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定幸福(比昆德拉更深刻更纯粹的作家、卡夫卡的继承者,马内阿的故事不仅是罗马尼亚的,也是世界的)

good

1979年,马内阿获得罗马尼亚作家协会奖,后获作家联盟奖(1984年获奖,后被社会主义文化与教育委员会取消)。 P5

2011年,诺曼·马内阿获得内莉·萨克斯文学奖并受邀成为英国皇家文学会荣誉会员。 P6

2013年,作家协会向诺贝尔文学奖提名马内阿,2014年,协会再次提名。 P7

这严酷的考验重复着,周而复始,没有尽头。 P8

盖着咖色布单的沙发上有个女人坐在那里抽着烟,看起来像是在等她。 P9

“我也没办法,你的头发三天之内还不能还给你。 P10

她站了起来,不算矮,棕色头发。 P11

因为来了一个慌慌张张、手足无措的年轻人,看得出,他是受命而来,而且被命令要有礼貌。 P12

圆桌上盖着厚厚的水晶玻璃,桌面晃动了一小下,上面的器皿很轻易地发出了“哗啦”的响声。 P13

她又上了餐桌,拿起了刀和叉。 P14

”也许她说完立马就后悔了,是因为她讽刺的语气和厚颜无耻的态度,她皱起眉头,因没能控制好自己而恼怒。 P15

她会挑选着吃,现在,吃饭不再是因为饥饿,而是因为这是一种愉悦的享受。 P16

从他有限的动作中不难看出,他是个行政部门的小听差,看大门的,或是库管员,不管他是什么,总之他所等的人,级别上要比他高太多。 P17

她出了一身的冷汗,太阳穴也跳动得生疼。 P18

他没有穿衬衣,而是穿了一种有领扣的上衣,细羊毛材质,黄色的,老黄芥末色。 P19

他就这样说话,低着头,没再抬起目光。 P20

千万别认为这不过就是两个普通人之间的普通会面,这正是他想暗示的。 P21

尤其是在您挨打的时候,或者是您快到极限的时候。 P22

他们让您重复您的口供,然后再告诉您,其他人不是这么说的。 P23

不只是公交车,显然不只是因为公交车……”他的话语很有技巧,将她的注意力一步一步地吸引了过来,而她直到现在才发现,那小扁瓶还在桌上。 P24

说实话,我还有些害怕,怕我自己,怕他们。 P25

她其实还是个彻头彻尾的交际花,她喜欢上流社会那些一切正常的,或是不正常的乐趣。 P26

他那一直延展到头顶的秃脑门,变得有些发红。 P27

她望向墙上的时钟,但没看太清楚。 P28

他重新振作起来,却又有些厌烦地坐在了椅子上。 P29

他低声自言自语着,头低过了肩膀,没有再看他的观众。 P30

因为正是他的特别,他如此的不一般,说实话……当然,我有时还搞得定。 P31

他们会冲我吼,说我这样一个无能又毛病多的人,怪不得如此难堪大任。 P32

我觉得他们就在我的周围,这些粗暴蛮横的人突然闭口不言,但他们就好像骑在我身上,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P33

两只手的手指也上下变换着位置。 P34

”女犯人等着,看看他是不是打算之后都用“你”来称呼自己,还只是他不小心将“您”说成了“你”,可能他自己都没有发觉。 P35

然而其他人并不理解我,也不批准我的计划方案,这些蠢货忽略了我敏锐的洞察力。 P36

他的手掌滑倒在玻璃桌面上颤抖着,向前摸索着,寻找着台灯的开关,屋中的光亮消失了。 P37

男人渐渐地、成功地转换了她的想法,让她感受到了,这持续不断的紧张气氛的变化……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但她现在也不管了,她没有了力气,没有了,没有,没……由于困倦,她慢慢地滑进了座椅,似乎什么时候听到了“丫头”这个词,但她有些恍惚,没有听清,便放弃了。 P38

但她不想睡过去,她需要保持清醒,一定要集中注意力。 P39

他不说话了吗?这个小可怜,这个怪物,他哑巴了吗?他像她一样打着瞌睡,难道他也累了吗?他缄默不言,已经很长时间没听到他说话了。 P40

你很累了,我理解的。 P41

终于,他按下了台灯的开关。 P42

他找不到容身之处,找不到内心的平静,找不到自我的满足。 P43

正如我们所说的,即便你跟其他人在一起也还是一样。 P44

他们就喜欢这样白费力气,我也没什么办法。 P45

很快又重新恢复了他那平淡无奇的面孔与声音。 P46

他悄悄地注视着她,就像她睁大眼睛扫向墙角的那堆东西一样,墙角堆放着、排列着如此多的盒子,还有一捆一捆的包裹。 P47

我已经说过了,您尽可以选择怎么去画,我带了所有的东西。 P48

他的手指敲打着桌上的小瓶,没怎么去看他的“猎物”。 P49

老实说,这是我一个任性的想法,您也看出来了,我有各种各样任性的脾气。 P50

她向前挪动着,左手停留在空中,远离身体,没有可支撑的东西了。 P51

”在她的背后,他停止了所有动作。 P52

他们看到了我便满意地把门关上了。 P53

“谢谢,你很乖,你没有挑衅他……”她低声说道,她的声音是如此的微弱,很难听清她的话语。 P54

她看了眼门,又转回了窗边。 P55

如果我们不知道自己是谁,能做什么,那么我们将无法想象未来会是怎样的。 P56

在奥兰多大街上的白色会堂里,他们将作为邀请人来参会:一个女打字员,一个出租车司机,一个餐厅经理,一个幼儿园老师,一个小说家,一个人事主管,一个体育老师,一个海关公务员,一个储蓄所的职员。 P57

希望我没有妄加评论,也没有夸大其词,亲爱的克里斯蒂安……”克里斯蒂安·沃伊内亚正在犹豫要不要站起来。 P58

一阵阵混杂的惊奇声,多多少少令人感到有些刺耳。 P59

这种情况将会发生在第二场会议上,当他给院长同志介绍这关于主题宝贵的前提之时。 P60

尽管如此,然而却显得他新颖的思想在“煽动”着大家,所以他们最终会觉得这些观点是他所说。 P61

窗口的女孩们渐渐习惯了这位督察员同志。 P62

她们已经习惯了和这个邻居一起度过一年中的最后一季,反正他也不插手她们的事。 P63

棕色头发的小雏儿看了看壶里的那圈黑咖啡,抬起了她那精致的小脸,显得有些难为情,又有些困惑地看着卡尔门阿姨,人们在背后给这位卡尔门阿姨起的外号是“我以前有这个,有那个,但我现在都丢了”。 P64

而他的隔壁,伊娜,微笑着擦着眼镜。 P65

她精致的食指,涂着红指甲油,沿着咖啡杯画圈,这是她的一个小癖好……纤瘦的伊娜有时候会用这种方式让自己平静下来,可能,是为了消解一天的劳累,或是避免一些她早有预感将会发生的不快。 P67

当我写他的名字和森份曾号的似候,嘿,他递给我一个包裹……他笑得可高兴了!嘴都从柜台咧到了大门。 P68

自从有了那两个小崽子之后,我可是严格按照日历的。 P69

就像她现在一样,嘟噜嘟噜地说着,直到赫塔站了起来,走向水槽再去接杯水喝……“夏天的似候我就跟你缩了我有组涩的药。 P70

”卡尔门·彼得罗亚努同志,她们的上司,很明显,在所有的同事里面她最喜欢伊娜。 P71

在她回答之前,她眨了两下眼睛:“我是有点累了,昨天晚上米莎的叔叔来了,还待了很长时间。 P72

她可一点都受不了甜食!甜食会让她感到恶心,她拿到后立马就给她们分了,甚至连包装都不拆。 P73

但她没有参与这种买卖,也不参与那些不合时宜的闲话。 P74

贝贝·彼得罗亚努同志是位商务部机灵干练的公务员。 P75

可能在一开始还相对难以察觉,而后来则变得比较明显了。 P76

只有那时,我们才能知道大致的效果……而最终,可以通过我们的现在去了解未来,看过去是如何将我们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P77

弄虚作假的行为,价值的选择,性别压迫,眼界狭小,表里不一,数据失真,就像口号标语,就像激发因子……正如所讨论的一些主题,让人有着很强烈的不同想法。 P78

因此,他们将逐个分配到任务。 P79

他想加入外籍军团……开往布加勒斯特的火车将在中午离开。 P80

年轻人简短地辞别了他妈。 P81

女人远离窗户,仍然蜷缩着。 P82

在放假期间,甚至是在校期间,他在当地干过装卸工,还在制砖厂干过活。 P83

他先待了几个月,接着是一整年,再之后他继续完成了学业,又回去工作了。 P84

也正是在这期间,瓦伦丁娜·费伦恰努同志不顾她那资产阶级家庭的反对,正式加入了罗马尼亚共产主义青年团。 P85

好几个月都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在哪里。 P86

他在首都电车公司工作了一个月,然后去了《正义报》的印刷厂,再之后,他在一个画报的编辑部当校对员。 P87

他更想住在他那简朴的家中,他的家人甚至不知道关于他的消息。 P88

在这期间,他坚定而勇敢的斗争精神受到了所有人的赞赏。 P89

时间在流逝,这是沉重的一天,关键的一晚。 P90

情感是没有必要的,解释与后悔也都是没有必要的。 P91

不,还是去孩子的房间更好。 P92

这种糨糊般的混杂多半不会成为悲剧,它只会用叙事去做徒劳的消耗,以减少些不那么重要的永恒。 P93

叙事体的文章,综合了几个独立的故事,要么是有联系的,要么是汇合在一起的,各有各的样子,都将会被朗读、被讨论,基于他们所说好的,关于炼狱与地狱的观点。 P94

[3] 英语:“再见”。 P95

我叫了两个小似的救护策还似不行,缩似没油了,他们用完了今天的配额!她老人家可有哮窜,就要死在那儿了啊。 P96

她们也知道,赫塔很关心这个从小就带她的姨妈。 P97

)赫塔打消了这个建议。 P98

”一天晚上,他的情妇科拉利娅说道。 P99

维奥丽卡真的是一句话都不说,根本不去听她的哭诉,这个过去无话不谈的密友知己,现在已经变成了赫塔·穆舒罗伊同事,维奥丽卡现在不想对她表现出任何的关心。 P100

在他那灰暗、厚重,又高度数的眼镜片下面,真是无法猜测他到底在看哪里。 P101

在急诊医院工作的她,可能之后将会接收我们穆舒罗伊同志的姨妈,伯尔布列斯库同志。 P102

她们却有着强烈的意愿,没有给他留任何喘息的时间,便直接将他围住,让他根本无法逃脱,他也不得不听着她们的故事、她们的烦恼、她们关于某部电影的看法,还有孩子或政治的话题,或者是关于熬汤的,关于美国、关于时尚、关于避孕套、关于星座的,或者是关于洗衣机的话题。 P103

斯卡尔拉特同志倒也不生气,也不像平时蜷缩在自己的材料里。 P104

他不知疲倦地开展运动,以反对绥靖主义、自由主义,以及纵容有缺点的、娇生惯养的小资产阶级的发展趋势。 P105

在他手下,所有人对既定目标的偏离都是严重的,都会被抓典型惩罚。 P106

尤其是,为什么她要将自己唯一的女儿托付给她的母亲教育。 P107

1959年12月至1960年2月,科蒂格同志因为肺病的原因,在疗养院住院治疗。 P108

同样,1966年以来,瓦伦丁娜·费伦恰努通过书信,重新与马留斯·费伦恰努一家建立了联系,他们是1945年离开的祖国,定居在意大利米兰。 P109

她更有可能放弃……连续几个星期的早晨,她都通过一种完全独特的方式去获得这宁静与隔绝,她保持着现状,对一切嘈杂与喧闹都显得无动于衷:收音机里广播员的声音,磁带机中狂躁的音乐,还有不断响起的电话铃声……她没有去中断这些噪声,就好像她什么都听不见。 P111

肯定是他,电话铃突然响起,已经连续响了好几个小时,他每个早晨都打来电话。 P112

我要跟你怎么说呢,我当时又羞怯又羡慕,我把她看作散发着金光的仙女。 P113

或许,她都能想象得到那傲慢的索林,噘起他轻蔑的小嘴儿,读她信的样子:“看啊,这位‘巴黎时装女店员’,这个小婊子往哪藏呢……她可是一直都读克尔凯郭尔[1]和爱因斯坦呢!”你怎么能解释女人所理解的事情呢,对于她来说这当然是正常的,而对于她的伴侣来讲,可能要等20年才能理解。 P114

也就是说这些天,人们可不能把他们的命运托付给我。 P115

在这位古怪的闯入者的脸上,满是怀疑与不安分,他们看到了,不知是何时的自己。 P116

“将矛盾转移到人与人之间,是莫大的成功。 P117

1977年大地震之后的两个月,科蒂格·瓦西里忍受着右眼视网膜脱落的痛苦,而后他在军医院做了手术。 P118

而这恰恰激怒了这位所谓的作家,而事实上,科蒂格和那位国航的调度员都没有听说过他。 P119

我到你那个领导那里向他讲述一位大人物在阁楼里忍受着痛苦,他有着上天恩赐的才华,但他却从不去教堂,从不求任何人任何事,不求天也不求地。 P120

据说之后这个坏蛋还一直和科蒂格保持着联系,甚至还去过他家里拜访。 P121

你看,连保洁阿姨都没有!而现在,又有其他怪事儿了,每个孩子每月都得带五个酒瓶塞,还有纸,我忘了是多少公斤。 P122

那也没办法,所有人都会犯错。 P123

赫塔是圣·乔治,小雏儿加布里埃拉是圣·加百列,而伊万娜·卡尔门·彼得罗亚努则是圣·约翰!然而,维奥丽卡生日聚会上的餐食显然就比卡尔门同志的更加丰富,毕竟恰逢12月25日圣诞节。 P124

就像维奥丽卡那样,做了个像非洲人一样的卷发,穿着绿色条纹的连衣裙。 P125

这时卡门西塔开始对小雏儿旁敲侧击:“姑娘们啊,他们每年都派给我们三个月的这只不怎么样的‘大公鸡’,我感觉他这次应该不会来。 P126

所以这次她们也就没有必要再期待他的到来。 P127

无聊的故事,没那么重要,这个事情听起来太过严肃、奇怪,对于怪人或疯子来说倒是挺好的。 P128

人不是靠工作变富的,不是靠工作!”维奥丽卡飞快地嘟囔着,深吸了一口气,停下了正吃着的肉皮冻。 P129

”(然而是可以证明的!这的的确确是存在的。 P130

时间已经很晚了……卡尔门同志这次没有在午休时过生日,也没有像其他人平时那样,在下班关门后与三两个同事在后面的房间里偷偷过生日,而她这次是在下班后专门庆祝的。 P131

维奥丽卡有些惊讶,停下了手头的准备,亲自去看看是谁在打搅她们。 P132

她终于回来了,但她连门槛都没迈进,说道:“好了姑娘们,回去工作了!所有人都回去,今晚我们再继续。 P133

[2]俄式茶炊。 P134

这种例子太多了,当意外的大奖落入充满了不义之财的口袋,或是腐败分子,或是营私舞弊投机倒把的人,或者是那些已经有了很多钱的人,却还想从一条腿已经踏进坟墓的吝啬老太太身上搜刮些钱。 P135

有必要预先研究好保密的方式,能够对所指定获奖人的姓名保密,这样对于新的抽奖方式,任何人都不会察觉,哪怕一丁点儿的蛛丝马迹。 P136

药物并没有起什么作用,只能让他打上一个小时盹儿。 P137

是的,他每天都能找到新的东西,都令他喘不过气来。 P138

正如有些人所说,他发现不管去哪,都是拨弄是非、过早卑躬屈膝、有厌食综合征的人。 P139

距他妻子离开国内还不到两周的时间。 P140

看啊,世事重新造化了他。 P141

也就是说他是反对的,他放弃了,还生着气。 P142

对,这是个事儿!是谁他妈的让他在那个可恶的夜晚,有了这样的想法……因此他自信而严厉地重复着,这个不寻常的想法。 P143

所以,客人先生就像是猛踩了一脚油门,甚是激动,他的想法也有如螺旋桨一样转了起来。 P144

不必多说,事实上,如果仅让他提供些解释与论据的话,小维克托还能坚持,要是要求变得更多,他可能随时都会停止。 P145

当我从道洛班楚的别墅回来时,对他们的恶意与劲头咬牙切齿。 P146

鸡、猫、麻雀,还有马、鱼、猪,还有人,是啊,没错,人啊,可真的都是相互残杀。 P147

小怪物在她隆起的腹中翻腾。 P148

[1]瓦西里的简称。 P149

他从火车站向郊区走去,在一幢幢新建的混凝土盒子中寻找着曾经的住所。 P150

还不到早上的时候,电话铃声吓到了我。 P151

这位陌生人好像早就知道,这家郊区的储蓄所门上的铃铛不知道又让他回想起什么……女同事们没有去打搅他,好让他休息一下。 P152

还有窗口机灵的小麻雀们,它们给我分享的颇具效果的笑话。 P153

我还得承认的是我的住址确实是旧的,身份证也过期失效了,我得去换新的,要有新的住址,还需要有相应的盖章。 P154

和平的赐福与诅咒……如果它能够无限延展开来的话,便能避开嘈杂、思想与劳累的荼毒,纠结年纪的噩梦,或临近或遥远,看不见的过去,冰封在厚厚的天空中,而未来却禁锢在残酷的钟表中。 P156

”确实,仍旧是这样。 P157

她的手臂在空中有些迟疑,又放了下来,用手掌包住了咖啡的杯口。 P158

这是他留给我们的全部,可不止是些诗歌,你是知道的……”街上的暴行时时刻刻都发生着,周围到处都是葬礼布施的食品,堆积如山,随处可见。 P159

卡在了里面,我知道。 P160

他观察着窗户,从一侧看完了,又从另一侧看了看。 P161

”“您有梯子吗?我需要一个梯子。 P162

”男主人笑了,把手中的杂志放在了一边。 P163

”“啊,好的……也就是说,您在家里办公?当然,早上更好。 P164

“不用不用,没有必要。 P165

”“担忧、困境……让我苦恼了许久……我去看过医生。 P166

而现在,完全看不到他的犹豫和羞怯,离门口站得远远的,紧贴着走廊的另一面墙。 P167

’他说,‘如果你在这里说的都是真的话……我们会调查看看的。 P168

他们给他分了房子,给了他所有东西,很明显,他有靠山。 P169

他们每次都跟我说,你也出份钱什么的,可是我不想,只有我没给。 P170

我觉得那头猪应该能帮到他什么……他都差不多是国家的二把手了,人们都是这么觉得的。 P171

”“那么他要了多少钱?还是100列伊吗?”“不,这次他没收钱。 P172

工人委婉地推辞了,过了一会儿,主人又来了,站在门边,想要说些什么。 P173

您要知道,不然整个世界都将陷入地狱。 P174

”“这也就意味着,我们还会见面……”房主露出了笑容,他终于又笑了起来。 P175

女人们因拿着沉重的提兜和提包而弯了腰,小孩子们冻得瑟瑟发抖,男人们来回跺着脚,提高了咒骂的声音。 P176

工人纳努·瓦伦丁于1982年6月8日在布加勒斯特最高法院出庭。 P177

这两位对话的人全然不顾身旁的人们,忘我地聊着。 P178

在1982年12月18日,罗马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的总检察长,通过第567132号信函宣布,工人纳努·瓦伦丁接受并执行了最高法院的终审判决。 P179

神秘的、暂时无法理解的,因为无法辨别出所有细节详情。 P180

”“什么霉运?是他修好了窗帘!这可正经是个好运。 P181

但是在我的脑中,总有那么一丝温度,化脓了一般,那些细小、顺从的东西,痛苦、反叛的东西,这些都与他联结在了一起,仅仅在刹那间出现……”“还好你没有再次责备我,我适应不了这样的社会关系。 P182

眉头紧皱,烟灰色的脸庞。 P183

全神贯注的观看令其耗尽了力气……失去了意识,瘫倒在毛毡般的浓雾中。 P184

对,对,全身裸着,我明白了。 P185

对于他的想法,他立刻就给出回应,虽然显得有些害怕,但他就在他的身旁,在这里,在某处……在哪里,在某处……在这满是雪花的屏幕前,正上演着噩梦。 P186

冷汗缓缓地流了下来,形成了一道细细的丝线,他无可奈何,又十分迷惑。 P187

“你怎么能……不用,没必要……不用脱……放下包……瓶子……那个红酒瓶子,没错,是一半,只有一半,这就很令人困惑了。 P188

市政府的人可要过来强拆!我听说他们要这么做,之后还要收罚款,数额之大都快赶上工资了。 P189

然后,在离门两步之外,他贴着楼道的墙,孤零零地站着。 P190

接着提起那墩实的手提包,进了门,他的鞋已经脱掉并拎在手中了。 P191

可能很快就会有人欺负她!身边都是陌生人,这样的工作,以我的经历……她一个孩子,她是不会知道等着她的会是什么,而且她的身体也不太好。 P192

“多好的钢材,多厚实的玻璃!你可得留好这‘杰作’,当今可造不出这么结实牢固的东西了。 P193

您想啊,您已经到了那个阶段,再这样就行不通了,这一步一步的,得想些别的办法了。 P194

“也就是说,你找到什么解决的办法了吗?你之前很上心的,特别的上心。 P195

那屏幕始终像毛毡一样,闪烁着荧光。 P196

光着身子,没有制服,放过我们……”感染人的呼吁,通过上百个喇叭广播了出去,他那羞怯而单调的声音,通过上百个喇叭广播了出去。 P197

”他生气地搓揉着双手。 P198

白天则相反,更多的是遗忘与平静,他的名字更是少有提及,非常的少,几乎不再会听到这样的问题:“哎,你的那位工人怎么样了?他终于把我们给忘了?”这位丈夫并不作回答,他不想说关于他们夜间的秘密会面,妻子会对这样的事情太过敏感。 P199

他们相互对望了许久,还在相互看着,他们谨慎地看着对方,都在等着对方先醒悟过来。 P200

但直到星期三丈夫才收到通知……“我承诺了给这禽兽钱,当然了,我知道应该这么做。 P201

在这位朋友不大的光秃秃的墓前摆放着花束。 P202

公共设施的组织运转也很高效,仅针对夜间开放的时间安排,也很合理,这样人们就可以不再浪费工作时间,也能够做到不忽视工作与家庭。 P203

他们比我们有更多的时间,他们拥有宁静,他们终将会回报我们的努力,一定会的。 P204

“在私人的住所?与情报人员的特别谈话?什么意思?更为轻松,没那么紧张的谈话?”另一位实在的女人或许会这样问,是这位实在人的妻子。 P205

暂时这个词意味着星期日的雨夜。 P206

所有人都在窝里待着,尽可能地避免出来。 P207

费利恰穿了件新的马海呢黑色毛衫,带有很漂亮的条纹,意大利式的。 P208

别说鸡了,就连麻雀也能接受,在今天,为了能不白天黑夜地排队。 P209

巴济尔,记者。 P210

“这正是他们想要的……”这只马蜂继续说道。 P211

我平时和她见面很少,然而我们一旦见面,她的第一件事就是跟我说他,一遍又一遍地说……他在中学的时候是多么的出色,是当地市里的明星,或多或少,诸如此类的。 P212

年轻时候的疯狂事,我都干过了,也就是说,差不多所有……”“哎,别再吵了。 P213

看啊,还有哨岗,前面站着的几个守卫在大雨的寒冷中瑟瑟发抖。 P214

”确实,只有两步,三步,四步,五步,他们就到了门前。 P215

这位男孩深深地弯下腰亲吻了她的手,然后,他的小手掌长时间地拉着她那修长的手指,像是在仔细研究她那修剪过的指甲,终于,他接受了一个简短而正式的拥抱。 P216

古巴的利口酒,特别的棒,来吧,或者,来杯马天尼。 P217

又软又热的油炸馃子,有奶酪的、肉的、菠菜的、胡椒的、页蒿的、瓜子的、茴香的、辣椒粉的,嗯,又软又热,入口即化,爱抚着你的口腔,点燃你的口腔,让你沾染上这种快乐,没有人能够拒绝。 P218

还有独裁,还有贫穷,猜忌与怀疑,恐惧,普遍的隐瞒包庇,还有小孩子们的厚颜无耻,对,对,还在上学的小孩子们的厚颜无耻。 P219

迷茫、困倦,却还在坚持地赞美着,很是疲倦,对吧,却还在虚伪地赞美着主人,尽管所有人都知道,为了准备这节日的菜肴,迪娜夫人有一位德国老厨师。 P220

有道理,哈哈,这就是他们的回答,对吧。 P221

尽管如此,你依然没有放弃绘画,我确信是这样的。 P222

这是瓦西里的成功,瓦西里之于她是有用的,是必要的,也因此让她满意,百依百顺,谁知道呢。 P223

一早的火车,行程,母亲,医院,那位“火柴”领导,只是她保证过不会待太晚。 P224

很多人把我们搞混淆,对吧。 P225

他也想要尝试着说些什么,然而他的嘴唇飞快地颤动着,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P226

就连丈夫斯托扬,在一开始还很拘谨忧虑。 P227

上空是星星与月亮的海洋,看啊,冰冷的、梦游般的、惨白的月亮,古老的、浓情蜜意的、充满魔力的月亮,不眠的、凶险的、警察一样的月亮,周围是温和的星星的海洋。 P228

巴济尔也在各种琐事中挣扎。 P229

她疲惫不堪,直到睡前才说了,这趟旅程种种不愉快的细节。 P230

“贝尔代亚努同志星期一早晨就走了,他出差三个星期,去农村有任务,阿里是这么跟我说的。 P231

长大以后,并没有按照原来的道路继续发展,这个疯子突然就放弃了他的事业,就这样,像所有疯子一样。 P232

”聚会后的第三天,伊万娜·斯托扬还是打了电话,感谢了贝尔代亚努一家,尤其是感谢迪娜,让他们一起度过了一个美妙的夜晚。 P233

费利恰没再说话,然而迪娜夫人及时地打断了她,听起来有些犹豫。 P234

不,没什么重要的,小事而已,我现在打给她,我问问她。 P235

一件小破事儿,不好意思,我有可能有点心烦。 P236

哦是的,尽管,是的,可能,对……对方很犹豫。 P237

对,是的,气候,阿拉伯人,潮水般新来的人们,战争,千百年来的精神疾病,现代的精神疾病。 P238

可怜的贝格先生,这位笃信上帝的老人,可怜人……尽管如此,看啊,传统的倾向又回来了,这是关于一个完全愚蠢的、社会交往的,没有一丝傲慢,对吧。 P239

谁知道我是不是什么英雄,根本不是,根本就不是。 P240

晚上,这个内疚的人给妻子讲述了白天他无法自控的废话连篇。 P241

就这样,很简单,就顺道过去看看你们……”“可是,好的,当然了,”费利恰哀叹道,“我和……说一下,好,好的……我明天给你打电话。 P242

然而,很简单的发型,发髻,别着一只很配她黑发的发卡。 P243

直到对话快结束时,才聊到这爆炸性的消息,所以,迪娜也告知了……斯托扬家!一个短暂的拜访,就在第二天。 P244

然而一旦你接受了,那么……你和伊万娜,你们已经一起工作了这么久,在那里,在那个研究所,你了解她,你很了解她,我很确定,在你们中间似乎曾有过什么。 P245

“他们想从我们这儿得到什么呢?更准确地说,应该是我们从他们那儿,更准确地说,应该是我们。 P246

然而,这么玩儿可不是很好,和这些人,这些人可是很有报复心的……他们高傲又复杂!这个担惊受怕的小孩子,有些爆发地喊道。 P247

现在说说吧。 P248

”“也不是关于哲学的?你说吧,这样更好,是关于什么的。 P249

对,她应该没跟我说过,反正,我不记得……”“哎,你不记得!她肯定给你们也打了电话。 P250

他们穿过的街道空无一人,又是一阵沉默。 P251

“你说你星期一早上路过了他们家。 P252

当然了,根本就不存在。 P253

阿里感觉到快了他几步,他的步子又大又快,他用力地、愤怒地踱着步子,沉重而局促。 P254

“哎,这些年来,迪娜应该想得到。 P255

因为这些人也是,监视我们,监视所有人的人,他们也很是无聊,无聊、先生!没什么兴趣地工作着,混过每个月,就为了能领上薪水。 P256

”阿里有些累了,好像没有耐心再重复哪怕一次,对这些事情他早已清楚,当然了,当然了。 P257

阿里如获新生,重新开始了他的话语,他重新找回了平静,更为耐心地解释、指导。 P258

公寓?一对钥匙?经过了房主的同意,当然了,虽然,尽管,唉,永远都无法知道,事情变得过于复杂,当然了,当然了。 P259

直到最后,讲故事的人,听的人都无法逃避开来,过了很长时间,这个话题的紧张,无论如何,都充满了每天的担忧与恐惧,已无法再增加,他们要避免如此恐怖而神秘的故事。 P260

她焦躁到说不出话来,她不断地擦拭着眼镜,一次又一次,好像这眼镜很不寻常。 P261

”“我知道什么,你在说什么?”“浪漫的年轻女人,对吧?那个杀死了她的父亲的,那位老人因为严重的心脏病而死,而他那可爱的小宝贝儿却跟一个流浪汉跑了,二流子,捡破烂儿的,然而后来小人得志了,或者说是小人得势了。 P262

你知道她跟我讲了什么?”丈夫卸下了他那漠不关心的面具。 P263

那么儿子呢?儿子想将她送回去,送回农村,毕竟全家人都在那里。 P264

同样简短的话语,深思熟虑过的、炫耀的,就像是在舞台上背诵的。 P265

两个人一样的,同样款式的!最便宜的那款,所有商店都有卖,然而没什么人会买。 P266

声音渐渐地弱了下来,一种虚弱和窒息的感觉。 P267

而这时在街角的烟店,出现了……那个研究员!那个学者!一开始我还没明白,我还准备跟他打招呼,准备喊他。 P268

跟我说了再见,然后……他们就离开了。 P269

而事实上,我还停留在原地,在人行道上,在商店的对面,在两个火星人中间。 P270

这个可怜的人他知道,他都跟我讲了。 P271

永远都不知道,这些是特殊的病。 P273

还有风衣,其实是一对风衣?这又是什么闹剧,什么幽灵的喜剧吗?不,不,有别的,还有别的!有别的,肯定还有别的!”伊万娜·斯托扬面色苍白,胡乱地叫喊道。 P274

我不惊讶,不,不,我可不惊讶,当然了。 P275

缺失的时间突然变得响亮、尖细、破碎。 P276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