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们 2019新版

人生无处不惊险——他现在是深刻体会到了。 P7

他大概就是支行行长,稀疏的头发虽说和年龄相配,但因为遮了一层面具,脑袋上那撮头发愈加醒目,直招人可怜。 P8

“顾客来了却打算关门,这算哪门子事?”阵内激动起来,“你告诉我,到底有什么必要非得卡在三点关门不可?刚到三点你们就停止营业,让谁得了好处?把我赶出去,又让你们谁得了便宜?”“请问您有急事吗?”戴眼镜的职员轻声细语,面对阵内这个二十岁不到的毛头小子也毫不刻薄,一副生意人的样子。 P9

“别胡闹了,阵内。 P10

他们用戴着手套的手握枪,脸上则用红色的塑料胶带贴了个“×”的记号。 P12

“还有,”劫匪进一步指示道,“如果有人带了手机,通通收上来,放到我面前!”女职员怯生生地点点头,既不反抗也不辩驳,默默地开始行动。 P13

当时他没什么朋友,无处打发大把的寂寞时光,夜晚一个人无所事事地游走在街头。 P14

“所谓朋克摇滚,就是起身反抗。 P15

是吧?”阵内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我要是不揍他一顿,就咽不下这口气。 P16

阵内被这么一推,猛地撞向柜台,身子靠在窗口上。 P17

他一边后退,一边将手插进牛仔裤的口袋,坐到鸭居旁边。 P18

”“哪个傻瓜会帮银行劫匪的忙!”接茬喊起来的果然又是阵内。 P19

不知道警车来了几辆,刹车制动的声音接连传来,扩音器的声音也能远远听见。 P20

“那是职员用的换衣间。 P21

呼出的气碰到塑料面具又被挡回来,在脸和面具之间堆积出一层微暖的气息,但因为一直坐在地上,地板上刺骨的寒意又直往身体里钻。 P22

”妇人带着哭腔答道。 P23

他用下巴示意横放在脚边的吉他软包。 P24

声音时强时弱,有高有低,分明是在唱歌。 P25

不过口气并不怎么强硬,或许也还沉浸在阵内歌声的余韵里。 P26

”不知什么时候,旁边的妇人已经停止了哭泣。 P27

鸭居记得这个盲人五官端正,留着一头清爽的短发,脸上没有多余脂肪,皮肤丝毫不松弛,下巴线条细长,虽说不上有多帅气,但给人一种飒爽的感觉。 P28

“你真的看不见吗?”鸭居旁边的妇人悄声问道。 P29

”男子的声音很温和,“我一生下来就看不见。 P30

他说:“能不能把顾客放走呢?”真是句令人感动的话。 P31

他说道:“谁要是乱动,我就打死谁。 P32

那帮傻警察在干什么!鸭居在心里骂道。 P33

矮个劫匪架好枪,高个劫匪开始解绳子。 P34

这一瞬间,劫匪或许都忘了他是个人质,他们一定产生了某种与一个盲人青年就事论事地谈上厕所的错觉。 P35

他的动作十分流畅,甚至让人觉得他能看见。 P36

右手边有一个安着马桶的小隔间。 P37

红色的,贴成‘×’的形状。 P38

鸭居又描述了人质的情形:十二个人质被绑在同一个地方,其中八个是银行职员,一半是女人。 P39

”“是从我们所在的位置看不到他们,因为隔了一扇门。 P40

与此同时,有人开始咚咚地敲背后的门,看样子是在催他们快点出去。 P41

我是说他们说话的声调。 P42

“劫匪的口气就和这种情况很像。 P43

这样一来,谁也不会怀疑银行职员是共犯,不是吗?”鸭居面对着永濑,而永濑仿佛看得见鸭居的脸似的说道:“回去吧。 P44

”从隔间里走出来的时候,永濑说道。 P45

他们都戴着面具,看不到表情——鸭居想到这里,恍然大悟,几乎要“啊”地喊出声来。 P46

正因如此,一种时间漫长的错觉袭向鸭居,甚至让他不安地觉得自己会被这样绑着终老一生。 P47

”劫匪唐突地宣布。 P48

劫匪先是解开了主妇的绳子。 P49

“戴着面具游行。 P50

那是一只黑色的拉布拉多寻回犬,远远看去,仿佛从长椅下面又拉出一张长椅。 P51

车窗上挂了窗帘。 P53

”他这话仿佛是在自夸,“喂,鸭居,没错吧?”“我可不知道。 P54

大概就是这样。 P55

“永濑,你一定发现了什么吧?”鸭居替不准备发问的刑警催问道,“劫匪下一步打算怎么做?”“我想他们会依次放走人质。 P56

”永濑说道。 P57

”永濑点头道,“如果大家都戴着面具,没有人会记得人质的长相,所以劫匪即使混进人质里也不会被发现。 P58

”“你是说我错了吗?”阵内的口气听起来可不像觉得自己做错了。 P59

“劫匪也是银行职员吗?”“因为本身就是银行职员,所以混进去也不会被发现。 P60

今天你们就回去吧,确认一下身份和联系方式就没事了。 P61

这七天过得心神不定,让鸭居心里抱怨怎么才刚过一个星期。 P62

“银行里一个人质都没有了。 P63

有可能是银行里某个职员遇到了一件迫不得已的事情,用了银行里的钱。 P64

”鸭居忍住笑意。 P65

这叫尾数,或者叫误差。 P66

阵内把报纸递给了我。 P68

报纸上还刊登了一张照片,上面有那个被绑架的少年。 P69

“看这个。 P70

我不知道那种行为哪里有“援助”,哪里是“交际”,只觉得称作“兼职性行为”或者“商业性做爱”才更合乎道理。 P71

”正因如此,那个时候我整个人都陷入失落。 P72

那可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而是近乎心中的伤痕。 P73

但现在想起来,也让人哆嗦不已。 P74

”他满不在乎地说道,接着再次回头对那些少年说,“我赢了!你们赶紧回家歇了吧!”他又举起双手“嗷——”地吼了一声。 P75

”中年保姆在媒体见面会上显得十分激动。 P76

”阵内认真起来,“很遗憾,武藤。 P77

”虽然不知道这样做的效果如何,但是我想,这就和做祷告和练英语口语一样,只要踏踏实实地反复做,就一定会产生效果,一定会。 P78

我暂时回到桌旁。 P79

关键是要他自己思考出哪一句最好。 P80

于是我试着说道:“有个和您同名的作家呢。 P81

这是瞪眼,是监视,是冰冷的眼神。 P82

我忽而想起阵内有一次发火的情景。 P83

借小山内那套迂腐之言来说,调查官就是“通达法律的同时,又能将法律搁在一边来和孩子对话的人”。 P84

7现在留在接待室里的只有志朗了。 P85

”“对你妈妈,你称她为妈,而对你爸爸,称他为那个人?”志朗听了,困窘地耷拉下眉毛,搜索着答案,再次陷入沉默。 P86

”志朗小声说道,“每当我听的时候,他就会发怒,关掉音响,说什么听了让人烦。 P87

“你是想要那本漫画吗?还是你就想拿件什么东西?”“我觉得是……想要那本漫画。 P88

走出接待室的时候,志朗扭头说道:“你一定要告诉那个人,我刚才都说了什么。 P89

“志朗喜欢听爵士乐吧?”这位父亲绷着脸,什么也不说。 P90

我不由得心生厌烦,一旁的自动取款机都比他更会说话。 P91

”为了强调严肃性,我威胁般地补充了一句。 P92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P93

不明不白的文字一段接着一段,我开始为难,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 P94

这绝对是阵内那本无聊的“名言集”的功劳。 P95

志朗和他父亲的关系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搞不明白了。 P96

”志朗不知为何,正在忍住笑意。 P97

见什么人说什么话,我最拿手了。 P98

”我同意道。 P99

孩子习惯于从家长那里得到许可,这是人之常情,而“家长总是破坏孩子的幻想”,这也和我日常生活中的感觉一致。 P100

”“是啊。 P101

”志朗苦笑道。 P102

”“是吗?可是你们让我们去谈话,然后只管向我们问问题。 P103

”“可你们不还是握着枪吗?”“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们就会以枪威胁,把他们强行带到教堂里。 P104

虽然是自己说的,可还是觉得不好意思。 P105

有些孩子只是抱着玩的心理犯了罪,来到家庭法院的时候却说:“爸妈对我不好,他们不爱我。 P106

正如我在面谈开始时感觉到的,志朗是个充满朝气、活泼开朗的普通高中生。 P107

“要是没女朋友,我给你介绍一个吧?不过是个比你大十岁的阿姨。 P108

”然后匆忙钻进家门。 P109

还是早上的办公室,我将周末遇到志朗的事以及有关他父亲在爵士乐上的矛盾说给阵内听。 P110

“我知道了。 P111

“尸体总会散发出腐臭味吧?就算埋了也会散发出来。 P112

小山内倒是去过几次他的演出现场,我曾问感想如何。 P113

“他道貌岸然,净说些大道理,实际上却嘴脸丑恶,是个差得不能再差的人。 P114

我踮起脚,透过矮松和榉树之间的空隙窥视院子里的情况。 P115

“你是之前家庭法院的那个人吧?”“是……是的。 P116

”“您当上董事长后就觉得不再需要看书了吗?”“不,当然需要了。 P117

“那个时候……是啊,当时情况不一样。 P118

即将走出店门的时候,他忽然对我说起话来。 P119

”“幸福?”“只要感觉着我就是只鸟,不就挺愉快的吗?”“愚蠢。 P120

我正准备回话问“什么事”,背后传来啪嗒啪嗒的脚步声,我们的谈话就此中断。 P121

“你口气不是挺傲吗?”穿夏威夷衫的男子揪住志朗父亲的领子说道。 P122

自然,那两个男子很快揪住我的衣服,踢了我好几脚。 P123

“我是不行了。 P124

他贴便条纸的地方,竟是阵内制作的那本《厕所语录编》。 P125

说实话,那是因为当时心里太烦了。 P126

”又补充道,“你们的表现太不自然了。 P127

不用他说,我也是这么打算的。 P128

”“当时我可没有恶意。 P129

“是的,家里就我一个人。 P130

说老实话,我当时连面谈都不打算去。 P131

”“好像是。 P132

”“你们当时老把这句挂在嘴上。 P133

”我追忆起那个穿着运动服的男子。 P134

最后,我问了一件绝对不会忘掉的重要事情:“赎金是多少?”“一千万。 P135

志朗开心地点了点头。 P136

我倒想知道,一直对父亲不屑一顾的阵内,究竟是怎么把这个心结解开的。 P137

”“啊?”我满脑子想的还是旅馆的料理和温泉的效用。 P138

[4]日本收容尚未接受裁决的未成年犯罪者的机构,收容期最长为四周,其间对犯罪行为进行调查,裁决是否应送入少年院。 P139

这个“黄金时代”,说的应该是当时没感觉到,事后才感叹“那个时候真好”的时代吧。 P140

至于将人类和动物区分开来的“劳动”,我也毫不热心,每天都无所事事。 P141

这里有好几张长椅,行人如织。 P142

“所以,他就滔滔不绝地讲了将近两个小时的话?”我看了看手表,真是无可奈何。 P143

几个女生因这唐突而又毫无道理的指责感到生气,她们露出不快的神情,对阵内反驳道:“说什么呢,你这大叔!莫名其妙,装什么正经!哪儿有法律说不准在车站说话了?”或许是被叫成大叔让二十二岁的阵内激动起来,他的声音更大了。 P144

“但是我觉得阵内并不能拯救那些少男少女。 P145

“你向谁告白?”过了好一阵子,永濑才问了这么一句。 P146

”我先尝试着用权威人士的话来说服他。 P147

套着导盲鞍的贝斯老老实实地坐在永濑旁边,低着头,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P148

接下来,我非常不情愿地拿出照相机。 P149

”大约五分钟之后,阵内从自动门走出,横穿过狭窄的车道,朝我们走来。 P150

“你究竟去哪儿买果汁了?”永濑问道。 P151

阵内像要说服我们似的,抢先用抬高的语调说道:“这附近的世界绝对停止运转了!”我们不明白他的意思。 P152

可一般来说,谁会没事在这样的长椅上坐两个小时呢?”“是啊,没有人会。 P153

”阵内用下巴朝二十米开外的地方示意,又对永濑说明了一下位置关系,“那边坐着一对男女,两个人大概都三十五岁。 P154

”“这先不管。 P155

“两个多小时?”永濑问道。 P156

”“什么事?”我心想,他准是又要说一些让人混乱的话了。 P157

可也不能说全无可能。 P158

我想起了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场面。 P159

正如他苦笑着说过的那样,他“在这种事情上已经是个老手”了。 P160

他一定觉得阵内是对那个“心怀善意的妇人”感到愤怒。 P161

这不是很奇怪吗?”“可能是吧。 P162

”但是,说实话,对阵内能否胜任工作,我还是心存疑问。 P163

永濑歪起脑袋。 P164

”“为了你?”“是啊,就是为了我呢。 P165

阵内先是一副不高兴的表情,但很快转过身子,放话道:“那好,我这就去问她。 P166

我说我正在调查大家随身会携带多少本书。 P167

”“还有鸽子呢。 P168

”“哦?”阵内双臂环抱,饶有兴趣地说道。 P169

”“阵内真是什么都看得穿。 P170

”“哎?”永濑无论何时都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 P171

”“这事阵内做不是挺好嘛。 P172

他摸清贝斯的位置,在它胸前绕上带子,开始给它套导盲鞍。 P173

永濑站着,正对着目标所在的长椅。 P174

“Retrieve[1]大概就是‘取回来’之类的意思吧?”阵内优哉游哉地谈起英语的话题。 P175

“你在对谁说懂不懂法律呢?我现在可是在为考家庭法院的调查官而复习,看的都是这么厚一摞的刑法、民法习题集。 P176

“他问‘是你吗’,这是怎么回事啊?那个老头跟你认识吗?”“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对他的声音可没有记忆,可能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他吧。 P177

”又是一句谜一样的话。 P178

“阵内去追那个耳机男了。 P179

不久前,鸭居曾对我说过:“我看着阵内和银行职员对话,怎么都觉得银行职员在理,不由得就想站在银行职员那边。 P180

”阵内摆出一副了不起的样子,“我们可是出了名的闲得没处去的年轻人,所以才整天到处徘徊。 P181

说不定他心理变态,装出听随身听的样子,实际上却在观察看书女。 P182

”我指的是这个变态的事。 P183

他脚步稳健,透出勇敢和干脆。 P184

”“或许再过一会儿,那对男女也会看过来。 P185

永濑没有要回答我的意思。 P186

我还不明白状况,但仍然做出很能理解他的样子,问道:“是要拍下那个穿靴子的男人吧?”“不对,不是拍他。 P187

“哎,这是怎么回事?”我一边讲解骚动的情况一边问道。 P188

”用照相机拍完女高中生之后,我们又回到车站里,按照永濑的指示来到派出所,而阵内已经在里面了。 P189

”“我同意。 P190

警察之间不是用耳机相互联络的吗?刚才监视现场的警察也一样,他们都戴了耳机。 P191

”我回想着被女警按住的那个穿靴子的年轻人,皱起眉头,只觉得他那副狼狈相和他那身摇滚歌手行头带来的滑稽感简直无法相容。 P192

”“拍下来?”“就是刚才我们身后那几个女高中生啊。 P193

永濑笑了。 P194

她们从不把卖淫当回事,身上反倒散发出校园运动社团一样的爽朗气息,还将卖淫说成是“社团活动”。 P195

“那个老头?”“我啊,最讨厌那些表面上正人君子、暗地里却花钱向女高中生买春的大人了。 P196

“不过,我跟他已经做过了断了。 P197

“就是因为阵内说了那句‘世界停止运转了’,事情才变得复杂了。 P198

赔偿损失、免费服务、加班、假日出勤……要挟职员的词一个个蹦了出来,但其实他自己才是最害怕这些字眼的。 P199

“非得跟你讲得一清二楚不可吗?”但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小麦发酵的酒,五百毫升一扎,一扎够倒五杯。 P200

店内杂糅着烟雾、水汽和醉酒客人的喧闹声。 P201

”“这样一来,就说明少年犯并不是自己愿意来家庭法院的。 P202

”这几乎就是断定说“绝对没有”。 P203

有一次,我和部门的同事一起去喝酒,被邻桌的几个中年男子纠缠。 P204

我应付自己的生活就已经够受的了,跳过这个话题吧。 P205

这个时候,我们之中只有一个人开口了,就是此前一直显得对此毫无兴趣、闷头吃东西的阵内。 P206

让他们洗心革面,简直就是奇迹!”一个人反复说道。 P207

“我们会做给你们看的。 P208

一个个全部认真起来,那就看不到头了。 P209

”青年露出一副冷淡的表情。 P210

然而阵内的反应却大相径庭。 P211

就是因为被隔壁学校的人看不起,按他的说法,被欺负到这份儿上,简直不配做男人。 P212

”“是啊。 P213

”“这样的话,没出息的不是他爸爸,而是他妈妈才对。 P214

和我相比,阵内对“试验观察”给得很慎重。 P215

”他这么一说,我想起他曾经也这么说过。 P216

他还是那副神态,我见了就来气。 P217

收钱的是明,他一边算账,一边板着脸问我们:“我想请教一下,家庭法院这种地方,离婚的人也会去吗?”“啊,会。 P218

“是啊。 P219

4次日一早就开始下小雨。 P220

家庭法院给有调解任务的日子分配人员值班,按值班顺序决定调查官的人选。 P221

他嘴角虽然浮现着笑意,眼神中却露出不满。 P222

”“这是怎么回事?”我脑中刚刚描绘出的一套家谱混乱起来。 P223

”山田叹道。 P224

我坐在两名调解委员中间,简单做了自我介绍,然后问她:“您不打算让出您对女儿的监护权吗?”不知是否该说如我所料,她拿出一种似乎连声音都充了血的魄力说道:“绝对不让!”她很激动,“我从没想过要把纯子让给那个人。 P225

”这并不能说得上是具体。 P226

”我垂下肩,心想,这个女人怕是在她女儿面前也会随口抛出“那种男人”这个词。 P227

而她做的,我全都不满意。 P228

”“您之前离婚都没有经过调解吗?”和他说话的时候,我总觉得自己是在黑暗中摸索,行走在深渊边缘,不知道究竟话说到什么地步会触动他的怒火。 P229

修次的眉毛挑了一下,然后很不客气地答道:“刚才我说过是因为性格不合,您没在听吗?”“能问问您的两位前妻生的孩子的情况吗?”修次沉着不惊地答道:“第一任妻子,我现在已经不再给她抚养费了。 P230

”他这种口气好像在说,世上所有的事物都存在着“正确”和“不正确”的分明界限。 P231

我的两个前妻都有工作,换句话说,就是生活能自立。 P232

现在她逞一时意气,说了些强硬的话,可离婚之后,她肯定会搞得乱七八糟。 P233

山田或许和我的想法一样,他噘起嘴说道:“可是,基本上所有夫妻都是相互迁就着过下去的。 P234

“请别妄下判断!”她吼道,“您不会知道,对一个孩子来说,母亲有多么重要!”她随后又说了些如此这般的话。 P235

你以为所谓的‘最优’就能保护好纯子吗?”“是你保护不了她吧!”“强词夺理!我全都知道了!”一场调解变成了对骂。 P236

坐在我两侧的佐藤和山田几乎在同时松了口气。 P237

那个丈夫,绝对在外有不正当关系。 P238

“这世界上执牛耳的国家一直在变,而且称霸的时间逐渐变短。 P239

“那就这样如何?把女儿放在中间,让父亲和母亲朝各自的方向拼命拉。 P240

你是什么想法?”“不知道呢。 P241

环视店内,我发现有人正看着我们。 P242

”明叹气道。 P243

“啊,不过,”明说完,不快地皱起眉,“这可不意味着我和你的心已经相通了。 P244

夫妻的问题,当场就能解决。 P245

”“来家庭法院的不都是那种家伙吗?”阵内插嘴道。 P246

“要是那样,我去听一下也无妨。 P247

”阵内说完,缩回一根指头,“第二种可能,是这也许跟明的犯罪原因有关系。 P248

他的一个朋友要去办驾照,需要到政府取居住卡,那家伙就跟着一起去了。 P249

“明跟别人打架退学,就是在那之后不久。 P250

所以,他就越来越自暴自弃。 P251

就这样。 P252

这算什么提议啊?完全不在家庭法院调查官的工作范围内,跟我的身份也完全不符。 P253

修次听了,加强语气问道:“别人?您这是什么意思?”我一下子愣住了,心想糟了!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没带什么特别的意思,但我立刻就想到了怒上心头的修次会有什么反应。 P254

出轨行为在法律上容易构成离婚原因,如果诉诸法庭判决,那么在抚慰金、抚养费和监护权等方面或许会成为一个不利因素。 P255

事到如今,我依然没能感受到他身上有什么热烈的情感。 P256

或许时过境迁,演出场所已经变成了洁净的地方。 P257

“你是怎么知道的?”他问道。 P258

或许她不能原谅修次让她也沦落至跟他前妻一样的处境,才要求女儿至少要跟她在一起。 P259

一转眼,又有几个体格健壮的男子乱哄哄地从我面前走了过去。 P260

不过,或许因为他们都穿着灰色紧身西装,看上去还挺有风度。 P261

“在这么吵的地方,是不是有点……”修次指着耳朵,皱着眉说道。 P262

修次慢慢站起身,从女儿身边退后了一步。 P263

“真不错,太炫了!炫得一塌糊涂!”明发出激动的声音。 P264

“最近每天都很晚才回家……有时候嗓子都哑了。 P265

[2]即大冈忠相(1677-1752),因生前任越前守而得名。 P266

那时,优子正驾着租来的车带我去福岛。 P267

“你可真爱惜这个包。 P268

浪花的颜色好像也是这样。 P269

很远的地方传来救护车的警笛声。 P270

我总觉得贝斯是在对我说:你可别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继续下去。 P271

我还听到了人们在周围穿行的足音,还有右手边纸袋折叠的声音。 P272

“台子上开始干什么了?”“好像有个铜管乐队,都是些初中生吧。 P273

所以我有自信能够察觉到阵内的脚步声。 P274

“我也去买点什么吧。 P275

这时优子问道:“说起来,阵内现在怎么样?最近都没见到过他。 P276

”“我不太明白。 P277

”“我有一阵子没听到阵内的演奏了。 P278

看来不是阵内出场。 P279

“你说的‘可爱’是指这只狗吧?”她应该不是在说我。 P280

这一定跟那些奇名怪姓的人做完自我介绍时,被对方说“你这名字真奇怪”的情形一样。 P281

“刚才你坐下来的时候,我闻到一股气味,应该是烫发药水那种独特的气味吧。 P282

“我们学校有个铜管乐队,今天我们有演出。 P283

反正,我觉得是优子垫在包下面的那块手帕。 P284

“不,没关系。 P285

她的脸向我凑过来。 P286

虽然我感觉到有人正朝我走过来,但这个人的气息和阵内的不一样,所以并没有留心。 P287

”“简直像个谜啊。 P288

“我总觉得周围有人偷偷摸摸地说话,烦死了!”阵内不高兴地说。 P289

”“明白了,我承认。 P290

所以,如果有什么我无法听清的声音,我就会不自觉地伸出手,想用手指把它抓住。 P291

她排在恶性循环里的恶性循环里。 P292

而后面又传来节奏缓慢的脚步声,恐怕是孩子的父母。 P293

孩子可能更容易看穿事物的本质。 P294

但就在这时,一样东西掉在了地上。 P295

”阵内站了起来。 P296

”我站起来,面向后方,想象着男子站的位置。 P297

“等等,阵内,这是什么?”我抬起头问道,就像抛了个球,等着他的回应。 P298

她还说过,简单而言,它就像凶猛残暴的拉布拉多寻回犬。 P299

”“但他也可能出人意料地一开始工作就变成见识卓越的成年人呢。 P300

算了吧,我心想。 P301

“对,那再见了。 P302

他嘴里的“那浑蛋”指的是谁?他要对那个人怎么样?我根本无法想象。 P303

被熊跟踪,这倒也新鲜了。 P304

脚边的贝斯舒心地将前爪放在我的鞋子上,又把脑袋搭了上去。 P305

正是因为听了武藤先生讲的那么多故事,我才能写出不同于当初预想的内容。 P307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