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虑又怎样 把焦虑转化为内在动力的自我认知之路!

good

此刻,她们正练着平衡木,生着我的气。 P6

“喂?”“喂,你听得到我吗?”当我再次醒来时,海浪已经退去了,只剩下虚弱无力的宁静,遍布在我被汗水湿透的身边。 P7

另外,也因为我耳朵里掌管平衡感的器官过于敏感,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不必担心。 P8

“这儿到底是什么房间?我还以为大件垃圾是下周才扔呢。 P9

“为什么要这么久?”因为我第一次经历那些事情,那些恐怖的事情。 P10

我的视野时窄时宽,肚子里像装了一盘原汁鸡丁一样,温暖、柔嫩、散发着肉豆蔻的香味。 P11

用专业术语来说,这叫“人格解体”,但是知道了也不会有什么用。 P12

我觉得这个想法非常诱人。 P13

有人双手交叉,置于脑后;有人晃动脚尖;有人在报纸上涂涂写写;有人眼神里带着嘲讽。 P14

偶尔我会向朋友们倾诉我的问题。 P15

”这正是我的幽默。 P16

我不愿做一个无聊的报告,仅仅枯燥地复述这本书的情节。 P17

我坐在了讲台上,好让自己有个支撑,并继续我的报告。 P18

“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你随时可能晕倒。 P19

我成为编辑已经一年了,而我在晨会上的紧张情绪却没有丝毫减少,反而愈发严重。 P20

现在进攻者就在我自己的脑袋里,这就有点没意义了。 P21

我佯装咳嗽发作,跑出了房间,边跑边重重地咳嗽了几声,好让自己不被人指责逃会,其实好像也没人在乎这一点。 P22

我承受的心理压力太大了,当我最终决定接受治疗后,我想尽快找到一位医生。 P23

“你因为焦虑而感到自卑吗?你担心自己变得精神失常吗……”我时而打1分,时而打5分,结果是我有严重的焦虑症。 P24

所有的分子式和推导一开始听起来很有逻辑,明白易懂,但当我试着真正从情感层面上去理解它们的时候,却根本什么也得不到。 P25

而我恰恰想要竭尽全力避免暴露自己的弱点。 P26

通常,他们死于交通事故。 P27

我们为了消磨时间而想出了“假设游戏”。 P28

我比多数同龄的孩子都要谨慎,我常常想太多,尤其担心我的行为带来的后果。 P29

阳台被细心打理过,种上了花草。 P30

有几次我觉得我大概真的无药可救了吧。 P31

这个过程会产生疼痛,所以桌上总是放着一包纸巾。 P32

对于倾听我的人,我没有亏欠,因为他还能拿到钱。 P33

“到底是谁把你搞得一团糟?”焦虑问道,拐弯抹角不是它的风格。 P35

“听说过因果关系吗?”“别卖弄自己的聪明了,我当然听说过。 P36

有人叫你来,你就来了。 P37

“当然,不仅仅有上下、黑白、好坏之分。 P38

”焦虑盯着我。 P39

在我同学和我说,他看牙医时可以戴着3D虚拟现实眼镜看电视剧之后,我立马预约了这位医生。 P40

当她在他嘴里鼓捣时,她常常故意把胸部压在他的脸上。 P41

我给您开个理疗的方子。 P42

当其他人筋疲力尽的时候,我才真正精神起来。 P43

”“欢迎加入磨牙垫俱乐部,我已经用了好几年了。 P44

”“那他也会用短信或者脸书给我发消息,要是我不回,他会担心的。 P45

”“正是如此,因为您把这种情况视为了一种压力。 P46

【注释】[1] 凯莉(Carrie)和大先生(Mr. Big)均为美国电视剧《欲望都市》(Sex and the City)中的角色。 P47

它就在我的喉咙口,压迫着我的气管。 P48

我有什么好焦虑的呢?回到家,我吃了一片过敏药,第二天又吃了一片,第三天再吃一片。 P49

要是我晕倒了。 P50

它造成了一系列连锁反应,迎面而来的车辆必须避让,其他车辆不得不改变行车方向。 P51

“你怎么突然问这个?”我疑惑。 P53

然后一个小小的刺激又能让我不想再出门。 P55

别人都在看我,是吗?还有一站,我就到了施普雷河的另一边。 P56

”“同样的道理啊,相信你自己,给自己也买根冰棍吧。 P57

我在空中舞蹈,肩膀、手臂、腿好似游泳那样不断变换着节拍。 P59

因为有一点是确定的,我的生命会在接下来的四个半小时之后走到终点。 P60

我常常加足马力,开得很快,或许是因为太无聊,或许是因为高兴得忘乎所以。 P61

肾上腺素如同追尾一样击中我。 P62

如果海上掀起风暴,你不怕吗?”我得承认,乘船去美洲的计划搁浅了。 P63

对这些人来说,目的地就是目的地,飞机只是帮助他们去那里的交通工具。 P64

”尤里安说。 P65

“除了脑子,那儿还有什么吗?”安检员问我,她的同事们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P66

这半个小时我们一直在停机坪来回穿梭。 P67

日本锦鲤:KOI。 P68

除此之外,我也不打算放弃最后一点控制权。 P69

而现在我们拖着箱子来到户外,玻璃门无声地滑向两边,我感受着和煦的风,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P70

”“嗨。 P71

”“对不起,看来只能你开车了。 P72

尽管小村庄风景如画,我们还是感觉被困在了这里。 P73

尤里安在副驾驶座位上如坐针毡。 P74

这些动作要重复多次,因为路上尽是和我们一样的自驾游客。 P75

抵达法兰克福前半个小时,飞机开始颠簸。 P76

”“但是现在我担心了!”“至少你已经放松地飞行了三个半小时,”尤里安边说边露出一抹微笑,“总比你全程都焦虑要好吧。 P77

摩天大厦、飞机、火箭,似乎这个世界属于人类,似乎人类从不会出岔子。 P78

我们现在爬升大约15分钟,然后等待信号,进行第二次降落尝试。 P79

峭壁下面还有人,我想提醒他们,海水会卷土重来,可火车一直往前开。 P80

我说,不会有的,我怯场。 P81

走廊里,迎接我的是由茶盒堆砌而成的塔,以及装满热水的暖壶,阳光在人字形花纹的地板上翩翩起舞。 P82

“喝了之后,说话会变得口齿清晰。 P83

“大家好。 P84

“错了,内容应该传递出来。 P85

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焦虑。 P86

“当然。 P87

“我是因为不想把局面弄得剑拔弩张。 P88

”“别担心,你当然没有。 P89

”“首先,这不是佛教箴言。 P90

”焦虑说,它从桌子底下掏出自拍杆,拍了20张照片并全部上传到社交网站上。 P91

另外,我没有钱。 P92

但还是有些许不同的,我又成了小孩,却不必像十二岁的孩子那样早早上床睡觉,迟钝地察觉到校园里的潮流发型,自我怀疑,却无法借酒消愁,少吃冰激凌,拿到微薄的零花钱。 P93

突然我感到自己的样子荒唐可笑。 P94

就像盲人摸象,却禁止他们用手感知。 P97

宇宙广阔无垠,与我狭隘的、爱钻牛角尖的思想形成对比。 P98

这种体验很新鲜。 P99

这是个恶性循环,就好像我拿了错误的剧本,过着错误的生活,我不真实。 P100

”我说。 P101

“可能吧。 P102

’”“无耻!”焦虑喊道,“托利窃取了我发明的假设游戏!”然后它抱怨:“我当时应该申请专利的,可惜太贵了。 P103

我很烦这个动作,这点它心知肚明。 P104

未来一周我将在修道院度过,没有手机,没有笔记本电脑,没有化妆,只有满满一箱书。 P105

因为把手表落在柏林,我随身只带了一个闹钟,秒针不停地走。 P106

冥想的时候我也静待思想流逝,至少我尝试着这么做。 P107

午睡过后我去洗澡,卫生间里的灯光有它的脾气,我观察着自己的身体,过去几年里我没苛求它,只期望它能正常运作,其他都是第二位,而青春期的时候,我把瘦放在第一位。 P108

我的心跳加速,双手直冒冷汗。 P109

早晨冥想时我意识到,负面情绪直接影响着呼吸。 P110

她看起来好像在办事处工作,涂着鲜艳的口红,裹着红色怪物图案的围巾,穿着白色的运动鞋,还时不时地看手机:“说实话我不想这样。 P112

这一刻真漫长。 P113

戈尔德贝格医生当然知道我的弱点,但他不在我伤口上撒盐,而是同我保持适当距离,静静地等着我自己揭开伤口。 P114

”“为什么呢?”“只要我有冲动,想写一封言辞激烈的邮件时,我就不会写任何邮件。 P115

“您为什么觉得她会生气?”他问。 P116

“尊敬的史努普斯女士,我理解您的不同意见,但最好还是……”“不行。 P117

”“但是如果我这样做……”“您就意识到什么才是重要的,这样人们才会把您当回事儿,接着就会听您的。 P118

有一次我在地铁上突然心悸,手心发汗。 P119

嘲弄的嘴唇,胎记上长出的黑毛,也许还有齿间的菜叶。 P120

“又恐慌了?”她问。 P121

“你是不是又读了埃克哈特·托利的书?”话里夹杂着轻蔑的弦外之音,虽然我察觉到了,但还是假装不在意,只当浮云而已。 P122

”“啊哈。 P123

酒吧里人声鼎沸,我内心却平静如水。 P124

这只是我想象出来的,可我又觉得,突然间,她看我的眼神变得不一样了:审视、好奇、充满兴趣。 P125

“我同事的堂兄也有焦虑症。 P126

”焦虑在远处愤怒地用食指敲击着吧台座位,我抱歉地耸了耸肩,继续看着萨比娜。 P127

”“那么后来什么事改变了你的想法?”我想了想。 P128

一开始我压根没有注意到焦虑也在场,我以为周围只有朋友、气泡酒。 P129

我不想回到晕倒的状态中被人扇耳光。 P130

焦虑从来都没有离我远去,我拼命想要摆脱它,它却寸步不离;当我原地站定时,它就冒了出来。 P131

”我们盘腿坐在地上,按住左鼻孔,只用右鼻孔出气。 P132

”“对,我们现在不是正在做瑜伽吗?”我们变换姿势到下犬式。 P133

她很感谢我开诚布公地谈论焦虑,不过刚刚这话也暗示着,有焦虑症的人不经常笑。 P134

“自从你在这里工作,”他说,“编辑部的反响就变得很好。 P135

第一年我不知疲倦地工作,主要是为了在必要的时候,活跃气氛,平息争论,左右逢源。 P136

这个声音我认得,这是我想成为的那个人。 P137

凯根表示,这些敏感的抑制型孩子在出生时兴奋的阈值较低,以后的人生中也会出现心率过高,惊吓反射过快的现象,他们血液中的“压力荷尔蒙”比敏感度低的同龄人更多,患焦虑症的概率也越高。 P138

这恰好说明了我为什么不敢开香槟的木塞,以及为什么在新年之夜我更愿意待在房间里:外面太吵了。 P139

接下来的反应就是感到焦虑、惊恐,抑或什么都没有。 P140

突然我放了个屁,不是可爱的、小朋友的屁,而是如小号般洪亮的屁,它很好地发挥了作用——音乐全停了。 P141

其中的关键在于“中庸”,多么迂腐可怕的字眼。 P142

越往后,日记越少,横格纸还像新的一样。 P143

我猜它去抽烟了。 P144

“我觉得,你应该做一次全身体检。 P145

”说罢,焦虑按下了门铃。 P146

以前坐地铁时我总想着坐下来,原因很简单:要是站着晕倒,就会摔得更狠。 P147

“好的,谢谢。 P148

护士告诉我,我的心电图和血压都很正常。 P149

卢克医生站在诊床边,拿了一把小锤子轻敲我的脚踝。 P150

”骑车回家的路上,我思考着卢克医生的那句“您十分健康”,好像是在对我说,我中了头等奖一样。 P151

”它说。 P152

这可不叫生活。 P153

多年以来,我一直小心翼翼地严守这个秘密,现在我通过公开挑明,使自己从困扰中解脱。 P154

一位朋友把我的敏感理解为我对某个话题意兴阑珊。 P155

(我知道你会偷偷看我的文章。 P156

跳舞。 P157

我的同事们告诉我,他们也有相同的遭遇;治疗师想要把我的文章给他们的病人看;读者们赞赏我的勇气,说“这简直就是我的故事!”一些同事好奇我需不需要保护,因为现在我永远是个焦虑的人了。 P158

有伤员流血时,旁人不能只给他贴一个创可贴就期待伤口会自动愈合。 P159

记者和作家这两个职业的神奇之处便体现出来:尽管是一段不愉快的经历,我仍然可以把它写成一个精彩的故事。 P160

“你还好吧?”我问。 P162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