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扎尔绅士(共赴丝绸之路奇幻冒险,探寻哈扎尔王国传奇历史)Gentlemen of the Road

good

——西班牙哈里发拉比哈斯代·伊本·沙普鲁 致哈扎尔汗国统治者约瑟夫的信件 约960年“从现在开始,我会向你描述那些城市,”可汗这样说,“在你的旅程中,你会发现它们是否真的存在。 P6

非洲人占据了离炉火最近的位置,全神贯注地研究着象牙小棋盘上的乌木和牛角棋子/,吃着客栈的招牌菜——鹰嘴豆、胡萝卜、干柠檬和羊肉炖菜,他宽阔的肩膀背对着鸟儿,面向客栈的门口,以及朝着蓝色暮霭打开遮光板的窗户。 P8

接下来的声音犹如一只不耐烦的手划破信封,匕首划开了猎物头上那顶黑色宽檐帽的帽顶,猎物是个骨瘦如柴的金发男人,来自某个终年雾锁的国度,那天下午刚骑马从第比利斯大路而来。 P9

法兰克人把大拇指和两根细长的手指伸进帽子上的破口,做了个鬼脸,费劲地从柱子上拔出匕首。 P10

法兰克人倒向后方,撞在两个亚美尼亚羊毛掮客身上。 P11

法兰克人迈开两条仿佛高跷的长腿,时而小步疾走,时而双脚交错,长剑的尖端指着非洲人的心脏,又时不时地低头看一眼精致的黑色皮靴,在骆驼和马匹留下的粪便列岛中寻找道路。 P12

他打碎了一个装满雨水的大陶罐,浇得十几个旅行者浑身透湿,气恼不已。 P13

他吃完炖菜,起身离开,走到客栈背后的小溪旁清洗双手和脸部,然后钻进弃用的马厩,脱掉损毁的帽子,像是在向对手的武勇致敬。 P14

法拉克人和活着的非洲人转身望向门口。 P15

但这七个简单的字词保住了象夫头部和颈部之间的接合关系,这个瘦削结实的老家伙手持短剑,看外表像是波斯人,曾经长着右眼的部位只有一团疤痕组织,脸上挂着古怪的冷笑。 P17

泽立克曼的叔父艾尔克哈南教会了他用葡萄酒、蜂蜜、大麦糊和没药配置这种药膏,艾尔克哈南不但是一位拉比、雷根斯堡的大圣人,还曾在米兰担任过宫廷医师。 P18

“也许我应该帮你修剪一下另外半边脸。 P19

裹熊皮的年轻人散发着金钱的气息,比马粪、奶酪和独眼波斯人的怪味加起来还要浓烈。 P20

他的蛮族口音使得字词难以分辨,但依然饱含渴望,在泽立克曼胸中掀起了强烈的欲望:他多么想亲眼见到传说中自由的红发犹太人在里海西岸建立的王国,那里既有哈扎尔人的尖塔,也有犹太人的毡包。 P21

“不,”象夫说,“二位恐怕无法指望从那个方向得到任何奖赏,因为他的父母和叔伯已经遭到屠杀,姨妈和姐妹悉数被卖进妓院,兄弟被锁在罗斯长舟的划桨座上。 P22

它们和我共同度过了三十多年。 P23

泽立克曼好不容易才把争论的战场拉回大象男孩、他外祖父在阿塞拜疆的堡垒和护送他能轻而易举地挣一笔快钱的问题上,两人却又捡起了持续多年的争论话题,那就是谁对“赚快钱”的定义更不符合生活经验,还有在两人近期搭档出击的过程中,谁比较怂,而谁更充分地展示了勇气。 P24

”然而他根本没有时间将威胁付诸行动,因为下一个瞬间,一名喝醉的旅客踉踉跄跄地走出客栈大堂,看见阿姆兰蹲在一辆马车的轮子背后。 P25

里格,陆地及海洋的古老的测量单位。 P26

他使用一种像是用双簧片吹奏的喉音语言,这种语言被发明出来似乎只有骂人一个用途。 P28

“整件事都是伯克一家安排的,弄得看起来像是被那个叫布连的家伙灭了满门,实际上是想一劳永逸地摆脱这个小崽子。 P29

阿姆兰转过头,看见菲拉克已经爬到了离山脊还剩一半路程的地方——他手脚着地,扒着滚动的砾石向上爬,跑向北方一百里格之外的家乡和亲人的鬼魂。 P30

泽立克曼依然躺在岩石逐渐拉长的黑影里,思考着每次吸了烟膏就会沉浸其中的悖论或哲学问题。 P31

但随着离堡垒越来越近,他蜷起身体,既不说话也不动弹,似乎终于向命运低下了头颅。 P32

在声音的指引下,他们顺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小径走向山顶,脚下踩着尘土与鲜血和成的烂泥,经过女人、孩童和卫兵的肮脏尸体。 P33

”“是啊,”泽立克曼哀伤地说,“我也是。 P34

”阿姆兰好不容易才忍住没有指出,这次高加索山脉旅程的起源,正是泽立克曼的一场烟斗迷梦。 P35

泽立克曼抬头看着他,毫无表情的脸上抹着烟灰,无法摆脱的疲惫已经迅猛地攻占了他的脸部,就像冰冷而黑暗的海水冲进破裂的船壳。 P36

他叫哈努卡,已经在这儿坐了漫长的两天两夜,越来越不耐烦地等待死亡天使的降临。 P39

哈努卡与老伯克没有任何仇怨,事实上他曾经认为老伯克是一位有能力的领袖,值得他的效忠和赞美。 P40

哈努卡瞥见巨人挂在背后的巨斧,开始后悔引起了他们注意的决定。 P41

”哈努卡忽然想通了,法兰克人回答“是”。 P42

空气清新,充斥着乡愁和法兰克医生的难闻体味,哈努卡知道他能够活下去了。 P43

而你阿姆兰,别再说什么只是一匹马而已,因为历史、境况和我已经无数次地推翻了你的这个观点。 P44

绝不会有人举起哪怕一只手去反对他。 P45

海水很凉,但再凉也赶不上法兰克查看哈努卡心口创伤时眼神的冰冷。 P46

哈努卡的视线越过马匹,看见了道路右侧有一些镶着绿色条纹的白色尖顶帐篷,它们属于艾尔西亚人,精英级的穆斯林雇佣军,父辈在两个世纪前从波斯来到哈扎尔汗国,在雇主皈依犹太教之前,就已是历代国王的忠仆了。 P47

海风中只有冰雪、风暴和黑暗将近的预兆。 P49

哈努卡为他们感谢上帝,唱起哈扎尔人的圣歌,声音嘶哑,阿姆兰觉得很哀伤。 P50

假如他们崇尚武勇,那就多半不喜欢驻守在这里,肯定希望自己能够身处于遥远的克里米亚,参加炽烈的战斗,追求丰厚的奖赏。 P51

他修长而瘦削的两条腿毫无优雅可言,只有猫捉老鼠的那种专注,猎食者令人恐惧的隐忍。 P52

憧憧黑影和尘土气味一时间慑服了他,胯下的马不肯动弹,他用吉兹语对马说了几个单词,根据他的族人所说,吉兹语是人类的母语,其声音对马匹永远有着镇静的效果。 P53

他立刻看清了自己的心血来潮有多么愚蠢。 P54

“小子,听见那个声音了吗?”阿姆兰说。 P55

哈扎尔人信奉犹太教,所以旗帜上是金色背景的蓝色烛台,七灯烛台是犹太教的重要象征。 P56

他步步后退,手持柳叶刀佯攻、突刺,包围他的艾尔西亚人已经清醒,但并没有放开手脚,他们每一个人都准备好了证明自己还在做梦,因为眼前有个身披月光的憔悴幽灵在朝他们挥舞一根长得夸张的放血针。 P58

席勒尔自己找路,下坡来到紫衣贵族和哈努卡的拉车老马藏匿的岩褶之中。 P59

他爬上一段坡道,闻到了烟味,半次呼吸的时间过后,他看见了滚滚涌起的黑烟,油腻的浓烈气味与曾经笼罩阿塞拜疆那座堡垒的气味如出一辙。 P60

他们勇敢得近乎疯狂,像傻瓜似的渴望战斗,但和全世界的所有凡人一样,他们是口舌之欲和对财宝之爱的奴隶,等到甲板上堆满了黄金、新鲜肉食和成桶的格鲁吉亚葡萄酒,北地人必定会选择有利可图的撤退,而不是在战斗中追求可疑的荣光。 P61

他抓住依然绑着城门和马匹的长绳,拍了一巴掌最高大的一匹马的屁股,自己也加入拉城门的队伍。 P62

他们钻进一条隘路,两边的豪宅彼此靠拢,在高处聚集得只留下一丝冰冷的昏暗暮色。 P63

哈努卡服役时的帝国处于和平时期,因此他只处理与目睹过小规模的死亡事件。 P65

“坐下,”他说,“快坐下。 P66

活下来的几位队长无法达成一致意见:是应该追击和惩罚罗斯人,还是返回阿迪尔、面对伯克有可能严重至死刑的处罚,因为他们违反了他不得干预或骚扰北地人对滨海百姓实施“贸易行动”的直接命令。 P67

老兵唤起所有同伴的注意,他用悔恨的语气耐心解释。 P68

阿姆兰望向哈努卡,然后揉着下巴打量那群军人,他们站在广场上,低头望着各自染血的半高筒靴,就像等待鞭笞的农场劳工。 P69

“他们知道他是谁吗?”泽立克曼说。 P70

”为正义而冒险的烈风横扫广场,然而没过多久就开始消退。 P71

然后他说,“万一你那位阿勒普在我们看来只是个划船奴隶怎么办?”“孩子,假如他有你一半的男子汉气概,几个星期前就该滔滔不绝地说得那群北地人拱手投降了!”另一名士兵说。 P72

有些人骑着马加入了队伍,带着像样的武器;但大多数人光着脚,饿着肚子,武器是修枝镰刀、鱼叉或太祖父传下来的钝剑。 P74

”萨布宁的城首/这么说。 P75

“同意。 P76

防守力量只有平时的一半。 P77

“他让我头疼。 P78

他总是带领众人行进,左右和前方没有其他骑手,但一整个白天都经常回到队伍里,到最衰弱和最没用的老人身旁,和他们合唱歌曲,为没鞋的贫民找鞋。 P79

“我们还能是别的什么人吗?”“当然不可能。 P80

“别压着我!”菲拉克说着,从泽立克曼底下翻身出来。 P81

阿姆兰失去了很多,只好独来独往,但泽立克曼完全是生性孤僻。 P82

“我不问你要不要和我一起离开,”他说,“只是因为我担心你会仅仅出于发神经而拒绝我。 P83

他朝草地啐了一口,摇摇头,捋着编成辫子的胡须。 P85

与绝大多数骑马从东方草原误打误撞而来的突厥部落一样,崇拜的外在形式对哈扎尔人来说只是细枝末节,约瑟一向怀疑他们皈依犹太教并非神性召唤的结果,而是对国内的基督徒和强大的穆斯林邻居表现出的一种政治让步。 P86

”约瑟放下波斯魔镜,视线越过他的弟弟——和他一样缺少毛发和脂肪,眼窝深陷,招风大耳很像某种谨慎的沙漠动物;越过他的侄子——已经成了半个孤儿,脑子不怎么好用;越过挤在一起的骡马;越过围成一圈的马车——牛皮和木板车篷里装满了毛皮、牛皮、木料、铁锭和宝石。 P87

“来自哪个国家?”“法兰克王国,”约瑟的侄子说,他的两位伯父都没来得及让他闭嘴,答案就从他肥硕而愚蠢的嘴唇之间蹦了出来,“雷根斯堡。 P88

凭借家族成员之间的某种相似特征、仿佛解剖学家的敏锐眼神,他似乎认出了这个陌生人。 P89

他一边忙碌,一边询问意大利人的病程、车队行程中停留的地点、犹太人在雷根斯堡的境况、一路上的道路情况;法律是否真的规定只有伯克才能见到哈扎尔人的可汗,而这位可汗是否真的与世隔绝地居住在皇宫里,既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又没有任何实权,直到某个指定的日子,行刑者将他带进森林,用丝绸绳索送他上路。 P90

“雷根斯堡,”他说,“我在那儿待过一段时间,学习医术,许多年前了。 P91

”“唯一的一名。 P92

”他说,“老秃鹫的身体怎么样?”“虚弱得很。 P93

”约瑟的侄子说。 P94

曾经广泛居住在今日德国东部地区的古斯拉夫部落的唯一残余,于公元4世纪前后从鲁塞尼亚地区迁移至此,至6世纪以后先后为摩拉维亚帝国和德意志诸边境总督所征服,处于从属民族的地位。 P95

他盘腿坐在一块毯子上,毯子闻着像是发情的绵羊,这个逼仄而昏暗的圆形行军帐篷,由三种物质等量搭建而成:腐臭的毛毡、烧牛粪的烟雾和石脑油灯盏投下的辛辣阴影。 P97

“……然后握握手,说声‘谢谢你们远道而来’,就打发这些好人回家。 P98

“把你的意愿和奉你为主者的意愿混为一谈。 P99

一个新兵有多敢于确定他的必胜,就有多确定他已占了上风。 P100

他跳起来跑出去,一边大笑一边抽泣,险些被自己的脚绊倒。 P101

头部撞在地上的声音令人生畏,但身体倒地却轻得像一丛灌木折断。 P102

他怜悯那团沾着泥点的、白花花的血肉之躯,怜悯那个失去了父母的姑娘,士兵拎着她,就像抓着一面虏获的旗帜。 P103

但这一天的奇事还没有结束,泽立克曼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后方传来了喊叫声和绝不可能出自人类之口的响亮号声。 P104

此时此刻,这个男孩已经长大成人,踩着母象侧腹的腿滑了一下,身体顺着它光滑的皮肤差点落向地面。 P105

根据长久以来的传统,战争国王只能在城堡的主楼中歇息。 P107

我本人同样非常高兴。 P108

“人们将从前那些大象的死亡,视为对其保护者不利的凶兆。 P109

“我可以帮你节省一点儿时间。 P110

”“那也不是我的意图,”布连说,“只有在邻居贫弱时,帝国才会强大。 P111

而且还很聪明。 P112

他抱起婴儿,看也不看就递给了妻子。 P113

”“但他并不是哈扎尔汗国的属民。 P114

”他翻转斧面,用手指抚摸着斧柄上的如尼文字,“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P115

他紧跟非洲人和拉特纳人跑出院门,沿着卵石路面奔向门厅,冰冷而潮湿的空气中,马蹄声久久回荡,非洲人坐骑的铁蹄迸发出火星,照亮朦胧的通道。 P116

她在阿姆兰的胳膊底下,皱眉瞪着泽立克曼。 P118

“他不喝酒?”生命之花说。 P119

他觉得悲伤。 P120

去他妈的。 P121

“只是一顶帽子而已。 P122

她耷拉着脑袋,拱着肩膀,一段丝绸绑住手腕。 P123

泽立克曼说治疗伤口需要脱掉她的内衣,自称菲拉克的少女喷发出一连串恶狠狠的哈扎尔脏话,意思是说他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好了。 P124

菲拉克,我明白你想复仇。 P125

绝对权威。 P126

他们身上涂着牛油,武器捆在背上,衣服被装进涂沥青的气囊系在脖子上,游得上气不接下气。 P128

沉重的橡木大门上开着一个供人进出的小门,穿过这道门需要经过站岗卫兵的关卡。 P129

她将大拇指插进土库曼人的眼窝,但还没等热乎乎的液体迸发出来,泽立克曼就用散发着怪味的破布捂住了土库曼人的口鼻,他像沙子流出沙漏似的瘫倒在地。 P130

他们像代达洛斯的蚂蚁穿过海螺似的爬上错综复杂的楼梯,走进阿迪尔城最高的一个房间,这时可汗已经起身,站在那里等待他们。 P131

”她用剑尖在可汗的腹部比划了一下,然后把剑插回斜挎在背后的剑鞘里。 P132

我还从来没有面对面见过非洲人呢。 P133

“所以你知道很多事情,”阿姆兰说,“你知道这个姑娘想要什么和她该怎么实现吗?”“这要看了。 P134

“我会帮助你,”可汗说,“因为我喜爱你的父亲,至少喜爱到一定的程度,更重要的是,我一向喜爱你。 P135

”泽立克曼说。 P136

统兵武将。 P137

此刻他敏锐的鼻子同时闻到了河水那讨厌的咸味和一丝淡淡的玫瑰油香味。 P139

第三名信使应该将即刻退位的命令送到布连手中,他的任务却艰难得多。 P140

他转向站在身旁的副手,身穿锁子甲的弓箭手统领。 P141

过去一周,他急切而暴躁地驱赶部队行军,到头来却是那么毫无意义,雪花既像是空洞感的化身,又增强了这种感觉。 P142

”就这样,答剌罕和他的军队得知了可汗去世的消息。 P143

另一方面,体型庞大如野牛的拉特纳人殷勤地提出建议,恕我直言——就好像这绝对不是将领史上最令人生厌的结论——整个可汗国的命运似乎就掌握在您强有力的双手中了。 P144

”“为了什么目的?”“得到这支军队的指挥权,”年轻人说,“为布连犯下的所有罪行复仇。 P145

巨人的马原地转圈,若是不小心碰到绿眼青年的坐骑,或许能将他从僵局中解救出来。 P146

在接下来的年月里,北地人那些贪婪而好斗的神祇是更鼓励他们从事商业还是屠戮,将成为一个争论焦点,然而在弓箭手的队长看来,这两者是一对互补的天赋。 P148

他们至少有两百人,尽管传闻说他们是一群随波逐流的疲惫酒鬼,但此刻拥有了帝王的财富,一头大象和浴血厮杀的机会就摆在眼前,他们顿时变得精神抖擞、欣喜若狂。 P149

队长曾经在东南方遥远的印度见过嗜血猿猴成群结队地劫掠村庄,此刻沸反盈天的罗斯人像极了它们,他的部下纷纷拔出匕首,队长闭上了眼睛。 P150

长剑呼啸而下,嵌在了栈桥的木板里,发出难听的嘣的一声,年轻人挣扎着从硬木板中拔剑,而布连跳上前去,惊奇地盯着年轻人的面容。 P151

此时罗斯人正连滚带爬地跳上为大象准备的驳船,表现出了出奇的敏捷,甚至还有一些怯懦。 P152

他抬起头,眼睛里闪着商人的狡猾光芒,半张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他的视线从苍白男人转向黑肤巨人。 P153

泽立克曼伸手拍拍他的大腿。 P154

他伸手去抓柳叶刀,但还没握住剑柄,她就钻进了房间。 P155

虽说第一次结束得过于迅速,但两人暂时都还算满意。 P156

”“目前的政体已经变得过于笨重。 P157

我猜他们大概认为我起这个书名显然是想开玩笑。 P160

我知道,对于我或一个受过我这种文学训练、属于我这个文学时代、有我那些名头的作家来说,写的小说里有人拿剑就已经很不相称了。 P161

在我所有的作品中,我向来最喜欢的是《奇迹小子》,它拯救了我的生命,甚至算是真的拯救了我,因为它取代了我那第二部注定败亡的小说,免除了我永远生活在为它遭受苛责的那个世界上的痛苦。 P162

所有冒险都发生在那个受到诅咒和有魔法的空间之内,无论你是有意发现还是偶然碰到的,反正它都最不像是你的家。 P163

好坏暂且不论,这一场漫长的冒险就是一部五千年的奥德赛,始于真正的第一诫颁下的那一刻,也就是上帝对亚伯拉罕说lech lecha:汝当离家。 P164

Romancing the Stone,1984年美国寻宝冒险电影。 P165

他们似乎有很大一部分人在公元900年之前的某个时候皈依了犹太教,但没人能够确定他们皈依的程度和原因。 P167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