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过,爱过,写过

记得那位从我五十岁就劝我写的资深老编辑苦口婆心地说:人在五十岁和六十岁时心劲儿是不一样的,因为身体状况不一样,精神状态也会不一样,所以一定要早写。 P5

节气跟农时有关,按说它应当走农历,可它竟然不是按旧历走的,却总是跟阳历一致。 P7

当友人冯唐告诉我他新租的工作室在一个叫娘娘庙的地方时,尘封的记忆突然浮现——我在那里生活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啊,而且是我生命中第一次离家,离开父母家人。 P8

我还留着一张学前班同学的合照,有三十多个人,都是人民日报社员工的孩子。 P9

妈妈可能是因为这个效果而很有成就感,或者是比较讶异,所以总是一试再试,屡试不爽——只要讲到这里,我一定会哭。 P10

父母让我上这个学校是因为离家近——那时我家已经从东华门搬到了天桥,从平房搬进了楼房。 P11

可能只有在天真无邪的年龄人们才能有仅仅出于好感的朋友,年长之后都会有其他因素掺入之意吧。 P12

我觉得他说的是句老实话。 P13

谁要是收到王明明手绘的贺卡,那可就非同小可了。 P14

有一次,毛主席率众领导来看《东方红》,坐在走道后面那排的正中,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见到他,我们全都站起来拼命回头看,离他大约也就十几米远。 P15

我好像是在厨房里帮助洗菜,虽然不如他们那么惊天动地,心里的兴奋程度并不稍减。 P16

小升初时,学校可以保送我去上隔壁的师大一附中,可是我的两个姐姐上的都是师大女附中,所以我也一门心思要上这个学校。 P17

现在回头去看,当时我因为父母的问题入不了红卫兵,没有资格去打人斗人,反而使我避开了这种良心矛盾的尴尬境地,不能不说是因祸得福。 P18

这次谈话给我带来极度痛苦,其实她们也没说什么,就是你一句我一句说我不好,其中有个我平时视为好朋友的女孩(她的父亲是空军高级将领,后来也出了事)竟说了一句骂人话(因为我小时候满脸雀斑,我对此一直很羞愧,而她骂的就是我这个生理缺陷),我当时无比震惊,完全彻底地瞠目结舌。 P19

印象最深的是杭州的冰棍,不但种类比北京多——北京那时候只有奶油、小豆和红果三种冰棍——而且样子也怪。 P20

我们住在老乡家,吃派饭,交给他们一些粮票和钱。 P21

那是我第一次离开家庭,离开至爱亲朋,独自一人走向未知的未来。 P23

背起了我们的行装,攀上了层层的山峰, 我们满怀无限的希望,为祖国寻找出富饶的矿藏。 P24

那个癔病发起来就像一般的神经病一样,程度轻些,更精确的说法也许该叫“精神崩溃”。 P25

有一次,我们去沙漠拉练,真的在几米的近距离见到一只狐狸,它恐怕一年也不会遇到一个人,所以一见到我们就飞快地连蹿带跳地逃走了,但是我们见到它却全都是惊喜。 P26

那些留遗言的被人们传为笑柄,被大伙儿嘲笑了很长时间。 P27

这种感觉使人痛苦,但它又不完全是一种后悔的感觉。 P28

家里有收藏,还有报社父母的几位老同事家也有收藏。 P29

他们找到了一条通往先进科学和崇高社会理想的道路。 P30

该书影响遍及世界,例如苏联青年作家阿克肖诺夫的作品就深受其影响。 P31

姑父是个阴阳先生,有点儿神神道道的。 P32

我看到当年所做的笔记,上面写道:“他的媳妇是个很好的青年,但是现在完全让孩子拖住了。 P33

要不然就说这神权,他们权可大了。 P34

那天在地里干活儿休息的时候,六六趴在地上唱歌,唱的是一个我没听过的小调,声音忽高忽低,音调里有一种悲凉的意味,我转头看她,一下愣住了:六六头靠在臂弯上,两眼失神地望着虚空,一大滴眼泪无声地淌下来,在她那风吹日晒的红扑扑的脸上流成了一道小溪。 P35

试着喝生水,还真没病过,看来传言不无道理。 P36

记得我第一次试图进大学是在1973年,那年我没进去。 P37

1970年代,我和“工农兵大学”的同学们 说起珍惜时间,我还没有做到完美无缺——我在大学期间经历了初恋。 P38

记得那时,我们常常在能躲开人的时候偷偷接吻。 P39

后来我到上海去出差,突然发现很多单位都把我文章中的那批资料,以不同的形式挂在墙上:直方图、饼型图,花里胡哨。 P41

作品带有陀思妥耶夫斯基特有的神经质的特点,有些地方感情过于强烈,到了令人难以忍受的程度。 P42

经典的浪漫故事都是俩人天差地别,否则叫什么浪漫?我和他就是一个男版灰姑娘的故事嘛。 P43

每天进出那里的人那么多,他们是怎么做到这一点儿的?我猜不出,只有佩服的份。 P44

记得那次北岛去了,他身材瘦长,穿着朴素。 P45

自1954年院校调整将社会学取消以来,这是在中国恢复社会学的先声。 P46

但是他有一重特殊的身份——由于工作年头长,他是带薪大学生,有工作单位可以开出结婚证明书来,这就和单纯的以学校为单位的学生不同了。 P47

而我的父母仕途比较顺遂,没有像他的家庭那样遭受到社会的不公,这一经历使我心痛。 P48

可我偏偏在那一年离开我喜欢的工作、新婚燕尔的丈夫、生我养我的中国,远渡重洋去读书。 P51

杨小凯(杨曦光)因为写了一篇文章《中国向何处去》在当学生的年龄被关在监狱里,他的学习是靠有学问的狱友点拨和自学,后来他在国外做教授,成了一个大经济学家,据说是中国最接近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人。 P52

读李敖有振聋发聩之感,也有强烈共鸣,以至后来回国后去台湾做学术交流时,听不进台湾学者对他的批评。 P53

” 匹兹堡地区治安良好,有一年还评上过“全美最宜居城市”,所以我在那里生活的六年当中,从来没碰上过什么治安问题,动作片上常常出现的警察开车追匪徒的景象也从未遇到过,就连车祸也没怎么遇上过。 P54

当时我们已经买了一辆二手车,是1977年产的一辆大福特车,黄色,车况还不错,因为太老旧,所以只花了700美元。 P55

记得那是一个很朴实的充满亲情的大家庭。 P56

那是佛罗里达最南端由多座跨海大桥连接起来的一串岛屿。 P57

我们一路上或住帐篷营地,或住汽车旅馆,又用了十天的时间才从西部回到东部。 P58

他的老房子是一个古旧的两层建筑。 P59

走在热那亚的偏僻小街上,由于房屋开间特别高大,高大的山墙遮住了阳光,令人感到千百年前的阴冷气息扑面而来,一时幻觉之中,不知今日何世。 P60

我猜大概是他从废墟可以发思古之幽情,联想到那些曾经的人和事吧。 P61

这个选择并不容易,我们反复讨论,权衡利弊,以便做出理性的选择,免得后悔。 P62

小波是个有大智慧的人。 P63

他还带我去看了口卡的陈列厅,那是一个硕大的大厅,里面摆满了一排排的口卡柜。 P64

当年我在匹兹堡大学读书时,这本书是本科生性社会学课程的教科书。 P65

我的同性恋研究的一个重点,是他们的感情生活。 P67

造成这一区别的最主要原因是文化规范的压力——中国文化特别看重婚姻和家庭价值,特别强调传宗接代,因此在“人人都要结婚”这一行为规范上特别的整齐划一。 P68

目前在不少西方国家,这些交往大多在专门的同性恋酒吧、舞厅、浴池中进行;在缺乏此类设施的中小城市,就在公厕、街道和公园中进行。 P69

所以,我的同性恋研究从社会学研究的方法上看是无可挑剔的。 P70

有一次,有个杂志社的女编辑跟我说:我见到这人,他怎么三句话不离王小波呀,看样子他是喜欢上他了。 P71

后来当我面临退休的时候,常常引用他这句名言来自我勉励。 P72

在旧金山卡斯楚街上漫步,经常可以看到一座座住宅大门上挂一面彩虹旗,表明此处居住着同性恋者。 P73

在我国社会中,同性恋者的可见度还是比较低的。 P74

从那一年一直在社会学所工作到退休,整整二十年。 P75

想起以前听到一个西方“反华”言论,说中国字“家”就是屋顶下一只猪,中国人就是跟猪生活在一起的,觉得非常气愤,难道中国人在西方人眼中就是如此肮脏不体面?可是当我在村里面对这种说法的活证据时,只能是哑口无言,心中的愤怒变成了惭愧。 P76

这就是由这项研究所得的结论。 P77

活过,爱过,写过李 银河自传 传记电子书 第2张

咱们可一直是家庭本位来的,把传宗接代放第一位,个人享受放第二位。 P78

从接电话开始,一直到登机回国,我的心跳一直很快,心里发虚,全身像要虚脱一样。 P79

生活是多么的美好,活着是多么好啊。 P80

我们初识的那个时代,思想解放运动还没开始,打“右派”、打“反革命”的气氛还没过去,人们心有余悸。 P81

爱的激情可以保持终身吗?在一般情况下,在结婚之后,在神仙眷侣进入柴米油盐之后,激情会变成柔情,熊熊烈火会变成涓涓细流。 P82

我不否认,在资料的搜集过程中,我非常享受。 P84

福柯对这一性学理论的颠覆性思考在于:他把欲望换成了快乐(快感)。 P85

这样的作品并不多,其余所有的作品或者是谈论问题的无价值的文学作品,或者是某些人称之为观念文学的东西。 P86

每个人都有着纯净的心灵和清澈的眼神。 P87

每一个人对于这件不可避免的事都无能为力。 P88

据说深圳、东莞那边出现了港商包养“二奶”的村子,这些港商在香港都有妻子儿女,在内地做生意又包养年轻漂亮的女人,放在别墅里养起来,有的还生了小孩,闹到原配夫人到港府游行示威的程度。 P89

如果乐观地想,在社会文明进程的未来,它将不再超前,还是有希望通过的。 P90

第六,我国有保护少数族群和弱势群体利益方面的成功经验,如在保护少数民族利益、保护妇女儿童利益方面都属于世界领先地位。 P91

定量的问卷调查可以得到总体的概况,但要想了解详细情况,就非用定性方法不可了。 P93

1996年,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的《中国女性的性与爱》 1998年,该书在内地以《中国女性的感情与性》为题出版 在访谈过程中,一位女性跟我讲到她自杀未遂的经历:她为了她爱的一个男人,拒绝了一位社会地位高、可以改变她的生活的人,而她所爱的男人却移情别恋,弃她而去,她在极度的痛苦中差一点儿就自杀身亡,在已经拧开煤气就要点火时突然惊醒,才没有死成。 P94

在西方社会中,性处于对抗之中——压制与反抗、正常与病态、罪与非罪的对抗;在中国社会中,性被忽视,性在重要与不重要、崇高与低下、浩然正气与鬼魅邪气之间属于后者。 P95

”中国人由于没有焦虑,也就没有反抗。 P96

《女性主义》一书属于理论综述类图书,出版后被用作教材。 P98

这本书论及的女性主义流派包括:自由主义女性主义、激进女性主义、社会主义女性主义、后现代女性主义、文化女性主义、生态女性主义、第三世界女性主义与黑人女性主义、心理分析女性主义、女同性恋女性主义以及其他女性主义流派。 P99

这本书可以被视为《性的问题》的姊妹篇。 P100

二者虽然被认为是应当相互和谐的,但还是有尊卑上下之分。 P101

书的这种写法在我来说是不常见的——我比较喜欢就一个专题做经验研究。 P102

在不同的文化和社会中,关于性的法律有同有异,比如,强奸在各国的法律中都是受到严厉惩罚的犯罪行为,可是卖淫或者堕胎在某些国家合法,在另一些国家非法。 P103

目前在西方,出现了关于是否应当废除自愿年龄线规定的讨论。 P104

人有选择高雅的权利,也有选择淫秽的权利。 P105

这一政策注定失败,仅仅缺乏警力这一项原因就能使非法化的设想难以有效实施。 P106

在此类活动的参与者全部是自愿参与的前提之下,法律绝不应当认定为有罪。 P107

不可用刑法来惩治他们的原因就在于这种行为没有伤害他人。 P108

对它们的批判和改变甚至已经不再属于“相对合理”的范畴,而是属于“绝对进步”的范畴了。 P109

在这个研讨班上,我有幸会见了文章被收入书中的几位作者,如葛尔·卢宾和朱迪斯·巴特勒,亲耳聆听了她们的高论。 P110

我愿意让我的研究生涯和我的话语像一股自由的飓风,吹开中国人拘谨、压抑、麻木的心灵之窗,使我们从此能够自由地生活,自由地呼吸。 P111

早在十多年前,北大出版社出版了一套“是什么”系列书,例如《哲学是什么》《经济学是什么》等等,编辑约我写一本《性学是什么》,可成书之后,出版社认为这个话题过于敏感,就毁约了。 P113

二十世纪初,埃利斯根据男性性欲高潮前后出现勃起和勃起消退的现象,将人类性反应周期分为膨胀和消退两个阶段。 P114

比如,强奸在各国的法律中都是受到严厉惩罚的犯罪行为,可是卖淫或者堕胎在某些国家合法,在另一些国家非法。 P115

这种说法将女性在男权社会中处于劣势的原因归咎于女性的性状态。 P116

淫秽品问题也是性政治中长期争论的一个议题。 P117

一个多世纪以来,在以医学、精神病学和心理学为主的研究中,对性的学术研究反复地制造着这种本质主义。 P118

根据性等级制的价值体系,“美好的”“正常的”和“自然的”性,从理想形态上说应当是异性恋的、婚内的、一夫一妻的、生殖性的和非商业性的。 P119

这本书的抱负是使读者对中国六十年的性政治史的基本脉络和演变状况有一个大致的了解,看看性在现代中国遭遇了些什么,被当作什么,被摆在什么位置上。 P120

对卖淫的管理也基本上是一个六十年一贯制的思路,就是彻底取缔。 P121

在1950年代,由于重点是反对包办婚姻和旧式的重婚纳妾,所以主流价值观对于自由恋爱和婚外性活动有一种辩护的态度,至少认为它是事出有因;在1980年代,婚外恋、包二奶已经没有了堂皇的理由,只是旧习俗的沉渣泛起,再加上这些现象与官员腐败如影随形,所以人们对它的厌恶大大多于同情。 P122

由于这项研究采用的是深入访谈的方法,当然就得到了不少有趣的故事。 P124

这怎么可能呢? 然而,他对我的爱排山倒海,雷霆万钧,不由我不受吸引、不受感动。 P125

我虽然一开始对你的到来感到意外,对自己竟然还能有爱情感到意外,也有一种“不应该”的心理,但是还是情不自禁地同你走到一起,最终合二而一。 P126

就这样,阿姨还在院里散播妈妈特别“抠门儿”的言论,其实妈妈只不过是生性节俭而已。 P127

奶奶也把他视为掌上明珠,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P128

有一年寒假,我们带壮壮去南方玩。 P129

他们说,很简单,我们已经给你设计好了,你直接点开写就行了。 P131

她们的故事十分感人,她们的爱情十分真挚,但她们是社会上的弱势群体,会感受到许多的压抑和困惑。 P132

这里,随便举几个例子,可以展示我的答问录的大致样貌: 关于爱情 问:银河老师好,记得您说过这样的话,大意是:爱情并非一种本能,犹如婚姻一样,属于一种社会文化“建构”“塑造”的结果,而并非天然的存在。 P133

你把它叫做“四种需求”。 P134

前者才是恐同,后者则是一般人的正常反应。 P135

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活生生的灵魂,活泼泼的生命,我虽然不认识他们,不真的了解他们,但是从他们的描述和提问,他们经历的痛苦和欢乐,我仿佛接触到了他们的灵魂,以同理心看待他们,尽我所能帮助他们。 P136

想起有个朋友,生了个女孩,这孩子很怪,从四五岁起,坐在钢琴凳上就不下来,父母叫吃饭都不乐意下来。 P137

这是我一生最好的状态,我从来没有这样迷恋过写作。 P138

从来不去预先设计人物和逻辑,而是任它自己自由自在地游动,出现。 P139

照我现在这样每天几千字的水平,我将写多少东西啊。 P140

冷静评价一下虐恋小说集,虽然不是真正的上乘之作,但是有两个优点:纯粹,强烈。 P141

2019年,在我的书房(欧阳明摄) 早年(二十多岁时)我问小波对我的文字的看法,他评价还不低,但是他说,你的文字扔在地上还跳不起来。 P142

这将是我对余生生活方式的不二之选。 P143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