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年代

good

幸亏有了那些故事,每次我都乖乖上床,从不捣乱生事。 P9

对于精装书,我只好敬而远之,装帧太好就得轻拿轻放、小心翼翼。 P10

4 让·普朗(Jean Paulhan,1884—1968),法国作家.评论家、出版家。 P11

事实上,借书给别人分两种情况:对方开口,或者我主动献宝。 P12

况且玛丽可能会把它还给我,当然也可能转手又借出去了。 P13

但有时候我还是管不住自己的舌头,那句话命中注定要脱口而出:“你能借给我看看吗?”烦恼从此开始!除了让他人蒙受出借书本的极度痛苦,我也给自己惹来了借书读的折磨。 P14

可怜的管理员!因为兰波3的漫骂,他们已经收敛许多,如果偶尔态度恶劣、为难读者,那一定不是针对某个来借拉布雷东4作品的中学生,而是有人竟然对这位作家—无所知!再说,根据《解放报》5的报道,令图书管理员头疼的最新问题是那些家伙总是站着看书,就在书架前面,旁若无人,把过道都挤满了!1 约翰·考柏·波伊斯(John Cowper Powys,1872—1963),英国作家、诗人。 P15

家中书本聚敛成山,肯定有碍观瞻。 P16

2 库辛·德·格兰维尔(Cousin De Grainville,1746—1805),法国作家。 P17

豁口裂缝的杯碟瓢盆,做擦鞋布都不够格的破套头衫,赶紧扔掉,太轻松了!七把蔬菜刨皮刀丢了五把,还有古董级別的电动搅拌器,1965—1985年间的税收发票,通通扫地出门,真是过瘾!但是扔书,就像烧毁旧日的情书或者祖母小学时代的作业本,令我心如刀绞。 P18

卖书的钱刚好够大伙儿吃一顿的。 P19

当然,幸运的话,也会有意外的发现,譬如:《少女礼仪》(La Politesse des petites filles),女孩子家的“必修课程”,1924年出的“第二版精编本”。 P20

姑且饶了那张入场券吧,总该给自己留下些什么。 P21

看来我的美名传播得还不够远。 P22

4 乔治·西默农(George Simenon,1903—1989),比利时法语侦探小说家,是20世纪最多产、发行量最大的作家之一,作品超过四百五十部。 P23

只有在脑子里想好要买哪本书之后,我才敢去书店。 P24

3 《米德尔马契》(Middlemarch),英国作家乔治·艾略特的代表作。 P25

抛开口袋书这一特例,在许多年里,我心情愉快地读着面目平凡的书,尤其是高雅文学作品,一律是纸和字的简单组合。 P26

2 于勒·罗曼(Jules Romains,1885—1972),法国诗人、作家,1946年当选法兰西学院院士。 P27

还有《希腊和野蛮世界神话故事集》,书页毛茸茸的像桃子皮,还散发出胡椒的辛辣味道。 P28

2 《阿尔罕伯拉》(The Alhambra),华盛顿·欧文描写19世纪欧洲风物人情的作品之一。 P29

每本书都是独一无二的乐器,在演奏者指下发出不同的声响:“七星文库”有长笛般清扬高亢的音质,《小罗贝尔词典》则是巴松低沉庄严的音色。 P30

对于神圣的书本,防盗磁条是种亵渎。 P31

拆掉一个讨厌的护封有多容易,丢弃一条长长的书腰就有多犹豫(我不想再琢磨究竟是为什么了)。 P32

如今,所有东西无论大小、不分贵贱,通通打上条形码,成为待价而沽的商品。 P33

反正我是觉得挺不好意思的:找个地方留下自己的大名,这种行为暴露的鄙俗和小气,我完全能够领会。 P35

遇上心情沮丧的日子,我不会自暴自弃到独自躲进厨房,手持鸡腿大咬大嚼,但会神经质地把菜肴里用作点缀的水芹一根一根捻出来。 P37

有一次,弗朗索瓦趁着堵车埋头读他的《世界报》,结果和人家撞了车。 P38

2 恺撒(102 BC—44 BC),罗马共和国末期杰出的军事统帅、政治家,著有《高卢战记》。 P39

他说得对,不过我得暴食症已经很久了,小时候读《故事与神话》,就像啃香脆的面包棍那样速度惊人。 P40

5 亚历山大·维亚拉特(Alexandre Vialatte,1901—1971),法国作家,卡夫卡作品的法译者。 P41

收看节目时我仿佛身临其境,坐在摄影棚中间搭起来的小客厅里接受盘问。 P42

3 伯纳德·比沃(Bernard Pivot,1935— ),法国记者、电视文化访谈类节目主持人,龚古尔文学奖评委。 P43

贡巴尼书店的女店员洋洋得意地对她的同事们说:“瞧,我说该把里斯的书放在书架上吧!”她做得对,我一下子就买了四本。 P44

3 克里斯托夫·伊舍伍德(Christopher Isherwood,1904—1986),英裔美国小说家。 P45

第二年1月初,一口气读了六本马夏多·德·阿西4的作品。 P46

6 雷吉斯·布瓦耶(Régis Boyer,1932— ),文学评论家,巴黎索邦大学斯堪的纳维亚语言文学教授。 P47

读书年代Bouquiner带上所有的书回巴黎 文学电子书 第2张

读历史学和社会学评论——这是我的工作。 P48

我不愿意负责这本书,出版社偏偏拒绝给我另一本想做的。 P49

她其实不是我的什么姑婆——每户人家都有那么几个牵扯不清的假亲戚。 P50

运气好的时候,她能说动妈妈尝尝她拿手的兔里脊肉。 P51

”这意味着他已经抑郁、疲倦、愁苦到了极点。 P52

我在办公室里,趁着校对两篇稿子的间隙享受百无聊赖的时光。 P53

这本任劳任怨的《实用拼写》,它的插页和附录中蕴藏着无穷的财富。 P54

我知道有的人天生就喜欢整理,或者总有办法把东西收拾得井井有条,我不是。 P55

破天荒地,我竟然八点半就到了办公室。 P56

除此之外,从早到晚埋头苦读,颈椎炎、肩周炎接踵而来,粗糙的骨痂和接触性皮炎也会不期而至。 P57

4 艾瑞克·纽比(Eric Newby,1919—2006),英国游记作家,游踪极广, 著作等身。 P58

有人窥探我正在读的书名,我就会火冒三丈,要是这个冒昧的家伙还敢不识时务地以眼神询问:“你看的是什么书?”就更令人忍无可忍(没用的书呆子)。 P59

3 马里奥·普拉兹(Mario Praz,1896—1982),意大利作家、评论家。 P60

第一本书的选择通常具有决定性意义。 P61

显然,这种阅读方式与正统的读书理论背道而驰,学校里教授的是:如果去奥地利,就该把与奥地利有关的文学书籍都读一遍。 P62

这家诊所算得上是一代新贵,墙上挂着色彩绚烂的凡·高仿制品,火腿肉酱用铝纸裹着保温。 P63

再放一本百科全书在车里就好了,人们在开车旅行时往往会提出最荒诞离谱的问题。 P64

我已经把要求一降再降,即使房间没有幽暗的角落,不能保证绝对安静,我也能够忍受,因为我随身带着眼罩和耳塞。 P66

如果在读玛丽·安托瓦内特1的传记之前就已经知道她最后死在断头台上,而不是在分发奶油蛋糕时死于虚脱,那又何必读这本书呢?总之,见惯了“他们一直过着幸福的生活,还有了许多孩子”这类鼓舞人心的结局,我对故事如何结尾已经不感兴趣了。 P67

皮罗托是一位花粉商,因受野心驱使,倾家荡产。 P68

”书里什么错误也挑不出,自然是件让人高兴的事,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不合时宜的印刷错误恰好证明了这句话。 P69

5 香搭尔·托马斯(Chantal Thomas,1945— ),法国作家、历史学家。 P70

这种粗心冒失总是伴随着偶尔发作的神经质,愈演愈烈。 P71

我们正准备换张桌子,忽然听到尖刻的一句:“你们不能另外找个地方看书吗?!”我这才恍然大悟。 P72

对于一个神志已经不大清醒的人来说,这个任务未免艰巨了些。 P73

当然,与近视带来的数不胜数的好处相比,这些小小的不便实在微不足道。 P75

在巴洛克式的景物中流连,就不必再读巴洛克风格的书了,不是吗?面对这部大作,我告诉自己要克制,规定自己每天不能读太多,而要仔细品味作者的用词和风格。 P77

苏菲。 P78

最后,我让步了,因为我讨厌吃煮得太烂的芦笋。 P79

其实,和抽烟相比,阅读并不一定是更值得称道的事。 P80

典故出自福楼拜小说《包法利夫人》。 P81

我酷爱读书,因此成了一个令人头疼的小孩:喜欢独处而不愿参加集体活动,爱看书不爱游戏闲逛。 P82

幸运的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在更年期到来前,我就采取了一系列防范措施。 P83

我夸张了吗?举个例子:有一次,我坐飞机从巴黎去巴勒莫。 P84

糟糕,空姐走过来了,她用同情的眼光看了看我,蹲下身帮我把所有东西都捡了起来。 P85

为什么要去读这些捏造的故事,追看写在纸上的旅行?为什么要满足于冒充的激情、假想的犯罪,这些寒酸的仿制品?我要真实地生活。 P86

那时,我可以随意借阅家里所有人的藏书。 P87

7 《黄色房间的秘密》(Le Mystère de la chambre jaune),法国作家加斯东·勒鲁(Gaston Leroux,1868—1927)的著名推理小说,1908年出版,是最早的密室推理作品之一,曾被多次改编成电影。 P88

一起生活的最初几个月,我一直保留着杜库埃迪克街的单身公寓。 P89

五十岁的年纪,足以让我倚老卖老。 P91

我不愿接受这份“圣职”,管它是来自教廷还是妈妈。 P92

1 《催命》(Mort à crédit),塞利纳的第二部小说,1936年出版。 P93

智慧又回到我身上。 P94

当然,还有一些书的命运,说起来就颇有些悲剧意味了:萨拉热窝人缺柴烧时,会把书打湿,压制成砖,他们就这样毫不犹豫地把铁托的书做了燃料。 P95

但是,即使不算这些,书架上还是有空着的地方,可见我的文学修养还远远不够。 P96

很多东西忘了写,这没什么大不了,生活还在继续。 P98

米肖向往东方、佛教和神秘主义,广为游历,并利用毒品的刺激进行自我探索,曾到远东和中国旅行,著有《一个野蛮人在亚洲》。 P99

关于书本,安妮积累了形形色色的话题,许许多多个故事,于是便有了这本《读书年代》。 P100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