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柯的生死爱欲

福柯在1984年去世之前,曾销毁了大量的个人文件。在遗嘱里,他还禁止在他死后发表一切他无意中留存下来的文稿。迄今还没有出现福柯的马克斯·布洛德(Max brod)·。虽然巴黎已建立起一个专门研究他的机构,但那里的资料井不充足。就在我写作本书的时候,福柯的各种短文和答记者问正以好多种文字广为流传,而登载这些东西的出版物,有些很难弄清来自何方。

现已有人允诺用法文按年代顺序出版福柯的短文及谈话全集,这套书将最终改变人们对他的著作的看法。但即使到了那时,也还会有更多的材料需要研究。他的长期伴侣达尼埃尔·德费尔(Daniel Defert)掌握着他的笔记本和日记,还有他的个人图书室。至少有一个人拥有福柯谈“性变态”的那卷书的部分手稿,这是他写《性史》初稿时留下的。但他没有拿给我看理由是福柯曾明确地要他允诺永不示人。更有甚者在写作此书的这几年里每年我都会发现一些新的资料,其中有些是非法出版、来路不正的。显然已出现了一个偷卖公共演讲录音带和自由转抄本的黑市那里生意十分兴隆,许多出售品已为收藏家们所珍藏。我不知道当代还有哪一位哲学家的著作能导致如此活跃

陆陆续续读完,非常生动的一部思想传记。那种关联于传主学术生涯和他反叛的戏剧化生活和宏阔的内心剧场之间深度的牵扯,令人震撼,多少有些小说的风味。第八章尤为激动人心,让我满足了对福柯爱欲生活的猎奇式的深度迷恋,而他的色彩各异的朋友们,又是那样个性鲜明、丰满而立体,形成一个迷人的互文式交际网络。不同于学院里的高头讲章,以一种“别于存在”的另类“求知意志”而践行一种“危险”而“彻底”的“生活政治”,不仅于传主的写作风格而言,于这本传记多少散漫的散文化文体的特质而言,在“方法”上是不是更接近于福柯呢?当然,文末若附有一个简明的福柯年谱作为提示传主各种夹缠的生活事件之意义的基本线索,对于读者而言,或许是一份很好的指南吧。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