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林的子女 插图本(《霍比特人》《魔戒》前传,中洲远古三大传说之一,托尔金笔下可歌可泣的英雄悲歌)

good

鉴于家父身后遗下了部分内容没有完成,尤其要在不歪曲或捏造的前提下,让故事情节连贯,没有缺失或中断。 P19

那是他的第一部幻想文学作品,虽未写完,但内容翔实,共有十四个完整的故事。 P20

实际上,就在1951年写的这封信里,他明确提到了三个故事,正是我上文提及的《失落的传说》里那三个最长的故事。 P21

有些人物和事件无论怎么看,都对读者正在阅读的故事无甚重大影响,如果为之添加大量补充信息的附注,增加读者的负担,那就完全违背了本书的初衷。 P22

但这一切都发生在远古时代,那是世界的第一纪元,年代遥远得无法想象。 P23

”“那确乎不假。 P24

这段话提到的桥,就通往将图林收为养子的精灵王辛葛的王宫—“千石窟宫殿”明霓国斯,此地位于多尔罗明的东南远处。 P25

这样一位能够宣告“我之意图的阴影笼罩着阿尔达[大地],其中万物必将缓慢地屈从于我的意志”的神灵所发出的诅咒,和力量远不及他的生灵所发出的诅咒或咒念,不可同日而语。 P26

在图林的故事里(他给自己取名“命运的主宰”图伦拔),魔苟斯的诅咒似乎可被视为一种释放出来专门行恶的力量,会搜寻它的受害者。 P27

欧西瑞安德的白榆林,我在夏日漫步。 P28

他在追忆辽阔的贝烈瑞安德大地上那一片片古老的森林,而那片大地已在终结远古时代的大决战带来的灾难中崩毁。 P29

图林生于乱世,当贝烈瑞安德最大也是最后一场大战发生时,他还只是个孩子。 P30

他们的至高王是辛葛(意思是“灰袍”),他坐镇多瑞亚斯的“千石窟宫殿”明霓国斯,施行统治。 P31

他与长子芬巩统治希斯路姆,该地位于雄伟曲折的“黯影山脉”埃瑞德威斯林的西侧与北侧。 P32

菲纳芬是芬威的第三个儿子,他是芬国昐的弟弟、费艾诺的异母弟弟。 P33

在诺多族返回中洲后的第六十年,多年和平告终,一支奥克大军从安格班蜂拥来犯,却被诺多族彻底击败并歼灭。 P34

胡林的父亲“长身”加尔多正是哈多的儿子,出身哈多家族,但胡林的母亲出身哈烈丝家族,妻子墨玟则出身贝奥家族,是贝伦的亲人。 P35

金发哈多在保卫堡垒时阵亡,于是胡林的父亲加尔多成为多尔罗明的领主。 P36

因此,Celebros不读成Selebros,而是读成Kelebros。 P37

AU发英语town中ow的音。 P38

ú在Húrin、Túrin这些名称中应发成oo的音。 P39

哈多的女儿格罗瑞蒂尔嫁给了哈尔迪尔,布瑞希尔人类的领主哈尔米尔的儿子。 P41

胡奥娶了墨玟的堂妹莉安,她是布瑞国拉斯之子贝烈贡德的女儿。 P42

大鹰驮起他们,飞过环抱山脉,将他们送去了隐秘山谷图姆拉登中那座人类尚未见过的隐匿之城刚多林。 P43

他嫉妒他们能得到王的眷顾,因为他对任何人类家族都没有好感。 P44

时光荏苒,魔苟斯恐怖的阴影增长了。 P45

依它之名,家里的人都叫这孩子“拉莱丝”,他们有她在身边,就心中欢喜。 P46

由于命运使然,也由于体内坚强的生命力,他康复了,问起了拉莱丝。 P47

萨多见状,报以微笑,但嘱咐他把这些礼物归还原处。 P48

但人类的孩子长得更快,很快就会过完青春岁月。 P49

我们的祖先也许有事可讲,但他们没有讲。 P50

可是我有时会想,假如我们从来不曾遇见他们,而是走更平凡的路,说不定更好。 P51

”墨玟并未反驳他,只要有胡林陪伴,乐观的事总是显得更有可能成真。 P52

”墨玟说,“我该逃往何处,同伴该少还是该多?”胡林沉思了片刻,说:“我母亲的亲人住在布瑞希尔,按照鹰飞的直线距离,大约三十里格远。 P53

”墨玟说,“目前我想到了多瑞亚斯。 P54

”“胡林·沙理安,”墨玟说,“我判断这么说更确切:你期望很高,但我害怕跌得很重。 P55

”萨多闻言,感到不安,因为他非常清楚,图林自己是当天才得到小刀的。 P56

”“尽管如此,还是同情他吧。 P57

”胡林回答她说:“再会了,多尔罗明的领主夫人。 P58

因此,这里只细说那些影响了哈多家族之命运,与“坚定者”胡林的子女之命运的事迹。 P61

但就在那时,有呼喊声扬起,从一个山谷传到另一个山谷,自南方乘风而来,精灵和人类又惊又喜,纷纷提高嗓音欢呼。 P62

”因为精灵王族的计划是这样的:迈兹洛斯当率领麾下精灵、人类和矮人组成的全部兵力,公然越过安法乌格砾斯平原,等他如愿引出魔苟斯的主力军队应战,芬巩就从西方发起攻击,如此就可夹攻魔苟斯的兵力,如同将其置于铁锤与铁砧之间,一举粉碎。 P63

此刻他怒火中烧,骑马猛冲出去,随同的还有很多骑兵。 P64

在西线的战场上,芬巩的大军在沙漠上撤退,哈尔米尔之子哈尔迪尔与大多数布瑞希尔的人类都战死沙场。 P65

然后他转去攻击芬巩。 P66

他的将领埃克塞理安与格罗芬德尔扼守右翼与左翼,不容任何敌人通过,因为那片地区唯一的去路很窄,且离逐渐变宽的西瑞安河西岸很近。 P67

歌谣中说,斧头沾了勾斯魔格的食人妖护卫的黑血,冒起烟来,竟至融掉。 P68

然而在这一整片沙漠中,唯有那座山丘上又萌发并长起了茂盛的青草。 P71

但过了一段时间,魔苟斯又来找他,开出条件:只要他肯透露图尔巩的要塞所在,和盘托出他所知晓的精灵王的谋划,便可恢复自由之身,或取得魔苟斯麾下最高统帅的权力与地位。 P72

因为你既不能看见他们,也不能遥遥支配他们。 P73

先于阿尔达存在的不只是你,还有他人,阿尔达并非你所创造。 P74

“现在坐在这里,望着那片大地,”魔苟斯说,“且看邪恶与绝望如何落到那些你已交给我处置的人身上。 P75

没有消息传回多尔罗明。 P77

但这条路东来者不知道,魔苟斯也尚不知晓,因为芬国昐家族在时,那一整片地区都不受他侵扰,他的爪牙没有一个去过那里。 P78

他的奴隶们被成群关在围栏里,就像牲畜被关在兽栏中,但看守很不严密。 P79

时光流逝,墨玟心中越来越为她的儿子,多尔罗明与拉德洛斯的继承人图林担忧,因她看不到任何希望,能让他在长大成人之前不沦为东来者的奴隶。 P80

”“走?”图林喊道,“我们要去哪里?翻过山脉吗?”“对。 P81

现在,振作起来!如果形势恶化,只要我能,我就会跟上你。 P82

”“先别拆。 P83

而他还是可能蒙受痛苦或死亡,就因为这帮强盗要找乐子。 P84

在那里,我可以得到别的这类东西。 P85

在图林走后的第二年年初,墨玟生下了孩子,给她取名涅诺尔,意思是“哀悼”。 P86

“等过些年岁,你长大成人,很有可能达成愿望。 P87

格里斯尼尔受到衰老和疾病的侵袭,至死都留在图林身边。 P88

头盔的冠顶上镶了恶龙格劳龙的镀金像,以示挑战,因为它是在格劳龙首次冲出魔苟斯的大门后不久造的。 P89

她遵照美丽安的吩咐,若是图林在森林中迷途,她就跟上他,并且经常在那里遇到他,仿佛只是碰巧。 P92

他在那些年间热切地聆听古时的历史和旧日的伟大事迹,学到了很多学识。 P93

图林十七岁那年,他的悲伤又开始了,因为那时所有来自他家乡的消息都断绝了。 P94

“陛下,我要合身的铠甲、剑与盾牌。 P95

”“除非睿智的忠告制止你。 P96

在那里,精灵战士们不断地与奥克,与魔苟斯的一切爪牙及生物作战,图林加入了他们。 P97

待到他发现图林不但没有被同桌的众人斥责,反而被当作一位堪与他们同席之人受到欢迎,他的怒火更炽。 P98

图林接着拔剑而起,还要冲上去,但被玛布隆阻止了。 P99

实际上,我觉得今晚已经有种北方的阴影伸展出来,触及了我们。 P100

玛布隆是追赶者中跑在最前的,他心中作难,因为他虽觉得赛洛斯的嘲讽是邪恶的,但“早晨苏醒的恶意是前夜魔苟斯的欢笑”,此外,未将事由报经审判,便肆意地羞辱一位精灵族人,这是公认的严重之举。 P101

”但图林说:“假如王是公正的,他就会判决我无罪。 P102

你身上笼罩着一道阴影。 P103

”待到全部经过都被禀明,就连图林告别时的话也不例外,辛葛叹了口气,望着那些坐在他面前的人说:“唉!我在你们的脸上看到了阴影。 P104

我去找了一位我认识的人。 P105

”于是辛葛失去了耐心,他说:“也许吧。 P106

”辛葛说,“且听我说!我认定图林遭到无礼对待,并被激怒,我在此原谅他所犯的过错。 P107

并且,我也爱他。 P108

她说:“此剑之中包含怨毒,铸剑者的心思仍存于其中,而那心思甚是黑暗。 P109

在泪雨之战以前,有很多人类散居在那地的农庄里,他们大多是哈烈丝的族人,但没有首领,他们靠狩猎与农耕为生,在产橡实的地方养猪,圈出与野外隔绝的林间空地,在上面耕种。 P111

由于生活艰苦或打架斗殴导致减员,如今他们的人数已经减少到五十来人。 P112

箭与图林擦身而过,他如松开的弓弦般再度纵身而起,对准那个射箭的人大力掷出石块,正中目标,那人脑浆迸裂,应声倒地。 P113

另一个人丢下了弓,迎着图林走上前去。 P114

图林就以这种邪恶又危险的方式度日,过到了那年年末,熬过了饥寒交迫的冬季,直到惊蛰到来,美好的春天接踵而至。 P115

可能会很匆忙,因为只要他们没招来一窝蜂追赶,我们就是走运啦。 P116

我一个人不敢说是你的对手。 P117

”“那就选个新首领吧!”图林站在他们面前说,“佛威格不能再领导你们了;因为他死了。 P118

”“那么我就不承认你出身哈多的族人。 P119

但在我们丧命之前,能走多远?”众人都不作声。 P120

如今图林逃走已将近一年,而贝烈格仍在搜寻,但希望越来越渺茫。 P121

那里的土地更干燥,森林在一道山脊边缘戛然而止,而在山脊下,能看见古老的南大道,它从泰格林渡口爬升,沿着荒野高地的西侧山脚通向纳国斯隆德。 P122

奥克接着扑向那些农庄,将它们洗劫一空后放火烧毁。 P123

他们在设法横过大道时,欧尔烈格身中多箭倒地。 P124

现在我们或许就能了解他的真正目的。 P125

但就在那一刻,图林回来了。 P126

如果别人不愿跟我一起发这个誓,我就独自谋生。 P127

于是贝烈格把自己所知的全都告诉了他,最后,图林说:“那么,过去似乎是朋友的玛布隆,真的是我的朋友?”“不如说,他是真相的朋友,”贝烈格说,“到头来,那是最好不过,不过幸亏有妮尔拉丝作证,否则判决就不会这么公正了。 P128

我认为他们会支持我。 P129

”“那真是太好了!”图林说。 P130

之后,贝烈格和图林换了话题,争论他们该去哪里落脚。 P131

现在换我了。 P132

她说:“贝烈格,这行路干粮将在荒野与寒冬里帮助你和你所选择之人。 P133

即便在古代,他们也鲜为人知。 P135

匪帮众人经常未成猎人,反成猎物,几乎没有安全与休整的时候。 P136

图林走上前来,斥责了手下人。 P137

”密姆小心翼翼地说。 P138

”密姆闻言,亲吻图林的双膝,说:“大人,密姆会是您的朋友。 P139

”他说,“我会回来的。 P140

我后悔许下了承诺。 P141

好吧,密姆,我会去看你要给我们看的地方。 P142

但是,随着密姆带领他们继续前行,开始攀爬最后一段陡坡,他们注意到他依靠秘密的记号或遵循古老的习惯,正沿着某条路径而行。 P143

他们一个接一个,成一线顺着小道走。 P144

”“也许吧。 P145

”图林对安德罗格说,“但这次命中,结果反而可能是坏事。 P146

但我要补充的是:那个射箭的人当折断弓与箭,置于我儿子的脚边。 P147

”图林说,“但说到在这里的生活,我们是安全了,或貌似如此,但我们仍然必须有食物,以及其他东西。 P148

他还拿出了一个大袋子。 P149

”密姆转过身来,阴郁地看着他。 P150

北方似乎近得不可思议,他能看见绿色的布瑞希尔森林拱护着山丘阿蒙欧贝尔,他发觉自己的目光总不由自主地投向那里,不过不知这是何故,因为他内心更牵挂西北方,在那边,在迢迢里程之外的天际,他似乎可以辨出黯影山脉和他家乡的边界。 P151

密姆偶尔会在那里劳作,但不许别人在旁。 P152

他在附近时,他们再聊起话来就心神不宁。 P153

然而,虽然图林高兴,安德罗格却不高兴,匪帮中还有一些人也不高兴。 P154

放任你这些(据你说)一直忠诚的手下死在荒芜之地,好满足你的脾气!无论如何,这些行路干粮不是给你的礼物,而是给我的,我可以随心所欲地处置。 P155

因为彼时灰精灵仍是一支高等民族,拥有强大的力量,他们深谙生活之道,通晓生灵万物的规律。 P157

他知道多瑞亚斯,却还无法进入。 P158

如前所述,密姆在向图林及其帮众交出他隐藏在阿蒙如兹山上的住处时,要求那个放箭射死他儿子的人折断弓箭,把它们放在奇姆的脚边。 P159

但山的周围建立了其他设防的营地和堡垒:在东边的森林里,在高地上,或是在南边的沼泽中,从美塞德—恩—格拉德(“树林尽头”)直到阿蒙如兹山以南数里格开外的巴尔埃里布。 P160

如今图林把位于泰格林河和多瑞亚斯西边边界之间的整片土地命名为多尔库阿索尔,宣告自己拥有该地的统治之权,给自己重新取名“可怕之盔”戈索尔,变得心高气傲。 P161

但现在听我说。 P162

但魔苟斯隐藏了自己的计划,在那段时期只派出最得力的斥候就满足了。 P163

但他儿子在奥克手里,因此密姆不得不给奥克带路,把他们引到了巴尔—恩—当威兹。 P164

奥克既已发现了秘密阶梯的入口,便离开山顶进了巴尔—恩—当威兹,大肆破坏、劫掠。 P165

但他不得不留在巴尔—恩—当威兹,直到伤势恢复。 P167

很多采矿的精灵就靠它们从黑暗的矿坑中逃脱,因为他们得以掘出一条出路。 P168

但贝烈格不肯抛弃图林,他自己虽感绝望,却在格温多心里重新唤起希望。 P169

图林刹那间惊醒过来,满怀怒火与惧意,昏暗中他看见一个手执出鞘长剑的人影俯向自己,立刻大叫一声跳起来,认定是奥克又来折磨他了。 P170

格温多远远望见他们在安法乌格砾斯冒着蒸汽的沙地上向北行军而去。 P171

那一年渐渐过完,寒冬又降临了北方大地。 P172

”格温多说,“我参加了尼尔耐斯·阿诺迪亚德战役,被抓到安格班为奴。 P173

不过,欧洛德瑞斯王的女儿芬杜伊拉丝认得他,并欢迎他,因泪雨之战以前她爱他,并且二人实已订婚,而格温多深爱她的美,为她取名法埃丽芙林,意思是伊芙林群潭上的明媚阳光。 P175

“最终,琐碎的胜利将被证明并无助益,”他说,“因为魔苟斯正是这样探知在何处能找到最大胆的敌人,然后纠集足够强大的力量去击溃他们。 P176

但要设伏截击魔苟斯的每一个探子与奸细,把他们赶尽杀绝,从而永远没人回到安格班报信,你做得到吗?何况他据此就会知道你们活着,并且猜出你们在哪里。 P177

”“这些我全都回答过了。 P178

他的言谈举止承袭了古老的多瑞亚斯王国的风范,即便在精灵当中,他也会被初识者认作诺多族那些伟大家族的成员。 P179

一次,他对她说:“我曾有个妹妹,名叫拉莱丝—至少我这么叫她。 P180

实际上,芬杜伊拉丝是左右为难。 P181

”格温多闻言,瞪着图林,但什么也没说,脸上神色阴郁。 P182

现在我常常找不到你,我开始猜测是你在躲着我。 P183

但既然我怜悯你受到的伤害,也请怜悯我受到的伤害。 P184

图林不知道格温多与芬杜伊拉丝之间发生了什么,她越是显得悲伤,他对她就越是温柔。 P185

但墨玟和涅诺尔留在了多瑞亚斯,成为辛葛和美丽安的宾客,得到了礼遇尊重。 P186

实际上,他变得刚愎又骄傲,总按自己想要的或自己认为合适的方式行事。 P188

”“你们为什么要找图尔巩?”欧洛德瑞斯问。 P189

但还有更恶之物将要到来。 P190

我们乃是关起门来秘密商议,难道不能直言无忌?我认为,阿米那斯问你,是因为海边的居民尽人皆知乌欧牟深爱哈多家族,有人说胡林和他弟弟胡奥曾经去过隐匿国度。 P191

但你似乎只靠一己之见,或单只靠你的剑,你还言语傲慢。 P192

奥克既已达到当时的目的,便未去追击他们,而是继续在西瑞安隘口集结兵力。 P193

要不是你勇武骄傲,我本来还能享有爱情和生命,纳国斯隆德也还能再屹立一段时光。 P194

突然间,格劳龙借着体内的邪灵开口了,说:“你好啊,胡林之子。 P195

图林仿佛从噩梦中醒来,慢慢动了动,接着回过神来,高喊一声朝恶龙扑去。 P196

他把忙于搜刮劫掠的奥克全都逐了出去,赶他们上路,并且不准他们带走哪怕一点点有价值的战利品。 P197

他离开那里,来到通往多尔罗明的隘口,雪从北方猛烈扑来,道路危险又寒冷。 P199

您是想被当作无赖打一顿,还是想被当作奸细吊死?从您的外表来看,这两种下场都很有可能。 P200

这个布洛达已经洗劫了她的家,夺走了剩下的一切,连条狗也没留下,她寥寥无几的家仆都被迫做了奴隶,只除了一些沦为乞丐的,就像我。 P201

他没有恶意:那段日子里,我们是快乐的朋友。 P202

而你这样的乞丐朝大厅里的主餐桌走不了多远,就会被东来者抓住痛打一顿,或者更惨。 P203

”艾琳非常恐惧地说,因为布洛达死死地盯着她。 P204

很久以前她就被邀请去隐匿王国,后来她终于出发了。 P205

然后,图林靠着一根柱子歇息,怒火之炎冷却成灰。 P206

但是,跟我走吧!我会带你去找墨玟。 P207

在下山的路上,他们分别了。 P208

唯一令他感到安慰的是,毋庸置疑,墨玟和涅诺尔早已去了多瑞亚斯,全靠纳国斯隆德的黑剑的勇武,她们才能沿途平安。 P210

因此,图林来到那里时,听到了打斗的声音。 P211

我是林中野人。 P212

告诉墨米吉尔,芬杜伊拉丝在这里。 P213

”布兰迪尔说,“命运注定不会那样。 P214

它被取名为豪兹—恩—埃列丝,“精灵少女之坟”。 P215

但众人异口同声说,纳国斯隆德国破之前,很多子民都知道:黑剑不是别人,正是多尔罗明的胡林之子图林。 P217

”“多尔罗明的领主夫人,那必定不是胡林之子所愿。 P218

辛葛心情沉重,因为他觉得墨玟的情绪如同中邪,他问美丽安是否会施展她的力量阻止墨玟。 P219

她在那里停了下来,因为西瑞安河宽阔湍急,她不知道如何过河。 P220

“他是哪里来的?”她说,“你的队伍来找我时,是三乘十共三十个人,上岸的却是三十一个!”其他人闻言转身,只见阳光照在一头金发上:因为那是涅诺尔,风吹落了她的兜帽。 P221

墨玟也确实进退两难了。 P222

”她说,“搜寻有关纳国斯隆德,还有图林的消息。 P223

现在听我说!我奉命不得用武力阻拦你们,但我还奉命尽力保护你们。 P224

由于遥远北方的降雨,河流在深深的裂谷中汹涌奔流,塌落的石块间水沫飞溅,轰隆作响。 P225

然后,玛布隆在他背后冒着巨大的危险涉过了纳洛格河。 P226

随着她一路往上爬,雾气也越来越稀薄,直到她终于爬上了阳光照亮的光秃山顶。 P227

她什么也不知道了,什么也听不见了,什么也记不得了。 P228

而玛布隆匆忙赶回了阿蒙埃希尔。 P229

如今他们一起朝东北方前进,因为南方没有回到多瑞亚斯的路,自从纳国斯隆德沦亡之后,渡口守卫也接获禁令,除了那些从多瑞亚斯里出来的,不准任何人过河。 P230

就这样,玛布隆终于回到了多瑞亚斯,因悲伤与羞愧而弯了腰。 P231

她扯掉了自己的衣服,边跑边将衣物一件件丢弃,终至赤身裸体。 P233

但那其实是一场从南方袭来的黑暗风暴,载着闪电和豪雨而来。 P234

吃完之后,她叹了口气,再次把手放在图伦拔的手中。 P235

因此,他们加紧赶路,但不等到达埃斐尔布兰迪尔,妮涅尔就因发烧而神志不清了。 P236

你叫什么?”“图伦拔。 P237

因为彼时南下前往格劳龙的黑暗领地,或被派去监视多瑞亚斯的边界的奥克,都避开泰格林渡口,从西边离河很远的地方经过。 P238

然而他仍然想找理由让妮涅尔推迟决定,因此,他说:“那是真相,但不是全部真相。 P239

他们在仲夏日那天成婚了。 P240

格劳龙与他的主人其实十分了解,在布瑞希尔居住着一些自由人类的余部,也就是藐视北方力量的三大家族的最后残余。 P242

因此,多拉斯与手下的人遭受伤亡,被击退了,而奥克过了泰格林河,游荡进入树林深处。 P243

我不会再逃了。 P244

他伏在一团大火中间,周围的树都在冒烟。 P245

但此事人多势众并无助益。 P246

目睹此景的人觉得,一道火焰从图伦拔手中蹿起,升到数呎高的空中。 P247

当心,以免轮到你力有余而心不足!何况,他的意见从未被采纳,如何能说没有用处?你身为他的属下,向来无视他的意见。 P248

而且,即便我走,抛弃那些对我们友好相待的人,我也只能把你带进无家可归的荒野,害死你和我们的孩子。 P249

待到暮色降临,我们必须竭尽所能,秘密爬下去,到泰格林河边。 P250

落脚沉稳的勇敢之人可在白天涉水而过,在夜间尝试过河却很危险。 P251

但我并未觉得我更难承受失去他的恐惧。 P252

这么想的人,全都跟我来!”于是,很多人都愿意跟她走,多拉斯与胡梭尔两人的妻子是因为她们所爱之人跟图伦拔走了,其他人则是因为同情妮涅尔,想要帮助她。 P253

他暗想:“现在,我除了对妮涅尔的爱,已是一无所有。 P254

但在那里,多拉斯心生怯意,因为河中有很多礁岩与巨石,激流在岩石周围奔过,仿佛磨着牙齿。 P256

因此,图伦拔对胡梭尔说:“我们在白白耗尽越来越弱的体力。 P257

他张着巨颚,有七条带火的舌头。 P258

格劳龙还未来得及抬起沉重的肚皮,它晃坠着几乎压到他头上。 P259

图伦拔见状,心情大为振奋。 P260

布兰迪尔找到她时,她就是这个样子。 P261

”于是她默默起身,牵住了他的手。 P262

皎洁的月亮此时升上了高天,接近满月。 P263

她轻抚他,发现他的手就像被烧焦了一样发黑,她以泪水清洗它,并撕下一条衣襟包扎。 P264

布兰迪尔跌跌撞撞地跟在她身后,喊道:“等等!妮涅尔,等等!”她暂停了片刻,大睁双眼,回头望去。 P265

然后他转而想起了图林·图伦拔,他喊道:“我是该恨你,还是该同情你?但你死了。 P266

“多拉斯,你真可耻!”他说,“我们的不幸都是你招来的。 P267

布瑞希尔的族人啊,现在请听,再说说是否有过我带来的这样的故事!恶龙死了,图伦拔也在他身旁死了。 P268

格劳龙死后,他也摆脱了黑暗的昏晕。 P270

他们见此情景,吓得纷纷后退,以为这是他不肯安息的鬼魂,妇女们哭喊起来,蒙住了眼睛。 P271

”但他们别过脸不看他,最后布兰迪尔说:“妮涅尔不在这里。 P272

“你怎么知道?”他轻声说,“你怎么促成的?”“我知道,因为我眼看着她跳下去。 P273

他在死前是这么说的:‘胡林之女涅诺尔,这就是你的兄长:对敌人狡诈,对朋友不义,对亲人又是个诅咒,他就是胡林之子图林。 P274

然后图林像疯子一样奔过野外的树林,时而咒骂中洲和所有人类的生命,时而呼唤妮涅尔。 P275

但他转向了布瑞希尔,同时我从当地的流浪者口中得知,纳国斯隆德的黑剑又在那里出现了,奥克视那里的边境与死地无异,避之唯恐不及。 P276

随后格劳龙出动,驱散了她们的所有卫士。 P277

“卡贝得—恩—阿拉斯,卡贝得·耐拉马斯!”他喊道,“我不会玷污你那冲走了妮涅尔的河水。 P278

他们看见图林·图伦拔的生命走到了何种尽头,都哭起来。 P279

图林和涅诺尔死后,魔苟斯释放了胡林,好进一步达成自己的邪恶目的。 P280

”他回答。 P281

那是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初的事,当时家父在利兹大学任教。 P285

最值得注意的是,该诗中首次出现了雄伟的地下重镇纳国斯隆德及其治下的广阔疆土(这不仅是图林与涅诺尔的传奇里的中心要素,也是中洲远古时代的历史里的中心要素),且描述了纳国斯隆德精灵的农田—这罕见地为古代世界的“和平人文”提出了构想,如此惊鸿一瞥可谓凤毛麟角。 P286

那里有众多的门户 幽暗壮观自山侧开凿而出,用的是巨大的木料,桩柱与门楣则是 沉重的岩石。 P287

突然一转之后头顶豁然开阔。 P288

就这样,图林来到了纳国斯隆德。 P289

这首后来居上的诗就像头韵体《胡林的子女》一样,以《失落的传说》中的原始版本(即那部贝伦与露西恩的传奇)为基础演变而来,并且呈现了可观的进展。 P290

它并不是后来演变成的第一纪元的历史,因为那时尚无第二纪元,更无第三纪元。 P291

我曾在别处写过:“《精灵宝钻》那种简明扼要或缩略概括的形式和文风,辅以文本背后那些源远流长的诗歌与‘传承学识’,虽在讲述传说,却唤起了一种‘尚有传说未曾讲述’的强烈感受,那种‘距离感’从未消失。 P292

他们袭击遇到的所有生灵,无论对方是精灵、人类,还是奥克。 P293

多年之后,在1950年初,家父写完了《魔戒》,又满怀激情与自信,开始写作“远古时代的事件”—如今那已变成了“第一纪元”。 P294

因此,尽管他渴望以他寻求的规模来完成三大传说之首,并且为此不断尝试,但他始终未能达成这个心愿。 P295

在那篇很可能于1951年动笔,原定写成散文体传奇的《刚多林的陷落》中,家父详细讲述了图奥和为他引路的精灵同伴沃隆威的旅程。 P296

结果,他在《刚多林的陷落》上也同样未能达到目的,而他后来对纳国斯隆德与刚多林的想象,我们无从得知。 P297

目前看来,这批文稿的大部分(即便不是全部)内容,都是在《魔戒》真正出版之后的一段时间内写成的。 P298

但《未完的传说》是一本内容庞杂的厚书,这个故事只是其中之一,并且,为了与该书的整体目的和性质保持一致,故事的文本也很不完整—我略去了几段重要内容(其中之一还相当长),要么是因为《纳恩》中的文本与《精灵宝钻》中对应的简练得多的版本十分相似,要么是我认定无法为之提供一份明显更“长”的文本。 P299

它一直延续到这个情节:魔苟斯在图林与涅诺尔死后,释放了胡林。 P300

在《精灵宝钻》中,我当然依照了《编年史》版本的叙述,不过还是有些情节取自《纳恩》版本。 P301

我再次引用《精灵宝钻》来填补此处的缺口,并注明故事接下来是贝烈格和图林道别,返回明霓国斯,“在那地,他从辛葛那里得到了宝剑安格拉赫尔,从美丽安那里得到了兰巴斯”。 P302

《未完的传说》给出的故事版本中那个主要的空缺,在本书新文本中得以填补,就是第139—178页的内容—从“矮人密姆”那一章结尾起,增加了“弓与盔之地”、“贝烈格之死”、“图林在纳国斯隆德”,以及“纳国斯隆德的覆亡”。 P303

在《精灵宝钻》里省略或压缩的原始草稿,在本书中很多得以保留,但《精灵宝钻》版本中那些无可增补的部分(比如来自《编年史》的贝烈格之死一幕),在本书中只是得以重复。 P304

第一处问题关系到地理方位。 P305

这些在我依样为《精灵宝钻》所画的地图中也可看见。 P306

文中没有提到他们停止攀爬之后,从所在之处爬了下去,而有关图林梦境的段落重现了草稿的描述:“梦中……而他把全部意志都集中在紧抓不放上。 P307

图林在纳国斯隆德得到的名字。 P308

Amon Ethir阿蒙埃希尔“侦查丘”。 P309

密姆的住所。 P310

Angrod安格罗德菲纳芬的第三个儿子,阵亡于骤火之战中。 P311

Arroch阿洛赫胡林的马。 P312

诺多族位于艾塞尔西瑞安旁的要塞。 P313

Battle of Unnumbered Tears泪雨之战见Nirnaeth Arnoediad。 P314

Belegund贝烈贡德莉安的父亲,巴拉贡德的弟弟。 P315

Black King, The黑君王魔苟斯。 P316

韩迪尔的儿子。 P317

Cabed-en-Aras卡贝得—恩—阿拉斯“鹿跃”。 P318

法拉斯的领主。 P319

Dark Lord, The黑暗魔君魔苟斯。 P320

Dor Cúarthol多尔库阿索尔“弓与盔之地”。 P321

Dorthonion*多松尼安“松树之地”。 P322

Ecthelion埃克塞理安刚多林的精灵领主。 P323

Elder Children年长儿女精灵。 P324

住在南埃尔莫斯山谷中的卓越金属匠。 P325

Faelivrin法埃丽芙林格温多为芬杜伊拉丝取的名字。 P326

领导诺多族反叛维拉,但在返回中洲之后不久便于战斗中牺牲。 P327

芬巩与图尔巩的父亲。 P328

Gaurwaith皋尔民“狼民”。 P329

Glaurung格劳龙“恶龙之祖”。 P330

Gondolin*刚多林精灵王图尔巩的隐匿城市。 P331

Great Mound, The大丘见Haudh-en-Nirnaeth。 P332

Guilin古伊林纳国斯隆德的精灵,盖米尔与格温多的父亲。 P333

胡林与胡奥的父亲加尔多的父亲。 P334

Hareth哈瑞丝布瑞希尔的哈尔米尔的女儿,多尔罗明的加尔多的妻子,胡林与胡奥的母亲。 P335

又简称“法洛斯”。 P336

Húrin胡林多尔罗明的领主,墨玟的丈夫,图林与涅诺尔的父亲。 P337

Labadal拉巴达尔图林给萨多取的名字。 P338

Larnach拉尔那赫生活在泰格林河以南的土地上的林中居民之一。 P339

被称为“微光的女儿”缇努维尔,即夜莺。 P340

Mandos曼督斯维拉,又称“审判者”。 P341

辛葛与美丽安的王宫,位于多瑞亚斯境内,埃斯加尔都因河畔。 P342

由芬罗德·费拉贡德在托尔西瑞安岛上修建。 P343

Morwen墨玟贝奥家族的巴拉贡德的女儿,胡林的妻子,图林与涅诺尔的母亲。 P344

亦指领土覆盖纳洛格河东西两岸的纳国斯隆德王国。 P345

Nevrast*奈芙拉斯特位于多尔罗明以西、回声山脉*(埃瑞德罗明)另一侧的地区。 P346

见Níniel。 P347

Núath, Woods of*努阿斯森林从纳洛格河的上游河道向西扩展出去的森林。 P348

密姆和他的两个儿子是这一族最后的幸存者。 P349

Sador萨多木匠,胡林在多尔罗明的仆人,图林童年时的朋友,被图林唤作“拉巴达尔”。 P350

Sharbhund沙布亨德阿蒙如兹山的矮人语名称。 P351

South Road*南大道一条始于托尔西瑞安岛,经泰格林渡口通往纳国斯隆德的古道。 P352

Taur-nu-Fuin*陶尔—努—浮阴“暗夜笼罩的森林”。 P353

Thingol辛葛“灰斗篷”。 P354

Tumhalad*图姆哈拉德位于西贝烈瑞安德,金格漓斯河与纳洛格河之间的谷地。 P355

Túrin图林胡林与墨玟的儿子。 P356

úmarth乌马斯“命运乖舛者”。 P357

Wildman of the Woods林中野人图林第一次来到布瑞希尔的人类当中时使用的自称。 P358

见Children of Ilúvatar。 P359

代表山脉、丘陵和森林的正式图形显然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均为模仿他的风格绘制。 P360

—译者注[3]见《中洲历史》第十一卷第一辑The Grey Annals(哈珀·柯林斯出版社,1994年版,第39页)。 P361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