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教你的10堂理财课

good

但是其中有一本章回小说,是我从少至今反复品读的,不同的人生阶段,有不同的感受,那就是清代作家曹雪芹的《红楼梦》。 P3

撇开奇幻文学里才会有的“金玉良缘”情节,先论个性,黛玉乖僻多猜忌、好使小性子,宝钗善公关、得人缘,再论身体,黛玉自幼就有“不足之症”,每到季节转换就会发作,后来还转成痨病,不怪宝玉的祖母贾母会说:“况且林丫头这样虚弱,恐不是有寿的,只有宝丫头最妥。 P4

把黛玉的境况投射到职场上,我们就能体会到,如果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再怎么才华出众,也可能左支右绌,败下阵来。 P5

《红楼梦》就像纸上的大观世界,从任一角度观之,都有胜景可期。 P6

一项心理学的研究表明,当人手中拿着锤子时,很多东西在他的眼中都会长得像钉子,或是他想要四处找钉子。 P7

江宁局上贡的缎匹是要穿在皇帝身上的,苏、杭局的缎匹只是皇帝赏赐百官用的,江宁局的地位显然在苏、杭局之上,由此可见曹家地位。 P8

别讲银子成了粪土,凭是世上有的,没有不是堆山积海的。 P9

牛黄,这味可以解热去毒的药材,在《红楼梦》里也出现过。 P10

只有得而复失的人,才会知道哪些才是世间的真实、真相、真理。 P11

——编者注此处“花的”“是的”皆遵从原书引文的用词,非现代汉语用词标准。 P12

第二个关卡是人物。 P13

《红楼梦》讲的是一个出生时嘴里含着一块玉的多情富家公子,看透人世后出家的神话故事,也可以说是一个豪门世家先盛后衰的写实故事。 P14

一日来到灵河边,看到一株娇娜多姿的“绛珠仙草”,灵石多情又热心,用甘露灌溉仙草,仙草因此也通了灵性,幻化为女体人形。 P15

进京之前,鲁莽的薛蟠在家乡有一桩人命官司,靠着想要巴结贾府的县官摆平了。 P16

元妃省亲阵仗盛大,歌舞饮宴之余,元妃要弟弟、姐妹们各题匾诗,元妃评鉴以宝钗、黛玉最具诗才,相聚时间短暂,元妃依依不舍回宫。 P17

叔嫂同时中邪,命在旦夕,一位癞和尚与一位跛道士登门,为宝玉所佩戴的“宝玉”一阵诵念后,叔嫂很快康复。 P18

贾赦讨鸳鸯不成后,又垂涎诨名“石头呆子”的古董画扇,仗势强取豪夺。 P19

尤三姐则钟情柳湘莲,原已赠佩剑为订的柳湘莲,得知尤三姐是宁府亲戚,由于宁府名声最坏,柳湘莲怀疑尤三姐的贞洁欲退婚,三姐用柳湘莲赠予的佩剑自刎,柳湘莲悔恨不已而出家。 P20

迎春出嫁,所嫁非人,夫婿赌色酒全沾。 P21

第一〇一~一二〇回贾政被外派到江西粮道,下人舞弊,他无力约束。 P22

熙凤也被邪魔缠身,前来荣府探望的刘姥姥,为熙凤念佛安神。 P23

发榜结果,叔侄同榜中举,皇帝得知宝玉是逝世的元妃胞弟,加上海疆平定,龙心大悦,因此大赦天下。 P24

贾府被抄,祸首是富过五代、家风腐败,但是抄家之前,贾府其实就已衰颓。 P25

偏偏贾琏与王熙凤是一对“捞钱夫妻档”,贾琏是见了钱,“油锅里的还要捞出来花”,而王熙凤更是贪财,违法私放高利贷,可以说贾政是所托非人。 P27

贾政说:‘你们是郝家庄的?’两个答应了一声。 P28

世俸虽然有两份(荣国公与宁国公留下来的官俸),但是传到第五代,食指浩繁,俸禄恩赏应只是杯水车薪,贾府的主要收入是租金。 P30

固定的人事开销省不下来,空架子还是要摆出来,譬如贾府的红白大礼。 P31

这件非常之喜事,就是贾政女儿元春将要封妃,以及封妃后的省亲。 P32

再二年,再省一回亲,只怕就精穷了!”(第五十三回)贾府收入只有恩俸与房租地租,开销却破了好几个大洞,当然财务严重恶化,贾政等到抄家后查账才知道,“所入不敷所出,又加连年宫里花用,账上多有在外浮借的。 P33

等到后来贾府困窘,贾政慨叹,“倘或我珠儿在世,尚有膀臂;宝玉虽大,更是无用之物”(第一〇六回)。 P34

贾政因为官事在身,又经常被外派,论理应该是王夫人担起这个“贤内助”的职责,结果王夫人卸责,又转给王熙凤。 P35

等到下人故意说宝玉屋里的丫鬟晴雯“妖妖调调,大不成个体统”,正好踩到王夫人最在意的“地雷”,她最恨丫鬟勾引宝贝儿子宝玉,直到这时王夫人才认真地撵了几个她认为是“妖精似的东西”。 P36

尤其专管春秋两季地租的家仆周瑞,还是王夫人的陪房,也就是随着王夫人陪嫁去贾府的奴仆,王夫人是周瑞的直属主子,更该掌握地租的第一手情报。 P37

大管家林之孝也曾费了好大一番唇舌,建议贾琏向贾母、贾政禀报,精简使唤的人力,大了的丫头们应该尽早婚配出去。 P38

贾府的问题是当家的根本没查账、没理账。 P39

有一天,我的某个联系群组成员在“拼团”参加品酒会,有美食、美酒、音乐,一人2,800元,不到半天工夫,主办者宣告30个名额已满。 P40

好不好,打你一顿,撵到下房里睡去……”(第八十回)贾赦其实不是还不了这笔钱,锦衣军来抄家时,贾赦这一房被抄没的财产明细开出来,先不论珍玩、上等兽皮、缎匹等,光现金就有“潮银七千两、淡金一百五十二两、钱七千五百串”,这些金银足以还债。 P42

目前世界上的债务不断创下历史新高,而且有相当比例是曹雪芹所谓的“孽债”,也就是还不了的债。 P43

[电子书分 享微 信getvip365]这场演讲的主讲者是很善于逆向思考的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他是投资大师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最佳拍档。 P44

宁府第四代媳妇秦可卿(贾珍的儿媳)与荣府第三代媳妇王熙凤年龄相仿,但是按辈分,秦可卿要叫王熙凤婶娘。 P45

第五十五回叙述王熙凤小产,必须卧床静养,得力助手生病,王夫人赶紧抓守寡的长媳李纨与庶出的女儿探春帮她处理各种琐碎家事,于是探春风风火火地整顿起贾府。 P46

第七十五回,王夫人来报告甄家被抄,贾母听了,虽然心中不太自在,结果她当时的反应竟是:“咱们别管人家的事,且商量咱们八月十五赏月是正经。 P47

贾母没想到,接驾四次的甄家仍然会被抄家。 P48

年高识深的贾母应该要比子孙更懂得,从荣宁二公到贾蓉、贾兰、巧姐这一代,五代的荣华,原本就维系不易。 P49

地租比祖上少一半,开销却比祖上多了十倍。 P50

一日,有人来贾府兜售可作为进贡的宝贝,其中一颗光华耀眼的珠子,名为“母珠”。 P51

为了这场官司,薛家不知花了多少银两,伙计也趁机捞钱,原本的产业,不是变卖,就是赔本收了。 P52

“黑天鹅事件”不会只出现在小说里,我们无法预测“黑天鹅事件”的类型,但是一定要预想“黑天鹅事件”的后果。 P53

也就是说,一旦登到船上,乘客就该想到:不管什么样的原因造成船难,他们遇到的最大灾祸就是沉船。 P54

系统风险,是一种财务学用语,是不管有没有投资,所有资产、所有族群都会受到重创。 P55

《红楼梦》毕竟是一本小说,情节是虚构的,《我们的新世界》(The Age of Turbulence:Adventures in a New World)一书描述的情境则是真实的。 P56

很多成功的企业家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花很多时间设想危机的发生,以及危机发生时的应对对策。 P57

但是《道德经》只点出了风险意识,没有提到风险管理,因此《道德经》是哲学书,不是理财书。 P58

秦可卿笑婶娘太痴,因为自古没有“永”保之道,顶多是“常”保之道。 P59

但是秦可卿最关心的,以及提出的财务安排,都集中在这两项。 P60

如此周流,又无争竞,也没有典卖诸弊”。 P61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官府查抄一定是闪电行动,会先派衙役守住各大小门,命令所有人等一步不能乱走。 P62

被查抄的家产会全部充公,包括所有的动产与不动产,“一切动用家伙及荣国赐第一一开列。 P63

有这种忧虑的人怎么办呢?现代的对策是将财产交付信托,不用再到祖坟边买屋买田。 P64

第一一九回,贾宝玉与侄子贾兰同榜中举,皇上看到榜单,才又忆起过世的贾妃一族与荣、宁二公当年功勋,加上“海晏河清,万民乐业”,圣心大悦,不仅免了贾赦、贾珍罪名,并且恢复贾府的世袭官位。 P66

往后子孙遇见不得意的事,还是点儿底子,不到一败涂地”(第九十二回)。 P67

近几年来,叶老板假日常往苗栗跑,原来他在苗栗山上买了一块地,我笑问:“你的开心农场怎么买这么远啊?”他说,这块地不是为自己买的,是为子孙买的。 P68

叶老板不是杞人忧天,他跟曹雪芹一样,都是先想到最坏局面,再为最坏局面买保险,他只是在尽一个大家长的责任。 P69

“五骑士”与我们其实既远且近,稍微关心国际新闻的人都知道,“五骑士”不只是在《圣经》里出现,其实一直不断为祸世间。 P70

明太祖朱元璋打天下时曾经采用的“广积粮”仍然适用现代,我们应多储一点粮,多准备一点紧急预备金。 P71

一般家庭对于灾祸风险的承受力更低,曹雪芹提醒我们,安逸时要先往最坏的地方去想,做好风险管理,才是常保安康之道,这也是我从大观园里领受到的理财智慧。 P72

第一愿是不参加跨年狂欢,第二愿是元旦时试穿一条平日不穿的旧长裤,第三愿是早餐前绝不喝酒。 P73

从荣、宁二公九死一生攒下家业开始,贾府富贵已历百年,家风早已由俭入奢。 P74

家奴周瑞家的(周瑞的妻子)把外人对贾府的形容,说给主子王熙凤听,“家里的奶奶姑娘不用说,就是屋里使唤的姑娘们,也是一点儿不动的,喝酒下棋,弹琴画画,横竖有人伏侍呢,单管穿罗罩纱;吃的带的,都是人家不认得的……”(第八十三回)所谓“屋里使唤的姑娘们”,就是譬如宝玉屋里的袭人、贾母屋里的鸳鸯等,外人的印象是,这些屋里使唤的姑娘也有专人服侍,能穿罗罩纱,她们负责陪主子琴棋书画就好。 P75

咱们东南角上梨香院那一所十来间房,白空闲着,叫人请了姨太太和姐儿哥儿住了甚好。 P77

贾珍甚至与儿媳有乱伦之嫌,上行下效的结果是,东府风气最坏。 P78

后来,贾政又被派到江西,等到贾政被降职调回京城,听到种种风声,把贾珍、贾琏叫来,告诫这两个侄子要诸事谨慎时,已经太迟了。 P79

譬如,宝玉骑马若经过父亲贾政的书房前,无论贾政是否在书房里,都必须下马步行。 P81

人是报喜不报忧,儿孙淫逸,当然更不愿意让贾母知道,但是儿孙很多的荒唐行为,贾母其实难辞其咎。 P82

当时披头散发的平儿,哭着进来报告官兵正在抄家,贾母吓得说不出话来,孙媳妇王熙凤已经急晕倒地,两个儿媳妇王夫人与邢夫人也吓得魂飞天外,满屋子女眷,“拉这个,扯那个,闹得翻天覆地”。 P83

但是李纨这一房丝毫不受影响,车马人夫都早已备好。 P84

勤俭家风,才能让家族长治久安、远罪丰家。 P85

家长言传身教子孙学习适度控制欲望,“万贯家财三顿饭,千户房产一张床”,赚到财富,但不要成为财富的奴隶,家风才不会渐渐走样。 P86

中外有几位富豪获取财富的方式不同,但是有趣的是,他们对待一枚掉在地上的铜板的态度竟然相同。 P87

曾有“债券天王”之称的比尔·格罗斯(Bill Gross)与妻子在街上散步时,也会抢着捡起掉在人行道上的铜板,“因为这枚铜板会带来好运”。 P88

但是他接着说出了千古至理名言,“顾人之常情,由俭入奢易,由奢返俭难”,张知白深知,人要由奢再返俭,太难了。 P89

由俭入奢,再由奢生骄,骄由奢起,祸由奢生,这是曹雪芹另一堂珍贵的理财智慧课。 P90

本书第一章提到,贾府餐桌上,一碗红稻米粥也没有富余,就像是渐掩的乌云,预示贾府已经没有先前富裕。 P91

咱们哪怕用一万银子供祖宗,到底不如这个有体面,又是‘沾恩锡福’……”下一幕就是儿子贾蓉捧了一个黄布口袋进来,黄布口袋上面有封条,封条上面写着“‘皇恩永锡’四个大字。 P92

何必多费了工夫,反弄出书呆子来。 P93

贾府抄家后,贾政查账才知道,近年所交地租收入不及祖上一半,开销却比祖上多了十倍。 P94

贾政这时只好道出财务真相,哥哥与侄儿的盘缠,只能把没被抄走的衣服、首饰先拿去变卖,因为现在贾府跟外面是借不到钱了,贾政跟贾母解释,“若是这两个世俸不动,外头还有些挪移;如今无可指称,谁肯接济?”(第一〇七回)皇家给的这两个担保品不在了,贾府就甭想再跟外头“挪移”。 P95

[书籍分 享V信 iqiyi114] 让马克·吐温财迷心窍的是父亲遗留的一大片地,达七万多亩。 P96

巴菲特从六岁起就开始挣钱,他的祖父开了一间杂货店,小巴菲特跟祖父批发过口香糖与可乐,挨家挨户去兜售。 P97

有一年,我到澳门旅行,专程去参观林则徐纪念馆,据说这位令人敬重的清末禁烟大臣留有一副脍炙人口的对联,“子孙若如我,留钱做什么?贤而多财,则损其志;子孙不如我,留钱做什么?愚而多财,益增其过”。 P99

阅此不禁感慨,虽然曹雪芹隐喻世袭官位对于子孙的贻害,但是如果一点儿财产也不留,对于完全没有谋生能力的子女,也会造成伤害。 P100

妻贾敏(贾政胞妹)由于早逝,岳母贾母担心黛玉无人依傍,才将黛玉接到贾府照顾。 P101

”(第八十三回)从这几章的描述,可以知道,林如海没留什么财产给女儿。 P102

那些跟去的人,谁是愿意的,不免心中抱怨,叫苦连天。 P104

抄家场景虽然是在荣府,但是同时被抄的宁府最惨,因为素日与贾府交好的两位王爷,当时坐镇在荣府,没人照看宁府,衙役们当然是卯起劲儿来捆人、摔砸。 P105

因为贾政外放时,管不住奴才,亲友跟贾政转述传言,“只听得外头人说你在粮道任上,怎么叫门上家人要钱”。 P107

贾政不但保住了乌纱帽,自己这一房被封的家产也被发还,后来贾宝玉、贾兰中举,皇帝恢复贾府的两个世职,原先荣府由贾赦世袭的那一个官职,也改由贾政世袭。 P108

其实贾府也曾想要由奢返俭、节省开支,先是王熙凤,后是贾探春。 P110

但是素来不大理家事的贾政,就算想亲自查账,“有的没的,我还摸不着呢……册子上的产业,若是实有还好,生怕有名无实了”。 P111

贾母过世,贾府筹办后事时,由于抄家后手头窘紧,没有贾母当后盾的王熙凤,根本使唤不动下人,反被众人怨怼,只有李纨看出王熙凤的苦处。 P113

红楼梦教你的10堂理财课 经济管理电子书 第2张这一回讲的是宝钗受王夫人托付,协助探春、李纨管理大观园,探春虽然想出兴利除弊的方法,但是宝钗更从人性的角度出发,考虑利益心与荣誉心,让管理园子的婆子们心服口服。 P114

话说众姐妹在大观园大啖螃蟹宴时,李纨在平儿身上摸到一串钥匙,李纨这样说,“有什么要紧的东西怕人偷了去,这么带在身上?我成日家和人说:有个唐僧取经,就有个白马来驮着他;刘智远打天下,就有个瓜精来送盔甲;有个凤丫头,就有个你。 P116

贾府的不肖子孙贾环等人,趁着贾政送贾母灵柩返乡,贾赦、贾珍谪放,贾琏远赴边境探父病,贾宝玉、贾兰应试的空当,也就是家里没大人也没男人时,竟然打算把巧姐卖给外藩王爷,去当“使唤的女人”。 P117

家道复初,不只是靠“兰桂齐芳”,还是靠善者修缘、恶者悔祸,曹雪芹不只是写兴衰无常,他更想传达的是天理正道的恒常,以及先理好心,之后才能理好财的道理,这也是我在“假语村言”中解到的真况味。 P118

大观园也是一座大钱坑,占地三里半,几十座院落庭阁,贾府财务根基的动摇,“鲜花着锦之盛”的大观园是最大的罪魁祸首。 P119

话说荣府原本是由王熙凤掌管财务,但是王熙凤小产,必须卧床静养,王夫人改派李纨协助。 P120

当探春受命掌权时,就看出她平日对于家庭经济的关心,远胜过贾府的众多子孙。 P121

贾府有一位大管家赖大,靠着贾府庇荫、主子恩典,不仅有实力盖起一座大花园,还能供儿子捐县官。 P122

因为一个好的制度,要能让众人得其利,否则这笔新创的财源,可能变成新的风波,因为账房们、没承包到的妈妈们,都可能因为沾不到光而眼红阻挡。 P123

宝钗的安排真是面面俱到,“外头账房里一年少出四五百银子,也不觉的很艰啬了;他们里头却也得些小补;这些没营生的妈妈们也宽裕了;园子里花木也可以每年滋长繁盛;就是你们也得了可使之物:这庶几不失大体”(第五十六回)。 P124

你们去细细想想这话”(第五十六回)。 P125

这是我在大观园兴衰中看到的理财启示。 P126

几年老世翁不在家,这些人就弄神弄鬼儿的,闹的一个人不敢到园里,这都是家人的弊。 P127

甲、乙都把钱拿去投资,而且也都各赚了一个“资本额”,即甲赚了五千金币,乙赚了两千金币,那么丙呢?保守的丙仆,选择最无风险的方法,把金币埋到土里。 P128

因为当存款变成低利、零利甚至负利时,跟把钱埋在土里又有什么两样呢?丙仆犯的错,不是因为保守,而是不愿意学习把资产增值、活化的本领,所以他受到的惩罚是两手空空、被扫地出门。 P129

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资产活化方法,可贵的是,目前的网络时代,提供了以往我们无法想象的多种可能。 P130

曹雪芹在大观园里,为我们又上了一堂宝贵的理财课。 P131

但是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外汇,国际各国就会对其失去信心,连带影响国际贸易。 P132

但是民众献金对于填补国家财政大洞,仍然是杯水车薪,最后还是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伸出援手。 P133

”贾母娘家姓史,民间有歌谣“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娘家还未衰颓时,贾母从娘家带来的陪嫁品,加上多年累积下来的金玉财宝,一个个大木箱堆到房顶,开箱随便取出的都是奇珍异品。 P134

荣国府贾赦、贾琏这一支,也是同样下场。 P135

现在贾母分产,另一房的侄孙贾珍、侄孙媳尤氏,却也能分到,所以这一回的名称是“散余资贾母明大义”,曹雪芹的赞佩已经表露无遗。 P136

平儿赶紧压低声音说:“这个月的月钱,我们奶奶早已支了,放给人使呢。 P137

再加上王熙凤抓到下人错处时,动不动就是几十个板子,赶出府去。 P138

由于女性天生缺乏安全感,于是部分女性婚后,不是要丈夫交出薪水,把房子登记在自己名下,就是积极存私房钱,“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的心态,是不少夫妻为钱争执的导火线。 P139

因为男性收入大多胜过女性,所以由男性负担大半家用,而女性缺少安全感,会将收入存着,但是女性要为家庭长远目标做规划,特别要预留退休金或紧急预备金。 P140

王熙凤放高利贷惹祸,最后钱财被抄得精光,但是看在掌家“操了一辈子的心”的分上,贾母也给了这个孙媳妇三千两银子。 P141

分财产是最需要人生智慧与理财智慧的,很多子孙因为父母分财产时的私心、偏心,彼此产生了矛盾。 P142

在第六回,第一次介绍刘姥姥登场时就有伏笔,“且说荣府中合算起来,从上至下也有三百余口人,一天也有一二十件事,竟如乱麻一般,没个头绪可作纲领。 P144

女婿家与王夫人娘家,多代之前曾有“连宗关系”,连宗就是同姓却以亲戚相称,有亲戚名而无亲戚实,到了刘姥姥的女婿这一代,与王夫人的娘家或贾府早已不相往来。 P145

譬如怡红院里有一面玻璃镜,里面设有机关,第十七回贾政来到镜前,就只是淡定转过镜去。 P146

第二个对比场景是荣国府的前后门。 P147

’”(第三十九回)贾母被众人称为“老祖宗”“老寿星”,其实贾母比刘姥姥小好几岁。 P149

第一〇六回“贾太君祷天消祸患”,读来最令人鼻酸不忍,贾母跪地磕头,含泪祝告天地,“‘我今叩求皇天保佑,在监的逢凶化吉,有病的早早安身。 P150

她把作秀酬劳变成资本,帮女婿家买地挖井,“种些菜蔬瓜果,一年卖的钱也不少,尽够他们嚼吃的了”。 P151

”刘姥姥原本是“老老实实守着多大碗儿、吃多大饭的村庄人家儿”,后来进荣国府帮女婿挣得有孳息的资产,一年下来的田地收成,“尽够他们嚼吃了……在我们村里也算是过得了”,显然此时的刘姥姥,真正是心中无缺的“富”了。 P152

十斤五钱。 P154

只有刘姥姥听到贾府落败,仍然数度来到荣国府,甚至义救落难子孙,让我们发出“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都是读书人”的感慨。 P156

巧姐落难躲到刘姥姥的乡下时,乡里的富户都赶着来刘姥姥家看这位“天上来的神仙”,“内中有个极富的人家姓周,家财巨万,良田千顷。 P157

再加上王熙凤虽然贪财,但是也曾义助有志气的穷亲戚邢岫烟,这些应该都是曹雪芹安排贾府能够复兴,获得世人认同的原因吧。 P158

数代积累的巨富,曹府的阔绰自然不在话下。 P159

贾珍的儿媳妇秦可卿过世,这时贾元春虽然尚未封妃,但是贾府有荣、宁二公两个世袭官职,这可是因战功获得的最高爵位,同列“八公”的其他公爵当然会前来吊丧,其余像郡王、伯、侯、将军等贵族更是不会缺席。 P160

其余在贾府衰败时送暖或仗义的,不仅寥寥可数,其中还都是草民、庶民,譬如刘姥姥与包勇。 P161

最不堪的场景是贾政护送贾母等灵柩回南,由于路途遥远,灵柩又好几口,算算需要数千银两,这时只好抵押房子。 P162

没想到赖尚荣只用五十两银,打发贾府三代的恩典。 P163

而且这位混账女婿,不只催债催得紧,还把气出在妻子身上。 P164

至此,那些家奴才相信贾府真的山穷水尽了,于是跳船的跳船,装病的装病,更坏的是,假借名义挪借乡下地租。 P165

譬如贾芹的母亲拜托王熙凤,指派儿子管理小道士与小沙弥;贾芸的母亲拜托贾琏,让儿子管理园艺(第二十三回)。 P167

贾芸请王熙凤向贾政关说不成,反而把王熙凤与巧姐都恨上了。 P168

苏轼词云:“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P169

这让我想起另一本也是结合奇幻与写实的作品《百年孤独》(One Hundred Years of Solitude),作者马尔克斯(Marquez)曾在访问中说:“如果有时间,我真想写一本回忆录,谈谈我作品中,每一事件、每一冒险的来龙去脉。 P170

我试图揣摩他在现实的曹家与虚构的贾府间,在荣枯无常与财富聚散间,想要传达出的财富妙思,诚盼与曹雪芹的真意不致过于谬远。 P171

红学博大精深,“不揣固陋,俟高明裁服”。 P172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