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有脸

good

夏加尔是俄国人吗?莫迪里阿尼是意大利人吗?杜菲是法国人吗?波特罗是哥伦比亚人吗?不要紧,他们的作品,对任何一个人来说,没有文字的障碍,无需翻译,可以看得懂。 P8

张萱《捣练图》里女子眉心的缀饰,就是《木兰辞》里的“对镜贴花黄”了吧?古老的熨斗,如此雷同一只长柄水勺。 P9

天使都长着巨大的翅膀,泉州开元寺的飞天也不例外,只有敦煌的飞天没有翅膀,靠飘带飞舞。 P10

“结习未尽,花着身耳”,这是大乘的教义。 P11

那条河将永远流不尽。 P12

你没有选择这件衬衫;在我的对面,是一件通体晶莹的抽纱麻纺象牙色的衬衫,镶上珍珠的圆纽扣,袖口是层层叠叠的缕空花边。 P13

我发现你除了喜爱游泳晒太阳,还喜欢坐在咖啡室里和朋友们一起谈论天南地北,喝一点儿红酒,或者来一点别的烈的什么,并且抽烟。 P14

我是一件喜爱浸浴的衬衫,主要的原因是我必须依靠流水为我梳理布孔的通道。 P15

我知道你有朋友,或者,你有时会把我让朋友穿上,这方面我并不介意,你使我为你的慷慨感到骄傲,你能够重视你的朋友多于重视你的衣衫,是你的美德。 P16

你的粗布长裤,和我也相处融洽,话语投契,我等不但个性相近,连肌理色调也系属一个家族,尤其令我惊喜,而这,恐怕正是你选择了我的理由。 P17

关于缝纽扣的事,恕我直言,你会选择一种不褪色、不缩水、不轻易折断的线的是吗?你会选择米色的线而不选择耀眼的白线的是吗?你会在纽扣和布面之间留下一点适当的空隙的是吗?你会把第一颗纽扣的扣孔横向缝订而其他的六颗纽扣扣孔直向缝订的是吗?你必须不要懒惰,只有得到你的了解和协助,我才能成为一件更扎实、充满自信的衬衫。 P18

在他们各自的桌面或桌旁的窗台上,正青葱嫣艳地陈列着他们栽种的各类植物,不乏纤巧但健硕的活石头、柔嫩却多刺的雪晃,但最多的还是东非紫罗兰。 P19

哑巴眨了眨眼睛。 P20

哑巴一面吃一个热狗一面沿着长廊走,回避到一个不受挤迫的据点。 P21

哑巴坐在休憩公园罗盖下的石凳上,把盆栽从背心型塑料袋中取出来,撕去裹着花盆的旧报纸,把盆缓缓地移转,不久又看见了毛虫。 P22

哑巴提着水桶去换水,经过花盆的时候,静静停下步来仔细找寻,毛虫睡觉了。 P23

所以,这么多年来,我能够和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人与物相处得平静无事,完全因为我已经不企图去了解任何一个人,也不对任何事物作最起码的关注。 P25

如果能够换置一个自动融雪的冰箱,我岂不是可以减少许多不必要的搬运冰水的工作,得回不少完全属于我的珍贵时光,做我喜好做的事情?要知道,我是一个每星期必须工作四十四个小时的人,当我下班回家休息,我必定已经十分疲怠了,工作总是令人倦乏的。 P26

又或者,我还是闭上眼睛,干脆把伞留在床底下算了,甚至把一切由雨伞打捞出来的奇异鱼族也一并回归大海。 P27

当然,回家后,我仍得继续洒扫屋子,为蚂蚁收拾残骸——所有这一切的工作,结果都会使我疲于奔命,而我,以我有限的生命存活在这个世界上,难道就为了无日无夜地去征服和驱逐一批批的灰尘吗?我刚才曾提起我的鞋盒,我是为了要找一双鞋子穿才去把鞋盒从床底下打捞出来的,我已经等到我脚上的一双鞋子已经完全不能再穿了才不得不采取这样的行动。 P28

我把我的视觉标准调度到一个我认为合适的角度,不论家居或外游,坚持原则,是我的骄傲。 P29

我当时是在厨房里剁切一块肉饼,我想做一个馅饼作晚餐,更换一下每天嚼食饭盒的单调食谱。 P30

蚂蚁雄兵无时无刻无孔不入地侵袭人类的地球,作为一个人,我们必须对外界的种种侵略进行有力的反击,否则,若干年后,人类将何处存身?我放下肉饼,跟随蚂蚁的足迹,追踪到它们基地的入口,那是我厨房的东部,一个碗橱的旁侧,蚂蚁没入橱背就不见了。 P31

后来,我还用火去焚烧蚂蚁的巢穴,也没有显著的效果。 P32

事实上,为什么要去过分注意我们四周的一切事物呢,如果我们过分注意草原,就会发现草原已经枯黄;如果我们过分注意泥土,就会发现泥土已经贫瘠;如果我们过分注意空气,就会发现我们所呼吸的空气其实是经过污染的;如果我们过分注意食水,同样的,我们也会发现食水中充满了无数的细菌,而这样做,对我们又有什么好处呢?不外是使我们都成为烦恼的傻瓜罢了。 P33

棉花糖真奇怪,忽然竟都可以是艳彩的。 P34

只有白色的棉花才好像是棉花吧,而且,好像只有白色的棉花糖才可以放进嘴里。 P35

两团黑圆点子是眼睛,两团红扁点子是鸡,还有两片红粉团子是翅膀,插在竹枝上。 P36

要用竹签开脸的面团,就是做面粉人了。 P37

他常常笑,小孩子来买面粉人时他笑,做妈妈的拖着小小孩来时他也对小小孩笑。 P38

脸也有许多的样子,当然,关公的脸就是大红的,关公和孔明都有长胡子,他们的眉毛也都是倒八字眉。 P39

乙说:啊啊,有一回,金蟾逃走了,是不是?金蟾逃走了,跳进了古井里,是不是?刘海就只好去把金赡从水里诱钓出来了。 P40

我的老家在山东,我是因为家穷,才学做“江米人”的,才十五岁,就到处流浪了。 P41

沙沙啦啦地,不久就写满了一页白纸。 P42

但乙急冲冲地对我说:不是看过了吗,而且,已经搜集到足够的资料了呀。 P43

真奇怪,我以前买过许多面粉人,不久都碎裂了,但我在市集上那次捡拾的几个断了手足、糊了脸的却久久没有霉坏,只不过干了,色彩仍一直鲜丽。 P44

知道这些名称的人,年纪都已经很老很老了,而且,他们所以知道肥土镇名字的来源,还是从他们的祖父,或曾祖父,甚至曾曾祖父那里听来的。 P45

肥土镇,说得准确一点,应该是浮土镇。 P46

其实,花可久并不是不喜欢猫儿,她喜欢的可是一只一只完完整整有头有尾的猫。 P47

老祖母还在放蛇的地方插了香烛膜拜,仿佛那蛇是什么神仙似的。 P48

上一次,碰巧遇上一个卖蛐蛐的,就买了两个蛐蛐,分别盛在竹篾编的馒头笼子里。 P49

当老祖父到铺子前面的柜台那边去坐着了,老祖母到对面糕饼店去聊一阵天了,伙计们开动了摩打制造汽水了,杂工忙着洗瓶子了,姑姑们坐在一个角落糊招牌纸了,花艳颜替老祖父喂猫咪了,于是,花可久就到叔叔家去玩了。 P50

废物里面,最多的就是家具和日常用的杂物,比如漏水的脸盆和漱口盅、不能好好地站立的桌子和椅子、打碎了的镜子、折了骨的伞、脚踏车上挂了彩的坐垫和虫蛀的衣橱等等。 P51

是因为这个缘故,花可久才没有走到废物堆的远处,况且,那边的废物都有一种奇特的现象,所有的东西,轻轻一触,几乎都会崩溃下来,碎成一场暴雨。 P52

当花可久回到家里,天色已经暗下来,花顺记一日的工作也暂时停歇,老祖父回到楼上来看看他宠爱的猫儿。 P53

”“是一个蓝眼睛的人是不是?眼睛为什么会是蓝色的呢?”“那是因为他是外国人的缘故。 P54

老祖母悄悄点燃她的香枝,又要到菩萨面前去呢喃一些什么。 P55

”“那么他们每天做什么?”“他们说:做研究。 P56

”老祖母说,离开家乡的人回来之后常常就和以前不一样了。 P57

叔叔们从窗口泼出来的水,在阳光底下特别好看,不纯粹是蓝色紫色,而是金色银色的,不过,水落在烂泥地里,一切的颜色都不见了,然后,水流进沟里,变成一片黑色的污水,连螃蟹躲在那里面也看不见。 P58

不过,只要花可久朝他们嚷,他们结果总是知道的,于是,他们就从随便哪个窗口,垂下一把长长的梯子,让花可久攀上来,爬进他们的家,事实上,他们已经不习惯到楼下去开门了。 P59

”花可久指着烂泥地。 P60

每天一早,她就跑到烂泥地去看,叶子是不是又多了,高了。 P61

至于灯笼辣椒,真的就有一个灯笼那么大。 P62

而“花氏花园”正式落成的日子,也就是人们把我们这个地方称做肥土镇的时候。 P63

椰菜花长得像一个个脸盆,叶子像一把把芭蕉扇,荷的莲蓬像一顶顶阳伞,莲子像一颗颗红枣,所有的人都跑来看了。 P64

招牌也换为“花氏肥土公司”,满满的货仓里面,从地上一直到天花板,都是一小袋一小袋的烂泥。 P65

”“回归大地。 P66

不管研究肥土的人怎么说,肥土镇变成了一个多么繁荣的市镇呀,这是肥土镇的人做梦也没想到过的。 P67

从没有人见过肥土镇如此热闹的情形,整个市镇,到处都建造新楼房,建筑地盘上冒起无声打桩机吱吱的白雾,人们像蚂蚁一般站在钢铁的支架上,晚上的工地上也是一片灯火辉煌。 P68

某次肥土镇镇庆的晚会上,肥土镇小姐头上插了一朵香绣球,为了使这朵花一直保持新鲜,肥土镇小姐梳了个特别的发型,把盛满了水的杯子埋在发髻里,然后把花朵插在发上。 P69

花可久并不打算种植什么,只不过她以前从烂泥地捡拾过一个有花纹的好看的碗回来,碗虽然缺了一角,但碗上的蝴蝶倒是挺好看的,花可久是因为蝴蝶才把碗拾回家,放在天台的角落。 P70

仿佛真有那么一只陶瓷的蝴蝶,振拍了双翅,和蝴蝶分离之后,独自在天空中翱翔了一阵,然后掉到地上来。 P71

事情发生的时候,是大楼的一幅墙,忽然拆裂了一条缝,然后“轰”的一声,整幅墙倒了下来,砖块和墙粉簌簌地落到大街上。 P72

最奇怪的还是,肥土本身竟然缓缓地膨胀、扩大,它们挣脱了锡袋的束缚,爆裂出来,四处飞散之后又凝聚在一起,像一只巨大的朝四面八方蠕动的阿米巴。 P73

“花氏肥土公司”的招牌拆下来了,“花氏肥土”的货仓封闭了,所有的植物被清除,肥土被废弃,但肥土真的能被废弃吗?大家不过把肥土抛到离自己的住处稍远一些的地方罢了;肥土并没有被消灭,也并没有死亡。 P74

肥土因为膨胀的缘故,竟然把叔叔大屋子的大门堵住了。 P75

”“啊,竟是小花儿来了。 P76

”“我们应该怎么办呢?”“一定有办法的。 P77

雨,像成千成万的瀑布,挂在大屋的前后左右,在风中,这些瀑布的雨帘一直不停地摆动,仿佛有人在舞动一面面大旗。 P78

飓风终于来了,飓风像一只一只强劲有力的大手,拔起泥土上的植物,有的树木被拉断了,有的花草被连根拔起,叔叔屋子的这里那里,传来嘶嘶裂裂的响声,风也把攀在墙上的、爬上天台的、穿过窗洞来的植物拖走了。 P79

镇上奇异的花草也都随风而逝了,大雨把肥土洗涤得异常清爽,连焚烧过的灰烬也一点不剩。 P80

最初的时候,我邂逅的是“火”。 P81

我呆瞪着那一列行军似的过桥黑影,一个又一个,络绎不绝,不知道一个人在世界上究竟为了什么而生存,而我这样子手按操作的按钮,专心集注,又为了什么?夸父逐日,和太阳赛跑吗,还是西西弗斯,推大石上山?我并没有购买过任何一类的电子游戏机,我所以会遇上它们,完全是由于我在课室内看见我的学生们埋头埋脑地看守着他们的抽屉的缘故。 P82

这时候正是冬天,圣诞节已经降临。 P83

我只知道,我和圣诞老人的努力,也许都是徒劳的。 P84

新娘子的声音很轻很轻,轻得一定连她自己也听不见,不过,小红还是听见了。 P85

”菱姊姊让小红看镜子,镜子里面真的没有什么,小红只看见自己的眼睛、头发;头发松松的,辫子也散了。 P86

说着,仍牵着小红的手,带她坐到自己刚才坐过的椅子上,拿起桌上的梳子。 P87

”“小红……”“菱姊姊?”“小红,以后你要自己用功读书……”“是,菱姊姊。 P88

她还在说话呢,声音这么轻,是说给谁听呢?那么轻的声音,不过小红还是听见了,菱姊姊是在说:你真是愈来愈像你姊姊了。 P89

等一会儿,等这房间里的人都走了,小红一定要去看看菱姊姊的镜子,要慢慢地看,菱姊姊的镜子一定是面很特别的镜子。 P90

今天一早,菱姊姊还是菱姊姊,静静地一个人坐在小房间里,一声不响,在看镜子。 P91

小红和小洪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就像菱姊姊和新娘子,她们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菱姊姊说,新郎的家离这里,蛮远的哩。 P92

起先菱姊姊说,阿秀住得很远,要穿过树林,在树林的另一边。 P93

吵吵闹闹的人都到新郎家那边去了。 P94

”“想想办法吧。 P95

”“你爸爸呢,他说什么?”“爸爸说,等生下来再看看。 P96

”“很危险的,山上冷,河又深,树林里有老虎。 P97

还有,有时候,小红的作业簿上全写上“小洪”两个字。 P98

不过,也有过一次,外婆说,刽子手一刀劈下去,头没掉下来,仍挂在颈脖子上,晃晃摆摆的,那才叫人心惊肉跳。 P99

有一个小摊子,小红记得最清楚,没有招牌,摊子也很小,不过是一个木箱,箱上面有一个铁锅,锅子上盖了盖子。 P100

菱姊姊说,田芳才可怜哪,给她爹和伯伯用柴活活打死了。 P101

树下坐着好几个小孩,埋头埋脑地看连环图。 P102

小红继续经过了“学”字、“业”字、“农”字,然后,她看见墙上贴了一大幅纸,上面写满了字,那些字都比较小,要走近了才能读得出来,除了毛笔字外,还有七彩的图画。 P103

嗯,像疯狗一样的眼睛会流眼泪吗?现在,墙上的眼睛在流眼泪。 P104

小红跟着蝴蝶走,但她走到墙前就停下来,她没有蝴蝶的能力,墙挡住她的去路,她无法穿越。 P105

”“但小红总是小红。 P106

胡子有脸 小说电子书 第2张小红可以感觉蝴蝶在墙外飞,一会儿是左边,一会儿又是右边,然后,蝴蝶飞到小红背后的那面墙去了。 P107

外婆说,从前去看杀头像看戏,既看斩头的刽子手功夫到不到家,又看死囚怎么样。 P108

不是说要枪毙三个么,他是第四个,轮不到他。 P109

”“你别忘了,现在是在推行保护妇孺运动。 P110

”“小红,记得赶苍蝇!”“是,外婆。 P111

小红替外婆看摊子,也看惯了,削甘蔗也挺纯熟的,所以,外婆总是说:好吧,那么,我去睡觉了。 P112

一些没头没脑的话,小红听了也不明白。 P113

小红把罐里的纸页都拿了出来,所有的纸都是灰扑扑的那种素纸,上面一个字也没有,另外有一页纸,却不是和诗相连的一页,而是一页写着铅笔字的作业,这些作业,是二年级的国语作业簿里的,小红看了一会,记得是自己以前做过的。 P115

现在都是黑黯黯的了,外婆用的是柴炉,一生火就满屋子烟,外婆的眼睛不大好,一定是给黑烟熏坏的。 P116

菱姊姊喜欢看镜子,小红却喜欢看水,看不动的水,镜子和不动的水也真相像,里面总像有许多东西可以看似的。 P117

从厨房出来,小红经过外婆的睡床,外婆仍在说梦话呢,断断续续地,声音轻轻地,面向身边的墙。 P118

”“就像播种呀,把种子撒在田里,长出了稻米。 P119

不过,菱姊姊说:你真是越来越像你姊姊了。 P120

”“我一直坐在这里。 P121

不过,厨房里这时候并没有亮灯,那么黑暗,小红却看见有一个人浮在墙上,一动也不动。 P122

”“阿秀,趁热吃吧,糯米糕冷了就不好吃了。 P123

伊来我家,有时是为了享用一顿我母亲亲手烹调的家乡菜,有时纯为了带几幅符体回去,亲戚之中,求我母亲画符的,如今只剩怡芬姑母伊一人。 P124

怡芬姑母来我家时,我正在一面翻看一本厚重的画册一面看电视上的新闻简报。 P125

我曾经问伊:把这符画带回去做什么,难道真个灵验不成。 P126

伊说,有一天,来了一个外籍“朋友”,原先不晓得国籍,后来才知是埃及人。 P127

考古学家在这个地方俯拾中国陶瓷的残片。 P128

他们会念咒,和我们的同不同?母亲问。 P129

她说,我们中国人就有把别人的时辰八字写在木头人上作法叫人生病的。 P130

我渐渐相信:一个城市,也有八个构成的部分,成为一个完整的自己。 P131

”“他们做木乃伊给你看。 P132

”“陶瓷之路也好。 P133

图坦卡蒙登基,完全因为他被选中为法老第三个女儿的丈夫,当时他尚年幼,只得九岁,其统治年期也极短暂,不知何故,在十八岁时死亡。 P134

自发现图坦卡蒙王棺,到取出木乃伊之三年零三个月后,进过墓室的人中,只剩下卡特一人还活着。 P135

”“可惜那不过是一页薄薄的苇叶纸。 P136

自有人类历史记载,此沙丘即以蜗龟之速,每年向前推移十米。 P138

巴勒法拿着一只漏碗,每当碗中河水漏尽,各人便俯伏红土地面,侧耳细听,隐约感觉大地震荡,仿佛群兽奔腾。 P139

倒是阿蒙情急智生,解下一人腰间犀角,爬上屋顶呜呜吹响。 P140

这次河泛,洪峰高达二十三手,流速疾劲,和往年很不相同,但也留下大片黑土,甚至延展山边地区,丰年可以预卜了。 P141

族长站在祭坛前祷告,七名长老则手持薰香炉围绕砖台步行,并把三色彩带束结日杆上面。 P142

蛮子衣不蔽体,发如飞蓬,浓眉大眼,手脚、耳鼻都悬垂铜环,在日照下闪闪生光。 P143

酒过数巡,族长瑞伊撑扶拐杖站立,大声宣布:自己已经年老,决意从此退位,并将女儿许配公羊阿蒙。 P144

族中有人病倒,每每进入房舍问候,手执拂拭,赶拍蚊蝇。 P145

岁末,穆塔诞一子,取名康苏。 P146

族人莫不惊叹,有人赞道:奔马踏踏,战车隆隆。 P147

出外贸易行旅,或数十人,或过百人,结队而行,循水路或陆路往返,多则三四十日,少则七八日,无不满载而归,只有那些东行深入山区的商人,往往一去不返,留下父老、妻儿在家忧虑。 P148

海民见陌生人至,都来围观,忽听得有人呼叫阿蒙名字,前来相认,原来是一位公羊族人,泛滥季前穿逾险道,其他同行的人已在艰苦途中身死,自己不敢再循原路回去,因此留居海边。 P149

各人举起草舟,抬在肩上,攀山而行,到得上游,仍把草船放下水中。 P150

第二瀑布之上,流速更凶猛,河道切割极深,连河岸边也不能行走,岸上一边是峭壁,另一边是茫茫矮丛林,连结一片大沼泽,植物在水中耕缠结葛,小船也不能通过。 P151

长老瑞伊把圣甲虫护身符挂在阿蒙胸前,又以配假胡须的皇冠加冕。 P152

康苏眉清目秀,年纪尚幼,束一横辫,垂附耳侧,为人勤奋好学,聪慧灵敏,酷肖母亲。 P153

入夜,法老饱飨军土,息灶灭火,漏夜陈兵,以纵横百人之数,布下三个十千人方阵,左军一律白盔白裳,白矛白盾;右军则黑盔黑裳,黑矛黑盾。 P154

从此,神庙附近方圆数百绳,成为黎民的禁地。 P155

法老寿诞,命图特手书王谕,走阿城宣布:法老大赦天下。 P156

另以两艘大船,载阿王生前所用的椅、凳、床、座、冠、发、衣、裙、琴、棋、剑杖、战车、弓箭等等,又放备一瓶瓶脂膏、香油、蜜蜡,一壶壶粮食、酒浆。 P157

繁柱堂外庭院之中,则竖立两支方石碑,一支碑上刻莲花,另一支上刻水草,表示尼罗上下,莫非法老王土。 P158

山羊二十千。 P159

神庙之外,驻派重兵,严密保卫。 P160

所以,人人建房子都把门口开向北方。 P161

法老白狮遭毒杀,狮首悬挂神庙塔门旗杆之上。 P162

夏宫之中,园内栽起沉香、丝杉、枇杷、樱桃等树木,饲养了老虎、猩猩、骆驼、鹦鹉,宫中悬挂起琉璃灯、玻璃镜,水池中漫游金鱼。 P163

二十八年。 P164

祷告至此,忽听得背后一人嘿嘿冷笑,回头一看,竟是瑞伊。 P165

三十二年。 P166

我想出外走走,一出门就扑来一脸沙子,人竟不能朝前走了,风好像一堵无形的墙,使劲挡住去路。 P167

粉红色的有巴蕾芥,紫色的有紫花针茅,淡紫红的是风毛菊,白的有点地梅,深红色的是水柏枝,暗绿色的却是优薏藜。 P168

说起搜集标本,搜集动物标本和搜集植物标本完全不是一码子事。 P169

一百米了,它们显得不安了,慢慢凑聚在一起。 P170

”“最奇怪的是太阳鸟,见面不如闻名。 P171

棕熊是傻东西,有一次,我见过一头,肚子饿了找不到食物,就去挖旱獭窝,那窝里有五六只旱獭,它抓上一只,往腋窝里一夹,又去抓第二只,抓到了仍往腋窝里夹,却把第一只掉了。 P172

”“您在鸟岛上要住很久吗?”青海湖是由地壳断陷形成的,属于新构造断陷湖。 P173

湖中本来有一些岛屿,像黑山、将军台,遭湖水退离,成为湖畔孤立的小山;原来湖上海湾的朵海、耳海,也已脱离青海湖母体,成为独立的子湖。 P174

夏季表层水温最高达摄氏二十度,冬季湖面冰封。 P175

但是青海湖区有四十条淡水河流入,其中最大的一条是布哈河,每年五六月,鳇群必须洄游到这温度较高和食料丰富的浅水区去产卵,水禽就云集在水面上觅食。 P176

黑头的是鱼鸥。 P177

那时候的青海湖,才是一个真正的天鹅湖:天鹅们三五成群,甚至十只、二十只一起,在冰层上、浅水中慢步滑行、匍匐前进、旋转徘徊、偏头低鸣、摇首摆尾。 P178

每年深秋,它们离开冰天雪地的青海高原,千山万水,飞到贵州威宁的草海,或云南中甸的纳帕海越冬,到了春夏之交,才回故乡。 P179

在鸟岛上可好了,既没有渔人,也没有渔船;既没有竹竿,也没有套在颈上的环索,海阔天空,满湖鲈鱼,鸬鹚爱吃多少就吃多少,把身体内的嗉囊塞得满满的。 P180

巢用枯草和细树枝围成,都呈六角圆形,直径约四十至五十厘米,深二十多厘米,里面铺些细碎的草叶。 P181

有一阵,鸟岛上真静,还以为候鸟们不来了,是不是旅途上有什么困难,还是,它们体内的生物钟慢了?不,候鸟们准时回来了,天空中出现了银灰色的翅膀,然后听到了嘎嘎的鸣叫。 P182

最初回到鸟岛上的是鱼鸥和棕头鸥,然后,再过几天,鸬鹚和斑头雁也回来了。 P183

巢就建在石滩附近的砂土上,蛋壳上布满了褐色的斑点,刚生下来时,还挺热的。 P184

鸬鹚、鱼鸥、棕头鸥都吃鱼,斑头雁只吃水草和藻类食物,是鸟岛上的素食者。 P185

斑头雁幼雏的孵化,要夜以继日经过二十八天,一只只草绿色的毛绒绒雏鸟就孵出来了,它们也是早成雏,睁开了小眼睛吱吱叫,但羽毛还没有干,巢边也太高,没法子爬出来,得过三两天,它们才能够跟着父母出巢散步。 P186

“咦,你怎么提早来啦?”“果然,湿成这样子,我带了干衣服来,快换上。 P187

”“换上这件好些了吧?”“谢谢。 P188

”“许多鸟都是笨笨的。 P189

”“所以,研究动物实在是一件有趣的工作。 P190

我走出帐篷,只见天空中一群鱼鸥和棕头鸥联合迅速地追逐一只大鸟,羽毛满天飞舞。 P191

”“一定得解剖……您解剖过鸬鹚没有,可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是什么?”“鸬鹚的肚子里,长满了白色的虫,不是一条条的,是一堆一堆,一团团。 P192

”“好极了,在岛上一个人孤零零的,有时候真不容易打发时间。 P193

”“谢谢你,藏语怎么说?”“果正切。 P194

”“刚才看见几个小孩钓鱼。 P195

”“这些年来,青海湖的湖水下降了,湖也缩小了。 P196

”“我从小在青海湖边长大,真奇怪,有时候觉得自己好像也是一只斑头雁。 P197

”“上海心山去了?”“对。 P198

”“不过,后来,我倒觉得,一切都是因果。 P199

请支持正版!更多资源原始出处请访问 yigefanyi.com胡子有脸,是一个人的外号。 P200

胡子有脸小时候喜欢问问题,长大了并没有改变,而且问题随着年龄增多。 P201

不知道各位有没有阅读过德国小说家君特·格拉斯的小说《头生》?那是一部叙述旅行与感想的小说。 P202

不错,罗大里先生是胡子有脸的生父,关于胡子有脸的一切,还得找他去发掘最原始的资料。 P203

但是,他却作了一个总结:后来胡子有脸死了,一个学者作了调查,发现他从小就习惯把袜子反穿,一次也没有穿对过,所以他不能提出正确的问题。 P204

○好哇,听你这么说,就知道你读过捷克小说家米兰·昆德拉的小说《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了。 P205

我们阅读小说的时候,仿佛汤冯上的遭遇也就是我们都会碰上的遭遇,他要解决的问题也是我们同样需要解决的问题。 P206

咦,一个人的一生,就这么简单吗?怎么引起动机一开始,忽然就出现了总结?为什么作者把胡子有脸头生出来,又不让他长大呢?●不是说过,要节省电话费哪。 P207

他已经长大了,读了许多年书,还有,他终于遇上一个欣赏他的问题的人,那个人,是一个像白雪公主那样纯真的女孩子。 P208

于是,她会微笑而幸福地说:为什么我会有一个像你这样的丈夫呢?而胡子有脸也要说:为什么我会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妻子呢?以前,学校里的老师常常要纠正胡子有脸问题里的文法,其实,他的问题里面,从来没有出过文法上的谬误。 P209

○你喜欢悲剧还是喜剧?●悲剧能够感动人哪。 P210

为什么胡子有脸要被这个没有人能好好地回答他的问题的社会排挤掉呢?没有,他没有被排挤掉,刚好相反,他要活得好好的。 P211

寻找问题才能发现问题,认识问题才能解决问题,而且,问题必须发现得早。 P212

○别的人愿意讲么?○也会愿意的,只不过,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才讲,也许是明天,也许是明年,也许是下一个世纪。 P213

”“不对,是到外婆家,送给她蛋糕。 P214

”“哦。 P215

仿佛凡是作者,就是想象力丰富、喜好思索的人,而读者,只是一块一块的石头。 P216

那么,我如何做一个比较积极的读者呢?积极,相对消极,而消极的读者又怎样阅读小说呢?消极的读者阅读一本小说时,就是去找一本小说,打开来,从头到尾看一遍,他们大可以在中间跳越几段,或者跳越几页,甚至看一阵开头,就翻到结尾的地方,总之,一本小说,从头到尾看完就是了。 P217

1佩德罗·巴拉莫在空墓周围开始的时候,我找来两本书,完全是随意选取的,我不过走到家里西面的书架前面,看看有什么小说可以读一阵,就随意抽出了两本书,翻开其中的两个故事。 P218

视力不好,字看多了,眼睛就倦了。 P219

像这天,读了两段故事之后,我就没有继续下去了。 P220

原来佩德罗·巴拉莫是一个大庄园主,少年时本来很穷,成年后通过巧取豪夺,变成暴发户,拥有成群牛羊,一望无际的田地,一生的所作所为,就是任意蹂躏妇女、残杀良民。 P221

它们到处走,听听这个人的呼吸,看看那个人的眼睛鼻子,打量一下这个人的高矮肥瘦,敲敲这个人的脑袋。 P222

有一天,一家人发现家里的小女婴被老鼠吃得只剩下一堆骨头。 P223

这天,我上菜市场去买了许多菜,在厨房里忙碌地打鸡蛋、洗鱼、摘菜,不知如何,一面煮饭一面竟想起菲尔丁来了。 P224

刚才,我给小侄女讲故事时,也翻过这幅明信片,那是夏加尔的《散步》。 P225

她的侄儿是一个十八岁的有为青年,在圣马可大学读书,家人对他期望殷切,个个望子成龙。 P226

我说,不对,做一题算术只用想一段时间,做完了就不用再想了,童话呢,好像不用去想,却一生一世都会记在脑子里,而且常常会想起来,不但想起来,还要想了又想,生出其他的想象。 P227

这次,我从书架上抽下来的是保裔英籍小说家卡内蒂的《迷惘》,卡内蒂是一九八一年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 P228

看书的时候,我听不见任何声音。 P229

这时候,我已经把《胡莉亚姨妈与剧作家》读完了,就到书架上去换过一本书,哪里知道,在架上一抽,抽了两本书出来。 P230

这条比目鱼,在《鲽鱼》里又出现了;不过,表妹说,她工作忙,没有时间看书,只翻了《鲽鱼》的第一章,再也没有读下去。 P231

我的书架上有一些外文书,多半是英文,但也有法文和西班牙文的。 P232

但他对一切已经感到迷惘,放了一把火,把自己和自己的图书馆一起烧掉。 P233

修道院结果难逃劫难,一场大火,把整座知识的堡垒烧得干干净净。 P234

奥斯卡曾经用这样的方法在玻璃上画过一颗心。 P235

我尽量不再让电影放映机牵着我的鼻子走。 P236

早一阵,我几乎要扔掉其中的一条水泡眼。 P237

唉,尤利西斯。 P238

可是一套空盔甲,如何接受血肉之躯美丽女子的爱情呢?女骑士并不知道爱上的是不存在的人,失落了爱,伤心地躲进修道院去了。 P239

奥斯卡不叫自己的爸爸做爸爸,他称呼他为马萨拉夫先生,奥斯卡的爸爸,也许就是尊·布朗斯基舅舅。 P240

结果她被目为女巫,遭焚烧而死。 P241

那么,为谁而读呢?也是为了自己吧,打开了书本,就像打开一扇窗子,使自己可以看看外面的世界。 P242

在书架上一抽,是福克纳的《献给艾米丽的玫瑰》,这书我读过,换一本吧,继续抽出来的却是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仍是我看过的书。 P243

世界上的作曲家作曲,鼓手打鼓,比较起来,奥斯卡认为,任何的鼓声都及不上飞蛾,它的乐器只是两盏普通的六十瓦灯泡。 P244

那么,不存在的骑士搬运尸体时又怎样想呢?他是一套没有躯体的空盔甲。 P245

她问我:如果你能够得到三个愿望,希望得到些什么?我说,我并不需要三个愿望,只要一个就够了。 P246

我请他们保持缄默,在缄默里期待更好、更真诚的未来。 P247

也许,我们应该看他的本行作品《读者的角色》(The Role of the Reader),此外,要抚抚鼻子的,恐怕也有一本。 P248

这书难读,也许是读者的问题,也许是作者的问题。 P249

其实,自己写的东西,最好由朋友和读者表示意见。 P250

写《图特碑记》时,我运用了卡特、蒙特他们的材料。 P251

神话里的图特有一位妻子,曾送给他一朵白莲花。 P252

西:这可说是副产品。 P253

西:青海湖近百年来不断收缩,湖里有五个岛,每个都是鸟的天堂,住满了斑头雁、鸬鹚、棕头鸥和鱼鸥等等,它们逐渐要面临生存的困难。 P254

大家看过罗大里的作品那就最好;没有,也不妨事。 P255

贪吃九世,人称“钢牙铁嘴”,他把国王宝座连同所有的坐垫都给吃了。 P256

超将军得意洋洋地搓着手说:“我的炮一开,敌人就得逃到月亮上去了。 P257

“咚!”敌人的大炮回应了。 P258

林以亮评《哨鹿》时,比之交响乐相生相拒的手法,这种见解极有见地。 P259

因为书本毕竟不能代替生活,虽然,阅读就是生活的一种。 P260

影响这回事,很难说清楚。 P261

这小说,几次都有错排的地方。 P262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