艽野尘梦(插图本) 西藏私家笔记

著名藏学家任乃强先生读后说:“但觉其人奇、事奇、文奇,既奇且实,实而复娓娓动人,一切为康藏诸游记最。 P2

24年后,陈渠珍追忆这段经历,写成《艽野尘梦》一书。 P3

此书每章以地名为标题,记录了从成都起程,至西安为止的这段游历,总计有成都、昌都、江达、工布、波密、鲁朗、青海无人区、通天河、柴达木、丹噶尔厅、兰州、西安等大的地名,几乎每处都有山水风光和人文习俗的描述。 P4

寝已鸡鸣,不觉其晏,但觉其人奇,事奇,文奇,既奇且实,实而复娓娓动人,一切为康藏诸游记最。 P5

余按“艽jiao”草名,入药,为“秦艽”,其叶宽、薄有白纵纹,微似龙舌兰。 P6

有宗喀巴者,入大雪山苦修,道成,乃正戒律,排幻术,创立黄教,风行全藏,红教寖衰。 P7

慈禧素佞佛,乃命川督遣混成一协赴援。 P8

窃幸所部皆青年俊秀,乃于军事训练外,授以国文史地测算诸科,期年之后,思想为之一变,且大半加入同盟会。 P9

父晋昌,尚咸丰妹,官至盛京副都统。 P10

尤以夫役逃亡一事,最为骚扰。 P11

同辈回顾,予犹未至,大声呼唤,有应声而呼者,众声交作,天陡变,阴云四起。 P12

兹云“十二寺”,盖追忆,未确也。 P13

当时误称噶伦为藏王者,似以其握政权故。 P14

天黑路滑,部队零落而至。 P15

差路始绕由泰宁。 P16

我军出关后,沿途所见,皆赭面左衽之藏民。 P17

关陇诸镇,竭全力以备御之。 P18

小船以一革制成,大船则用二革,其结缝处时时以酥油涂之,以防浸漏。 P19

此云五十余日,或是因故稽延,或是误记。 P20

汉人居此者亦不少。 P21

自昌都至恩达,旧作两站。 P22

余颇厌之。 P23

”语未毕,突闻前方铃声来甚急。 P24

余仍告以衔命来此。 P25

”复详言在腊左经过甚详。 P26

相见之余,悲喜交集。 P27

边军虽为旧式军队,然随尔丰转战入边极久,勇敢善战,其军官兵体力甚强,日行百二十里以为常。 P28

尔丰盛怒立帐中,责予贪功冒险,损威辱师之罪,将置予于法。 P29

有尔丰随员某,与鸿升善,为言钦帅以陈探修梅,问陈某事如何?修梅无一语,但嗟叹而已。 P30

边军,则由恩达大道直趋拉里。 P31

当时适在康,常相过从,娓娓谈边事,本文所注多资之。 P32

登珠未料边军神速至此,方与民兵安闲度步。 P33

因急派卫队管带齐得胜,新军前营管带张荣魁,西军中营管带顾占文,各率所部,由洛隆宗,硕板多,边坝等防地,迅速开拔前进。 P34

乘一小时,又须下马步行。 P35

古知三十九族之自附汉裔为妄说也。 P36

席散辞归,奉钟颖令,速开江达待命。 P37

余自军粮府归,归已不早,即偕营部职员共饮度岁,仿内地吃年饭例也。 P38

支帐露营而已。 P39

”此记乃云“奉钦帅钉封执行”,无案可质,未知孰是。 P40

是日天气晴朗,沿途风景宜人。 P41

江达一区,藏名“工波”,一作“工布”,以一营官治之。 P42

番人行呛时,先倾掌上自饮,后而敬客,以示无毒也。 P43

其极西之阿冗噶伽,则为藏王边觉夺吉之衣胞地。 P44

有曾至拉萨,知为猜拳者,为众言之,始一笑而散。 P45

此地荒远幽僻,几同世外桃源。 P46

取所制竹、藤器观之,亦古朴可爱。 P47

脚木宗为村落名,牙丕为营房驻地之名,喇嘛寺又在脚木宗后山。 P48

?[校注二十八] 按麝香为雄獐脐下香囊(即麝香腺)分泌之芳香质。 P49

彭错夫妇迎至村外,皆六十许人。 P50

宴毕辞归,彭错夫妇皆送至河岸。 P51

”余愕然。 P52

”余曰:“活佛究在何处?”老人曰:“彼中活佛,距此一万八千里。 P53

至达赖朝佛事,亦实有之。 P54

余亦不忍工布被其蹂躏,因详呈波番强暴,及边局利害禀报入藏。 P55

西原不肯,欲同行,遂亦听之,第一日宿鲁朗,以第巴为向导。 P56

俯视河流,一带碧涛银浪,响彻山谷。 P57

每枪弹药,平均不及十发。 P58

次日,钟颖遣参军王陵基至。 P59

久之枪声寂然。 P60

余尤斥之。 P61

我军退至冬九,时方正午。 P62

粮秣均无恙。 P63

调充边军五营统领。 P64

周随军入藏,任排长。 P65

?[校注三十二] 赵尔丰此时已调署四川总督,行在甘孜,得藏中请会攻电,即饬统领凤山,督新军前营管带彭日升,西军中营管带顾占文,西军左营管带牛运隆凡三营自硕板多进军。 P66

山上无数尺平地可栖止,故番商恒傍大树根,凿穴隐身,以避风雨。 P67

汤木桥,以其地名桥之一也。 P68

从此道路稍平,山较少。 P69

赵之苦心可知。 P70

我越山两队,已下至半山,适遇被我击溃波番兵数百人,向山上窜匿,乃猛力射击。 P71

北谷通硕板多,以春多寺为中心,春多寺也作倾多寺,译无定字故也。 P72

士兵掘来雪晶,巨如斛,小如拳者十余方,洁白莹澈,如水晶然,烈火不能化也。 P73

蜜蜡、琥珀,谓为蜂蜜、松脂化石也。 P74

询诸头目皆云:“此彝贡名马也。 P75

王孚等伏谒甚恭。 P76

喇嘛曰:“白马青滃现在何处?”野酋曰:“前已入境,吾等尚拒之,不使过夥若桥。 P77

韩大载行状作“大总管”似较合。 P78

陈推理论夥惹藤桥生成之理,虽与科学原理吻合,似与西藏地史不能相应。 P79

边军亦死伤数人。 P80

余仍留卡拖。 P81

不如委而去之,径出昌都,以观其变。 P82

见新兵队戒备甚严,未入犯。 P83

有知之者曰:“陈统带今日黎明时,率十余骑回硕板多去矣。 P84

其首领,即贱如夫役,亦庞然自大。 P85

又移时,士兵来益众,一兵士向陈英曰:“事毕矣。 P86

时罗年五十余云云。 P87

玉昆曰:“公先行。 P88

官兵在哥老籍者,皆与钟通声息,仗为护主。 P89

其东西两路,沿边境行,人户不少。 P90

众犹强留不已。 P91

兴武以哥老会之力,颇能约束士兵。 P92

故其全路线之各地名,甚难考订。 P93

兴武直前攻入。 P94

?[校注四十五] 按:达赖十三世虽好事,初亦未尝奖励战争事。 P95

惟喇嘛马首是瞻而已。 P96

从咸异之。 P97

曷胜叹息。 P98

众以粮食告匮,惟宰杀牛马代之。 P99

粮食将罄,食盐亦已断绝。 P100

一人居中,兢兢然括火柴,燃布条,然后开其当风一面,使微风吹入,以助火势。 P101

足痛死者十五人。 P102

是日,复询喇嘛:“此去冈天削尚需几日?”喇嘛初言止需十日,复又言需时半月。 P103

余止之曰:“割肉几何,不如取其两腿曳之归。 P104

午后止宿,得一野羊。 P105

骇极而醒。 P106

饱食之后,复得休息,众精神复振,不似前此之颓丧矣。 P107

因含泪向余言曰:“长安路远,玉门关遥,盲人疲众,夜半深池,吾侪其殆于此矣。 P108

遂置入温暖之野牛角中,束裤两脚以掩之。 P109

竭蹶行十余里,突见人马甚多,从后至,众颇惊疑,伫视之,则喇嘛七人,策骑款段而来。 P110

此所遇蒙古喇嘛,如系内外蒙古人,应恰好与陈氏一行同道直垤湟源、西宁,乃分手别行。 P111

乃商喇嘛,约其同行至盐海,再分道回蒙。 P112

久之,语声寂然,余亦倦极而睡矣。 P113

”余等行不顾。 P114

时久晴无雪,渴则敲冰嚼之。 P115

溪宽二丈,水深二三尺。 P116

又再前行甚远,忽见山边烟起,以为君等在此。 P117

即招其伙伴,携毳帐牲畜猎品至,就地支帐,具面食牛羊肉款余等。 P118

东道则石堡一城,素极天险。 P119

/?柴达木至青海(按:指西宁),尚有五百余里。 P120

?[校注五十五] 按此所谓盐淖,即柴达木盆地中之沮洳部分。 P121

自后回人亦不敢再犯青海矣。 P122

问盐在何处。 P123

”亦道听途说,且误“民国”为“归命”也。 P124

然余从此不食鱼,亦四年矣。 P125

倘得喇嘛相留,在此栖迟,亦未尝不深幸其得所也。 P126

?次日黎明,复前进。 P127

长途征行,已历二百二十三日之久,衣服久未洗濯,又无更换,皆作赭黑。 P128

公子就学兰州中学,寒假遣仆迎之。 P129

积善降祥,积恶降殃,天道不大可畏耶。 P130

顷晤张镇军,极称君才,共商备文推荐於甘督赵公惟熙,此公怜才爱士,倘一观面,必有所借重,君亦不必亟亟南归也。 P131

因同至督置查之。 P132

我逃至兰州,兄已被杀。 P133

”余住此多暇,时与戚君晤谈。 P134

姑往告之。 P135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