蝲蛄吟唱的地方[là gǔ]

good

在这里,草在水中生长,水流向天际。 P9

基娅当时只有六岁,听到了摔纱门的声音。 P12

妈妈肯定会在那儿挥手,但她只赶上蓝色行李箱消失的瞬间。 P13

这些蒲葵在沙地上四处蔓延,直至一串碧绿的潟湖边,更远处是广阔的湿地。 P14

渐渐地,这片臭名昭著的湿地成了一张网,网罗了叛变的水手、流浪者、负债者,以及逃避难以承受的战争、税收或法律的难民。 P15

毕竟,这里是荒地沼泽。 P16

基娅在她这个年纪算是长得高的,骨瘦如柴,深褐色皮肤,和乌鸦翅膀一样又黑又厚的直发。 P17

第二天一早,基娅又回到台阶上。 P18

”基娅举起右手指挥。 P19

不管怎么说,他们也都算是长大了。 P21

”他说。 P22

折磨人的饥饿感——如此世俗的东西——出人意料地到来了。 P23

有那么一会儿,她浑身僵硬,以致难以吞咽,但恰在此时,树蛙和纺织娘熟悉的歌声充满了夜空。 P24

基娅以最快的速度穿过树丛跑回去,看到院子里生起了一堆火。 P25

周一早晨,当基娅走进厨房,爸爸指了指餐桌上皱巴巴的一美元和一些硬币。 P26

不同于大部分镇子,这里的商铺并不挨着,而是被长满了海燕麦和蒲葵的小块空地隔开,像是湿地在一夜间挤了进来。 P27

她家曾拥有湿地外围最大的农场,虽然很久以前就被迫卖掉了,但她依旧一副有教养的地主样儿。 P28

她等了几分钟,又低头走向杂货店。 P29

”基娅冲出杂货店,尽可能快地走向湿地小径。 P30

她还不是一个够格的、能为爸爸做饭的厨师——不过,他通常也不在家吃饭。 P31

一只大海鸥落在她身旁。 P32

一九六九年十月三十日早晨,两个男孩,本吉·梅森和史蒂夫·朗,都是十岁,都是金发,爬上瞭望塔潮湿的楼梯。 P34

”“但我们不该来这儿。 P35

但杰克逊大部分时候都会忽略那些在沼泽地里犯下的罪行。 P36

”安德鲁斯夫妇在西部车行订的每一个火花塞,平的每一笔账,贴的每一个标签,都是为了他们唯一的孩子——蔡斯。 P37

好好看看这儿。 P38

有一辆车碾过厚厚的沙子,停在他们家小径的尽头。 P40

而且,亲爱的,你会喜欢学校的。 P41

基娅盯着这只手。 P42

“来吧,亲爱的,别害羞。 P43

终于,所有人排成一列朝食堂进发。 P44

如果她们坐到她旁边,她应该说点什么呢?但她们走过她身边,像小鸟一样叽叽喳喳,汇入另一张桌上的朋友。 P45

顶着海浪的咆哮声,基娅大声呼唤她的鸟儿们。 P46

基娅双臂垂在身侧,看着空荡荡的小径。 P47

“我必须做点什么。 P48

她在盐水池和棚屋间来回,直到靠追踪太阳的轨迹确定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天。 P49

基娅长这么大,每次醒来都能听见煎饼在油里冒泡,闻到蓝色的、带着热玉米味的烟。 P50

治安官杰克逊擦了擦眉毛,说:“维恩,这儿还有不少事要干,但总感觉不太对。 P52

现在,你们两个别挡道,也不要跟人复述你们在这里听到的任何一句话。 P53

他点头致意,然后悄声建议:“那个,他的胳膊不太好收起来,所以没法滚上麻布,得把他抬起来。 P54

”“为什么蔡斯一开始要打开这个格栅呢?有谁会这样?”“除非有人计划要把别人推下去摔死。 P55

不过撇开这个,我想不出谁想杀了蔡斯。 P56

爸爸从没告诉过基娅他的事,去哪里,什么时候回来——所以,基娅穿着过短的工装裤站在那里,抬头看向他,没说话。 P58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坐着它外出,通常是和乔迪一起。 P59

然后,基娅屏住呼吸,开向潟湖的入口,那儿几乎被荆棘遮住了。 P60

根据溪岸的水位线,她知道潮水正在退去。 P61

她抿紧嘴唇,想着,我该怎么做呢?我必须得从他旁边经过。 P62

基娅盯着那个男孩,不敢靠近,也不敢不靠近。 P63

有时看见你们在一起。 P64

”她点点头,想起妈妈曾教过她的话。 P65

成群的海鸥绕船飞舞,在它们的护卫下,船靠近了。 P66

高亢甜美的歌声在空中越飘越高。 P67

他转开视线,开始切西红柿,搅拌烤豆子。 P68

”他坐回餐桌前,开始朗读。 P69

这些文字让他想起了基娅,乔迪的小妹妹。 P70

她在想那个男孩,善良而强壮,和乔迪一样。 P72

在湿地,她可以收集羽毛、贝壳,或许还能看见那个男孩几次。 P73

甚至乔迪的脸都在渐渐淡去。 P74

她又陷入这种境地,一直盯着小径。 P75

”“好的,谢谢你。 P76

她享受坐下来和家人一起吃饭的感觉,迫切地想跟人说说话。 P77

渔具散放在船上,爸爸的座位下面有一袋玉米粉。 P78

它盯着一个没有水的世界,大张着嘴,用力吸入毫无用处的空气。 P79

她有时候会想到他,想和他做朋友,但不知道怎么才能成为朋友,甚至不知道怎么找到他。 P80

“咱家不是一直这么穷的。 P81

如今,那些华美的衣服同它们的故事一起消逝了,被乔迪离开后爸爸点的那把火烧光了。 P82

他们来告别。 P84

四天后,乔手里挥着一些文件走进治安官办公室。 P85

不过无效信息也是信息。 P86

人行道上东一处西一处扔着些贝壳。 P87

治安官和乔在桌子间绕来绕去,听到五分一角店的潘茜·普赖斯小姐跟一个朋友说:“可能是那个住在湿地里的女人。 P88

几分钟后,出现了几个意想不到的色块,码头加油站饱经风雨侵蚀的轮廓渐渐浮现在视野里,给人一种船不动而它在动的错觉。 P90

“你好,杰克先生。 P91

渔民们行色匆匆,忙着把鱼装箱和系缆绳。 P92

小女孩穿着淡蓝色连衣裙,向她伸出手。 P93

谢谢,珍妮。 P94

基娅抓着他的手臂,哭着求他别打了。 P95

基娅盯着它,举到光下,手指滑过那些微斜、完美的笔迹。 P96

她坐在桌旁,看着那一小堆灰烬。 P97

即使会被打骂,生活也比这粗玉米粉好。 P98

他们沿着小径走,试图寻找除他们的车之外的轮胎压痕,每走一步,沙粒都会形成形状不规则的小涡。 P100

“好吧,看看这个,”乔指着一大片被抹平的沙地,那儿呈现为近乎完美的半圆,“可能是一艘停靠在这里的圆头船留下的。 P101

她一直在等,希望看见他穿过树林蹒跚走来,拄着棍子。 P103

家里只剩下少量火柴、一小块肥皂和一些粗玉米粉。 P104

她很清楚自己需要灯,但煤油要花钱买。 P105

”基娅笑了。 P106

再见,基娅小姐。 P107

风中任何奇怪的声音都会让她支起耳朵听有没有人过来。 P109

她每天磨磨蹭蹭地洗着堆在水槽里的碗。 P110

她躲在树后,看到一群孩子正沿沙滩散步,时不时冲进浪里,激起一片水雾。 P111

他摇着头从店里出来,说:“基娅小姐,万分抱歉。 P112

行吗?”“好的,谢谢,老跳。 P113

我也不能炖了它们。 P114

“好吧,”他说,“今天我给你一点,我知道你的汽油快没了。 P115

上船的时候,她向他们道谢。 P116

”她轻轻拿出工装裤、牛仔裤和真正的衬衫。 P117

”基娅开船回到海上。 P118

她还是不会数数,不认字。 P120

她的心脏跳得更厉害了。 P121

大蓝鹭的颜色是灰色雾气倒映在蓝色水面上的颜色。 P122

她拿起羽毛,大声笑了起来。 P123

”她穿过厨房,翻了一遍橱柜,手指敲着餐桌。 P124

基娅跑进空地,挥动手臂:“你们干吗?走开。 P125

他们停止交谈,全速跑到门廊,在门上留下手印,发出拍击声。 P126

“快来这儿,治安官。 P128

”乔说。 P129

“当然。 P131

放好刷子和剪刀,她低头看妈妈的一些旧化妆品。 P132

没办法,她们只能爬下船舷,穿着衣服站在齐膝的淤泥里。 P133

她走过去,先拿起了羽毛。 P134

夜幕降临,她拿了毯子,睡在湿地里,靠近一条满是月光和贻贝的小溪。 P135

即使还这么小,她也有着一张他见过的最引人注目的脸。 P136

我想你会喜欢那些羽毛。 P137

现在,孤独扎根到她心里,压迫着她的胸膛。 P139

一个男孩指着小径:“看那儿。 P140

基娅尖叫着,冲向另一个男孩,准备也给他的脑袋狠狠地来一下,但他逃跑了。 P141

”“什么意思?”“c-a-b。 P142

”“不只这样,”她几乎是在耳语,“我不知道文字可以包含这么多。 P143

晚上,她坐在餐桌旁,就着煤油灯复习学过的东西,柔和的灯光透过窗户落在橡树较低的枝丫上。 P144

我之后给你带些书来。 P145

在孩子的名单上方,她读到:杰克逊·亨利·克拉克娶朱丽安娜·玛丽亚·雅克为妻,一九三三年六月十二日。 P146

杰克典当了传家宝,用换来的钱请玛丽亚去挂着红色天鹅绒窗帘的高级饭店吃饭,说会为她买下一栋带立柱的宅邸。 P147

然而,一天晚上,当他们坐在法国一处泥泞的散兵坑里,有人大叫说中士中枪了,在二十码外流着血往前爬。 P148

玛丽亚紧紧地抓着她最小的孩子乔迪,忍住没有落泪。 P149

”她没有闪避,而是直直地看向他,问:“谁?他们想怎么样?”“我想他们是社会服务部门的,问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你爸爸还在吗,你妈妈去哪儿了,今年秋天你去不去学校。 P152

“你觉得怎么样?”“应该说别的,不是别,而且请别人帮忙之前先问好才是有礼貌的做法。 P153

只要知道岔道怎么走,就能开船过去。 P154

”泰特推了推墙。 P155

“好吧,带些毯子来,还有火柴,以防天气变冷。 P156

园子里的芜菁几乎没有从麒麟草丛中探出头来。 P157

”从那之后,她进入了写诗的阶段,驶过湿地或寻找贝壳时会编织一些诗句——语言简单,节奏单调,有点傻气。 P158

……再见。 P160

“好呀。 P161

她拿起一条桃色的裙子,印花裙摆上覆着一层薄纱,这是基娅见过的最美的裙子,比妈妈的背心裙还美。 P162

“你好,基娅,你在干吗呢?我正打算去你那儿。 P163

这有什么关系?”他沉默了一会儿,晃着脚,脚趾更深地抠进沙子里。 P164

走吧。 P165

”“我会的。 P166

终于,基娅的身体放松下来,放任自己跌向枕头般柔软的安慰。 P167

”基娅拿起一个,还是没看泰特,一口咬下,然后把整个蛋糕都塞进嘴里,舔了舔手指。 P168

镇上的人们叫她湿地女孩,编造关于她的故事。 P169

对谁都没有。 P170

她想靠得更近,近到他们的胳膊刚好可以轻轻摩擦。 P171

她那些任性的家人给予她的爱支离破碎,与此大为不同。 P172

“严肃一秒钟,”他说,“掌握乘法表的唯一方法是背诵。 P174

她的名字被写在蛋糕顶上。 P175

”基娅拿起每一种颜色,每一支笔。 P176

回家路上去小饭馆吃点吧。 P177

”她朝泰特笑了笑,刻意扭了一下屁股,走回厨房。 P178

这种谈话对我们来说可能一点都不愉快,但有些事情,作为父母必须警告自己的孩子。 P179

又或是一次又一次的亲吻。 P180

“我什么都没准备,”当泰特把礼物递给她时,她说,“我不知道今天是圣诞节。 P181

“谢谢你,基娅。 P182

天气变暖了,天空明亮如洗。 P183

他脱下自己的短裤,依旧看着她,挺身压了上去。 P184

”“那又怎么样?你也只大了四岁,又不是突然变成了万事通先生。 P185

几周后吧。 P186

但到了树林里,他停了下来,看向四周。 P187

她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说出话来。 P188

那是她所知的最深邃的峡谷。 P189

乔把东西放到桌上。 P191

”治安官说。 P192

湿地吞噬了所有证据,如果还有证据的话。 P193

她不时跪在湖边,往脖子上泼凉水,同时仔细分辨泰特的船开过来的声响。 P195

所有希望都落空了。 P196

从生物学角度来看,对错不过是不同光线下的同一种颜色。 P197

在绝望和高温的麻醉下,她穿着衣服在床上翻来覆去,衣服和床单被汗水浸湿了,皮肤也黏糊糊的。 P199

她总是能找到爬出泥潭的力量和勇气,继续前进,无论脚步多么不稳。 P200

“嘿,库珀。 P201

无药可解。 P202

突然,南边传来声音,她立刻跳了起来。 P203

无须誓言。 P204

身体在看着蔡斯·安德鲁斯,而心没有。 P205

她转得更慢了,一寸一寸,等待着海的触碰。 P206

基娅对着它们笑了。 P207

然后,他走上自己的蓝白色游艇——表面布满闪闪发光的金属部件,加大油门开走了。 P208

她的呼吸停止了。 P209

差不多走到一半时,他发现了基娅的船,被小心地掩藏在高高的草丛里。 P210

她俯身蹲下,像鸭子一样慢慢走回自己的船,不时瞥一眼四周有没有其他船出现,膝盖几乎碰到了脸颊。 P211

“基娅,基娅,我没法这么做。 P212

今天的晚饭是黄油牛奶饼干、芜菁叶和花芸豆。 P214

她把船开向海滩,下船,拖近,船体摩擦沙子发出嘎吱声。 P215

打过招呼后,蔡斯一言未发,而基娅完全没说话。 P216

蔡斯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口琴。 P217

他把它在掌心翻了过来。 P218

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触碰她的脸,但她避开了,站起来,敏捷得像一只猫。 P219

”他站了起来。 P220

自十天前的沙滩野餐后,她就再没见过蔡斯,但仍能感觉到将她压在沙地上的那具身躯的轮廓和坚实。 P223

熟悉的渴望膨胀起来。 P224

然后,一个真正的沼泽出现了,深入地表,散发出腐泥和发霉空气的味道。 P225

我越线了。 P226

”他们爬下防火塔。 P227

”他看了一会儿蝴蝶,但很快便失去了兴趣。 P228

他摇着水泵的曲柄,看着水流到水槽里——一个搪瓷脸盆,又去碰了碰整齐地码在灶台旁边的木柴。 P229

怎么样?”“还不错。 P230

隔着玻璃,她的身影显得晦暗、破碎,但他们还是认出了她,穿着黑色裙子,戴着黑色帽子。 P232

你说有事要告诉我们?”“是的,我觉得这很重要。 P233

当然,镇上一直有流言说,蔡斯结婚前曾和湿地女孩在一起一年多。 P234

这信息很重要,帕蒂·洛夫,值得追下去。 P235

”乔说。 P236

去湿地里和她谈一谈也没什么损失。 P237

他们转错了几个弯,碰上了死胡同和一些摇摇晃晃的房子。 P238

”他来回转着头,眼睛在蒲葵丛中搜寻。 P239

她从没去过那儿,因为她的小船没法到那么远的地方。 P241

每一种草都有不同的花或花序。 P242

专业。 P243

海豚又盯着基娅看了几秒钟,然后游回了大海。 P244

五年来他第一次这么做。 P245

留下的尾迹迷乱地打着旋。 P246

不等待某人的声音令人释然,也是一种力量。 P247

”所以现在,她坐在老木屋外,拿起一本科学文摘,其中有一篇关于繁殖策略的文章,名叫《鬼鬼祟祟的求爱者》。 P248

”妈妈说。 P249

她在很远的地方就能看到他色彩鲜艳的船,就像雄鸟鲜亮的繁殖羽,漂在海浪上,为她而来。 P250

他的手指在她大腿根处逗留,摩挲着内裤,接着抚过腹部,轻的如同一缕思绪。 P251

她读不透。 P252

不幸的是,引力在人类思想中仍占据支配地位,高中课本仍在教授苹果掉向地面是因为地球强大的引力。 P253

基娅害羞地笑了,直直地看向帕蒂·洛夫,希望他们能用某种私人化的方式和她说说话,介绍自己。 P254

每次她拒绝他进一步的动作时,他就会停下。 P255

花了几周的贻贝钱,基娅买了一些特别的东西,还煎了糖浆火腿、番茄肉酱,再配上酸奶油饼干和黑莓果酱。 P257

如果我说我选择了你,那就成了。 P258

我去过很多次了,甚至去过亚特兰大,阿什维尔不算什么。 P259

还有水泥浇筑的鹿。 P260

一个本该属于她的家庭曾在这片土地上辛勤劳动、欢笑和痛哭。 P261

她机警地站在门边。 P262

”他很有权威地说。 P263

我觉得我应该弄几套合适的衣服,见见你的朋友们。 P264

然后他站起身,说:“好了,我该走了。 P265

他的眼中露出疑问,嘴唇弯成一个微笑。 P266

“基娅,求你了,有些关于他的事情你必须知道。 P267

我也没有资格提起蔡斯。 P268

我没有回来和你谈一谈这件事,这个行为简直糟透了。 P269

就像你能想象到的湿地风骚女人那样。 P270

你可以将它们出版。 P271

大蓝鹭系列里,她详细描绘了鸟儿每个季节的形态,用精美的颜料勾勒出它们弯曲的眉羽。 P272

他开船进了潟湖,说可以待一整晚,一起听新年的钟声敲响。 P273

吧台沿着房间左侧延伸,直至看不清的昏暗之中。 P275

”“你心里有事,哈尔?”“对,没错。 P276

你能确定是她吗?”“艾伦和我当时讨论了一下,都很确定是她。 P277

还不能确定,我想在申请前确定一下。 P278

乐声和雾气一起飘浮,散入低地森林更昏暗的区域,似乎被湿地吸收、记住了,因为从此只要经过那些水道,基娅就能听到他的口琴声。 P280

那群人不说话了,都盯着她看。 P281

”“你没有妨碍。 P282

有一点很确定,巴克利小湾镇南边二十英里的地方,橡树海附近,正在建设一座高级的科学设施。 P283

她慢吞吞地挪着步子,拿了给海鸥的食物,跟着落山的太阳去沙滩。 P284

一如往常,大海比湿地更愤怒。 P286

海浪漫过她的背,浸湿了她的头发。 P287

终于,恐惧降临了。 P288

她和妈妈中了同样的诡计:使用跳背法的狡猾的求爱者。 P289

微弱的阳光在厚重的云层间找到空隙,洒在沙洲上。 P290

大自然用沙子创造出一个短暂而变化的微笑,角度刚刚好。 P291

基娅漂回蝌蚪可预测的演变和萤火虫的芭蕾舞中,更深地潜入沉默的荒野。 P292

她没有要付的账单,没有女友或老阿姨寄来的幼稚甜蜜的字条。 P294

她抚摸着书页,想起每一个贝壳和如何找到它们的故事。 P295

屋里也通了电。 P296

我的朋友,荒地。 P297

书记员查了检索号,然后到一个旧木头文件柜里找地契。 P298

“荒地类。 P299

”她只是低下头,微笑着。 P300

和我打个招呼,我们可以一起探索,好吗?”“好的。 P301

系在船坞里的船如同玩具般在水里摇摆沉浮,穿着黄雨衣的男人们忙着将各处的缆绳系好,加固船只。 P304

”“是的,我知道他。 P305

”“格林维尔?”“他是这么说的。 P306

你也知道一般是怎么看待完美不在场证明的。 P307

那个案子。 P308

”“那倒没必要。 P309

唰。 P310

已经计划好,接下来的书将是关于蝴蝶和飞蛾的。 P312

他的制服看上去硬挺到可以自己立住,好像是这件制服把他收拢在一起。 P313

是这么弄到钱的吧?现在就告诉我。 P314

她们等了很久才悄悄回去,透过窗子看爸爸是不是已经走了。 P315

“哦,”他说,“我看到了你的书,基娅。 P316

”“从那之后你就一个人住在这里?”“是的。 P317

”“好吧,你找到了。 P318

但是关于妈妈,基娅,这是另一个我要找到你的原因。 P319

我还记得一点新奥尔良,我们离开那儿的时候,我大概五岁,只记得一栋漂亮的房子,有能俯瞰花园的大窗户。 P320

他回信说如果她敢回来,或者联系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他就把我们打得谁也认不出来。 P321

……再见。 P322

默夫、曼迪。 P323

即使爸爸咆哮吼叫,泰特还是抱起你,交给妈妈,确认你安然无恙后才离开。 P324

人类中间也有这样的现象。 P325

我简直太想再见到你了。 P326

”“你后来还见过他?”“有时。 P327

“那会儿你一直笑。 P328

基娅知道,银鸥鸟喙上的红点并不只是装饰。 P329

他曾带她回家,那会儿她还是个小女孩,在湿地里迷了路。 P330

”“我真的很难过,真的。 P331

”然后拿出一张便笺。 P332

埃德站在砖木台阶上,手拢在网眼上,试图看清里面的情况。 P334

”“嗯,我明白,这里简直就像个圣殿。 P335

“赶紧干活。 P336

”搜查了四小时后,两人在厨房碰头。 P337

她的手指抚过炫目的书皮——上面是她画的一只银鸥。 P339

另,我很高兴你读到了这张字条!基娅又读了一次“最亲爱的”和“爱你”。 P340

仿若破梦而来,泰特站在他那艘旧船的船尾,撑着杆过水道。 P341

”“一起看看。 P344

去湿地草丛里追她,就是让我们自己出丑。 P345

那人进了屋,埃德说:“你好,罗德尼。 P346

这会儿,海面激荡,低垂的云快速移动,而在东边,风暴紧紧地扭在一起,如鞭子一般,在地平线上蠢蠢欲动。 P349

她想退回湿地,但治安官离得太近了,等不及到湿地就会被抓住。 P350

圆圆的橡树荫蔽着灌木大小的蕨类植物和冬青。 P353

他动作轻柔,说话轻声细语,脸上总是带着令人愉快的微笑。 P354

他留给她足够的时间,然后,再次尝试和她说话。 P355

到处都在躁动、嘀咕、闲话。 P356

“那是法警,汉克·琼斯。 P357

我承认她生活在不同寻常的环境里,受到一定程度的歧视,但我认为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她比全国范围内其他许多小镇上的受审人承受了更多歧视。 P358

如有此情况,请告知。 P359

现在,卡尔佩珀夫人对法官说:“好吧,因为我和她有来往,我不知道这是否意味着我应该退出。 P360

他们将在审议室里用餐。 P361

距离泰特在羽毛树桩上留下指南针过去快一个月了,虽然在湿地里能碰见他,但她还是没有攒足勇气向他道谢。 P363

她环顾四周。 P364

以前那样有什么不好?咱们回到以前吧。 P365

”基娅在某个原始之所找到了力量,她用双膝和手臂撑地,猛地跳起,同时胳膊肘向后击中了蔡斯的下巴,他的头偏到一边,基娅趁机用拳头疯狂打他,直到他失去平衡,向后瘫倒。 P366

但在本案中,没有凶器,也没有指纹和脚印,所以埃里克打算从谋杀动机开始。 P368

天亮的时候就在那儿了。 P369

”“她直接踹他的蛋蛋。 P370

你清楚地听到她说了什么吗?”“是的,当时我们听得一清二楚,因为离得很近。 P371

你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尖叫,像是遇上了麻烦。 P372

跑到厨房,她瘫倒在地板上,大哭起来,摸着自己肿起来的眼睛,吐出嘴里的沙子,听他有没有追来。 P374

温柔的草地寂静无声。 P375

她再次扫视草地,留意入侵者,但不间断的探听和搜寻耗尽了她的能量。 P376

一部分上唇诡异地扭曲着。 P377

雌萤火虫用假信号吸引陌生雄性,然后吃掉;雌螳螂吞食自己的伴侣。 P378

进入阴影后,它们消失了。 P380

一定是在某个时刻,人道主义要求做出这样的改变。 P381

受伤的心无法飞翔,谁来决定死亡之时?虽然囚犯看不见彼此,但除基娅之外仅剩的犯人——两个男人,在另一头的囚室里,不分昼夜,大部分时间都喋喋不休。 P382

她从板条箱上下来,坐到床上,曲膝抵住下巴。 P383

风吹着她手里的一封信,她把信护到胸口。 P385

她穿着裁短的牛仔裤和白T恤,散着头发。 P386

”她说,目不转睛地看着。 P387

“没事。 P388

所以,他问她蘑菇书的情况,介绍自己研究的原生动物,抛出任何能让她留下的诱饵。 P389

“不,”她大声说,“我不可以再爱上他。 P390

那两个老渔民可能看见了那一幕。 P391

凌晨,狂风肆虐,拍打着她的脸颊,海浪随风咆哮。 P392

如果那些她爱的人,包括乔迪和泰特,没有离开,她不会沦落至此。 P394

贝壳图片更简单一些。 P395

我来是想和你谈谈你的选择。 P396

”基娅又看向窗外。 P397

有东西在大厅的地板上移动,就在栅栏外。 P398

她和衣躺下,同它依偎在一起。 P399

炸鸡,肉汁土豆泥,小饭馆送来的。 P400

今天不见他吗,克拉克小姐?今天是周六,不开庭,在这里也无事可做。 P401

我每天都会在那里。 P402

在这儿不行。 P403

但她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或许是轻声的咳嗽。 P405

因其从高度为六十三英尺的防火塔上一个敞开的格栅摔下,并在摔下的过程中,后脑勺撞到了一根支撑梁。 P406

”“好的。 P407

“这些是否是在蔡斯·安德鲁斯外套上找到的红色纤维?”“是的。 P408

每年春天,它都要护着自己的幼崽进橡树林,沿着滑流前进。 P409

”“科恩医生,你做证说蔡斯·安德鲁斯脑后的伤符合他背对敞开的洞口摔下去的情况。 P410

”“换而言之,那些纤维可能在外套上一年了,甚至四年了?”“是的。 P411

”“谢谢你,没有问题了。 P412

想到要和陌生人一起坐车去一个陌生的小镇,她感到焦躁不安,但她想见见自己的编辑罗伯特·福斯特。 P415

”基娅转身朝自己的小船走去,老跳靠近她,仔细看了看。 P416

他们会把我拖进治安官办公室,逼我向一堆男人描述发生了什么。 P417

你知道,我和玛贝尔总是欢迎你过来和我们一起住,你知道的。 P418

是什么让你认为这是一起刑事犯罪?”“嗯,我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情是,蔡斯的尸体周围没有脚印,甚至他自己的也没有。 P420

”“反对成立。 P421

土地变干一段时间,几小时后水又漫了上来。 P422

”“好吧,要用别的方法证明也不难,是吧?只要在低潮的时候去那里,弄出脚印,看看涨潮时有没有被清除。 P423

我们也没找到任何其他指纹,所以……”法官身体前倾。 P424

但是正如我之前所说,通常是那个必须打开人才能爬上去的格栅,不是其他格栅。 P425

基娅不理会他们,系好船,提着一个褪色的硬纸板箱——是从妈妈的旧衣柜后面翻出来的——上了主街。 P428

但很多船在他的码头那儿排队加油,所以她想自己可以第二天再来。 P429

蔡斯的妈妈被完全激怒了,说这是谋杀。 P430

心不但指挥,而且感知。 P431

埃里克向他提问,普赖斯先生证实,当晚往返于格林维尔和巴克利小湾镇两地是有可能的。 P433

“你可以坐回去了,克拉克小姐。 P434

治安官带着我回忆的时候,那个男人好像是在大巴上,但是现在,我觉得没法百分之百确定。 P435

你是否于一九六九年十月三十日在凌晨两点半那趟从巴克利小湾镇到格林维尔的大巴上看见了被告克拉克小姐?”“不,我没有。 P436

她屏住了呼吸。 P438

四年了,我从没见过他不戴那条项链。 P439

”他们在沙滩上坐了一会儿,裹着毯子,手牵着手交谈。 P440

我以为他会告诉我一切。 P441

不要乱嚷嚷!你知道不该如此。 P442

汤姆·米尔顿举止从容,散发出自信和高贵,可以说是一头强壮的公鹿。 P444

”“沿那个方向能到哪儿?”“能直接到防火塔旁边的小湾。 P445

”“但是天黑之后没有灯开船是违法的吧?”“是的,她应该开灯。 P446

”“能否请你告诉法庭,那晚克拉克小姐开着船经过的时候穿着什么衣服?”“嗯,我们没有近到能看见她穿了什么。 P447

我们不能根据黑暗中六十码外看到的轮廓下结论。 P448

”“开始吧。 P450

没人知道,在基娅会数数前,她一直多给她找零——为了平账,这些钱得从她自己的腰包出。 P451

检方不反驳此证词。 P452

“好的。 P453

我之前说了,她的房间就在前台对面,所以我能看到她离开。 P454

他之前说自己不来法庭是因为工作忙,但其实主要原因是他儿子和克拉克小姐长期以来的关系让他惊慌失措。 P455

他身材匀称,中等身高,胡子修剪得整整齐齐,眼神温和。 P456

白色桌布上放着高脚酒杯。 P457

没一会儿,北边传来大炮轰鸣般的骚动。 P458

九点,我送她回旅馆。 P459

”“他不是,但地图是。 P460

她喜欢独自在野外。 P461

基娅从汤姆的证人名单上看到只剩下几个证人了,这个认知让她感到恶心。 P462

在重大案件中,比如这样的案件,法律要求你在场。 P463

他们接着宣称她从汽车站走去镇码头——三四分钟路程。 P464

“你有任何证据证明克拉克小姐是走陆路去的防火塔吗,治安官?”“没有。 P465

他传唤了蒂姆·奥尼尔。 P468

直到后来才有月光。 P469

有很多和她那艘一样的船在这片航行。 P470

她坐着,手臂支在桌子上,头埋在手心里,只捕捉到他的只言片语。 P471

相反,我们给她贴了标签,排斥她,就因为我们觉得她不一样。 P472

”“……外套上的纤维,有可能已经沾了四年之久……这些都是无可争议的事实……”“公诉人的所有证人都不确定自己看到的,一个也没有。 P473

剥落的墙皮呈两种色调:顶部是石灰绿,底部是深绿。 P475

“好了,”汤姆接着说道,“我去看看基娅,然后继续工作。 P476

独自度过了几百万分钟,基娅以为自己了解孤独。 P477

两小时后,下午一点,汤姆推开了泰特、乔迪、老排和罗伯特·福斯特所在房间的房门,他们正等待着。 P478

”“狗屁!”泰特咒骂道,“怎么有人能熬过这个?”“放松,这可能要好几天。 P479

汤姆试图从他们脸上看出点端倪。 P480

”基娅弯腰坐下来。 P481

她自由了。 P482

它无视了。 P483

她看着一路闪过的香蒲白鹭、松树池塘,伸长脖子看两只海狸戏水。 P485

终于,他听到了廊门打开的声音。 P486

他们嘲笑我。 P487

很难分清楚。 P488

厨房里漏进微弱的光亮,她给自己做了粗玉米粉、炒鸡蛋和饼干。 P489

这艘船打断自己穿过湿地的行进轨迹,碾过灌木和草丛,然后加速经过河口。 P490

最后,仿佛过了一生,她承认,正是因为可能看见泰特,转过小溪的一处弯也许可以透过芦苇丛观察他,她自七岁起每一天都来湿地。 P491

虬曲的树根用自己的手指撕裂、扭曲了墓碑,将其变为驼背的、无名的形状。 P493

即使现在,手里拿着棕色的塑料盒子走向新墓,他发现自己想的更多的是基娅而不是爸爸。 P494

在码头,几个渔民走向他,他尴尬地站着,听着同样尴尬的宽慰。 P495

“我再也不会离开了,永远不。 P496

在一轮潮汐的时间内打包和拆包。 P498

在橡树海,她打电话给乔迪,邀请他和他的妻子莉比来住几天。 P499

她能感觉到地面在无声地震动。 P500

她漫步在沙滩上,想着老跳,关于妈妈的回忆闯进了脑海。 P501

几乎每家店里都摆着一张桌子,专门陈列凯瑟琳·丹妮尔·克拉克的书。 P502

自然养育了她,教导了她,保护了她,而当时没有其他人愿意这么做。 P503

对基娅来说,这已经够久了。 P504

她曾要求把它们捐赠给阿奇博尔德实验室。 P505

但是没有遗嘱或私人文件。 P506

他浏览了一些诗,大部分是关于自然或爱情的。 P507

先是疑问,然后是答案,最后终结。 P508

把他向后推倒。 P509

谢谢你,我的兄弟李·戴克斯,感谢你对我的信任。 P510

同样感谢出版社的海伦·理查德,感谢你在每一个关口帮助我。 P511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