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属感(分析我们的内心的孤独感,帮助读者走向内心,找到真正的归属感)

good

在那个狭长的、只有几条街的小城市,这辆来自远方的小自行车,在满街的灰色、黑色之中特别耀眼。 P7

我由于上学早的缘故,一直和比自己大三四岁的同学一起长大。 P8

于是,你更加努力地花更多的精力、金钱、时间,让自己迎合更多的标准,以获得更多的认同、归属于更多的群体。 P9

这需要巨大的勇气。 P10

《圣经》中有许多人物被神引领到旷野之中,接受试炼,从而脱胎换骨。 P11

于是,我尝试从那些勇敢的革新者和颠覆者那里寻求力量,希望他们的勇气能够感染我。 P13

当我纠结不知该如何描述我研究中出现的奇怪、陌生的有关想法的新世界时,我想到了J. K.罗琳(《哈利·波特》系列书籍的作者)。 P14

她充满喜乐又毫无保留。 P15

我在位于新奥尔良西岸的保罗哈班斯小学读的幼儿园和学前班。 P16

一个学生说:“你不是卡桑德拉·布琳·布朗吧?”好吧,我就是!还是因为同样的原因,我去圣安东尼奥的一家诊所前台应聘兼职时,面试我的女士看到我走进房间,忍不住说:“你居然是布琳·布朗!真是惊喜!”然后,我压根儿就没坐下来谈,直接出来了。 P17

可是,紧接着又是一系列变动。 P18

8年的芭蕾舞训练足以让我轻松学会啦啦队的舞蹈动作,两周的流质饮食也让我顺利通过了严苛的体重选拔。 P19

我练习了很久,睡着了我也能做这个动作。 P20

全家人——妈妈、爸爸、我的弟弟和妹妹们——都在车里等我,我自己下车去看结果,然后我们要去圣安东尼奥看望祖父母。 P21

沉默就像一把尖刀刺入我的心脏——我让他们觉得丢脸了,他们替我感到羞愧。 P22

那些瞬间的感受,如果当时没能说出来,或问题没能得到解决,势必会让我们成年后疯狂地寻找归属感,努力适应与人相处。 P23

我心里想,我的父母是世界上唯一挣扎着维持婚姻的夫妻,这种感受令我无比羞耻。 P24

作为长女,我开始运用我新学的“相处超能力”来辨别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争吵,然后就煞费苦心地策划“干预行动”,让情况变好。 P25

说不出什么原因,我感觉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更像真实的自己。 P26

1996年,在完成硕士学业之后,我决定正式遵从严谨的生活方式,戒烟戒酒。 P27

当我被告知不能做定性研究论文时,我写出了论文;当他们试图说服我不要研究“羞耻”这个课题时,我依然去研究了;当他们说我当不了教授也写不出读者喜爱的书时,我不仅当上了教授,还写出了畅销书。 P28

我马上就明白了,我对他坦白说:“当我感觉恐惧的时候就会这样,我灵魂出窍,像个局外人一样作壁上观,完全无法投入其中。 P29

那天,我就自己登上了“大巴车”。 P30

太难以置信了!这是真的吗?我是不是已经死了?“嗨!布琳,你想去见见玛雅博士吗?”我觉得我快要崩溃了。 P31

我还会反复播放那一句“我不会动摇……”。 P32

几分钟后,我穿着海军蓝衬衫、深色牛仔裤和木底鞋出来了。 P33

有一位活动组织者对我说,虽然他“欣赏我直截了当、平易近人的讲述方式”,但他希望我不要说粗话,因为会有失去部分“忠实听众”的风险。 P34

不管去哪里,我都是一个局外人,不守规则地说一些别人不会说的话。 P35

然后我抱着电脑回到客厅,对斯蒂夫念道:只有当你领悟到你不归属于任何地方的时候,你才是真正自由的——你属于所有的地方,而不是某个地方。 P36

”我的脑子继续飞转,我向斯蒂夫解释说,即便我现在理解了坚持自我的勇气和脆弱等问题,但我仍然无法摆脱“想成为某群体的一分子”的想法,我想要“同伴”。 P37

我很在意自己如何看待“玛雅”这个人。 P38

我们希望成为某个群体的一分子,而且我们需要这种归属感是真实的——不带条件、不弄虚作假也不用时不时被拿来协商的。 P40

“属于自己”意味着勇敢做自己,勇于面对未知的、无法预见的不确定性、脆弱以及批评。 P41

人们不愿在“忠于一个群体”或是“忠于自己”之间做出选择,而且他们缺乏共同人性层面的内在精神联结,这让他们真切体会到了“合群”和顺应环境给他们带来的压力。 P42

通过这种方法衍生出来的种种理论扎根于我们日常与外界相处的方式中,这些理论不是假想出来的。 P43

在你细读这四项要素的时候,你将看到每一项要素的内容都是我们每天在实践的,并且有点儿矛盾。 P44

旷野之境通常给人一种邪气横生的感觉,因为我们对它既没有把握,也不知道人们会如何看待我们冒险进入其中的选择。 P45

为了勇闯旷野之境以及融入旷野之境,我们必须学会相信自己、相信他人。 P46

相信他人边界(Boundaries)——尊重边界。 P47

恐惧会将我们引入歧途,自负则更加危险。 P48

也就是说,即便我们可以分享同一份研究地图,但你的路径跟我的路径也并不相同。 P49

这看似荒谬,但的确是事实。 P50

那些疲惫不堪的士兵有时会发出长啸声——大声、尖利、令人不寒而栗的叫声,既带着痛苦又透出自由的声音,像海妖划破夜空的吼叫。 P52

音乐与其他艺术形式一样,将痛楚和我们痛苦的情绪以声音、语言等形式表现出来,使之得以被识别、被传播、被分享。 P53

如今,我们既不认可也不相信我们之间的联结是密不可分的,我们还在生活的各方面日益割裂。 P54

最近,我的一位朋友(他当然并不真正了解我)说我应该读读乔·贝吉恩特的书《与耶稣一起猎鹿》(Deer Hunting With Jesus)。 P55

但是,当我们自己被分类归档的时候,我们又很憎恶它。 P56

一名白人学生讲述了她父亲在墨西哥餐厅用餐时,总习惯招呼服务员——“哈罗,潘丘!”她的拉丁裔男友告诉她,这其实是一种不尊重人的称谓。 P57

或许是我们被迫脱离一个我们所看重的群体,或许我们只是缺乏真正的归属感。 P58

有时候,一个地方会让你感觉孤独,是因为在那个地方发生的某种人际关系缺乏紧密感。 P59

我们实际上是对孤独感到羞耻——仿佛孤独感的存在意味着我们哪里出问题了。 P60

而孤独则能将死亡概率提高45%。 P61

其后,人群之间的割裂、孤立、被匮乏感所支配只是时间问题。 P62

这些讨论必须要有,我们也应该体会到这种不适。 P63

在这本书后面的章节中,我们将探讨在人群分类和自我疏离的背景下如何重建人际关系、如何重获真正的归属感。 P64

但是,当我们拉近镜头来看自己的生活时,画面就从一颗远在天边、怒气冲天、萎缩的心脏变成了正常跳动的日常生活。 P66

让那些制造痛苦的人的痛苦见鬼去吧!我才不会改变我那酷毙的、自以为是的愤怒!但是,结果又会如何呢?不关心自己的痛苦,也不关心他人的伤痛是行不通的。 P67

但现在我们知道,就算我们否认自己的情绪,这些情绪仍然在我们体内。 P68

我想不出比这句话更有力的例子——“你休想得到我的恨。 P69

总之,我没有时间浪费在你们身上,我要去照看午睡醒来的马维尔了。 P70

如果事关家庭,这种体验会更加艰难和痛苦。 P71

情感安全则有点儿模糊,尤其是在现实世界中,这个词通常用来表示:“我没必要听那些跟我看法不一样的观点、我不喜欢的观点、我认为不对的观点、有可能会伤害我的情感的观点,或是达不到我眼中的政治正确标准的观点。 P72

我们拉帮结派、信任缺失、越来越愤怒——这不仅固化了敌人的概念,还让我们逐渐丧失了倾听、交流,甚至是运用同理心的能力。 P73

大屠杀期间,纳粹将犹太人描绘成“劣等人”,即次等人或者亚人类。 P74

? 如果当某位领导者称其对手的支持者为“一群无耻之徒”时,你感觉这是诋毁,那么当这位对手回击时,你也应该感到不安。 P75

我们必须反对去人性化——这是历史上每一次种族灭绝行为都会使用的主要暴力手段。 P76

你能一边关注警务人员的身心健康,一边同时关注执法和刑法体系中的权力滥用和系统性种族歧视问题吗?毫无疑问,可以。 P77

我以采访问答的形式呈现出来,因为我想让你们直接读到她的文字——这些话非常有力量!问:有时候当我感觉不知所措,我的默认选项就是停止对话、求同存异。 P78

但是,这样做能帮助我们在意见不一致的时候开展有效对话,更深入地了解对方的动机和关注点,保持或者建立融洽的人际关系。 P79

对我而言,后者意味着需要倒回到事情的前因,这就暗示一方将是胜者,而另一方是输家。 P80

同样地,我们也必须学会倾听,以便更好地了解他人。 P81

我费尽心思隐藏起我生活中残酷的那一面,不让别人知道。 P82

他很善良,最终让我变得柔软,敞开心扉。 P83

想到他就这样煎熬了一辈子,他所承受的痛苦让我们很感慨。 P84

扯淡的人两者都不是——他不像撒谎者那样抵制真理的权威或反对真理,而且他根本不关心何为真理。 P86

我喜欢“对胡扯的人讲真话”这个说法,我也信奉有礼有节,我只是觉得两者兼得有点儿困难。 P87

我也很惭愧。 P88

这句情绪分明的台词我们四处可以听到,政治家或者电影中的英雄和反派,他们随时随地都会援引这句话。 P89

沉默是鼓励施虐者,而不是鼓励被虐者。 P90

更糟的是,我们放弃了有效解决问题的方案。 P91

在讨论进入剑拔弩张之势时,我们可能会因为自己没有见多识广的智慧而感到羞耻,这种“不够好”的感觉会让我们在谈话中开始胡扯。 P92

错误的二分法我很清楚我想要什么作为14岁生日礼物——我想要一些真正属于青少年的礼物,不是一件运动衫,也不是宠物石、列夫·加勒特的海报或者分趾袜。 P93

那一刻,我知道我永远也用不上这双袜子,但是我不知该如何对父亲说。 P94

而且,我们都有枪。 P95

我很快就意识到,在这个问题上,我没有自己的意识形态基地或者团体,我没有合适的“旷野之境”的语言来描绘我这种孤立的感觉,但这确实属于旷野之境。 P96

在他们看来,应该允许任何人随时随地购买任何型号的枪支和弹药,不然,坏人会闯入你的家,抢走你的枪械,破坏你的自由,杀害你的爱人,最后终结美国。 P97

这个问题不能被压缩成‘支持还是反对枪支’,这种辩论我不参加。 P98

要友善,也要坦诚很多人可能会吃惊,除了研究工作,我还领导着四家公司,有一支25人的团队。 P99

他想保证事情有所改变,因为他知道对我来说,放手放权是个很纠结的决定。 P100

我一直觉得自己属于活泼健谈、精灵古怪的类型,就像梅格·瑞安在《情定巴黎》中表现那样。 P101

我们承诺过,做决定前动作要慢一点儿,而且要在更小的范围里讨论相关事宜。 P102

如今,她负责所有业务的日常运营。 P103

对领导者而言,理解队员们的尽力而为是最有意义的。 P104

举个例子,你被诊断出患有焦虑症,你的孩子被诊断出患有注意力缺失紊乱。 P105

”一片沉寂。 P106

我还没来得及张嘴说话,她就说:“你的工作改变了我的生活,挽救了我的婚姻,影响了我的孩子们!我今天来,是因为你是我生命中的重要导师。 P107

我是在那种噩梦的场景里吗?真相暴露,我失去了控制?我真的憎恶吉卜赛人吗?我是乔装成好人的社工,实则是对吉卜赛人心存憎恨的卧底吗?不,我真的不知道。 P108

我不认识她,但我想知道我是否说了什么伤人的话语。 P109

有礼有节,尊重隐私。 P110

我们相信那些植根于爱和慈悲的力量比我们自身更强大——一旦这个信念破灭,我们很可能就会撤回到自己的掩体,对他人心怀憎恨、恶语相向,贬损他人,最后具有讽刺意味地远离旷野。 P113

那原本是一段视频,我把文字转录下来稍做编辑,以方便大家阅读。 P114

我们认为,只要我们能解决掉所有的问题,或者给它们盖上皮革,我们的痛苦就会消失了。 P115

你参与了,每首歌,每个祷告——即使那是你听不懂的语言,也不是你信奉的教义,你也会感动至深。 P116

这个视频有600万的点击量。 P117

每个故事都有一首歌,每首歌都有一个故事。 P118

我们三人拥抱在一起,心手相连,激情澎湃地高声唱着:接线员,能帮我接通电话吗?我要把我的爱送去巴吞鲁日。 P119

哈利把手放在邓布利多胸前,悲痛不已。 P120

我在他前面停下,打开收音机,正好听到播音员说道:“再次播报,挑战者号航天飞机爆炸了。 P121

我们不是为了搞明白那所离我们很远的学校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从未想去弄懂。 P122

更糟糕的是,我们表示出来的不适很可能会伤害到当事人,并加深他们的孤立感。 P123

于是,我们把自己武装起来,在音乐会上我们把手插进兜里,我们对着舞蹈翻白眼,或者在乘坐通勤车的时候戴上耳机,拒绝与人交谈。 P124

集体欢腾1912年,法国社会学家埃米尔·杜尔凯姆(émile Durkheim,又译作涂尔干)在他的著作《宗教生活的基本形式》中引入了“集体欢腾”这个概念。 P125

我欣喜地发现,该项研究的领头人希拉·加布里埃尔最初是通过她研究生时期追“钓鱼”乐队的亲身经历开始研究集体欢腾这个概念的。 P126

我当时在教堂的侧厅,侧厅内没有唱诗班也没有钢琴,几百人坐在折叠椅上通过投影仪和电脑屏幕观看教堂主厅内的悼念过程。 P127

死亡、失去、悲痛皆是伟大的均衡器。 P128

他们放声恸哭,我躺在草地上搂着他俩。 P129

但是,让我们看看枕头的背面。 P130

如果我们与他人之间的纽带仅仅是基于我们有共同的不喜欢的人,我们体验到的亲密关系即便是强烈的,可以让我们瞬间感到满足,但它也可以轻易释放出愤怒和痛苦。 P131

事实上,助长这样的行为还会起到反面的作用。 P132

我要再说一遍,这些情感是无法否认的,一旦我们把它们释放出来并施加到他人身上,那就危险了。 P133

我的结论是,我们与社交媒体的关系与我们和火的关系类似——你可以用它取暖、滋养,你也可以用它烧毁粮仓,一切都取决于你的意图、期望以及现实检验技能。 P134

社交互动会让我们更加健康、长寿。 P135

像我之前写到的,四年级的时候,我父亲的工作从新奥尔良转去了休斯敦,埃莉诺和我都要崩溃了。 P136

自那以后,我们两家人常在一起聚会。 P137

正因为如此,在一些真正的欢乐时刻,很多人看上去好像是在带妆彩排悲剧一般。 P138

[1] 珈底什:犹太教每日做礼拜时或为死者祈祷时唱的赞美诗。 P139

换而言之,我们行走在世间,易碎、时刻防备,竭力掩饰自己的不自信。 P140

我承认我跟她见面的时候有点儿胆怯。 P141

我们可以一辈子背叛自己,选择虚伪地合群融入,而不是做真实的自己。 P142

? 正直真诚(Integrity)——学习如何坚守自己的价值观,纵然会有诸多不适与不易。 P143

因为归属感是人们原始且必要的需求,失去部落或独自前行的威胁令人惊恐,以至于大部分人终其一生也不会踏足旷野之境。 P144

在《创世记》第32章中,有一个美妙且奇怪的故事,讲述的是雅各在荒野里与上帝摔跤。 P145

有些人的行为简直让我瞠目结舌,从“闭上你的嘴”到针对我的家庭的暴力十足的威胁,各种各样。 P146

我清楚坚持做自己,勇敢面对批评、恐惧和伤害意味着什么。 P147

它存在于脆弱和勇气之中,激烈又友善。 P148

我们会闭上眼睛,把自己隔绝在外,假装我们没有办法让事情变好,然后停止为他人提供帮助。 P149

在探寻真正归属感的实践中,我们再次感受到了矛盾:不再抗拒,相互靠近。 P150

当这个概念首次从我的大脑中浮现出来时,我开始一点点地研究下去。 P151

? 如果我与他人相处时是在做自己,这是归属;如果我必须和其他人一样,这是融入。 P152

现在,经过这次关于真正归属感的研究,我认识到我应当帮助孩子们相信自己,让他们找到真正的归属感。 P153

想象一下,在一个组织机构中,一大群人秉持着初心,领导团队前进、开拓创新,而不是人云亦云、曲意逢迎、安全为上。 P154

但是,如同玛雅·安吉罗提醒我们的,这是通往自由的唯一道路。 P155

也十分感谢兰登团队的吉娜·森特罗、安迪·沃尔德、特蕾莎·佐罗、玛利亚·布雷克尔、露西·希尔拉格、克里斯汀·米克提西恩、利·马钱特、梅丽莎·桑福德、珊俞·迪伦、杰西卡·伯内特、洛伦·诺威克以及凯利·奇安。 P156

致DESIGNHAUS团队:感谢温蒂·霍瑟、杰森·考特尼、丹尼尔·斯图尔特、克里斯汀·哈利尔森、朱莉·希文思、克里斯汀·恩亚特、安尼卡·安德森以及凯尔·肯尼迪——感谢你们的创意设计。 P157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