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做稿、看护脱毛、不婚不育与《东京贵族女子》

good


1



翻译做稿与思考人生的瞬间


段时间做某个美妆类稿子,讲全球/日本身体护理产品以及脱毛护理的时候遇到这么一个词——kangodatsumo,这个词丢到某歌里面搜不出来,不过用日文输入法打字能知道是“看護脱毛”。


“看护脱毛”四个字放到百度,几乎没有搜到“看护”与“脱毛”一起出现的词条,更多的是“私处脱毛”,但是某歌里面“看护”与“脱毛”相关的词条却很多。


刚好这些天看了一部电影——《东京贵族女子》,其中一幕聊天场景与做稿遇到的这词惊人地相似,所以就又忍不住联想了一下。


2



出身平民的美纪与看护脱毛

电影女主角之一的时冈美纪(水原希子饰演)从乡下考入东京的大学,后因学费昂贵不得不退学做陪酒女,打拼几年重逢大学时代同样出身平凡、现在正在创业的女同学。一天她们在某个餐馆小聚,女同学看到店里有亲子三口就餐,就顺势聊到小孩的话题——

(截图来自电影《东京贵族女子》)

“如果我们一辈子都没有小孩,要不要一起去给那里脱个毛”?这一处聊天场景,我爱了,因为就像两个闺蜜那种很真实的聊天,聊生活,也聊理想,聊八卦,也聊生老病死和一切。

俩人同为单身一族,电影也没交代过她俩的婚育观,不过从这段对话大概也能猜测一二。对话提到的假设是“如果一辈子都没有小孩”,反过来看,说明心里并没有抹去将来会结婚和生小孩的全部可能。

如果有小孩,就不做这个“看护脱毛”,大概是觉得自己小孩在护理年迈的自己时可以hold住这个麻烦吧。

邻国的这个文化可能和咱们比较像,养小孩或多或少都有一种自己老了他们会在跟前伺候的期望。其实现在很多人如今已经不想着老了靠孩子赡养,但很多传统思维可能还是会寄予小孩这样的希望,或多或少而已。在老年私处护理服务这块,邻国友人谈起来好像又比我们要大方一些。至少从某歌的搜搜索结果来看,他们的“看护”与“脱毛”已经形成比较产业化的规模,这样的服务一搜一大把。

聊到“如果一辈子没有小孩”的话题,美纪同学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护脱毛”,侧面说明日本无子女性对这个老年护理服务的需求比较突出也比较流行(因为我做市场稿也遇到了嘛)。想像自己上年纪之后进入看护机构,行动不便无法自理,想要保持身体清洁,不如趁早做好脱毛处理,这样看护士护理起来也方便,自己也少遭罪,毕竟到了一把年纪,大小便失禁都极有可能。

但是单身又如何?美纪和她同学就像自由的鸟,虽然家庭经济基础不好,但是有勇气、有精力、有大把的青春年华去创业,虽然前路荆棘满布,但经济独立的她们在谈到年老体衰无法避免的(私处)看护服务时,可以大方地说“我们就花自己的钱,迎来我们的美丽老年吧”。

她们是打定主意不婚不育吗,我认为不是。她们只是“更爱”自己,只是在婚育观上没有任何禁锢和拘束。也许将来遇到对的人,婚育也可,遇不到,咱也不强求,只要有经济能力,老了也能美丽。


3



出身贵族的华子与相亲之路

电影另一位女主角榛原华子(门胁麦饰演)出身贵族世家,也是二十六七岁的年纪,被全家催着结婚,相了无数次亲。

相亲对象包括一起出游却拿着相机对着其他女孩子无下限狂拍的海归医生,在酒吧盯着过路女子大腿移不开视线的所谓精英,还有在大排档的喧闹声中反复问她要果汁、要拿铁还是要啤酒的上班男。

这时的华子内心渴望婚育吗?也许是的,应该说在家族期望和催促之下,她以为自己是渴望的。

直到遇到命中注定的男子——出身显赫又温文尔雅的青木幸一郎,华子心生惊喜,因为人生居然还真能遇到这么对的人。接下来顺理成章,喜结连理,华子往后此生,只要在家相夫教子,就能衣食无忧、欢喜圆满。

然而政客家族牢笼一般的禁锢和沉闷生活,结婚没多久就被家婆催着怀孕生子,甚至被拉着去看不孕不育诊所,再加上丈夫幸一郎因为忙于继承家业而对她冷漠和不顾,让华子动摇了之前原本打算相夫教子的心,也让她一潭死水般的生活激起了涟漪。

她想出来做事,所以问亲戚能不能帮忙找一份她能做的工作,亲戚却一脸为难,表示最好还是先问过她夫家允不允许。

出身贵族的华子后来与出身平民的美纪相遇,最后挣脱内心和世俗的枷锁,毅然选择离婚。婆婆上来就是一巴掌,嫌她丢了他们家的脸,并且表示这事绝对不能闹上法庭。连同娘家人一起跪坐在丈夫一家子面前的华子,一声不吭,眼神却坚毅非常。

后来自由了的华子担任小提琴演奏家好友的经纪人,四处参加演出活动,从此她也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开怀大笑,再也不是那个唯唯诺诺、连挥手都不敢放开一挥的贵族女。影片最后,她偶遇正好在选区拉票的前夫,也终于可以潇洒一笑,那笑容里写满的是“我爱过你,也许现在还爱着,但我发现并下定决心,我要更爱自己”。


4



同一片天空下与各色人生

我也曾做过一次类似的“看护脱毛”,十七岁心脏手术前夕,护士拿着剃刀进来,我特别不好意思。

护士倒是司空见惯,跟我说开胸术后肚脐处需要插引流管,脖子需要插管子,手背需要插留置针,另外还必须得插导尿管,再加上头几天基本无法下床,只能床上便盆解决,不管是护工还是亲人,那个地方不脱毛会很难擦拭,所以再不好意思也得脱毛处理。护士还说,即使面对男性患者,她们也必须得做这项工作(现在应该有专门做男性患者脱毛的男护工了吧)。

那时我就是一个只会埋头读书备战高考的娃子,从没联想过这么远,什么婚育不婚育,小孩不小孩,年纪大了进护理机构要不要脱毛之类的,这些怎么会和我相关。

现在看来,看护脱毛其实与将来有没有小孩没有关系,就算有小孩,也不应该指望他们来做老年护理(尤其是私处护理)。比如现在很多主张不婚育的人士所提到的,只要有钱,老了可以去护理机构,只要经济能力到位,没有购买不到的服务。

“看护脱毛”虽然只是美容/医疗/护理机构的一项服务,却能从某些程度上折射出自己的思维方式、对自我经济独立的看重以及对选择权的把握。

就像曾经看过的一则寓言,穷人在海边辛苦捕捞,富人也在海边辛苦捕捞,穷人不解地说,“你虽是富人,与我也没区别”。富人却说,“区别就是我可以选择这样辛苦劳作,也可以选择悠闲地在海边支起躺椅晒太阳”。

有影评说,电影的结尾把现实写得太美好,钝化了电影原本应有的锋利。大概意思是现实中的贵族哪里会这么轻易就舍得放下能够躺平享受的生活,非要跑去追求什么自由与创业,好像电影非得让华子烂在贵族的牢笼里,才算升华。

我倒是觉得电影结尾挺好的,现实生活中本来就有各色人生,而美纪与华子刚好能温暖做出同样选择的人。

现实生活中对婚育的争执也从来没断过,有的人选择就这么孑然一身,上年纪了自然有对付上年纪的办法,有的人选择与人结伴,到老了享受儿孙膝下承欢,当然也不排除随着人生阶段的发展与人生变数的产生,中途改变想法的。围城嘛,既能进去,也能出来。

可不管怎么变,首先还是得爱自己或者更爱自己,这样想着,将来才不会后悔当时的任何一种选择吧。





✔加入我的翻译社群↓↓
“句子迷”社群来啦~75家海外投递链接+海外/国内翻译咨询+CATTI备考答疑

作者简介:
*自由译员
*中国翻译协会会员
*英语硕士+法学学士
*CATTI英语笔译一级
*国际日本语能力测试一级
*译著《ZARA引领快速时尚》
(二人合译)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
*曾任全球顶级视觉设计艺术月刊
Computer Arts《视觉设计》译审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