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兰贝的年轻人Young Skins

good

大西洋近在咫尺,海岸线蜿蜒参差,海岬上海鸥肆虐。 P6

他定时服用镇定剂,不过偶尔出于逆反心理或是盲目自信,他会故意不吃药。 P7

”他用舌头舔着后槽牙。 P8

我和德西埃·罗伯茨坐在吧台前,一杯接一杯地灌着烈酒。 P9

“没错。 P10

”“最好别惹麻烦。 P11

韦恩·克兰西,十岁,梅奥郡哥特拉波教区的小学生,三个月前失踪。 P12

不准人工授精,也不准领养。 P13

”我说。 P14

”他用一只手摸着自己凹凸起伏的光头,面带疑惑地看着四脚朝天的桌子,好像这事跟他毫无关系。 P15

“真不赖。 P16

”他咕哝道。 P17

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黄牙。 P18

她终日躺在弹簧外露的旧沙发上,小口喝着杜松子酒,眼睛盯着电视,眼前浮现出死去的家人。 P19

快到桥头的时候,我们看见三个孩子在那里玩耍:两个小女孩和一个稍大一点的男孩。 P20

“这是我的桥。 P21

我是国王。 P22

男孩走过来,学着我的样子踢了一下塔格的肩膀。 P23

”于是塔格开口大谈自己的猜想。 P24

我一如往常地握着方向盘;马汀缩在后座角落里,像一件随手丢弃的外套。 P25

马汀清楚莎拉的家住在哪儿,我自然也知道。 P26

我们这群马汀的哥们无一例外地感到既困惑,又艳羡。 P27

他意外地发现,恰恰是那些他最无情击溃的人最迫不及待地回到桌前,等待重蹈覆辙。 P28

由于这种从内到外的巨大反差,人们对迪格南家女儿的真实血缘议论纷纷。 P29

她的手里拎着一瓶伏特加,上面沾了一根黑色麦秆,另一只胳膊上挂着手袋。 P30

”马汀说。 P31

”珍妮说。 P32

五局三胜五十块。 P33

“真刺激,是不是?”珍妮说。 P34

落败的球手会把皱巴巴的钞票或者硬币扔在台面上。 P35

有些观战者悄悄离开,胆小的都不想引火上身。 P36

“我认识你的哥哥,迪格南。 P37

他回身趴在球桌上,左手的手指按住台面,球杆晃悠悠地架在指关节间。 P38

”珍妮拉着莎拉往外走。 P39

现在,即使夜晚也无法带来片刻的凉意。 P40

我从未试图摆脱配角或跟班的角色,也因此收获了某种微妙的信赖。 P41

要不是那只靴子踩在我的喉结上,我会开口乞求。 P42

瓦尔(2)用舌尖连续捅了好几下,终于把那东西弄松了。 P43

他喝了一大口葡萄适,漱了漱口才咽下去,然后看了看表。 P44

”“超级棒。 P45

”几张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 P46

她的父亲则满面春风,为那些踞在高脚凳上的老头送上一杯又一杯啤酒。 P47

镇上的风言风语对谁也没有好处。 P48

然后他看似随意地张开食指和无名指,伸手去接大麻烟卷。 P49

小伙子们各自站立,胸肌紧绷着,双手握成拳插进兜里,充血的双眼泛着光,直勾勾地望向黑夜深处。 P50

黑暗渐渐消融在空气中。 P51

瓦尔暗想,她肯定已经猜出了他和玛蒂娜之间的隐情。 P52

当时我们住在城郊一座大公园里,住的是木屋。 P53

两人蹒跚着走下栈桥,笨拙的步态活像套着太空服的宇航员。 P54

瓦尔用前臂卡紧他的喉咙,直到他的双膝瘫软下来。 P55

(4) 指都柏林的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爱尔兰排名第一的大学。 P56

在马克索尔(1)加油站的背后,他用脚后跟把胯下的本田150摩托的支架踩下,任由铬蓝色的车身倒向右侧,重重地压在支架上。 P57

他把热水和冷水龙头一并拧开。 P58

先后六次手术,百分之九十二的关节恢复正常。 P59

他把头盔丢在沙发上,脱下贴身的皮夹克,浓烈的汗臭让他有些难堪。 P60

“有什么要做的?”巴特叹了口气。 P61

巴特蹲在一只空废料桶的塑料盖上,一边大口喝可乐,一边盯着那几只兔子。 P62

烟头颤抖着划下一道紫色的烟迹。 P63

赫加迪乐得眼珠都快蹦出来了。 P64

这周五我会去‘黄肚皮’喝上两杯告别酒。 P65

”巴特犹豫了一下,还是低头看了一眼。 P66

”泰恩也学着电影预告片的口吻低吼道。 P67

不过巴特疑心老妈反倒以这层亲戚关系为荣。 P68

“全都闭嘴。 P69

巴特听得见它的呢喃。 P70

“迈克尔和我同班,”巴特说,“我们都叫他‘炭烧丸子’。 P71

巴特低头看着地面。 P72

巴特从未见过泰恩的腿。 P73

老师一直认为他很蠢——巴特也确实很蠢——直到同学因为他把脸凑到书上而为他取了“闻豪”的绰号时,他才感到有点儿不对劲。 P74

站在他们当中,巴特觉得自己很蠢,仿佛一个用康诺特郡路边的潮湿土块削成的矮胖玩偶,巨大又笨重。 P75

“嗨,卢克。 P76

这句话传回他的耳边,像极了老妈的口气。 P77

梦中的片段很简单,像从电影里随手剪出的一段残缺画面:巴特还是巴特,只是身体变样了。 P78

巴特痛苦地闭上双眼。 P79

当时他正在兴头上,脸涨得通红,头上青筋毕露,汗珠像瀑布一样滴下来,伴随着他的舞步在日光灯下闪闪发光。 P80

而坦西——坦西稳稳地落地。 P81

”泰恩喝了一小口酸橙伏特加。 P82

泰恩的脸红了。 P83

今晚是个错误,一个巨大的错误,眼下这一幕具有犯罪性质的色情表演是再合适不过的缩影。 P84

一想到它们夜复一夜地凝视着这片清冷空旷的场地,他莫名地心神不宁。 P85

”巴特说。 P86

四下一片漆黑。 P87

他看着小丁大步跨过草坪,来到范尼根和他妈合住的政府廉租房前,不失风度地敲起门。 P88

他的脚步重重地踩在草坪上,这让阿姆想起自己的小宝贝杰克。 P89

她们给小莉喝了杯热牛奶,又倒了杯威士忌压惊,她才缓过来,说出事情的原委。 P90

小丁翻了一下他的绿豆眼。 P91

“我不想让她在里面待太久。 P92

不过阿姆觉得范尼根是在哭。 P93

交手前两个男孩都清楚:小丁绝不是阿姆的对手。 P94

在拳击生涯中,他难免有几次被揍得很惨,赛后需要缝合撕裂的眼皮,或是复原被打歪的鼻梁,不过这些都不算严重。 P95

阿姆也朝他点了点头。 P96

“你不是想要那个吗?”他指着那台拖着电线的等离子电视对小莉说。 P97

阿姆出门之前,她拉住他的手腕,把两张五十欧元的钞票塞进他的手里。 P98

“嗨,杰克,给你的,去给妈咪买点儿好东西。 P99

阿姆尝试了好几次才把他带到新修的公路旁的儿童乐园。 P100

不过杰克拥有属于自己的声音,阿姆能从这些声音里解读出他的情绪。 P101

杰克调皮地咔嚓一声合上嘴。 P102

阿姆对儿子的认路能力很自豪,虽然这件事就算是狗也学得会。 P103

”“你觉得他们想搞事情?”阿姆问。 P104

他们准备了防弹衣和迷彩服,而且懂得用普通家用材料和农业原料自制小型炸弹——至少他们是这么吹嘘的。 P105

台球厅里靠墙摆了一排劣质的胶合板小桌。 P106

赫克托的胳膊交叉着放在啤酒肚上,鼻翼紧缩。 P107

他手里抓着一个塑料购物袋,里面层层叠叠的,看样子是一堆小塑料袋。 P108

他把两只手的短粗手指交叉在一起,又清了清喉咙。 P109

“她还是个孩子,”赫克托说,“一个孩子。 P110

已经处理好了。 P111

他一一避过,沿一条踩出来的小路来到马场的栅栏门口。 P112

“特里,看,马来了。 P113

她抓住愣头小子的胳膊,轻轻将他推开。 P114

无论小丁有多少缺点,他在自家姐妹面前总是表现得像个骑士。 P115

他紧张地笑了笑,低声感谢大家捧场,然后便扯着嗓子嘶吼起来。 P116

来。 P117

你知道的。 P118

“我在他那儿买过东西。 P119

”阿姆说。 P120

“来吧。 P121

我猜他们会把他从街上拖走,绑回农场去喂狗。 P122

她又退了一步,但至少这次她的脸上露出一丝歉意的笑。 P123

过了一会儿,他无可奈何地转回头来——除此之外他别无选择。 P124

往下游走。 P125

小丁说得没错,阿姆想,叔叔们会宰了范尼根。 P126

我不玩了。 P127

“裤子也放这儿。 P128

阿姆爬回岸边,望着范尼根的身体远去。 P129

将近四点阿姆才转身往镇上走。 P130

好心肠的梅耶和特雷弗·阿姆斯特朗。 P131

她的目光似乎正直直地穿透他。 P132

“我没想招惹你。 P133

阿姆眯起眼睛,隐约可以看出那里的屋舍。 P134

“好。 P135

丽贝卡站在马场中央拼命挥舞双臂。 P136

阿姆朝她皱了一下眉。 P137

杰克意识到要去哪儿,越发兴奋起来,欢叫着一个劲儿往前冲。 P138

小丁说:“对不起,我靠。 P139

他们站在过街的斑马线前。 P140

只见他把汉堡上层的面饼揭起来,举到面前,用饼内侧对着自己的嘴,然后转动面饼,把番茄酱和油脂舔得一滴不剩,最后把面饼放回原封未动的牛肉饼上。 P141

过了一会儿,远处来了一辆车,挡风玻璃后面那个前后晃动的臃肿脑袋必是小丁无疑。 P142

他扯着脖子打了个低沉、绵长的嗝。 P143

虽只是下午,天色已渐昏沉。 P144

阿姆看着小丁,耸了耸肩。 P145

每个夏天胡蜂都会在门廊的屋檐下筑巢。 P146

小心翼翼地坐稳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无处放手,只得把胳膊搭在腿上。 P147

“你从来没把阿姆带进来过,”普迪转头看着小丁说,“这是头一回。 P148

“你知道我一个人在家。 P149

石头撞到钱袋,停了下来。 P150

他挥着手,想要拨开眼前纷飞的灰雾。 P151

”普迪说。 P152

小丁十指交叉着扣在头顶,一边说话一边左右摇晃着胳膊肘,像在做手势。 P153

他拼命眨眼,想让眼泪冲走刚才扑面而来的沙砾。 P154

阿姆跌跌撞撞地回到大路,一个右急转弯上了回城的路。 P155

阿姆和小丁进了普迪的屋子。 P156

厨房台面上有一台微波炉,旁边放着一只大塑料杯,里面斜插着一把像打过蜡的意面。 P157

阿姆走到屋外。 P158

阿姆无法想象下一个瞬间,因为他已无法承受,多一分也无法承受。 P159

巴林托伯位于大路交叉口,有一个足球场、一个加油站、一间邮局、几间肉铺、八家酒吧,再加上一个指向都柏林(13)的铝制路牌。 P160

疼痛尚可忍受,但想跑起来是完全不可能了。 P161

第二声铃响时,对方接听了。 P162

”阿姆说。 P163

然后她问:“道格拉斯,你没事吧?”阿姆从她的问题里听出了一丝笑意。 P164

她的声调忽然变低,注意力似乎又转到别处。 P165

所幸没有狗。 P166

他一把推开赫克托,迈进门内。 P167

”“赫克托没告诉你我要来吗?”阿姆对她说,“他说没问题。 P168

“有什么话就说吧,”他缓缓地说,“不过小声点儿。 P169

那一枪结结实实地打在他身上,距离还不到半米。 P170

”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目光从阿姆移向赫克托。 P171

”他把面包碟轻轻放在椅子的扶手上,站起身。 P172

“赫克托。 P173

赫克托冲着厚重的地毯大叫,声音含糊不清。 P174

”“梅尔,”阿姆说,“梅尔。 P175

她伸出手,小心翼翼地触摸他的上身。 P176

虽然悲剧无可挽回,他也必须做点什么。 P177

”阿姆反擒住她的手腕,顺势往后一掰。 P178

她俯身靠在抽屉的一角,从侧面把它从梳妆柜上撞下来。 P179

作废了。 P180

那个装着旧钱的盒子还斜架在他的大腿上。 P181

为了让她闭嘴,他说:“我他妈才不管其他人,我只在乎我自己。 P182

我问他还好吗,他坚持说自己没事儿,只是累了。 P183

受刑者的手腕和脚踝被分别固定在上、下的横梁上;施刑者通过机械装置转动横梁,增大拉力,导致受刑者关节脱臼乃至断折。 P184

天空辽阔无垠,透射出珍珠色泽的光线,硕大的五彩云朵堆叠在天际;云朵下缘沉积着灰色暗条和斑点,酝酿着即将坠落的雨滴。 P186

我三十三岁,故乡已无亲人。 P187

孩子们喜欢上体育课,因为那只是名义上的一堂课。 P188

其他人要么歪着身子,要么弓着背,坐在几排随意摆放的折叠椅上,抬头望着他。 P189

他喝醉了,酒气里还挟着一股怒气。 P190

我们聚在这里,正是为了聆听劫后余生者的血泪史。 P191

”她说。 P192

几个月过去了,它依然让我作呕。 P193

”“你之前去过外地?”“都柏林。 P194

水面再次开始结冰,鳞片状的冰凌若隐若现。 P195

“管好自己吧,你这死孩子。 P196

”我们缓缓驶入山丘顶部的一个住宅区。 P197

我闻到威士忌的气味。 P198

“你喜欢橄榄球吗?”她说。 P199

“看。 P200

”她晃了晃空酒杯。 P201

我踩着松软的新雪朝学校大门走去,一边走一边往身前撒盐。 P202

他们总是形只影单。 P203

她坚信这座肮脏的城市里至少有一百个女人身负同样的印记。 P204

我告诉她,在持续不断的钻探和敲打下,大量的尘土扬向半空,严重的时候足以遮天蔽日;无论我们戴多少层口罩和面具,总会吸入一定量的有毒气体。 P205

此前多兰是酒吧里唯一的客人。 P206

“你一个人?”伊莱说。 P207

”他抽着鼻子说。 P208

多兰是个矮个儿,宽阔的胸脯下面挺着一个贪嘴男孩才会有的大肚腩。 P209

“那些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几乎可以肯定。 P210

”伊莱咕哝道。 P211

“让她见鬼去吧,”多兰说,“让她为自己干的事见鬼去吧。 P212

她有这方面的天赋。 P213

玛丽安娜甩了他,继续留在乐队。 P214

在囚徒般的巡演生活中,玛丽安娜交替与多兰和伊莱过夜。 P215

唱片的反响差强人意。 P216

伊莱意识到,他们将不可避免地看见那群人,至少会觉察到他们在这一排脏玻璃上投下的绵长身影。 P217

她还有一个哥哥在香港做期货,但是从没回过家。 P218

几块冰冷的肌肉擒住他的手,把他的手指捏作一团。 P219

“我叫多兰。 P220

“稍等。 P221

他对伊莱说:“你这位朋友的问题还真不少。 P222

伊莱又看了一眼窗户。 P223

“我想告诉你,”侍者说,“你的长相特别像一个人,一个我曾经在街上见过的人。 P224

又回到了那一天。 P225

”伊莱拉开门等着。 P226

他看了看左边,又看了看右边,然后重新望向高墙上的树冠。 P227

另一个外国面孔的妇人握着老人的手,亦步亦趋地跟在轮椅一侧,举手投足间显出职业护士漠然的关心。 P228

后者接过杯子,用夹着烟的手指了指远去的送葬队伍,对伊莱说:“这就是你们那个葬礼?”“是的。 P229

小镇毗邻国道旁的某个工业区,拥有“一座五间放映厅的电影院”和“方圆一英里内大大小小的上百间酒吧”。 P231

曾为拳击手的阿姆不苟言笑,随遇而安,行事全凭哥们义气。 P232

年轻的玛蒂娜向往远方和成熟,迫不及待地想褪下少女的外壳,而瓦尔也是她不堪记忆的一部分;对瓦尔来说,她仿佛身在月球。 P233

她恨他“那压垮一切、让人生厌的脆弱”,同时也尽母亲所能关心、呵护着他。 P234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