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子大爷起晚了(获2018年度中国30本好书)

good

布拉格这座城市本身色彩斑斓,如梦如幻,身处其中如同进入了一个童话般的世界,我感到年龄变小了,心变开阔了,有伸开臂膀从房顶窗户飞出去跨越那些尖塔古堡的冲动。 P8

故事在布拉格开始酝酿,回国后在动笔之前我去了颐和园两趟,带着几个年轻的网友,他们叫“窝头”、“馒头”、“龙女”和“大老虎”。 P9

颐和园的景物,颐和园曾经的街坊四邻,让我初识人生,那里的精致大气、温情善良奠定了我人生的基调,让我受用匪浅。 P10

天长了,夜短了,耗子大爷起晚了。 P11

耗子大爷起来了没有哇?耗子大爷剔牙哪。 P12

每次耗子大爷下来之前都会先把尾巴伸出洞外,大概是试探吧。 P15

我说:“今天没有接驾a的梯啦,您自个儿想法儿下来吧。 P16

”“猫”紧接着问:“耗子大爷起来了没有哇?”圈里的“耗子”回答:“耗子大爷刚睁眼哪。 P17

颐和园北宫门外头有条窄窄的小街,也有些铺子,是个相对热闹的所在。 P18

王五背着铺盖卷儿灰溜溜地上了公共汽车,回老家了。 P19

见我总是关注顶棚那洞,老三烦了。 P20

是那只在房顶上锲而不舍地啃泥的耗子——人家硬是把泥啃开了。 P21

我跟老三说:“耗子出来了,一只好看的耗子大爷。 P22

耗子是神仙的宠物,我是他们的宠物。 P23

我自己的家在北京东城,父亲是美术学院的教员,之所以把我弄到颐和园扔给老三,是因为我妈妈又生了一个猫儿一样的小妹妹。 P24

耗子大爷好像一开始就不怕我,每天睡醒了就从顶棚窟窿里钻出来,大模大样地在我的炕上散步,全不把我当回事儿。 P25

老三一上班,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可以充分体验什么是闷得慌。 P26

”老宋奶奶说:“你们家的耗子大爷这个月娶了几回媳妇了?”我说:“我今天要吃俩烧饼。 P27

老宋奶奶头顶的髻什么也不插,别根筷子,倒显得明快利落,跟卖烧饼的身份挺合适。 P28

鼓点般的响动,浓郁的芝麻香味,无不在告诉人们,烧饼铺的烧饼出炉啦!通常不到十点老宋的烧饼就卖完了,上板的时候老宋会把立在外边房檐下的木头板一块一块排起来,门框上下有滑槽,按顺序推进去,不能错了,错一块就不能严丝合缝,所以板子上用黑漆醒目地描着“一二三四……”九块板子都推进去,烧饼铺就成了一个严严实实的小屋,外面看,没有一点儿卖烧饼的痕迹。 P29

在烧饼铺,我一边捋着牛筋一边吃着喷香的螺丝转儿,老宋奶奶把我揽她怀里给我梳小辫儿,我的头发又细又软,老宋奶奶不得不蘸着水给我梳,一边梳一边说:“这个老三,把孩子带成了这样,头发都擀毡啦!可怜的妞妞……”说着说着老宋奶奶就哭了,眼泪珠子掉在我的脑袋上。 P30

我为自个儿有这样一个结实的肚子感到自豪。 P31

要是不高兴了,任我在一边眼睛骨碌碌地随着肉转,他也完全忽略我的存在。 P32

我却没起晚。 P33

如果这个时候我能站出来把偷嘴的事情担当下来,或许它心里还能舒服一些,可是我没有。 P34

可是我呢,遇着不大点事儿就拿它当挡箭牌,一点儿也不够朋友,欺负一只不会说话的小老鼠……把一个朋友得罪了,耗子大爷再不出现了,从今往后,寂寞的颐和园将更加寂寞。 P35

老三说:“凭什么!贼偷了我的东西我还得给贼道歉,太不公平啦!”我说:“耗子大爷没偷你的东西,你骂它,让它受委屈了。 P36

与北宫门相对的“四大部洲”的废墟,蒸腾着一股股热浪,那些琉璃瓦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刺眼的亮光,好像是太阳从天上落下来了,落在这片破砖烂瓦上。 P40

我说:“别磕啦!别磕啦!”它根本不听。 P41

”老三弯下身揪了揪我的腮帮子说:“脸上的肉都长横了,丫头家家蠢成什么了,跟房顶上的耗子大爷一个师傅教出来的,一门心思老是吃,我教你的阿拉伯字母1234记住了没有?”我说:“当然。 P42

游客可以在东门口售票处买门票,大门票之外额外买一张白纸印的票可以参观仁寿殿、玉澜堂、乐寿堂、排云殿各处殿堂内部,各殿有把门的,他们从票上撕下一张张小票,一张小票的价值是三分,那些纸票印制得简陋又拙劣,撕到最后,票在游人手里简直就成了一团烂纸。 P43

我想着上、中、下三层同时演出的情景,花团锦簇,五光十色,这样的大场面该是多么壮观多么精彩呀,眼睛肯定是不够使啦!可惜我没福气看到。 P44

有游客走长廊去石舫,见我坐在那儿,逛完了回来见我还坐在那儿,过来问我是不是找不见爹妈了,我说不是,是还没到吃饭的点儿,食堂还没开门。 P45

台下那口井我知道,叫“延年井”,在仁寿殿东北角,井口有石头礅儿,逛园子的人喜欢看仁寿殿前边青铜的“四不相”,也就很少有人注意这口井。 P46

我不在乎什么寒梅败了迎春开,我的心还在麒麟脚上,我追问,麒麟的脚是怎么折的。 P47

老花匠说:“小丫头还会叹气?”我说:“我们家孩子多,妈顾不上,把我推给老三。 P48

我对那些飞机很关注,一听见头顶飞机响,不管在屋里干什么都要跑出去看,跳脚摆手地跟它们打招呼。 P49

隔大半个月,北宫门外的刘嫂会到家里取脏衣裳,拿去浆洗了,叠得整整齐齐地送回来。 P50

老李见我挺固执,不听劝,便说:“看来它还真的不咬人。 P51

”我把005从老李手里夺过来,没想到它挺沉,一下没抱住,竟然掉在地上。 P52

周围的草很多,点缀着红花、黄花,那些花开放得绚烂无比,是花匠们春天栽的,栽花的时候天气还不太热,现在都数伏了。 P53

我把它端到压水机底下冲了半天,不好,底儿漏了,筛子一样存不住水,只好换了老三在海淀给我买的洗澡盆——一个绿釉大瓦盆。 P54

由此,005脑袋前头的盆沿上便摆了吃食,花卷儿馒头大米饭,酥皮点心花生蘸,最不济也有一把炒土豆丝。 P55

我扳起005想看看它的表情,看到乌龟壳深处有两个小鼻子眼儿,很可爱的两个小窟窿。 P56

他说过,小酒缸里的酒是好酒,缸口的红布盖儿里包的是水洗过的细沙子,沙子随形,能盖得很严。 P57

老李说:“敢骂我,小丫头片子,还送情郎呢,你知道什么是情郎?我告诉你们家老三去!”我说:“这个曲子还不是你教给我的,要告,告你自个儿吧!”我知道老李是假意嗔怪,并没真的生气,他乐得跟我斗嘴。 P58

”老李的话让我听得很着迷,我决心从明天开始也要在园子里好好找一找龙儿子,找齐了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呢。 P59

老李这一说,我又想起了005,觉得005实在辜负了我的一番好意。 P60

在我的印象中,景福阁永远和好吃的联系在一起,我喜欢那些吃的比喜欢景福阁更甚。 P61

它对我的一切行动都很关注,很好奇。 P62

我庆幸它摆脱了辣椒水,却不想它竟以飞快的速度向着桌底下爬去。 P63

外面的雨下得很大,躺在床上听见房檐的水流得哗哗的,还有沉闷的雷在头顶上滚过来滚过去。 P64

颐和园的水牛儿是白色的,个儿特别大,犄角也长,跟城里家中墙根的灰色小水牛儿不可同日而语。 P65

湖里的荷花谢了,结出了小小的莲蓬。 P66

耗子大爷真够可以的,老三的对象尚在模棱两可之间,它已经把媳妇娶回家来了,竟然还是个标致俊俏的货色,大爷的眼光真不错!我给“新娘”的见面礼是两粒花生。 P67

”父亲说着从包里掏出一沓白纸和铅笔,作为美术教员的父亲认为这样会笼络住我的性情,启发我这个顽劣小儿的艺术感觉。 P68

老三看了说:“你这不是写生,你是印花布呢,所有花朵都长得一个模样,练体操一样排着队……”我说:“你不是美术教员,你也不是我爸,你凭什么教训我?”老三说:“我是可惜了那纸——”喇叭花画了两天,不成功,因为它们开得太早,只迎着太阳开放一小会儿,太阳一当头立刻就蔫了,我每天起来它们都耷拉了脑袋,蔫了的花儿不便入画,自让它们蔫去,我得找些起得晚的花儿。 P69

我的小髽鬏,我的粉蝴蝶结,人家压根儿视而不见。 P70

我说:“你要早点儿这样多好,也不会在辣椒水里折腾了。 P71

005认人,老三一过来它就装死,从不在老三面前露脑袋,气得老三动辄就骂:“死王八!”为了让“死王八”过得更快活,更健康,我决定每天带它出去兜风,就像城里的老七(七哥)每天要带黑子出去遛一圈一样。 P72

很重要的一件事是我介绍了老宋和乌龟认识。 P73

老三说005是冷血动物,低级的,没有七情六欲,不懂喜怒哀乐,吃食完全是出于本能,它根本不知道谁跟谁。 P74

b 唧鸟:老北京话,蝉。 P75

新娘子是印尼华侨,卷头发,深眼窝,穿了一条碎花连衣裙,脚上是一双白色高跟鞋,鞋跟又细又高,让我老是担心她会崴了脚。 P79

要娶媳妇了,最高兴的是老张。 P80

我的目光在五颜六色中踅摸,立刻相中了金币模样的巧克力。 P81

”老三说:“矜持就是端着,装着不稀罕的样子……”我说:“矜持就是看人家娶媳妇你眼红,还假装不是!我知道,你的女朋友跟你又要吹!你是借机拿我撒气!”这句话点中了老三的要害,他一下气得脸色通红,说:“我明天就把你送回去!”我说:“你以为我愿意在你这破地儿待吗?除了大殿就是大殿!”我扯开嗓子哭起来,声音很响,调拉得很长,很无赖的声调传得很远,是哭给隔壁来贺喜的人们听的,当然,手里还紧紧攥着三块“金币”……我至今羡慕小时候的号啕,心里难过了,不满了,想耍个小诡计了,都可以尽情号啕,咧着大嘴,鼻涕眼泪使劲喷洒,不必顾及形象,不用考虑如何下台……长大了就不行了。 P82

他大老远的来了,没有立马就走的道理,暂时在老三这儿借住几天,转转这座皇家园林。 P83

在老三眼里,我举手投足全是错,他的“规矩”太多。 P84

老三急了,提高了声调说:“想吃什么你说,抠人家桌子干什么?”老三没带过孩子,动不动就爱猴儿急,我是习惯了,搁别人受不了。 P85

”吃炒饼的跟我一样,哪壶不开提哪壶。 P86

过“四大部洲”那一片荒凉之地时,月亮在云彩里时隐时现,树影唰啦啦晃动,有鸟在咯嘞嘞叫唤,老多明显加快了脚步,和我并排走了,敢情他胆小,害怕了。 P87

老多自个儿把那个床扯得远远的,直拉到窗户旁边,不挨着老三的炕。 P88

老多话语不多,我也不知他想些什么,我想的是把该去的地方领到了,完成老三交给我的任务。 P89

我早晨起不来,呼噜呼噜地睡到被耗子大爷一家折腾醒。 P90

嘁!我早晚会知道!终于有一天,露馅儿了。 P91

老宋奶奶说:“可怜见的,孩子夜夜睡不好,这是病,不丢人。 P92

答应了,我就把方子献出来。 P93

老李倒是没亏待我们,干活的时候给我们一人买了一卷果丹皮,一人三个火烧。 P94

老三的回答很简单:吃饱了撑的。 P95

”我问六郎庄是不是出东宫门往南,过小学校不远的那个村子,老李说就是,几步路的事儿。 P96

跟园子里演电影不一样,看的人多是附近居民,孩子跑闹,大人聊天,有时候还能遇见北宫门隐修庵的姑子,她们也来看电影。 P97

我们村东头有果园子,有只老狼常来偷果子吃,让我爹给套着了。 P98

压根儿没有!”老多说:“问一个不行,得再问问别人。 P99

疼极了,我“哇”地哭了。 P100

耗子大爷起晚了(获2018年度中国30本好书) 家庭教育电子书 第2张女大夫说:“没必要包纱布,抹点红药水,到园子里找老三,让他给你买根棒棒糖,吃了就好了。 P101

他答应老三,一定去六郎庄找那家人“算账”,让那家人给我赔不是。 P102

冰棍五根小豆的,五根红果的,甚合我意。 P103

老李叫了声表叔,老头儿爱搭不理地应了一声,对他身后的我们看也没看一眼。 P104

”老多说他是照着仁寿殿画的。 P105

李德厚说:“料你也没听懂,这是祖上传下来的,我爸爸教给我的,搞古建的最基本常识。 P106

李德厚说:“甭管神兽有几个,最后一个都是截兽,个头儿最大,很威风的样子,又叫截住,到此为止了。 P107

正如老李预料的,表婶给我拿了半口袋米,搁在老李自行车后座上,让他带给老三,说是让老三尝尝今年的新米。 P108

我拉着005去东宫门汽车站送老多。 P109

老三和父亲去火车站接的,连人带东西浩浩荡荡接来三辆三轮车,不像是走亲戚,倒像是搬家。 P113

我说:“那胖娘儿们是你的亲姨,你应该跟她们亲。 P114

盆里的005一阵手舞足蹈,很欢快,似乎为“没剩下小板凳”而兴奋。 P115

原来梅雨是跟梅子连在一起的雨,我想象着雨水打在许许多多梅子上,水灵灵的,一定很好看。 P116

品着新奇的酸甜,我开始仔细端详站在她妈身后的梅子。 P117

他说:“玉澜堂那些家具为什么颜色重?因为它们都是上好的紫檀木和沉香木,是乾隆皇上留下来的,是乾隆最喜欢的书房摆设。 P118

我心里有点儿发瘆,往老三身边靠了靠。 P119

从玉澜堂回来后我没言语,钻了被窝,把炕帘放下了。 P120

末了姆妈拍着梅子说:“姆妈在呢,不怕,姆妈明天让松松搞个老鼠夹子来。 P121

看有人在石头跟前照相,姆妈说:“败家石,不好照相的,照了也要败的。 P122

懒得再理她们,我索性也在廊子里坐下来。 P123

大师傅告诉她出颐和园往东有燕京大学,大学东门外蒋家胡同口有个小菜市,各样菜都有,主要是卖给燕园里的教授们。 P124

”梅子冲我摆摆手,表示再见,她不愿意我在她跟前待,大概是嫌烦。 P125

女大夫很乐意来,一叫就到,有时候不叫也到。 P126

老三揽过碗几口喝光了,嘴里一个劲儿喊:“鲜!”我悄悄问他:“鱼熟了吗?白不呲咧的,腥不?”老三想了想说:“还真没什么味儿,但是极鲜。 P127

老三,你把我养得太糙。 P128

我说老三欺人太甚,老三说:“你能穿出什么好儿来,养你就够麻烦了!”我说:“难道我出门子d的时候也要穿这样的衣裳?”老三说:“出门子再说出门子的话,你嫁得出去嫁不出去还得另说着呢。 P129

汉朝大文豪蔡邕的女儿蔡文姬让匈奴掳走了,当了匈奴人的妻子,生了两个孩子,在草原上待了十二年。 P130

在梅子的指点下,我重新认识了颐和园的长廊。 P131

见我久久在画下停留,梅子说这幅画好就好在没画出老虎,老虎真出来了便也没了意思。 P132

晚上,在耗子大爷出洞之前我偷偷把毒药馒头远远儿地扔在了文昌阁城楼旁边的湖水里。 P133

老三拽着我往湖边走,我踉踉跄跄地被他扯着,就差在地上拖了。 P134

老宋奶奶也说:“看见有毒的东西要远远躲开,吃到嘴里就死了,死了就是再没有你了,一片黑,永远走不出去的黑。 P135

老李躺在屋里,盖着一张薄薄的黄单子,一双穿着新布鞋的脚露在外面,眼睛微微地睁着,睡着了一样。 P136

隔着即将关闭的棺材缝隙我看见老李躺在里面,很不舒服的样子,一刹那,我仿佛看到老李嘴角轻轻一咧,好像在说:“我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我心里一抖。 P137

我觉得自己不是个看热闹的人。 P138

跟姆妈置办的耗子药“毒鼠强”不同,发放的灭鼠药是一粒粒的麦粒,麦粒染着诡异的桃红色,难看扎眼,用父亲的话说是“贼光四射”。 P139

书包上印着太阳和书籍的图案,是老三执意要买的,他说我爱睡懒觉,以后当了学生,太阳一出来就要起床读书,再不能像耗子大爷一样没出息地慵懒。 P140

摘荷叶的事儿一向由我承担,不能到知春亭,也不能到谐趣园。 P141

直到那些蚕通体透明,抬头摇晃再不吃食,就是要作茧了。 P142

”我对梅子家乡的蚕立刻充满了向往,甚至想着能不能要求父亲允许我跟她们一同去南方……东边水面有扑腾的声音,还有奇怪的呜噜声,我和梅子循声望去,吓了一跳!水面漂荡着一撮头发,那头发忽地冒起,又沉下去,是一个人的脑袋——原来水里有人!那个人快要淹死了,已经没劲儿挣扎了,脸色憋得青紫。 P143

一只青蚂蚱从草里蹦出来,落在一朵黄花上。 P144

梅子攥着牛筋这头,水里的人攥着牛筋那头,梅子让我划船,往岸上划。 P145

“龙王爷”说这人呛了水就救不过来了,让他的同事赶紧叫人,又让梅子帮他把地上的人翻过来,趴在一块石头上吐水。 P146

”“龙王爷”说:“哈!我跟这只小耗子有交情,你放心。 P147

梅子让我别找了,说:“它到了湖里就是回了家,没有什么比这个结局更好的了。 P148

妈说老三娶了媳妇,我以后再不能老三、老三地叫,显着没规矩。 P149

”袁术连称孝子。 P150

绿化带中那几棵大树还在,钉着古树名木的牌子。 P153

颐和园里,四大部洲的建筑被整修起来,过去的瓦砾场、乱石堆不见了,修复得辉煌的藏式庙宇对我来说是陌生的,是儿时无从想象的。 P154

相关文件下载地址
©下载资源版权归作者所有;本站所有资源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使用,请支持正版!

标签

g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