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比尔街可以作证If Beale Street Could Talk

good

但他们都不这么叫我。 P8

我不知道人为什么在电话上说话时都低着头,但他们总是低着头。 P9

我说:“阿朗佐,我们有孩子了。 P10

所以,我想我们得把他养大。 P11

在这里看见他,看见他有那么高,我总是有点吃惊。 P12

那些主管这些监狱的人才应该觉得羞耻。 P13

而且,即使他们想帮忙,他们又能做得了什么?我不能跟公共汽车上的人说,喂,范尼出事了,他进监狱了——你能想象,如果他们听我亲口告诉他们,我爱一个蹲监狱的人——我知道他从来没有犯过什么罪,他是个美好的人,请帮帮他——你能想象,这辆公共汽车上的人会对我说什么吗?你能想象,这辆公共汽车上的人会说什么吗?你会说什么?我不能说,我会把这个孩子生下来,我也很害怕,我不想我孩子的父亲出什么事,别让他老死在监牢,求求你,啊,求求你!你不能这么说。 P14

但谁也不会去问问斑马自己感觉如何。 P15

很自然,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因为我一无是处。 P16

我抓住的不过是一根棍子,但棍子上有一颗钉子。 P17

亨特先生在那里,还是那个笑嘻嘻、浅棕色皮肤的老样子,熨着裤子,给铺子里来的人讲着笑话——铺子里总是有人的,时不时地,亨特太太也会来到铺子里。 P18

他把熨斗放下,把裤子还是他正在熨烫的什么东西翻了个面,然后说:“范尼。 P19

他拿着两只甜甜圈。 P20

我觉得范尼这么捣蛋,就是出于这个原因。 P21

亲爱的,你什么时候把你的生命交托给主?宝贝儿,我跟你发誓,他肯定是躺在那儿,那玩意儿硬起来了,他会回答说,对不起,宝贝儿。 P22

婊子。 P23

然后范尼就下来了,看着真是受罪的样子,头发捯饬得溜光水滑的,有一片头发看着惨兮兮的,就像是用斧子或者剃刀挖了一下。 P24

她依然还有那种模样,那种“你别碰我”的模样,漂亮女人到死都带着这副模样。 P25

孩子们看见了男人们。 P26

隔着一个街区,我们就能听见教堂传来的手鼓声。 P27

而且,有好多次,这个女人高高兴兴地离开教堂,并不知道她唯一的儿子人在哪里。 P28

教堂特别宽,所以有三条走道。 P29

她领着我们走到第一排,让我们在施恩座前坐下。 P30

这个姊妹穿着蓝色的衣服,很深的蓝色,她还戴着一顶颜色相配的蓝色帽子,那种像头顶帽那样往后戴的帽子,帽子上有一朵白玫瑰,她一动,白玫瑰也动一动,她一低头,白玫瑰也低头。 P31

毫无疑问,教众也记得他们的仇人,他们崩溃了。 P32

但我感觉很不对劲,我想还是回家吧。 P33

要成为一个歌手,需要很多嗓子之外的东西。 P34

他说,他很想笑,与此同时,她那惊慌的眼睛里,又有什么东西让他想哭。 P35

”她说,看起来像是要找个地方逃走。 P36

哈莱姆的其他地方比政府住房还糟糕。 P37

然后,我意识到,我已经三个月了,我得告诉她。 P38

她只是一动不动地坐着,就好像她不得不支撑起来,因为我已经垮了。 P39

所以,听我说你该怎么做。 P40

“唉,蒂希,闺女,我不知道你干吗还要谢我,你真的不用谢我。 P41

她得加班。 P42

范尼上过一所职业学校,他们教孩子们做各种各样乌七八糟、毫无用处的烂玩意儿,比如牌桌、跪垫和五斗柜,没有人会买这些家具,谁会买手工家具啊?有钱人不干。 P43

他开始在一个烧烤店里当快餐厨师,这样他就有个饭碗,然后他找到了一个他可以做木雕的地下室,他在我们家待的时间,比在他自己家待的时间还长。 P44

范尼的激情使他即便没有惹麻烦却进了监狱。 P45

突然,好像就是一夜之间,一切都变了。 P46

“她在家。 P47

你知道,蒂希说她觉得律师还想多要钱。 P48

我坐在跪垫上,靠着爸爸的膝头。 P49

我们两个一起会是什么样子?不过,这个念头让我联想起范尼,让我微微发笑。 P50

我的感觉,和我单独面对自己的麻烦时一直就有的感觉,还是一模一样。 P51

你已经知道是什么事,我觉得。 P52

”然后喝了一点白兰地。 P53

然后,我意识到,每一个人的第一个念头都是:可范尼在牢里啊!弗兰克会这么想——这会是他的第一个念头。 P54

如果你看起来很无助,人们对你的反应是一种;如果你看起来很坚强,人们的反应又是另外一种。 P55

”欧内斯汀说。 P56

我这儿耐着性子呢。 P57

尽管我们头顶上悬浮着重重负担,但这个孩子的安全得到了承诺。 P58

我和范尼第一次做爱的经过非常奇怪。 P59

我太喜欢他,别的男孩子在我眼里都不是真实的。 P60

他看着有些疲惫。 P61

因为是星期六,街上很挤,被人的体重压得都不平衡了。 P62

“行。 P63

在这儿走路可得小心点,因为所有人都是瞎子。 P64

”他把烟放回口袋里。 P65

他和小小子都需要你有力气。 P66

”他说,我们笑了,开始吃饭。 P67

这是一个只有某个特定的男人才能得知的秘密,而且,他还必须坚持寻找,才能得知这个秘密。 P68

在那种情况下女人或男人都一样。 P69

这是一个小小的、低矮的房间,就是朝门的那两扇窗户所在的房间。 P70

范尼曾经在她的腹中。 P71

我们叽叽喳喳簇拥着进了客厅。 P72

他肯定还是该干吗干吗。 P73

但他永远不会对他的孩子撒手不管。 P74

”“弗兰克说的不是仇恨,亨特太太,”莎伦说,“他说的只是这个国家的现实,他觉得不满意,是理所当然的。 P75

阿德里安娜说:“里弗斯先生,我们这次开会究竟是为了什么?你把我们大老远地叫过来,不是想看我爸爸羞辱我妈妈吧?”“有什么不对?”我说,“大礼拜六晚上的,人闲得无聊了,谁知道他们会干什么。 P76

“一切顺利。 P77

”他对约瑟夫说。 P78

”我爸爸还在犹豫。 P79

“噢,别跟我扯这闲淡,”欧内斯汀说,“你觉得有这么个信教的老娘让你难堪,你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P80

噢。 P81

她的眼睛也随着肤色变黑了,皮肤在排斥化妆品,一点儿水分也没有。 P82

阿德里安娜和希拉在她们的妈妈身后。 P83

如果我听说你们穿过了儿童游乐场,看见了这个孩子,你们都活不到得任何癌症的那一天。 P84

我慢慢走进我的房间,在床前坐了一会儿。 P85

这比害怕还要深刻,但也还不是欢乐。 P86

但我得跟你解释一些事情。 P87

我没有钱,我到处打打零工——只是为了挣口饭吃,因为我不会去找那些傻乎乎的正式工作——这就是说你也得工作,等你回家的时候,我很可能会嘟囔一声,然后接着忙着凿啊砍啊,有时候你可能还会想,我说不定根本就不知道你在那儿。 P88

我的生命占有了我。 P89

我差点叫出声来,我开始哭。 P90

“对不起,”沉默了好久以后,他终于说,有些不好意思,“弄得到处都是。 P91

他说的样子特别奇特,就像他说的是别人一样。 P92

或者像我们刚刚完成了一个部落仪式。 P93

我们到了我家门廊下,我以为范尼会在那儿和我再见,我转过身和他吻别,但他拉着我的手说:“来。 P94

“你们俩在哪儿,”她说,“待到早上这个时候?你们不知道不该这样吗?我说,我们差点都要给警察打电话了。 P95

这个你知道。 P96

我让她在外面待的时间太长了。 P97

我们知道不容易。 P98

然后,约瑟夫看着我。 P99

妈妈严厉地瞪了她一会儿,然后笑了。 P100

男人就是男人,有时候他们不想被打搅。 P101

”范尼脸上流下了泪水。 P102

”“他怎么样?”在我看来,这个问题总是很傻。 P103

“我们喜欢和范尼在一起,”妈妈说,“我们特别想他。 P104

找不到的话,”他耸耸肩,“眼下,我们先假设我们幸运吧。 P105

”海伍德先生说。 P106

你和范尼坚持说你们两个在一起,在银行街的一个房间里,还有一个老朋友丹尼尔·卡蒂。 P107

某个时间点上,他抓一抓胳肢窝,盼着能洗个澡。 P108

我们的处境很艰难——但是,如果你认真思考一下,这没有什么新鲜的。 P109

”他放下雪茄,走过来,笨拙地把手放在我肩上。 P110

”“再见。 P111

我和我妈妈还在老地方。 P112

实情是,我从范尼眼里闪烁的光芒中,就知道来人是丹尼尔。 P113

“但是,哥们儿——这个国家真的不喜欢黑人。 P114

“我太害怕。 P115

她在街上走,扭着她那小屁股,哥们儿,要是有哪个家伙朝她扑过来,她还会吃惊。 P116

如果我不认罪,他们要重重起诉所有的罪。 P117

他们是恶狗,哥们儿。 P118

你从范尼那儿学的这一套吧?”“我从范尼那儿学了一些东西。 P119

丹尼尔变严肃了,像在内省,突然看起来十分遥远。 P120

我们笑的缘由很多。 P121

他们来了,把我从门廊下带走,他们对我搜身。 P122

然后,我意识到除了我妈妈,我根本就没有什么人可以打电话,晚上这个时间,她又能给谁打电话?我只是希望她在睡觉,你知道吧,就是说,她觉得反正我会晚回家,等她早上醒来,发现我不在那儿时,说不定我已经想出了——什么办法。 P123

他不应该在这里——他比一个孩子大不了多少。 P124

见过海伍德的第二天是星期二,我在下午六点的探访时间去见了范尼。 P125

听着——”“听什么?我们要那个他们的律师干吗?他压根儿就不在乎我,他谁都不在乎!你想让我死在这儿?你知道这儿是怎么回事吗?你知道我在这儿是什么下场吗?我,我,我,在这儿?”“范尼。 P126

”“这样好点儿了吗?”“好。 P127

高速公路在海滨的悬崖上。 P128

但我得在什么地方找到力量。 P129

妈妈和我几乎完全是默默地喝着茶。 P130

我紧紧地抓住白色立杆。 P131

也可能,在一个黑哥们看来,我确实太像一个无助的小妹妹,他不想让我变成一个妓女。 P132

你和我,在和爸爸妈妈谈之前,我们反正要好好谈谈。 P133

也可能是在四层发生的,但可能性不大,四层有四家公寓。 P134

”她停下来,喝了一口饮料。 P135

但是——她——没有撒谎。 P136

那又怎么样?”“嗯——我有一份他的档案。 P137

我知道她的想法。 P138

好吧。 P139

我也必须这样做。 P140

他的额头那么高,能让你联想起一座城堡。 P141

“我们怎么办?”弗兰克问。 P142

你知道我是怎么养活我的女儿的?嘁。 P143

还有件事要告诉你。 P144

我对他的不信任,欧内斯汀对着他长篇大论,妈妈说话斩钉截铁,都不利于他,而且,对约瑟夫来说,他不过是又一个有大学文凭的白人小青年。 P145

他设法见到了丹尼尔,丹尼尔被打过。 P146

我只到波多黎各去过一次,我没法描述贫民窟是什么样子。 P147

她还是这个样子,这是上个星期拍的。 P148

“帮助我。 P149

她把范尼一个人那张照片还给我,她把范尼和我合照的那张照片放进钱包,然后又把钱包放进背包最里面。 P150

“我想,我可能会指望你和里弗斯先生来做人格证人。 P151

我就是这么来的。 P152

一旦落地,你就得希望,可别被埋在燃烧倒塌的墙壁之中了。 P153

我们穿过美洲大道,沿着布里克街往西走。 P154

“嗨,甜妞。 P155

刚才,大家都看见了。 P156

”他把地址给了警察。 P157

他再看看我,然后又再看了一眼范尼。 P158

别这样。 P159

我带你出去吃饭。 P160

你是个坚强的小姑娘,我知道,如果不是你,我的脑浆早就洒在那个区警局的地下室里了。 P161

明白我的意思了吧?”“明白,”我终于说,“我明白你的意思。 P162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 P163

我们道了晚安,我们手挽着手,走着回家。 P164

她随身只带了一只小小的过夜行李包,所以她不需要排队等行李。 P165

世界看见它想看见的东西,或者,当一切尘埃落定时,你告诉它看见的东西。 P166

“等一下,太太。 P167

她的唯一选择就是装成张大眼睛来猎奇的美国游客——不过她是个黑人,而这里是波多黎各。 P168

她登记了,跟着服务生一起上了电梯,给了他小费。 P169

她点着一支香烟。 P170

灯光很暗(她周围的气氛很诡异),所以她没法猜测他的年龄,他看起来倒没有显得不友好。 P171

她当歌手的时光回到了她的脑海。 P172

因为莎伦现在听到的就是绝望,而绝望,不管能不能拿回家放在餐桌上,都是应该得到尊重的。 P173

如果她能看见他,他也能看见她。 P174

“你喝点什么,先生?”莎伦摁灭了香烟,马上又点着了另一支。 P175

”他看着她。 P176

”他把头支在一只手上,看着她。 P177

”“那么,你能把这张照片拿回家,给维多利亚,让她认真想一想,认真研究研究吗?把她抱在你怀里。 P178

她又想笑。 P179

我不敢辞职,因为我知道我们需要钱。 P180

耐心点。 P181

而且,在我们的麻烦之下、之外,我觉得非常幸福。 P182

“我是认真的,蒂希。 P183

每天都去。 P184

我再也没有所谓的腰围,这事让我有点害怕,但他却为此高兴。 P185

“应该是这个地方。 P186

一只金十字架挂在她脖子上。 P187

莎伦还没有把握自己能不能动,但也意识到,不管她动不动,既然身处在开着的门前,最好还是不要挪开。 P188

”女孩脸上出现了什么,她抿紧嘴唇,在裙子口袋里翻出烟,大大咧咧地把烟朝着莎伦吹过来。 P189

“我来这里是为了把一个人救出监狱。 P190

这个节拍有很多人声在伴奏,也有大海在伴音——大海在贫民窟的垃圾堆之外闪闪发光。 P191

“我不是想碰你。 P192

某种程度上,是女孩愤怒的回答,使莎伦的头脑开始清醒。 P193

“你不知道我听见多少女人这么说。 P194

维多利亚瘫倒在这个女士的怀里哭泣。 P195

他大概三十多岁。 P196

我得收拾收拾你,小子,贝尔的眼睛说。 P197

我再次直视他的眼睛。 P198

我把这件事从我脑子里抹掉了。 P199

他决定给我做一只胸雕。 P200

不久,他就要被送到楼下,和其他犯人一起在一间大一些的牢房里。 P201

肯定还早。 P202

他漫不经心地隔着短裤搓揉着它,它是他唯一的朋友。 P203

我亲吻着玻璃。 P204

“你见弗兰克了吗?”“见了。 P205

”我点着一支香烟,又把它掐灭了。 P206

我完全了解你的意思,甜心,但那么想一点用处也没有——”“你想我吗?”“啊,上帝,当然。 P207

我们正互相看着对方,范尼身后的门打开了,出来一个人。 P208

他们根本不看里面。 P209

她在尖叫。 P210

在某种意义上,我们是他们的长者。 P211

“怎么?”弗兰克说。 P212

”他喝着啤酒,越来越怕,带着模模糊糊但深深的恐惧。 P213

我们得干这个。 P214

弗兰克把酒杯扔到地板上,酒杯稀里哗啦碎了。 P215

他喝完了啤酒,看着弗兰克:“你没事吧?”弗兰克终于说:“嗯。 P216

”他笑了。 P217

你要么进去,要么出来。 P218

“我们得让你身上长点肉,”我说,“上帝,仁慈一点吧。 P219

而且,他永远都会很遥远。 P220

但我没见他。 P221

我害怕。 P222

我看着天空,天空就像有什么话要告诉我。 P223

“范尼知道吗?”“我觉得他不知道,还不知道。 P224

然而,打开小说,第一句,就觉得亲近。 P225

后来听说,那一天,所有的电视频道,播放的一律都是O.J.辛普森开着白色野马跑车在高速公路上飞奔的镜头。 P226

他同时还是同性恋,于是更觉得在美国社会受到各种歧视和限制。 P227

碰巧看了迈克尔·法斯宾德的电影《侵犯我们》(Trespassing against us)。 P228

范尼喜欢雕塑,一边打零工维持生计,一边把全副身心都放在雕塑上。 P229

进入角色,一气呵成完成译稿之后,我把译文搁置在一边,过一阵子,再重新以审慎的目光去看它,调整具体的文字和遣词造句。 P230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