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道世之介(《怒》《同栖生活》作者吉田修一 令人爆哭爆笑的青春缅怀大作)

good

不过才走了十步左右,年轻人便把肩上的行李从右肩换到左肩,又走了十来步,再把行李从左肩移到右肩。 P8

现在站在舞台上的那个女孩子不就是相田美羽吗?年轻人环顾了一下四周。 P9

年轻人仍然带着一丝后悔,兀自向舞台后面看了又看。 P10

樱花树孤零零地伫立在水泥丛林间,相形之下,显得十分矮小,夹在绚丽多彩的广告牌当中,花瓣都失去了颜色。 P11

签约时,世之介一次又一次地向房产中介公司的业务员老伯确认:“这里真的是东京吗?”“不过骑个十分钟车就到埼玉了倒是真的。 P12

世之介找到了自己的二〇五室的信箱,信箱门上写着“葛井”,应该是前一任房客留下的杰作,他用手指沾了口水企图擦掉上头的笔迹,却怎么也擦不掉,大概是用油性马克笔写上去的吧。 P13

他想起背包里有一条抹布,那是今天早上母亲硬把它塞进行李里的。 P14

“还没到啊,不管它了。 P15

世之介一爬到二楼的走廊,就看到一位身材纤细的女孩站在二〇三室的门口。 P16

”这情景看起来就像隔热手套在说话一样。 P17

快递会送棉被来……”“你就贴张纸条在门上,告诉快递说你人在二〇二室就好了啊。 P18

她一面盛饭,一面告诉世之介她的名字叫作小暮京子,在附近的健身俱乐部教瑜伽。 P19

不知道是不是太直接、太干脆的回答方式激起了老师的兴致,一时兴起的稻爷居然花了整整一个钟头,在一群还是懵懵懂懂的少男少女面前,毫不掩饰地讲述书里的世之介如何“追求理想的生活方式”。 P20

餐桌上京子的盘子已经见底了,他也吃了三大盘。 P21

“住了快一年了。 P22

”“你怎么这么说呢?从现在开始,你生命里的事物会一个一个地增加,不是吗?”“也对哦。 P23

可是,同样具有新生身份的世之介却还没有出现。 P24

走廊上有很多扇门,世之介不知道要从哪道门进去。 P25

”世之介答道。 P26

世之介跟在队伍的最后面,正要跨步向前,突然冒出一个声音问道:“你是哪个系的?”世之介看了一眼声音的主人,原来是刚刚坐在邻座睡觉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身边的。 P27

”“横道,这里是你的第一志愿吗?”仓持很快就把“同学”啦,“君”啦这一类礼貌性的称呼给省略了。 P28

“是吗?”世之介虽然做了回答,但他根本没在认真听。 P29

堤岸旁的行人步道上都是蓝色的塑料布,一块块铺在樱花树下。 P30

你呢?”世之介也反问他。 P31

因为大家都还是陌生人,世之介目光所到之处,都是冷漠的眼神。 P32

想到这里,世之介不由得“咦”了一声,为什么水汪汪的眼睛看起来有些怪异?印象中有一种叫作双眼皮胶的东西,只要把白色的胶水涂在眼睑上,可以把单眼皮变成人工双眼皮。 P33

这是一间阶梯教室,阿久津唯的身形也就越走越小。 P34

”这位桑巴女生抹在脸上的五颜六色,好像不是化妆,倒像是涂的油画。 P35

“住口住口,不要再笑了。 P36

想不到一个在教室里看起来那么开朗积极的女生,竟然会为了双眼皮胶这种小事气到快要掉眼泪。 P37

”仓持人也坐到阿久津唯的旁边,手轻轻地搭在她的肩上说道。 P38

他中午约了表哥清志见面,现在要赶去幕张表哥住的县民学生宿舍。 P39

他在九州岛家里的时候,母亲总是在楼下扯开喉咙叫起床。 P40

世之介走进宿舍大门,眼前有一间开了小窗,挂着粉红色布帘的小小传达室。 P41

”“什、什么?”世之介觉得清志有点怪异。 P42

清志朝世之介的背后推了一把,直接把他推进屋里。 P43

不过,倒是有一件事可以告诉你,我遇见了一个令人心动的女孩。 P44

”“明白什么?”“失去的痛苦。 P45

脚步一旦停了下来,就会往另一个世界走。 P46

”世之介向清志说道。 P47

总之,演变到最后,看起来就像三个好朋友志同道合地加入了桑巴舞社一样。 P48

”“我还未成年。 P49

晃呀晃地终于来到大崎樱的家门前,此时此刻别说找不到半点醉意,头脑甚至比平常还要清醒千百倍。 P50

”“清志表哥,不要再读书了,读书跟你的形象不符啦。 P51

其实,他大可以穿梭在人群之间,循着空隙迂回前进,但不知道是不是生性胆怯的缘故,竟被一波又一波的人潮推得更远。 P53

“另外两个呢?”清寺问道。 P54

”石田冷不防地叨念了一下。 P55

”“我现在在饭店替客人送餐,要帮你介绍吗?这个工作的性质是客房服务,所以大部分时间要上到很晚,不过很轻松,钱也很多哦。 P56

”他一边吃着从前面座位传过来的糖果,一边和石田聊天。 P57

”新社员完全被晾在一旁。 P58

你呢?”“你问我?”仓持转过头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肥皂泡沫跑进了眼睛,他脸上的表情就像刚遭人痛殴一般。 P59

“阿久津!”自从上次发生双眼皮事件以后,两人虽然没有正式握手言和,但后来大家一齐加入了同一个社团,偶尔上大课或在学校餐厅遇到了,倒也会点点头、打声招呼。 P60

”于是仓持跟着阿久津唯回到她的宿舍。 P61

明明只是把书架顶板翻过来,仓持却觉得自己正在做一件胆大妄为的事。 P62

“我回过神以后,发现自己站在她的旁边。 P63

仓持没有勇气拿去还她,带着螺丝的这三天,脑海里整天盘旋的都是她的影子。 P64

“那女人,自己煮的东西自己也不吃,害我吃了三大碗。 P65

朝向东南一字排开的阳台,只有疏疏落落的零星光点,绝大部分走廊都是漆黑一片,还挂在晒衣绳上的衣架正附和着夜风摆荡不止。 P66

“没有很久,我四月才来的,只做了一个月而已。 P67

”时光倏地拉回大学时代,往昔一幕幕跃然眼前,我滔滔不绝地回忆起当年。 P68

“我回来了。 P69

”“可能是学校流行写这种字吧。 P70

我和妻子立刻赶到警察局。 P71

面对还没弄清楚状况的父母,智世表现出不曾有过的沉着与冷静,反倒是那个长了一层薄薄胡楂的少年,方寸大乱、急躁不安。 P72

妻子说跟智世在一起的少年是个高中辍学生,十八岁,目前在加油站上班。 P73

我说女儿你以后还有很多事必需去做,谈恋爱这种事将来要谈几次都可以,不用急于一时。 P74

可能是整晚都没有睡的关系,也可能是因为哭得太伤心,浮肿包住了整张脸,眼睛也充血发红。 P75

”说到最后,女儿满脸眼泪鼻涕,嗓子更是哽咽到无法再说下去。 P76

所以两人根本从一开始就都没有勇气说出“拿掉”之类的话。 P77

虽然号称公司,但实际上只是在赤坂的写字楼里租了一张桌子、请秘书代接电话而已。 P78

那次我发觉智世正在和那个少年打电话,便飞也似地冲进她房间,夺过话筒,强行叫那个少年约定以后不会打电话给智世,也不会接智世的电话。 P79

妻子告诉我,那天恰巧是少年的生日,可是少年必须工作到很晚,原本不答应智世的见面要求,是智世无论如何都要见上一面,少年拗不过女儿,才会深夜还在外头逗留。 P80

”“这一点我知道,我连高中都没有毕业……可是,我并没有游手好闲,我很认真地在加油站工作,很努力地存钱,因为我将来想开一家小小的修车厂。 P81

你有把握现在的你可以给智世幸福吗?”全身僵硬的少年缓缓摇头。 P82

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做法到底对不对,越想就越对自己的判断没信心,越想就越觉得是自己亲手毁掉了视为掌上明珠的女儿。 P83

你还记不记得桑巴舞社聚会,去清里的那一次?”“嗯,我也去了啊。 P84

这个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世之介。 P85

他心想,与其花那么多钱买一杯咖啡,还不如把钱拿去买两个炸鸡便当当晚餐。 P86

”除了入学典礼需要穿西装,世之介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机会能穿,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小泽看。 P87

“……对了,你这个星期六有空吗?”小泽问道。 P88

”“什么?这张票是要卖给我的?”世之介急忙把入场券推回给小泽。 P89

”一个又问:“那回家好了?”另一个就会回答:“回家也没事做。 P90

”仓持妈妈的语调听起来非常高雅。 P91

”为了解决时间过剩的问题,世之介才想要打电话。 P92

”“是、什、么、呢?”按着步调一步一字往前迈,不知不觉走到了代代木公园的入口。 P93

影响所及,连一向都温驯地穿着母亲买给他的运动衫去上学的世之介,也迫不及待换上开襟衬衫,露出胸前的肌肉去学校。 P94

哎呀,那时候我只要跟大隈说“喂,捏我的乳头啊”,不就有机会了吗?坐在护栏上的世之介突然灵光闪现,想到这个主意,不过下个瞬间急忙摇头连呼“不对、不对”,再次坐正身体。 P95

这个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世之介。 P97

只有一次,一对从乡下来东京参加婚礼的老夫妇问他们:“我们不想泡那种可以躺的浴缸,有公共大浴场吗?”总之,饭店里有各式各样的客人。 P98

”中年男子一边按遥控器找电视频道一边说。 P99

“哎呀,没有一千日元的纸钞,算了,这个拿去吧。 P100

上次,世之介拿到美国人给的一百日元硬币,马上跑到休息室投进了自动售货机。 P101

东久留米不会有——请到东京赤坂六本木——该有的地方一定有——。 P102

第二天早上九点刚过,世之介值完夜班,搭上准急电车回到花小金井站。 P103

“嗯。 P104

雨还没停,不过,走廊上已经没有叫嚣声了。 P105

“新宿的舞厅我们是可以进去,不过,反过来你这身会很抢眼哦。 P106

由于三个人都跳得很累,所以一到家便轮流洗澡,好赶快上床睡觉。 P107

他想,是先到Volks去享受欢乐美食,还是啃片吐司填个肚子就好,先把法语作业做完,再慢慢品尝垂涎已久的牛排?这次的作业是翻译一位叫作列维—斯特劳斯 [8] 的学者的作品,世之介只知道这位大师用一堆他完全不认识的字,写些他完全不懂的东西。 P108

”“我叫你去看他,你去了吗?”“去过了。 P109

“谁来了?”母亲在电话那一头问道。 P110

”京子双手按在世之介的肩膀上,侧身走进狭窄的玄关。 P111

“我开始打工了,在饭店做客房服务。 P112

”京子突然伸手去推世之介的肩膀。 P113

竹笋族,早就是明日黄花,不复存在了,但他记得很清楚,小学时听过这个群体的名字。 P114

那个原竹笋族的堂姐现在已经嫁作人妻,堂姐夫是任职于地方政府单位的公务员。 P115

”小泽带着世之介来到一家充满时尚感的咖啡厅“竹”。 P116

”其实,小泽说什么,他一句也没听进去。 P117

”“真的?”“我是说一点点、一点点啦。 P118

世之介一个人被丢在座位上,心里委实焦虑难安。 P119

“哪种女人?”“哪种女人,怎么说才好……?你知道交际花吧?”“交际花?那是做什么的?”“没有人知道她们的真正来历,只知道她们会陪有头有脸叫得出名字的男人,参加各种舞会、派对。 P120

世之介不知道心虚些什么,赶紧拿起菜单遮住自己的脸。 P121

“我现在哪有什么心情去记桑巴舞步。 P122

“喂,你都开口问了,就让我回答嘛!”“我下一节还有课。 P123

世之介离开座位,然后满不在乎地坐到那男生的旁边。 P124

”“那还早。 P125

加藤对世之介讲的事情丝毫不感兴趣,不过,自己刚刚讲完,也不能不顾人情义理,不让他说下去。 P126

“可、可是……”“事情的来龙去脉,我边走边告诉你。 P127

片濑千春走出表参道,马上叫到一辆出租车。 P128

现在的感觉跟初二那年冬天,感冒发高烧的状况好像。 P129

”千春一说完,世之介立刻接口说道:“可是,我住在东久留米呢。 P130

“哎,不好意思,打断你说话,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讲你的小指啊?”加藤忍不住插嘴问道。 P131

“等、等一等。 P132

可是,在出租车上时,世之介闻着她身上微微散发出来的香水味,感觉上她应该不止这个岁数。 P133

坐在他们附近的客人无不吃惊地回头看。 P134

千春请泊车小弟帮忙叫出租车,趁这空隙问了一下,世之介回道:“五点半到就可以了。 P135

那天晚上,世之介满脑子都是千春的身影,他一边送昂贵的饭团、汉堡包、肋排到客房,一边想着乘车扬长离去的千春。 P136

加藤听到后来,只有在世之介和片濑千春话别的时候,才产生一点点兴趣,没想到期待中的剧情没有上演,千春毫不留恋地搭出租车离去,之后世之介打电话回家,根本是虎头蛇尾、脱序演出。 P137

”“没骗我吧?!我可以骑自行车去那里呢,学费很贵吧?”“我当然是用分期付款……对了,要不要一起去?如果两个人一起报名,现在打九五折。 P138

因为内外高低落差的关系,世之介又来不及刹车,导致车体整个腾空而起,世之介“啊”地惊叫连连。 P141

他们两人找了最后一排的位子坐下。 P142

“她叫我找朋友一起去,你要去吗?”加藤语气平淡地问道。 P143

“喂,去啦去啦,先把日期和时间定下来啦。 P144

世之介迫不及待地将视线抛向她。 P145

”“那你对什么有兴趣?”“你突然这样问,我也说不上来。 P146

”加藤虽然没有答应,但也没有拒绝,所以,世之介就把它朝好的方面解释。 P147

“你身为桑巴舞社的一员,难道一点自觉都没有吗?”“没有、没有,完全没有。 P148

两人迟了一些时间才抵达文化馆。 P149

世之介恨不得立刻脱掉身上的衣服,可能是尺寸太小了,他怎样都解不开扣在下巴的纽扣。 P150

”从头到尾都认为不像话、不成体统的世之介,转身就要离开,石田一把抓住他的衬衫,挡住去路。 P151

走出下北泽车站检票口的世之介,迈着O形腿匆匆忙忙地跑下阶梯。 P152

“那个可能是祥子……”听到睦美的话,世之介抬起了头。 P153

她对周遭的事物漠不关心,摆地摊卖杂货的年轻人不悦地瞪着她,她也视若无睹,岂止是视若无睹,还一脚踩在摆满商品的塑料垫上。 P154

”加藤一声令下,各自与各自的对象并肩前进。 P155

“……等一下,简直是什么?”等不下去的睦美回头反问,祥子则若无其事地答道:“哎呀,实在很抱歉,我一下子想不起来要说什么。 P156

世之介一边用叉子戳着先送上来的色拉一边说。 P157

”“哈——哈哈哈。 P158

”“别笑啦,我真的参加了桑巴舞社。 P159

世之介要值大夜班,又要去驾校上课,还要被逼着去跳桑巴舞,所以,他的日子过得飞快,别说每一天,就连一个星期也是一眨眼就过去了。 P160

”“为什么?”“那个人怪怪的,我随便说一句谐音梗,她就笑到要趴到地上……不要说她啦,你跟睦美发展得怎么样了?”“啊——啊。 P161

加藤一边吃炒饭,一边跟他聊打工的事。 P162

世之介有气无力地蹬着车,一辆掀斗式的大卡车飞也似地疾驶过他的身旁,引起一阵风压,差点害他连人带车一起被卷入车底。 P163

第二天早上,世之介感觉到屋里那一股热气像盯着自己的睡脸那般,不由得睁开了眼睛。 P164

“哎呀,您还在睡觉啊?”“发生了什么事?这么早来找我?”祥子并没有回答,闪过焦急的世之介就想进屋。 P165

”“海边?现在去?”“对呀,去海边心情会变得很好,那里的天空好蓝、好漂亮。 P166

平时听到谐音梗就大笑的祥子也有死穴,世之介根本弄不清哪些事对祥子来说,是千万不能踩到的地雷。 P167

他很快从柜子里的瓦楞纸箱中找出泳裤和泳镜。 P168

不过,请问稻毛海岸在哪里?”“浦安再过去一点……”“浦安?迪士尼乐园在那里对不对?那个地方有海吗?”坐在奔驰的车内,御风而行的快感,超乎想象的畅快。 P169

一下出租车,世之介霎时明白祥子窘从何来。 P170

”放眼望去,停车场里的车竟然只有奔驰、宝马、捷豹,还有兰博基尼……兰、兰博基尼啊!“祥子,你也见过我住的地方吧?不管从哪个角度看,我都跟游艇扯不到一起。 P171

“对不起,我们来晚了,因为我们是搭电车来的。 P172

女性包含片濑千春在内共有四位,全都穿着小礼服。 P173

”“对了,片濑小姐……”“总之,之前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可以吗?”千春用纤细的手指放在自己性感的唇上,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P174

她跟祥子的哥哥胜彦刚认识不久,两个人就是在千春公司所策划的六本木派对上认识的。 P175

”“太高兴了!我还没有去过九州岛呢。 P176

虽然船行不远,但洋面的水就是和港口里浮着垃圾和藻类的水不一样,这里的海水能见度大增,从甲板上往下看,大海既深邃又透明,而沐浴在夏日艳阳中的海面,波光粼粼,无边无际。 P177

接下来,世之介和祥子两人一起跳进海里,然后一起回到甲板,再次跳水,再次回到甲板,不停地重复跳水、回甲板的动作。 P178

“看你这样子,大概得重修了。 P179

”“真的,我没跟你开玩笑,你要发誓不可以讲出去。 P180

”世之介已经记不太清,那天晚上大崎樱说了什么话来回应他的告白。 P181

小泽总是一下课就不见人影,偏偏这一天他就是不走。 P182

“去我家好吗?”世之介先开口邀约。 P183

世之介还记得在玄关脱鞋时,深感害臊,为了隐藏害羞之情,故意高声喊叫:“我回来了。 P184

他当然想把书包放下来,可是,又不愿意离开搂在怀里的大崎樱,于是肩膀一沉,让书包自由落地,没想到运气太差,书包的锐角竟然不偏不倚地正好击中他的脚指甲。 P185

他对大崎樱的妈妈表示,两个人利用这段时间温书、复习功课。 P186

时序进入冬季。 P187

“我已经看到了!你睡在我的床上……”加藤站在玄关冷冷地说。 P188

“最近,我竟然真的在认真考虑要不要干脆帮你买个空调,连我自己都觉得好可怕。 P189

“这个水蜜桃可以给我吗?”也不等主人回答,世之介就一口咬下去,加藤这才说:“不可以。 P190

世之介顶着洗了一半的头,从浴室的门后面探出半个身子,果然看见一脸无所谓的祥子站在狭窄的玄关入口。 P191

”世之介马上瞪了他一眼。 P192

他走出浴室,祥子还在外头等着,也不好当作没看见、不知道。 P193

”祥子对世之介的激动心情置若罔闻,又开始翻阅旅行社的简章。 P194

”“为、为什么?她人看起来不错啊。 P195

世之介的家乡现在当然也是夏天,不过,白天把人和地面一起晒得发烫的太阳,偶尔也会被云朵遮蔽,到了晚上,还有习习凉风扫去炎夏酷热,这些都是东京没有的。 P198

傍晚时分,全体与会队员一齐在浅草的居酒屋举行庆功宴,世之介这才知道自己被如此无情地对待了。 P199

”世之介眼神含恨地看录像带,现在的他非常后悔当初没能好好练习,更是憾恨自己不能在嘉年华会上露脸。 P200

”“哇,你这样讲很过分,我可从来没有打过那种歪主意。 P201

最后,娜娜凄凉地死去……”摘要写得很清楚。 P202

加藤不理也不问,打开房门就要出去。 P203

”加藤说得还是很干脆的,但冷冷的语气里透着一丝紧张。 P204

”“我知道、我知道。 P205

“……那我坐在那边的长凳上等你好了。 P206

不过,除了炙热,同时映入眼帘的还有湛蓝无垠的天空以及洁净壮阔的高积云,看得世之介忽然感动得要掉泪,多么令人怀念的夏日晴空。 P207

坐在豆腐店前面晒太阳的葛井大婶一看到他,马上叫道:“哎呀,世之介,你从东京回来了呀。 P208

搭飞机时忙着看空姐的世之介,一双眼睛简直累坏了,此时突然眼前一亮,因为令人怀念的家就在眼前,浓浓的乡愁排山倒海般袭来,老实的世之介根本招架不住,他几乎是含着眼泪拉开玄关的门,迫不及待地朝屋内大喊:“我回来了!”他一踏进玄关,熟悉的味道立即扑鼻而来。 P209

“知道啊,学生优惠票嘛,我就是买这种机票回来的啊。 P210

“既然如此,你也该先来个电话打声招呼吧?”世之介明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但向来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他自然不会就此罢休。 P211

接电话的是世之介的母亲,她第一次听到祥子的名字,以为是世之介在东京交的女朋友,惊喜得不得了,转念又想儿子的女朋友特地从东京来找他,却一个人孤孤单单待在饭店,实在太可怜了,于是问道:“要不要现在来我们家?”母亲还画了一张详细的地图,传真到饭店给祥子。 P212

母亲回应说:“你不是一天到晚往朋友的家里跑吗?你那个朋友叫作加藤。 P213

”世之介边揉眼睛边说道。 P214

父亲露出了安心的表情关上房门。 P215

”夫妻俩心花怒放,高兴地干杯喝啤酒。 P216

大学毕业后,我很快在一家知名的中型广告公司找到工作,一做就是八年。 P217

可能是激动过度的关系,我竟把两人交往已经超过十五年的事实原原本本地告诉医生。 P218

我坐在窗边的位子,正好面向十字路口,熙来攘往、纵横交错的行人一一映入眼帘。 P219

对了,你们俩最近还好吧?”“我们?还是老样子。 P220

提着冰块回到家里,一开门就看见他人已经到了,正端着小菜去阳台。 P221

“酒还没有冰透。 P222

“我今天下午约了丸野在青山喝咖啡,看到了一个过马路的年轻人。 P223

咦,当时好像正值泡沫经济的高峰期。 P224

“喂,赶快去拿筷子啊,肚子饿扁了。 P225

”虽然她和世之介还不是男女朋友,不过世之介第一次开车,她也不应该坐在后座。 P226

”“女的?是个女生?……那跟你讲应该没关系。 P227

”世之介总算放下了手刹,脚也离开了刹车踏板。 P228

”他们沿着临海县道继续前行。 P229

“等了很久呢。 P230

“好久不见。 P231

一行人在十一点左右抵达目的地。 P232

”两人手牵手奔向快被太阳烤焦了的沙滩。 P233

刚刚太阳还当空高挂,不一会儿工夫已缓缓隐入背后的山。 P234

”大崎樱跳了一下,跃过被海浪推上岸边的海藻。 P235

”大崎樱喃喃低语。 P236

“你送祥子回饭店之前,先帮我把这盒水羊羹拿去给初野大婶。 P237

我才不要你呢。 P238

两人一翻过防波堤,脚下立刻踩在海岸线的礁石上。 P239

“祥子,大崎樱对你大为称赞呢。 P240

”“什么?”“我是个女孩子,看见您跟前女友有说有笑地走在一起,怎么会不难过?”“没有的事……嗯,如果让你心情不好过,我在这里向你道歉。 P241

“世之介先生……谢谢您带我到您的家乡来玩,实在是太好了。 P242

”“可是,你刚刚……”“我想套您的真心话啊。 P243

他以为祥子又在搞笑、说莫名其妙的话了,一边纳闷一边回头看,只见月光照满海岸,岸边的岩石微微透着绿光。 P244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先行上岸的男子已经攀着礁石,冒险沿着陡峭的岩石往上爬,直逼他们而来。 P245

男子立时停止不动,跟在他背后接连爬上来的其他人,也跟带头的男子一样,一个个当场定格。 P246

“您希望我们救这个婴儿,是不是?是不是?”祥子几乎是哭着问已经来到眼前的女人。 P247

巡逻艇透过扩音器发出阵阵怒吼,却因为受到涛声、风声的干扰,连一句话也传不到世之介的耳中。 P248

“祥子!”世之介用双手抱着婴儿呼喊祥子。 P249

“你们到底在做什么?!”世之介仍然抱着婴儿,同时目不转睛地注意着祥子的状况。 P250

“你们应该是恰巧路过这个地方吧?”“是的。 P251

如果说这是三天没睡的现象,自然可以理解,然而,他从九州岛回到东京以后,一直郁郁寡欢,成天大睡。 P254

他每天吃套餐,吃到哪一天的配菜是什么,闭着眼睛都背得出来,像星期一是紫苏泡菜,星期二是萝卜干,星期三是腌小黄瓜等等。 P255

我在车站前面的超市摊车买的。 P256

第一个章鱼小丸子竟然没有放章鱼。 P257

睦美越想越不安……你在长崎到底对她做了什么事?”世之介的脸颊因为嚼章鱼小丸子而鼓胀。 P258

不过,他连当时自己和祥子究竟是一起被带走,还是分别被带走,也一点儿都想不起来了。 P259

“你、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我只是叫你把水羊羹拿去给初野大婶,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母亲也受到了惊吓。 P260

他悄悄地拉开纸门,从门缝里看见哭到睡着了的祥子。 P261

前面坐了一对情侣,正兴高采烈地计划到了东京迪士尼以后,要怎么逛才能全部玩遍。 P262

他坐在电车里头摇呀摇地摇到了学校,暑假刚结束不久,校园里还是一片寂静。 P263

”“到底急不急?”世之介系好鞋带,体育老师也来了,吹了一声哨子,提醒全员集合。 P264

汗水从头、脸一直流到胸前,满身大汗的世之介和仓持跑到体育馆旁边,用清洁池的自来水冲洗。 P265

”仓持也巴不得快点全盘托出。 P266

只是他后来又补上一句:“尽量啦,尽量戴了。 P267

“二十岁,就成年了,算大人了。 P268

”他们吃完,把餐盘送到回收台,一起离开学生餐厅,一路上两个人都默默无语。 P269

”“你自从嘉年华会那一天昏死过去以后,就音信全无,我们都好担心哦。 P270

明天是周末,客房服务直到清晨都没有停过。 P271

世之介从地铁换搭私营铁路,一坐上座位就开始睡觉,一路睡到花小金井站,然后从花小金井站骑脚踏车回家。 P272

”“哎呀,我忘了……对不起哦。 P273

祥子很快就感受到世之介的心情,她也哽咽着说:“是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 P274

当然,最重要的是,小婴儿是不是还活在世上。 P275

”祥子望着窗外那群玩得不可开交的孩子幽幽说道。 P276

”仓持看了一下手表。 P277

“我以前呢,觉得景气不错,想找一份听上去就很酷的工作,像是广告文案撰写人,或是助理。 P278

”仓持还在用脚踢着小石子。 P279

说起这位外婆,大概是年轻时就在饭店工作的缘故,一点也不像生在明治时代的女性,她喜欢一切新鲜事物,一直走在时代的前端。 P280

我现在要去医院,你赶快回来就对了。 P281

眼前必须马上去做的事情多如牛毛,譬如订机票、收拾行李等等,然而一想到外婆的点点滴滴,手脚硬是不听使唤。 P282

难道外婆早已预知自己的告别式将在“紫云厅”举行,所以特地拍了这么一张清一色紫色调的照片?外婆的照片被数不清的花朵团团包围,她笑得十分慈祥,世之介越看越觉得那笑容分外明亮。 P284

她从女校毕业后,或许有什么缘由吧,一直拖到二十九岁才结婚,二十九岁在那个年代可说是相当晚婚的年龄。 P285

“世之介,你赶上了吗?”“嗯,差一点就没赶上。 P286

“不是吧!”“你有必要这么惊讶吗?”“因为奶奶也跟我说过,所有孙辈中,世之介最好。 P287

可一旦人回来站在大家面前,这些长辈还是先关心他有没有吃饱。 P288

然而,现在机上应该有跟自己一样在和时间赛跑、分秒必争的人吧,应该有人希望飞机赶快起飞吧。 P289

看到自己的母亲哭倒在外婆的枕边,犹如孩子一般哭到上气不接下气,世之介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P290

一直到殡仪馆的工作人员陆续出现时,姨丈和姨妈也回到了礼厅,接下来就交给他们了。 P291

”根据清志的描述,照片上的少年背着一个熟睡的幼童。 P292

“喂,你好,我是大崎樱……”“小樱?你怎么打电话来?”“世之介,你还没回东京?我听说你外婆的事了。 P293

”“阿姨?”“喔,就是清志的妈妈,我那个表哥,你还记得吗?”“就是那个乐天派的表哥吗?”“对对对。 P294

“咦?世之介,你不是在东京吗?”这是对他的近况有些了解的大婶;“哎呀,世之介,你长大了呀,读哪一所高中啊?”也有大婶对他的印象一直停驻在过去的某一点。 P295

“姨妈!”世之介开口叫道,马上从二楼阳台传出响应:“世之介,你来了啊?姨妈正在收衣服,你随便坐一下。 P296

“你都会这么做吗?”世之介问正在点蜡烛的大崎樱。 P297

”大崎樱说道。 P298

家里没有人在,应该不会有人用车,不过,世之介还是留了一张纸条:“车子借一下,马上回来。 P299

今天是工作日,车子在无人的午后县道上畅行无阻,两旁尽是令人心旷神怡的风景,虽然只是防波堤和地平线。 P300

”大崎樱也没说错。 P301

”大崎樱并没有回答世之介的问题。 P302

途中,他们经过当地一家非常出名的点心铺,于是停车进去吃了冻米粉。 P303

”“哦是什么意思?”大崎樱应该不是真的想到对岸去,只是偶然看到了渡船口的广告牌,随口问问罢了。 P304

”“为什么?”“为什么?我不知道该怎么跟次郎说。 P305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决定?”“就是找工作的时候嘛。 P306

”渡轮抵达对岸时,太阳已经没入地平线了。 P307

我妈比较喜欢你,她一直觉得你比次郎开朗。 P308

整座岛都进入了梦乡,四下一片寂静,只有远处传来一两声狗叫声。 P309

“咦,今天是二十三号吗?”世之介把手伸到后座,想拿靠垫来当枕头时,大崎樱突然问道。 P310

只是,十九岁来得太唐突了,使他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 P311

”“这是代替生日蛋糕的,虽然没有插蜡烛。 P312

很久没有去桑巴舞社了,去看看吧。 P313

“喂,都没半个人有兴趣吗?惨了惨了,再这样下去,我们就要变成末代社员了。 P314

这一带的地铁车站和世之介住的西武新宿线车站截然不同,一通过检票口,爬上阶梯,马上就是一般的民宅,不像其他路线的车站至少还有超市、商店街和停自行车的地方。 P315

“您好,我是横道,请问一平在吗?”世之介话还没说完,玄关的拉门就被拉开了。 P316

“没什么,就是很久没看到你了。 P317

“你到底在干什么?”世之介想要先声夺人,所以一开口就没好气地问,还踢了床一脚。 P318

“会暂时过去住一阵子。 P319

他在学生会馆听石田说他们两人退学了,内心一阵慌乱地匆匆赶来,但抵达仓持家前,他完全没有思考过自己到底怀抱何种心情而来。 P320

从入口看过去,仿佛所有的客人都在跟另一个自己一起吸面条。 P321

千春也看到了世之介,同时惊讶地“哎?”了一声。 P322

”“真的吗?好啊。 P323

”“我回去了,再见!”千春的母亲又向世之介行了一个礼,世之介也深深地低下头去回礼。 P324

教授知道快要下课了,课也就越讲越快。 P326

”“咦?”“你谁啊你?”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瞪着世之介问道。 P327

”“对对对,我想起来了……”“今天晚上记得到学生会馆的活动室来。 P328

”“别闹了你,我才不要跟你穿一样的衣服,多丢脸啊。 P329

”“世之介君,你越来越吊儿郎当了,想跟石田越来越像,是吗?”听到清寺这么说,石田赶紧撇清道:“别闹了,好不好?”“你们要怎么样,我没意见。 P330

世之介不得已,只好离开桑巴舞社的排练点,看到靠窗的桌子边围了一群貌似苦闷的男生,便靠了过去,碰巧里面有一个男生和他一起上体育课,于是开口问道:“这里是什么社?”那名男生答道:“电研,电影研究社。 P331

世之介不由得懊恼起来,懊恼自己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老老实实跟着大家一起排队,虽然排队的客人进去了好几组,但在等待期间又来了好几组,如果现在去排队,还是排在最后面,而前面有五六组人马在等。 P332

“走这个台阶出去,有一家王子饭店,你知道吧?它连着西武线的车站,我们去那里的酒吧,可以吗?”“有有有,有一家饭店,连着西武线车站!”“你为什么要重复一遍?”世之介跟在不知所以然的千春后头,绷着一张脸,十分认真地回答:“并没有特别的意思。 P333

“我今天时间不是很多,喝完茶以后,有事得先走一步。 P334

虽然还不知道要做什么,但现在已经订下了周末的约会,油然生起达阵成功的成就感。 P335

“我出生在东北的乡下地方。 P336

”讲到这里,千春又静默了,而世之介也没有勇气打破这个沉默。 P337

他订了一家看得见东京塔的意大利餐厅,虽然靠窗的座位全部被订光了,不过,订位的人信誓旦旦地告诉他,一定会替他安排只要伸个头就可以看到亮灯的东京塔塔尖的座位。 P338

世之介在离约定时间还有十分钟时回到Almond甜点店。 P339

他想打电话联络一下,可附近的电话亭没有一个是空的,甚至还有大排长龙的。 P340

“我好像感冒了,今天没办法去了,对不起啊,真的很对不起。 P341

”前原自嘲似的摸了摸肚子说道。 P342

每个星期日下午,我都会在这个频道主持十五分钟的音乐节目,今年已迈入第五年。 P343

对方坦率地赞美道:“片濑小姐,你皮肤超漂亮的。 P344

刚刚我在入口处买咖啡,还看到来这里玩的游客,兴奋地和雷曼兄弟公司的广告牌合影留念呢。 P345

请问是什么样的烦恼让你打电话进来呢?”“我很喜欢一个人。 P346

”“裕太君,先听我讲一句话好吗?”“请说。 P347

“我?为什么这么问?”我反问道。 P348

我对稍后进来的镰田使了个眼色,微笑说道:“不虚此行。 P349

本间于是拜托我做他的经纪人,我便也舍我其谁地承担了下来。 P350

”海野笑着说,嘴唇上还沾着啤酒的泡沫。 P351

”老板把色香味俱全的鳕鱼炖芋头盛到小碟里,我和海野当着老板的面干杯,我提醒海野说:“其实现在干杯还早了点。 P352

自年轻时起就一直追求奢侈的东西,如果最后得到的是此等奢侈,这一生也就有意义了。 P353

”本间礼原本就是擅长表现“不可思议的白色”的艺术家。 P354

出租车已经停在租来当画室使用的仓库前面,我急忙付钱下车。 P355

“我想去抓住那个人的手。 P356

他进桑巴舞社已经八个月了,自认为已经抛开了害羞和自尊,但或许残留在心头的那一丝迟疑还是束缚住了自己的腰肢,怎么扭都不自然。 P357

”世之介大可不必向陌生人交代这么多,但不这么说明,又觉得无法让对方了解状况。 P358

她告诉我说因为感冒不能来,我问了八个人,有学长也有朋友,其中七个人斩钉截铁地说:‘根本是故意放鸽子!’只有一个人说:‘应该不是故意放鸽子。 P359

”“我自己也想不到跳桑巴舞会这么快乐啊。 P360

因为他站着嫌背后的羽毛装饰累赘,而坐着,太阳形状的头套又会刺到石田的脸。 P361

自从上次在长崎遭遇难民事件以后,一直到今天,两人只见过一次面,就是上次祥子来告诉他婴儿和婴儿母亲的现状。 P362

”加藤的恋人当然是男生,世之介觉得如果是祥子,知道了这件事应该也不会太惊讶。 P363

”“要站在哪里看得最清楚,屋顶吗?”“在外面跳的时候,站在屋顶可以看见,不过,进校舍以后就……”“那我跟在队伍的最后面好了。 P364

”“要去参加庆功宴吗?”“不是。 P365

世之介婉谢参加,心甘情愿来帮仓持搬家,不过,人到现场却让他感到泄气,颇有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叹。 P366

”“我打包行李一整晚都没睡。 P367

是什么样的工作呢?”“房产中介公司。 P368

只有你愿意帮我,还替我搬家。 P369

这并非世之介的父母主动寄来,而是他开口要求的。 P371

明天就是提交报告的最后期限。 P372

他大概打的公用电话,因为同时传来了尖锐的电车发车警示音。 P373

”“喂,喂……等一下啦!”“干吗?你后天没空吗?”“不是有空没空的问题。 P374

”“不过,我话说在前面,你可能没希望,因为你长得普普通通,又没什么特殊才艺,应该不会入选。 P375

这里是试镜的会场,制作单位只准备了一半的座位,剩下的人只好靠着墙壁排成长长的人龙。 P376

世之介明明看到小泽经过自己的面前,可是因为对方忙着低头看那本随身携带、厚如《圣经》的记事本,再加上一身光鲜亮丽的打扮,一度让世之介误以为是电视台的人。 P377

这些评审当中,有人西装笔挺,也有人着装休闲,好像等一会儿要去参加网球比赛似的。 P378

不知道是不是最后一个的缘故,已经有评审合上档案夹,等待下一梯次的面试。 P379

于是,他双手插腰,转了一圈以后,开始扭腰摆臀。 P380

记得刚到东京不久,每次在车站的百货公司或市中心的公园看到铺纸箱露宿街头的流浪汉,世之介总会多看好几眼。 P381

Alta前面人山人海。 P382

从Alta前面信步而行,经过My City百货,沿旁边的通道直走,不过数百米的距离,就会来到另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P383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世之介发现路边停了一辆全黑的高级车。 P384

”“啊,初次见面,您好您好,我是横道世之介。 P385

世之介看着祥子,发出求救的信号,可是,祥子不但连一丝要救男友的意思都没有,还追问道:“您怎么了?世之介先生,在想什么?”“没、没有……”实际上,世之介稍早才从一栋商住混合大楼走出来,正在斟酌要吃里头便宜的大阪烧还是平价的意大利面。 P386

“我们先往前走吧,站在这里很危险哦。 P387

世之介一面暗中计算,一面跟在她们母女身后走进店里。 P388

世之介先生的妈妈很会做菜吧?”“没有啦,普普通通而已……”“不过,很大条的鱼也可以片得干净利落,对不对?”“我们家附近有个小渔港,因此常常会有邻居送鱼给我们。 P389

”“妈,那个鱼的名字要怎么念,公的鱼?”“公鱼吗?应该念作wakasagi,对吧,师傅?”母女俩一边吃天妇罗,一边鼓着双颊说话。 P390

从这一点来看,也就不方便反驳祥子母亲的话了。 P391

”“看起来不像。 P392

付完钱,祥子的母亲向店家借电话联络司机。 P393

“这、这里?”世之介忍不住问道。 P394

”猎人应该是枪不离身才对。 P395

“你在大学念什么?”祥子的父亲问道。 P396

“你说有前途就有前途,用不着那么生气嘛。 P397

“祥、祥子?”“……世之介先生,你觉得我怎么样?”“我?我……”世之介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 P398

说到两人的谈话内容,聊祥子父亲的事比聊祥子还要多。 P399

前年虽然和大崎樱是男女朋友,但圣诞夜那一天,世之介补习补到很晚,下了课匆匆忙忙赶到大崎樱的家,结果最要紧的人物小樱却得了重感冒,症状还很严重,讲不到两句话,鼻子就像关不紧的水龙头一样鼻水直流,世之介只好早早离开。 P400

最后,他又买了纸制的三角锥帽和圣诞老人造型的蜡烛,然后离开人山人海的西友百货。 P401

”“少一个r又没什么大不了的。 P402

祥子问道:“世之介先生,这几个女生里面,您喜欢哪一个?”“哎?这里面?”祥子只是心血来潮随口一问,世之介却想到自己原本也是这些男主角里头的一个,当下走到电视机前面。 P403

”祥子早就没兴趣知道,现在奥斯卡比答案还要重要。 P404

不知道是降雪的时间太短,还是原本就行人较少的缘故,积了三厘米厚白雪的步道还没有人踩过。 P405

双手握着咖啡取暖的世之介和祥子站在灯下。 P406

雪花轻轻地、静静地自天空飘落。 P407

“到了吗?……世之介?”祥子用不熟练的语调问道。 P408

被他拿来当枕头的坐垫还很新,以至于头一躺下去,四个角立马上翘,因此老是遮到他的视线。 P410

“在为什么不接电话?”想象不到儿子竟会懒成这样的母亲拿起了话筒。 P411

”“谁?”“当然是你爸爸啊!”想象不到儿子竟会懒成这样的母亲,一边走回厨房一边说:“你爸爸提过好几次了,他做父亲的梦想就是等你长大,跟你一起喝酒。 P412

“对了,回去的机票订好了吗?”“还没。 P413

暑假的时候,世之介和祥子、爸妈四个人逛完中华街要回去时,喝醉酒、心情万分愉快的父亲硬拉着他们去“幸”。 P414

”结果,世之介被迫在心情好得不得了的父亲身边坐下。 P415

“她说话很奇怪,对吧?我还以为没人注意到,只有我一个人觉得怪呢。 P416

现在他才注意到自从自己来了以后,这位正树先生还没开口说过话。 P417

“只要到涩谷走一趟,就可以看到满街都是这种白痴大学生,用父母辛苦赚来的钱,一天到晚不是去校外联谊就是去参加舞会,成何体统!走在路上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这么了不起,干吗不自己去赚钱?”世之介的父亲只是个微不足道的上班族,中尾伯父看起来也不像大学生,妈妈桑就是妈妈桑……如此看来,正树口中的“这种”白痴大学生不就是指世之介吗?“喂,闭上你的嘴!”中尾伯父终于注意到自己的儿子满口胡言乱语,连忙出声制止,但早已无济于事。 P418

总而言之,正树的一番话连世之介都激怒了。 P419

客人的《白兰地酒杯》也唱不下去了,只剩音乐继续流转。 P420

“出去,出去!真是受够了!”两位不堪其扰的父亲异口同声地说。 P421

之后便互相肩靠着肩瘫坐在路边。 P422

世之介一向屡投屡不中,没想到今天居然擦板得分!就这样,一场打斗得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结果,让世之介和正树搭同一班飞机回到东京。 P423

“是在田无的隔壁吗?”“没错……”“什么嘛,你住在那种地方?我现在要去田无,有车,你要搭吗?”世之介实在搞不清楚,这个叫正树的年轻人到底是和蔼可亲还是鲁莽失礼。 P424

”世之介跟在正树的后头走。 P425

“……喂?喂?世之介先生?你听到了吗?”话筒的另一端传来祥子母亲的呼声,世之介连忙出声回应。 P426

“发、发生什么事?”“我女朋友受重伤了,不,不是重伤啦,反正现在人在医院就对了。 P427

世之介也这么想。 P428

世之介的心情百味杂陈,一半是如释重负,另一半又觉得虚脱无力。 P429

”“朋友?”“……怎么说呢,我家乡的学长啦。 P430

世之介双目无神地望着前面的使用者。 P431

那个人回过头来,顶着一脸青春痘既无奈又烦闷地把书翻到最后一页让世之介看,大概有五十页之多。 P432

这一天,世之介又在车站的小卖店买了三份体育晚报,当礼物带去给祥子,因为一般的晚报在医院的便利店都买得到。 P433

”“不行,我一旦决定的事,就不会再改变。 P434

她的确非常空闲,连讨论消费税的报道,都用红笔在上面写了个大大的“反对”。 P435

有时间再一起去喝酒。 P436

“哎呀,是世之介啊!”“啊,好久不见,你好吗?”“你房间一天到晚乌漆抹黑的,我还以为你偷偷搬走了。 P437

我们见面的第一个晚上,你还为没收到棉被心神不宁呢。 P438

”“那到底是什么?”“嗯……你跟刚到东京的时候比起来……”“比起来怎么样?”“……没那么缺心眼了?”“缺心眼?”“对,没那么缺心眼了!”“不是我自说自话,大家都说我缺心眼。 P439

他跟京子说再见后,立刻到一楼的停放场牵车。 P440

他东张西望,寻遍整个站前广场,就是找不到仓持。 P441

之所以会这么问,就是因为尺寸太不合身了。 P442

要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绝对过不了这种生活。 P443

不过,对世之介而言,目前想得到的“难题”也只有考试而已。 P444

点这个汉堡包不知道是要当早餐还是当消夜的客人,好像是来日本洽商的美国人。 P445

等到大四那一年,我要找时间去环游世界。 P446

”世之介被问得措手不及,下意识地就答“要”。 P447

”明明无心道早安,但因为每天都要说上好几次,习惯也就成自然,因此只要一开口,语调自然铿锵有力。 P448

每天放学,都有同学跟他一起回家看鸡,就连住在附近的大人也倍感稀奇似的跑来看。 P449

”有着一张圆润、可爱脸庞的高中女生“嗯”地点了点头。 P450

仓持和阿久津唯那里也不是养猫的时候……世之介一时之间找不到合适的饲主。 P451

“我会尽量帮你找都是肌肉猛男的片子。 P452

这几天,小猫都是世之介在照顾,又碰巧遇到世之介休假不用上班,这一人一猫便成天黏在一块儿。 P454

”“赤坂那种地方会有流浪猫?”眼前最迫切的问题莫过于房东的意愿。 P455

“房东家以前也提供寄宿,住户们都习惯了随意进出。 P456

小猫一听到这个名字,马上喵了一声。 P457

”“我今天想再去看一次。 P458

”世之介并不是很想看电影,也没半点当真的意思,可是,不知不觉中就脱口说出这句话。 P459

”“哦,原来是那件事。 P460

祥子进入诊室后,世之介百般无聊地在候诊室东张西望。 P461

“我如果不是站在这里,而是站在那边,就被撞死了。 P462

”一向顺着祥子的意思,从来对她言听计从的世之介,说也奇怪,今天就是坚持到底,寸步不让。 P463

”世之介毫不退缩地着盯着祥子的眼睛看。 P464

房间冷得出奇,除了自己长期不在家,当然还有其他原因。 P465

我走了。 P466

如果全部放手,退回年轻时白手起家的废土处理业务也未尝不可,然而,膨胀了的不仅是事业蓝图,还有父亲的虚荣心。 P467

而事实上,他的家族拥有庞大的纺织事业,宜嗣正是衔着金钥匙出生的接班人。 P468

我和宜嗣从此一个在伦敦念书,一个在纽约上班,形成暂时分居的局面。 P469

“抱歉,我迟到了。 P470

难民们不再听从指示,最后是通过和难民的领袖卢班加对话,才解决掉这个烫手山芋。 P471

那张照片怒发冲冠,很像面目狰狞的女魔鬼吧?”“是吗?我觉得很有活力、很有生气啊。 P472

”“那可以找个时间跟小爱聊聊吗?”睦美脸上仍然挂着愁容。 P473

下意识地又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蚕茧一般的摩天大楼不停地后退。 P474

“不一定要京王,凯悦也可以……”看到我一脸不安,世之介赶紧接口道:“你、你没说错,一提到这附近的饭店,当然会想到京王、凯悦啦。 P475

颓然走出电话亭的世之介,一张脸垮得比刚从洗衣机里拖出来的全绵针织衫还要长,还要乏力。 P476

总之,是世之介让我了解到原来男人的身体竟然可以火热到烫人。 P477

”“好想念世之介先生那个人啊。 P478

最近有一对从刚果逃出来的十多岁的姐妹住在营区。 P479

希薇亚用英文对难民的领导人卢班加说:“我先了解状况,会很快让你们知道的。 P480

帐篷外头传来开心的嬉闹声,一群男生正在踢爱心团体捐赠的足球,玩得不亦乐乎。 P481

原定下个月要搬去新营地,但有多户人家顽强抵抗,拒绝迁移。 P482

沐浴在月光下的荒野看不到边际,星空隐没的附近便是地平线。 P483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 P484

希薇亚转过头看了我一眼,竟慌张地急踩刹车:“你、你怎么了?”我自己也没有察觉。 P485

大海,依旧漫无边际。 P486

而毫不避讳别人的目光,一面大声呼喊,一面跑过来的人,当然是世之介。 P487

祥子拆掉石膏那一天,他拉着半推半就的她去旅馆。 P488

盒子上的缎带已经被解开又重新绑上,所以缎带歪七扭八的。 P489

”“她是谁?”“我也不知道。 P490

“不是炫耀是什么?”祥子越说越火大。 P491

”“一看就知道已经打开过了。 P492

“……世之介的房间是二〇五,如果真的是投递错误的话,应该是二〇五附近的一〇五或三〇五最有可能,所以,从这两间开始比较能够事半功倍。 P493

“别闹了……不要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P494

“我们接着去三〇五室吧?”世之介问道。 P495

所以讲到一半,就随随便便交代过去了。 P496

几天前,他和祥子挨家挨户去找巧克力的主人;此刻,他等的人正是巧克力的主人,也就是和他住在同一栋公寓的邻居——室田惠介。 P498

世之介边和祥子说话,边回想自己是否伤过谁。 P499

室田是个摄影师。 P500

“你觉得我拍的照片怎样?”要了一杯咖啡的室田一面点烟一面问道。 P501

”方才在会场,室田曾就自己使用的相机向世之介略作说明,两人聊着聊着就变成了世之介想要借相机一用。 P502

春风初拂。 P503

祥子的脸的确像吃年糕被噎到一样涨成大红色,不过,世之介当然是误会了。 P504

他只是很单纯地转述室田的玩笑话而已,绝对没有其他意思。 P505

”世之介面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的裸体模特儿,又是解释,又是说明,搞得满头大汗。 P506

”世之介半推半就地被拉到外面。 P507

”“哎?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过?”“我太晚申请,早就没有名额了。 P508

”“你感受到了没有?是春天的气息呢。 P509

母亲曾经责怪父亲把钱借给朋友,那是发生在世之介念小学的时候,他还有印象,父亲借出去的钱并不是什么大数目,父亲说:“都是认识多年的老朋友,才跟我借这么一点点钱,他也不会觉得别扭的。 P510

世之介上次帮仓持搬家,因此,他知道怎么从车站走到仓持家。 P511

“预产期根本还没到!”仓持对着世之介大吼,世之介被吼得莫名其妙,却依旧无所适从。 P512

冲进屋内的小金毫不犹豫地往最里面的房间跑,一把抓起衣橱旁边的波士顿包,同时告诉正在玄关翻箱倒柜、找不到钥匙的世之介:“就在那里!鞋柜的上面!”世之介几乎是和小金撞在一起似的走出屋子,大概是着急过头,门怎么都锁不上。 P513

”小金答道。 P514

不过,体格壮硕的小金跑步的速度丝毫没有减缓的迹象。 P515

“马上要生了吗?”“大概吧。 P516

”小金回答道。 P517

“哇,徕卡相机呢!”小金兴奋地说。 P518

仓持拜托他通知世之介。 P519

”结果,事情反向发展了。 P520

小金和一位老太太脸贴在婴儿室的玻璃窗上,朝里头指指点点。 P521

”世之介也把脸贴在玻璃窗上向里面张望,裹着毯子、包在襁褓中的婴儿露出一张小小的脸。 P522

”便相偕离开了医院。 P523

“哎?要去法国?”“嗯,去法国。 P524

”世之介说着说着,想到了他在婴儿室拍的第一张照片。 P525

生平第一次到国际机场就好比刘姥姥进大观园,见什么都新奇。 P526

”祥子继续看她手上的留学指南。 P527

”“哇……果然是创新的题材。 P528

“说作品太夸张啦……总之,我知道了。 P529

世之介原本想再大叫一次,不过,料想也喊不赢祥子,当下决定不再回头,直接走出机场。 P530

这几天白天愈来愈长了,世之介把脸朝向在群楼大厦间升起的太阳,仿佛正在接受阳光洗礼一般。 P531

不知道是谁准备了一个铁盘,盘子里放了满满的狗粮。 P532

“它连一声谢谢都没有!”世之介笑着说。 P533

堤岸旁的樱花开时尚早,但枝头已有小小的花苞露出,随风轻轻地摇曳在晴空下。 P534

也许他走得十分悠哉游哉,远眺挂在车站东口的大时钟,都快七点了。 P535

世之介过站不入,继续沿路线往北走,这样一路可以走到新大久保、高田马场,走累了就进站去乘车。 P536

就拿上星期闲逛随意进入的拉面店来说好了,世之介连服务生是男是女都不记得了,更遑论他对服务生的长相还有多少记忆。 P537

”“你在新宿打工?”“我在赤坂的饭店打工,因为今天心情很好,所以下班后就一路走到这儿来了。 P538

不过,自己认识的婴儿再怎么哭,都不觉得烦。 P539

他们穿梭在下楼的人群缝隙之间,闪闪躲躲地往上走。 P540

突然一阵风刮来,瞬间吹走了她头上的帽子。 P541

最先行动的人是小金,他伸手拾起帽子,交还给受到惊吓的女子。 P542

在电话里也曾向你提过,世之介有一个包裹指名要给你,这就寄过去。 P543

末了,祝你工作顺利,也请多保重身体。 P544

[3] 日本最大型的桑巴舞庆典,时间通常定在每年八月的最后一个星期。 P545

[16] 月刊杂志名,为男性专属时尚杂志。 P546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