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一个实习心理医生的精神探险

good

舒勒于网络上广为流传的作品还有《告诉你邻居的禅故事》,以及创新的指南书籍《教你临床心理学》。 P7

我不得不祈祷它千万不要熄火,祈祷近来它表达出来的对老迈抗议的种种迹象千万不要在今日应验。 P10

抛开所有的功课,在这里你有着变得特立独行或者微微不可靠的自由。 P11

我们越是健康,也越是容易意识到这些对立的感觉,并且去接受再描述我们的矛盾。 P12

我看了看周围,但什么都没有看到。 P13

新星停下的地方离山的边缘仅余数尺而已,我刚刚离我险恶的命运也仅这数尺罢了。 P14

直白来讲,他就是个另类。 P15

”“嗯嗯,我要说命运眷顾着你。 P16

”他的身体“刷”地坐成了军队里的标准正姿。 P17

”“谢谢。 P18

直到现在我对此还无法释怀,不能再在这里发呆,必须走了。 P19

然而,这不祥的入口却激起了几乎可触的感觉,让人不由觉得前面潜伏着什么危机:精神错乱的噩梦,当今疯人院的疯狂,灵魂扭曲的恐怖。 P20

单元里的一半是十间依次靠墙排列的病房,每间都包含两张床,一个小淋浴间,还有一扇俯视着乡间风景的着色玻璃窗。 P21

我想大部分的病人并不需要单元里这些聪明的架构,不过一旦有人陷入了不安的消极情绪时这个单元的圆形设计会帮上忙,因为你可以沿着墙一圈一圈地走。 P22

简单来讲,那些难驾驭的长期病人们,他们对整个系统了如指掌,这些医院却能够让他们迅速地服从,对他们来讲,“我们要把你送到艾琳克莱斯勒”就像是说“我们要把你扔到加尔各答的黑洞[1]里”一样。 P23

“对不起打扰到你了,我只是想谢谢你对伊丽莎白的帮助,她来这里后好多了。 P24

我想我大概是最后一个到的了,轻手轻脚关上门,倒身坐向最近的椅子,这时候,护士长正好开始昨晚事项的报告。 P25

“主任”更是每天都要喝个几品脱,他把杯子做成套筒并且在上面压上他最喜欢的词“咖啡因精神病”。 P26

无论是从心理上的还是从生理上的,我们几乎不去考虑除了这具肉体凡胎之外我们自身是如何和周围这个物质世界紧密相连的。 P27

对其他人而言,可能是一串钥匙、一个钱包、一副眼镜,无论是哪个都是相同的,对于失去之物的焦虑都显现着同样的困境:心里有一个空洞渴望着被填满。 P28

“瑞秋·芬斯基,30岁,女性,白种人,未婚,无业。 P29

事实上精神病医生缺少很多心理医生的专业知识,心理医生拥有其独有的技能,他们在读研时便更强调统计分析和实验研究。 P30

不知为何许多医学分析师都忘记了最重要的观点,他们偷换概念,他们总声称医生是与疾病与濒死打交道的人因而更理解痛苦与丧失。 P31

“哦!”我不由自主地发出了惊讶的音节,下意识想要举杯喝口咖啡,我需要把堵在喉咙口的青蛙,还有无措,全部冲下胃里。 P32

[2] The Diagnostic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简称为DSM,由美国精神医学会出版,是一本在美国与其他国家中最常使用来诊断精神疾病的指导手册。 P33

“谢谢提醒我,”我对她说道,“我那会儿走神了,弗里德一定把我当傻瓜了。 P35

我们赶紧沿着单元的外围跑过去,最后关头滑进了已经半关的门里,然后猛停在队伍的后面,为此芭博几乎都要撞到我的背了。 P36

“好吧你看,我不是很理解你到底在说什么,解释一下吧。 P37

但是过了会儿他却想把我拆开来,就像拆汽车部件那样,他想把我的脑障碍重新组装,这样就可以把我的精华拿走了。 P38

”“幻觉?见鬼的幻觉!真是个退步啊,或者是个进步,要么是让步?每天一次探访,医生远离你,对吧。 P39

”我看了看她举向弗里德的书名,是芬尼切尔(Otto Fenichel,1945)的《神经衰弱的精神分析治疗》。 P40

但重点是你要准时吃药并且和你的医生好好谈谈,让他知道你什么时候会感到抑郁,或者什么时候想伤害自己的事了。 P41

事实上,这些想法非常执拗。 P42

毫无疑问罗恩希望总住院医师一同加入这互相奉承中,但是所幸的是弗里德关注的永远只有工作,一如既往地无视了罗恩今天的暗暗恳求,这使得罗恩更加渴望得到关注。 P43

在《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里写了。 P44

“我建立了结构,”他固执地继续道,“我更直接地提出了更为具体的问题,我告诉了她她所有的幻想都是错误的,以此帮她意识到这是个测试。 P45

”没有人笑。 P46

”“你好,医生,他们告诉我以后是你来照顾我儿子理查德。 P47

”“我不想他被电击,他是好孩子,你知道的。 P48

”[2]“你的儿子有精神病的发病周期,”罗恩继续说道,“那意味着他会失去——”“请挂上电话,皮瑞博士,”我插话道。 P49

”“这很重要,我只有看到理查德才能帮助他。 P50

”“弗里德和摩宾夫人谈话的时候我也在,他任命我做医药支援,所以我要对病人负责。 P51

”[1] 地塞米松是人工合成的糖皮质激素中生物作用最强的激素之一,仅需要很小的量即能达到与天然皮质醇相似的作用,因其量小,分布在血中浓度很低,难以用常规放射免疫定量测定法测出,故对测定自身皮质醇分泌量无影响。 P52

没了查房,到我下一个预约前有整整25分钟的自由活动,想象着在餐厅那边闲逛一圈,倒杯咖啡暖暖手,冲走我想找罗恩复仇的想法。 P53

这简直就是部糟糕的存在主义戏码。 P54

如果这个女人真的是一个精神病患者,那她实在是比其他太多的病人幸运了。 P55

就在我转身离开时,她叫住了我:“先生,你忘了找零!”“你留着吧。 P56

一阵风从小小的窗缝里挤进来,发出口哨般的声音,打断了我入神的沉思。 P57

也许未来有一天,当我重新回顾我现在的想法时,我会不会仍为读到的句子感到窘迫呢?除非我现在就能逮住那个触不到的、潜在的未来的我。 P58

有那么一瞬间,我想象着自己赤着脚,徘徊着穿过积雪的森林。 P59

正因为这些感受会轻易地妨碍到她的工作,而这又是一条能把不幸从成功里分离出来的窄窄通路。 P60

有些人会说他们是乐于助人,这也许是真的,但是这么讲也太单纯了。 P61

今天我们有点控制不住嘴巴,对吧,霍顿博士?我再次重读了一遍刚才写的东西,那口头化的语气一点都不奇怪!我到底为什么待在这里呢?理性背后我正在与自问自答争斗:我,托马斯·霍顿,为什么选择当一个精神分析师,而且还是个心理分析师?在整个初中和高中阶段,我一直喜欢理科,或许只是我觉得自己喜欢,因为在那段大家都觉得它们很重要的日子里,我总能获得好成绩。 P62

课前课后,在办公室的时间,学校里的偶遇,我无时无刻不在用问题炮轰我的教授们。 P63

我深深被心理学那些似是而非的论点所诱惑,虽然它努力想要成为一门客观科学,可惜最后仍然卷入了主观经验的蛛网中。 P64

藏在财经版面的后面,他向我伸出手来,手掌是向上的。 P65

这里有个引用,那里有个脚注,一块又一块,他拼凑重现着谜题,梦想着有朝一日全景能呈现在他眼前。 P66

后遂以其名喻指受折磨的人;以“坦塔罗斯的苦恼”喻指能够看到目标却永远达不到目标的痛苦。 P67

“他还好吗?”“还是老样子脾气暴躁,但一切都好,他说你忘记了他的预约。 P68

”我放开了门,她的身影消失在合上的门后。 P69

“只是个玩笑。 P70

“你说的是9点15分,”他恼火地回答,“怎么了,难道你以为我傻了还是怎样?”这样下去可不太好,我知道我必须要帮助他意识到他自己的问题有多严重,尼罗可不只是埃及的一条河[1],那是最有力也最顽固的防御机制,特别对于那些有严重认知混乱的病人而言。 P71

”“嗯嗯,那你妻子说你都做了什么奇怪的事呢?我是说你的前妻,你们是,那个,大概五个月前离婚的?”他的眼睛开始快速地乱转,似乎正在努力连上他忘记的事实,他的妻子已经离开他了这件事。 P72

”终于找到漏洞了,找到了方法来穿过他的防护!不过会不会靠近得太快了呢?要确保和他的思想一致,那就要用他的词汇。 P73

我决定推他一把:“你要知道,坦诺斯蒂安先生,这正是我们要帮你的地方——那些你怪怪的期间,就像在商店的那次,我们很确定你并不是像你说的那样做的。 P74

”“我们也确实不知道这些记忆缺失的原因。 P75

”“我记得我父亲年事已高时,”他仔细想了想说,“他该死的说过这些事。 P76

或者你正在做饭时又发作了呢?说不定你会意外烧伤自己或者引起一场火灾。 P77

我强迫自己继续下去。 P78

”悲伤从我内心深处涌了出来,在那深处蠕动着的正是这种奇怪的感觉。 P79

但是他结婚了,他有一份做教师的好工作,从心理测试里我们还可以看出他曾是个比一般人都聪明的家伙。 P80

”“就这样吧。 P81

凯茜操作着她的电动轮椅穿过门廊,经过我时压到了我的脚趾头,她惊慌地抬头看向我:“哦!我压到你的脚了吧?非常抱歉,霍顿博士,你没事吧?”“没事。 P82

就在辍学后的一个晚上,同时在酒精的作用下,她戏剧般的人生达到了剧情的最高潮。 P83

“我觉得现在很好,”她回答道,“至少比我刚来时好多了。 P84

”“太好了,”我迟疑了一下回答道,“我还想问问你,你还在想伤害自己吗?”“不能算是吧。 P85

”“我之所以要问你伤害自己的事情,”我插嘴道,“是因为那很重要,你刚进来时有很严重的自杀想法。 P86

”“我不记得了,”凯茜马上接道,“不过我有事想问你。 P87

我喜欢这里的人们,要是离开了我一定会想他们的,每个人对我都那么好。 P88

”芭博急忙走过去抱着凯茜的肩膀:“没事的,放松,你没事的。 P89

我感觉很糟糕,也许我不该强行和她谈自杀的事情,但是我很担心她。 P90

”“是的,你是对的,除了一件事不对,那便是我们要鼓励她为未来做计划。 P91

”“你们那么激动地谈什么呀?”越过我肩膀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P92

”“她为什么要辞职呢?”我问道。 P93

芭博的脸色沉了下去,眼中含满了泪水,玛丽安用手臂环着她的肩膀,我不忍地看向了别处。 P94

患者就以这样一段虚构的事实来填补他所遗忘的那一片段的经过。 P95

至于去哪里或者怎么去,对于那些漫游的主人翁们都无所谓——乘着气球环游世界各地名胜,开着车子越过故乡的幽僻小径,抑或是徒步穿行遥远半球的神秘山林,在新鲜土地上的冒险永远让人神魂颠倒。 P96

它们是生存的路标,它们是无价之宝,因而人们将其永恒地烙入了意识里。 P97

每件事都是为了达到目的的手段,而我们不断地奔驰在路上从未抵达终点。 P98

”“啊,当然去!”我毫不犹豫地答道,“我马上来。 P99

他将他的病人视为活生生的人类,而非是标本,在诊疗和用药的时候总喜欢和他们聊聊。 P100

是不是整个医院里的人都已经知道了?我努力表现得随意点:“我猜是玛丽安告诉你的。 P101

时间如此短暂,待完成之事却如此繁多。 P102

我想象着一些可怜的精神分裂症患者挤在厕所里,拼命地用房间钥匙记录下他的幻想——受难的摩西[1]。 P103

毕竟,任何正式头衔在马桶和小便池可不顶用,在这里没有地位身份,我们都是最简单的生物。 P104

带着一身的战栗,我离开了。 P105

我飞快地瞥了眼他的塑料名牌。 P106

毫无疑问,这是即将感冒的征兆,我知道不出半日我的整个脑袋都会堵住,就像塞满了油污一样。 P107

我能闻到她头发的芬芳,感觉到她身体的曲线。 P108

“我要意大利面。 P109

精神状态测试可以给你些需要的数据,由你来判断这些症状已经影响病人的机能到何种程度了。 P110

不知好歹的住院医师总是会激怒她,而她本人却是由谦逊、自信和出色智力所混杂起来的不寻常组合。 P111

作出精神病诊断是非常困难的,比其他的医学领域更有歧义,对治疗过程而言也是一样,和病人相处是件很精致的事情。 P112

所以我试着和她解释并非只有病人和疯子才来这里治疗,就算是正常人也会从专业帮助中获益。 P113

总之,那天我们的会面正好结束,我送他到门口,他打开了门——外面大厅里,正对着我们,有一个新来的精神病科住院医师,他是个俄罗斯人卖相的家伙,顶着一头浓密的胡子还穿着三件套。 P114

你不该让保安把枪放在你的办公室,他们那样子在你与病人会面时闯入是不对的。 P115

”一时间一片寂静,先是谢克拍着他的胃转过头去发出一阵咯咯的笑声,肩膀不停颤抖着,连他粗黑的眉毛也皱在了一起。 P116

“嗯,”努力清空了喉咙,我说道,“我接受过的主要培训是心理分析的心理治疗,在这种疗法里隐私是极其重要的。 P117

“什么?”“简化论,你知道的,就是假设生物学能解释所有的心理现象。 P118

有朝一日我们能够发现潜在的生物化学问题,然后就能够用药物来治疗了——靠大脑的生物化学修正,或者其他生理上的干涉。 P119

那么同样的事是否也会发生在神经症上呢?出问题的不是大脑结构,所以我们不需要药物治疗或者精神外科。 P120

“好的,罗恩,我个人认为我们永远不可能用电子的小玩意儿来消灭精神疾病,不管它们是复杂还是不复杂——但是还是让我们假设有朝一日我们拥有了你说的那些设备,如果我们能够通过改变大脑来消除某些人的神经症,那我们也就可以通过它来修正性格障碍。 P121

在我的上面,罗恩螃蟹仍在咔嚓咔嚓作响,仿佛还在用钳子绞着我的脚。 P122

生理原因造成的精神错乱,不是吗?不过,我记得这个哲人也说过这和生理原因根本毫无原因——最重要的一点是尼采自己希望疯狂。 P123

一时间,我们一片寂静。 P124

”“我不相信她会伤害自己,”芭博深深看着我们的脸道,“她是个很好的人。 P125

我们为她作了详细的评估,为了增加数据量,我们在她入院时进行了一系列的心理测试,我们甚至在她出院前还对一些测试进行了二次测验。 P126

”“我不同意你的看法,罗恩。 P127

”罗恩报复道:“还有很多更为精密复杂的方法能够评估精神错乱,看看墨迹这种事情实在是简单到儿戏了。 P128

此处将那些精神病人喻为摩西,遭受着苦难却仍尽力传达自己的想法。 P129

”鲍勃加了一句。 P130

不管怎么说,临床心理学家和精神病专家比他们能意识到的还要彼此相像,他们都觉着像是二等公民。 P131

他们不再是“行为修正”,现在那应该被称为“行为医学”和“生物心理学”。 P132

从某些程度上讲,我想我无法指责那些顽固的科学家会质疑心理学,因为即使对我们这些心理学家而言理学都是一片混乱不清。 P133

在走出餐厅时,我把我的杯子和盘子都扔到了垃圾桶里,只剩下一半的意大利面人头像就这样消失在了黑暗的容器中。 P134

我极力克制着本能的恐惧,压抑着奔出这个窒息的地方去到干净、宽敞的空间的渴望。 P135

”“不过我认为单元本来就不应该上锁。 P136

”“你干嘛不换个新的呢?”菲尔再次抬头看看我:“你要知道,这正是件怪事。 P137

我跟了上去,尽力放轻脚步,以免急促的鞋跟撞击在硬硬的瓷砖地板上发出太吵的声音。 P138

“你好,谢莉尔,”我答道,“到了我们预约的时间了,对吧?”我一边回答着一边若无其事地垂下了手。 P139

他们认为治疗师唯一的目标就是分析和解释病人的行为,并且帮助他们正视自身。 P140

本能的我觉得谢莉尔对我的窘迫很享受,不,这大概只是我的胡思乱想。 P141

边缘性人格障碍。 P142

谢莉尔终于梳好了她的头发,然后打开皮夹把梳子讲究地放进去,再啪地关上了。 P143

”“你从来不理解我!你从来不想理解我,因为你从未关心过我。 P144

你是在测试我,就像你用自杀倾向测试我一样,你现在做的也一样。 P145

我在医院里到处跑,我很害怕,非常恐惧,然后我迷路了。 P146

他是个很棒的人,从任何地方来讲都是完美的父亲。 P147

”我静待着,不确认怎么继续。 P148

同时在你内心,这也是对她的惩罚,因为她不被允许离开。 P149

但是你却不这么看,我要离开这听上去就像是我抛弃了你。 P150

”“我恨那个婊子,你干吗要让我找她,你就不能找其他人给我药物处理吗?我不需要她,我需要的只有你。 P151

”“当你离开时,我一定无法处理那种心情,我知道我会崩溃的。 P152

我开口了,虽然我说的话感觉不太对:“我们会在一起,一直到7月。 P153

她又从肩上拉下了另一边的裙子,整条裙子一下子滑落到了地上,团在她的脚边。 P154

“我必须走了。 P155

我简直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我的导师亨利会说什么呢?我知道的:“这种事情发生了,那你就要明白自己从头到尾都错了。 P157

在楼下,一楼文印室隔壁。 P158

乘坐到最后,脚重新放平后这种感觉又消失了,它去哪里了呢?就像是握紧拳头,然后放松手再张开,那拳头去哪里了呢?当你乘在自动扶梯上时,你脚下的地面消失了。 P159

我咽了咽口水,我的喉咙肯定是受伤了,现在累得不行。 P160

”我说。 P161

”她啪地把手拍在了板上:“那你干嘛不直接还给他们?”我顿时窘迫起来,感觉不得不为自己辩护。 P162

不安和混乱冲过了我的大脑,扰乱了我的思维。 P163

”我当然是在说谎,但是我想全力保护她的隐私。 P164

说不定这更是那个好奇的男人试图加入我们中间的方式。 P165

如果我用这种古老的方法来弄乱这些罐子然后随意分成几组,他们就能形成各自奇偶阴阳的图像,而那些图像是有意义的。 P166

”“不,”我带着点儿不耐烦的语气道,“你来吧。 P167

我握着手心里的小硬币,触感不同寻常的温暖——可能因为它们刚从乔恩的口袋里取出来,而我的手却是冷冷的。 P168

”“要是你想的话,你可以躲在科学主义的背后,”在我论据面前乔恩依旧毫不动摇地答道,“但是我会认真对待。 P169

顺带说一句,你真是个疯子。 P170

但是我的思想却将之反弹给我,一次又一次的,用另一个想法,另一个担忧,另一件我必须要做的事情。 P171

[3] 一个哲学流派,也叫经验主义,或称实证主义、后实证主义、新实证主义、逻辑经验主义。 P172

[7] 由于他对于神经元连接上兴奋与抑制本质的研究贡献,于1963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学奖。 P173

其他的几个实习生向我微微点点头打招呼,而从他们眼角里溢出的信息似在分享着某种警报:“哦,不!我们要开始了!”我坐了下来,取出了笔和笔记本,静静等着。 P174

第一个是室周区域,它围绕着第三脑室;第二个区域是中间部分,包含了绝大多数的丘脑下体,包括室上核和室旁核、腹内侧核以及内侧背核;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区域是外侧区,内侧前脑束纤维从中穿过。 P175

噢,上帝啊,我的表还在2点10分!是时候来句漂亮的长句子了,一句复杂的句子,至少要有两三个逗号,也许甚至可以放个分号来小小调味下;无论怎么说,短句子一个接一个地接起来很无聊,虽然长句子必然无法说很多东西,至少能传达的内容微乎其微,因为无论读者和作者在读到句子最后时都肯定会忘记开头,不是吗?复杂的句子需要消耗更多的细胞,最好还是用分号彼此分开来为妙。 P176

那么,当一个神经细胞冲过时是不是也会在轴突周围产生电磁场呢?”“是的,事实上一些研究已经测出了这些磁场的确切强度。 P177

他是对的。 P178

可是又一次的,我越是对我是一个反叛者,是个保持自我的人,是个成功成为边缘人物的家伙感到欣喜——我也越同时对之极度恐惧。 P179

同样身为一堆住院医师中间的医学学生,他们很明白和我们这些心理学实习生保持一致的价值。 P180

”“噢,都是胡说八道!”我说道,“首先,我们之间交不交往关他们什么事,还有,我们的交情很好。 P181

卡梅尔停了一下看向我,然后看到了我手上的烟斗,接着再次注视着我,脸上毫无表情。 P182

我的父亲在高中就辍学了,他对机修很在行,但是对牛顿定律确实全然不解。 P183

[2] 主张把高级运动形式还原为低级运动形式的一种哲学观点。 P184

法庭结束了。 P185

”每个人都发出了呻吟声来。 P186

”“确实,你已经失无可失了。 P187

我想你知道字不清楚会怎么样。 P188

你怎么看,拉瑟斯博士?”“我想不会有人反对的吧,我没问题。 P189

最后,其中的一个耸了耸肩膀。 P190

”“等等,我和你一起走。 P191

可笑的是弗洛伊德从来没有被谁分析过,他是自我分析的。 P192

但他很有希望能进入学院里,职员们似乎挺喜欢他的,他们赞扬了他的研究还钦佩他的积极性。 P193

这也证明了科学一样可能是种崇拜,人们之所以相信是因为其他权威人士告诉他们这么去做,科学催眠了我们所有人来相信它的教义。 P194

它发生仅仅是因为它发生了而已。 P195

距离太远了看不太清楚,那东西几乎就在车子底下!是不是在挣扎?我都看到什么了?我穿过门跑向停车场,心脏在胸腔里急剧跳着——一开始只是疾走,然后越来越快。 P196

我知道他手上有更好的货,所以我提醒他——嗯,算是他欠我的债。 P197

”“不要担心乔恩,我的嘴很牢——就算他们威胁要把我四马分尸,甚至他们强迫我参加合理心理治疗,我也不说。 P198

我跌进了高人一等的感觉中,同时也陷入了妄想里。 P199

可以把自己安置在舒适的塑料阅览桌旁,面对着外边,而一旁无人使用的电脑屏上显示的是复杂的旋转图像,仿佛要将在它们中间闲谈的我们吸引过去般。 P200

”希波克拉底沉默地说着。 P201

我之前从没见过他。 P202

”“不——冥河上的船工。 P203

护士们被医疗体系压榨,但是医师们则不然,作为自以为是的君主们,他们都是准时回家的。 P204

你……要一些?”我一问出口就后悔了。 P205

”瑞秋和我一起横跨一步。 P206

“医生!护士告诉我你打算收走我的驾驶执照。 P207

”“我知道你觉得我是在和你作对,觉得我们想要从你这里夺走什么。 P208

现在,也许你该去见见我们的职业疗法专家,他能为你做个全面检查看看你能在厨房里做得如何。 P209

”瑞秋补述道。 P210

”“七喜呢?”“我要我的执照——”“等会儿,凯西。 P211

”“——疯了。 P212

“哦!我想是《大白鲨》!”瑞秋尖叫道,“我们要在好位置被抢光前快点过去。 P213

[4] 指脑毛细血管阻止某些物质(多半是有害的)由血液进入脑组织的结构。 P214

但是如果你坚持的话,那你就会开始听到隐藏在精神病交流之后的信息,那既是邀请也是挑战:“你如果真的想了解我,那就来帮助我,然后变成我的同类。 P215

鲨鱼来了。 P216

”“是保罗挑的这部片子?他应该更好好了解一下,他也在里面看吗?我看不到他嘛。 P217

“我们肯定不能敲门,”谢克说道,“他把不受打扰看得很重。 P218

对于那些需要每件事都准确、可控、整齐的人而言,这是个非常能让人欣慰的哲学。 P219

“你们两个怎么看上去像刚死掉的人啊。 P220

“我不知道,”弗里德不耐烦地说道,“我们不能让他们看这部电影。 P221

”我们统统越过单元看向会议室,但是没有人动。 P222

”“我们会不会反应过度了?”他回答道。 P223

“在意识层面,他们会感到失望和愤怒,”弗里德说着,“但是在更深处他们会对知道我们将采取一切预防措施来保护他们的安康,从而生出安全感。 P224

“我很抱歉,但是我一定得关掉它,”弗里德大声宣布,“今晚选的这部片子是个错误。 P225

”谢克冲到了电视旁把它切换到了网络频道,笑着道歉还鞠了躬。 P226

我缓缓走近门,停下来,小心地转动把手直到门闩咔哒响了一声,然后慎重地打开门瞥了眼外面。 P227

我午餐时经历过的感觉再次充斥在电梯之中,那种被深深拉扯进去的感觉渐进——无声暗通的意识包围着我们。 P228

给我提供晚餐服务的根本是个僵尸。 P229

难道她是尾随我?我把叉子叉到了土豆泥中间的汤汁中,向着一边切开,看着汁水一滴滴流过,最后在我的法式绿豆角周围慢慢形成了一个池塘。 P230

但是我改写什么呢?……我想起了一段会议,我将之流泻与笔端。 P231

但是我还没理清思路,康妮和我就被推到了另一个房间里,门在我们身后关上了。 P232

我的不安蒸发消散了,空气静止着,我们谁都没有动。 P233

遗留下来的唯有情感的痕迹,某些特别之物的记忆,发生的亲密之事,虽然它仅仅持续了一秒钟。 P234

她真的走了,我能感到。 P235

曾获诺贝尔文学奖。 P236

我一直很喜欢她的办公室,不同于其他大部分职工的那样,她没有屈服于死板的制度和无趣的环境,她被医院分配到这个小小的、四四方方的、刷得惨白惨白的办公室,然后魔术般改变了它——两张大地色系的壁毯替代了空空如也的墙壁,暖色白炽灯取代了悬在头顶的刺目荧光灯,书架上放满的不是教科书和无尽的日志,而是全家福、瓷器、干花还有叶序,再有一张从她祖父那里继承来的老旧木桌子,代替了很多办公室里出现的像是饥饿滴水兽那样的怪异金属怪物。 P237

”“坐下吧,我帮你倒杯茶。 P238

”“也许你需要那些麻烦事和一些时间来不想她的事情,她的死可能比你意识到的对你影响还要厉害。 P239

生命本就不公平,而我们无能为力。 P240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知道我一定是做错了什么才会让她走到这步的。 P241

你在和边缘性人格病人打交道一定要圆滑,再说谁知道呢,说不定谢莉尔今天的举动是个好兆头也不一定。 P242

”“你说得对,对那些病人这确实是个糟糕的状况。 P243

”我盯着茶杯,紧张得握紧了手柄。 P244

”我清清喉咙道。 P245

我不得不砍掉帮助病人的时间,然后放在写我如何帮助他们这件事情上,根本就是个悖论,对吧?但是更让我恼火的是几乎就没人会读这些记录,这些时间我都可以写本书了。 P246

但是还有其他什么问题,我讲不太清楚,恐怕都得交给你了。 P247

“我是霍顿博士,您一定是摩宾太太吧,那这就是理查德了。 P248

”“哦。 P249

”“你为什么要待在房间里呢,理查德?”没有回答。 P250

”“您最初是什么时候发现有问题的?”“大概一年前——那是他开始翘课,还退出了足球队,之后就每况愈下。 P251

”摩宾太太开始绞着双手:“理查德,回答医生。 P252

“理查德,不许和医生这么说话,他是想帮你。 P253

这是一种长期的精神分裂症,事实上没有显而易见的心理或社会压力触发它成为一个生物化学问题——根据研究,它更像是大脑神经传导素过量,虽然没人可以确认。 P254

理查德突然过度激动起来,我一定是击中了重点。 P255

“你会给我儿子使用休克疗法吗?”“不,我们在这儿极少采用这种做法,那不适用于理查德的问题。 P256

他总是表现得当,除了……”理查德再次握紧了手指。 P257

“我想我没有其他问题了,摩宾太太。 P258

不管怎么说,他们都盼着在明早的晨会上听到这个。 P259

“今天是星期二,11月,11月……”我忘记了日期!我感到很尴尬,一时间慌乱无措了,最好直接继续下去。 P260

“我的名字是霍顿博士,托马斯·霍顿,在你住院期间我会是你的主治医师。 P261

“你能说出一个美国总统的名字吗?”我再次放松了他,他全神贯注于其他一些事情——声音、记忆、幻想,上帝才知道是什么。 P262

“3-6-9,理查德,你能重复这些数字吗?”“6-9”“是3-6-9,对吗?”没有回应。 P263

“我要说三件事,我希望你尽量记住它们,过几分钟后我会问你我说了哪三件事,好吗?三件事是鲍勃·琼斯,榆树街19号,还有蓝色。 P264

我没能从精神状态测试里得到多少信息,摩宾已经走得太远了,太深陷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哪怕回答最简单的判断、记忆和推理都不行。 P265

“还有理查德,我希望你明白你在这里很安全,我们所有人都会确保你的安全。 P266

注意点儿那个家伙,我想要是没人打扰他的话他应该没事。 P267

一本尽力劝我花两百块钱投资一个关于开发营利性私人诊所的必赚项目的小册子,我直接扔掉了它,不通过。 P268

哇!我希望他没竭尽思虑了!他主要的诠释都是引用些我叫不出名字的寻常人的作品——也许也是他自己的。 P269

“你敢!”我指着它道。 P270

“汤姆。 P271

“我今天对什么事都不确定,我在处事上失控了。 P272

”“糟糕的一天——请告诉我更多吧。 P273

”它是短路了,它可怜的芯片承受不住了。 P274

”“不,你就是个愚蠢的评论机器,令人绝望。 P275

”这种交换惹恼了我,我不能忍受被没反应的电脑程序超过,我扳了扳关节,然后伸手到背包里。 P276

电脑不会思考,它们只是靠着程序处理数据。 P277

来看看这个推论:人类具有感情,电脑没有感觉。 P278

”“你说道点子上了——逻辑,这是所有电脑都担心的,不,捉着不放的。 P279

”“是的,我认同。 P280

”“好了,思琪,你不觉得答案呼之欲出了吗?一段程序,或者一幅画,或者一把勺子,它们都只是创造者的反射,不是那个人本身。 P281

如果真的人类,包括人类的专家们,相信电脑是人类,那么电脑就一定是人类了。 P282

屏幕瞬间变黑的瞬间,隔壁电脑自动打开了,一条信息跃上屏幕。 P283

”我说。 P284

[3] 英国诗人雪莱的妻子玛丽·雪莱在1818年创作的小说,被认为是世界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科幻小说。 P285

她的嘴唇快速翻动着,但是我的大脑还跟不上她的语句。 P286

但是对摩宾,我已经做了我能做的一切了,不是吗?住院单元很安静,让我更能思考。 P287

我听说你在接待他的时候发生了点意外,他很暴力吗?”我的手心开始出汗:“有暴力的可能性,但他似乎好像还能控制住自己,虽然他确是个精神病人。 P288

“嗯,好吧。 P289

要是他自杀了怎么办?我已经有个病人可能自杀了。 P290

“开盏小灯的睡前阅读?”我指着书问道。 P291

我倒了杯咖啡,取了些纸杯蛋糕。 P292

见鬼的,真是个噩梦!我把日记从包里抽出来,喝了一大口咖啡,然后开始写字:人们总说只要你在心理治疗这行待得足够久,迟早你的一个病人会自杀。 P293

自杀是对暂时性问题的永久性解决方法。 P294

很久之前,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P295

一个声音刺穿了空虚——一个单调的音调,一首只有一个音符的歌曲——塞壬[3]之歌诱惑着我向着更远处,引向我的死亡。 P296

还有头痛。 P298

而且虽然你已经觉得摩宾很奇怪了,但他甚至跟警察都说不出自己的名字和住址,或许是想不起来了。 P299

”“真的吗?我几分钟前还检查过,他在找杂志。 P300

当他的视线终到达我的脸时,我们的视线相遇了。 P301

《国家地理》中大多数的照片里,土著人要么就不注意镜头要么就过分装模作样,有时候甚至很滑稽。 P302

“忘了我自己?是的,你也许也该这么做。 P303

”他回答里有什么让我很困扰,关于这个男人的有些事情困扰着我,我感到非常不安。 P304

“是吗?”“是的,你说你会告诉我你的过去的。 P305

“我不能理解,”我最后回答道,“你能解释下吗?”“别介意。 P306

“嗯……呃?”我感到头昏眼花,失去了方向感。 P307

当他张开手指时,一些泥土掉了出来倒在了我的本子上。 P308

尽你全力回答,好吗?”“挑战自我。 P309

你是不是彻底迷失了,汤姆?我努力用自动导航通过航程,但是却偏离了航向。 P310

“好吧,那这个问题呢?”我继续道,“如果你意外地把自己的钥匙锁在了车里,你会怎么做。 P311

他该怎么做呢?”“拜托,请让我问问题。 P312

这要持续到什么时候才是头?我继续进行记忆广度测试,虽然我模糊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我接着要说些数字,等我说完了我会要求你重复。 P313

明白了吗?那么现在来看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滚石不生苔。 P314

他似乎毫无防备,我很惊讶他会给我看到他这个样子。 P315

事实上,我几乎想哭。 P316

”我只是瞪着眼睛,思绪一片空白。 P317

一直有视线看着我,不知名字为何的女人正看着我写。 P318

投射认同,有些研究者这么称呼它。 P319

也许我是那个掉了钥匙的人。 P320

我们的工作是与人接触;他们的工作是与人接触。 P321

也许,书中所有的角色都统一起来后就会形成一个人格,一本书就是一个人格,这个人格与真实生活中的是相同的。 P322

现在一定得去睡会儿了。 P323

我觉得很累,非常非常的累,但是我的脑袋仍旧不想停下。 P324

“停下!”我对自己说。 P325

你与自己内心的空虚、空白相接,与你创造力的核心相遇,那是自己的内在的空洞。 P326

我看了看钟。 P327

我看了看钟,3:30!该死的!我不能睡觉了,现在连我的下巴都痛了,一定是因为我下意识一直夹紧着嘴巴的肌肉。 P328

就是这个!说不定我可以用反论技巧来停下我喋喋不休的脑袋,就是向我的思想故意加诸更多的压力,让它们更快运转,越来越快。 P329

”一个声音低声道。 P330

无论我吃了多少面包都无法填满我内在的饥饿感,坐在冰冷的地砖上,开着的冰箱里微弱的光流泻在我身上,我哭了。 P331

”它说道。 P332

“好吧,你来告诉我,你在我的梦里干什么呢?”“找东西。 P333

“呀,看看现在是谁在用术语啊?”“没错,内化、外化——现在在这儿都一样,不是吗?归根结底,内里若空无一物,那你在外部同样也得不到任何东西。 P334

这可是控制梦境的第一步,想象一下吧,在梦里你能过上幻想中的生活。 P335

”杜伊回答道。 P336

我得了感冒,而你就是我感觉不舒服的副产品,我发烧所造成的轻微幻觉,只不过是个附带现象。 P337

”我觉得很累,可我究竟是怎么感到累的呢?我已经睡着了,然而我却感觉我能够在这条路上躺下打个盹儿,就在这里。 P338

“你一定要醒来!”他重复道,还摇了摇我。 P339

“小心点儿,它还开着。 P340

这次我真的醒了吗?我环顾了下屋子,没什么特别的,过了好几秒我才发现自己有够蠢得。 P341

才倒到我杯子一半记号的地方咖啡壶就空了,和珍贵的果汁似的。 P342

有些病人正站在他旁边疑惑地看着,瑞秋·芬斯基则试着模仿他的姿势。 P343

“拜托,帮我个忙站起来吧,这种姿势在这里可不合适。 P344

他每天都从城里开车来,要两小时的路程,除了城里他哪儿也不要住,在城里的富人区他还有一个经营良好的私人诊所。 P345

恐慌感瞬间击中了我!是我的日记!它不见了!“有什么问题吗?”弗里德不耐烦地问道。 P346

“除了可能有记忆混乱之外,我没有发现任何现实解体、人格解体或者人格识别混乱。 P347

“呃,死去的动物。 P348

”他瞥了我一样,“看来又轮到你的回合了,霍顿博士,你能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吗?”“她被一辆邮车撞了,警察认为那是件事故,但他们也不是非常确定。 P349

“现在还没有。 P350

他听到声音,而且有被穿着雨衣男人追杀的幻觉。 P351

我听说他入院时有点小意外,他很暴力吗?”见鬼的!现在形势真是急转直下。 P352

斯坦因从指甲锉上抬起了头。 P353

事实上,我觉得非常怪异,我的思维、感觉,还有身体行动并没有很好地同步。 P354

”这让我很吃惊,我原本想着的是面临酷刑逼供,至少也是失望的摇头和父亲般的建议。 P355

”摩宾把便盆嘭地放在我面前的柜台上,然后就冲了出去。 P356

“你自己也一样看着不怎么样。 P357

终于,坦诺斯蒂安先生出现了,挂着一脸一如既往的迷茫困惑表情,用一小时一米的极危险速度拖着脚步走向了圆圈。 P358

“我们每周一次聚集在一起召开团体会议,这是一个我们互相交流的机会,请畅所欲言。 P359

”弗里德的声音听上去让人宽心。 P360

”一个青少年说道。 P361

我们可不是“足够好的妈妈”,常见的精神病患移情。 P362

但是哪个病人会第一个迈出这危险的一步呢?瑞秋打破了沉寂:“蔬菜太湿——水太多了,它们都变成了一团,不是一个个分开的。 P363

”青年人故意挑战道。 P364

他们先从一些看似微不足道的事情开始会议,然后会埋怨治疗,接着就竭尽全力掀起一场小型革命要求更多自由。 P365

人群很安静,我分辨不出这是服从的安静,抑或是爆发下一场反抗前的积攒力量的短暂休场。 P366

而这次开口成了分析中重要的突破。 P367

但是杜伊不会,他冷静的表情丝毫未改。 P368

我明天就要回家了,我一直那样期待着,但是我会想大家的。 P369

”瑞秋说道。 P370

每个人都伸长耳朵想要捉住些只言片语,因为那肯定是非常有趣的对话。 P371

“我们应该搜查什么?”鲍勃在人群的中心问道。 P373

还有问题吗?”谁会向巴顿将军提问啊?弗里德瞥了眼斯坦因,后者点了点头。 P374

我继续着我的工作,接着便在书排的后面摸到了什么东西——一本杂志——它挡住了所有的空间。 P375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套西洋棋,零件都被固定在了板上小小的洞里,我不太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有个王不见了。 P376

再也不相信这种东西了,只是小年轻们的游戏罢了。 P377

360度全景拆毁,这真让我恶心。 P378

你知道吗,这里有那么多不同种类的鞋子,它们每个都有自己的个性,那一定是反映了它们所属的各自的脚的个性。 P379

我盯着脚间躺着的日记封面,很疑惑我是怎么知道那就是我的,我没在上面写上名字,之前都没注意到我没写名字。 P380

今天的会议室显得极其怪异,角落处有些扭曲紧缩,吸引着靠近中间的区域——像是鱼眼镜头。 P381

但是正是那样!这就是一个表演——一场纯粹为了我的利益的秀。 P382

开始前还有什么问题吗?”“这次面谈的病人是什么人?”谢克问道。 P383

他也许会在直接分析上做得非常好,那种分析不需要你在措辞的温和礼貌上磨蹭时间,你只需要直接闯入无意识,到达问题的核心。 P384

”“你确实得过,但是后来你在学校里的表现就不那么好了,不是吗?”“一个A。 P385

“声音说了什么,理查德?”“它们说医生都是该死的混蛋!”“你要知道,我有时候也会这么说。 P386

这个想法让我着迷,那些牙齿印会留在木头上吗?敲,敲,敲,弗里德把它伸到鞋子里挠了挠脚背,然后再次开始敲击,敲,敲,敲。 P387

我很疑惑他是从哪儿弄来的,在他揪着它作为自我安抚工具前又是什么东西。 P388

他的嗓音里轰鸣着怒气与蔑视,眼睛里藏着死气沉沉的咒骂。 P389

斯坦因很随意地用指甲刀示意了一下门。 P390

你能告诉我们你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吗?”“精神病,不是吗?”“很有意思,但是你能告诉我们那是什么吗?”“疯子,不是吗?”“精神错乱与疯狂是同件事情的两种说法,能给我们更详细地解释一下吗,你确切的认为?”“根据你的说法——玫瑰不叫玫瑰,依然芳香如故。 P391

”“你是指有吗?”“或许吧。 P392

你怎么解释呢,嗯?”“我会梦到你,不是吗?”“这是关键问题不是吗,你不知道自己是谁,所以你就用障眼法来隐藏这个事实。 P393

”杜伊沉默了。 P394

我们想要帮助你,为此我们需要先知道你是谁。 P395

”他看着杜伊说道,虽然他是对斯坦因说着话,“我想今天就这样了,除非在我们结束前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P396

”他看了看我笑了,“我希望没做得太过火。 P397

它就像是个保护壳,但我们需要看看壳的下面,看看里面怎么样——你是怎么看待自己与别人的。 P398

”说着直直走向门去,“把病人送回单元。 P399

换句话说,他表现得自己拥有固定人格,但是事实上他并没有。 P400

我明白您是指他用自己的肤浅作为防御,从那种角度来说也是种再次获益。 P401

要记得斯坦因博士是负责这里的主管,一不小心就会跑到他的黑名单上去,一旦被列上去了那等着你的人生就是地狱。 P402

狂奔着穿过走廊,我算了下我会迟到大概10分钟才能到我的分析医师办公室。 P403

看看我,我现在都已经出现幻觉了。 P404

有时候人就是如此不可理喻。 P405

我们所有人,甚至包括那些患病程度最严重的患者,一定会有内在的自我康复动力,只不过有时这种动力表现为寻求他人的帮助以作为转变自我的力量。 P406

或者这两个考验都有?可能是两个考验都有。 P407

”“是啊,说得对,我想在变好前恐怕还得再变糟些,如果真的会有变好的一日来临的话。 P408

待会儿见了。 P409

当然这些故事会有重复的部分,但是我保证基本主题会各不相同。 P410

他不记得几分钟前的事情,这个人随时都在忘记。 P411

我为什么要来找精神分析师?我告诉自己,这是训练的一部分——经历病人将要经历的事情,对自己的神经更了解,这样才不会影响我的临床工作。 P412

它到底该死的去哪里了?我没耐心到卫生间弄水,直接干吞下胶囊,结果卡在了喉咙上。 P413

我听说他是治疗多重人格混乱的专家,那么这间屋子便是为这些患者内心的娱乐设计的。 P414

这马上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不是因为其大小和风格,而是因为在内心我就感觉精神分析医生的躺椅不一般,拥有着无限神奇的力量。 P415

他那是打哈欠了?他坐在我后面,我看不见他,这是个优势,他可以随意打哈欠而没人知道。 P416

”我震惊了,他给出的是建议而不是解读!他以前从未这样做过,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P417

“但是职员们都很清楚他有多危险,就算你没有告诉他们,主管和总住院医师都找他谈过。 P418

我应该告诉他我的想法,下意识地反抗已经够糟糕了,但是在有意识的情况下这样做就更无用了。 P419

”“好吧,那就说说这个梦吧,提到割草机你想到什么了?”“嗯,我想到小时候在为草坪割草,那是我的活儿,我不得不做。 P420

“这是一种想要引起他的注意并且向他证明某项事情的表现,其中隐藏了亲密的感觉。 P421

他对你来说有很多含义,很多身份。 P422

”他说。 P423

为什么他不叫醒我,然后用反抗来解释,或者是进步,随便是什么。 P424

有意识的时刻会蒸发掉,然后永远消失。 P425

“哇哦,厄运先生!你冲刺什么呀?”“嗨,乔恩,”我温和地答道,“我不得不回单元去了。 P427

”我踩了脚油门,乔恩把手放在嘴边在我身后喊道:“说不定你该放弃现在的专业,心理气象学要严密得多。 P428

毕竟,我们正在用所谓的技术毁灭这个星球不是吗?而第二次世界大战大屠杀刚刚过去也不过才几十年。 P429

字迹慢慢聚焦起来。 P430

“过来和我们一起啊!”,他隔着一段距离喊过来。 P431

”我嘀咕道。 P432

”我的失望一定很明显:“别介意。 P433

我们希望别人能理解我们,理解我们的工作,那也是为什么许多精神治疗师大多选其他治疗师做朋友。 P434

“你们明白的,”我用更冷静的口吻道,“我们心理学家有着自己的长处和弱处,就像其他所有人一样。 P435

有人知道吗?”罗恩回答了我:“那是劳埃德·威廉姆斯。 P436

然后威廉姆斯继续了这项工作,他用现代关于神经和计算机科学的理论恢复整理了弗洛伊德的思想,并且赢得了名誉。 P437

我想斯坦因是坐失了诊断的良机了。 P438

但是你知道,关于低估病理学的整个理论让我真的摸不到头脑,你朝任何地方扔一块石头都会砸到按某人的标准可以判断为不正常的人。 P439

我很惊喜地发现在所有机构,那些有生产性的工作真地被完成了,从本质上说,人性就是一种疯狂。 P440

或者他有一天出去买一把枪,然后射杀学校里的孩子,而那些隔壁邻居在11点新闻上会说什么呢?他看上去真是个好人,很安静,非常有礼貌也很友好,我们不敢相信他会这么做,真是没法解释。 P441

”我小声说道,我很高兴转移注意力,“怎么了?”“我想我应该现在给你这份材料,”她说,“这是你的新患者组合测试的结果,我刚刚作完评分。 P442

他先打破了沉默,他的声音有些怪,但很友好。 P443

“我听说你这一周很不顺利,”他一边说着,一边将他短小、超重,但却些微狂热的身体放到了转椅里。 P444

”我们两个都笑了。 P445

他每次都委婉地拒绝了,而他们却生气。 P446

让我们来看一看杜伊。 P447

不过精神分裂方面更明显。 P448

对于正常人来说,都很难将这些图案拼凑成一个完整的图画。 P449

只是有些东西漏掉了,或者是不太对——有什么刺戳着我的内心。 P450

“发生什么了?”我问道。 P451

”“杜伊的门开着,理查德的锁上了。 P452

好好记着,霍顿博士,要好好记着。 P453

他将自己紧贴在玻璃上,肥胖的脸被挤压成了诡异的形状。 P454

恐惧再次从内心涌起——不像是摩宾的那种恐怖,而是邀请般的,却通向可怖。 P455

那就是从你进来后我一直努力在做的事情,那是我的工作,只要你配合一点点我就能做好这份工作。 P456

我想你是知道这点的,那为什么你还要留下呢?”“这是谁问的?”“我!你的医生,托马斯·霍顿博士,如果你已经忘记了的话我再提醒你一次好了。 P457

我的愤怒已经消散,全身心地投入到揭秘中,那些潜于我对杜伊以及其他所有事情的怀疑之下更深的秘密。 P458

他闭上了眼睛,所有的表情从他的脸上消失了,他忽然间就陷入了紧张性分裂症的状态里。 P459

喊出你的名字。 P460

”“我也不做指导了。 P461

”当我走进他的办公室时,我觉得又紧张又尴尬,他也一样,我就是个进入了他的地盘的入侵者,一个试图冒犯他的圣域却又靠不太住的闯入者。 P462

这个秘密分割了表与里,已知与未知。 P463

”“此物尽力要告诉你的真的是它是什么这件事吗?”“我不太懂,它没试图告诉我任何事。 P464

”“您一定要帮我,我已经没法子了,被困住了,既没法前进也没法逃跑。 P465

没有回应。 P466

我又敲了敲。 P467

“是的——门上有标志写着,不是吗?”我们都转身去看,但是门上没有标志,只有一块四四方方的留白昭示着标志曾经存在过。 P468

“该死的!”我脱口而出。 P469

“霍顿博士,”他走过时说道,“今天的会诊你做得不错,继续好好工作。 P470

”“你和弗里德说过了?”“我们会在半小时内回来的。 P471

你能坐到那张椅子上,我只是想给你做几个测试。 P472

”“请回小间去吧,不会很久的。 P473

”“是啊啊啊啊啊啊。 P474

”“听着,我这儿没有任何记录,那里有什么没插插头吗?”我看向摄像屏幕,杜伊保持着向后倾斜的姿势,静静地盯着天花板。 P475

”但是他没有,一个音调接着一个音调,他一直做出同样量级的反应。 P476

“你是从北边或南边来的吗?”“不。 P477

”还是没有反应,怎么可能?根本没用,所有的设备和技术都是垃圾。 P478

“孩子,现在还真是越来越糟糕了呢。 P480

”他朝我喊道。 P481

”但是理查德没有听从,他现在只听得到内心的疯狂。 P482

我才不会让他如愿呢,我才不会。 P483

“停下吧,走吧。 P484

当我想站起来时,一阵尖锐的疼痛穿过了我的腿,我再次倒下了。 P485

缓缓的、慢慢地,时间和空间的帷幔揭开了。 P486

感觉如此舒服,如此好。 P487

”“是啊,”我答道,“我也这么相信。 P488

我们今晚就送他走,州医院有张床位空出来了。 P489

”“谢什么呢?”弗里德反问道。 P490

我按击出的声音比记忆中的还要熟悉和宜人。 P491

挺幸运的,我没受什么重伤。 P492

”“他走时有说什么吗?”“没有,”乔恩想了想道,然后从柜台上拿起了一个信封,“但是他留下了这个。 P493

”我轻踩下老新星的油门,开向了山的边缘,然后换到了空挡,向下滑去。 P494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