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寺巡礼2019新版

good

当时出版社提议我对内容进行一些修订,但旅行时留下的印象难以订正,且本书并不是学术书籍,因此我就没有多做更改。 P7

身为作者,作品能受到读者们如此喜爱自然是件幸事,可这究竟是为什么呢?本书写成之后,日本美术史的研究有了长足的发展,相关的书籍大量上市。 P8

因为看得比较匆忙,并未记得特别具体的细节,但我上火车之后,那画面还是在眼前挥之不去。 P10

那时的印度人应该没有希腊人那般快活洒脱,即便是衷心赞颂肉体美的人,也有趋暗避光的倾向。 P11

可以看出这两者对“写实”的认识有着极大的差异。 P12

可阿旃陀壁画有着怎样的宗教意义呢?女性天人与菩萨面部、身体的描绘方法,还有恋爱场景中出现的放荡女性的描绘手法都很成问题。 P13

从这个角度看,宗教生活与享乐生活虽然有时不可分割,但还是要谨慎地区别对待。 P14

《阿弥陀经》所描绘的净土也有各类艺术装点,这就是最好的例证。 P15

描绘了波斯使臣的三尺小画也值得我们关注。 P16

它虽然美,却也骇人,充满了蛊惑人心的魅力……(五月十六日)[1]位于印度中西部,阿姆拉瓦蒂西南部的村庄。 P17

[7]关于中国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区域的考古探险著作。 P18

窗外淅淅沥沥梅雨不断,我的心情随之变得更加低落了。 P19

雨下个不停。 P20

学习荷兰医术的新宫凉庭从长崎回到京都,在这里开设顺正书院时,曾率领一众弟子前去加茂河边搬运石材,开凿了水渠和池塘。 P21

站在他家二楼,能稍稍看到都城酒店那边的风景,除此之外,周围就尽是嫩绿的山峦了。 P23

快到中午时,我和F先生、T君一起去了博物馆。 P24

换作专家,绝不会用那种手法刻画波斯或希腊人的手部。 P25

理想的面容与体格会如何随着种族的变化而变化?这个问题与文化的传播有着密切的联系,极有研究价值。 P26

[2]大谷光瑞(1876-1948),宗教家、探险家,净土真宗本愿寺派第22世法主。 P27

我靠在椅子上,竟自然而然冒出了提笔写字的念头。 P28

尤其是罗马的公共浴场,更是极尽奢侈之能事:硕大的圆顶建筑中使用了大量的大理石,有冷水池也有热水池,还有更衣室与化妆室,华丽的柱子、雕塑与壁画更是随处可见。 P29

但这些对他们来说只是“必需品”,而不是“享受”。 P30

可西方人就是不这么改,只能说对此真的毫无兴趣了。 P31

她看起来像西班牙人,眼睛特别大,脸颊红扑扑的,上身穿着一件薄薄的低领白衣,圆润的胳膊裸露在外。 P32

(五月十八日夜)[1]锡巴里斯(Sybaris)是意大利南部的一个古希腊城,在与克罗托那的战争中被毁。 P33

Z君就是为了听演奏会才推迟了出发的时间。 P34

站在那儿,能看到不远处的麦田。 P35

从正面看,药师的“面相”因为附着在面部的焦油显得有些异样,但是仔细观察,会发现它的面部轮廓非常精美。 P36

我们也去了兴福寺的金堂与南圆堂,但因为逛得有点累,所以没有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 P37

面部的肉感也简单到幼稚,却又细腻无比,同时也有深度。 P38

奈良北部的郊外就是山城国[2]了。 P39

到了这个季节,下到小溪里玩水也不觉得冷。 P40

我还以为那房子就是净瑠璃寺,凑近一看才发现只是一座水车屋。 P41

我们本以为桃花源不过是古人的空想,与自己没有丝毫关系。 P42

佛堂旁边的空地绕着一圈厚重的围墙,预示着黄昏将近的清冷阴影已悄然而至。 P43

凝视自然的平静双目,已经诠释了它的犀利。 P44

和波斯的倒是极为接近,但是和希腊有交流的古代波斯还没有这种铠甲。 P45

映入眼帘的雕像是如此光芒万丈。 P46

其余的雕像就见仁见智了,尤其是Z君觉得四天王根本没有欣赏的价值,我反而喜欢它们的朴素,特别是左后方的那一尊。 P47

山城国领域相当于现在的京都府南部。 P48

因为我是真的饿了,再加上菜肴美味可口,所以这顿饭吃得很满足。 P49

这样一来,等博物馆一开门,他就能走进天花板很高的展览室里,用一身汗水感受凉爽的空气,在佛像面前站上好几个小时。 P50

好比那入口正面的展台,堆在上面的佛像都是值得配备独立展厅的杰作[1]。 P51

我并不清楚观音像的作者是谁,但他一定用自己的双眼捕捉到了鲜明的幻象。 P52

而且观音浑身上下都有浓郁的大唐气质,大唐文化是远东文化的巅峰,是各种文化的熔炉,它试图保留万物最丰满的状态,并将它们的特色发挥到极致。 P53

好比观音的面部表情,就没有大陆作品特有的呆滞,而是多了几分细腻和犀利。 P54

四肢的灵动在服装的柔软褶皱与圆润手臂上有着十足体现,与此同时,这些部位还表现出了观音那坚韧的意志力。 P55

这尊十一面观音就是最好的例证。 P56

背后则是散发着飘渺气场的百济观音,也许它的正确叫法应该是虚空藏菩萨,但我们总觉得它像观音。 P58

十大弟子、天龙八部众、两组四天王、帝释与梵天、维摩……除了这些,比较显眼的展品基本都是观音。 P59

写实,是所有造型美术的基础,这是无法撼动的。 P60

百济观音的上半身看上去几乎是赤裸的,可见它的源头也许能追溯到中印度。 P61

因此,深入肉体的感官性质之中,并从中提取出神秘的美,并不是这位作家的特长。 P62

我并不是说百济观音出自中国人之手,而是在思考百济观音所形成的样式的含义。 P63

[2]笈多王朝(Gupta Dynasty)是公元4到6世纪统一印度的第一个封建王朝,疆域包括印度北部、中部及西部部分地区。 P64

还有人说良弁堂的良弁像是由良弁亲自雕刻的,但这尊雕像是贞观[2]时代的作品,所以这个说法确实不太可信,不过这不足以成为否定“良弁是个雕刻家”的理由。 P65

《元亨释书》[3]称,圣武帝之所以下决心铸造大佛,也是受了良弁的指引,这个说法恐怕也是事实。 P66

然而,他那巧妙的写实技艺并没有深度,所以他的作品虽然出色,却不够大气。 P67

道慈[4]建造大安寺的时间比三月堂早得多。 P68

三四十年前的道慈带来的也是玄宗时代的流行风潮,但两者看起来有明显的不同。 P69

《日本灵异记》的写法虽然很稚嫩,但它如实反映出了天平人的这种心境。 P70

然而,我在龙门浮雕的拓本之中也找到了类似的感觉。 P71

[3]日本最早的佛教史书,共30卷,虎关师炼著,1322年成书。 P72

这些面具并非出自强烈的艺术创作欲望,而是被戏剧性情感所支配的另类创作欲的产物。 P73

反之,如果目的在于表现外在的、滑稽的、丑陋的偏见,或是任物欲驱使的激情,那它就达不到太高的艺术价值。 P74

我曾在H先生那里把玩过一个天平伎乐面具的杰作。 P75

也就是在那一刻,我终于参透了面具如此之大的原因。 P76

这次开眼供养是修缮好坠地佛头之后举办的,而这次距离首次开眼供养已过去一百多年,在这段漫长的岁月里,世间的风俗文化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音乐也经历了大规模的改革。 P77

相传出席仪式的僧尼足有一万数百人之多。 P78

演奏顺序是一首唐古乐、一首唐散乐、三首林邑乐、一首高丽乐、一首唐中乐、一首唐女舞(由二十位着袴者表演)、三首高丽乐、高丽女乐——这些曲目表演完的时候,太阳也落山了。 P79

所以在唐风盛行的天平时代,人们会大胆使用西域、印度、波斯风格的服装也就不足为怪了。 P80

花瓣缤纷舞动,天人随之起舞,徐徐退场。 P81

这段时期只有高丽乐盛极一时,伎乐与林邑乐都失去了其独立性。 P82

可是到了藤原时代,它连自由都失去了。 P83

那么我们能通过什么来想象使用天平伎乐面具进行表演的舞曲呢?唯一的办法就是研究面具本身。 P84

戴上面具的演员时而表演龙马格斗的场景,时而上演男女欢醉的戏码。 P85

吴乐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乐曲呢?这个问题非常有趣,可以和猿乐、田乐乃至能乐等有面具传统的艺术形式联系起来。 P86

猿乐的大本营就在杜户村,而近江与丹波的猿乐也是在这里诞生的,既然如此,我们就很难不产生这种联想了。 P87

跟在这些女人后面的就是表演田乐的人了。 P88

当时的高官中,也有不少人扮成九尺高扇、平闱笠匠与割稻人,加入行进的队伍。 P89

天平的伟大艺术大多没有转化为传统艺术,即便能乐、狂言是漫长进步的结果,我们也不一定能说它们就一定比天平的伎乐更优秀。 P90

此后成书的佛教经典(尤其是大乘佛教的经典)的形式产生了巨大的变化,因为当时的佛教受到了希腊艺术的感化,礼拜仪式的结构也因希腊文化的影响变得更具艺术性了。 P91

笈多王朝的艺术之所以会成为印度艺术的巅峰,是因为它是漫长的文化融合的结晶。 P92

这种狭义的非印度式戏剧分明继承了希腊戏剧的传统。 P93

以上是日本天平时代,大唐的情势。 P94

[3]位于奈良县东大寺大佛殿西北的干栏建筑仓库。 P95

[12]用草的汁水染出各种花纹的衣服。 P96

隔着山谷能看到大佛殿那条坡道的中间,有一座细长如步廊的建筑,那就是蒸汽浴室了。 P97

我也不知道这间浴室的结构有没有完美重现天平时代的浴室。 P98

然而,传说并不仅限于单纯的“施浴”。 P99

贱民的双脚,碰触到了最高贵的女人的双唇。 P100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最关键的还是入浴者的情绪。 P101

由此可见,天平时代应当存在过大规模的浴室。 P102

一辆小货车缓缓穿行在麦田之中,勾起了我心中的淡淡哀愁,童年的回忆再次涌上心头。 P103

直到光仁帝治世时,宫廷还保留着“造法华寺司”。 P104

踏歌也经常出现在朝堂的宴会之中。 P105

然而,认可这种美无限深刻的同时,会导致将神秘的“黑暗”赋予女体雕刻。 P106

这座雕像的丰满,比密教艺术的丰满更大气,的确更接近正仓院的《树下美人图》与药师寺的《吉祥天女像》等作品。 P107

于是他再次入定七日,诚心祈祷。 P108

然而,西金堂的雕像也是他的作品吗?那些雕像没有被妥善保存下来,所以我们无法将其与兴福寺现存的作品做对比,自然也无法确定它们是否出自同一人之手。 P109

然而,当时的社会真的允许雕刻家根据光明皇后的形象进行创作吗?佛像工匠是造佛司雇用的“劳动者”,有人认为他们的地位和我们心目中的艺术家是截然不同的。 P110

打造这尊观音像,就是雕刻家的目的。 P111

《续日本纪》称,光明皇后仙逝时,全国各地的寺院都举行了祭祀活动,制作了阿弥陀净土像。 P112

不过我们能从当时的男人的状态推测出妇女的地位。 P114

《万叶集》里每一首恋歌的内容虽然单纯,但作者所处的境遇并不单纯。 P115

“只有我是如此爱你,你对我的感情却只是逢场作戏”——大伴坂上郎女的恨,定是这种感情使然。 P116

久而久之,恶意就会转化成诅咒,人们会希望那些恋爱中的人遭遇不幸。 P117

”不过《万叶集》的世界和佛教艺术的世界相差甚远,而且不仅仅是抒情诗与造型艺术之间的差距,是兴趣、要求、愿望等内心元素的差距。 P118

天平时代的尼僧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呢?她们的内心世界是不是也很丰富呢?有人以《万叶集》为证据,主张佛教与当时的日本人的内心世界没有过多的关联。 P119

”这是五年后(养老六年)的官奏。 P120

寺院多了,对僧尼的需求自然就大了。 P121

上面提到的这些虽然能证明她们抛弃尘世的决心并不是那么强烈,却不能证明她们没有对佛教文化产生丝毫的感动。 P122

而天平人的精神要更开朗,也更纯粹。 P123

[1]身份更加高贵的尼僧。 P124

一开出法华寺村,车道便进入了曾经的宫城。 P125

傍晚的斜阳透过树丛隧道斜射而来。 P126

艺术家用他犀利而又细腻的直觉,打造出了这座绝美的金堂。 P127

同理也能得出房檐轮廓与屋顶的坡面向上弯曲的结果。 P128

当然,希腊的古代建筑不会有这样的曲线,罗马建筑虽然有曲线,却不会让人产生静谧的印象。 P129

修缮材料发出刺鼻的异味。 P130

这部交响乐拥有能够刺激人心的音符与和弦——暗示着某种情绪的手和手组成的集体给人留下的奇妙印象——展现出了观音之美。 P131

数百——数千只手,伸向站立在舞台中央高台上的女主角。 P132

佛头缺了鼻子,但它的眼睛、嘴巴与脸颊的刻画手法相当精妙,美得难以言喻。 P133

圣武上皇还颁下圣旨,将戒授传律的重责全权交由鉴真。 P134

等到他终于做好准备坐船出海,却被暴风雨赶了回来。 P135

他是如何成为打造出那般伟大殿堂的建筑大师的呢?我们无从得知。 P136

古籍中没有提到军法力的来历,但是在天平十五年鉴真计划第二次东渡时,他带上了“僧一十七人,玉作人、画师、雕檀、刻镂、铸造、写绣、修文、镌碑等工匠计八十五人”,可见鉴真的确想把美术家也带去日本。 P137

《招提千岁传记》称,千手观音是“天人”所作。 P138

美术品包括两幅刺绣、两幅画像、三幅屏风和四座雕像。 P140

天平与弘仁虽然有显著的区别,但天平末期到弘仁初期的变化是循序渐进的,并没有鲜明的分界线。 P141

并不是日本固有的文化包容兼并了外来文化,而是日本人的个性在外来文化的氛围之中实现了进步与发展。 P142

然而,用汉语汉文写就的《日本书纪》终究还是日本人的作品。 P143

我们来得太晚,照理说这个时候已经不能参观了。 P145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常有人对这尊铜像赞不绝口了。 P146

本尊正对面正好有一张长凳,我们便坐了下来,望着本尊出神。 P147

如果作者有某种宗教情感,将现世视作幻境,认为真正的生命蕴藏在幻境深处,决意打造出两者之间绝对界线的具体象征,那么作品中出现这种“超人”气场就是很难避免的了。 P148

然而,即便有模型做参考,这样的杰作也不可能轻易被打造出来。 P149

为了诠释心中的意念,他将某种美放在了台前,把其他的美藏在了幕后。 P150

能打造出本尊的艺术家,会有两三个如此水平的弟子也不足为奇。 P151

天武帝还在晚年号令诸国,要求家家户户都要设置佛坛,供奉佛像与佛经。 P152

除了和语言有关的学科,还有专修算数的学科。 P153

他们一同入唐,师从于玄奘三藏,亲眼看到了世界文化的顶峰。 P154

于是就会出现对佛龛的大量需求。 P155

它的种子来源于外国,但土壤与肥料是全新的。 P156

如果这两件事之间存在着某种必然性,那就说明药师寺有着极为特殊的意义。 P157

那些溢美之词既深刻,又空洞。 P158

古铜打造出的精美身躯仿佛能释放出一种生气。 P159

[2]额田王是伊贺出身的才女,美丽娴淑,多才多艺,是当时最负盛名的女歌人。 P160

[8]加布里埃尔·塔尔德(Gabriel Tarde,1843-1904),法国社会学家。 P161

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泥泞的农田。 P162

他一定是僧侣,裸身上随便披着多了几分中国色彩的罗马托伽长袍,站在已经完成了大半的圣观音面前。 P163

不管是谁,他一定坐上了遣唐使吉士长丹的船,在孝德帝驾崩那年回到了日本。 P164

中国人与统治着中国人的蒙古族,不过是通过犍陀罗文化学会了打造偶像、崇拜偶像的方法而已。 P165

这种有着希腊根源的笈多艺术为中国带去了莫大的刺激。 P166

回国之前,他得到了当时的东方第一强国的帝王的支持,得以从西域凯旋。 P167

当您冒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走在长着莼菜与菱角的池塘旁边时,您的心里肯定也和这座废都一样,下起了阴郁的雨。 P168

西域与中国的文物中,的确有比圣观音更巧妙、或更美丽的作品,但它作为一种宗教艺术,淋漓尽致地表现出了威严与伟大性,这样的作品我在别的地方从没有见过。 P169

我觉得这个想法特别耐人寻味。 P170

[2]三尊是佛教安置佛像的一种形式。 P171

又称“帝释天”。 P172

屋里有一张长方形的桌子,桌上铺着绿色的桌布,旁边放了几把破旧的椅子。 P173

“那就先看法华寺《三尊》吧。 P174

工作人员扛着长短不一的三幅画回来了。 P175

佛教精神所特有的、对彼岸生活(将观念具象化,为永生的信仰赋予色彩的永恒世界)的憧憬,在这片净土中成为现实。 P176

当晚,朋友告诉我那幅《阿弥陀》是名声在外的佛画杰作。 P177

如果不将注意力集中在画面本身的统一上,努力激发出它的复原力,那么有损毁的地方反而会更加显眼。 P178

有人不觉得这三幅作品缺乏统一感,但和我有同感的人也不在少数。 P179

可这一幅阿弥陀像没有那么伟大,不过也不至于像那幅《二十五菩萨来迎图》那么僵硬。 P180

不幸的是,天平时代的弥陀坐像都损毁了。 P181

他对人间乐园的凯旋队伍的刻画,还有对自己与贝娅特丽丝[5]邂逅的描绘,都让我魂牵梦绕。 P182

第一次见到时,我将它和旁边的《两界曼陀罗》、醍醐的《五大尊》进行了对比,而今天的比较对象是《弥陀三尊》。 P183

在线条所呈现出的氛围变得细致入微、无懈可击的时候,对平面的描绘却被忽略了,于是整个人体给人的观感就会变淡。 P184

这就说明她是凡间的女人,而不是天上的神明。 P185

大不相同的不仅仅是两者的趣味,连心境都完全不一样。 P186

T先生指着衣裳的阴影部分说,虽然没对别人说过,但总感觉这是一幅油画。 P187

印度的“女神”,到了这里成了单纯的“美人”,这可是莫大的偏差。 P188

作者能绘制出如此自由的画像,就说明当时他们还没有受到各种繁碎仪规的束缚。 P189

置一胜座,幡盖庄严,以诸名花,布列坛内,应当至心诵持前咒悕望我至。 P190

在绘画方面,平安时代的绘卷,以及它之后的宋画、文人画、浮世绘、琳派[2]的装饰画,各个方面都显现出这种“巧妙”的影子。 P191

看来他卷得太快了。 P193

四周的景致是如此恬静,直教人回到千年之前。 P194

天平宝字七年六月十五日卸不虚美,为往生净土祈愿。 P195

中将姬问她是何方神圣。 P196

一座美丽的高台矗立在池塘中央,那是运用远近法刻画的舞台。 P197

这片极乐世界的风景是彻头彻尾的人工产物。 P198

所以当这类幻想传入中国,化为《净土变》的时候,它就不得不被转化成了中国人特有的“对仙宫的幻想”。 P199

壁画中的净土图与佛教经典描写的净土基本无关,只以弥陀三尊为主。 P200

Y先生劝道,至少要去亩傍神社看看啊。 P201

古坟虽小,形状却和大型古坟一样。 P202

我不禁心想,要是我真的走进那个地方,又会感受到什么呢?狂热的中山美伎[6]婆婆在三轮山附近出没,让我联想到日本古代传说中狂热的女信徒,不禁浮想联翩。 P203

被奉为修验道的开山鼻祖。 P204

广阔的草坪上没有人影,也没有一只鹿,唯有白色的月光熠熠生辉。 P205

蓝色与金色相互交融,形成了淡雅的和谐,这就是月光打造出的和谐。 P206

我们可以画一张当年大佛殿的缩略图,和今天的大佛殿比较一下,便知如今的大佛殿看上去比当年的小了一半还不止。 P207

檐头的朱色略有些发灰,古色古香,仿佛梦境般淡雅;墙壁的白色清澄透明,有着寂寥与沉默的韵味。 P208

还说古代美术作品给他留下的印象让他产生了诸多幻想,而这些幻想即将升华成一部作品。 P209

从法隆寺的车站到村里大概有半里的山路。 P211

透过步廊的窗格,能看见外面的阳光与绿树。 P212

我对比过希腊住宅建筑的屋顶和中式建筑的屋顶,也对比过斯坦因发掘出的于阗佛堂与中国的木结构建筑,发现了两者的共通之处。 P213

然而,并不是所有歇山顶建筑都会给人留下相同的印象,只有和强有力的曲线相结合的时候,它才能震撼观者。 P214

利用这种建筑样式建造带有宗教目的的礼拜堂,并建造礼拜的对象塔婆时,称得上是建筑史上的一大变革(即便建筑样式本身没有太大的变化)。 P215

通过这趟漫步,我深刻体会到了五重塔的动态美。 P216

而和谐,作为贯穿变幻的主题——在不断变幻、流动的过程中,也丝毫没有崩塌的危险。 P217

看上去就像是五重塔在跳舞、旋转起来了。 P218

来到药师三尊旁边时,我下意识地朝西边望了一眼,顿时惊呆了。 P219

对衣服褶皱阴影的刻画,仿佛体现出光线与色彩的嬉戏,更是淋漓尽致地描绘出了肢体的凹凸感。 P220

既然如此,那可说是天赐的色彩了——是上天给予日本画家的天启。 P221

侧侍的腰部稍转向本尊,肩膀往后缩,头也微微歪向本尊,仿佛在凝视本尊面前的空间,又仿佛是在凝视本尊。 P222

“我从没见过如此具有人性,又同时具有超人性的形象”——这句话充分描述了这幅画给人留下的印象。 P223

比起犍陀罗作品中的直立厚衣菩萨像,确实是阿旃陀壁画中的人物与法隆寺壁画中的观音更为接近。 P224

抑或是希腊式的和谐感刺激到了中国人的这一特质,于是催生出了这样统一的画面。 P225

即便在大唐生活过的西域人尉迟乙僧画过和法隆寺壁画相似的作品,我们也只能找到当时的文献记录而已。 P226

如果说日本的土地以“甘美、哀愁的抒情氛围”为特征,那么这也必然是日本人的性格特质。 P227

南壁上有一个手拿鲜花的人物,显得强韧而妖娆,犹如亚马逊神像。 P228

佛龛的大致结构为推古式,天盖就是它的屋顶。 P229

橘夫人出生于天智时代,在天武时代享受了青春与恋爱,在持统时代成了文武帝的养育者,在文武时代生下了光明皇后。 P230

回梦殿南边的旅馆吃午饭的时候,我一屁股坐在套廊上,连脱鞋子的力气都没有了。 P231

圣德太子的斑鸠宫的配置似乎与现在的梦殿不同,但是讲堂(传法堂)是从橘夫人的宅邸移过来的住宅建筑。 P232

香木的味道扑鼻而来。 P233

一八八四年夏天,他受日本政府之托,来到这里研究古代美术作品。 P234

从肩膀到腿部的两侧的长长衣裳形成了一条平静得几近直线的曲线,为这尊秘佛赋予了伟大的高贵与尊严。 P235

衣服的布置似乎基于吴朝的铜像式(六朝式),但是秘佛身上多了几分纤细的均衡,于是便形成了意料之外的美。 P236

当时的人们还不了解灵魂与肉体之间的激烈争斗,引导他们的佛教也与严重的内部分裂保持了距离。 P237

朝鲜和中国的关系,与日本和中国的关系并无二致。 P238

中宫寺的本堂(感觉就是个独立的房间)正在修缮,所以观音没有被安放在佛龛中,而是被移到了僧房的小厅里。 P239

而且这种光泽还敏锐地烘托出了微妙的肉感与细腻的面部凹凸,所以观音的面部表情也显得分外细腻和柔美。 P240

面部、手臂与膝盖的刻画感觉很深刻,躯体与台座的关联性也极为鲜明。 P241

据我所知,在全世界的艺术作品中,这尊观音像对爱的呈现是无与伦比的独特存在。 P242

另一个像则与如意轮观音有些相似。 P243

相传上宫太子制定的《十七条宪法》[7],是一部极度人道的成文法,想必这也不是巧合。 P244

我从没见过这么和蔼可亲的尼僧——本以为这次来中宫寺也能见到她,可惜没能如愿,总觉得心里有些缺憾。 P245

明确规定贵族、官吏等的道德规范。 P246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