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心2018新版(魔幻文学巨匠布尔加科夫标志性作品,资深翻译家曹国维经典译本全新面世。)

good

我完了,完了。 P3

可眼下能去哪儿?人们没用皮靴踢过你屁股?踢过。 P4

老狗们常常念叨说,从前弗拉斯一抬手,甩出根骨头来,上面的肉呀,足足有五十克。 P5

我可怜她,可怜!但我更可怜自己,我说这话不是自私,噢,不是,因为我们确实条件不一样。 P6

它贴紧冰冷的墙根,喘着粗气,横下一条心,哪儿也不去,死也死在门洞里。 P7

不怕,因为肚子总是饱饱的。 P8

我们命中注定是奴隶,是卑贱的畜生!狗向前爬,像蛇一样肚子贴着地面,泪水满面。 P9

让我再次,再次舔舔您的手。 P10

嘚儿——嘚儿——嘚儿……汪!滚吧!莫农联的灌肠买得再多,也喂不了普列奇斯坚卡大街所有的野种。 P11

好像事情应该这样。 P12

”“我的上帝!想想也知道,这下三号里会乱成什么样。 P13

莫斯科六万条狗中,不识“灌肠”的,也许只有个别实打实的白痴。 P14

要是有人拉手风琴——这比唱《亲爱的阿伊达》稍稍好些——又有小泥肠的香味,那么辨认白色告示上的文字是最方便的——“礼貌用语,谢绝小费”。 P15

狗立即感到天堂般的温暖扑面而来,感到女人的裙子散发出一股酷似铃兰的香味。 P16

”女人吹了声口哨,打了个响指。 P17

碎玻璃哐啷啷四下飞散,一只装棕红药水的大肚玻璃瓶跌落,一刹那,药水流得满地都是,气味刺鼻。 P18

“他们到底还是干了,狗崽子,”它迷迷糊糊地想,“不过干得不赖,得给他们说句公道话。 P19

“爱抚呗。 P20

咱们给人看病去。 P21

“嘻——嘻!您是魔法师、术士,教授。 P22

您真是魔法师。 P23

”“您的头发怎么变成绿的?”来者脸上顿时蒙上阴云。 P24

“您可以过两星期再来,”菲利普·菲利波维奇说,“不过,我还得提醒您,千万小心。 P25

病人不是只有您一位!”太太的胸脯急剧地鼓起。 P26

”太太嘟哝着从窸窣作响的裙子下扔出一团带花边的东西。 P27

在您诊所里手术不行吗,教授?”“您得明白,只有非常特殊的情况,我才在自己诊所里手术。 P28

”“哎呀,先生们,先生们!”房门开了又关,关了又开,面孔不断变换,柜子里的器械叮当作响。 P29

沉默持续了几秒钟,这才被菲利普·菲利波维奇手指敲打写字台上彩绘漆盘的声音所打破。 P30

“我们来找您……”鬈发高高的黑衣人重又开口说。 P31

”“够啦!我明白了!你们是否知道,我的住房根据今年八月十二日的决定,不在任何紧缩和变动之列。 P32

我的住房不在紧缩之列,所以不用多说。 P33

也许是这样。 P34

其他手术也一样,统统取消。 P35

我这就把话筒给他。 P36

”菲利普·菲利波维奇纠正她说。 P37

“您知道吗,教授,”姑娘沉重地叹了口气,“如果您不是欧洲权威,不是上面用令人极端愤慨的方式庇护您(黄发男人拉拉她的夹克,但她没理睬)——那究竟是些什么人,我们会弄清楚的——按理应当把您抓起来。 P38

所有这些器皿全都放在餐橱舒适的大理石台面上。 P39

”挨咬的人坚定地说。 P40

可怜虫饿坏了。 P41

膝反射减弱,食欲不振,情绪压抑。 P42

往后肯定这样,开始,天天晚上唱歌,然后厕所管道冰冻,再后锅炉房的锅炉破裂,等等。 P43

一九一七年三月的一天,所有的套鞋,其中两双是我的,三根手杖,还有门卫的一件大衣和一个茶炊,统统不见了。 P44

”“混乱,菲利普·菲利波维奇。 P45

鹰钩鼻的鼻翼频频鼓起。 P46

我告诉您,大夫,不把这些唱歌的人管好,我们这幢公寓,对,其他任何公寓也一样,好不起来!只要他们停办这类音乐会,情况自然好转。 P47

第一,兔子死了;第二,今天大剧院演《阿伊达》,我已经好久没听了。 P48

恰恰相反,倒是门洞仿佛噩梦似的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 P49

正是在这用餐的时候,菲利普·菲利波维奇最终获得了上帝的称号。 P50

狗被揪住颈脖,拖过候诊室,进了诊室。 P51

然而,沿着普列奇斯坚卡大街走到基督教堂,它彻悟了项圈在生活中究竟意味着什么。 P52

两天后,它已经躺在煤筐边上,悠闲地看着达里娅·彼得罗夫娜怎么干活。 P53

它好奇地竖起一只耳朵,两眼窥视着济娜和达里娅·彼得罗夫娜的房间,那儿,在半掩的房门后面,一个黑胡子、系宽皮带的人激动地搂着达里娅·彼得罗夫娜。 P54

藏在狗毛里未被菲利普·菲利波维奇梳掉,但已注定要被消灭的最后一只跳蚤,重又蠢动。 P55

“屋里乱哄哄的,讨厌。 P56

济娜突然穿上像殓衣一样的白罩衫,不停地从检查室跑进厨房,又从厨房回到检查室。 P57

我是贵族家的狗,是有教养的生物,尝到了好日子的味道。 P58

天花板上一盏圆灯亮得刺眼。 P59

不过,你们应当害臊……要是我知道你们想拿我怎么办……”济娜摘掉项圈,狗甩甩头,鼻子喷了口气。 P60

再往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P61

济娜从玻璃瓶里朝他手上浇了些酒精。 P62

刀口的血止了。 P63

他龇着白牙和金牙,在沙里克头顶上划出一个红色的圆圈。 P64

“我这就摸到蝶骨了。 P65

然后他从颅腔里取出异形夹子和钳子,把狗脑放进颅腔,身体朝后一仰,比较平静地问:“死了,是吗?……”“脉搏很细。 P66

济娜出现在门口,她扭过脸,不愿看见血泊中的沙里克。 P67

品种:杂种。 P68

皮下注射樟脑、咖啡因。 P69

狗仍然卧床。 P70

缬草酊。 P71

主要由我进行观察。 P72

电话已经拉掉,没有孩子的太太们真是疯了。 P73

不紧不慢,没完没了地骂,看那样子,连它自己都不知道它在骂什么。 P74

从昨天晚上起,录音机录下这样一些话:“别挤”“卑鄙的家伙”“下去,别站在踏脚上”“看我揍你”“承认美国”“煤油炉”。 P75

”菲利普·菲利波维奇大吃一惊,待缓过神来,说:“你要再敢骂我,或者骂大夫,你准倒霉。 P76

噢,进化论的奇妙证明!噢,从狗到化学家门捷列夫的绝顶伟大的锁链!我还有一个猜想:沙里克的脑子,在狗的生活阶段已经积累了无数概念。 P77

————菲利普变得有点不可捉摸。 P78

他嘟哝说,应该事先想到从病理解剖的角度,全面查看丘贡金的尸体。 P79

对它的观察需要从头开始。 P80

餐橱反射出一道道分成两半的光——餐橱的每块车边镜子上都贴着交叉的纸条。 P81

”菲利普·菲利波维奇坐在桌旁的圈椅里,左手夹着一截褐色雪茄。 P82

菲利普·菲利波维奇摇摇头,问:“哪儿弄来的这种垃圾?我说领带。 P83

那儿有女人。 P84

“您怎么没完没了……一会儿不准随地吐痰,一会儿不准抽烟。 P85

我们没上过大学,没住过十五个房间、带浴室的房子。 P86

我需要证件,菲利普·菲利波维奇。 P87

”他说着,用两只穿漆皮鞋的脚蹭蹭镶木地板。 P88

而最主要的,得有户口登记卡。 P89

’看来只有教授可以在俄罗斯联邦骂人。 P90

把它扔到炉子里去,济娜,马上烧掉。 P91

“嗯……见鬼!再想不出比这愚蠢的说法。 P92

施翁德尔喜形于色。 P93

这次轮到施翁德尔为难了。 P94

菲利普·菲利波维奇问也不问,默默从支架上摘下话筒,话筒转了几转,吊在蓝色电线上不动了。 P95

厨房里跑出济娜,正好撞上菲利普·菲利波维奇。 P96

她白点花样的裙子飘进厨房。 P97

这时,博尔缅塔尔大夫来了。 P98

天花板下破碎的气窗里露出波利格拉夫·波利格拉福维奇的脑袋,随后,他把脑袋伸进厨房。 P99

门卫费奥多尔举着点燃的蜡烛——达里娅·彼得罗夫娜婚礼上的蜡烛——沿着木梯,朝气窗爬去。 P100

”费奥多尔冷笑着说。 P101

“水管裂了……”“我可以穿套鞋……”青色的人影不断出现在门外。 P102

”“没关系,菲利普·菲利波维奇,您别在意。 P103

达里娅做的馅儿,就是让它报销了。 P104

得赔七号里一块玻璃……沙里科夫公民扔的石头……”“打猫?”菲利普·菲利波维奇问,脸上顿时起了愁云。 P105

”博尔缅塔尔像从地底下钻出来似的。 P106

”“怎么可以‘收掉’?”沙里科夫急了,“我这就戴上。 P107

沙里科夫乘机拿起长颈酒瓶,斜了一眼博尔缅塔尔,给自己倒了杯酒。 P108

”博尔缅塔尔怀着极大的兴趣,盯着菲利普·菲利波维奇的眼睛问。 P109

博尔缅塔尔一杯下肚,反倒希望干点什么,活动活动身体。 P110

我们不喝了。 P111

“这太妙,我敢发誓。 P112

您,沙里科夫,应当付一百三十卢布。 P113

”博尔缅塔尔证明。 P114

济娜跑来了,脸色惨白。 P115

济娜用圆盘端来一只右面棕红、左面绯红的圆柱面包和一壶咖啡。 P116

第一次看到节目有这么叫的。 P117

终于,他把雪茄扔进烟灰缸,走到一口玻璃柜前。 P118

八没人知道,菲利普·菲利波维奇拿定了什么主意。 P119

今天我就在报上登个启事,请您相信,我一定另外给您找个房间。 P120

“嘿,好哇……居然这么卑鄙!”菲利普·菲利波维奇吼叫,“请您注意,沙里科夫……先生,要是您再胡闹,我就停了您的伙食,并且从今以后,不准您在我家里用餐。 P121

这还不算,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两个陌生人,他们在正门楼梯上嚷嚷,说是要在沙里科夫家借住一夜。 P122

沙里科夫晃了一下,睁开蒙眬的醉眼,说了自己的猜想:“也许是济娜拿的……”“什么?……”济娜大叫,仿佛幽灵似的出现在门口,用手在胸口上按着没扣纽扣的上衣,“他怎么可以……”菲利普·菲利波维奇的脖子涨得通红。 P123

他脸色苍白,下颌打战。 P124

“真的,菲利普·菲利……”“我太感动,太感动……谢谢您,”菲利普·菲利波维奇说,“亲爱的,手术时我常常对您大喊大叫,您得原谅我这老头儿的火爆脾气,其实,您也知道,我很孤独……‘从塞维利亚到格林纳达’……”“菲利普·菲利波维奇,您说到哪里去了?”热情的博尔缅塔尔真心诚意地说,“如果您不想气我,就别这样对我说话……”“嗯,谢谢您……‘驶向尼罗河神圣的堤岸……’谢谢……我也喜欢您,您是个有才华的医生。 P125

但我坚信,没别的出路。 P126

一有灾难就把同事甩了,自己靠世界名人的牌子脱身,对不起……我受过莫斯科的高等教育,不是沙里科夫。 P127

当然,您不用问。 P128

”“菲利普·菲利波维奇,要是移植斯宾诺莎[24]的脑子?”“对!”菲利普·菲利波维奇高声说,“对!只要倒霉的狗不在我的手术刀下死了就行,您已经看到,这次手术是什么水平。 P129

您瞧:两次前科,酗酒,‘一切平分’,帽子丢了,两张十卢布票子丢了(菲利普·菲利波维奇想起礼品手杖,气得满脸通红),流氓,猪……嘿,这根手杖我会找到的。 P130

反正说到底,这是您自己实验的结果。 P131

再说您得明白,抓猫在他所有的行为中还是最好的。 P132

门外的脚步声清清楚楚,正朝诊室走来。 P133

“您干什么,大夫!我禁止……”博尔缅塔尔伸出右手,从后面抓住沙里科夫的领子,使劲一摇,衬衫前襟顿时裂开一道口子:菲利普·菲利波维奇赶紧阻止,想从外科大夫健壮的手中拉出瘦小的沙里科夫。 P134

博尔缅塔尔极为恼火,骂自己是驴,没把大门钥匙藏好,喊着说,这是不可饶恕的错误,末了,咒沙里科夫给汽车撞死。 P135

这才想起沙里科夫昨天还问达里娅·彼得罗夫娜借了三卢布五十戈比。 P136

”“是这样,”菲利普·菲利波维奇沉重地说,“谁把您弄进去的?哎,其实,我猜也猜得到。 P137

”完全处于劣势的沙里科夫扯着沙哑的嗓子回答。 P138

”“济娜,去说一声,放车子走。 P139

尽管博尔缅塔尔和沙里科夫睡一个房间——检查室,他们互不说话。 P140

”沙里科夫恶狠狠地拒绝,急于跟住满脸羞愧的女郎和菲利普·菲利波维奇。 P141

随后,房门庄严地打开,博尔缅塔尔应菲利普·菲利波维奇的请求,把沙里科夫带了进来。 P142

”“别怕他,”博尔缅塔尔望着她的背影喊,“我不会让他这么干的。 P143

走进诊室,他两脚啪地一并,礼貌地向教授行了军礼。 P144

“噢,对不起,对不起,亲爱的!”菲利普·菲利波维奇喃喃地说,“请原谅,我确实不想得罪您。 P145

”菲利普·菲利波维奇单调地重复,眯起眼睛,看着自己的手指甲。 P146

”他用锃亮的小刀割断门铃的电线,对着镜子照了照自己被抓破的脸和被抓伤的微微颤抖的手。 P147

还有……不过话说回来,也许,这位普列奇斯坚卡寓所里的天真姑娘在胡编乱造……但有一点可以保证:那天晚上,寓所里一片令人毛骨悚然的寂静。 P148

“没关系,教授,”穿便服的人十分尴尬地回答,随后他犹豫片刻,重又开口说,“非常扫兴。 P149

沙里克现在活着,绝对没人想杀它。 P150

”“是他,”响起费奥多尔的声音,“不过,这畜生又长了一身毛。 P151

忙乱中听得最清楚的是三句话:菲利普·菲利波维奇:“缬草酊!这是昏厥!”博尔缅塔尔大夫:“要是施翁德尔再敢闯进普列奥布拉任斯基家,我就亲手把他从楼梯上扔下去。 P152

白发魔法师坐在那儿,嘴里哼着:“驶向尼罗河神圣的堤岸……”狗看到种种可怕的景象。 P153

[7] 传说中的世界七大奇迹之一。 P154

众多作家称赞作品机智幽默,但在场的一位国家安全总局的工作人员听后,报告上级,表示否定。 P156

他告密、撒谎,以达到自己卑鄙的目的。 P157

标签

g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