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之惑:华尔街复苏与美国经济萧条的逻辑(纵论现有货币体系得与失、利与弊,探求下一个大繁荣的可能路径)

good

如果我们胜出,那也属情理之中。 P5

为什么在7年的奥巴马经济之后,普通美国工薪阶层面临的是一个不断下降的生活水平?对民主党而言,答案很简单。 P6

更新对系统性风险的管制也很有必要。 P7

我们并未正视美联储在控制增长上成了一个“失败之神”(a god that has failed)的事实。 P8

在9年来可能多达十几场涉及广泛经济话题的自由狂欢节的辩论中,表现光鲜的供给派学者从未落下风。 P9

历史上看,所有国家从严重的金融危机中复苏的过程都是非常缓慢的,特别是当它们不能降低利率时;而奥巴马正式主政时美国的利率已接近于零。 P10

许多人预测中国会大举抛售美元。 P11

华盛顿、华尔街精英和硅谷不断增加的政治摇滚明星之间的亲密关系圈,虽然可能会使百分之一的人变得富有,但是对整个国家而言却弊大于利。 P12

不管你是把这样的“经济人”赞誉为兰德式的英雄主义个人,还是可怜他只是资本主义机器中一个毫无人性的钝齿,或是把他归入“怪异的消费主义文化”,都无关紧要。 P13

在政客们心照不宣的模型中,增长源于不断扩张的人口、增量投资、物力资源、政府基础设施和教育,而所有这些均受“怪异的永不知足的消费文化”,即总需求的刺激。 P14

斯密称,每一个钝齿和齿轮均能完美地适应它的角色和用途。 P15

(难道之前没有人知道这点吗?)所有这些行为都会导致经济参与者做出错误的决策,损害他们对于“大机器”的效用。 P16

他们以及比尔·克林顿总统的劳工部长罗伯特·莱克,和绝大多数大学教职员工都坚持认为,今天的技术创新只可以同20世纪50年代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或《国家州际及国防公路法案》(NIDHA)某些不知名的研究项目成果比一比。 P17

要理解当前经济危机的真正根源,我们必须放弃美联储拥有所有问题答案这个观念,这对于获得政治上的胜利和重建美国梦都至关重要。 P18

——译者注[6] Carmen M. Reinhart and Kenneth Rogoff, This Time Is Different:Eight Centuries of Financial Folly (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11).[7] 保罗·沃尔克,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政治家,1979年8月—1987年8月任美联储主席,对结束美国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初的高通胀率起到了重要作用。 P19

——译者注第1章 美国梦与美元美国梦出现危机并非一件小事。 P20

过去的已经过去,未来尚不可知。 P21

在一处对增长极限的沮丧计算中,戈登预测生产率将遭遇六大“不利因素”:人口(劳动力增长减缓),教育(学习作为教育传播的收益递减),不平等(52%的收入所得流向了“1%的最高收入者”),全球化(全世界对美国技术的趋近压低了美国的技术报酬),能源和环境(“全球变暖”使矿物燃料巨大的增长贡献饱受非议),以主权债务危机(仅美国就高达120万亿美元)为缩影的消费者和政府债务过剩。 P22

左派人士告诉我们,贫困的原因恰是“财富”!投资增速快于符合资本主义客观逻辑的工资增速,投资收益率则超过了经济增长率。 P23

左派经济学家只能拿出“失败”和“沮丧”来回应这些发展趋势。 P24

《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 Act)是一种干预措施,它一方面使大银行国有化到“大而不能倒”的规模,另一方面却排斥小银行,使它们因过小而难以获得成功。 P25

从皮凯蒂的新马克思主义到戈登的衰落论,这门沮丧的科学为左派经济学的持续失败提供了便利的借口。 P26

戈登认为,甚至计算机革命,大部分都发生在20世纪60年代,并且伴随着电脑化的银行对账单、信用卡和机位预订。 P27

第一代现代自动取款机(ATM)已经能吐出现金。 P28

那么,企业是如何从这些一成不变的惯例思维中醒悟过来,转向庞杂的以微秒计的交易潮流的呢?我们又怎样由拓荒者转变成了“快闪小子”(flash boy)呢?这种可预测的创造力惊奇的载体,这种长期以来生产创新的通道,像大坝一样轰然倒塌,释放出一片价值波动无常的汹涌汪洋。 P29

尼克松的宣告充斥着对放弃金本位将“强化”或“稳定”美元的保证。 P30

一些人的债务负担出现了令人诧异的飙升,另一些人的债务负担则被明显放大。 P31

这些所得代表了铸币生产成本与其价值之间的差额。 P32

每天数以万亿计的货币交易和每年以数万亿为单位级别的衍生品交易总额,使不断上升的世界贸易份额押注在越来越无意义的总量波动上。 P33

但正如史蒂夫·福布斯所言,世界遭遇了“40年缓慢的财富缩水,同时,美元的价值也下挫了80%”。 P34

其结果是资产价格膨胀,数量上虽很“宽松”,质量上却毫无意义,这就是泡沫。 P35

——译者注[8] 原文为“elephant in the room”,喻指显而易见的问题。 P37

因此,货币体系可以被看成是道德体系——它们有没有撒谎,抑或讲出了真相?在我的前一本著作《知识与权力》(Knowledge and Power)中,我发现“知识”即财富,“学习”可带来增长,且两者都要缜密的信息科学所支配。 P38

例如,iPhone手机成千上万款应用程序的不断扩散,即代表着用户的学习曲线与苹果公司的学习曲线已经相差无几。 P39

不同于把利润转移给政客,成功开展创业试验的企业家可保留他们自己的利润。 P40

6. 一个不稳定的市场将会缩短经济体的投资回报期。 P41

从最深层的意义上讲,货币便是时间。 P42

货币提供了对收入和支出的一个精确测量,这主要是因为它反映了这些时间成本。 P43

相对寿命的普遍扁平化,表明了全球平等的显著进步。 P44

通过实行接近零利率的政策,美联储错误地消除了时间成本。 P45

根据“财富即知识”和“增长即学习”的理论,关于资本主义的信息论认为,公正对增长至关重要。 P46

这种不公正是导致国家衰落的最重要的原因,它使中产阶级群体的收入不断缩水,并且改变了教育偏好,年轻人中的创业志向却日渐式微。 P47

它反映了一种对货币的严重掠夺,因此必须予以纠正。 P48

——译者注[4] “The Six Epochs” and “The Law of Accelerating Returns,”chapters 1 and 2 of Ray Kurzweil, The Singularity Is Near (New York, NY: Viking, 2005), 7–34.[5] William D. Nordhaus, “Do Real-Output and Real-Wage Measures Capture Reality? The History of Lighting Suggests Not,” Cowles Foundation for Research in Economics at Yale University, 1998.This epochal paper was delivered first to the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in 1993. I first encountered it in David Warsh’s definitive Knowledge and the Wealth of Nations (New York, NY:W. W. Norton, 2007), 336.[6] Nicholas Eberstadt, “How the World Is Becoming More Equal,”Wall Street Journal, August 26, 2014. Eberstadt documents that globally life spans have never been so long and evenly distributed,with even China now reaching an average of longer than seventy years.[7] Thomas Sowell, “Income Distribution,” The Thomas Sowell Reader (New York, NY: Basic Books, 2011), 98–107.[8] Charles Gave, “Of Wicksell and Fed Fallacies,” Gavekal Research,September 4, 2014, p. 4.第3章 弗里德曼与货币之谜关于货币政策能做些什么,历史教会我们的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教训是……货币政策可以防止货币本身成为经济秩序混乱的主要来源。 P49

十几年前,弗里德曼就因其影响深远的货币主义理论而荣膺诺贝尔经济学奖。 P50

”但是,就像我在《财富与贫困》(Wealth and Poverty)一书中所提出的,如果政府支出和税收成了增长最快的因素,那么情况会怎样?弗里德曼坚称:“控制了货币供给,你就能控制通胀,不管采取什么样的财政政策。 P51

它同样解释了替代性货币体系如何能比弗里德曼自己的“货币主义”更好地实现他的自由主义梦想。 P52

货币主义经济理论建立在MV=PT这个著名方程式的基础上。 P53

弗里德曼及其众多追随者力劝在政界的经济学家信奉MV=PT方程式,该方程式中的决定因素是M。 P54

主权货币在全球各地的市场上相互竞争。 P55

他解释说这一数字是人类根深蒂固的心理倾向的反映,并在他著名的“永久性收入假说”中总结道:“流动性偏好”(对现金的偏好)及其反面——储蓄率,取决于“终生”的储蓄和收入目标。 P56

斯坦福大学著名经济学家约翰·泰勒(John Taylor),企图说服美联储遵守一条以宣布出来的通胀和失业目标为基础的泰勒规则。 P57

在日本,货币流通速率继20世纪80年代的疯狂飙升之后,20余年一直都在下降。 P58

”[10]货币流通速率并不是经济体外部心理力量作用的结果。 P59

奇怪的是,恰是中国的成功例子,最引人注目地证明了货币主义信条的局限。 P60

我们如何应对中国既互相矛盾又相互冲突的社会景象——大城市里有一幢幢高楼大厦,这些高楼大厦紧挨着拥有世界大部分制造能力的工业园区;军事猜谜游戏和网络战争侵略伴随着货币政治才能和大肆挥霍;混合着污染困境的增长奇迹等等——很可能将决定美国的未来。 P62

但正如经济学家约翰·莫尔丁所指出的:“一个简单的事实是,(在最近的轻微贬值之前)中国的人民币过去5年来‘升值’了20%。 P63

中国的货币政策眼下正在威胁整个世界经济——“这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的论证,取决于我们看待货币性质及其角色的特定视角。 P64

[3]在被问及1997年——这一年中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会出现什么情况时,我说:“1997年中国政府将开始(重新)接管香港。 P65

而且,中国接受了它最喜欢的经济学家,即米尔顿·弗里德曼的知识对手,也是后来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蒙代尔的思想。 P66

但是,通过中国和其他新兴经济体的实践,蒙代尔和那些坚持固定或挂钩货币的信徒很可能在未来大行其道。 P67

[7]令美国传统经济学家懊恼的是,大多数时候中国都选择不加入浮动汇率体系,且有效地将人民币与美元绑定在了一起。 P68

保护网络信息是美国企业及其保障性机构的责任,而非美国国务院的责任。 P69

周小川撰写了大量关于货币政策的论文和专著,2009年3月24日,他做了一场颇具远见的演讲,呼吁结束自由浮动汇率体系,恢复1944年布雷顿森林会议上凯恩斯提出的“班科”(bancor)国际货币构想。 P70

中国引领全球IPO市场预示着对风险资本的一个大力促进。 P71

从1982年邓小平提出“致富光荣”起,中国城市居民的收入已经增长了14倍。 P72

起初,在整个2011年,黄金价格不断飙涨,美元则处境堪忧。 P74

随后,尽管困难重重,至少像主张硬通货(hardmoney)的经济学家和黄金热衷者所理解的那样,最终崩溃和破产的并非美元,而是黄金。 P75

与仅仅让货币贬值,使本国可以进口更少的外国商品和对外出口更多的商品(进而恢复贸易平衡)不同,一个实行金本位制的国家必须改变其自我拆台的政策。 P76

与此同时,在欧元区,希腊、爱尔兰、西班牙和葡萄牙等国,为了获得德国和其他欧洲主权经济体相对温和的救助,面临着大幅度削减社会服务和福利系统支出的问题。 P77

这些灾难的根源在于,对以美国和欧洲大银行为主导的货币和银行惯例的盲目滥用。 P78

[8]华盛顿也从危机中大赚了一笔,不但扩大了符合《多徳–弗兰克法案》相关规定的监管和控制,甚至在房利美和房地美破产后充实了住房补贴。 P79

恰恰相反,政府往往会利用其对货币的控制,引导货币和信贷远离生产性的创业活动,流向政府自身所偏好的项目、政治捐助者和不适当的政策领域。 P80

劣币的问题并不在于其价值会趋近于所印发的纸币的价值,实际情况要更加糟糕。 P82

它是施加于我们所做出的每个财务决策上的一种不可逆力量。 P83

热力学是不可逆地单向起作用的,它定义了时间的本质。 P84

一种可免遭市场波动影响的量尺,必须根植于那些市场之外的因素。 P85

当比特币的创始人中田聪和尼克·萨博想投资于新形式的货币时,他们明确地设计了可使计算机技术进步的影响失效的算法。 P86

黄金无疑是最具货币性的元素,因为它的成本与获取它所需消耗的时间最息息相关。 P87

正如北极星为天文导航和天文学提供了一个固定的参照那样,黄金也为各种各样的商品和服务提供了一个固定的参照。 P88

在私人铸币税(即得自于货币创造的利润)的情形下,规模最大的交易者攫取了数千亿美元的钱财,也就是相当于每年从设定测量尺度中所获得的美元数额。 P89

这些货币形式都能摆脱中央集权的垄断货币体系。 P92

因此,这些信息必须以高昂的成本,在设置防火墙的中央资源库和专用网上予以保护,因为它们都是最容易受黑客袭击的目标。 P93

比特币好比是一个公开的交易分类账(ledger),由于在世界各地数百万台潜在的电脑上公开发布,它不会被滥用、操纵或者篡改。 P94

Wi–Fi、蓝牙或者你的手机链接就已足够。 P95

在这个过程中,人们重新深入地认识了货币流通速率和时间的重要性。 P96

商品的价值可能会远远超过它们的价格。 P97

萨博认为,流通速率是使货币区别于其他商品的关键要素。 P98

但是,任一测量尺度都不能是其测量标的的一部分。 P99

[1] “Twenty-First Century Capitalism,” chapter 17 in Nathan K.Lewis, Gold: The Monetary Polaris (New Berlin, NY: Canyon Maple Publishing, 2013), 271–80.[2] “E-Commerce Speeds Up, Hits Record High Share of Retail Sales,” MarketWatch (blog), August 15, 2014, http://blogs.marketwatch.com/capitolreport/2014/08/15/e-commerce-speeds-up-hits-recordhigh-share-of-retail-sales/.[3] Susan Vranica, “The Secret about On-Line Ad Traffic, One-Third is Bogus,” Wall Street Journal, March 23, 2014, http://www.wsj.com/articles/SB100014240527023040263045794532538607863 62.[4] Nick Szabo, “Macroscale Replicator,” October 19, 1995.[5] Szabo’s blog, Unenumerated, is published online by Forbes.com.All the quotations here are from the Unenumerated archive.[6] Richard Vigilante, personal communication.第8章 “哈耶克币”存在的问题意大利金融界出现了一种对通行货币的批评声音,它不仅指向美元和欧元等法定货币,而且指向黄金及其数字模仿者。 P100

阿梅切诺一开始是名物理学家,他把自己描述为“肥胖的、矮小的、秃顶的、丑陋的”中年书呆子,戴着红色的眼镜框,留有一头时尚的卷发。 P101

为了支持他的论述,阿梅切诺援引了弗里德里希·哈耶克的观点。 P102

我们不妨把它们叫作“哈耶克币”。 P103

这些措施在通胀时期并不能使绝大多数货币持有者在数量上获得同比例的增加,而且会使借款人(他们不得不以比此前借款时更高的单位价值偿还贷款)遭受紧缩政策的全部冲击。 P104

自由货币制度可能已随着国家因铁路和电报得以统一而遭到失败,但在今天,它有望借助网络再一次成为可能。 P105

它们均企图在现实世界中找到某种稳定的代理物来“钉住”。 P106

因此,政治经济学的核心问题变成了管理一揽子商品的程序和时机问题。 P107

正如我们在第2章所述,它是所有创业活动中呈现最彻底的现象,它使任何商品或服务的生产成本随着销售总量的每一次翻倍而下降20%~30%。 P108

一揽子“商品”成了经济体按照零和博弈规则运行的集中体现,它们侵蚀了创新的进展成果,它们的价格倾向于向上漂移,并且扭曲了货币的时间价值。 P109

对主观性的奥地利经济学派而言,时间提供了一个客观依据。 P110

当曼哈顿的公寓租金一飞冲天之际,除了怎样把自己的房产变现成ATM(只要经济繁荣持续)外,人们没有学到任何东西。 P112

资本和遗产的过剩积累将会葬送整个未来,因为企业家只会变成旧财富的食利者。 P113

[5]皮凯蒂和特纳都把自己的思想归入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和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一派,他们认为“不平等的代价”是增长缓慢和长期停滞。 P114

在一个关于我们经济困境的不寻常的右派—左派共识中,特纳得出了和皮凯蒂大致相同的结论。 P115

赚取了这笔巨额收益的人,倾向于将其投到唯一能吸纳这些资金的经济部门,也就是房地产行业。 P116

特纳提倡实行30%~40%银行准备金率,管制国际资本流动,以及建立一套全球贸易规则体系。 P117

在特纳看来,货币创造具有无限的充裕度(用米尔顿·弗里德曼的话说,“具有潜在的无限供给”),不管信贷是通过私人银行创造还是通过中央银行“印发”。 P118

然而,货币供给的无限扩张也是有限度的,只能达到零利率政策下货币摆脱时间约束所达到的货币规模。 P119

如果货币价值的最终来源是时间的稀缺性,那么当央行和政府企图通过摒弃任何货币解决之道——从黄金到利息收入——来消除时间成本时,情况将会怎样?货币似乎会转而流向时间之外的剩余稀缺物上,比如土地。 P120

无限制的货币供给造成了金融肥大症,一种基于波动性和杠杆的银行业与其他经济领域的膨胀。 P121

在一个货币丧失其意义且投资被反复无常的官僚主义和政府干预所蒙蔽的世界里企业家不得不努力寻找减少不确定性的途径。 P122

——罗纳德·麦金农(1979)[1]当汇率只是为了改弦易辙而在一年内波动30%或以上时,它的实际意义是什么?它能为商人应该明智地投资于何处提供哪些信号?……对我来说,答案无疑是:这些大的波动构成了一个处于混乱中的系统的症状。 P124

”[2]金本位已经超出令人尊敬的思考范围。 P125

当时,随着黄金在美国外汇储备中占比的急剧下降和法国方面不怀好意的建议,尼克松总统推翻了旧惯例,促使美元成为世界主导货币。 P126

正如罗默指出的,1933年罗斯福宣布放弃金本位制后,美国工业产出在3~7月内迅速增加了57%,因摆脱桎梏而呈现出明显的活力。 P127

不同之处在哪里?如瑞斯顿在《主权的没落》(The Twilight of Sovereignty,1992)一书中所指出的:“政治家的抱怨是有道理的。 P128

这些策略的目的在于使货币远离市场扰乱,但它们也使套利成为可能。 P129

这一交易网络在整个世界经济中隐约可见,它也是财富创造和分配、正义和增长之组合体的一部分。 P130

换句话说,该体系以远远更高的速度和自动化的效率,扮演了此前金本位制所扮演的角色,同时又使每一个国家都能施行自己的货币政策。 P131

但是,外汇交易也是推动银行扩大业务范畴的因素,它促使银行为跨国公司办理各种各样的跨国业务。 P132

但是,如人们在同样的巨头银行引领的全球崩溃爆发之际可能会质疑的,这套体系并非无可挑剔。 P133

但是,外汇交易增速至少是生产率增速的20倍之多。 P134

这些都必须踏踏实实地创造出来。 P135

外汇交易体系面临的考验之一是其波动性。 P136

计量尺度这种无目的的波动,为交易以两种货币标价的证券提供了无穷机会。 P137

但是,通过杠杆作用,它们可以获得巨额利润,却不带来任何实际的经济产能。 P138

沙赫特主导发行了一种新的基于黄金的地租马克,以取代一文不值的帝国通货。 P139

经历5年的名义“复苏”后,GDP数据仍在下行。 P141

或者,美联储增加1.7万亿美元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组合,可以推高中产阶级的住房价值。 P142

硅谷的创造力必须不能局限于华尔街和主街,还应波及处于上升中的中产阶级与和平繁荣的世界。 P143

20世纪末21世纪初,整个世界陷入了亚洲货币危机、互联网泡沫破裂、电信丑闻以及俄罗斯卢布危机。 P144

2000年的危机打击了硅谷的发展势头,导致了一轮小企业创建低潮。 P145

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中产阶级的主街穿过了一个全球性的互联网络。 P146

如果决策者能牢记中产阶级增长取决于发明和高科技移民,他们将正确地把注意力放在中产阶级的繁荣上。 P147

苹果公司(其公司股票被证明是过去一百年来表现最好的)以13亿美元的发行估值上市,华尔街投资者的最终估值超过了这一估值的500倍。 P148

因此,巨额的估值意味着有望通过“流动性事件”和博傻融资,创造出高达7倍的市值。 P149

回到1999年,通过IPO迈向广阔的公众市场的大门已经敞开,随后科技公司便能获得比兼并与收购(M&A)7倍还多的上市估值。 P150

由于其高热量的资金消耗率和微薄的收益,它们只能依靠一个想象中的持续繁荣生存。 P151

难道我们当前困境的最终象征,不是对中产阶级抵押贷款的紧急救助,而是对独角兽这一神话中的生灵的虚拟金钱支援?在零利率和量化宽松的新情况下,资金并非流向充满机会的领域,而是流向了官僚机构;并非流向创造力部门,而是流向了权力和欺诈部门;并非流向3D半导体产业,而是流向了圆滑的Solyndras[6]。 P152

“向金融体系注入现金”并不利于经济,因为这会扰乱价格信号,而且会通过歪曲创业试验的结果挫伤资本家的志气。 P153

美国社会正在分解成彼此孤立且多疑的部落,后者受支配于决定着货币价值及其分配的联邦政府官僚。 P154

一旦与对美国独立企业的研究、分析和支持相联系就会发现,新华尔街(new Wall Street)只是意味着银行巨头被华盛顿非正式地国有化。 P155

它们视野狭隘,不足以培育出创业型的财富和增长。 P156

新华尔街热衷于大学生担保贷款的螺旋式上升,它扩大了银行分类账和可供投资的大学禀赋资源。 P157

例如,公司董事会的成员——他们总是被认为掌握着某种可归罪的内部信息——基本上会被禁止购买他们最熟悉的公司的股票。 P158

同样地,风险资本家和私人股本投资者,绝不会在对公司内部各方面做详尽调查之前进行投资。 P159

指数基金就像实际投资者在实验室研究中用的寄生生物。 P160

但是,它们实际造成的却是越来越多悬臂式的贷款,以及小部分实际权益处于风险中的复合证券的荒谬扩展。 P161

无数快速交易的简单加总,也不会产生对经济体产生强烈影响的投资工程。 P162

货币改革可以把银行从目前作为政府工具的庸常化中解放出来,使它们再次成为至关重要的投资运输血脉。 P163

货币在银行的聚集,尽管不是唯一的原因,也是使英国货币市场异常充裕和远超其他国家的主要原因。 P164

”2008年危机的重要成因之一是,一些银行业者发现了由政府担保的他人资金的诱惑。 P165

当心!莫让他人替你花掉了你的硬币。 P167

这是因为,我们用它来对我们的绝大部分活动进行优先排序,登记和让渡我们的学习和发明成果,以及组织我们社会赖以维持生存的工作。 P168

它无法忍受自己作为一种简单的重复物,其价值源于其所购买之物且由后者衡量。 P169

货币对于任何世界体系都至关重要,它已经把自己的影响力扩展到君主和总统、议会和首相、将领和伊玛目(imams)[2]、暴君和民主党人身上。 P170

时间是一种具有无可辩驳的客观性的经济要素,因此它为受主观驱动的货币流动提供了客观物质基础。 P171

作为法国“卫道士”(moralist)的托马斯·皮凯蒂,把它们概述为“资本”的暴行和“食利者”的慷慨。 P172

通过操纵货币政策工具、控制债务利率和刺激货币贬值,政府及其幕僚经济学家,正致力于一场徒劳和极具经济破坏性的对抗时间的战争。 P173

类似于热力学的熵,信息熵传递了混乱,而非秩序。 P174

[12]马赫原理同样适用于市场经济,甚至非市场经济也不能例外。 P175

我们不会说我们需要‘两勺黄油’的培根,或者‘三个苹果’的橘子。 P176

例如,“米”似乎是一个空间度量指标,但国际单位制把米定义为1秒的极微小间隔内(实际上相当于基态绿原子9千兆赫释放),光在真空中所穿行的距离。 P177

在民众做出何时花费或投资他们掌控的资金的选择之前,购买媒介的数量洪流可以说毫无方向和目的。 P178

——弗里德里希·哈耶克(1977)[1]我们能否重拾美国梦?我们能否解除硅谷所面临的束缚,使主街重新焕发生机,使华尔街恢复其在利用创新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答案是肯定的。 P180

比如,“二战”后,当数以千万计的复员转业军人从前线回来,不得不由驻防状态转向满足民用需求的经济中时,经济学家称之为一轮新的大萧条。 P181

接下来的两年中,经济增长达到了10%,民用劳动力增加了700万。 P182

[4]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寿终正寝后,全球货币体系开始严重依赖于中央银行(主要是美国联邦储备局和欧洲央行)之间的政治博弈。 P183

对于这些改革的结果,前新西兰交通运输部部长莫里斯·麦提格(Maurice McTigue)总结道:“10年后,新西兰拥有了发达国家中最具竞争力之一的经济。 P184

在短短的10年内,以色列从一个近乎瘫痪的工业落后国家——其通胀率在1984年甚至飙升到了1000%,崛起成为人均创新和增长居世界前列的领先国家。 P185

美国的政策如此敌视私人经济,以至一个政策上的改变就能释放出巨大的能量,使凯恩斯主义和货币主义的悲观论者名誉扫地,并且催生出一个属于美国的世纪。 P186

以往,对垄断货币的批评采取了会议提议、平衡宪法预算修正案、审计美联储收支和呼吁签署新布雷顿森林协定等形式。 P187

工薪阶层甚至会发现他们的工资上涨和物价上涨一样快,他们房屋的升值速度则快于他们抵押贷款负担的增加速度。 P188

在世界货币体系演化史上,拜占庭帝国的皇帝可以说多次售罄了他们的“未来”。 P189

由于现行货币未能扮演好其作为计量尺度的重要角色,可以说我们目前生活在一个没有货币的世界。 P190

从中国和印度到中东石油国,许多国家都在增加它们的黄金储备。 P191

美国应采取的首要步骤将是,取消对货币征收的资本利得税。 P192

今天,网络迫切需要一种适合于全球网络和商务形态与范围的新支付方法。 P193

在谷歌等信息整合平台拿内容交换广告收入的麻烦,也将不复存在。 P194

可以通过特别立法,授权政府发行五年期国库券,国库券不支付利息,但在期满后可根据持有人的选择,以黄金或债券面值的形式偿付本金。 P195

在他后来的著作中,他表达了许多针对中央银行性质和角色的遗憾和担忧。 P196

先后执教于加利福尼亚大学、哈佛大学和普林斯顿等,曾任美国价格管理局局长助理,约翰·肯尼迪总统顾问,印度、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政府顾问和美国驻印度大使。 P197

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都实行垄断货币。 P199

信息论以克劳德·香农和艾伦·图灵的数学理论为基础的一门不断发展的学科,它把人类的创造和通信描述为信息穿越信道的传输过程,不管这种信道是一条线还是整个世界。 P200

信号中的惊奇构成了信息,信道中的惊奇则构成了噪声。 P201

摩尔定律由英特尔公司创始人之一戈登·摩尔(Gordon Moore)提出,受到了加州理工学院教授卡福·米德(Carver Mead)研究的启发,它最早是以一块硅芯片上的晶体管密度每隔两年就会翻倍这一思想为基础的。 P202

理想状态下,金融通过利率起到充当跨时间交易媒介的作用,并通过汇率起到充当跨空间交易媒介的作用。 P203

近些年来,硅谷一直饱受金融肥大的困扰,因垄断货币而变得臃肿不堪,并且被华尔街和华盛顿之间的轴心关系严重扭曲。 P204

在信息经济中,这两种措施都企图利用政府的力量迫使经济实现增长。 P205

因此,比特币并不是真实的硬币,而是那些将被永久记录在区块链上的交易的度量标准或测量尺度。 P206

信息符号是有序的,晶体是有序的,雪花也是有序的。 P207

这一发明被冯·诺依曼和艾伦·图灵借鉴吸收,它开启了计算机技术和信息论,并且使互联网和区块链的发展成为可能。 P208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