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点的深夜与咖啡店

good

连续几个晚上都冷得让人想裹上羽绒服,就好像又回到了冬季。 P6

她感觉脑袋昏沉沉的,连眼睛都没法好好睁开。 P7

“喂,你打算怎么办?”塔子稍微扭动了下身子,想把回响在脑海中的声音挥散。 P8

这里是……她倚着沙发的靠背直起身,映入眼帘的是一根蜡烛所发出的摇曳烛光。 P9

塔子惊得目瞪口呆,“假面人”缓缓地从柜台深处露出修长的身材。 P10

在层层白粉的遮盖下仍能隐约看到淡淡的胡楂儿,让人不得不感慨即便是化装舞会上的“华丽假面”终究也还是现实中的普通人。 P11

抿了一口后,温热的茶水顿时浸暖全身。 P12

”可是,白天和同期进公司的同事之间那段令人记忆犹新的对话,突然鲜明地浮现在塔子脑中,一下子让她愕然失色。 P13

而且居然还拜托她去跟村田美知惠交涉……这使她越发深切地感受到,男性员工对女性员工的认识似乎真的只停留在表面。 P14

”“没事啦,有困难的时候大家互相帮忙是应该的。 P15

“MAKAN”的意思是吃饭,“MALAM”指的是晚上,合起来也就是“夜宵”的意思。 P16

餐厅已然成为滋生谣言的巢穴,这使塔子也不想贸然地靠近那里,只好去茶水间给自己泡了杯咖啡。 P17

“你看看,居然比上一期还要多。 P18

“另外,刚刚着手的企划,包括今后的计划在内,你也都好好安排下。 P19

“毕竟你可是专业级别的嘛——”这算是上司对属下讲的话吗?愤怒转化成力量积蓄在敲击键盘的指尖上。 P20

本来还以为自己又重新把它放回包里了,难道说是忘得一干二净,就那样落在桌子上了?最关键的地方记忆却模糊不清,可也想不出其他的可能性。 P21

第二天早上,塔子请了半天假,去往站前的商业街。 P22

舞蹈服装专门店 查尔今天,这块手写看板被好好地挂在了山茱萸的枝杈上。 P23

“哎呀呀,欢迎光临。 P24

”“简直难以置信。 P25

一想到今天还要再饱尝手机不在身边的烦躁不安,她的心情就很郁闷。 P26

”“不用,前些天多亏有您的帮助。 P27

继续来到商业街里面的小路内,在能看到种着山茱萸的院子时,塔子微微叹了口气。 P28

”塔子的眼神却不由自主地往屋子里面看。 P29

“之前,感觉你的手脚冷得跟冰块一样,身体感觉完全被阴气控制住了。 P30

塔子喝着飘着肉桂香的姜汁茶,坐在舒适贴肤的单人沙发上。 P31

“值得庆幸的是,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 P32

”耳边传来羊毛拖鞋发出的声音,“异装皇后”端着料理走了出来。 P33

春季时蔬温和的甜味在嘴里扩散开来,塔子情不自禁地陶醉起来。 P34

汤的勾芡用了葛粉,葛粉可是有能让疲劳的胃部血管重返年轻的效果哦。 P35

“在德彪西的曲子里,它和《月光》《亚麻色头发的少女》都算是热门金曲了。 P36

“明明都四月了,这么冷是怎么回事啊?这天是要反了吗?啊!这味道真香啊。 P37

那个被叫作嘉达的平头男顿时闷声不响了。 P38

那孩子的警惕心稍微有点儿强过头了,相处习惯之后就知道他其实人挺好的。 P39

营业的日子里,周围总是充满好闻的味道。 P40

就算加班加到大半夜,只要看到山茱萸的深处有灯笼亮着,塔子的心里顿时就会轻松起来。 P41

“要是光靠茶和食物就能把病治好的话,那还需要医生干吗?”不过,总有一位熟客会对查尔的养生知识不屑一顾。 P42

第二周,是从每月一次的干部会议开始的。 P43

”好不容易熬完持续了一个小时的报告会,刚走出会议室,塔子就被同一小组的森纪实子喊住了。 P44

“而且还不止这些哦。 P45

“主管放假回来,也要开始参加个人面谈了吗?”她再次压低声音问道,塔子吃了一惊,转过头看向比自己还要小一轮的年轻后辈。 P46

“喂,不要让短期合同员工加太多班。 P47

一时间,塔子感到有些许不愉快。 P48

同样,也是“女性综合职位”好不容易在社会上站稳脚跟的开始。 P49

曾经华丽地驰骋于职场、被誉为泡沫世代女性综合职位第一期的前辈们,还有和自己同期进公司的女同事,现在又都身在何方呢?到头来,这个社会也就是把我们的青春和热情随意剥削而去,降下梯子让我们尽自己所能往上爬,之后的事情却不做任何保障。 P50

当时,塔子身边有一个叫希和的海归同期生。 P51

打破这一均衡的,是美知惠推荐希和为组长的“女性职员项目企划”严重碰礁这一事件。 P52

事实上,在当营业员时没做出过多少大贡献的美知惠,在转到非营利部门后,反而因为自己是有“营业经验的行政职员”的这一优势,给自己创造了非常好的开始。 P53

”希和那天悔恨万分的眼神,塔子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P54

”背后突然有人叫她,沉浸在回忆里的塔子,肩膀不由得一震。 P55

“那……我马上展开,去申请承认!”璃奈开始拨打那位女演员事务所的电话。 P56

无非就是为了消除平日积累的疲劳,饱饱地睡上一觉,认真把房间的角角落落打扫一遍,早晨偶尔到区营游泳馆游几次泳,去图书馆看看书,就像这样过得还算充实。 P57

连休过半的一天晚上,塔子在准备一个人的晚餐时,电话响了。 P58

再加上镇上又那么小,什么事情都能传得街坊邻里全知道。 P59

就算去了名古屋,塔子也肯定马上就能找到新工作的。 P60

连这都保护不了怎么行?——不知何处回响着这个声音。 P61

现在餐厅里全是结束面谈后的员工,塔子没心情进去,最后只能走向茶水间。 P62

她貌似还是单身吧?现在再找别的工作也不太现实,从事其他行业感觉也够呛的。 P63

“哎呀,今天难得来这么早啊。 P64

“查尔妹妹,今天新到的土豆很便宜哦。 P65

”“不用客气,一直以来承蒙您的款待。 P66

工作不是暂告一段落了吗?”查尔如此问道。 P67

自己还是第一次吃生蘑菇。 P68

不像现在的年轻人,能够理所当然地做到家庭和工作两不误,塔子并没有他们那种张弛得当的调节本领。 P69

“对不起,突然说这种话题……”从刚才的忧郁中平静下来,塔子抬起头。 P70

”查尔非常精准地指出了企业内泛滥的恶性循环。 P71

从里面取出一个一人份大小的锅,把它递给塔子。 P72

虽然肯定会有很多人说,不管是用新锅做的东西,还是用用惯的旧锅做的东西,味道其实都是一样的,会觉得有差别那不过是错觉罢了。 P73

周末,塔子在会议室接受了与股东和人事部的面谈。 P74

美知惠“堆”出社交笑容,身体朝她这边倾来。 P75

”“坏账?”“请不要说那么大声嘛,这还是秘密的。 P76

主管,真是太好了呢!我们几个也非常高兴,这样一来企划小组终于能离开魔爪走上正道了,形势一下就逆转过来了呢。 P77

进入六月后,每天都毒日当头,让人感觉之前一直持续的低温都是骗人的一样。 P78

医生跟塔子说,让她以后尽量少吃肉,虽然鱼肉多少还是会吃一些。 P79

之后打算干什么,她现在还完全没有计划。 P80

会议室里,从美知惠对自己说“希望你能和我一样”开始,那份奇怪的异样感就越来越明显。 P81

最后一道工序就用店内厨房里的烤箱,烤至恰到好处的焦色,然后献给一直以来为她做消夜吃的查尔。 P82

眺望着西边天色依旧明亮的天空,不管冬天的余寒拖了多久,待到夏至,太阳的放射线仍旧会源源不断地发送而来,如此忠实守律,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P83

柳田敏在沙发上轻轻地坐下,打开手边的扇子,在胸前“呼哧呼哧”地扇着风。 P84

四十岁过半之后,他就已经放弃了对代谢综合征的无谓挣扎。 P85

做教师才第五个年头的智子,也是这所学校年轻教师里的一员。 P86

那位母亲感到被年纪尚轻的智子提了意见,要求在下一次的咨询会上,作为年级主任的柳田也要一起出席。 P87

真是受够了……被夹在耐不住性子的年轻教师和“神经质”的学生家长中间,做年级主任的真是各种受罪。 P88

他的父亲是在大型专业商社工作的普通上班族,母亲是全职主妇,乍看之下家庭上没什么问题,成绩上文科、理科都挺优秀,体育也还可以。 P89

”就像是想刻意给这个话题画上句号,璃久说完便在自己嘴上“拉上拉链”。 P90

与长久以来的教师生涯相对应的,他也领悟到中学生内心的问题是不可能在一朝一夕间解决的。 P91

”回到教师办公室,智子的不满情绪还无法平息。 P92

”滔滔不绝的正当言论陈述完毕,最后的结论再把锅全甩出去后,智子麻利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P93

看她那样子,总觉得会聊天聊到一半突然蹦出一句‘第二难道就不行吗’?”柳田完全不想接他这自认为很有意思的话题。 P94

话虽如此,但柳田自己并没做过什么特别的大贡献。 P95

管好一个学年已经让他操碎了心,实在无法想象自己能胜任担负整个学校责任的校长之职。 P96

说起来,妻子和女儿还真是一种非常不可思议的关系。 P97

那态度表现得就好像是她一个人把自己养大的一样。 P98

柳田漫不经心地看着电视机里的综艺节目,同时放任欲望喝着啤酒,吸着面条,咬着饺子,嚼着炒饭。 P99

这是一家在深夜悄悄开店、只有认识的人才会知道的深夜咖啡店。 P100

柳田向见过几面的白发老妇人点头打了下招呼后,便坐在了柜台座的凳子上。 P101

来杯一直点的那个喝了肚子会清爽好受些的,拜托了。 P102

一瞬间,就好像少年时代的面容重叠在眼前一样,使他吓了一跳。 P103

”“这其实应该像那位班主任所说的,是他们母子之间的问题吧?”“我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但那位母亲跟着一起来过学校,看他们的样子不像关系非常糟糕,也不觉得那孩子有什么反抗情绪啊。 P104

关于这一点,他对班主任智子在资料里所写的感想没有丝毫异议。 P105

”“异装癖二号”是查尔白天在这里经营的舞蹈时装专门店的“针线小妹”,今天手里也拿着才加工到一半装饰亮片的披巾。 P106

不,不光光仅限于食欲。 P107

每次只要到这家店里来,就有一半概率会遭受这种罪。 P108

璃久还是只到便利店买饭团吃,或是去快餐店解决。 P109

“那个……”从背后传来有气无力的声音。 P110

这么看来,璃久所抗拒的应该仅限于他母亲做的料理了。 P111

那天晚上,柳田在连锁拉面店的柜台座上喝着啤酒,配着皮蛋豆腐当下酒小菜。 P112

“璃久他……璃久他一直没有回家!”柳田只好忍痛割爱放弃准备在皮蛋豆腐后点的主食三样套餐,迅速地结完账,小步疾走着朝学校方向赶去。 P113

看完视频后,璃久受了很大刺激,夺门而出后到现在都没回家。 P114

眼前浮现出璃久父亲正在附近街巷里四处找儿子的背影,柳田不由得联想到在家里已经没有容身之处的自己,一股同情之心油然而生。 P115

倒也并不是因为心里害怕,只是感觉有些不舒服罢了。 P116

“哇啊——!”情急之下,他还以为是以前一直用来做解剖实验的青蛙来找他复仇了。 P117

“好了,回家吧。 P118

“那要不咱们去我认识的店里吃吧?”“欸?”璃久抬头一脸不安地看过来。 P119

你好呀,我叫查尔。 P120

来,快进来,快进来!”柳田和璃久换上柔软的拖鞋,进到屋内。 P121

这种气氛简直就像置身于魔法之国的洞窟里一样,璃久的好奇心也似乎渐渐地被勾了出来。 P122

”“哎呀,只不过打个招呼而已嘛,对吧?”嘉达说着,转头想要寻求璃久的同意,便再次把脸凑过去。 P123

“是那种虫子的名字?”“对。 P124

有自己喜好的孩子,会更加强大。 P125

”查尔拿着托盘出现。 P126

大姐做的料理营养又丰富,味道也超级好哦,不吃的话会很可惜的。 P127

没办法,柳田只能在商业街的便利店里买了饭团。 P128

把璃久送回家后,柳田又回到了“MAKAN MALAM”。 P129

“不过,还是个挺不错的孩子。 P130

收回前言。 P131

而且……刚巧心里有点儿在意的女同学也在学生会里,这也是一大主要原因。 P132

当时,一中有一幢走廊很黑很亮的木造教学楼,校园后院里的樟树长得可茂盛了。 P133

”豆沙馅的红黑色和黍米的金黄色在眼前相映成趣。 P134

正陶醉于这自然的甘甜中时,柜台厨房里面突然传来声音柔和的一句话:“近期之内,再把那孩子带过来玩玩吧。 P135

”“你的意思是让我们不要管?”璃久低下头,保持沉默。 P136

”为确保计划得逞,他又加了一句话,璃久听后一下子站起身来。 P137

时间还早,“MAKAN MALAM”的招牌还没有挂出来。 P138

才刚踏进厨房,香辛料的味道就刺激着鼻腔。 P139

”你柔弱个鬼啊!对着到现在还在那儿卖弄矫情的查尔,柳田摆出无比厌恶的表情,但身旁的璃久却走上前去。 P140

这么看上去,璃久确实就像一个天真无邪的中学一年级的小鬼。 P141

比如说,有些人从记事起没多久,就开始对自己的性别产生疑惑,虽然我并不是那样的。 P142

当年明知不适合却年轻气盛头脑发热的自己,一次都没有赢过他。 P143

那个时候我在证券公司上班,一个晚上简简单单地就能周转上亿元的资金。 P144

查尔有一种不可思议的、能让人深深被其吸引的感染力。 P145

因此,从嘴里说出来的东西,也全都是些无可非议、不痛不痒的场面话。 P146

当然,也失去了许多东西,更不能像以前那样挥金如土,不过,也还是有不少其他令人开心的事,还交了很多新朋友呢。 P147

这点一定要给我记在心里哦。 P148

”柳田二话不说已经拿着吃了起来,而璃久却只是一直盯着查尔用纸巾包好递给他的那一个。 P149

噢,他吃了!“味道,完全不一样……”璃久对着不由得看向自己的柳田发出叹息一般的惊讶。 P150

柳田偷偷地和查尔对视了一眼。 P151

“正好,在那个时候发生了地震。 P152

”智子飞快地翻页,扫视着日志内容。 P153

“不过,我们住的地方是仙台市,当时应该也没有认识的朋友住在临时救济房的区域啊。 P154

飞奔下坡道,他拨开商业街的人群,拖曳着沉重的身体,上气不接下气,即使如此仍然用尽全身的力量向前迈出脚步。 P155

注意着脚下堆得到处都是、让人都没处下脚的高跟鞋堆,柳田推开了厚重的木质大门。 P156

“三桥!”“老师!”璃久突然抬起头,身旁的查尔也缓缓地坐起身子。 P157

这种衣服,到底谁会穿啊?穿去哪里啊?虽然柳田完全没法理解这类事物,可璃久不管怎样都想看一眼这条裙子最后完成的样子,所以暑假补习班结束后他一个人来到店里,结果发现昏倒在地的查尔。 P158

“不过,在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能够脱离一切、获得真正自由的人。 P159

”“气仙沼?那你是在哪里和祐太认识的?”在柳田“排山倒海”的追问下,璃久断断续续地开始讲述。 P160

周围根本没有任何商店,大家应该都不想因为璃久的冒失而不得不把自己的便当分出去吧。 P161

“其实说实话,来到东京以后,我把祐太的事情都抛在了脑后……”但在那节班会课上看了那段录像后,之前的事情一下子全部记起来了。 P162

反复追溯和查找能找到的一切联络网,终于让璃久得知了祐太最新的近况。 P163

“就算是这样,也构不成理由要把自己折腾到不吃自己母亲做的饭菜啊。 P164

”微微一笑,查尔继续说道,“那么,你换位站在祐太的立场上想一想呢,如果你知道自己珍贵的朋友在东京做这种事,你会想说些什么?”查尔轻轻地把手放在始终低着头的璃久的肩上。 P165

”斗大的泪珠滴落在地板所铺的波斯绒毯上面。 P166

自愿参加,全都是个人自由,郑重宣誓这个结果绝对不会对成绩报告产生任何影响。 P167

他也早就有心理准备,与接受志愿者活动的一方肯定会产生一些微妙的温度差。 P168

二年级的上半学期和下半学期、三年级的上半学期,连续三次竞选学生会会长三次落败,少年时代的柳田内心备受挫折。 P169

”哈啊?是这样吗?连柳田本人都承认自己的确是冲着成绩报告单去的,但查尔的话不管在以前还是现在都是那么具有说服力。 P170

虽然自己确实被年少旧友那极富冲击性的女装造型吓得目瞪口呆,但柳田眼中他那抛开之前拥有的一切,坚强地与病魔抗争,努力活出真正自我的样子,至今还是会让他不胜铭感。 P171

他们把查尔请到家庭料理课堂内,大家一起大声吆喝着“和了面”。 P172

说不定,自己还出人意料地挺合适来指导教育像智子他们这种年轻教师的呢。 P173

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就算年纪上去了,这种情况也不会有多大改变。 P174

她擦了下额头上渗出的汗水。 P175

虽然心里觉得是时候把秋天的衣服拿出来穿了,但考虑到调查取材、东奔西走,只得作罢。 P176

可是,那个骑在女式自行车上弱不禁风的男人根本就没注意到地上的那只蝉,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远远地骑走了。 P177

如果这里是火锅的话,一道大叔版海味烹应该立马就能煮好。 P178

听好了,干我们这行啊,有工作总比没有好,总在那儿拘泥于质量也不是个办法。 P179

并不是说它们的味道有多好,只是吃起来比较方便。 P180

确实,自己已成为一名撰稿人。 P181

只不过是一个屈居于十九点过后空调会被停掉,蟑螂和老鼠猖狂横行的杂居大楼里,背后是视野全被消费者金融业的广告看板挡住,什么风景都看不到的窗户,而且被客户的要求折腾到三更半夜的撰稿人罢了。 P182

大厅中央,有着跟地铁检票口一样的设施,两侧站着守卫。 P183

“不会,我才感到不好意思,在您百忙之中还过来打扰。 P184

樱之前总是写一些主要针对男性读者的信息杂志和免费报纸上的报道,当主编把这次的活儿交给自己时,她高兴得差点儿跳起来。 P185

为人母为人妻,还是能干的职业妇女,女人该有的一切,她几乎都得到了。 P186

”听着由纪子的话,樱低头盯着自己的脚。 P187

”樱默默地目送了好一会儿飞扬着丝巾、消失在安检门之后的由纪子的背影。 P188

像樱和璃奈这种年轻女孩,放眼望去遍寻不着。 P189

“也正是因为如此,要在这家公司生存下去的明争暗斗就算在合同期间也很激烈。 P190

我现在是越来越觉得,在大公司,比起工作能干的人,有关系、有后台和善于巴结周旋的人更能笑到最后。 P191

“我虽然是说过,但最后还是避免不了会夫妻俩一起出去工作的。 P192

父亲整天心惊胆战地害怕自己会被裁员,原本结婚后就在家做全职主妇的母亲也出去找了兼职。 P193

”“是吗……”樱沮丧地耷拉着肩膀。 P194

以上海的夜景作为背景,城之崎塔子绽放着充满活力的笑容。 P195

考虑到一上来就表明是采访的话,人家可能会有所顾虑而刻意回避,就派了璃奈先去试探,转达这边特别想去一次、恳请告知地址的意愿。 P196

“好了好了,这顿就算我请客。 P197

在这附近转了许久,最后樱还是和上次一样,来到了商业街的尽头。 P198

虽然只有一瞬,但踩着轻巧的脚步向深处走去的小虎猫还是回头看了樱一眼。 P199

舞蹈时装专门店 查尔原来如此,舞蹈服装啊。 P200

“啊?”樱愣在那儿一动不动,异装癖看向她这边。 P201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樱不得不和被店里赶出来的西装男一起走回车站。 P202

”也许是情绪有点儿焦躁,他说话的语气很粗鲁。 P203

但是,看来那里并不是自己要找的那家店。 P204

虽然浴缸很狭小,但只要能泡澡,总比单纯地冲个淋浴要更能舒缓疲劳一些。 P205

想得多只会徒增不愉快,所以樱尽量不让自己去想老家的事情。 P206

可话题越是深入,璃奈对恋人的不满情绪就越是难以掩藏。 P207

“说是考虑到家族的体面问题,这样不好。 P208

不管用诸如此类的空话如何粉饰,自古以来——就算在当今的二十一世纪——社会的真心话就几乎没有改变过分毫。 P209

“从他们认为家务只是‘顺便帮忙’这一情况来看,我感觉我和他之间就已经过不下去了。 P210

从小就是优等生的璃奈,还没有做好要脱离这个社会的准备。 P211

总感觉从手机里传来的尖锐笑声中,透着一股若有若无的优越感。 P212

高中时代,樱说的话总能把那些和璃奈一个年级的同学全给逗乐了,自己的心里也觉得很满足。 P213

喝了一口变温的发泡酒,她走到外面的阳台上。 P214

樱的心里怀着些许恨意地想。 P215

”想到“欢迎你,前辈”上自己说的话,樱感到心如刀绞。 P216

“不是应该还有比工作更要紧的事情吗?”母亲挖苦的话再次回响在耳边,樱神情沮丧地望着被丛云包裹住的月亮。 P217

在雨中徘徊了好久,最后樱在意大利面专营店的门前停下脚步,一家在都内随处可见的连锁店。 P218

把如同野草碎屑一样干巴巴的沙拉机械地塞进嘴里,樱呆呆地回想起白天碰头会时的情形。 P219

“拟订方案是人家客户的事情,我们要做的只是根据对方的方案,收集恰当的信息,管你是请求也好,强迫也好,威胁也好,只要把报道写出来就行了。 P220

肯定要比那些读完后立马就扔的免费报纸和信息杂志,更能让读者过目难忘。 P221

时间是二十一点半。 P222

“这就是正确答案哦。 P223

”玄关厚重的实木门从里面被打开后,樱吃惊地呆呆愣在一旁。 P224

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的温文尔雅,让她感觉实在不好意思开口叫人家“异装癖”。 P225

“请……请问,”樱站起身,立即把名片递了出去,“其实,我是做这个的……”这张印有那家资深女性杂志社标志的名片是发给她只在这段时间作为特约记者用的。 P226

要是在这里被他拒绝的话,报道里就再没有能吸引读者的内容了。 P227

她原本还以为只要找到店面,就绝对能够说服对方的,突然有种被自己肤浅轻率的想法给摆了一道的感觉。 P228

她也知道下巴上长了一大颗痘痘,看起来很难看。 P229

”茶托上面,轻盈松软的明黄色东西在小小的双耳蒸烤容器里不断向外膨胀扩张,看上去就像圆滚滚的伞状蘑菇一样。 P230

虽然不清楚这次女性杂志企划是主编多少价钱拿下来的,但以她对主编的了解,这笔开销估计他是不会同意报销的。 P231

“今天算我请客,你可以慢慢享用。 P232

”“喂!”突然,里面那间房的门被打开,走出来一个戴着鲜红色假发的年轻异装癖。 P233

房门刚被关上,客厅内立马就恢复了刚才的安详宁静。 P234

“好了,吃舒芙蕾最关键的就是要争分夺秒,趁它还没缩回去之前赶紧吃吧。 P235

只要吃上一口这个舒芙蕾,那一天的“糟糕事”都能抛到脑后。 P236

这次的第二回特辑,已经决定改为咖啡连锁店,而且对方还会来做赞助商。 P237

那天被由纪子叫出去,两人在她家附近的咖啡馆里见了面。 P238

”由纪子拿起账单,露出优雅的微笑。 P239

在回去的地铁里,樱的胸中酝酿已久的黑色情绪反复涌上心头,却无处发泄。 P240

可真正被“顺便而为”的到底是自己还是甜点呢?越往深处想,樱的心就在无法忍受的屈辱感下越染越黑。 P241

山茱萸浓黑的树影出现在眼前,当她看到院子深处亮着的灯笼后,心底松了一口气。 P242

”他的脸上浮现出魔女般的神秘微笑。 P243

“这小猫也很势利眼呢。 P244

樱顿时将紧绷的心绪放松了,在看上去亦男亦女无性别之分的查尔面前,萌生出一种想对他倾诉一切的冲动。 P245

接到这次女性杂志的工作时,自己还以为终于天赐良机了,到头来却只是空欢喜一场。 P246

原因不在这个时代也不在其他任何方面,原因其实都在樱自己身上。 P247

”查尔微微一笑,消失在柜台深处。 P248

漆黑的夜晚被灯笼里的灯火所照亮,院子里的山茱萸隐隐约约透着微微的朱红。 P249

就像围绕太阳旋转的行星和无数的星辰汇聚在这盘餐碟上一样。 P250

我虽然是个男人,但是但凡能让女性变美丽的东西我都来者不拒。 P251

光吃这两口,我就觉得自己变健康了。 P252

“不过,你也毫不逊色哦,居然真的能找到我们店里来。 P253

在将来是否能够有所改变呢?不知何时手中的筷子已经停了下来。 P254

今天,为了给决定在年末结婚的璃奈买新婚礼物,樱去了自由之丘。 P255

她发现,只要忍住想喝发泡酒和吃下酒零食的冲动,就算是现在的微薄工资也有闲钱买些当季的新鲜水果。 P256

她想写一点儿能让人们振作起来的东西。 P257

没有要二次配送货物的日子真是幸福。 P258

脱下快递工作帽换上鸭舌帽,再套上夹克衫后,大辅打下出勤卡。 P259

进入十一月后,山茱萸的叶子已经开始逐渐变红。 P260

他在整个脸上均匀地涂上粉底,用眼线液重重地在上眼皮上画上眼线,最后再粘上好几层假睫毛后,眼睛看上去立马能有原来的两倍大。 P261

按下CD机的“开始”按钮,顿时轻快的室内音乐流淌出来。 P262

”嘉达轻轻抚摸了一下它那软和的后背,从厨房里拿出熬高汤用的小杂鱼放在它的面前。 P263

小猫吓得睁大了浑圆的眼睛,眨眼之间就消失在了门外。 P264

纯黑色的绸缎上绣有施华洛世奇的串珠和白鸟之羽的图案,是嘉达引以为豪的自信之作。 P265

“大家都快进来吧。 P266

“店主今天外出了,不管你们来多少次,结果都是一样的。 P267

他看上去年纪应该比自己大一点儿,明明还很年轻,却老穿着一套剪裁贴身得像是为他量身定做般的昂贵西服。 P268

同时,房地产商们似乎打算把商业街周边的古旧独户房和木造公寓都拆掉,重新投建更加迎合高收入人群的大型分售公寓。 P269

”“要你多管闲事啊!”终于,嘉达一把摘下红色假发。 P270

”说实话,看到幸也终于打算告辞,嘉达的心里如释重负。 P271

这个时候,想要突出布料质感的话,就要长短针交替着绣,这种手法叫作长短针迹组合针法。 P272

可真要是那样的话,这份恋情到头来也只会无疾而终。 P273

“不过他现在有正经工作,跟你一样,所以也算是好好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了。 P274

“晚上好。 P275

“刚到十一月份,街上已经开始洋溢着圣诞节的气氛了呢。 P276

头发稀疏、身材微胖的克里斯塔,乍看上去就是个上了年纪的普通大叔,实际上却有着不为人知的浪漫情怀——在他西装的内侧口袋里,始终藏着一朵深紫色的造花。 P277

目前在街头小巷间也有了口碑,除了其他的“异装皇后”,连在超市工作的大妈也会来订购用于她们的社交舞爱好的服装。 P278

胡乱莽撞地踏出脚步,却踩空了好几层台阶,当他回过神来时,已经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了。 P279

”和克里斯塔眼神相对,两人不由得立马异口同声地说道。 P280

可以搭配刚烤好的杂粮面包一起吃,快尽情享用吧。 P281

“我来这里之前,基本上都不怎么吃蔬菜呢。 P282

眼前浮现出白天幸也威胁他说这一带公寓的房东都陆续开始答应搬出去时,那双犀利的眼神。 P283

续签合同时,他们最多就在合同上面看一下名字。 P284

她也住在这附近的公寓里,应该是一位独居老人。 P285

在鸟群中,还能找到店主查尔的身影。 P286

“真的快忙死人了。 P287

他父亲穷尽一生辛苦经营到现在的工厂,做儿子的完全就没有一丁点儿留恋啊。 P288

这份工作做着还挺自由的。 P289

“照这么下去,结婚也肯定没戏,一想到将来到底该怎么办,心里真的很焦虑不安。 P290

”仲本立即回答,恰巧等了很久的红灯也在此时变绿。 P291

”“那能请你帮忙将这封信转交给店主吗?”男人打开栅栏门进到院子里,将一个信封交给嘉达,不光态度强硬,眼神还始终刻意回避。 P292

那个男人是附近公寓的房东。 P293

坐在副驾驶座的仲本被吓了一大跳,一脸诧异地看向他。 P294

开的是宝马,戴的是劳力士,都是烂俗的土豪货。 P295

“那个针扣发夹,非常漂亮哦。 P296

”这位老妇人几乎每天晚上都会过来吃晚饭,看来应该也没有家人。 P297

虽然很想向她确认一下,可如果对方并不知情的话,只会让老人徒增焦虑。 P298

”刚才一直发着呆的查尔,像是现在才注意到嘉达过来了一样,回头看向他。 P299

“能来帮一下忙吗?不小心伤到手可不好,一定要戴好手套。 P300

他越来越觉得,如果真的想取暖,小家电里的空调和电暖炉都不及被炉桌来得好用。 P301

能尝到此等人间美味,才真的叫作有口福吧。 P302

嘉达在锅里倒满水、放入杂鱼干和鲣鱼干,脑子里突然想到总是跑来舔锅底剩菜渣子的小虎猫。 P303

“你小子,居然自说自话地跑到人家店——”他气势汹汹地打开房门,隔着柜台相对的两个人被嘉达吓了一跳,全都扭头看向他。 P304

“我才要问你,突然冒出来这是想干吗?!”幸也看向嘉达,那表情里,吃惊中夹杂着一丝愤怒。 P305

那样的查尔居然会突然答应商谈,肯定是因为被他们抓到了短处,或是被敲诈勒索了。 P306

“房地产产业并不是慈善事业,像你们这群人会怎么样,跟我有什么关系?毕竟,这是以弱肉强食为准则的世界。 P307

这里摆放的所有东西,从大家具到装饰品,都是我从大老远的地方买来的孤品。 P308

不过,这个世上有些事情,是你无论如何也无法左右的。 P309

”“不会没办法的!”嘉达大吼出声,竭尽全力想抹去查尔脸上浮现的寂寞笑容。 P310

所有的事情,都是住在这里的居民自己决定的。 P311

“这个死异装癖到底想做什么啊?”被对方突然的举动弄得还来不及反应,这次换成幸也被按倒在地板上。 P312

真是不好意思,能麻烦你下次再拿份新的合同过来吗?”落在地板上的合同已经皱皱巴巴,看上去估计也没法再用了。 P313

室内植物的花盆都翻倒在地,盆里的土撒得到处都是。 P314

“等等,大姐!你不会还想招待这家伙一起吃饭吧?”“开什么玩笑,我干完活儿就回去的。 P315

因为本来只是准备做来给自己吃的晚饭,都是简单的粗茶淡饭。 P316

幸也的嘴里长长地叹出一口气。 P317

如果周围慢慢地都变成空地了,我也没法开开心心地做生意啊。 P318

难道是因为被那个味道惯坏了,现在才对寒碜的猫食不理不睬吗?小猫似乎察觉到自己目前的可选项只有猫食,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准备打道回府。 P319

路过一群人带着爱犬坐在露天席位的时尚咖啡厅里优雅地品茶,嘉达把鸭舌帽的帽檐压得低低的,确认着手机上的地图,走进白金大道的小岔路里。 P320

“搞什么鬼,吵死了!”看到出现在门后的那人的样子,嘉达惊得微微张大了嘴巴。 P321

”“要你管!”幸也用脚踢开散乱在地上的垃圾,嘉达跟在他后面进了屋子。 P322

因为客户光是看名片上的地址,心里就会觉得那块区域是个好地段啊。 P323

“你说什么?!”“哎哟,可别激动啊,你要在这里动粗的话,我可是会报警告你非法入侵民宅的。 P324

刚才还反应敏捷、到处逃窜的蟑螂,不知为何开始直直地朝幸也飞奔而去。 P325

“不过,可不要把我和你混为一谈啊。 P326

对方和一般人不一样,是个异装癖,所以不管被怎么样,也肯定不会做任何反抗的。 P327

其实这事情明明只要稍微动动脑子,就应该心里有数的。 P328

”这些行为都只是在追求刺激。 P329

答应朋友一起去闹事,也主要是想跟过去,再好好看看那家店。 P330

“你突然这样到底是怎么了吗?”看到瞬间泪如雨下的嘉达,幸也感觉不知所措。 P331

但是,不由得就装作没有看到,把视线转向一旁,因为查尔一直都那么健康,心情也都很不错,最关键的是嘉达自己害怕面对这个事实。 P332

”最后,他听到的却是沉重的回答。 P333

全凭惯性硬拖着双腿,稀里糊涂地走在那条熟悉的细长弄堂里。 P334

老妇人脸上略带惧色,勉强一笑。 P335

嘉达终于没忍住,向她吐露了实情。 P336

嘉达在弄堂里蹲下身,捡起散落在地上的三色堇花盆碎片。 P337

”嘉达发邮件找塔子商量,她立马答应了会在当地购买需要的高级食材。 P338

“查尔先生……身体怎么样了?”比对着查尔留下来的菜谱和从上海带回来的翻译资料,塔子细长而清秀的眼睛里流露出担心的神色。 P339

“御厨还好吧?”柳田问道。 P340

“白菜和葱之类的香料菜目前还用不上啊。 P341

”这么复杂的料理,就算是查尔本人,也只有在正月里才会做。 P342

”“嘉达先生,正月里我也可以过来做客吗?”“当然没问题,你呀,早就是我们店的熟客了哦。 P343

穿着既不是一套合身高级西装,也不是皱皱巴巴的运动服,而是一件随处可见的普普通通夹克衫的小峰幸也站在眼前。 P344

“怎么了,要出远门吗?”在柜台处倒茶水的嘉达问道。 P345

“我们土地开发商之间,对那些顽固分子会用‘生鲜食品’来笼络和买通他们,这是惯用伎俩。 P346

”看着幸也似乎已经看开一切开始拿起姜汁茶喝的侧脸,嘉达回想起了形势大逆转那天的事情。 P347

“用不着你来问我是怎么一回事。 P348

“再让我一个老人孤零零地住吗?”老人的一句话,让木之元无言以对。 P349

“是木之元太没脑子了。 P350

嘉达替它打开玻璃窗,小猫轻巧地跃进屋内,瞥了一眼从来没见过的幸也,立马就回过头不理人了。 P351

”幸也突然开口。 P352

他的脑海中回想起幸也一边叹气一边吃豆腐渣杂烩的样子。 P353

“听以前老家的玩伴说,从几年前开始,我妈就卧床不起了。 P354

老实说,那天从早上开始我就什么东西都没吃,肚子都饿慌了。 P355

两人都不说话,凛冽的寒风吹打窗玻璃的声音与Gamelan优雅的旋律交会在一起。 P356

在嘉达看来,这根栖木不仅能让更多的人在这里做片刻休憩,还能借此来保护自己。 P357

”幸也从高凳上下来,伸手取过波士顿包。 P358

“我可不会就此罢休哦,你别以为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只要大型企业认为这一带还有价值利益,那新的土地开发商肯定还会络绎不绝地过来交涉。 P359

“你就在那儿吹牛吧。 P360

嘉达突然回忆起去年正月里,查尔把这锅汤端到柜台上时的事情。 P361

他下意识地拿起来翻看,顿时惊呆了。 P362

克里斯塔,因为阴气过盛而时常肩酸,稗米、高粱、艾草,还有松仁和羊栖菜。 P363

连原本一心向佛的和尚都禁不住这美味浓汤的诱惑,顿弃修行而翻越高墙过来,它是因此而得名的。 P364

没事的……这时,他心里仿佛回想起了查尔的声音。 P365

在等待着那个人的归期之中,MAKAN MALAM的一年也要结束了。 P366

此外,在故事中如有和事实相悖的地方,都是笔者的责任。 P367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