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溺爱 9堂家庭财商课,教会孩子财富的知识、幸福的学问!薛兆丰力荐!

good

虽然我将多数读者的家庭年收入预设在5万美元左右,但书中所有的观点与技巧,同样适用于收入较低或较高的家庭。 P9

但有几个案例,因为当事人不想引起太多关注,或担心给亲友造成困扰,所以我改动了他们的姓名与居住地。 P10

没有人知道,有多少人加入了这场有关贫富不均的讨论,或是这些讨论会引起多少关注。 P13

只要听到一个好问题,我就会发布到《纽约时报》的网站上。 P15

和我联络的这两对父母已经关注我网站上的讨论好一阵子了。 P16

每个月特别留心信用卡或借记卡消费明细的人,应该都曾感受过这些复杂的情绪。 P17

这个年龄的孩子还在微调自己的人格,总会在半公开的场合呈现自己最完美的一面。 P18

弄清自己要为大学教育花多少钱,是决定一个人一生的重要的财务决策,但父母经常把这件事的决定权交给一个17岁的孩子,而这孩子却从没买过比自行车还贵的东西。 P19

在这些让孩子困惑的人生抉择里,挑选对的大学只是第一步,在那之后,他们还要挑选正确的退休方案以及适合的保险,等等。 P20

就算会造成这种结果的职业是孩子自己选择的,这份数据还是让许多父母感到惊恐。 P21

[4] 多数“月光族”父母基于生活需要,会主动和孩子讨论日常开销,但更多的父母,除了基本生活所需,明明有能力负担孩子想要的其他东西,却选择完全避谈钱的话题。 P22

”此言一出,席间发出一片惊呼与口哨声。 P23

和“刻薄”“愚笨”“平庸”不一样,“宠坏”代表家长的行为影响到了孩子的人格发展。 P24

1998年有一篇学术文章 [6] ,针对在孩提时受到溺爱的成人进行了调查。 P25

为了培养出正直、善良的孩子,我们必须反其道而行,敞开心胸畅谈这些话题。 P26

我想强调的是,金钱是中立的,而且还能作为教育的工具,哪怕只是1美元,如果家长使用得当,也可以给孩子灌输我们希望他们秉持的价值观。 P27

除此之外,多个家庭与他们的故事构成了本书的核心。 P28

把这些问题都谈过一遍,对培养孩子的洞察力也很有帮助。 P29

——译者注[8] 发薪日贷款:一种借贷方式,将还款日设定为借贷者发薪日,债主会直接从借贷者薪资账户收取欠款。 P30

有一天,他登录了薪资调查网站salary.com,并输入父亲布伦特的职业“财务规划师”。 P33

针对孩子可能会问的每一个与钱有关的问题,我也会分享我所知道的最佳回应技巧。 P34

因为种种原因,要家长和孩子谈钱,实在很不自在。 P35

” [2] 对家长来说,采取沉默策略也是一个很方便的回应方式。 P36

不妨回想一下这些场景:当父母原本可以启发我们的金钱观念却没有的时候,当他们窃窃私语却不让我们听到的时候,我们有什么感觉?难道我们希望孩子和我们一样,明明知道钱很重要,却又绝口不提?谈到金钱方面的话题,父母下意识地想保持沉默,但事实上,他们对于家庭财务问题恰恰怀有某种带有情绪化的观点,可能包括:钱是不好的、钱是让人害怕的、钱不够用,因此,讨论金钱将无可避免地引发强烈的情绪变化与冲突。 P37

”不过,后面这个答案现在已经越来越少出现了,因为孩子可能早就知道家长钱包里的借记卡与信用卡所代表的购买能力。 P38

之后,即使出现更多让孩子好奇的重要问题,他们也可能不再来问父母了。 P39

逾越节为期八天,前两天会举行逾越节家宴。 P40

我们也应该把家当成激发好奇心的地方。 P41

这个答案本身就是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这么问呢?”这个回答非常好用,也很实际。 P42

不过,他们听到的信息通常都是错误的(或起码是无法证实的),所以对话内容也很容易改变。 P43

原来,他只是在电视机前站了几分钟,屏幕上播的是卡通片《恶搞之家》(Family Guy )。 P44

问:我们穷吗?答:这是多数孩子会问的第一个有关钱的问题。 P45

年龄大一点的孩子或许已经想到,可能必须搬家以节省开销,或是父母双方都必须去找工作,或是典当某些东西来筹钱。 P46

但他们也提醒孩子,全家人要更谨慎地花钱,因为他们不知道安妮要多久才能找到新工作。 P47

她说:“我没有向他们道歉,我要让他们了解,对的决定不一定是容易的决定。 P48

知道孩子发问的原因后,我们可以好好利用这个机会,试着跟他们解释什么是富有。 P49

毕竟,在交往较多的人中,我们会花更多时间跟与我们经济条件大致相当的人互动。 P50

’得到回答之后,他就没再问问题了。 P51

当父母亲耳听到孩子这样问时,就好像是一种责备。 P52

她说:“我也可能做出不同的人生抉择,但我的脾气很倔,如果那件事对我来说不重要,我就不会去做。 P53

这些原因,都是让家长认为费用太高的理由。 P54

“孩子的教育不是最重要的事吗?”这个问题是特别针对这位母亲提出的,因为她最近才从全职妈妈转做兼职工作。 P55

质问我们怎么花钱的同时,他们也在质问我们的优先级与价值观。 P56

一开始,我们可以从每个月金额较少的账单做起,例如上网费、手机费、电费等,并教孩子如何用简单的表格记录这些开销。 P57

这么做只是要让孩子知道买什么东西要花多少钱,以及家庭开销花在哪里。 P58

过去不太讨论的金钱问题,突然变成家庭对话的主题以及冲突与焦虑的来源,所以她开始在房间里到处找线索。 P59

美股券商TD Ameritrade的高管吉姆·达里奥几年前开车带着妻子和儿子去旧金山郊外的米尔谷一带。 P60

毕竟,这个在文件上签名的孩子,不久后就要离开家,花了一大笔钱准备去上大学。 P61

”他回忆说,“然后我把钱分成了好几份。 P62

只有少部分孩子会想成为最有钱的孩子或是让其他人同情的对象。 P63

——译者注[7] 我女儿读的《哈加达》基于芙郎辛·赫梅林·莱维特(Francine Hermeline Levite)的My Haggadah:Made It Myself (New York: Made It Myself Books, 2012).[8] Simon, Moral Questions in the Classroom, 16.[9] 罗伯特·沃森-瓦特:英国物理学家,蒸汽机发明人詹姆斯·瓦特的后代。 P64

大部分家长都会想到这两份清单,并不断向孩子传达将两者联系起来的信息:做这些事就会拿到钱,把钱存起来就可以买想要的东西。 P68

如果孩子没有做好家务,除了罚钱,还可以取消很多特权。 P69

此外,给孩子零用钱的最大好处,就是可以培养他们的耐心。 P70

[1] 从这份调查报告中可以明显看出,孩提时无法自我控制的人,比起其他自制的人,较难存钱、为退休账户做准备或拥有房产与股票。 P71

那些靠死缠烂打要求父母买东西的精明小孩,也可以开始给了。 P72

例如外出时,孩子发现了喜欢的东西,会想到把罐子里的钱取出来花掉。 P73

要让年龄小的孩子理解捐献,就要谈分享。 P74

几年后,就可以让孩子自己决定如何分配。 P75

而且,这也会是一个很有用的习惯。 P76

”凯尔说,“外公死得早,但外婆还是努力让我母亲读完了大学和研究生课程。 P77

如果把孩子的零用钱放在银行,存款的结余就会变得抽象,孩子也无法感受到把钱装满罐子的喜悦。 P78

另外,家长也可以用这些程序从自己的账户中拨款给孩子,孩子的借记卡就会收到这笔钱。 P79

然而,孩子早在5岁的时候,就已经可以用一对概念去判断:需要与想要。 P80

她有这种想法,是因为某天我们开车带她去找她的朋友,而她朋友家没有汽车。 P81

同时,大人也需要弹性地处理这样的问题,因为有些略贵的衣服确实耐穿、耐看,所谓贵有贵的道理。 P82

价格在这条线右边的任何东西,就属于“想要”。 P83

如果孩子可以把年底剩下的服饰预算存起来,或将其加入下一年的服饰预算中,家长就知道孩子学得有多快了。 P84

举例来说,如果家长决定带全家外出用餐,孩子想喝饮料而不是水,就要自己付钱。 P85

作为礼物性质的钱,规定可以宽松一点,让孩子可以将其中的大部分或全部花在想要的东西上。 P86

弗吉尼亚州的艾梅·希姆斯和她10岁的儿子,采用的是另外一种做法。 P87

从小孩到健身教练,这似乎已经成为人们一种既定的沟通形式。 P88

我们先来衡量一下“需要”与“想要”的问题,但这个问题在这里有点复杂,因为有时候是父母认为孩子需要一部汽车。 P90

如果孩子很想要汽车,考虑到日后的花费,就必须说服孩子把生日与节日礼金全都转到储蓄账户中。 P91

还可以先让孩子开家里的旧车,接连几个月都没有发生事故才可以买新车。 P92

[5] 普信集团(T. Rowe Price)同年也做了调查,发现86%的家长会付钱让孩子做家务。 P93

如果家长在家里忙东忙西也没人给钱,为什么孩子可以拿钱?家务就是家里的每个人都要做的、让家庭生活可以顺利转运的事。 P94

现在这四个孩子都和外祖母住在旧金山租来的房子里,而桑也开始做代理记账工作。 P95

他们要儿子知道,把一件事做得很好,是很有乐趣的。 P96

她妈妈送她去念私立学校,但支付完学费,家里的钱便已所剩无几。 P100

她平常出手并不小气,会让她的女儿滑雪,或是花很多时间在当地的攀岩场做运动。 P101

孩子需要学习的是一种平衡,节俭也要恰如其分。 P102

大部分小孩都会经过“要这个、要那个”的阶段,这件事真的让家长烦不胜烦,但如果没有适当的回应,又可能会让孩子大失所望。 P103

某一天,莎拉经过一家玩具店,按了一个说话娃娃身上的按钮,然后笑说:“哈哈,我免费玩了5分钟。 P104

她在向学生解释如何做消费决策时,会问自己一个问题:“哪一个东西带来的好处更大、伤害更少?” [2] 好处更大或伤害更少的原则并不是一个新的考量标准,而是一条黄金法则的延伸,这条法则在世界范围内的各种信仰和文化中很受认可,而且具有很好的弹性。 P105

我们可以问问孩子:这些企业把钱花在形象比较负面的事情上,会造成什么伤害?决定如何在社区里花钱时,也可以运用同样的逻辑。 P106

所以,教孩子使用折价券买东西,是让他们实现聪明消费的好方法。 P107

俄亥俄州的财务规划师罗莉·安柏伊,为了应付孩子们接连不断要求“可以买这个吗?”,做了一个万全的准备。 P108

艾梅·希姆斯已经和家人逛了好多年二手店,她的先生是职业军人,工作时就穿制服,所以家里不需要大衣橱。 P109

黛娜·崔斯特在每年三个孙子过生日时,都会给他们1美元。 P110

和孩子逛唱片店,可以教导孩子,音乐人是靠卖音乐为生,上非法网站免费听音乐是不好的行为。 P111

他的母亲辛西亚·耶茨(Cynthia Yates)写过几本理财书,包括《把钱变多的1 001个聪明点子》(1 001 Bright Ideas to Stretch Your Dollars )以及《创意送礼完全指南》(The Complete Guide to Creative Gift-Giving )。 P112

耶茨的第一台索尼随身听,就是用他在自家草莓园工作的薪水买的。 P113

在过去,我们只会和邻居比较家具、衣服或汽车,这是一种平行的比较,邻居家的经济条件通常跟我们差不多。 P115

因为关注的人太多,其中总会有讨厌他们的人,认为他们是在炫耀。 P116

”她回忆说,“但事实上,有自己的游泳池感觉很棒,我们每个人游泳的次数都比以前更多了。 P117

她想要老海军(Old Navy)牌的紧身牛仔裤,但这个牌子的衣服并不耐穿,而且产自她母亲在《东西的故事》里批评的工厂,是让绿色和平组织忧虑的产品。 P118

杜威家的生意已经做很久了,还经历过用马车送货的年代,现在已经在芝加哥开了两家店面。 P122

布拉姆森的母亲只好开支票、当信差,把几个装满现金与文件的咖啡色袋子给布拉姆森送到医院,这样布拉姆森才能一边照顾父亲,一边帮忙经营父亲的公司。 P123

在36岁时,他成了全职老爸。 P124

在我们成人的生活中,追求奢华已经成为新的生活标准。 P125

而这也显示出,我们的消费底线已经发生了多少变化。 P126

[7] 所以,很多家长为了保护孩子不会受到心理打击,就会采取“有求必应”的态度,即使孩子要求的东西实际上没有什么用处,也还是会满足。 P127

他们真心相信,拥有更多东西,会让他们更快乐(即使他们已经从幼儿园毕业,理应能够接受否定的回答,他们还是会不停地发牢骚,不断地央求家长)。 P128

[此书分享V信 getvip365]接下来的情形是:要从两个男孩中选择一个当朋友,其中一个小男孩性格很好,但没有玩具战士;另一个小男孩性格没那么好,但有玩具战士。 P129

毕竟,孩子只是想知道我们的立场,而家长的消费选择就是清楚表明立场的一种方式。 P130

有一个流传很广的家长探访日短片,里面的留言提到,某家人还带了发电机,以便用微波炉帮孩子做他最喜欢的爆米花。 P131

如果孩子因为他的朋友拥有自己没有的玩具或经验而感到丢脸,首先是因为他朋友的父母让孩子拥有了这些物品和活动。 P132

他有两个儿子,所以我向他请教在家里用来防止孩子养成物质主义心态的办法。 P133

他们住在伊利诺伊州盖尔斯堡以南8公里的一个叫诺克斯威尔的小镇,镇上人家的经济条件非常多元。 P134

”他说。 P135

因为他自己在和父亲做这件事的时候,记忆非常深刻,因此他相信,在他能力范围内,和每个孩子搞点什么特别的活动,是一件非常值得的事。 P136

因为小孩子都很期待这件事,甚至比每年过生日或圣诞老人的光临还要期待,而且这可能也是他们第一次亲身涉及现金的场合。 P137

另外很多人提到,在我们小时候,所有人收到的钱数是一样的,都是1美元。 P138

到目前为止,孩子已经收到了鲨鱼、土狼、狮子、绵羊、短吻鳄与响尾蛇的牙齿,这些牙齿通常被放在玻璃罐中,里面有粉红色的水和一个装饰用的小小发光物。 P139

其中的一半捐给过生日的孩子选出的慈善机构,所有出钱的家长都可以根据自己礼金的那一部分得到一笔扣税减免。 P140

不过,要让祖父母跟着一起做,可能要有点运气。 P141

他们能够成功的部分原因在于,他们说这样可以提高获得大学奖学金的概率或增加录取机会,因此家长就有了将更多钱花在一对一训练以及周末到外地比赛的动机。 P142

“我认为,家长可能觉得,自己是在前面拉着孩子往某个方向前进。 P143

像他们这种私立学校,在两种家庭中大受欢迎:绝大部分是能够轻松支付学费的家庭,他们处于财富阶层最上层;另外一小部分是每年能与他人分享数百万美元财务补助的家庭。 P144

账单上的数字很大,有的孩子会把这个账单当成资本向朋友炫耀,却忘了募款的原本目的。 P145

”施塔内克说。 P146

老师通常会注意到这一点,并尽量采取措施以避免让孩子觉得难受。 P147

[14] 他们的研究方式是,在一个受到控制的实验环境中,实际操纵孩子的消费行为。 P148

然后,在10个月之后再做一次,看看有什么改变确实保留了下来。 P149

在他们所住的中高阶层郊区住宅区中,他和太太的汽车并未引起太多注目。 P150

由于她的外套不是什么时髦的品牌,同班同学还问她家里是不是很穷。 P151

或者,在十个孩子中,当第四个孩子准备要模仿第一个孩子时,第一个孩子已经换了别的东西,而排在第五或第七位的孩子,就不必浪费钱了。 P152

而且,现在他还在女儿的队上帮忙训练。 P153

[10] Marvin E. Goldberg and Gerald J. Gorn, “Some Unintended Consequences of TV Advertising to Children,” Journal of Consumer Research, vol. 5, no. 1, June 1978, 22-29.[11] 美国文化中有一个帮助儿童克服掉牙恐惧的习俗。 P154

在安息日 [1] 时,他们会协助举行宗教仪式,用希伯来文读律法,也会简短致辞,谈一下自己从中学到了什么以及这件事对他的意义等。 P158

他们解释说,那种事听起来好像在加利福尼亚州北部地区较常见,例如洛杉矶。 P159

研究人员已经指出,如果家长会捐献,孩子也会跟着捐献。 P160

第一种说法是,告诉孩子那是一种责任。 P161

为什么是布偶?因为布偶会让孩子很高兴。 P162

但是,小朋友长大后,会直接学习这种行为,并实际模仿吗?为此,我打电话给这项研究的共同主持人基莉·哈姆林(Kiley Hamlin),她是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心理学教授,她提出几个重点。 P163

1991年秋天的某个下午,编剧特迪·格罗斯走在曼哈顿街头,他4岁大的女儿诺拉看到一个流浪汉。 P164

但如果乞丐具有攻击行为,或让孩子受到惊吓,我们又会感到愤怒与恐惧。 P165

他记得,当他的女儿注意到这个令人悲伤的问题,而他在当下却无法妥当回应时,女儿感到非常沮丧,他也因为女儿的沮丧而深受打击。 P166

“为什么他需要帮助?”因为他现在好像没地方住,也没钱买吃的。 P167

在搬到加利福尼亚州成为老师兼行政人员之前,她在费城的一个妇女救助站工作。 P168

之后的对话让希金斯了解到他们对流浪汉的问题思考得有多深入。 P169

重点在于,要提供一般人可以随时取得的东西,这样才能让需要的人以及大部分的接受者因为我们提供的帮助而感到愉快。 P170

如果家长固定每隔一段时间就清空捐献罐,比如说每6个月清空一次,就可以请孩子选个他想支持的非营利性组织。 P171

身为个人理财专栏作家,我在文章中讲到过这些公司的做法。 P172

她在博客上写道,就像基梅尔家的孩子喜爱用捐款换取狐猴玩具一样,她的女儿也很喜欢水獭布偶,那是她从世界自然基金会得到的。 P173

在教育实践中,为孩子设定一个捐献原则,而家长采用的是不同的行事原则,这并不是虚伪。 P174

这表示,我们实际上是在做家庭慈善预算,而且在有意无意中要把捐献预设成占家庭开销的一大块。 P175

她对我和我太太的捐献决定并没有质疑,所以我们不必调整这些干豆子的分配,她也觉得很有参与感。 P176

在多次的捐献实践中,他们似乎已经选定了某些慈善机构,有些是会令他们个人特别感动的,有些是为陌生人提供帮助的。 P177

那个人是谁?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觉得这么做怎么样?每当一家人好不容易坐下来吃顿饭时,很多家长通常会对孩子给的简短回答感到厌烦而又无奈,而从卡罗来纳中心社区基金会谈起,也许会提供一些帮助。 P178

凯文是个记者,琼过去是一名咨询顾问,现在是一名教育工作者,他们住在亚特兰大,有两个孩子,一个是已经十几岁的女儿汉娜,另一个是她的弟弟约瑟夫。 P179

“没有灵魂。 P180

当时,他们已经没有房贷要还,也知道有足够的退休金和用于支付孩子大学学费的积蓄,因此,只要他们两人不生病或受伤,把家庭财产的一半捐出去并不会造成太大的财务困难。 P181

最后,他们决定在加纳成立两个中心,并在当地雇用职员,中心内的建筑物包括会议大厅、小额贷款银行、食物储藏设施以及医疗中心,还包括供医护人员居住的住宅。 P182

“这是我听过的最让我觉得与有荣焉的事!”凯文·萨尔温说。 P183

从那年起,他们就经常去越南,在一次旅行中他们发现,其中一个养女在越南某地还有一个双胞胎姊妹,2008年,他们终于找到了她。 P184

“我们做的事是很个人的。 P185

原本的做法,甚至连收到礼物的孩子都觉得没意思,但教孩子对人慷慨,却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P186

还有几个家庭选择了比较传统的送礼方式。 P187

根据凯塞尔曼的观察,孩子们几乎是立刻就学会了评估申请案的诀窍,问的问题也和大人一样好。 P188

学生们为一个贫穷的四口之家列了一份每月食品及日用品购物清单,并尝试购买一个月的食品及日用品,并去最近的食品杂货店买东西(最后这些食物都被捐给了当地的食物银行)。 P189

如果我们处理得够好,孩子的学校也可能会把类似的想法变成一种活动。 P190

——译者注[16] 塔木德:犹太教口传法律集,内容涉及律法、天文、地理、医学、算术、历史故事等,为该教仅次于《圣经》的主要经典。 P192

还有些人是在饮料瓶上读到了回收空瓶换钱的说明,就开始参与这个“每件5美分”的回收废品换钱行动,孩子会央求父母开车送他们,或是他们自己推着小小的四轮车,去回收中心换钱。 P195

回收中心里的人各司其职,升降叉车发出哔哔声时,人们就会走过去,把一袋袋的瓶瓶罐罐扔在附近,一个嘴上叼着香烟的男子操作一部负责压碎玻璃的机器,客人如果站得太近,可能会被迸出来的碎片伤到。 P196

于是,爸爸又告诉尼古拉,在他以前住的国家,可以拿啤酒瓶换钱。 P197

她却给我讲了她自己拿瓶瓶罐罐换钱的故事。 P198

赚钱让孩子觉得自己像个大人,同时也向大人证明,他们可以在很小的年龄就开始做大人做的事,比家长认为的时间更早。 P199

美国自1948年开始记录青少年打工状况。 P200

因为青少年也会花很多时间看电视或是和朋友玩耍,打工可能丝毫不会减少他们读书的时间。 P201

宾夕法尼亚州大学(以下简称“宾大”)教授安杰拉·L. 达克沃思(Angela L. Duckworth)让这个字眼在最近几年变成了热门概念。 P202

[4] 他在《更远大的前程》(Greater Expectations )一书中提到,最近几十年来,家长对孩子的期望已经降低了很多。 P203

她是年龄最小的参赛者,但很显然她已经可以拿刀并在火炉上煮东西好几年了。 P204

他和妻儿曾经在日本住了好几年,写了一本有关在日本生活体验的书。 P205

对这一类家庭来说,在所有行业中,农场的工作机会最多,尤其是奶牛场。 P206

无论是保持房间整洁还是擦桌子,他们都没有钱可领,但农场的工作却有薪水可拿。 P207

这些男孩没有太多时间参加课外活动,参加的通常不是童子军活动就是摔跤,如果学校有训练课,农场工作就改到当天晚一点再做。 P208

莱恩·斯卡尔皮纳托的儿子马克十来岁的时候,莱恩就在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市外的湖边买了一栋最便宜的小屋。 P209

2014年1月,他帮忙守住了密歇根大学橄榄球队的后防,最后他们队还赢得了玫瑰杯 [9] 。 P210

卡莉开始了解每个环节所需的花费,她后来用电子表格列出了各项费用:首先,光是买她想要的马,就需要2 500到5 000美元;其次是基本的马厩与饲料费用,而这还不包括药品或看兽医的钱;最后是购买马鞍、辔头以及马蹄铁的费用。 P211

我喜欢养动物,这也是我一辈子都想做的事。 P212

虽然他们愿意为孩子支付大部分的大学学费,但也希望能让孩子找份工作,并坚持做下去。 P213

他儿子一直做着这份差事,直到找到了更好的工作。 P214

我问瓦恩里普,他有没有觉得,当大学招生部门的员工看到他的孩子在夏天决定去打工,而不是做些更能获得知识或全球声誉的事时,是不是一脸不以为然。 P215

对这些孩子来说,工作可以带来很多蜕变的机会。 P216

卢瑟瑞托说:“我们会踢一下垃圾桶,或是丢一块石头进去。 P217

卢瑟瑞托高三那一年,在这个非营利性组织辅导老师的帮助下,顺利进入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工程学教育计划。 P218

资助年限可长达5年,甚至可以延续至攻读硕士与博士学位期间。 P219

罗克承认了,观众席也传出窃笑声。 P222

这么说可能太残酷,也可能不是真的,但肯定不好笑。 P223

”这个想法很不错,但是期待大部分人这样做却很不现实。 P224

环境是造成这种现象的因素之一。 P225

这是对这一收入阶层的委婉说法,因为赚这么多钱的人,可能会觉得自己离生活优渥还差得很远,所以可以说他们是中产阶层的上层、高收入阶层或富裕阶层。 P226

毕竟这些互动都是在朋友之间进行,互动的对方都是孩子自己选择的要沟通的对象,以及接受了在线邀请的对象。 P227

[3] 感恩与更少的羡慕与沮丧也有关系。 P228

如果我们要推动全国性的感恩运动,就必须在做法上体现出弹性。 P229

安东尼奥:这件事让大家更容易弥补裂痕。 P230

但有些人会为了公立学校的办学质量,或是社会学家阿莉森·皮尤所谓的“没那么公立” [9] 的学校而挑选居住社区,这些地方的家庭的经济条件就没有那么多元。 P232

不管是练习还是比赛,每一位家庭成员都会出席,而约翰逊是球队中唯一以英语为母语的妈妈。 P233

对约翰逊来说,重要的是让她的儿子了解到这一点,以及其中的不公平之处。 P234

桑对女儿说,她不知道答案。 P235

这么多年下来,孩子去看过纽约最北边的布朗克斯区的保障性住房,也去过曼哈顿最贵街区的都市豪宅。 P236

当这位母亲发现,孩子要去的地方位于曼哈顿与布朗克斯的交界地区,她竟然打电话问受访同学的母亲,那附近是否有安全隐患。 P237

指导孩子从事义工服务,不管是到救助灾民或穷人的流动厨房工作,还是参与附近的清扫工作,都可以帮助别人。 P238

”看来看去,只有一栋房子合适,最后,吉尔克里斯特家的孩子还帮忙指出了房东说的谎话。 P239

[11] 我在那篇文章中提到一位21岁的妈妈,名叫皮帕·比德尔,她对这类旅行的经验十分丰富。 P240

这很可能也成了当地人的一种日常例行工作。 P241

但有些家长其实只是想让孩子远离平时的生活环境。 P243

不过还是有人在经营这样的夏令营,只是每周要收费1 250美元,才能享受到这些“特殊待遇”。 P244

重建后的营地样子和以前大致相同,只是多了一点点电力。 P245

通往营地的路至少是铺过的,而不是泥巴路。 P246

“我相信加布游得到!”“我相信加布游得到!”“我相信加布游得到!”“我相信加布游得到!”我不认识加布,也不认识营队里的任何人,但我发现自己已经热泪盈眶。 P247

斯蒂芬妮·乔斯有两个孩子,一个8岁,一个10岁,当她听到孩子在比较不同地方的四季度假酒店的优点时,她渐渐意识到这一点。 P249

也许当地有最大的游乐场或最受欢迎的公共游泳池。 P250

如果这样做会显得有点不公平,或是让孩子感觉不自在,付钱插队可能就不是个好主意。 P251

家长也不该因为自己拥有财富,就觉得必须对孩子或其他人感到抱歉。 P252

1992年时,露丝每天都会去那里接她照顾的小女孩。 P253

她之前曾经教过露丝的女儿和她雇主的女儿。 P254

于是她们出发去吃百吉饼。 P255

”当然,没有任何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像这样伤害其他的孩子。 P256

关于消费、储蓄、捐献以及和孩子谈钱,很多人都有很多好故事可以分享,但是当需要用金钱来指导孩子的价值观时,我们能参考的,也许是上帝、大师、一本书、一个问题或其他东西,但很少人能真正提出指导原则。 P261

“住在一个富裕的社区,一直和镇上的人家比较有或没有什么东西,压力是不是很大?”基莉说:“我根本没有想过要关注孩子的所有玩具,或是孩子和同伴相比处于什么位置。 P262

很多孩子似乎就是准备干冒险的事与破坏规则的,他们会在达到法定允许年龄之前喝酒,还故意一再喝醉。 P264

但因为很多限制都是人为的,所以有时候是很有问题的。 P265

毕竟,我们肯花钱买某个东西,就是一种生动的证明,证明这就是我们觉得有价值的东西,否则为什么要花钱买它呢?试着找出自己花钱花得最随意的项目,然后想想那些东西与活动带来的乐趣。 P266

例如,为了一份新工作而搬到另一座城市,为的可能是更高的薪水、更低的生活成本、更有满足感的工作,或是离家人更近。 P267

而很多选择,其实都是取舍后的决定。 P268

这件事情在他家附近传开了,现在大约有20个小孩子把钱存在布鲁克莱恩第一儿童银行。 P269

孩子可以自己决定如何在这两个选项中分配捐款。 P270

这并不表示,我们要一直和孩子谈钱的问题。 P271

[1] Joshua Gans, Parentonomics, 145.[2] 常春藤校盟:由美国东北部8所大学组成的校际组织。 P272

”而我有太多太多的事需要感谢。 P274

在这期间,凯文·麦克纳给了我许多帮助,也感谢亚当·布赖恩特、凯利·库蒂里耶、凯文·格兰维尔、乔斯·洛佩斯、温妮·奥凯利、克劳迪娅·佩恩、吉姆·沙克特、郎·泰特还有薇拉·蒂图尼克,谢谢他们一直以来的支持。 P275

我向瓦莱丽·拉宾斯基租用办公室时,她二话不说就同意了,后来也成为我最好的室友。 P276

我有几个四十多岁的好友对这本书很感兴趣,他们会主动告诉我他们自己的故事、询问我最近的发现,还要忍受我在吃饭或乘车时自言自语般讲一些乱七八糟的事。 P277

她的粉笔画就挂在我背后的墙上,写的字条也贴在我面前督促着我。 P278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