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降临》原著小说作者,华裔科幻奇才特德•姜新结集。9个短篇,9集《黑镜》,奥巴马诚挚推荐) (译林幻系列)

good

若是熟悉其中细节,讲述者即使是单纯描述,也能重现故事发生时的奇异。 P4

更里面的地方放着更奇妙的制品。 P5

炼金术有办法制造出金子,但这个过程委实太过艰难。 P6

这个基座高齐人胸,上面立着一个粗大的金属环,直径有两掌张开那么宽,环身非常粗,看样子,就算是最强壮的男子汉,想搬动这个环也会非常吃力。 P7

胳膊上还套着衣袖,看样式,和巴沙拉特的袍子正好相配。 P8

手是真的,有血有肉,暖乎乎的,跟我的手一样。 P9

“不,尊敬的先生,我从没遇见过神仙鬼怪,即使遇上,我也不相信它会听从我的吩咐。 P10

这样的戏法有什么意义呢?我这么说了,他大笑起来。 P11

”“这扇门,您是头一个。 P12

这时,一个占星术士对他喊道:“年轻人,想知道你的未来吗?”哈桑大笑起来。 P13

仆人去通报主人,哈桑在大厅等着。 P14

”“这样做就会让我发财吗?”“只管按我说的做。 P15

他买了大批制绳纤维贮存起来,所以,当商队没有按时抵达,制绳纤维缺货时,他却有原料可以继续开工。 P16

“我确实很愉快。 P17

树下到处是石块,哈桑只好翻开一块,在底下挖一阵,再翻开另一块。 P18

他娶了一个美丽聪明的女人为妻,并且听从了妻子的意见,开始涉足其他生意,成了一位富裕、受人尊重的商人。 P19

但无论你用什么途径进去,房间仍旧是那个房间。 P20

”“啊。 P21

最后,他决定去从前居住的那个地方,看有没有人知道他搬到哪里去了。 P22

好奇心让人们围观被砍头的犯人;在同样的好奇心的驱使下,阿吉布走近自己的房门。 P23

他在有钱人居住的城区租了一幢房子,里面铺着最好的地毯,放着最好的长榻。 P24

阿吉布向安拉祈祷,最后精疲力竭地睡着了。 P25

凭着先知的名字起誓,我真的没有那么多钱。 P26

但阿吉布什么都没说。 P27

”于是,阿吉布和塔希娜搬回了阿吉布的老房子,开始努力攒钱。 P28

“是啊。 P29

妻子和她的情人的故事拉妮娅和哈桑结婚许多年了,夫妇俩过着最幸福的生活。 P30

他是那么英俊,这是事实,绝不是记忆作祟。 P31

年轻的哈桑同意了这个价钱,离开了。 P32

但安拉的旨意绝不是让她袖手旁观。 P33

“这就要看情况了。 P34

”哈桑说。 P35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到了分别的那一天。 P36

您现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两者都是我们无法改变的,但我们可以更深入地理解它们。 P37

您看,它是我一周前刚刚制作完毕的。 P38

对吗?”“对,那样的旅行是可行的,如果这是您的愿望的话。 P39

他拿出纸笔和墨水,开始书写。 P40

我这才回到家中,安排旅行事宜。 P41

悲痛像冥世的烈焰,灼烧着我的身体,却并没有灼伤我的肌肤,只让我的心痛苦不已,再也经不起任何打击。 P42

当时或许出了什么差错,我的纳吉娅并没有死,而是幸存了下来。 P43

如果不是这些不一样的家具,我不会觉得穿过年门与穿过普通房门有任何区别。 P44

但在开罗跟我交谈的巴沙拉特对这些事一无所知。 P45

会不会正是因为我今天来到这里,才让您决定在二十年后迁往巴格达?”巴沙拉特笑道:“偶然事件和有意安排,尊敬的先生,它们是同一张壁毯的两面。 P46

一时间,我真不知道自己是清醒着还是在梦中,因为我仿佛踏进了一个故事。 P47

我挨个恳求赶骆驼的人,想雇一个驼夫带我单独上路。 P48

就在这时,另一个卫兵告诉我,确实有一座清真寺倒塌了,就是昨天的事,发生在卡拉区。 P49

您妻子去世之前是由我照料的。 P50

我回味着巴沙拉特的话。 P51

至于它们接下来会朝哪个方向发展,全凭陛下明断。 P52

大多数时间旅行故事都假设过去可以改变,那些无法改变过去的故事往往以悲剧收尾。 P53

这样的结局我们无法避免。 P54

这个过程很简单,也是一种礼貌的体现。 P55

还有人说自己刚刚从附近的一个区回来,巧的是那里的公告员也抱怨了同样的事情。 P56

为了露出里面密集的连杆束和活塞,外壳已被除去。 P57

不过这一理论所表达的主张对我来说还是很容易理解的,我也曾花过很长时间检查显微镜下的金箔碎片。 P58

这种理论的一个优势就在于它可以更好地解释这种现象:死亡的冲击以某种方式重置了所有的齿轮或开关。 P59

移动以类似方式排列的操纵杆便可以调整潜望镜的视场。 P60

为了将其直接连接在我胸腔内的支气管入口,我又安装了一个分配器。 P61

如果我要更深入地研究,就得更近一步观察。 P62

我完成时的情形看上去就像大脑爆炸一秒钟之后某个短暂瞬间的再现。 P63

但是我猜这些叶片就是我所寻找的开关,存储记忆的媒介。 P64

我们的思维就是一种气流的模式。 P65

要是它们移动得比较缓慢,那是因为它们受制于较大的摩擦力,只有在支撑它们的空气垫比较薄、吹过网格的气流比较弱时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P66

空气逐渐在密室中积累,直到气压与地下气槽中的相同。 P67

在这样的时刻恐慌起来可能会导致死亡:被噩梦般困住的同时再不由自主地扭动身体,挣扎着对抗身体的束缚,直到空气耗尽。 P68

有一个团体致力于实现气压平衡过程的逆转并发展了许多信徒。 P69

气压消失,动力枯竭,思维凝固,宇宙达到彻底的平衡。 P70

但是由于无法前往气体补给站,每次讲话都会消耗思维所需的空气,思维完全停止的结局就离我们更近了一步。 P71

但是我想象这个宇宙邻居有它自己的居民,他们的能力超过了我们。 P72

不论你们的大脑是否由我思考时消耗的空气所驱动,通过阅读我的文字,你的思维模式就模拟了我曾经的思维模式。 P73

我们的建筑,我们的美术、音乐和诗词,我们各自的生命:没有一个可以预测,因为这些都不是必然的。 P74

能量守恒定律说能量既不会创生,也不会消失。 P75

至此,你应该已经见过了预测器;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它的销量大概已有数百万了。 P76

拥有自由意志的经验过于强而有力,一番论证并不能否定它。 P77

“上个月你选择行动时并不比今天更加自由,”有医生这么说,“现在你还是可以那样过日子啊。 P78

你们中有些人将倒下,有些人将不会,我送出这个警告无法改变两者的比例。 P79

而一个物理演示,却能更具说服力。 P80

因此她只能空坐在电脑面前,精心准备的打扮派不上一点用场。 P81

面试怎么样了啊?”“这样说吧,我正在玩《铱金时代》。 P82

她一步就迈入了罗宾的虚拟起居室,这间起居室坐落在一只高空气球里,气球则悬浮在一座长达一公里的半圆形瀑布之上。 P83

“我们有个私用小岛,去看看吧。 P84

“在和球玩吗?真棒呀。 P85

我们内部有个非官方宣传口号:‘像猴子一样好玩至极,还不用给它擦屁屁。 P86

”熊猫把玩具小车放在地面上来回推了几次,然后发出几声低沉的“哞哞哞”的声音。 P87

他试过把自己的观点告诉别人,可决定权不在他,因此他不得不仔细考虑怎么把这件事做得像样些。 P88

他当下的任务又有所不同。 P89

其他数码体经销商为数码体提供的食物种类很有限,但安娜认为,蓝色伽马应该大胆开创数码体饮食的新模式。 P90

因此,这就像是我们硬要给它们穿上马戏团的戏服,好让它们看起来像猴子或熊猫。 P91

对于这种新的生命形式而言,如果他先假定机器人和动物形体能同样出色地表达自我,也许他最后就能设计出让自己满意的虚拟角色了。 P92

她的角色面前凭空出现了一堆各种颜色的积木,散落一地。 P93

“贾克斯聪米。 P94

大多数人都期望能买到比较年幼、还不会说话的数码体,毕竟能教数码体说话也是蛮有趣的。 P95

贾克斯跑回去接着打滚。 P96

他们把斯蒂芬每次在训练过程中说到“操”这个字的视频片段都审查了一遍。 P97

产品发布的第一年里,便有十万名顾客购买了他们的数码体——更重要的是,顾客一直让它们运行着。 P98

另一半则是现有吉祥物的复制品,不过公司也在反复提醒买家,在不同的环境中,这些复制品的发育过程会完全不同。 P99

我对她好一番夸奖。 P100

一分钟后,他发现了另一个让他感兴趣的帖子:来自:娜塔莉·万斯我的数码体“可可”是洛莉的克隆,今年一岁半。 P101

你可以继续尝试绕开这段历程,但我怀疑这也许是无法避免的,结果可能只是花上好几个月的时间去陪一只永远长不大的数码体;你也可以耐心挺过这段困难期,一旦熬过去之后,你就会拥有一只更成熟的数码体。 P102

他只希望这人能就此终止他的数码体,而非一直用错误的方式去抚养。 P103

这个机器人有人形躯体,但是个头很小,身高还不足一米。 P104

相比之下,那些用熊猫和小老虎的身体长大的数码体,麻烦就大多了。 P105

哪怕在数据地球交往了这么久,能亲眼看到贾克斯站在面前看着她还是让她激动不已。 P106

”贾克斯抬起一只手,伸出拇指和食指想抓起那些毛发。 P107

”“没错。 P108

蓝色伽马之所以把产品定位在虚拟世界而非现实世界有很多原因,比如成本低廉、容易建立社交网络等,但其中还有个原因就是可以规避财产损坏的风险。 P109

付得起的话,她会毫不犹豫地买下这样一个机器人。 P110

如此一来,手指上的传感垫就成了最先需要替换的零件。 P111

我可以用一下吗?”安娜指着他的键盘,德雷克把椅子向后挪,给安娜让位。 P112

”安娜说。 P113

”“谢谢,谢谢你给我看这些,我可以开心一整天了。 P114

他很好奇这些爱好者在这个项目上能走多远,且不说创造世界的难度是多么巨大,抚养异体兽恐怕也不会带给他们像德雷克和安娜刚才欣赏马可时的那种乐趣。 P115

这些志愿者采取了许多不同的策略,有的让数码体不受干扰地运行,有的则每过几天就把数码体恢复到上一个标记点,以免它们因被抛弃而产生心理隐患,增加被人认领的难度。 P116

趁数码体在聊天的时候,她走到卡尔顿身边和他攀谈起来。 P117

”“哦。 P118

最近他们创造的一类个性群,在认知能力的可塑性方面较差,这样产生的数码体应该可以更快地稳定下来,永远温顺下去。 P119

因此她更郑重地问:“你干什么事情需要钱啊?”“不需要。 P120

公司内部讨论过很多提案,比如可以听懂语言但不能说话的数码体品系,但是为时已晚。 P121

幸好,还有另一种选择:在数据地球里,任何雇员都承担得起养一只吉祥物做宠物的费用,而养一只猩猩在公寓里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P122

”罗宾摇头说,“我已经过了数码体那个阶段了。 P123

她刚来蓝色伽马工作时,对于数码体不会说类似的话;但她现在意识到,这对它们而言可能是成立的。 P124

他在找寻一切他只在视频里看过的东西,在数据地球见不到的东西。 P125

马可所说的手工课是现在数码体每天都要进行的项目。 P126

但有一个主人成功教会了他的数码体认出写在卡片上的命令,这促使很多人开始尝试。 P127

温迪不想我们留下。 P128

让温迪同样不高兴的是他和安娜在一起的时间,但是这个不必向安娜提及,他一再向温迪保证,安娜和他之间没有什么,他们只是朋友,都喜欢数码体而已。 P129

”“我可不是这样,”德雷克说,“我一开始就觉得这些数码体太神奇了。 P130

在另一个窗口里,安娜浏览着数码体的用户组论坛。 P131

”马可紧接着回答:“哔哒啼嗒噜噗唔啪。 P132

从那以后,数码体就很少有人问津了。 P133

当着数码体的面,她决定装成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 P134

不管是谁克隆了奈缇,他很可能也拥有贾克斯的克隆体,或者他可能正在克隆贾克斯。 P135

“大家听好啦,”安娜宣布,“我们要去动物园了。 P136

他们无法给出更新完成的时间表。 P137

”他向她望去。 P138

现在,这些研究者正在努力收集尽可能多的识字数码体,其中大多是千纸的数码体(因为它们的阅读能力最强),也混有少数的神经源。 P139

出乎德雷克预料的是,有几个主人真的向他们寄来了副本。 P140

”“那真遗憾。 P141

想让这事从没发生过。 P142

其实,数码体甚至有可能永远也达不到所谓的“成熟”;所谓“发育平台期”的概念是基于生物模型建立的,对于数码体未必适用。 P143

在此之前,他应该减少和安娜共处的时间。 P144

许多技术评论员声称数码体技术已经式微,并据此认为实体化人工智能除了娱乐之外,别无用途;但一种新的基因组引擎——名为“玄思”[13]——的出现却使局势有所改观。 P145

这片宽广的庭院位于一朵积雨云的顶端,放眼望去,皆是汉白玉、天青石和金丝镶花。 P146

“想解谜。 P147

上一代的。 P148

”“谢谢。 P149

塔博特曾把安绰展示给“虚拟星期五”看——这是一家专门设计行程安排软件的公司——并成功引起了公司决策层的兴趣。 P150

现在塔博特是一个训练小组的成员,负责提取安绰早先时候的标记点然后重新训练,希望最终能创造出一个版本,拥有同样的个人助理技能,同时又愿意接受新主人。 P151

不管他能解决多少谜题,能做多少工作,这都不是我把他养大的原因。 P152

我们的数码体可能擅长某些事情,而我们对那种事情想都没想过,更谈不上训练他们了。 P153

安娜希望他们能找到一项既可以发展技能,又让数码体喜欢的活动,从而驱使他们自觉地去完成。 P154

我知道你很清楚这一点,可照你现在的观点,听起来你已经打算让他们去做他们不喜欢的工作了。 P155

每当我姐姐和一个新孩子接触时,她都得依具体情况来作出决定。 P156

这看起来不像是垃圾邮件,于是他仔细看了一下。 P157

”德雷克大吃一惊,“你们想让别人对我发火?”“这事发生是因为我们在你的账号上,”马可说,“要是我们像沃尔那样有自己的账号就不会了。 P158

“这么说,你其实并不是想要钱。 P159

你们明白?”他们显得闷闷不乐。 P160

对德雷克来说,这个问题更难回答。 P161

他当然不准备在午餐时就把这个想法和盘托出;现在还为时过早,而且他知道安娜正在和一个叫凯尔的人交往。 P162

比起主人自己,论坛能提供更加丰富的社会交际,可是它所带来的影响并不都是正面的。 P163

配偶通常能得到数码体的一份副本,如果离婚的时候闹翻了,很容易把副本当作撒气的对象。 P164

“恭喜啊。 P165

社群成员大部分都是青少年,他们似乎并不在乎数码体并非真人的问题,只是把他们当成又一种不太可能线下碰面的网友。 P166

换言之,神经源基因组下的数码体是没有办法进入真实空间的环境中的。 P167

”“然后你的手腕支撑不住了,你撞到了墙。 P168

就在踏上平台之前,他轻轻说了一句:“那不是数据地球。 P169

贾克斯失去了虚拟世界中大部分的社交生活,而他在现实世界中也找不到补偿——他的机器人身体被归类为无人驾驶的可自由移动机器,如果没有安娜或者凯尔陪同,他没法进入公共场所。 P170

数据地球的过时作废只带来了一个好处:其上的数码体可以避免接触社会的阴暗面。 P171

现在只有几个学生在做神经源引擎的移植,而考虑到他们实在没有多少时间,等到移植完成的时候,估计真实空间平台自己都得过时。 P172

斯图亚特算了一下,如果大家平摊费用的话每个人要出多少,然后问有多少人能承担得起这笔费用。 P173

真正获益的数码体恐怕只有用户组自己的那些。 P174

不过这事不怎么靠谱。 P175

”“真走运啊你。 P176

何况,他毕竟有可能帮上忙。 P177

那些打算把资金投给慈善事业的人早就听厌了自然界里濒危物种的故事,更不要说是人造生命了,何况数码体又远远不如海豚上相,募得的款项只能算是涓涓细流。 P178

随后,小鼠出现在一处测试虚拟景观里,在那里被解冻,然后苏醒。 P179

”她希望自己的声音比她的真实感受更自信。 P180

用户组联系了这家公司,邀请他们为神经源的未来下赌注:多维体将出资完成神经源引擎的移植,而作为回报,今后这些数码体产生的任何收入,他们都将获得其中的一定比例,且没有限期。 P181

陷入永久拖延模式实在是太容易了。 P182

她努力让这个游戏给自己带来的热情也能感染他,指出这片大陆和其他游戏大陆有何不同,那些大陆数码体们已经玩厌了。 P183

安娜看起来有些困惑,“很奇怪的电话。 P184

捷立亲是一种智能透皮贴剂,每当某个特定的人在场时,就会释放出一定剂量的催产素[21]和阿片类试剂[22]的混合物。 P185

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能展示神经源引擎的灵活性呢?一旦他们意识到这一点,就会把神经源移植到真实空间的。 P186

”安娜显然在期待他表示支持,于是他照办了,但他内心里依然有许多相互矛盾的念头。 P187

这不是用户组第一次遇到人来询问能否把数码体用在性领域了。 P188

”另一个窗口里,他们的来访录像正在以双倍速度快播。 P189

“那么你那时就应该罢手,而不是把他们又带来这里。 P190

可现在用户组需要每一分钱。 P191

”“谢谢,菲利克斯,接下来请交给我就可以了。 P192

”安娜忍不住大笑起来,组里还有几个人也笑了。 P193

他们太年轻了,不适合我们的目的,但他们已经发展出感情上的依附。 P194

她只需要听完这个女人的推销演讲就行了,不需要反驳。 P195

”屏幕上显示出一个图标,表明蔡斯给用户组发来了一份文档。 P196

”蔡斯微微一笑,有些羞怯,似乎是在暗示说她现在有多么喜欢亲吻一样。 P197

除此之外,你们还能怎样募集到你们需要的钱呢?”有多少女人曾经问过自己同样的问题啊,安娜想。 P198

“我知道你们刚开始寻找投资商时希望见到的并不是我们,”蔡斯说,“但如果你们能暂时放下你们的第一反应,仔细想一想,我想你们会同意的,我们所提议的合作计划会使大家都获益。 P199

你可以看看别人会不会对你们作出同样的保证。 P200

安娜依然记得,第一次看到贾克斯穿上现实的身体时,那感受是多么不同。 P201

最后他终于忏悔,他一直在和那只雌猩猩发生性行为,没过多久动物园就把他开除了。 P202

父母不能阻止孩子们产生性意识,但我们可以。 P203

但这些友谊能增进到什么程度呢?在性成为话题之前,一段关系究竟能有多亲密呢?那天晚上,她回复了德雷克的帖子。 P204

但如果人可以自由修改数码体的奖惩映射图,或者不断回调直到将数码体调出完美的状态,那相互妥协的意义又在哪里呢?零一欲望准备告诉他们的顾客,他们不必以任何方式去迁就数码体的喜好。 P205

这可能会非常危险。 P206

”“我没说要,”马可加重语气,“我不要。 P207

”德雷克很欣慰,“谢谢你。 P208

”“那又怎样?没大区别。 P209

一方面,马可的有些论述相当有道理,但德雷克还清楚地记得自己的大学时光,很明白拥有辩论技巧不等于成熟。 P210

”他把之前和马可、波罗的对话告诉了她,“我不知道马可是否只是为了争辩而争辩,但这事让我思考了很多。 P211

”“哦,”德雷克点点头,“要是我和马可讨论的时候也想到这一点就好了。 P212

马可在给洛莉讲他最喜欢的游戏剧的最新一集,贾克斯在练习他编排的一套舞蹈。 P213

在屏注释显示,来者是杰瑞米·布劳厄和弗兰克·皮尔逊。 P214

幂级器械公司之所以成立,之所以要出售家用机器人,就是为了给这个部门筹集资金。 P215

但当布劳厄意识到洛莉和随便哪一个新手程序员并没有什么区别时,他的失望溢于言表。 P216

费茨确实很聪明,但等到他能做什么有用的工作,那得到猴年马月了。 P217

总有一天神经源的阿兰·图灵[29]会出生的。 P218

比起花钱雇人为另一个基因组付出同样的努力,移植神经源显然要便宜得多。 P219

”“为什么这就没戏了?”但她已经知道了答案。 P220

如果你想创造出二十年的生命所带来的常识的话,那你就得投入二十年。 P221

***安娜正准备给德雷克发一条消息,告诉他和幂级的会面失败了,这时机器人的身体活过来了。 P222

她需要做的无非是戴上捷立亲贴片,加入他们工业化的育幼实验。 P223

训练数码体正如训练动物一样,是一份工作,一个专业人士不需要爱上任何一项任务也能做好他的工作。 P224

他听到了她的语气,以前她讨论多维体的时候用过这种语调,因此他明白,她准备接受多维体的工作了。 P225

但这也意味着只要他们还被困在数据地球里,只要他们的生活还像这样和外界隔绝,他们就永远没法成熟,永远不能作出这么重要的决定。 P226

如果两者之中必须有一个接受神经化学调整,他不希望是她。 P227

而如果他接受了零一欲望的提议,这道裂痕就会在他和安娜之间产生了。 P228

数码体开始兴奋地讨论这意味着什么,而德雷克却在想该怎么和安娜讲。 P229

用户组里有人把他们的数码体当成性玩具卖掉了。 P230

我只是觉得,马可的观点有道理。 P231

”“不那么执迷了。 P232

眼下她唯一想做的就是看着他,试着去想想神经源的移植。 P233

想象着他做出许多牺牲,有些很困难,有些则举重若轻,因为是为了他真心在乎的某个人。 P234

在所有这些情况中,人们不愿意作出努力。 P235

达西最初的兴趣是制造一台学习机。 P237

达西最后雇用了一位保姆替代吉布森,他经常让保姆把莱昂内尔带到他的工作室,这样他就能密切地监督他们。 P238

在给同事的信中,达西提出多个原因说明自己把研究重心转向了机器保姆。 P239

在特定的时间段,它会把孩子举到进食位置,伸出一个与婴儿配方奶容器相连的天然橡胶奶嘴。 P240

我们家幸亏有它。 P241

尽管达西一直说他提出的学习机是为女家庭教师设计的辅助工具,但机器保姆却被他定义成人类保姆的全功能替代品。 P242

为了表明自动机器保姆的安全性,达西大胆地宣布把自己的下一个孩子完全交给机器保姆来照看。 P243

为了证明自动机器保姆的设计是基于健康和人道的原则,越挫越勇的莱昂内尔·达西展开行动,自费出版了一本书阐释父亲关于培养理性儿童的理论。 P244

根据入院记录,埃德蒙顺利地由一台自动机器保姆抚养到两岁,莱昂内尔·达西觉得埃德蒙到了这个年龄就可以换由大人来照顾;但是他发现埃德蒙完全不听他的话。 P245

如果这个理论是正确的,让机器保姆回到他身边就会令这个孩子恢复正常的生长发育。 P246

接下来的几天,只要机器保姆在旁边,他就会高兴地玩玩具。 P247

看到埃德蒙展示出可爱的好奇心和求知欲,莱昂内尔·达西明白,是他耽误了孩子的智力发育。 P248

国家心理学博物馆感谢拉姆斯海德医生捐赠了这件独一无二的藏品。 P249

我和妻子被这个想法吓得够呛,决定不管技术多么发达,我们女儿也要永远把传统的读写能力作为自身发展的基石。 P251

而我在妮可刚开始使用它们的时候并没有表示反对。 P252

如果与你谈话的人说“上一次我们去海边”,“会忆”也会调出当时的视频。 P253

欧洲人来村里通常是为了收取筑路税,某些家族他们去得频繁一些,因为那里的人拒绝缴税,不过这种事情在尚加夫氏族没发生过。 P254

”莫斯比摊开那沓纸并朝它比画了一下。 P255

第二个人就会以这样的方式听见第一个人说过的话。 P256

不过,这上面写着的话是从更古老的纸上抄录下来的,一遍又一遍地抄写,故事才得以流传。 P257

公正是社会契约的精华所在,只有清楚真相你才能拥有正义。 P258

”她给我发了一段她与乔尔争吵的视频。 P259

”我关闭了所有窗口后,迪尔德丽说:“没有‘会忆’,我永远也无法让他相信,他自己改变了立场。 P260

记忆更加精确之后,我们每个人也能得到同样的提升:不仅工作更加得心应手,生活也更美好惬意。 P261

***莫斯比每七天进行一次布道,就在大家边酿造边品味啤酒的休息日。 P262

在课上,莫斯比通常会先讲一遍,然后再写下自己说过的话:“晚上我会睡觉。 P263

我写的字难道不应该也是这样吗?”“你说得多快不重要。 P264

现在,按照我的方式留出间隔。 P265

一旦这一目标实现,我们就会变成认知赛博格,几乎不会记错什么,为了纠正错误而存储在硅片中的数字视频将取代不可靠的颞叶记忆。 P266

“‘会忆’完全可定制。 P267

我回想起埃丽卡·迈耶斯曾说“会忆”无法伤害牢固的婚姻。 P268

”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她怒气冲冲地离开了家。 P269

我记得她大学毕业时给我的拥抱,觉得自己这些年的努力得到了回报。 P270

赖斯一字不差地按他讲述的内容记录,后来,她通过一台用手指戳来戳去的机器在咔嗒咔嗒的响声里把那个故事又抄了一遍,这样就有了一份更加清晰整齐、容易阅读的记录。 P271

”“谢谢。 P272

”“布道不同于对话。 P273

第二年的一个晚上,科夸宣布他要讲述蒂夫人是怎样分化成不同宗族的故事。 P274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P275

不过后来,吉金基不得不承认自己的伙伴说得没错。 P276

这样的情况即将发生改变。 P277

但事实上,我怀疑自己根本不记得生日当天的情形,更像是我第一次看到照片之后,逐渐构造出那份记忆,我将想象中应该在那一天获得的情感逐渐填充到记忆中,反复回忆一个个瞬间,一点一滴地创造出属于我自己的幸福回忆。 P278

假如我成长过程中看到的都是那样的视频,我绝不会对任何特殊日子注入更多情感,因为那里面没有可以聚集怀旧情绪的内核。 P279

但是,我也感到疑惑。 P280

”赛维说。 P281

法庭每次都会吸引一批观众,有时候人太多,为了场地中央也能有点风,赛维不得不要求大家都坐下。 P282

”后来,他摇着头说。 P283

阿农戈之所以撒谎就是因为他没有宣誓。 P284

记得《圣经》中怎么说吗?‘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 P285

我本来估计随着生命日志的普及,它的覆盖范围将在今后的几年里达到顶峰。 P286

我调查了一个小时过去的事情,“会忆”的表现相当了不起。 P287

她肯定注意到我请求访问她的生命日志,所以才伪造了这些来教训我。 P288

我愿意手按着《圣经》或说出任何必要的誓言来证明,是妮可控诉我迫使她母亲离开了我们。 P289

是她善于隐藏自己的真实感受,令我无法分辨吗?如果我们的关系真正得到了改善,这种改善是怎么发生的?十四年前我这个父亲有多糟糕,显然我自己都难以想象。 P290

吉金基回来后的那个晚上,莫斯比问他情况如何。 P291

西边的前辈们宣称尚加夫是杰基拉的儿子。 P292

”“赛维说得对。 P293

如果有的话,它们会被保存在卡齐纳阿拉的政府驻地。 P294

”她显得不太自在,不知道我接下来要说什么。 P295

但我以为是你对我说那句话的时候,我自己很难受。 P296

”“是,你说得对。 P297

”“你当然不知道,我本来没打算告诉你。 P298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我的所作所为已经无法改变,可至少我能不再装作自己没有做过那些事。 P299

有莫斯比在,他们可以查看文件。 P300

”赛维的反应不温不火,“欧洲人问的是谁?”吉金基看了看纸,“贝特和厄可亚哈。 P301

”“他们应该相信。 P302

他一直花时间学习写字,使自己像欧洲人一样思考。 P303

“我听你的,”吉金基说,“不会给别人看。 P304

纵观全世界,吟游诗人和歌舞艺人把原始素材改编之后呈献给自己的受众,同时也是在改编历史以适应眼前的需要。 P305

而说到个人记忆,我就会持相反态度。 P306

我的真实行为不会由别人来呈现给我,让我被动接受;真相不会让我震惊到重新进行自我评估。 P307

我对蒂夫人的描述基于事实但又不完全精确。 P308

这是个大胆的主张——当时,硬盘空间昂贵得不适合存储视频——可我发觉他说得没错:最终你可以记录一切。 P309

然而,除了地球,哪里都没有生命的迹象,人类把这称为费米悖论。 P310

有些人推测,智慧物种向外太空扩张前就灭绝了。 P311

许多科学家对一只鸟能掌握抽象概念感到怀疑。 P312

在野外,鹦鹉通过名字呼唤对方。 P313

***人类已经与鹦鹉共同生活了数千年,但只到最近,他们才发觉我们或许具有智慧。 P314

我们发出的声音既表明了意图,又展现了生命的力量。 P315

***根据印度神话,宇宙在“唵”的一声中诞生,这个音节包含了过去和将来存在的一切。 P316

所以我们种族的灭绝不仅意味着一群鸟儿的消失,还代表着我们的语言、礼节和传统的消亡。 P317

信息是这样:“你保重,我爱你。 P318

他们打算并列播放阿雷西博射电望远镜和附近森林中濒危物种波多黎各鹦鹉的影片,问我是否愿意写一篇配文——从一只鹦鹉的角度讲述的寓言,“一篇跨越物种的翻译作品”——放在第三块屏幕上。 P319

早晨航班抵达时,我心情很差。 P321

主啊,谢谢您不着痕迹地让我懂得,把公开演讲当成无聊差事这一想法有多自恋。 P322

因为有了对照记年技术,我们不再局限于单独某棵树的寿命。 P323

主啊,我告诉他们,再往前就没有年轮了,因为那是您创造世界的时间。 P324

如果我们观察得足够仔细,就会发现起点存在的证据,这才是唯一正确的逻辑。 P325

让我永远不要忘记,我的任务就是向别人展示您丰功伟绩的壮美,让他们向您靠拢。 P326

”罗斯玛丽说。 P327

”我明白她的意思,跟树木一样,普通蛤壳蚌壳也有同心年轮,但是本初双壳类生物的贝壳圆心部位异常光滑,只有在边缘才会展现出年轮,每一圈都代表创生后的一年生命。 P328

我站在队伍里,偶然听见后边两个人谈论木乃伊。 P329

我觉得差别在于这样一个事实:我们不清楚自身骨骼的细微结构,所以需要解剖学知识来识别本初人类骨骼的特别之处。 P330

那样的发现将会把全人类聚拢在您身边,主,但同时,这也要求我们耐心等待,不要损坏木乃伊的身体组织。 P331

我说圣罗莎岛唯一一次考古发掘由加州阿尔塔大学资助,发现的化石都已成为大学博物馆的藏品,所以私人手中不应该有本初鲍鱼壳化石。 P332

可是如果真涉及盗窃,我想不出其他任何办法来见到这位奥斯本先生。 P333

今天我有很多理由想起您,哪一个我都不能忽视。 P334

可它们只是表面的装饰,明白这一点减弱了我的欣赏程度。 P335

我们的共性远胜于差异。 P336

”这让事情有了眉目。 P337

”我告诉她,所有博物馆馆长都希望他们能展出更多收藏,他们会把藏品轮流展出。 P338

”我承认,主,我从没对天文学有多少尊重,它总让我觉得是最乏味的科学。 P339

我知道这样做违反规则,可是需要改变的是规则,而不是我的行为。 P340

我原准备把罪犯绳之以法,结果却要去向父母通报他们的孩子行为不端,或者我应该说他们的女儿行为不端。 P341

“你是敏娜的老师吗?”麦卡洛博士问。 P342

威廉敏娜不情愿地离开,麦卡洛博士转向我。 P343

”说完他走到书桌前,拿起一份手稿,“我按要求审核一篇即将发表在《自然哲学》杂志上的论文。 P344

这个发现本身很了不起,可是后来的测量表明,它的运动反复无常,有时同样会以每秒数千英里的速度远离我们。 P345

”“他还提出,波江座58环绕的行星相对以太是静止的,这意味着它是宇宙中唯一绝对静止的物体。 P346

“这是个引人入胜的理论,”他酸溜溜地说,“如果你考虑到它解开了许多未解之谜,就更是如此,比如语言的多样性。 P347

我笨拙地试图安慰,说这是无比令人费解的发现,但我们仍然可以保留对上帝的信仰。 P348

麦卡洛博士一直板着脸,但他妻子却在点头。 P349

一直以来,我认为这两者是一致的,可如果它们不一致呢?我不知道现在该怎么想,一想到您可能从来都没有听我表达,我就感到害怕。 P350

就在那时,我知道自己必须离开发掘现场。 P351

我承认自己以前没有领会天文学对于理解我们身份的意义,但是现在我明白了。 P352

我离开发掘现场是因为害怕劳森的发现让整个项目失去意义,詹森博士发现的矛尖如此激动人心的原因在于保留了足够的矛杆,我们觉得也许可以使用年轮精确推算制造它们的年份。 P353

在死去之前,人类不可能从基本原则开始学习寻找食物,本初人类肯定了解狩猎和建造居所的知识。 P354

每个时刻不可阻挡地追随着前一时刻,也不可避免地被后一个时刻追随,环环相扣铸成一条因果链。 P355

相反,他们寻求提升自我,因为他们也许会成为自己世界的主宰。 P356

我们人类也许不是为什么存在的答案,但我将不停寻找如何存在的答案。 P357

但对我而言,如果人类真是宇宙万物被创造出来的原因,那相对论就是错的。 P358

如果他不及时回来,奈特不确定该如何解释,只好发信息问他在哪儿。 P359

”“一清二楚。 P360

他的失望溢于言表:“就值这点?”“就值这些。 P361

”“能给我点时间吗?”“不着急。 P362

四点整,三台棱镜的就绪指示灯亮起,所有顾客都开始跟他们的平行自我交谈。 P363

”“严重吗?”“看护认为她不出一个月就会去世,最多两个月。 P364

当一台棱镜被激活,设备内部进行量子测量,产生两种概率相同的可能结果,一种结果通过亮起的红色发光二极管指示,另一种结果通过亮起的蓝色发光二极管指示。 P365

一旦便笺用光,两条分支就无法继续传输数据,只能各自发展,从此再也无法跟另一个平行世界交流。 P366

”丹娜问:“你问他们什么了?”心里已经在猜测答案。 P367

”“好吧,”丹娜说,“我们谈谈。 P368

你希望得到的答案是什么,害怕的答案又是什么?”特蕾莎停了一会儿,最后说道:“我猜自己希望看到的是,有一个版本的我同意嫁给安德鲁然后又离婚,因为他跟我不合适。 P369

”她陷入沉默,丹娜也陪她一起沉默。 P370

”停了一下,特蕾莎又问,“你自己用过那种服务吗?”丹娜摇摇头:“没有,我没用过。 P371

如果没有人根据量子测量结果采取行动,两个分支会相互偏离多少呢?单个量子事件本身能否在两个分支中引发可观测的改变呢?能通过使用棱镜研究更广泛的历史影响吗?自从棱镜通信第一次得到展示起,这些问题就成为争论的热点。 P372

这个互助小组的活动场所——相当典型的教堂地下室——不是她见过的最佳的,咖啡却一直非常好喝。 P373

”他们一边坐着喝咖啡,一边等活动开始。 P374

”丹娜点头让他继续。 P375

凯文开始了:“抱歉我之前插话。 P376

”“她不把第一印象当回事当然好,但她没有义务那样做。 P377

为此我怨恨她,为什么走运的是她不是我?”奈特看见有人在同情地点头。 P378

假如你对台球初始位置的测量偏差哪怕一纳米,你的预测在几秒钟之内就会失去意义。 P379

初始的扰动就是棱镜激活时氧分子碰撞的差异,一个月后全球天气就会变得大相径庭。 P380

随后见到豪尔赫时,丹娜终于放松下来,仿佛有一股清风吹彻她的办公室。 P381

今天早晨,他们把记录平行自我说法的视频文件发给了我。 P382

“你觉得自己破坏经理汽车的事实,被平行自我没有那么做的事实抵消了?”“不是抵消,但那表明了我是什么样的人。 P383

”“没错!没什么严重的,不会在我身上复发。 P384

没道理刨根问底,她确信豪尔赫最终会自己想清楚。 P385

在孕育为这些孩子的受精卵最初形成时,两个分支之间完全没有通信。 P386

因为提出了一个吸引新顾客的方法,他被提升为店长。 P387

“厄尔森夫人,要是你不介意,我想提个建议。 P388

”莫罗能从她表情看出这个想法吸引到了她,“‘我聊’可以立即为你处理这件事。 P389

三个月前,莫罗在一块公告板上钉了传单,当时旁边就站着几个组员,他们手拿咖啡,一边闲聊,一边等待房间开门,莫罗听到了他们交谈的内容。 P390

那台棱镜可能值不少钱,但是莫罗不能直接走上前去提出购买请求。 P391

偶尔,临时的改变可能避免事故。 P392

他们寻找典型的“因为少了一颗钉,最后亡了国家”的情况,其中的波澜逐步升级,但是背后的缘由都可以理解。 P393

***奈特第一次参加互助会时,对其他参与者讨论的内容表示怀疑:一个男人过分地担心他的平行自我比他更快乐;一个女人因为平行自我投票给不同的候选人而陷入疑虑。 P394

这周他们得到答复,她的结果不错,被三所大学录取。 P395

“除了瓦萨学院,你侄女和她的平行自我被录取和拒绝的学校还有差别吗?”“没有,别的都一样。 P396

“也许早晨时有人在他前面插队。 P397

“我们倾向于认为总有人要为特定事件负责,因为那帮助我们理解世界。 P398

你们可能没法感同身受。 P399

他们期望的是,跨时间线合作会使每条时间线上的这家公司都拥有自己的付费客户,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项业务将让每一家公司都获益:不同时间线上的同一家公司之间形成一种互利关系。 P400

***考虑到在厄尔森太太身上实施的成功计划,奈特以为莫罗会满足一段时间。 P401

可是他抱着棱镜几年不放手,对我们也没好处。 P402

”他承认。 P403

凯文让人尴尬地表达了同样的看法,他也许更多是出于嫉妒,而不是同情。 P404

“怎么回事?”“我现在就需要,招生本周就结束。 P405

”“我知道你会努力的。 P406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俩仿佛雕塑一样站立良久,一言不发,丹娜似乎看见自己所有的未来计划向晨雾一样散去。 P407

自那之后她们失去联系,但是多年后丹娜又碰见了文妮莎。 P408

这个女人在诈骗吗?奈特告诉自己应该继续追查,只为确保没有意外会影响她和莫罗的行动,而且她的确感到好奇。 P409

”“好,我也不信任她能主持戒毒小组。 P410

“好朋友之间的秘密也是一样!”酒吧里有些人转头看她们,文妮莎继续用正常音量说,“她不见得是我遇到的最差劲的人,至少还懂得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愧疚。 P411

如果文妮莎现在还没过上正常生活,那就是她自己的问题,不是丹娜的。 P412

有些人购买多台棱镜,试图让所有的平行自我都保持同步,即使各自的分支发生分化,也强迫所有人保持同样的生活轨迹。 P413

等大家一落座,莱尔主动第一个发言,他转向丹娜说:“我最初参加这个小组时,你说我们的目标是跟平行自我建立健康的关系。 P414

我以前也考虑那么做,因为我可以在境遇改善后再给他看。 P415

”“谢谢,奈特。 P416

奈特突然觉得当时的情形既了不起又出奇地平淡:每台棱镜都像是童话故事里的宝贝,手提箱里藏着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门,可大多数世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乐趣,也没有特别的价值。 P417

很有可能是平行世界的莫罗或平行世界的奈特,这样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即使他们不知道计划,也会听从这边莫罗的指挥。 P418

她的计划是再参加一次互助会,然后宣称自己没有必要再去。 P419

两位安排几天后再次交流。 P420

”她说。 P421

这取决于运气。 P422

“别胡扯了,我知道你们没法把钱转到另一条时间线。 P423

”他对莫罗说。 P424

”“反正都会发生,为什么动手的不能是我?”“你杀了我就会进监狱,我说过,你不想那样。 P425

奈特向管理人员承认她知道莫罗违反了公司政策,会带店里的一台棱镜去看疗养院的杰西卡·厄尔森,结果因为知情不报被管理人员批评了一顿。 P426

奈特第一次不再扮演买家角色,而是成为一个卖家,她得提供棱镜有价值的证据。 P428

直到六个月前,一名酒醉的司机改变了一切,她又成了斯科特一个人的助理。 P429

斯科特也许会对此感兴趣,但是在确保提供的棱镜合法之前,奥内尔不会跟他提起。 P430

“你是谁?”她问。 P431

“现在我们谈谈价格。 P432

这是她得到莱尔的棱镜后第二次参加互助会,上周她还一直盘算宣布不再回来,可是最后她根本没法说出口,所以不得不再参加一次来说明自己以后不来了。 P433

最后她说:“我的一个同事,我觉得你们可以称他为我的上司,最近死了。 P434

可是我现在好奇,说出那句话的人是不是真的没错?”“这个问题很好。 P435

”“如果你知道理论错误,为什么还需要更多理由呢?”“我想知道我的决定是否重要!”奈特没想到这句话说得如此用力,她吸了口气,继续说,“别管谋杀了,那不是我谈论的重点。 P436

”“我不关心那种,”奈特说,“我问的是,有同样生活经历的自我面对选择的分支。 P437

凯文问:“也就是说我们做个混蛋也没关系?”“你在当前的分支上当混蛋对你个人影响很大。 P438

“我知道不容易,”丹娜说,“可问题在于,假设我们了解其他分支,是否应该作出更好的选择。 P439

奈特再次把棱镜在咖啡桌上准备好,奥内尔切换到视频模式,先看见莫罗的脸,然后是她的平行自我,看起来跟她自己一样紧张。 P440

”奥内尔握住斯科特的手看着他,无声地问他是否确定。 P441

奈特的电话提醒收到转账,但是奈特没点接收按钮。 P442

”奈特勉强点点头,“没错,是这样。 P443

丹娜觉得他们取得了进展,并认为不久就能拓展主题。 P444

”“可是不去确认平行自我,我怎么知道那是不是反常的偶然事件。 P445

”他叹了口气。 P446

本来她打算最后一次参加棱镜互助小组,把一切都告诉大家;然而,她对此思考得越多,就越觉得坦白一切完全是为了自己好,而不是为别人好。 P447

不过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不是说我需要参加互助小组的聚会才能防止复吸,但是我一直在思考问题,觉得需要一个地方袒露心声。 P448

对他们来说容易,是因为他们过去有过许多慷慨的普通决定;对我来说却不容易,是因为我过去有过很多自私的普通决定。 P449

“阿彻老师来到我们房间里,发现我们在数止痛药。 P450

最后学校罚我们停学一阵并留校察看。 P451

不管别人怎么做,那总是文妮莎要走的路。 P452

有些人指出,马丁·路德一五二一年对教会辩护他自己的行为时,他说:“我站在这里,无法去做别的。 P453

[2]本意是温度高于周围环境的土壤,这里指加速运行下的模拟环境,允许虚拟生物在较短的时间内发生演化。 P455

[9]遭遇威胁时,动物体内的交感神经系统会迅速兴奋起来,由此带来的一系列反应使动物进入高度兴奋和紧张状态,准备根据威胁的严重程度决定战斗或逃跑。 P456

[18]在英美法系中,如果某次判决对已有法律作出了新的诠释,在今后的其他审判里,这次的判决结果就可以作为法律依据。 P457

现行法律认定合法性关系的前提是双方年龄足够大,具有表达同意意愿的能力。 P458

标签

g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