要给儿子写邮件。 P315

我想有孩子吗?玛丽亚真诚的脸在我的眼前闪烁,她银铃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没人听到任何声音。 P316

我该怎么回答西娜的问题呢?“我不知道。 P317

”这是那晚我最终问他时他的回答。 P318

我又把两只手交叉在肚子上。 P319

维利沃今晚还没回家,而猫头鹰的尖叫声让我的心紧绷又害怕。 P320

上帝啊,我已经问过你很多次了,那是不是我那晚的梦。 P321

在英格丽德把男孩送到拉奇拉奇的汽车站后,阿特莎就开始担心自己了。 P322

维尔瑞德将一条橙色的围巾围在她的头上,在她的T恤衫里脱下胸罩,然后在夜晚的空气中漫步到门廊。 P323

“它仿佛带着一个小小的暗示,椰子,海浪的声音和棕榈树被风吹过的声音。 P324

维尔瑞德对莉斯贝丝的话有所质疑,马上问道:“你是说,就连你山上的房子也不换?”莉斯贝丝惊讶地看着她。 P325

消失了一会儿,带着一朵黄色的花回来了,将它插在玛雅的耳朵后面。 P326

英格丽德确信,在凯特的故事里,她什么也不会改变。 P327

“莉斯贝丝!西娜!告诉我你们不知道我在说什么!”西娜抬起头,一个接一个看着她们。 P328

“我爱得太少了。 P329

她们现在有大量的豆子,秋葵也有很多。 P330

海平面逐渐上升,海浪一个接一个地拍到岸上。 P331

他和我站在屋子外面,当这沉重的声音在我脑子里回响的时候,他还在像平常一样说笑。 P332

东西都在她用来放面包的平台上,当面包片烤好的时候,是棕色的并且有点烧焦。 P333

”凯特抓住她的胳膊说。 P334

”小孩盯着玛雅问:“当你不记得的时候你会害怕吗?”玛雅不知道,她害怕吗?她应该害怕什么?她凝视着挂在床上的蚊帐,像一朵白色的卷云。 P335

我十分确定把玛雅留在这里,和我们一起生活,对她而言是剩下的日子里最好的决定。 P336

”小女孩对男人打招呼。 P337

下午天气异常湿热,西娜在犹豫着她是否应该走进这个甜蜜的家。 P338

最糟糕的是她看到玛丽亚那空洞的黑眼睛。 P339

她松开玛雅的内衣,小心翼翼地将它脱下。 P340

这是在说再见。 P341

最后,当时间的迷雾消失时,我的信仰终于得以证实,尘世的罪恶被驱逐在海岸,主啊,我将在天堂与你安息。 P342

这和你们的方式不同,但每个人都想来道别。 P343

客厅里的人群中响起了一首新的赞美诗,但西娜听不见。 P344

一些白色的贝壳也被玛丽亚摆放在那里。 P345

她正在孤单地飘零,但你终将与她相逢。 P346

但是她不忍看到那本仍旧摊放在桌子上的地图册,那上面有玛雅和玛丽亚的梦想。 P347

英格丽德感到一种几乎被当场抓住的羞耻感袭上脸颊,她连忙试图掌控两人的谈话。 P348

很多人都在这里工作,他们来自不同的村庄,但是没有来自卓卡卓卡的。 P349

”“对维利沃的离开感到高兴吗?”“我希望他找到工作,这样他才能养活自己,成为一个成年人,成一个家。 P350

黄蔓开始爬到她盖在墙上的网上,那些漏斗形的花大簇大簇地盛开着。 P351

她想,那双手一定是粗糙、布满皱纹、有力又温暖的。 P352

现在既然凯特的巧克力已经热卖,我的工作也完成了。 P353

他摘掉帽子,擦干脸上的汗。 P354

但首先我需要跟赛谈话,所以昨晚我去了她家。 P355

“尼克拉斯先生知道。 P356

阿门。 P357

疑虑在胃中翻涌,我觉得自己愚蠢而虚伪。 P358

她有玛丽亚,她得到了很多。 P359

我没有带任何礼品,那个使我承受痛苦回忆的人去了。 P360

我把双手埋在沙土中,让潮湿的海水使手掌冷静。 P361

”玛丽亚的母亲?“她来干什么?”“我不确定。 P362

”我立刻明白了。 P363

她从胸间传出笑声,慢慢地变成爽朗的大笑。 P364

我模糊不清的话语跟阿特莎的捧腹大笑和赛轻柔清理贻贝时的咯咯笑是相反的。 P365

两只海龟朝海岸伸出了头。 P366

去吧!祝你们好运!”当阿特莎急匆匆地跑向大门时,我在她身后喊,“有什么事要马上告诉我。 P367

上帝啊,只是因为我做过手术……”她没有说完,但她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因为我做过手术,人们就觉得我能帮忙,人们需要我,我很乐意带努尼亚去看医生,但是我需要你的同意。 P368

她的角色是巧克力大使,这使她的皮肤发光,使她的脚步轻盈,我敢肯定是这样。 P369

莉斯贝丝和她的女儿之间有最融洽的关系,足够私人到她们高兴见到彼此,足够专业到确保尊重。 P370

当她也转了一笔金额到我的账户后,西娜的皱眉柔和了一些。 P371

英格丽德夫人,那个即使在阿特莎的眼中也是不需要婚戒来被承认是马特森夫人的人,当她在兰巴萨时,也会几乎每天打电话来报到。 P372

她是平衡艺术的大师,不管是在甲板上还是在其他方面,她的日子在风餐露宿的水手生活和锐利地审查凯特可可和凯特巧克力账本之间有规律地切换。 P373

我觉得我不能抱怨,我们中的许多人在我这个年纪会经历更糟糕的事,但是,恐怕我永远都不会跟我的行走拐杖好好相处,它是珍贵的但实在不能被喜爱的附属物。 P374

我不会始终跟着她,她的时间与我是分开的。 P375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