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狼嗥叫的地方

good

几股柔风以略带踌躇的姿态率先登陆,引得柏树枝头轻佻地阵阵战栗,仿佛一股电流自树根直往上蹿,穿过树身,撼动肢体。 P4

骨子里正直让这个男人的字里行间透出洞见,观点激进,棱角鲜明。 P5

你不会失望的。 P6

而塔尖的避雷针尖也在暗潮中淹没而去,最终沦陷。 P7

”白天,他在铁匠铺干活,裸露的膀子亮闪着汗水,肌肉钢簧似的在紧绷的皮肤下晃动拉伸。 P8

她谨慎如她父亲,机敏似她母亲。 P9

她的头发也灰白了,起了皱纹的脸上,疲惫写满双眼。 P10

”说完这些话,食堂的这档子事儿也就了结了。 P11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它们夜半撕心裂肺的狂嗥中掺杂的是嫉妒、威吓和愤怒。 P12

是血和植物汁液的气味。 P13

五暮色之下,我们的世界由层叠的圈子组成。 P14

幸好你没有小孩,而且那双无神的细小眼睛总有一天会闭上的,那时候你也就死了。 P15

这是肯定的。 P16

是的。 P17

它属于我和我的表弟里奥。 P18

其实,普通的马就已经足够强壮,也具备暴烈的性情。 P19

”加里拉恳求道。 P20

他们绝望、愤恨,渴望河流和森林。 P21

好像毫不吝惜地将温暖和爱献给了默默无语的仇敌。 P22

夜,这位耐心的收容者,将它们一一揽入怀中,抹去所有痕迹。 P23

这次,他选择了一个洪水的梦,他节目单中最残酷的一个。 P24

“来吧,”马蒂亚胡·达姆科夫出声道,用右手摇了摇小姑娘,而他那只残废的左手,却爱抚着她的脖子,“快点,咱们离开这个地方。 P25

”姑娘急忙往窗口奔去,死命把两扇窗往外一推,把身子探了出去,探向空寂的夜晚。 P26

也许只会是一笑了之。 P27

“爸爸。 P28

从九月到四月,荒漠一刻也躲不过干旱的炙烤折磨。 P29

酷热的空气模糊了他们的形貌,让这群人活像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牧羊人持着棍棒,妇女抱着婴孩,老人眼窝深陷。 P30

他饶有风度地站了起来,立得笔直,耸着肩。 P31

走失的妇人四处漂泊在夜幕中,赤着足,安安静静。 P32

我们却不会自认倒霉。 P33

黑暗中,他杀死了一头迷路的胡狼。 P34

说着,他把手伸进了袍子的褶皱处,掏出一些螺丝,几个锈的,几个闪闪的,一把修枝刀,一刃脱了柄的刀片,一支袖珍手电,一柄破锤,还有三张邋遢的钞票作为对我们损失和忧虑的补偿。 P35

而那个笑容也一直保持在先前的水平。 P36

她换了身衣服。 P37

她煮得一手好咖啡——我们称之为能让人起死回生的咖啡——无人能出其右。 P38

有时,晚饭我们碰巧同坐一桌。 P39

石山那边,阴影正召唤着她:那儿是沐浴在最后一线光辉中的果园。 P40

葛优拉摘下一个李子,嗅了嗅,把它捏碎。 P41

”阿拉伯人咧嘴一笑,微微鞠了一躬,仿佛答谢她帮的这个大忙。 P42

葛优拉用手避了避火,尽管果园里没有一丝风,闭了眼,深吸上一口。 P43

葛优拉把嘴一撇,吹出一声惊人的短哨。 P44

我,还年轻。 P45

葛优拉扯住手臂,阻止了他。 P46

”声音来得洪亮而怪异。 P47

夜色抹去了它的踪迹。 P48

淋浴房的排水管堵了,长凳上油腻腻的。 P49

八从八点半到九点左右,我们一直在等葛优拉。 P50

艾迪肯十分不悦,指责年轻成员企图实施恐怖行动,并摆明立场:“我们不会让这样的事在这儿发生。 P51

诚然,我并不赞同他们的观点,但我也被武断而无礼地剥夺了发言的权利。 P52

我们的瞳孔因兴奋而张大,脑门热血沸腾。 P53

东方地平线被云墙层层封锁,奈何闪光微弱地扑动着射透云隙,将天映得明晃晃。 P54

今天排里将会在耶斯列谷[6]谷底上演一场庆典跳伞秀。 P55

”他说道。 P56

严格的自律将它们断然摒弃,只依原则生存,独享私趣,自得其乐。 P57

自青年时代始就激励他的正直坦率,并未被他的清醒自持消磨殆尽。 P58

”那个恼人的梦境若能自揭面纱,他就能将它踢出脑海,豁然开朗,最终专注于工作。 P59

婚礼后三个月,吉迪恩出世了。 P60

吉迪恩,却让人失望透顶,他不是开辟王朝的那块料。 P61

无论如何绝不。 P62

四吉迪恩·什哈夫的最后一天,始于一轮绚丽的朝阳。 P63

你熟练地向前一倾,翻了个跟斗,以期抵消着陆的冲力。 P64

营地小屋的尖顶反射出刺目的强光。 P65

他瘦得像个苦行僧,却有一身古铜色的皮肤。 P66

这就是辩证法啊。 P67

他小小的蓝眼睛格外眼尖,总能一眼瞥见杂草。 P68

欣鲍姆气得瘪了嘴。 P69

黏黏的汗水让她朴素的裙子都贴在了粗壮而多毛的腿上。 P70

那一刻,仿佛有只无形的手把他拉回飞机,拉向天空中央。 P71

一股凉凉的、咸咸的味道弥散在被阳光炙烤的街道上。 P72

有人大叫,有人恸哭。 P73

两个气坏了的伞兵终于擒到了扎基。 P74

“你当然能。 P75

有个红头发、长雀斑的士兵小声咕哝道:“他不敢跳下来,大傻瓜,待在那儿迟早会让自己死掉。 P76

看热闹的孩子们见到这番情景不禁发出了一阵歇斯底里的哄笑。 P77

世界黯淡下来。 P78

九吉迪恩倒吊着的古怪滑稽样让扎基充满了邪恶的痛快感。 P79

”说时迟那时快,一眨眼的工夫,没来得及阻止,甚至没来得及被人发现,小鬼扎基已经爬上梯子,越过接口,如同发了狂的猴子一溜烟跃至梯顶最高一级横档;他手掌心里突然多了一把刀——他究竟是从哪儿弄来的?他憋足了气死命对付着绷紧的皮带。 P80

由一簇不言不语吓呆了的人群簇拥护送着向餐厅走去。 P81

凌晨,还不到五点整的挤奶时间,拿撒勒[8]来的肉贩子就将它装在一条灰船上运走了。 P82

拿撒勒的微风,掺和着浓重的气味,拨弄过鸣钟、树梢,搅和着肉铺的铁钩串,而底下的牛肉,哀叹着血淋淋的呻吟。 P83

它依旧没有睁开眼。 P84

它的血热乎乎、黏稠稠的。 P85

她不喜欢新式的育儿方法,她觉得这会儿除了彻底的安静,孩子和家长什么也不需要。 P86

由熙抿着她给他备好的奶,一言不发,甚至没有“想当年”。 P87

她的腿脚细而苍白,覆着一层黑乎乎的汗毛。 P88

”咖啡缸子开始冒热气的时候,葛优拉空腹抽了这天的第一支烟,山谷的胡狼也已退回了隐匿处。 P89

第四个晚上,埃胡德的同志们以六人伤亡的代价重获尸体——纵使有天大的危险也在所不惜,尽管他们已接到放弃任务的命令。 P90

他的肩膀宽阔有力,胸脯和躯干棕熊般黑黝敦实。 P91

如果没有多夫·舍尔金和他的坚持,这片果园压根不会存在。 P92

我们早认识他了。 P93

他勾勒着素描,线条硬朗。 P94

他的面容冷冷的,好像是为了节省表情,一处细节只为一种目的。 P95

再后来,他回到姑娘们那儿,她们早在阳台的睡袋里睡下了。 P96

多夫的港口码头比最宽的码头更宽,突堤比有史以来任何突堤都长,起重机比世上最大的起重机都庞大,仓库很高,有如寂静伸长黑指,拨开多夫·舍尔金的百叶窗缝隙。 P97

步子在楼梯处止住了。 P98

他画的岩石形如怪兽,石块快如短匕首,峰顶利如出鞘的刀剑,还有蛮荒的深谷劈开了拱起的山脊。 P99

四起的谣言就这么一代一代流传了下来。 P100

多夫还记得这些姑娘的美貌,以及清晨睡袋中传出的闷闷的笑声。 P101

滋扰生事的游客我见多了。 P102

有时,他会突然拦下疲倦不堪的大队人马,面朝一处寂静的荒野,说上个故事。 P103

葬礼上,多夫对她说:“我说我不知道时,你一定,一定要相信我。 P104

他从教职上退下,把自己关进小屋。 P105

有时,在傍晚时分,他会在散步途中摄下某个意想不到的场景。 P106

而现在,他突然仓促起来。 P107

胡狼嗥叫的地方 Where the Jackals Howl 小说电子书 第2张它们用呜咽哀号将黑夜填满直至破晓,它们的饥饿一波波地冲破光岛及其围栏的束缚。 P108

极大的疲惫。 P109

小商铺里琳琅满目的小饰品间,摆放着绘有圣图的牛皮纸屏风,件件技艺精湛,真皮制作,古老结实。 P110

我们小分队奉命天黑越境,突袭达尔·安—纳塞夫。 P111

对面,却站着一群嘈杂的勤务兵。 P112

我们要尽量减少平民伤亡,但务必将这一干匪徒倾巢剿灭,杀他个片甲不留。 P113

不知因为愤怒还是反感,内厄姆·赫什想要发作,却被湮没在笑声中,他也随其他人一同笑起来,别的士兵已经爬上笼着弱光、久候的卡车,他仍在那儿自己傻笑着。 P114

他的脸变了形,永远一副鬼脸似的怪相。 P115

巨型引擎的轰鸣,沉沉击在所有人心上。 P116

罗森塔尔不像以彻那样对她。 P117

师长曾将他描绘为大卫王在亚杜兰时的勇士[20],或者基甸[21]和耶弗他[22]的精神兄弟[23]。 P118

以彻总爱用他那裸露的巨大躯体压得隔层锡板咯吱作响。 P119

此时,在这个非常时刻,在萦绕不去的黑暗中,他可能正绕着双跨排架奔跑,也可能匍匐于地,半张脸咧嘴傻笑,另半张僵如石刻。 P120

“他今晚会受伤。 P121

连你是谁我都不知道。 P122

我并非想要什么奖赏。 P123

瞧,咳血。 P124

”最初的声响来得很意外,甚至有点儿仓促。 P125

对。 P126

年轻人大汗淋漓,眼珠上翻。 P127

连他诡异的笑意仿佛也和缓了。 P128

几乎毫无迟疑地,他往山脚仓库,阴影最黑沉的地方走去。 P129

快点,我们去追他们。 P130

滨海平原沿岸村庄的路灯一盏接一盏溜走,迅速消失在旅行者们背后。 P131

一厢情愿的吉普怀着强烈的仇恨狂猛地袭击弯道。 P132

”“你至今还活得不像人样?”“像条狗。 P133

车速狂飙,起先愠怒,酝酿良久,又轰鸣起来,一路咆哮。 P134

也许,以彻记起了他们在路上遇到的那个脸色苍白的学生和他用意第绪语说的恳求。 P135

忽然,另一只前灯也突如其来地灭了,机器也瘫痪了。 P136

”以彻嘶哑的声音很微弱。 P137

他们可不会逢活物就蹂躏,就杀戮。 P138

你睡着了?一节课的容量是不是太大了?不是?一些学者还提出了关于‘拉特伦’名字的另一个更古老的来源:Castellum Boni Latronis,指同拿撒勒的耶稣一起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善盗的堡垒。 P139

黎明的第一缕讯号如约而至,凝结成团的暗色柔和起来,轮廓也渐渐清晰。 P140

造物有耳,但她的听觉与所听之物一模一样,并无二致。 P142

理性的声音、温和派的声音、明晓事理的声音,在这片欢腾中是听不见的,也不可能听见。 P143

“任何人都了解,你也一样,我亲爱的约瑟夫,一个简单化的定位相当于某种形式的屈服妥协。 P144

阴影漫成湖湾如床如榻,小巧的房屋立于其中终日睡眼惺忪。 P145

“我现在正要去见莉莉·丹南伯格。 P146

当然,她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士,你表述得很精准,可她同时也是个倔脾气的女人。 P147

”“我并没有夸大其词,”约瑟夫·亚登叫道,咬紧牙齿压制着愤恨,“我压根没有夸大其词。 P148

她绕着房子踱步,安排筹措着,盘算调度着,然后又改变主意,于是一切重归原位。 P149

她关了收音机,去厨房准备咖啡。 P150

可只有一小部分经得起第二眼打量。 P151

至于雅尔,他正和读初中的弟弟坐在亚登家阿尔法西街上宜人的起居室里。 P152

远在郊区尽头,最边缘的房屋攥着西坡的岩石生长,那儿,上飞的鸟儿与下坠的鸟儿颔首相遇。 P153

我明白呀。 P154

猫翻了过来,仰面朝天,露出肚子迎合那些温和的手指,满足而大声地呜呜叫着。 P155

晚上好,乌利。 P156

可跑去屋里去取件衣服对他来说好像又有点儿不得体,甚至会显得怯懦。 P157

真的,约瑟夫,你凭什么期盼她放弃自己的想法来迎合你的意愿呢?为什么她不能把教皇和夫人请到她独生女的婚礼上来呢?究竟哪里不妥了,约瑟夫?”他的客人开始耐心地解释起来:“事态不宁。 P158

那里,老橄榄树长在苦涩的宁谧中。 P159

下巴结实,棱角分明,还有个深深的酒窝。 P160

确切地说,在当前的政治局势中,约瑟夫·亚登只看到一片充斥着堕落与自负情绪的荒原,而雅尔·亚登呢,翘首以待的是一幕广阔的图景。 P161

你的举止很得体,我的天,你面前的又不是典试委员会。 P162

我希望你尽快搞定。 P163

就好像橄榄丛破土而出,侵入小巷和庭院。 P164

那一瞬她突然一阵恶心,几乎就要改变主意。 P165

一切行为导向唯一的终极意义,无论高尚丑陋。 P166

“对。 P167

有那么一会儿,他忘记了他身边的同伴,忘记也给她递一支。 P168

”她触到了他的后脖颈。 P169

”他舒舒服服地躺回了扶手椅。 P170

他用主人递给他的一杯白兰地安慰着自己,说道:“周末我们会在我家见面。 P171

她告诉我的不一定是真的。 P172

我想你应该知道,比如,黛娜只是爱上了你的外表,而不是你这个人。 P173

这儿的屋间没有洋槐来解决谜题。 P174

嘿,女士,你怎么让那孩子喝白兰地?”他的司机伙伴们转过头来看。 P175

”这个开心的离婚女人把雅尔拉向自己,亲吻了他下巴正心的酒窝。 P176

如果现在你已经知道该怎么抱我的话。 P177

嘘。 P178

外面谁在叫?没人。 P179

十一最后一片林子。 P180

白惨惨的岩石阵间,月色照亮万物,又被施了法术似的萎靡退缩:一束束病弱、原始的光线下,闪耀着毒汁的痼疾。 P181

像用了把巨大的掸子将秋播作物的嫩芽从地里抹得干干净净。 P182

我们决心不灰心丧气,即刻着手重建工作。 P183

接着又来到学校,他下达指示,要求十点前重新开课,“不得延误”。 P184

甚至未触及附近的村落。 P185

他的寡妇把苍蝇挤压在拇指和食指间。 P186

骇人的悖论。 P187

植物盘绕上了一柱柱珊瑚。 P188

她的嘴张着,露出牙齿的缝隙。 P189

也许他看到了她脸上受折磨的表情,也许他在一刹那间瞥见了她内心的渴求。 P190

他会在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到。 P191

那时她两岁;金发碧眼,喜怒无常,多病犯疾。 P192

就在今天,亚伯拉米克·巴特会神不知鬼不觉地踏进这间屋子,而后呢,他就落入了我的手掌心。 P193

”接着他就不见了踪影。 P194

缓缓地,在深思熟虑的漫不经心中,它们用银色的腹腔摩擦沙石,搅起朵朵微小的蘑菇云。 P195

只有池中之王,即孤独的斗鱼,还沉睡在它的珊瑚府邸。 P196

池中之王静静起身,开始往空心石悠悠游去。 P197

他会在上午去她屋里洗地板,把巧克力藏在她很久都发现不了的地方。 P198

他知道想要触碰她,时机尚未成熟,可他也知道,时机掌握在他手中。 P199

韦斯曼,也大声哄笑起来。 P200

后来,迪查嫁给了马丁·兹洛特金并同他走后,她开始呱呱地大说出声,基布兹的孩子们叫她“巴巴叶嘎”,那是俄国看护给他们讲的故事中的女巫的名字。 P201

谁写都不打紧。 P202

把处于倒塌危险的建筑物用绳隔开。 P203

据透露,受灾最为惨重的地区是山底的一组旧棚屋,它们早在几十年前由基布兹创立者们建造。 P204

菲利克斯矮小、结实的身材一时间出现在各处,就好像他有分身之术。 P205

诚然,这样的现象在沙漠司空见惯,但在定居区却十分罕见,再次爆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无须恐慌,不过仍需保持警惕。 P206

接着从晨袍口袋里抽出亚伯拉米克·巴特的信,将它展开,瞥了一眼秘书的签字,某个露丝·巴多,无疑是个光着大腿、浓妆艳抹的婊子,无疑是个剃了腿毛、拔了眉、染了发的女人,她无疑穿着透明衬裤,涂了厚厚一层除臭剂。 P207

蔡格主动提出在她的新屋子里建一个鱼缸。 P208

小迪查总爱给他猜谜;他从不知道答案,或者呢,即使他知道,他也装作不知道,而公布答案时,她总会因他的惊愕而发笑。 P209

迪查邀请了她所有的朋友参加“鱼儿的派对”,这并没能取悦巴蒂雅。 P210

你在那儿待得够久了。 P211

她那沉默、肃穆的忧郁已经演变为某种不说为妙的东西。 P212

即便这所有的许诺,菲利克斯也确实没有忘记,是他敦促基布兹运动出版社最终着手这项工作。 P213

出版社社长亚伯拉米克·巴特,从车里钻出来,为运动秘书长打开车门。 P214

她看到了马蒂亚胡·达姆科夫,光着汗涔涔、油亮亮的脊背,憋着闷气修着水管。 P215

”“要是你敢,亚伯拉米克,要是你敢落下献辞,小心我抠了你的眼睛,小心我惹出让全国看热闹的大麻烦。 P216

路上他对她说道:“你没必要急。 P217

此外,发热元件也是鱼缸正常运作所不能缺少的电器装置,那里面有精巧盘绕的电线的密封玻璃管。 P218

此时的水面倒映出被横切掉树冠的棕榈。 P219

耶弗他与靠近亚扪边境的游牧族人为伍,浪迹沙漠多年。 P220

他让自己的女儿沿袭此名,也叫皮特达。 P221

”这一切都发生在沙漠,发生在亚扪城外、以色列城外,深潜于物换星移的周遭环境的寂静中:沙、雾、矮灌木、白蒙蒙的山、黑溜溜的卵石。 P222

会有个盲老头在远处尾随其后。 P223

太阳灼伤了他脸部的皮肤。 P224

她白如白垩,她胆小羞怯。 P225

”“可我再也不能忍受。 P226

也许他会派出战车和马匹送你去他那儿。 P227

内胡什他有时会踏进他的卧房,用苍白的指尖抚弄他,仿佛是她的某个宠物。 P228

皮特达在晚上招魂,把他们召集到她身边,因为自童年起,她就作为亚扪神米勒公的女祭司被供奉了。 P229

这个阿祖尔整天和领地上的狗混在一起。 P230

当皮特达生下耶弗他,基列人基列把自己关在酒窖四天五夜。 P231

沙漠绵延在它的边界,大漠尽头是亚扪人的领地。 P232

黑山羊与男孩相伴;他牵它们去牧草地,整天守着它们,看它们津津有味地嚼着那稀疏的青草,带它们去陡峭的悬崖冒险,岩缝间残留着狭长的牧草带,因为那地方逼近大漠边缘。 P233

”夏天,果园的植被泛滥疯长,将熟的果子受了雨露膨胀起来。 P234

即便他的兄长们邀他加入他们的游戏,他也是一言不发地和他们玩耍。 P235

”仿佛他认为皮特达才是这座宅子的女主人。 P236

如果你赤足站立,倾心聆听,也许会听到寂静中的静谧。 P237

可他辨不出那些讯号是什么或是谁在召唤他。 P238

这些行为被部族祭司撞见,他前去禀告领主亚扪人在练徒手摸火的功夫,却不哭不叫。 P239

”耶弗他和父亲说话时,一直盯着那双沉沉搁在陶碟上的宽大而粗糙的手。 P240

”他把手伸入时,露出了牙齿,嘴型似笑,可耶弗他不是在笑。 P241

很不幸啊,我们不得不在儿子父亲、父亲儿子、男人女人的圈子里打转。 P242

”这次交谈之后,沉默再次逼近。 P243

最后一个冬天,皮特达有时会在夜里进入耶弗他的卧室。 P244

他睁开眼,躺着亢奋地战栗,只看到一片漆黑,他闭上眼,除了一片漆黑,又什么也没看见,于是他开始默念从祭司那儿学来的祷告,但还只是看到黑暗,于是他唱起母亲的曲子,而黑暗依然不肯放过他,吓呆了的他躺在床上僵化了一般,因为他猜想,在他做梦时,他的父亲母亲、祭司女仆、羊和牧羊人、他同父异母的兄弟、家犬,甚至外面的流浪人,他们全被叼走了性命,只留下他孤身一人,而屋外,大漠的黑夜延绵至这世界的尽头。 P245

葬礼过后,天色暮合。 P246

泽不伦的女人内胡什他白如白垩的手抚着她的头发。 P247

现在睡吧。 P248

这一大片一大片白色的广袤来得如此残忍强硬。 P249

愿神宽恕他的奴仆。 P250

他能使唤一个陌生人:起来,过来,走吧;那人就会起来,过去又走开,尽管耶弗他只动了动嘴唇,一声未发。 P251

”亚扪王这才止住笑,让人怜爱的蓝眼睛望着耶弗他,乞求道,再多讲点儿,再多讲点儿。 P252

他会说:“我们骑马去亚罗珥或拉巴—亚扪,去看看无花果有没有成熟。 P253

基抹和米勒公曾把欢乐撒向这座城池。 P254

耶弗他坐在床端,开始给睡着的女人唱他母亲的歌。 P255

我要对你说,神啊,因你的爱,因我对你的爱,我必受诅咒。 P256

纵使奢华尽享,耶弗他仍满面怒火。 P257

我是金口玉言。 P258

皮特达在他父亲的马背上出了城,她被带进沙漠时只有七岁。 P259

几天后,皮特达不再一个劲地吵着要母亲,要家。 P260

他们在山坡上支起了黑山羊毛帐篷。 P261

那是个形容枯槁的精瘦老头;他的脸像片枯叶,只有他下颚的线条还保留着曾经的力量与残忍的痕迹。 P262

”“你为何来这地方。 P263

夜半,他们似鬼魂一般一溜烟潜入农庄围篱。 P264

昼间,他们在岩缝、石隙、洞穴昏睡,布满苔藓的石槽边,精瘦牲口黑乎乎的轮廓散落在橡树荫下。 P265

”然后小姑娘会回答:“可你那样子看着我,我忍不住要笑了。 P266

一些不好笑的怪事也会让耶弗他的女儿呵呵直笑。 P267

”耶弗他说:“《圣经》上说,蛇比地里任何牲口都狡猾。 P268

触摸我吧,耶和华,你从未触摸过我,我们还要等待你多久。 P269

一些成功逃走,其余的还在盖特尔王的淫威之下。 P270

我们,您的奴仆,我们请求您:奋起吧,耶弗他,挽救你父亲的宅地,除了您,没有其他人能击退亚扪蛇。 P271

”可是,耶弗他帮并没有堂堂正正地来。 P272

侍女们托着竖琴和手鼓在她周围起舞,她的臂上套着镯子。 P273

”当以色列长老们骑马要到他跟前俯首行礼时,两人仍相对而立。 P274

”闻此,长老们站了起来。 P275

耶弗他不会成为以色列的战马,这个老头也不可能骑上我的背。 P276

”第二天耶弗他检阅了部队,委任了大帅和首领。 P277

以色列长老们来到士师帐中上奏道:“苍天在上,时间在一分一秒流走,亚扪人在吞并所有的领土,倘若再迟疑,便没有什么给我们留下的了。 P278

部族长老们陷入了恐慌,寻思着合适的言辞阻止他发动全部兵力孤注一掷冲破亚扪城墙,强大如亚扪,以色列也许再无法从这场灾难中复原;无疑这个蛮子决意把以色列的头往亚扪石墙上砸。 P279

像个无可挽回的影子那样消退。 P280

婢女们都跟在她身后,身着白裙拍打手鼓歌唱:耶弗他杀了敌,耶弗他杀了敌;人民欢呼,火把照亮了基列的整个米斯巴。 P281

”当他女儿的手指触到他的眼睑,耶弗他觉得像是沙漠中烤干的乱石忽然被浇洒以凉水。 P282

在场有位部族长老暗自思忖:此人靠不住;他不是我们的人。 P283

肮脏的游牧人见她从远处走来,说道:“她是个异乡人,她是异乡人的女儿,与她为伍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P284

没有人与他为伍,因为陀伯地的所有游牧人都对他心怀极度的恐惧。 P285

面对两千年的流散,哭墙断壁残垣下朝觐者的恸泣,以及浓得化不开的血泪,奥兹为圣城献上了《我的米海尔》《黑匣子》《爱与黑暗的故事》等史诗般的作品,驾轻就熟将自己推至诺贝尔奖的预备役行列。 P286

小说集《胡狼嗥叫的地方》中的八个短篇几乎都把大本营设在了原始共产主义色彩浓厚的基布兹。 P287

威胁,成了书中没有点破却不言自明的主题。 P288

藉《胡狼嗥叫的地方》,奥兹力图解构长期以来在阿以关系上所存在的粗鲁、偏颇的判断。 P289

万物的矛盾,人性的悖论成了一段橡皮绳,被奥兹拉扯到一触即裂的极限。 P290

于是,奥兹故事中本该霸气十足的部族英雄沾染上了一份凄迷的色调,在日与夜、天与海的混沌的中间地带怅然若失。 P291

[3]贝都因人(the Bedouins):是以氏族部落为基本单位在沙漠旷野过游牧生活的阿拉伯人。 P292

[13]巴格达(Baghdad):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省省会,伊斯兰世界历史文化名城。 P293

[22]耶弗他(Jephthah):是古代以色列人的一个首领,率领部下抗击亚扪人的进攻。 P294

[34]示巴女王和所罗门王(the Queen of Sheba and King Solomon):示巴女王倾慕所罗门王的智慧,就带着臣仆、香料、宝石和黄金经过沙漠之路长途跋涉来到耶路撒冷觐见。 P295

由于撒拉苦待夏甲,夏甲从亚伯拉罕的住处逃走,在旷野遇到天使,天使让她回去。 P296

相关文件下载地址
©下载资源版权归作者所有;本站所有资源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使用,请支持正版!

标签

g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