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底斯的诱惑2019新版马原藏区小说精品

good

不是我屙尿,一泡尿哪有这么长久的?哎哎,起来嘛。 P5

我知道你是个有种的,我看过关于你和你弟弟的那篇传奇故事,陆高是那些血性男儿的偶像——你看我在当面捧你了,本来我讨厌这样。 P6

第二次内调名额就有我,我不打算回去,我要求留下了。 P7

我又开始写东西,可是不知道写什么,我过去写的是剧本。 P8

更多的时候你逆流而上,在黄褐或者青绿的山岗缓慢地踱步。 P9

那豹子是你平生见过的最大的一个。 P10

你这么想。 P11

然而他返身到帐篷里把折断了枪柄弄弯了枪管的火枪拿给你,当时你的确惊愕了,完全没料到会是这样。 P12

“半个月以后,平措在一个崖下看到那个掰成两半的带角的头骨,看到脊骨腿骨都给弄断了,骨油也给吃干净了。 P13

它太瘦啦,准饿坏了。 P14

听我姥姥说,好的翡翠耳环比金的还贵重,我姥姥说……”随他姥姥说什么吧。 P15

”这时陆高才来得及看清她细长的眉,她的鼻子尤其漂亮,看得出她是施过淡妆的。 P16

天葬是藏族独有的丧葬方式,很神圣。 P17

小何,你把车弄好。 P18

”“想什么?”“想她不应该死。 P19

她是藏族,说不定明天早上我们赶上的是她的天葬呢,你睡了?”第二天回来的时候,经计委的追悼会刚刚散场,陆高不知为什么想要到灵堂去看看,礼堂布置成灵堂。 P20

不是爱情故事,我没有爱情故事好讲。 P21

尽管穿上唐代服装住进唐代式样的建筑,唐城的居民仍然是现代人,和你我一样;可这里不一样。 P22

他们用自来水(城镇),穿胶鞋,开汽车,喝四川白酒,随着录音机的电子乐曲跳舞,在电视前看到中国和世界的大事小情。 P23

我的给养只够四天用的。 P24

鸭群只在湖边嬉水,湖心仍然蒸腾着白色的水气。 P25

如果是石雕,它是怎么移到这里来的呢,就体积说它有几千吨,而周围没有大块的石料来源,这里又是沼泽地,它位于沼泽地里面几百米。 P26

那是只朝上伸着的马的短腿,圆的蹄壳,棕红色的短毛。 P27

你其实早就习惯了,只是这一次不同,你觉到了这一次和往常不一样。 P28

移动的时候也就是它麻痹的时候,是它以为平安无事对自己神经稍加放松的时候。 P29

父亲死的时候你只有十一岁,那一年你算正式继承了父亲的衣钵,你有了自己的火枪(它曾经在父亲手里震慑了百里山区的猛兽)。 P30

他们请你来帮助,他们没有必要编一些耸人听闻的话来开你的玩笑。 P31

它就那么一蹿就离开了。 P32

陆高穿好衣服又推醒姚亮,姚亮先是迷迷糊糊嘟囔着“谁呀……干什么……”,随即一下坐起来。 P33

好像再往前一段就差不多啦。 P34

他们事先没有联系,他们和我们都还不知道天葬是不许外人围观的。 P35

雨没有停下来的趋势,时大时小,雨刷在车前窗玻璃上不停地来去。 P36

”陆高想的是睡前姚亮那句话。 P37

人死了可以平放在车厢板上,有什么必要让他(她)坐着?还有死人能坐得那么老实吗?人死就打挺了,根本坐不住,况且车又那么颠来颠去的。 P38

九经过姚亮推荐,陆高成了这支小队伍的队长,姚亮甘当副手。 P39

看上去他们毫无沮丧。 P40

小何踩住刹车,陆高下车了。 P41

由于能见度好了一点,火堆那边也可以看得清楚些了。 P42

这时候他们如果聪明,最好自己乖乖离去,人们都知道被激怒的人是不可能通融的,聪明人对此不该抱幻想。 P43

“就这么回去?!”陆高也站下,回头看天葬师站在上面。 P44

他俩跑过他们后回头,看追赶的天葬师不理睬港客们只向他俩追过来。 P45

当然陆高也知道追悼会今天开,回去问一下就知道她是否今天早上天葬,可是现在陆高不知道。 P46

他们要在这里工作几年,来日方长,我们已经知道他们的第二次探险是去寻访野人。 P47

加不上油啦。 P48

主人挥手喊着一路顺风回去了。 P49

放了他吧。 P50

”十一这里原来就有一个关于顿珠顿月兄弟的故事,人们把这个故事排成藏戏。 P51

“我要去当兵了。 P52

可是我一定得走。 P53

我在西山顶上可以看到西边那片林子;太远了,看不清楚,只看到黑森森的一大片。 P54

你记得么,那次歌舞团来演出,我跟着他们跑了三百多里路,连续看了七场演出。 P55

”“我知道。 P56

顿月伸手摸火柴要点酥油灯,尼姆把他抱住了。 P57

连阿妈也记不得阿爸的样子了,阿妈只记得他左面颊上有条寸把长的刀疤。 P58

那个黑点划过云片,径直朝下落,越来越大。 P59

这种说法倒似乎有一点现代科学——遗传工程学——的味道,只是仍然是一种超验主义哲学的思想方法。 P60

顿月没给她写信,尼姆盼着的信没来;尼姆以为他准会来信。 P61

只是她从来都是一个人回去,儿子不认得外祖父。 P62

它是这个家庭里的第三个成员,现在是它的痛苦使她清醒了。 P63

每次邮递员把汇款单交给他时,都告诉他简短附言栏上写着的话,诸如:阿妈买点好吃的,别舍不得花钱——我在这挺好的,部队番号保密,不要回信了——我现在是班长了……我现在是排长了……我现在是连长了……我还在开车……部队任务紧,请阿妈原谅我不能回家探望云云。 P64

开始带着一班人,后来是一个排,现在是一个整连,幸运的顿月啊!顿月应该看了几百场演出了吧?有内地的,也有拉萨的,他一定不会错过任何机会的。 P65

我尤其不知道该用什么伦理道德标准去衡量这个结果。 P66

A.关于结构。 P67

诗人也罢,情种也罢,姚亮倒全不以为然。 P68

是的还有南面那些褐石糅进透明质的白色和蓝色之间。 P69

我这样郑重剖白只是想向高地表示一个曾经是孩子的成年人的崇敬。 P70

那个牧羊小姑娘十二分骄傲地说它就是这块高地的标志。 P72

到处。 P74

何况是古老的民歌。 P81

比如你为什么来到这块高地,你怎么搭上了这辆有巨大帆布篷的解放牌卡车。 P82

你可能要说出身读书人的不止你一个。 P83

因此说你此行是自找的大难,该不算冤枉你吧。 P84

大札铁青着脸踏油门。 P85

但是我们不能站在冰水里,我迅速蹚水到了岸上,小白紧跟在我身后。 P86

这里是偏远的藏区,怕没有人懂汉语,而我和小白都不会说藏话。 P87

堆成堆的兽粪,简易羊栏。 P88

待他直起腰走向岸边时,我从他的脸上清楚了大札的话是确实的。 P89

商人提了水桶去找水,米玛想了一下也追去了。 P90

流沙会在不远的将来抹掉这条红色的粗实线,不留一点痕迹。 P91

它们真是迷人。 P92

姚亮估计,往返要在二十里上下。 P93

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就是知道。 P94

过去你把它想得太具体了,现在拉萨重又变得抽象,可望而不可即。 P95

路。 P96

北京时间上午九点一刻我们正式出发。 P97

白珍只有二十三岁,真是不可思议。 P98

狼没有那么好的耐性。 P99

我拉小白一把,我俩会意地相扶起身,蹑手蹑脚向汽车接近。 P100

小白听他脚步远了,消失了,才对姚亮抱怨起来。 P101

”再睡下以后,小白又悄悄捅了姚亮一下:“你说,他能不能再回来?”“不会吧。 P102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脱了裤子,蹚水到车上帮商人倒一下货物。 P103

老姚做饭,老陆跟大家商量,拿主意。 P104

白珍不是说,上次的车整整陷了三个月吗?再有,我们即使有幸遇救了,又到哪去弄这几十公升汽油呢?过往车都跑长途,谁也没有多余的。 P105

古格还是不同凡响的。 P106

你们几个白天里百无聊赖,闷在房间里不知干什么好。 P107

午饭时候有人敲门,欧阳县长来了。 P108

是个儿子,小时候打架伤了一只眼睛,瞎了。 P109

小车是难得跑出阿里的,这样县长小车没油,县长就只好骑马下乡了。 P110

小白和米玛都建议派人出去找车救援。 P111

这里一待就是几天,也许时间很长,各种想不到的困难都会来的。 P112

”商人说出去了就可以买到吃的,只要带上够一天吃的就行啦。 P113

剩下我们三个了,我们的生活该是另一种节奏了。 P114

它们都是珍贵动物,奇怪的是这里竟有这么多。 P115

我们没有叫醒他。 P116

待我睁开眼时,从我两条光腿之间看到了白珍和卓嘎。 P117

她们好奇地看他洗净蘑菇,又撕成条条,然后把剩下的半罐扣肉放到汤锅里煮。 P118

当小白用两手对着嘴比画时,小卓嘎竟一个劲儿摇手拒绝。 P119

陆高说拉萨的藏族同胞吃鱼也是不久的事,下面还不能接受这种现代“文明”,别勉强吧。 P120

小白找出另一本书来看。 P121

专家们说在国内也是一流的。 P122

你早忘了什么鬼托林寺了。 P123

那间小房子里壁画已经严重褪色,这与全寺其他壁画很不协调。 P124

你闭了眼。 P125

陆高不知在干什么,一直没露面。 P126

助手是个藏族小伙子,年轻,身体也壮一些。 P127

其实我们完全是多此一举。 P128

因为是踏雪出去,两个人的鞋很快就都湿了。 P129

”“可你怎么知道它是黑颈鹤呢?”“书上写的。 P130

”“你用什么枪呵?我说过去。 P131

”“有狐狸吗?”“有。 P132

“讲讲吧,陆老师。 P133

我们那里是碱滩,烧柴是过日子最要紧的,碱滩无柴烧。 P134

也是同学,一同来的。 P135

我从小就带着它。 P136

你只要求留在寺里住一宿,欧阳为你做了安排。 P137

这幅连续画当比达尔文早几百年。 P138

你利用闪光灯拍出了全景和细部的所有图像。 P139

远远地,我看到她们来了。 P140

她跑过来观看,对已画出明暗关系的眼睛部分端详良久。 P141

我是个可怜的道学家,责任观念使我承担了全部义务。 P142

我以为她对我的画不甚满意,这使我自尊心大受伤害。 P143

野驴群起码有一百几十只,奔跑起来很是壮观。 P144

周围还有。 P145

这么珍贵的毛皮资源不有效地开发利用,真是遗憾!”小白无限感慨地接着说下去。 P146

早发现,只不过在跟狼开玩笑。 P147

这就是刚开始为白珍画像时,姚亮听到的两声枪响。 P148

小白索性扭着脸不去看獐子,用力地踢开前面的每一块小石子。 P149

“你怎么,小白,我不是那个意思。 P150

离他远一点儿的是一头公牛,身躯极其巨大,神态沉稳安详。 P151

之后预料的一切就发生了。 P152

他两手分别攥紧风衣的领子和下摆。 P153

要是让你放下日记本,问你是哪一天到玛旁雍错的,你说得清吗?你会说这一天大札不记日记也记得清楚,大札盼着这一天不是短时间啦。 P154

你一定是因为普兰没有充分休息,过去十天里的极度疲劳没有得到补偿,躺下不久就睡得死过去一样。 P155

”“是啊,大家都累得够呛。 P156

大家都好好休息一下。 P157

你说:“它比岗仁波齐高多啦。 P158

”米玛有点不知所措。 P159

你仍然觉得缺乏理想的构图,不过待在这里又不能不做点事。 P160

这样正好。 P161

当时我在大约一千米外的砾石上侧卧。 P162

她跑得很热,红润的圆脸上满是汗珠。 P163

我的负疚将跟我一辈子。 P164

”绕尾巴兔子比兔子小得多,只是尾巴很特别,有七八寸长。 P165

我以为他准给踩成肉酱了。 P166

她们把麝香弄成粉末夹在小白剐开的腿伤处,小白痛得大叫,公主的手给他无意中攥得紧紧的。 P167

他说涨潮时海水会倒灌上来。 P168

我自己费力地从睡袋里坐起,在洗碗的白珍看了忙跑过来,扶持我站起,走到阳光下面。 P169

现在不想女儿。 P170

这片海子不很大。 P171

打水。 P172

他还吃了两条煎鱼,鱼不咸。 P173

这时他问了一句:“是狼叫吧?”“是狼,是独耳朵。 P174

他点燃汽灯,找出本子记日记。 P175

陆高想了想才开口说话。 P176

奇怪的没有一丝风,所以狼嚎声尽管还远,可格外清晰凄厉。 P177

“你和白珍的事,我都知道了。 P178

他的运气不错。 P179

不过他又说出了奇迹,你完全没问题,只等着拆线就行啦。 P180

你觉得吃惊。 P181

我们看到山崖上有几个土洞,就往上面爬。 P182

陆高总是陆高。 P183

我竟不觉得累。 P184

图版上当然没有起伏,想不出她心里是否也同图版一样的平。 P185

不,不是因为狼嚎;这些天狼嚎不绝于耳已经使我麻木。 P186

距离太远,猎枪有效射程还不及这段距离的三分之一。 P187

以至他们三人外出找车时,遇到第一个岔路口,商人就被大札支开了。 P188

一两顶帐篷,三五个人,这是这里最普遍的居留形式。 P189

这一天他没有遇人;这条路已经离开河道,所以也没有水。 P190

不过商人没有枪,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它们从附近穿过。 P191

这与胆量或勇气一类的字眼似乎关系不大。 P192

商人竟无论如何想不起往哪个方向去。 P193

靠后靠右。 P194

你看到了豹子。 P195

那么他是谁?那个金钱豹又是谁?呵巴尔扎克!呵伟大的沙漠里的爱情!不会是别的。 P196

你后来才知道的。 P197

到现在为止,姚某人成了他的木偶了。 P198

断开,再接。 P199

姚亮占了一章,不然也许我用那一章来把这个故事进一步处理一下。 P200

谦虚一点,可以说是笔力不够;如果不谦虚地玩一点小狡猾,说着意如此也无不可。 P201

他问陆高:“怎么啦?”陆高转过头看了其加一眼,表情麻木地摇了摇头。 P202

其加动手解开姚亮的裤带,撩起内衣,把内裤向下掖了掖。 P203

过了一阵,他说:“要开刀割掉。 P204

“其加,你就干吧。 P205

”“那干什么用?”“麻醉的。 P206

他刚刚用这把刀子杀过羊,刀背滞留着血腥,在贼亮的汽灯映照下反射出冷光。 P207

开始了。 P208

他死不了。 P209

同时,另外四个人都一直在看他。 P210

下午到晚上这段时间都用来拉车。 P211

这时陆高已经拉胡师傅转到前面驾驶室去了。 P212

在动用了全部现代交通工具之后,我回到这个远离拉萨的小镇。 P214

要开运动会的时候忙上那么几天,我们订了很多杂志,好几本电影画册,自然也有体育刊物。 P215

哗哗的翻报纸的声音顿时湮没了一切。 P216

”“你看过克鲁伊夫踢球?知道他是哪国人,你还不也是从报上看来的?”“我看过。 P217

”“知道了。 P218

”“给我一张。 P219

我们工作不紧,时间有的是,多用些时间搞伙食是划得来的。 P220

鱼不算好吃,搞的次数也有限。 P221

这里缺氧,烧的都是汽油,汽油理所当然地由小何供给。 P222

尼玛是有些风流,我以为总不会打那个脏兮兮的干瘪女孩子的主意。 P223

大概喝了十几袋奶粉,吃了几十听罐头——水果有橘子(橘子最好)、菠萝、苹果和桃子;蔬菜有菜头、榨菜、青豆、辣椒和竹笋;还有午餐肉、红烧猪肉、红烧羊肉、红烧排骨、红烧鱼、红烧鸡、红烧鸭,不一而足,在这交几个部队上的朋友是要紧事,部队有菜和各种军需品罐头,可以保证你的给养来源。 P224

天很凉,有薄雾。 P225

珠峰实际高度也不过两千几百米。 P226

她长得美极了,身材也美,格桑真心赞美她。 P227

主任没脱衣服,先钻进睡袋躺下了。 P228

走吧,尼玛开始进入亢奋状态。 P229

没关系,我教你。 P230

我不会,真的,真的不会。 P231

吉普车用低挡大油门,听声音非常吃力。 P232

也有雪猪在远处洞穴里探着头,小眼睛死命盯住我,随时准备迅速进洞子。 P233

它,甚至连同周围那些稍矮一点的。 P234

正如基督教和佛教一样。 P235

伊斯纳尔是个结实的高个子男人,说不出道理看第一眼我就觉得喜欢这个人。 P236

这不是闲话。 P237

一年,一个人两上珠峰。 P238

联络员说伊斯纳尔是个拳击好手。 P239

昨天中午,她买了只活鸡回来,我问她为什么不买白条冻鸡,她说活鸡新鲜。 P241

”才霞是她的同事,曾经是她的同学。 P242

是卓嘎的电话。 P243

你也洗洗手,帮我一把。 P244

同时她为了调换一下方向,拎起孩子的两腋一甩,来了个头脚倒置。 P245

“集中精力用力按住,一定按住!”她的针头第三次刺入他脊骨,这下行了。 P246

他有四十九只黑色的小山羊,还有一个大牧羊犬叫迪迪。 P248

青罗布跟未婚妻说心里话,陆叔叔听见了青罗布会难为情的。 P249

”陆叔叔说:“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青罗布说:“有,我想告诉你陆叔叔……”陆叔叔说:“我不要听陆叔叔。 P250

陆叔叔说:“那么你爱我吗?”青罗布说:“当然爱你啦。 P251

桑顿草原的男子汉说话是算数的,记着:三件好事。 P252

他和它们终于翻过了巴巴拉雪山。 P253

三天他就收到许多钱,买了许多酥油,还把剩下的依次重新布施给那些年轻的诵经人。 P254

小扎西开一辆日本造大五十铃。 P256

他的同伴们的车都是一起领到手的,现在撞的撞碰的碰,只有他的车完好无损,像新的一样。 P257

他没想到会碰上我。 P258

于是有了上面那个题目。 P260

当时那里的佛像堆成了山,大大小小的总有几万尊吧。 P261

阿爸是在喝足了青稞酒以后才发现儿子的想象力的。 P262

半星期后这个疖无限膨胀,并且流出叫人恶心的脓血;脓血不断流出,在嘴角结了核桃大的痂,半张脸开始变形,肿得一塌糊涂。 P264

)这种时候我的想象力特别活跃,我会想起发生过和未发生过的一切事情。 P265

我就是在这里认识了闻名遐迩的猫眼儿宝石。 P266

(还是不明白。 P267

她做私酒,她的酒不酸,生意一直不错。 P268

我们问她两个康巴汉子的相貌特征,她三次说三样,又说他们出事后就走了。 P269

相信你们会原谅我,我不能把这个故事讲完。 P270

”“到我那儿去吧,到我那儿住几天。 P271

看得出,他们对即将到来的时间抱了太多的浪漫想法。 P272

”我们彼此点头,刘雨告诉我,北京的一位朋友托他给我带来一本书,让我抽时间到他的住所去取一下。 P273

她习惯了草原,习惯了羊、牦牛和褐鹰。 P274

他竟然把羊群画到天幕上,使我有一阵分辨不出是羊还是云朵。 P275

听说以前还要多得多。 P276

她定期到大昭寺、小昭寺、色拉寺、哲蚌寺和布达拉宫朝佛。 P277

这些家养的狗就加入了街头巷尾的野狗群,那段时间街上的狗比原来更多了。 P278

熟悉她的人们都看得出她瘦了,腮塌下去了,眼窝塌下去了,颧骨和鼻梁高起来了。 P279

它们的确驯顺了些,不过她到八角街的时间更少了。 P280

十那一段时间我们常去拉萨河。 P281

先把衣服放在水流里,上端用卵石压好;这样浸泡一段时间后捞起一件,平摊在卵石滩上,用肥皂粉均匀地薄洒,之后揉搓,也可以用脚来回踩。 P282

她们留下了地址和名字,希望我们能把照片送她们一张。 P283

她很固执,别人说话她根本不理会。 P284

巧了,妹妹不在。 P285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