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未来人类的终极12问

good

基于人工智能制造的机器显示出了非凡的力量。 P5

不,这本书是一场辩论,一场坚定的论战,一场激烈的争论,如同古希腊人为了他们最广泛的民主利益而发起的论战一样。 P6

他经常在公众媒体上发表自己对这些问题的看法:他在TEDxParis上发表过名为《死亡的退却:永生很快到来?》的主题演讲。 P7

它使改造人类身体、提升大脑性能成为可能。 P8

他们坚信对技术目标的选择和对自然物种的筛选应遵循相同的机制。 P9

几乎没有父母能够抵挡住“消灭”这种智力残疾的社会压力,而我也并不反对这一集体决定。 P10

以他为代表的一些神学家希望能给那些愿意接受洗礼的智能机器一个参加受洗仪式的机会。 P11

但这是一种宿命吗?技术的进步让我们可以设想真正的人造子宫,以实现未来人类的体外孕育。 P12

在我看来,这解释了热衷于赛博格的美国女权主义者们的作品,比如堂娜·哈拉维[20]在其作品《赛博格宣言》(2007年)中,表达了人类的解放必将经历以性别差异为基础的二元范畴的解构。 P13

基因的衰落科学杂志《细胞》刊登过一篇轰动一时的文章。 P14

这种治疗方法会影响被孕育的孩子,如果这个孩子是女孩,这还将影响到她的后代,因为精子的线粒体在受精过程中被破坏了。 P15

但是,这是否会让我们失去使人真正为人的具有意义和象征性的维度呢?让-米歇尔:1946年,世界卫生组织给出了“健康”的定义,从那以后,(个人和集体的)良好状态[28]成了人类的执念。 P16

2005年,伊莎贝尔·迪诺尔[31]接受了全球首次面部移植手术。 P17

在新的轴心里,会有意外的联合出现。 P18

但是,一个身体与技术设备密不可分的新人类,其前景又会如何呢?让-米歇尔:如果说赛博格是生物机体和具有自我调节能力的设备的组合,就像20世纪60年代的宇航员和他的传感器一样,那么可能我们都在逐渐成为“赛博格”。 P19

德国哲学家彼得·斯劳特戴克[38]在他的作品《人类公园规则》(2000年)和《人类的驯化》(2000年)中描述人的“人类技术学”生产时,就已经理解了这一点。 P20

斯大林时期,几百位科学家因坚持认为人类的一部分是由生物学决定的而被送去了古拉格劳动收容所。 P21

严格来说,无论用什么方法,只要能消除性感带的紧张感,性爱就能成为可能(机体组织是所有性感带的载体:生殖黏膜、肠黏膜、肛门黏膜……)。 P22

洛朗:你提到了《她》这部电影,这非常贴切。 P23

给未来人类的终极12问 科技电子书 第2张

但是这有什么好处呢?能带来什么乐趣呢?洛朗:生物技术革命正加速蚕食着死亡,正在把一种不可能变为可能。 P24

如此这般,他就能逐渐活到一千岁。 P25

家庭环境和情感环境比基因遗传更能塑造个体的发展。 P26

然而,超人类主义者声称自己提出的是一种带有人文主义色彩的优生学,其宗旨是对每一个人进行改良。 P27

“超人类主义教皇”雷·库兹韦尔负责管理这所大学。 P28

从长远来看,积极优生学的产物(必然来自生殖性克隆,终结了有性生殖带来的杂交偶然性)会使消极优生学毫无用处,因为完美的人将在生存的战斗中处于支配地位,也就是说,他具备所有的选择性优势。 P29

”略显夸张的话语背后,是你经常引用的雷·库兹韦尔的预言:到2045年,一种非生物的智能会使人类智能作古。 P30

此外,很多大型的计算机应用程序,例如谷歌、脸书、亚马逊等,都是源自对人工智能的研究,只是公众对此并不了解。 P31

目前,学校培养的年轻人将会进入劳动力市场,这一情况至少还会持续到2060年。 P32

甚至一些需要资质的工作也不例外!在放射学中,人工智能在诊断某些类型的肿瘤细胞转移方面已经超越了人类。 P33

经济实力远超许多国家的GAFA是其中主要的参与者。 P34

这个变化是基因组学、神经科学和互联网接入设备共同发展的结果。 P35

很简单,算法占据了主导地位,而决策(例如投资进入市场或是退出市场)只是基于数据库中统计数据呈现出的相关性。 P36

但是这场会彻底改变人类文明的革命是在数字巨头和中国领导人的倡导下,发端于环太平洋地区。 P37

它不会把自己局限在政府决策的层面,而是把可以进行伦理审查的人员范围扩大到受生物技术演变影响的不同参与者身上(患者、护理人员、研究人员、工业家、工程师……)。 P38

比尔·盖茨(微软创始人)和商人沃伦·巴菲特没有让自己的孩子继承财产,而是把钱都捐了出来,以实现疫苗在非洲的接种覆盖率,尽管这在当时被认为是不可能的。 P39

该如何应对呢?洛朗:人类在我们身处的这个21世纪发生的改变可能比过去几千年都多,应该对它做出怎样的预测?我们的思想还没有准备好考虑那么遥远的事情,因此可能会产生两种极端的猜测,一种是理想化的,而另一种则相反,是极度黑化的。 P40

连最杰出的遗传学家也低估了基因革命:1970年,因预言信使RNA的存在而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雅克·莫诺[87]在自己的书《偶然性和必然性》(1970年)中写道:“基因组的微观尺度可能导致它无法被操纵。 P41

可以说,他属于自己所希望归属的任何社会网络,这样他就能贡献自己的经验以丰富集体智慧。 P42

但是宇宙也可以被改良吗?这个愿景让超人类主义的支持者们激动不已,但也招致批评。 P43

毕竟,人们认为如今人类的睡眠时间远少于19世纪是一种进步,我当然能感到我生存的时间相应地延长了,但同样压力也在增长,这种压力毒害了我这样的失眠患者!我们依然会遇到不想用各种人工产品改善自己生活条件的人,但是我们还是会让他们自己去决定什么是对自己有利的。 P44

对于大多数超人类主义者来说,NBIC技术让上帝失去了权威,并且用赛博格代替它。 P45

1997年,他与改进之后的“深蓝”再战时落败。 P46

[13] 让·罗斯丹(Jean Rostand,1894—1977),法国作家、生物学家、科学历史学家,1959年当选为法兰西学术院院士。 P47

其作品有《从生物学到文化》《性与死》。 P48

[38] 彼得·斯劳特戴克(Peter Sloterdijk,1947—?),德国哲学家,著有《欧洲道家思想》《玩世理性批判》等。 P49

其作品有《解体概要》《苦涩三段论》等。 P50

[63] 霍华德·加德纳(Howard Gadner,1943—?),美国教育心理学家,创立了多元智能理论,被誉为“多元智能理论之父”。 P51

其代表作有《转译社会学基本原理》等。 P52

[89] 雷蒙·阿隆(Raymond Aron,1905—1983),法国哲学家、社会学家和政治学家。 P53

[99] 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前460—前370),古希腊医师,被尊为“医学之父”。 P54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