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经济学

good

我们深感荣幸,但我们也很清醒地知道,我们的作家生涯已经结束了。 P16

女人:“这样做能够治好我的病吗?”医生:“不能,但这样会让你剩下的半年时间变得非常长。 P17

没有人是自己认真思考过而得出结论的。 P18

经济学家的排名仅仅比政客高一位,得票率在25%。 P19

由此可以看出,似乎很大一部分公众已经彻底拒绝听取经济学家关于经济的观点。 P20

当然有些人会站出来发声,但除了重大例外,这些人往往观点极端,且对现代经济学最优秀成果全无耐心加以研读。 P21

在某个层面上,人们可以将这本书看作一份经济学研究的“战场报告”:当今最优秀的经济学向我们指出现今社会正在努力解决的根本问题是什么。 P22

对于来自欧洲主流政党的政治家们来说,一边是他们想要坚持的自由主义传统,另一边则是长长的海岸线上将要袭来的威胁,他们需要努力调和这两者之间的矛盾。 P24

在法国,相似的实验得出了类似的结果。 P25

人们最迫切想要离开的地方(比如伊拉克、叙利亚、危地马拉甚至也门这样的国家),远非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 P27

当这种情况发生时,要阻止他们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心中已经没有了可以回去的家园。 P28

这些移民可能具备特殊的技能或者非凡的韧性,即便留在家乡也能比别人赚更多钱。 P29

比如,他们因为缺乏合适的技能,恐怕无法通过移民获益。 P30

这主要是因为他们的流动性更强、融入城市的程度更高,也更容易获得正式的工作。 P31

孟加拉国境内没有阻止迁移的法律。 P32

争论之所以一直持续,主要是因为想要说清楚这件事往往并不容易。 P34

偷渡事件是突发的意外,迈阿密的工人和企业在短期内都没有机会对此做出反应(工人离开,企业进入)。 P35

丹麦的一些地方比其他地方接收了更多移民,究其原因,无非是在1994—1998年,这些地区有余力安置移民。 P36

第一个原因,一批新工人的涌入通常会使需求曲线向右移动,这将有助于抵消需求下滑的趋势。 P38

[3]在有大量移民的地方,更多的本地低技术工人的工作从体力劳动提升为非体力劳动,并更换了雇主。 P39

[8]亨利·福特(Henry Ford)是爱尔兰移民的儿子,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的亲生父亲来自叙利亚,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出生于俄罗斯,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的名字来自他的继父、古巴移民迈克·贝佐斯(Mike Bezos)。 P40

对于社会科学家而言,令人震惊的是这样的体力劳动力市场非常稀缺。 P42

[6]这个现象有几个重要的含义。 P43

我们所提出的低技术移民不会和低技术的本地人产生竞争的许多解释,都不适用于技术移民。 P45

所以移民并不遵循供给与需求的法则。 P46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对于一个移民来说,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并不容易,除非雇主是他的亲戚或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或者至少是同一民族的——要么认识,要么至少了解该移民。 P47

只有那些知道自己的车马上要散架的人,才愿意在公开市场上销售。 P48

他们唯一不喜欢的就是环境。 P49

如果这还不够令人沮丧,出于我们此前讨论过的原因,低技术外来打工者很清楚,至少他们一开始能得到的只是别人不想要的工作。 P50

他在1954年发表的一篇著名论文中做出了下面的简单观察。 P51

大部分人不喜欢冒险,那些生活在基本水平线附近的人更是如此,因为任何损失都可能使他们陷入饥饿。 P53

相反,获知有关死亡率信息的申请者则更有可能离开尼泊尔。 P54

而未知,正如经济学家指出的那样,不仅仅是具有相关概率的一系列不同的可能结果。 P55

此外,有充分的证据表明,人们特别讨厌自己犯的错误。 P56

阿尔伯特在健康状况恶化之后(尽管还很年轻)回到了法国。 P57

阿历克西·德·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是19世纪的法国贵族,他将美国视为自由社会的典范。 P58

但是住房成本仅占纽约律师薪水的21%,却占到了纽约大楼管理员薪水的52%。 P59

此外,工作可能不会一直都有。 P60

2017年12月,美国在线(AOL)的联合创始人、亿万富翁史蒂夫·凯斯(Steven Case)和感叹美国腹地迷失的《乡下人的悲歌》(HillbillyElegy)一书的作者J.D.万斯(J. D. Vance),共同创立了投资基金Rise of the Rest(其余地区的崛起)。 P62

我们希望“回归城市之旅”能够成功,但不会抱太大的期望(我们也不想在底特律买房)。 P63

真正的问题是,人们常常不能或不愿在国内外流动,以便抓住经济发展的机会。 P64

经济上获得成功的地区远没有对经济上困难的人产生不可抗拒的吸引力,他们通常更喜欢待在家里。 P65

在第九章,我们会将人口的不流动因素考虑在内,对社会政策进行重新思考。 P66

IGM布斯咨询小组向这些教授提了一个问题:“美国对钢铁和铝征收新的关税能否提升美国人的福利?”65%的人“强烈”表示不赞同。 P67

乌拉姆向我们的已故同行、20世纪经济学的伟人之一保罗·萨缪尔森(Paul Samuelson)发起挑战,要他“在所有的社会科学中,提出一个既真实又重要的命题”。 P69

优秀的见解通常都是如此。 P70

开放贸易应该提升所有国家的GNP,贫穷国家的不平等程度应该下降,而富裕国家的不平等程度可能上升(至少在政府进行任何再分配之前如此)。 P71

印度的工业一直在高关税壁垒的保护下发展,效率太低,以至于无法与世界其他强国竞争。 P72

假如1991年没有发生危机,贸易壁垒也没有被去除,人们又如何能够断言印度在1991年以前的增长不会持续呢?让事情更加复杂的是,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贸易就已经开始逐渐自由化;1991年只是加速了这一进程(当然加速的幅度很大)。 P73

印度实现了贸易自由化,而另一个相似的国家没有。 P74

让人吃惊的是,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它们的收入分配几乎总是朝着与施托尔珀-萨缪尔森理论的基本逻辑相反的方向发展。 P75

在一个国家内部,通常只有一个单一的政策制度、一段共同的历史和共同的政治纲领,这些让对比变得更有说服力。 P77

如果另一个地区只是种植谷物、出产油籽,它们的关税基本上没有变化,于是该地区则几乎不受影响。 P78

这与她在论文中谨慎强调的一种可能性是完全一致的,即自由化浪潮造成了极大波动,只是对某些地方来说波动更大。 P79

那么多银行,资产负债表看似完美,却突然一夜之间面临迫在眉睫的灾难,这种“常青藤”贷款就是其引发的主要原因之一。 P80

事实上,发达国家对进口商品实施严格监管,必须符合严格的安全、质量和环境标准。 P81

截至2017年年中,该项援助已经为各种项目支付了3000多亿美元,以帮助发展中国家进行贸易。 P82

客户的期望则是,他们想要完美无瑕的地毯。 P83

为了找到相同的衬衫,你不得不翻找村子里每一家二手服装店。 P84

他们可承担不起辛苦工作却拿不到报酬的后果。 P85

这项工作是可以预见的——灾难性的成本超支风险相对较小,但让人头昏脑涨。 P86

对于任何潜在的新进者而言,和已有的卖家打价格战会面临更大的挑战,因为向供应商支付的价格往往只是高品质产品对买家价值的一小部分。 P87

一个来自日本的新进者,比如1982年首次进入美国市场的三菱(Mitsubishi),会从老的日本品牌取得的成功中获益匪浅。 P88

认识到这一点后,各国政府已经设法对那些在质量上作弊的个别生产商进行惩罚。 P89

这就是为什么当你收到从亚马逊网上商城订购的包裹后,亚马逊上的卖家会持续不断地要求你对他们的商品给出反馈。 P90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有很多很好的理由可以解释为什么资源通常具有黏性,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 P91

2010年之后,中国的人民币继续保持着竞争力。 P92

由于国际贸易,该地区的部分经济已经变得空心化。 P93

尽管附近有些通勤区基本上没有受到冲击的影响(还有一些区域实际上从中获益,比如从中国进口某些零部件),但工人们并没有向这些地方流动。 P94

在2016年10月至2017年10月这一年的时间里,印度蒂鲁普的T恤产业集群的出口下降了41%。 P95

”[3]我写下这段文字不是想要以此为理由反对产业集群,因为产业集群带来的收益可能非常巨大。 P96

而他们一直以来给出的答案都是,既然许多人确实受益,我们应该愿意并能够补偿那些受到负面影响的人。 P97

当一个失业的人需要医保的时候,奥巴马医改应当可以提供帮助。 P98

消息一出,美国股市应声下跌。 P100

第二,即使我们进口量庞大,但如果我们因为运输成本升高导致进口价格稍微有些上涨,就停止大量进口,这也必然意味着我们在国内有很多可用的替代品,所以进口的价值也没有那么高。 P101

我们可以看看香蕉在消费中所占的份额,以及当价格变化时,消费者愿意在苹果和香蕉之间转换的程度。 P102

他们的计算有误吗?许多细节可以提出异议,但其数量级肯定是正确的。 P103

这种想法由来已久。 P105

恶劣的路况阻碍了人们前往城市寻找新工作。 P106

但是,本章总结的三个主要经验绝非这么简单。 P107

[3]宾夕法尼亚的制造业从业者失业后在家乡附近找不到其他工作。 P108

贸易的负面影响如此集中,从好的方面看的确有一个好处,我们可以确切地知道上哪儿能找到受害者。 P109

例如,可以效仿《退伍军人权利法》(GI Bill)对TAA进行修订,向那些因贸易冲击而“退出现役”的工人支付足够的费用,让他们可以重新开始接受教育。 P110

鉴于我们所有人从贸易中受益的程度,我们理应共同承受相应的代价。 P111

这样的领导人正在成为本国政治版图里举足轻重的角色,自下而上深刻影响到选举结果和政策制定。 P112

只是现实并非如此。 P113

[1]贝克尔和斯蒂格勒认为,偏好是我们人性的一部分。 P114

我们在《贫穷的本质》一书中以此事为例,说明穷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P115

5个月后,那些最初被人为“点赞”的评论,比那些得到“反对”的评论,更有可能获得高度好评。 P116

同样地,没有惩罚违反者的人会受到惩罚,没有惩罚那些没有惩罚违反者的人也会受到惩罚,然后以此类推。 P117

好的经济学 破解全球发展难题的行动方案 社会科学电子书 第2张

[1] Drew Fudenberg and Eric Maskin, “The Folk Theorem in Repeated Games with Discounting or with Incomplete Information,” Econometrica 54, no. 3 (1986): 533-54; Dilip Abreu, “On the Theory of Infinitely Repeated Games with Discounting,” Econometrica 56, no.2 (1988): 383-96.[2] 在作者写作这本书的时候,埃莉诺是唯一一位,2019年10月14日,本书作者之一埃斯特·迪弗洛成为第二位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女性。 P118

他们强加的纪律可能是直接为了某些反动的、暴力的或破坏性的目标。 P119

其中一方保护个人,另一方则破坏社群。 P120

高等种姓认为这显然是只有自己才被允许做的事情。 P121

这篇文章的标题利用文字游戏突出了这两者之间的对比。 P123

有趣的是,在美国,一个州的移民越少,这个州的人就越不喜欢他们。 P125

法国人排斥意大利人,然后是波兰人,然后是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 P126

在1950年到2000年之间,印度的印度教-穆斯林骚乱更有可能在一个特定的年份发生在一个特定的城市。 P127

每当招聘职位需要表明申请人是否有过重罪前科时,他们也会随机为虚构的男性或女性申请人选择其是否有过重罪前科。 P128

他们对同族人的信任程度并不比对其他人更高。 P129

在最初的实验中,他告知参加的学生,这项测试是“实验室解决问题的任务”。 P130

[6]女性通过培训记住了更多的知识,而那些接受她们培训,听取她们意见的人,实际上也掌握了更多的知识。 P131

这种偏见看起来源自一种根植于社会背景的刻板印象。 P132

我们会避开自己怀疑的人,搬到有更多同类人的社区。 P133

[2]研究人员告诉他们,如果抛硬币出现正面(或反面)的次数超过一个阈值,每报告一次超出的正面(或反面),就可以得到20瑞士法郎(约合20美元)。 P135

[1]他们认为,迈出理解信念的一大步,是不要把信念太当真。 P136

我们不应该停止说出真相,但是用一种不按个人道德标准进行评定的方式来表达,会更加有效。 P137

在行为经济学领域,最为著名的实验之一,是由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和理查德·塞勒(Richard Thaler)共同完成的。 P139

[1]男孩们被随机分成两组,每组各自在罗伯斯山洞州立公园不同地点生活了一段时间,所以两组人最初并不知道彼此的存在。 P140

[1]这就是社会学家所说的同质性。 P141

这助长了明显怪异的偏好和/或极端政治观点的激进化。 P143

当然,一旦真实的人物欣然接受了这种做法,可以准确预测出民众的喜好并以此来打造自己的形象,那么创造角色、虚构个人简介,然后将其注入在线对话,就变得容易多了。 P144

1960年,大约5%的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表示,如果他们的儿子或女儿和党外人士结婚,他们会“感到不高兴”。 P145

但是社交媒体有什么特别之处,导致了这种两极分化?早在脸书出现之前,分裂人群、散布假新闻的政治策略就已经被发明出来了。 P146

我们知道这一点,是因为在美国的一些县,纯粹出于偶然的原因,福克斯新闻通常都是在很难接收到他们的信号的地方出现,因此人们不太可能选择去订购这个频道。 P147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谣言往往是在互联网上制造和传播的。 P149

政治企业家们乐于在推特上传播最疯狂的言论,然后静观其在网络上发酵,观察自己是否玩得太过火。 P150

[5]如果能够在美国复制这个实验,那将会非常有趣。 P151

即便推选的候选人是一个声名狼藉的儿童猥亵犯甚至更糟,只要几个群体组成联盟,有了最多的人头数,就能够赢得选举。 P152

德里的一项政策变化展示了把不同背景的小孩子聚集在一起能够产生巨大的力量。 P153

但实际上平权行动的影响已远远超出了这些范围。 P154

站在原告一方,阿西迪亚科诺认为,亚裔肯定受到了歧视,因为被录取的亚裔在学习成绩和考试分数上的表现比其他任何群体都更加优秀。 P155

极具争议的融合不太可能产生这些条件。 P156

这些参赛的球员是从1261名球员中随机挑选出来的,全部都是年轻男性。 P157

[1]假设房主们乐于住在混合社区,但不愿住在主要由其他群体主导的社区。 P158

而后者,过去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白人聚居区,现在终于接触到了一个更加多元化的群体。 P159

我们感觉世界上很多事情都出了错,我们在经济上正经历煎熬,以及我们不再被尊重和重视,所有这些引发了我们的防御性反应,表现出来后就是世人熟知的偏见。 P160

但这意味着,要改变他们的想法非常容易,强调选举的利害关系就可以。 P161

当时世界经济对石油的依存度越来越高,因而普遍面临原材料短缺的问题,进而引发了一波涨价潮。 P162

然而,好在恢复速度够快,从1929年到1950年,GDP年均增速反倒略高于历史时期。 P163

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科技的进步,比如电脑芯片变得更便宜、更快,因此一个秘书现在可以在几个小时内完成以前一个小团队的工作;新的合金材料不断被发明出来;生长快、需水量少的新型小麦品种也被研发了出来。 P164

[1]这场经济危机具有明确的起始日期,甚至能找出哪些国家要承担责任,但一开始它并没有明显表现出持久性的迹象。 P165

他认为高增长时代不太可能重现。 P166

1938年,摆脱大萧条的美国经济刚刚回到高速增长轨道,阿尔文·汉森就发明了“长期停滞”(secular stagnation)这样一个术语,用于描述当时的美国经济状况。 P167

夜来香被他用作“医务工作者”,他用牙签给战争中受伤的“步兵”做手术,并用柔软的茉莉花瓣给“伤者”包扎。 P169

比如,有人试图通过观察人们浏览互联网的时间来衡量互联网对他们的价值。 P170

所有这一切似乎都与那种认为脸书令人上瘾的观点非常一致,从某种意义上说,很难想象没有脸书的生活,但当你真的弃用时,情况并不会变得明显更糟。 P171

[1]他的基本观点是,随着人均GDP的增长,人们会储蓄更多的钱,从而有更多的钱可以投资,每个工人有更多的资本。 P172

首先,一个经济体在经历了重大变革引发的快速增长阶段之后,就会回归平衡增长的轨道,增长可能会放缓。 P173

它们仍然可以通过改善劳动力和资本之间的平衡来实现增长。 P174

索洛认为,至少对于这些富裕国家来说,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情况应该或多或少是相同的。 P175

这意味着,一旦资本积累过程结束,资本回报率变得足够低,那么,索洛认为,对于长期性的经济增长,我们几乎做不了什么。 P176

罗伯特·卢卡斯(Robert Lucas)是我们这个时代最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之一,也是(反对凯恩斯宏观经济学理论的)芝加哥学派的老前辈。 P177

第一,资本家投资是为了追求高回报,当回报下降时,资本积累也会下降。 P178

这些公司通常也存在收益递减的现象。 P179

因此,当储蓄资金的做法带来的回报逐渐下降时,除非资本家愿意开始更多地储蓄资金,否则资本积累的速度最终会放缓,利润率也会停止下降。 P180

比如,索洛认为“资本收益递减”在整个经济运行过程中发挥了核心作用。 P181

我们已经看到,衡量经济增长存在很大难度,而要搞清楚经济增长的动因,并制定政策落实这些动因,难度更大。 P182

加州有很多地方的风景比硅谷还漂亮,而且大部分地方的租金都比较便宜,为什么那么多公司想要扎堆硅谷呢?美国有很多州和城市提供大量补贴来吸引企业。 P183

[6]如同恩里科·莫雷蒂一样,迈克尔·格林斯通(Michael Greenstone)和里克·霍恩贝克(Rick Hornbeck)也提出了一个问题:在吸引一个类似于亚马逊第二总部那样高端的企业之后,城市作为一个整体是否能从中受益呢?[7]为了回答这个问题,他们研究了不同城市招商引资的情况,对比了领先城市和落后城市的企业发展情况。 P184

莫雷蒂估计,这两种效应实际上可能相互抵消,其结果是基本不会影响国家层面的经济增长。 P185

在发展中国家中,高质量的城市基础设施更多地集中在少数几个城市,因此有理由建设更多的高质量城市,并使现有的少数几个大城市变得更宜居,以促进经济增长。 P187

[1]罗默所描述的是一种确保技术不断改进的力量,在奉行创新政策的国家更是如此。 P189

他的母亲来自一个讲法语的犹太家庭,20世纪50年代初被迫离开埃及的家,搬到法国后创立了著名的设计师品牌——克洛伊(Chloé)。 P190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罗默看来,政府需要清除那些扼杀人们工作积极性的因素,并发明一些新技术和新手段,让每个人都更有效率。 P191

仅仅从时间推移的角度去看,很难断定税率对经济增长是否有任何因果影响。 P192

财政部并非唯一的例子。 P193

正是因为人们不断地投资于新产品或更好的做事方式,全要素生产率才得以增长,经济也随之增长。 P195

这再次说明了过去几十年的唯一明确教训,即对于究竟什么能够带来永久的、更快的经济增长,我们其实是搞不清楚的。 P197

从1980年到2016年,世界上收入较低的那50%人口的收入增长速度远远超过收入较高的49%人口,后者几乎包括了欧洲和美国的所有人。 P198

索洛模型告诉我们,贫穷国家可以通过储蓄和投资来加速经济增长,罗默模型则告诉我们,如果穷国的经济增速没有比富国快,那么这必然可以归咎于其糟糕的政策。 P200

第二个问题或许更为根本,即诸如此类旨在探索什么因素有助于预测经济增长的努力毫无意义。 P201

但这能给目前各国何去何从提供什么启发呢?我们知道,如果一个国家从1600年到1900年非常空旷,原住民很少,或者当时不存在疟疾等疾病,那么大量欧洲殖民者就会愿意定居,建立起来的现代国家治理制度有利于这个国家在当代实现较高的经济增长率(这对当时的原住民而言或许略微算作一种慰藉吧)。 P202

在大约25年的时间里,人民币汇率一直被低估,这样做的代价就是以几乎为零的利率贷给了美国数十亿美元。 P203

脸书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强烈认定互联网将产生重大的积极影响,数百份报告和建议书都呼应了他这一看法。 P205

目前,理想的能源来源已经从大型水坝转变为谷物壳或太阳能,一个看似很酷的最新理念是开发出更廉价的、不使用公用输电网的解决方案,以惠及贫困社区,但人们对电力的痴迷可以追溯到50年前。 P206

最好的公司应该吸引最好的员工;最肥沃的土地应该得到最集约化的耕种,生产力最低的土地将用于发展工业;有钱可贷的人应该贷给最优秀的企业家。 P208

结果,更好的造船匠得到了更多的工作,而最差的则退出市场了,渔船的质量普遍提高了。 P209

与提拔外人做首席执行官的公司相比,任命家族成员做首席执行官的公司在三年后更有可能业绩大幅下滑,资产回报率甚至会大幅下降14%。 P210

相比之下,印度的经济黏性非常大:经营良好的公司没什么增长势头,经营不佳的公司也不会消亡。 P212

此外,土地和建筑物还可用于获得抵押贷款。 P213

为此,他们竭力避免获取外部融资,因为这样会引发外人控制自家企业的风险。 P214

以奥里萨邦为例。 P215

奖学金使这个比例翻了一番,进入政府工作的人所占比例从3%提高到了6%。 P216

前些年,学士学位起到了同样的筛选作用,如果你能出示学士学位证,就能进入政府工作。 P217

一些私营部门的工作岗位吸引力也会过大,比如,加纳一些私营部门提供的福利好、工资高、就业保护措施完善的工作岗位,对中学毕业生的吸引力非常大,导致他们为追求这类工作而放弃了生产性活动。 P218

在技术先进国,也就是说在富裕国家,虽然全要素生产率在很大程度上依然是一个待解之谜,但我们现在知道确实有一些因素推动了它的增长。 P220

相反,实际发生的事情足以让一个人变得迷信起来。 P221

[3]但这算不上奇迹。 P222

我们也不知道一个陷入困境的国家应该如何摆脱困境。 P223

这主要归功于政策对新生儿护理、疫苗接种和疟疾预防的重视。 P225

[8]做出了正确的政策选择之后,在应对可怕灾难方面就会取得重大进展。 P226

地球温度升高1.5摄氏度或2摄氏度,甚至更多,导致的气候变化的代价会大不相同。 P228

但最重要的是,即使技术进步,即使我们能够完全摆脱对煤炭的依赖,但如果没有任何向更可持续的消耗迈进的举动,任何未来的经济增长都会对气候变化产生巨大的直接影响。 P229

2018年,也是在6月,我们去了斯德哥尔摩的波罗的海海岸,比之前那次往北几百英里的地方。 P230

当天气炎热时,人们的生产力就会降低,尤其是当他们不得不在户外工作时。 P231

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可能完全是由于人们获得空调的机会更大,这是富裕国家居民适应更高温度的关键机制。 P233

当印度认可《巴黎协定》并提出具体承诺时,它的立场变了,以换取一些重要的财政援助来实现能源转型,由富裕国家支付的国际资金为其提供资金。 P235

一段时间后,我们甚至可以取消所有的鼓励清洁能源的税收政策和补贴。 P236

采用清洁技术将是人类的胜利,也是地球的胜利。 P237

人们的消费量需要下降。 P238

其次,他们对改变行为的尝试持怀疑态度,尤其是在可能涉及改变偏好时。 P239

那么,他们真正喜欢的是什么?是他们主动选择的选项,还是他们没有选择但愿意坚持的选项?鉴于这一问题没有明确的答案,政府可能会决定,最好选择对环境更有利的方案。 P240

详情请参考胡萨姆·雷希曼(Hussm Reshmn)、阿托努·拉巴尼(Atonu Rbbni)、乔瓦尼·雷詹尼尼(Giovnni Reginni),纳塔莉娅·里戈尔(Ntli Rigol)于2017年合写的《习惯形成与理性成瘾:关于洗手的现场实验》(Hbit Formtion nd Rtionl Addiction: A Field Experiment in Hndwshing),该文为哈佛商学院“政府与国际经济”小组的工作论文,编号18-030。 P241

在过去的20年中,印度的煤炭消费量增长了2倍,中国的煤炭消费量增长了4倍,而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的煤炭消费量则略有下降。 P242

城郊焚烧所产生的烟雾与城区产生的各种污染物——建筑工地产生的灰尘、车辆排放的废气、垃圾燃烧产生的残留物以及冬季人们在做饭和取暖时不善使用的明火——混合在了一起。 P243

在许多情况下,印度将能够跨越到更清洁的技术上(例如,当穷人最终用上电时,他们也同时得到了LED灯泡)。 P244

从巴黎到西弗吉尼亚州再到德里,应对气候变化通常被视为精英阶层的奢侈品,花的钱则来自没有特权的人的税收。 P246

当然,我们不是百分百地确定,因为我们并不知道增长的原因是什么。 P247

或许这本小说并非那么有远见卓识,也不是那么荒谬绝伦,但无论怎么说,它却是我们所处时代的完美写照。 P248

他们都认为,未来的增长将主要通过由机器人取代工人来驱动。 P249

IGM布斯咨询小组成员要求对以下表述发表看法:“如果劳动力市场机构和职业培训维持不变,而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使用不断增加,很可能会大大增加发达国家长期失业的工人数量。 P250

[11]在英国,技术迅猛发展的时代,也是一个剥夺严重以及生活条件异常艰难的时代。 P251

这种情况突出反映了20世纪80年代以来发生的一个趋势,即没有接受过大学教育的工人,越来越多地从中等技能的职位(例如文职和行政职位)中被挤出来,从事低技能的工作,例如保洁和安保工作。 P252

过度的自动化会降低GDP,而不是为GDP做出贡献。 P254

[4]这种自动化力量加剧了一个始终令人担忧的问题。 P255

详见《失业保险与就业保障的优化设计:第一关》(The Optiml Design of Unemployment Insurnce nd Employment Protection: A First Pss)一文,该文为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2004年10443号工作文件。 P256

重要的是不仅要增长,而且要赢得与其他富国的“竞争”。 P257

这一理论背后的想法是,富人首先受益,而穷人最终受益。 P258

几乎是在这一年,美国最富裕的1%的人占有的国民收入比重,扭转了50年来的下降趋势,开始不断攀升。 P259

[6]这种大逆转发生在里根和撒切尔的时代或许并非偶然,不过我们也没有理由认为里根和撒切尔是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 P260

全世界的人都在用脸书时,在聚友网上停留是没有意义的;除非有人转发你的推文,否则使用推特也毫无意义。 P262

由于员工不搬家,受影响地区的工资增长和租金将趋于平稳,或者出现倒退。 P263

但事实并非如此。 P264

2008年的全球危机,很大程度上是由金融玩家们的不负责任和无能共同造成的。 P265

[14]与此相关的是,股票期权(更普遍地说,是与股票市场相关的补偿)更可能在盎格鲁-撒克逊的世界中使用,因为那里有更多熟悉股票市场的人和更多进行股票交易且具有一定规模的公司。 P266

在这种税率下,董事会面临一个严峻的权衡:当面临70%的边际税率时,是给经理人1美元的薪水,而他最终到手的只有30美分,还是给企业留下1美元的收入?这令首席执行官的薪水大打折扣,而董事会可以选择以其他更便宜的“货币”向首席执行官支付薪水,如允许他推进自己想做的项目。 P268

美国的职业棒球大联盟(Major Baseball League)实行奢侈税,如果球队的工资总额超过一定数额,就将对其处以罚款。 P270

如今,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建议将最高边际所得税提高至70%以上,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呼吁建立累进的财富税,税收政策已经成为2020年总统大选的关键问题之一。 P271

高级管理人员根本不会再要求这类高收入。 P272

2016年,里奥·梅西(Lionel Messi,2017年的收入超过1亿欧元)因共计410万欧元的三项税务欺诈罪被判有罪,并被判处缓刑。 P273

[5]如果大多数最高收入者都以这种方式有效地(合法地)免税,那么想要征收用于二次分配的所得税就很难了。 P274

这让那些国家只能有两种选择,要么减少对最高收入者征税,要么迫使他们离开。 P275

提高最高税率的困难在于政治。 P276

如果上述属实,那么不平等自然会直接影响人的幸福感。 P277

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询问了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的人们对社会流动的看法。 P279

身体状况和心理健康状况的自评也出现类似的情况。 P280

在我们此前讨论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在询问了美国人的意见后,向他们中的一些人展示了一张信息图表,表明流动性比他们想象的要低得多(其他人会看到另一张图表,显示的数据相同,但视角更积极)。 P282

而这反过来加剧了人们对国际贸易的不满。 P283

更普遍地讲,在一个不平等程度急剧上升、赢者通吃的世界里,穷人和富人的生活正在产生巨大差异,如果我们把所有社会问题甩给市场,这种差异将无法逆转。 P284

[1]任何重大的公共政策都需要更多的资金。 P285

在20世纪90年代末和21世纪初,瑞士将“每两年调整一次所得税税率”的制度转变为一种更标准的“付工资时扣缴所得税”的制度。 P286

”[1]2015年,只有23%的美国人认为自己可以“一直”或者“在大部分时间里”信任政府。 P288

但在经济学家的启发下,政府内部一直存在关于财政资金浪费的讨论,如果你当着一屋子经济学家的面提到政府干预,你会清楚地听到一阵窃笑。 P289

他有一句话在推特上广为流传,而且在所有名言资料库中都能找到,即“人类文明的伟大成就并非来自官僚”。 P290

一种假设认为,如果有足够的政治意愿,腐败或将消失。 P291

有鉴于此,相信政府官员,不给他们施加各种限制,让他们放手去做他们一直在做的事情,或许不失为一个更好的方法。 P292

学生们享有充分的自由空间,使他们能够自由地对掷出的数字撒谎,结果撒谎人数的比例与瑞士那次针对银行家的实验大致相同。 P293

政府坚持不懈地追求能够维持经济增长的灵丹妙药,由此造成的一个结果就是富人的经济、政治影响力日益增强,再加上富人精心培养大众的反政府情绪,从而阻碍了政府抑制富人财富日益增长的企图。 P295

在中国,人们付出了更多的努力,虽然这一比例仍在上升,但上升幅度较小,从6.4%升到13.9%。 P296

搞清楚这一点可能是我们这个时代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这比太空旅行更伟大,甚至可能比治愈癌症更伟大。 P297

导游讲述了关于它的很多故事,阿比吉特被告知这是当地国王为了抵御英国殖民者而修建的部分工事,但它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堡垒。 P298

该计划设想政府不管每个人的需求如何,都派发一笔可观的基本收入保障(美国曾经提出每月给每个公民派发1000美元)。 P299

[2]有些社会福利计划的申请规则纷繁复杂,导致很多条件合适的申请者很难提出申请,这可能会导致实际受益者远远没有预期中的普遍。 P300

事实上,早在2004年,这些贫困学生就有资格享用免费午餐,但必须先由家长提出申请,结果太多家长没有申请。 P301

[9]像这种降低福利计划效率的悲观情绪也出现在摩洛哥的社会福利工作中。 P302

比如,每个月向每个美国人支付1000美元的福利计划一旦落实,每年将耗费3.9万亿美元,这比当前美国所有福利计划的总成本还要多出1.3万亿美元,大致相当于整个联邦预算,或美国GDP总量的20%。 P304

这部音乐剧改编自激进左翼分子乔治·萧伯纳的戏剧《卖花女》(Pygmalion)。 P305

这比曾经轰动一时的亿万富翁、“英雄”式资本家查尔斯·基廷(Charles Keating)的刑期多了一年半。 P306

我们看到,尽管马克龙的演讲与里根的演讲之间存在着种种差异,但他的语气却非常像里根,一遍又一遍地重申当前的福利体系正在走向失败,并且在短短几分钟的演讲内6次提到了让穷人承担更多责任的必要性。 P307

该法案于2013年通过,承诺每月向近2/3的印度人(超过7亿人)提供5千克的粮食补贴。 P309

发展中国家共有10亿人参加了其中至少一项计划。 P311

许多人(也许是大多数人)确实希望利用自己有限的生命取得一定的成就,这是完全合理的,但如果他们的钱太少,为了生存而不得不优先解决一系列迫切需求,那么久而久之,就会陷入麻木状态。 P312

美国两党的许多学者和政策制定者都赞成负所得税制度。 P313

[8]美国很多地方政府也试点过“无条件现金转移支付”计划。 P314

在广大发展中国家,这个体系根本不存在,很多人时常面临着贫困造成的种种风险。 P316

[1]由于政府无法按照某个标准去遴选目标人群,那么一种替代方案就是设置一个标准,让人们主动查看自己是否符合这个标准。 P317

印度政府有数百个这样的福利计划,其中许多计划基本上没有资金,却拥有一个专门的办公室和一些基本不作为的工作人员。 P318

我们将在2020年初看到效果。 P319

目前,还没有迹象表明问题会自行解决。 P321

大约在同一时间,皮尤研究中心搜集了美国人对工作满意度的数据,并询问受访者是否觉得工作给了他们一种认同感。 P322

自20世纪60年代“美国人时间使用调查”(American Time Use Survey)启动以来,男性和女性用于休闲活动的时间都增加了不少。 P323

然而,最重要的是,这是一种使当地年轻人免于陷入麻烦的方法,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要么不工作,要么做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那样他们就无法找到人生的意义。 P324

所谓“完全的灵活性”,意味着只要一个企业不再需要某些工人,可以很轻易地解雇他们,而这些失业者会得到丰厚的失业补贴,并不会蒙受多大的经济损失,政府部门会齐心协力帮助失业者实现再就业(或许需要先接受有效的再培训)。 P326

如果我们想让贸易给所有人带来好处,就要设计一套好的制度。 P327

国会里的民主党议员提出了“绿色新政”,其中包括联邦政府为人们提供工作保障。 P328

投资于更好的教育和儿童护理可以为社会带来巨大的潜在收益。 P329

这些空间上的差异早在人们参加工作之前就显现出来了:生活在低流动性地区的孩子上大学的可能性更小,而且更有可能早早地生了自己的孩子。 P330

此外,美国还存在一个更为普遍的情况,学前教育不在美国联邦政府的补贴范围之内。 P331

缺乏高质量的全日托儿补贴意味着,她们要么不工作(因为托儿的费用几乎和她们的收入一样高),要么不得不找一份离家近的工作(尤其是离母亲近的地方),以便于让母亲帮忙照顾孩子。 P332

虽然将这一计划推向全国,使每个人都有可能搬到更好的社区是不可能的,但支持部分贫困人群改变所住地区或更换工作应该是可能的。 P335

[3]这样的服务可以使雇主超越非正式的人才推荐渠道,扩大应聘者的范围。 P336

德国将GDP的1.45%投入到了积极的劳动力市场政策,而在失业率远高于正常水平的金融危机期间,这一比例升至2.45%。 P337

所以,尽管当前一些试点的政府福利计划比较有效,但难以在全国范围内铺展开来。 P338

与硅谷公司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安排的活动(清洁服务、建筑和电脑维护)和坐在会议桌周围的人。 P339

这种信念催生了法国的一项实验,试图创建“长期失业率为零的地区”,在那里,政府和公民组织承诺在短时间内为每个人找到一份工作。 P340

如果一个社会保护体系以这种麻木不仁的态度去对待那些急需帮助的人,那无异于在惩罚受助者,受助者也会竭尽全力避免与这套体系发生任何联系。 P341

该组织的一站式服务旨在满足贫困青年在医疗、社交、就业等方面的需要。 P342

对这些人而言,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创业,而是在6个月到1年内找到一份稳定的、有回报的工作。 P343

在这个变化和焦虑的时代,社会政策的目标是帮助人们吸收那些影响到自己的冲击波,而不让这些冲击波影响自我意识。 P344

新企业不断诞生、崛起、失败、消亡,由更时髦、更卓越的创意取而代之。 P345

但随着好工作的消失,当地经济陷入混乱,这些选择看起来越来越可怕,人们的愤怒也不断累积。 P346

只是需要人们变得更加努力,且所有的痛苦都是值得的。 P347

她的热忱、智慧和对我们能力的信心,引导和支撑我们完成了这个项目。 P348

我们在巴黎经济学院的那一年访学可谓天赐良机。 P349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