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笑声

good

一八九九年四月二十三日,纳博科夫出生于圣彼得堡。 P9

他阔绰,受人尊敬,过得挺幸福。 P12

也可以让几个骑马的人走在雾中湿漉漉的大路上,最后回到原先那片酒店。 P13

欧比纳斯想见雷克斯,却听说他刚刚回美国去了。 P14

他会不动声色继续讲下去,心里知道(而且盼着),她过一会儿自己就能解答自己提出的问题。 P15

尽管他生得体面,举止沉稳,很有教养,可不知为什么,他却没能从这些讨女人喜欢的优点中得到实际的好处。 P18

她的皮肤极为细嫩,轻轻摁一下就会出现一小块红痕,好半天才消失。 P19

黑暗中的笑声

他恨这棕榈树,恨这令人沮丧的一片白色,恨那些衣服沙沙作响、头戴白帽、脸色红润的护士。 P20

他得设法打发掉这意外得来的时光。 P21

她走来走去照应观众,好几次经过他身边,他却故意扭过头去,因为看见她,他会难过。 P22

为了弥补自己的唐突,他哧哧傻笑了一下,笑得太迟了。 P23

她父亲是个看门人,在战争中被炮弹震坏了脑子,长着满头银发的脑袋不停地颤动,似乎总在以此证明他的怨愤与忧愁。 P26

有一次她在楼梯上拾到一个破旧的手提包,里边装着一小块杏仁香皂,上面粘着一根卷曲的细毛,提包里还有六七张古怪的照片。 P27

他把她带到城外,停了车。 P28

她丝毫未能引起他的注意,为此她大为恼火。 P29

“他才三十岁,脸刮得光光的,很有身份,打着丝领带,叼着金烟嘴。 P30

”他说完淡淡一笑,忽地转过头去继续与列万多夫斯基太太谈话。 P31

两个日本绅士过来跟她搭话。 P32

一个阴冷的早晨,她鼓起勇气浓妆艳抹地打扮起来,找到一家名字挺吉利的制片公司,成功地约会了公司经理。 P33

玛戈起先挺喜欢她的新职业。 P34

她往他身上靠得更紧了一点。 P35

伊丽莎白、伊尔玛、保罗,都好像是另一个时代的人,一切都像早期意大利画家的作品的背景一样静谧、安详。 P38

再次会面的时候,玛戈用了机智的手段,使他无法跟她调情。 P39

线条柔和的脸颊,左眼下生着一颗毛茸茸的小痣。 P40

上封长信言犹未尽,现在还想补写几句。 P41

”欧比纳斯哑着嗓子说,猛地把话筒搁回电话机上。 P42

整个白天欧比纳斯都待在家里,怕她再打电话来。 P45

房东太太从一堆空啤酒瓶后边取出一副纸牌。 P48

“首先,我当然不会因为你打电话给我而生你的气。 P49

)屋里只剩下他一个人,几分钟前他的表停了,可餐厅里的钟挺准,而且把头伸到窗外还可以看到教堂的大钟。 P50

”他尽管这样想,却身不由己地屏住气息踮脚走到门厅。 P51

他深吸了一口气。 P52

他很少这样匆忙地在各个房间里乱窜。 P53

真可惜,让他溜了。 P54

保罗时常东张西望,有时干咳两声,哼哼曲子——欧比纳斯想,这个多管闲事的家伙。 P55

事情进行得很顺利。 P59

但伊丽莎白是个单纯的人,她完全相信,她和欧比纳斯是一对特殊的夫妇,他们的关系珍贵而纯洁,绝不可能破裂。 P60

保罗浑身打颤,赶紧挂上电话,好像他不小心抓住了一条蛇。 P61

她首先买了一台冰箱。 P64

”“哦,有这么回事?”那女人忽然显出感兴趣的神色,终于摘下了门链。 P65

她的房门上钉着一块崭新的铜牌,上边镌着她的姓名。 P66

信的内容我能背给你听:‘欧比亲爱的,爱巢搭好了,小鸟正等着你。 P67

玛戈蜷身躺在长沙发上,仍然保持着原先的姿态—像一只蛰伏的蜥蜴。 P68

她忽然扬扬得意起来。 P69

戴白帽的人在清扫街道。 P72

他又来到他和伊丽莎白一道居住了那么久的公寓;他上了电梯—八年前他和保姆、妻子就是乘着这部电梯上楼的,当时保姆抱着婴孩,妻子脸色苍白却又喜气洋洋。 P73

妻子的夜礼服摊在床上,衣柜的一个抽屉拉了出来。 P74

“你在哪儿认识她的?那个骚货怎么敢往你家里写信?”“别发火,慢慢说,”欧比纳斯舔舔嘴唇。 P75

起初弗丽达说什么也不肯留下来看守空公寓。 P78

他一边啜泣,一边喃喃自语。 P79

他说,用大蒜和松香末可以清除旧画表面陈年的罩光漆,恢复画的原貌;用绒布蘸上松节油可以擦掉涂抹在作品表层的灰黑颜色或粗劣的画面,使原作重新放出光彩。 P80

“听着,”奥托说,“我已经盯了你三天。 P81

“听着,”奥托说。 P82

“哼,我们早摸清了你的底细。 P83

一个可恶的老太婆剥削我。 P84

她要买许多件浅色上衣,要买洗海水澡的用品以及可以帮她把皮肤晒成棕色的大量润肤膏。 P87

来的是帽店女工。 P88

“您并没告诉我您打算娶她。 P89

奥托独自站在楼梯口,盯着那张钞票出神。 P90

起初她觉得,似乎丈夫已经离开人世,人们是在编出谎话来企图使她相信他只是拋弃了她。 P93

(就像一个学外语的人想起先前曾经看到过某一本书,就是用当时还不懂得的那种语言写成的。 P94

玛戈伸开手脚躺在金黄的沙滩上,四肢晒成了蜜棕色,深黑色游泳衣腰间配衬着一条又细又白的弹力腰带——幅标准的海滨招贴画。 P97

他躺在地上(用一块毛巾盖住晒起了水疱的粉红色肩膀),观看着她那双小脚的移动。 P98

远处,黑森森的柏树林里有一栋像白糖般白得耀眼的小屋。 P101

但不管他多么温柔体贴,她感到他们之间的爱情总是缺点什么,而第一个情人哪怕是极轻的爱抚都能让她得到愉快的享受。 P102

”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用手捂住脸。 P103

她对艺术一窍不通,也毫无兴趣。 P106

她只须将某样小物件的位置稍加改变,这物件就会立即改观,再也勾不起对往事的怀念了。 P107

开头两天玛戈回家时都生着一肚子气。 P108

“你应该懂得这一点。 P109

客厅的漆盘上放着名片,每张名片上都巧妙地标着一对客人的名字,这样每个人一看名片就知道该和谁一道进去就餐—兰帕特大夫和索尼娅·赫希;阿克谢·雷克斯和玛戈·彼德斯;波里斯·冯·伊万诺夫和奥莉加·瓦德海姆等等。 P112

”多丽安娜最出名的是她秀美的肩膀、蒙娜丽莎式的笑容和织布鸟般的沙哑嗓音。 P113

“噢,是吗?您好!”雷克斯鞠了一躬,转向欧比纳斯,慢悠悠地说:“我在船上读到了您的大作《塞巴斯蒂亚诺·德尔比翁博 [9] 传》,可惜您没有引用他的十四行诗。 P114

他正隔着桌子跟作家鲍姆争论艺术表现手法的问题。 P115

我在学生时代和康拉德很熟,因为我们一道在海德堡上学,后来还时常见面。 P116

二十年后,就在同一天,也是星期五,他吃着一条大鱼,可鱼肚里没有发现钻石。 P119

“喂,拿去,”他粗鲁地说。 P120

她气喘吁吁地解释说,冯·伊万诺夫一直缠着她,要开车送她回家。 P121

命运之舟莫名其妙地搁浅了,他只好随便把它像破车一样丢弃在海滩上。 P124

纱窗帘很脏。 P125

雷克斯就喜欢在他的作品中表现这种“超级幽默”。 P126

欧比纳斯和善地笑了。 P127

玛戈来到餐桌前。 P128

他只好强打精神没完没了地和欧比纳斯高谈阔论。 P129

在她兜圈和舞蹈的时候,她那双亮晶晶的冰鞋发出闪电般的光芒,以巨大的冲力切割着冰面。 P130

我们尽量多加小心就是了。 P131

他伴着玛戈走下平缓宽敞的台阶。 P132

尽管他心地善良,可他也有与玛戈相似的想法——希望有人能教训她一顿。 P135

天色尚早,外边正下着雪。 P136

最后他站起来拍拍她的头,然后洗了手,把卷起的袖子放下来。 P137

这批评十分中肯,可勤杂工的女儿却伸出舌头做了个鬼脸。 P138

“总是问同样的问题,总用恳求的眼光盯着你。 P139

“下月要举行一次不公开的预映,不管怎么说,我可不能一直病到那个时候。 P140

那部电影一定会红起来,我很有把握。 P141

雷克斯最后用力一拽,“崩”地响了一声,他摆脱了纠缠。 P142

至于画家嘛,那就另当别论了。 P143

她老为自己的健康担心,所以一直待在家里,没有出门。 P146

他正在推楼房的大门,雷克斯忽然从后面赶了上来,两人同时进了大门。 P147

他站在门厅正中,扯起嗓子连声喊道:“欧比!欧比!”欧比纳斯看到内弟那张变形的脸时,笨拙地朝前跑了两步,脚下一滑,又赶紧站了下来。 P148

“他没来,”保罗回答。 P149

桌上一只玻璃碟里盛着柑橘,显得鲜艳耀眼。 P150

他仍然不能相信刚刚发生的事情。 P151

命运女神分明在催他猛醒,他听到她雷鸣般的召唤。 P154

一大块迅速变幻的蓝天明晃晃地映在一扇窗子的玻璃上,光着臂膀的女仆正在使劲擦拭那扇窗户。 P155

“我知道这件事很让人伤心,可他们和你的关系已经跟陌生人差不多了。 P158

死得真冤,对吧?不过,如果他不死,而是一直活到老年,那么作为一件艺术品,他就不会是那么完美的了。 P159

他是个玩世不恭的人。 P160

“我也不知道。 P161

她看到那位制片商就在离她不远的地方。 P164

不知怎么,他想起他们初次见面的那个小小的“百眼巨人”电影院。 P165

”她的嗓音有点沙哑,玛戈恨不得伸手抓破她的脸皮。 P166

欧比纳斯满脸疑虑地跑去追她。 P167

她又哭又闹,歇斯底里地在沙发上、床上、地板上打滚。 P170

“说到点子上,那就是你应该快活起来。 P171

你想想办法吧。 P172

玛戈每次来访都看到他在工作。 P175

她跑到街上叫出租汽车。 P176

“后来他们还为我操心吗?他们关心我的下落吗?”卡斯巴咳嗽了一声,说:“他们毕竟是你的亲骨肉,玛戈。 P177

前轮亲吻着这没有尽头的道路。 P180

玛戈断然拒绝开到下一个城镇去住宿。 P181

“小妖精,”他一边往脸上抹肥皂,一边自言自语地说。 P182

欧比纳斯进去洗澡,里边雾气腾腾。 P183

天气一直很好,鲜花盛开,外国游客来来往往。 P186

“我也住在鲁吉那。 P187

她会这样做吗?不过他们俩不大可能交谈。 P188

“反正我们也没多少话可说,”他想。 P191

“没有关系,”他说,“这也是人之常情。 P192

“别害怕,我不打算谈政治。 P193

“你不想听到德国人说话的声音吗?”“噢,我也偶尔能碰到我们的同胞,有时候我觉得很有意思。 P194

两人都感到腻烦了,他们朝着松林和天空凝望了一阵。 P195

这人是个退役的法国上校,最近两三天一直在他们的邻桌就餐。 P198

“不可能。 P199

你怎么啦?等一等,我这就到园子里去。 P200

他没有加快脚步,而是按照原来的速度,稳步走过大街,来到他住的旅店。 P203

玛戈和女招待一道走了进来,他不自觉地将手枪放进了口袋。 P204

”“说吧。 P205

“这特别逗乐。 P206

“不,现在不亲。 P207

他们还会用一把小刀拨一拨停摆的表,让它重新走起来。 P210

欧比纳斯重新发动了汽车。 P211

“我比你开得好。 P212

伊尔玛先前总爱用贪婪的眼光,神情专注地瞧着卖冰淇淋的人往一小块脆薄饼上涂一层厚厚的黄颜色的东西。 P215

总之,过了那么一段时间,这些零零星星的情况终于汇集到了一起—他还活着,完全恢复了知觉,并且知道玛戈和一位护士正待在他身边。 P218

”网球拍?阳光照在球拍上。 P219

里边只有一根火柴。 P220

接着,他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狂吼……而他一吼完,胸腔里又开始充满怒气。 P221

但那堵厚厚的黑墙却依然纹丝未动地耸立在他的眼前。 P224

”“噢,这像是一个同性恋者写的信,”欧比纳斯说。 P225

每当他艰难地迈出一步,脚下的砾石路就沙沙响一阵,那副样子实在可怜。 P228

他们在旅馆里碰到的一对爱尔兰老夫妇愿意租给他们一幢避暑小别墅。 P229

他走进自己的房间,一边快活地吹着口哨,一边把几幅颇不体面的钢笔画钉到了墙上。 P230

雷克斯坐在楼梯顶上,拼命忍着不敢笑出声来。 P231

过去的时日在一场剧变中消逝了,在他与往昔的生活之间隔着无边的黑暗。 P234

他无法总是使自己相信,肉眼视觉的丧失意味着心灵眼睛的复明;他无法欺骗自己去幻想他与玛戈的生活已经变得更幸福、更充实、更纯洁;他也无法静下心来仔细品味玛戈对自己的忠诚。 P235

“给我读点什么好吧?读报纸吧。 P236

他试着锻炼听觉,想借助声音来推测物体的运动。 P237

他们去邮局取信件、拫纸,或是爬上山去看瀑布。 P238

他手上沾了些碎石粒,于是他伸开手指把石粒掸掉,那动作真像一个小孩。 P239

她在夜间总是锁上房门,这样就等于把他关在里边了。 P240

“喂,玛戈!”他轻声唤道。 P241

现在是早晨六点半,外边阳光好极了。 P242

有一次,他居然在离欧比纳斯只有两尺远的地方学起黄鹂的叫声来。 P243

她没看到,虽然十分奇怪的是,家里居然有一份载有那则新闻的《柏林日报》。 P246

奇怪的是,几个月来她头一次显得面容开朗一些了。 P247

他从布里戈德雇了一辆出租汽车,约一小时后到达了欧比纳斯所在的小镇。 P250

雷克斯也转过头去,透过玻璃门,看见一个戴花格帽的壮实男子。 P251

“我马上带你走,”保罗边说边喘气。 P252

星期三晚上八点左右,她听到保罗在门厅里讲话,还有一只拐杖的“笃笃”声。 P255

他仍旧一言不发。 P256

所以我以为他还在家里。 P257

又拐了一次弯。 P258

“你得帮我拿这个……”话音中断了。 P259

他用一只手抓住桌子边沿,倒退着把桌子拖到门旁,然后用背顶住桌子。 P260

“我得安静一会,然后再踏着明晃晃的沙滩慢慢走向蓝蓝的海浪。 P261

他父亲是一位立宪民主党政治家,一九一九年携家流亡欧洲,一九二二年被俄国右翼保皇党人枪杀。 P264

奥林匹亚虽曾为法国先锋派文学出过一点力,却素有出版色情书刊的名声,这就为《洛丽塔》带来了更多麻烦。 P265

他不赞成“为艺术而艺术”的口号,但他相信,“使一部小说流传不衰的,不是它的社会影响,而是它的艺术价值”。 P266

欧比纳斯(简称欧比)对影院引座员玛戈一见钟情,“着了魔似的爱看电影”的玛戈一心梦想当影星,当她确信欧比属于能为她“登上舞台和银幕提供条件”的阶层时,便决定与他来往了,欧比为招待明星多丽安娜而举办的宴会则为玛戈与昔日的情人雷克斯重逢提供了机会,从此构成三角关系,直到小说以悲剧结束。 P267

模仿电影的一个主要目的,像模仿其他艺术形式一样,是为了造成一种“反写实”的印象与效果。 P268

虽然纳博科夫不一定真要请鬼魂出场,但那些地方的确写得扑朔迷离,颇有“鬼气”,或许他是在模仿神怪小说呢。 P269

欧比未失明时,辨不出雷克斯伪造的假名画,也看不出玛戈的庸俗和雷克斯的奸诈,因为愚昧和情欲蒙蔽了他的观察力,其实他早已处于盲目的黑暗之中。 P270

[2]这个法文字意为“翘起的”,按照法语文法,加“e”后成为阴性形容词。 P271

[27]法文,请安静。 P272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