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田便利屋

good

多田,是开便利屋的滥好人,一心一意以服务周边居民为自己的使命,不管是遛狗还是去医院探望老人,大小杂事,来者不拒。 P4

开便利屋的滥好人多田,似乎极力隐藏着什么不堪回首的过去。 P5

医院里的谈话室安静极了。 P6

你是为自己的事情忙活。 P7

“怎样怎样?”老伯说着摇摇头,往电视的方向走开了。 P8

随即,她凑近躺在最里边的床上那位乍一看辨不出性别的老人耳边,高声喊道:“背痛吗?帮您换个姿势吧。 P9

多田旋转钥匙发动引擎,等着空调的暖风出来的当口,他点上烟。 P10

完全没时间告诉她这话。 P11

尤其是当人们还没走出过年的心态时,生意近乎惨淡。 P12

”多田没怎么接话。 P13

四十二岁。 P14

每当吉娃娃在满是尘埃的木地板上走动,就发出嚓嚓的脚爪摩擦的轻微响动。 P15

打算让人在一月三日干什么呢,多田疑惑地想。 P16

多田一肚子气没处发。 P17

听说老冈把自家拥有的大量田地全都填平建了公寓。 P18

要是站在院子里,不管愿不愿意,穿行于街上的公交车都尽入眼底。 P19

头班车五点五十分来。 P20

他在门内借着院灯瞅了下一尘不染的庭院,满意地点了点头。 P21

“那我告辞了。 P22

“所以我才讨厌没什么大脑的小狗嘛。 P23

“这个,难不成是多田的狗?”“啊?”“晤,和你真不搭。 P24

他从不开口说话。 P25

“PINGFONG!答对了。 P26

”“我开车来的,送你到车站吧。 P27

“你开了个面馆?”“这看起来像面馆的名片吗?”多田觉得有必要给自己一点精神安慰,于是没开窗就猛抽起烟来。 P28

“行天,拜托你件事。 P29

仿佛为了安抚狗,行天轻轻叩击旅行箱,随即拉出车载烟灰缸,碾灭从多田这儿拿的第三支烟。 P30

那儿没人。 P31

你忘了不是?我可是土生土长的真幌人,就你那站前地址,扫一眼就知道大概在哪儿了。 P32

”“那个澡堂还没倒闭啊。 P33

其中,留宿的必需用品只有一点点,其他全都是酒。 P34

啊对了,今天是归还吉娃娃的日子!多田一下子清醒过来。 P35

”“哦。 P36

找出合同后,行天按照上面写的号码拨通佐濑家的电话,把手机还给多田。 P37

他给占娃娃系上红色的狗绳,踩住绳子一端坐在公园长椅上。 P38

行天毫不停歇地又开始抽第二根,于是多田把烟缸放到两人之间。 P39

”行天一本正经地回答,“可结婚之后,要是不说话就有些冷场。 P40

存款全给了曾是我太太的那人,所以眼下一文不名。 P41

感觉到多田的视线,他不自然地把右手插回口袋。 P42

”应该是客厅的房间里.几乎不见家具的踪影。 P43

”他的声音过于沉稳了,以至于多田迟疑片刻才接了句“大概吧。 P44

其用意很明显,等多田发现了举家出逃的事实,怎么处置悉听尊便。 P45

他在孩子的性别上放手一赌。 P46

补习班也和茉里在一块儿,她俩关系很好。 P47

多田把车停在对面的便利店旁,从便利店门口公用电话亭里的电话黄页上搜寻住在真幌市久生四丁目附近“菅原”家的号码。 P48

接电话的声音明显是个孩子。 P49

好吗?”宇滓井家的院子里,南天竺点缀着红色的果实。 P50

”忍又摸了摸吉娃娃。 P51

日光已变为橙色。 P52

“你打算怎么办?扔在那边的马路牙子上?”“要听听佐濑小姑娘的想法。 P53

并不是说和谁熟了就能更了解对方。 P54

这光景如同一旦踏入就无法从中返回的在夜色间燃烧的森林。 P55

多田把车停在看得见旧公房的田野旁,琢磨着该怎么办。 P56

多田只得脱掉跑鞋。 P57

”行天对着门流畅地说道。 P58

茉里于是一言不发地点点头。 P59

”茉里大约因为听到朋友的名字而稍许放下心来,用嘶哑的声音问了声“小花呢”,行天从纸袋里掏出吉娃娃递到茉里手上。 P60

多田想替她擦掉顺着脸颊往下淌的眼泪,但又作罢。 P61

“我知道了。 P62

吉娃娃一直轻微地发着抖。 P63

今天的工作到这儿总算是了结了。 P64

那是他们出生长大的城市。 P65

从东京某区到这儿来玩的朋友瞥见真幌市贴着东京都知事选举的海报,不由惊呼“真幌这地方竟然是东京!”。 P66

,,行天笑道,一边把吸进的烟雾不断地吹向天花板。 P67

然而若问真幌市民怎样应对,那就是自闭。 P68

电视新闻中出现了插播画面,气象预报员打着伞站在街头宣称:“东京今天一直在下冰雨。 P69

偶尔地,行天也会帮着取来要换上的纱窗,或在一旁拿着簸箕,又或是乱摆弄车库里的电线而触电。 P70

似乎是存了钱购置的。 P71

目前不过是工作的间隙。 P72

纸板箱上用麦克笔写着字,除了“赠送吉娃娃”,还有潦草写就的硕大的事务所电话。 P73

”他轻轻地开口叫道。 P74

至少多田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P75

又或者他其实什么也没在想吧。 P76

”“你还真了解女性心理。 P77

多田很久不曾有这样的认知了,原来对话是让人疲倦的。 P78

离开事务所后,他漫无目的地闲荡开了。 P79

生于斯长于斯的真幌男人们有很大比例是在后站抛却自己的童贞,高中的时候多田就知道有好几个同学逃课前往这里。 P80

在积雪上嬉笑着行走的情侣。 P81

要是拿了钱这么于心不安的话索性赶紧离开我的事务所得了。 P82

“没干什么。 P83

”行天说,“捡来的。 P84

多田半坐在事务所沙发边上,从刚才起就保持着僵硬的姿态。 P85

不过多田在打开事务所的门见到女人的瞬间就明白过来,这一小时的大半都被她用在了打扮上。 P86

她的面孔是脂粉堆就,所以不太能断定,但看起来应该是亚裔而且是日本人。 P87

“有运送哥伦比亚女郎的通路哦。 P88

那是习惯于死心的人的表情。 P89

原先养它的那孩子名叫茉里。 P90

行天握着烟盒用手背有气无力地摸了摸吉娃娃。 P91

看上去像是做过防腐措施等待着葬礼开始的尸体一般。 P92

行天没有回答。 P93

回到事务所,只见行天穿着大衣坐在沙发上。 P94

装着垃圾的超市购物袋堆积在电线杆脚下,其中有些滑落开,垃圾散在地面上。 P95

这哪是一对,多田想。 P96

他拽着仍在抗拒的多田踱到路的尽头,又走回车站这边。 P97

那就选你好了。 P98

”多田把行天从女人跟前拉开一些,小声追问道,“为什么要从我的钱包里掏钱?!”“因为小学生的零花钱可不够买女人。 P99

“这边这位。 P100

他说没做过,是指到了这般年纪一次也没做过?但不就是为了这个才有红灯区的嘛,不可能吧。 P101

屋子不到七个平方,挂着一盏小小的圆形日光灯,屋子的中央铺着看上去潮乎乎的薄垫褥。 P102

女人的枕边有个敞着盖的瓶子。 P103

屋里没有暖空调,一派寒意。 P104

女人欢快地答道:“她可喜欢狗啦。 P105

海茜并非左撇子,而是右手指甲受了伤。 P106

多田急忙站了起来。 P107

没错,多田想。 P108

我只是不太瞳罢了。 P109

他的体温倒接近正常,似乎稳定下来了,可这回说是鼻涕流个不停,腋下挟了厕所卷纸。 P110

,,“海茜已经上班去了哦。 P111

把门的底部削掉一点倒也可以,但那样一来,如果木头因为湿度变化而收缩,就可能会喀哒作响。 P112

多田每推完一次刨刀,就把拉门放回去试拉一下。 P113

“那人好怪哦。 P114

海茜说的男人就是这人!多田意识道。 P115

被推到水槽边的男人正试图重新站稳,半跪在地上的多田一回头,便冲着对方的肚子用力一推。 P116

“唔。 P117

“怎么回事?这是……?”对多田茫然的疑问,行天径直答道:“这玩意儿搁在马桶水箱里。 P118

“你要再接近这位美女,下次可真要烧你的眼睛了。 P119

”一手护住疼痛的腰眼,多田走在夜晚的大街上。 P120

吉娃娃是她的希望。 P121

这当然是错觉。 P122

“好饿啊。 P123

不知所终的租客的行李要处理掉。 P124

这些都是行天的旧习,但是,不洗脸也不去洗澡算怎么回事?多田暗想。 P125

多田深深吸了口气,终于只是说: “是吗?”“是啊。 P126

回家呢。 P127

“哎呀。 P128

”总算抵达事务所楼前的多田把车在停车场的规定位置停稳,关掉引擎。 P129

行天似乎还真是饿了。 P130

“干嘛!”信仔吼了一声,这才发现眼前是自己的天敌行天,于是僵在那儿不动了,紧紧地闭上眼睛和嘴巴。 P131

”行天温柔地低声说,随即放开信仔。 P132

有客户要求修理狗屋,所以还得买上铁丝网。 P133

露露和海茜迎了出来,两人都套着宛如蜻蜓翅膀般透明的睡裙,没化妆的脸上满是笑意。 P134

”露露扬起肿意未消的眼睛凝视多田。 P135

所以他过去总在车站前头转悠,可最近好像有个组织用更安全的方法来交易药丸。 P136

回到事务所的多田揉着传来钝重痛意得太阳穴,试图缓解疼痛。 P137

多田满肚子火,把作废的几张发票撕了下来。 P138

你接杀人的活儿?”“怎么可能。 P139

”“我去买午饭。 P140

”多田没法工作,只好和狗的主人中村商量一番,让其提前带狗去散步。 P141

把蓬乱的前刘海扎成朝天辫的那副尊容,无疑不可能得到委托人的信赖。 P142

”“那没问题,不过——”多田小心地捧着把手纤细欲折的茶杯,问:“为什么呢?”“最近有人在这个小区附近看到可疑的男人向孩子们搭话。 P143

这位是行天。 P144

在我看来,反倒是对儿子缺乏关心。 P145

对啊,是“留堂辅导”。 P146

干嘛喊我由良阁下。 P147

这家伙对孩子动真格生气哪,多田诧异地想。 P148

他往方向盘上重重砸下一拳,随即意识到行天和由良都以惊诧的眼神注视着自己。 P149

目前为止我不都是自己回去的嘛。 P150

“妈妈才不担心我呢。 P151

这,就是活着。 P152

这孩子也不说声晚安,一如既往漠然地关上门。 P153

仿佛这世上除此之外别无其他可获之物,孩子们嗷嗷待哺地贪求着这一切。 P154

”自然.由良不曾打来过电话。 P155

他微微弯下身子,把拿着那东西的手够到座位底下。 P156

他伸手一摸,立即发现座位的下面粘着个东西。 P157

”“怎么了?”“唔。 P158

”“你从我工资里扣吧。 P159

“别摇。 P160

“吃了饭没有?”多田跪坐在床的一边注视着由良通红的面孔。 P161

”行天在放的似乎是大结局。 P162

可亲子关系什么样的都有,所以他没作多余的发言:“回去之前,我想看看由良。 P163

”“会得糖尿病的哟。 P164

由良往事务所打来电话,是在第二天的午后。 P165

他说了什么?”“说什么不想有牵连的是你吧?”“行天!”多田揪住行天的朝天辫往上扯。 P166

“昨天怎么样了?”由良刚坐上车,多田就立即发问。 P167

没有街灯,路面昏暗。 P168

“不是和谁学的,是我本人的心情。 P169

”“省了开窗的工夫不是挺好的嘛。 P170

”坐在多田身旁的行天静静地唆使由良道,“多田会想办法的。 P171

上车以后,坐在正向右侧最后面的单人座。 P172

”由良说,“因为那个男的说,‘你要是偷懒,我们马上就会知道。 P173

”多田啜了一口煮过头的咖啡,“那么,由良阁下昨天因为感冒所以没去打工是吧。 P174

”“那我怎么办才好?”“你把剩下的砂糖给我就行了。 P175

”“知道了。 P176

你着急吗?”海茜朝着似乎隐隐在震动的平房喊道:“露露——露露——”“什么哦?”在粗重的喘息问,露露一本正经地回答。 P177

你可帮了我一个大忙。 P178

多田走近时,信仔正被行天亲亲热热地勾着肩膀,泫然欲泣地嘟囔了句“干嘛”。 P179

”“我来给他点颜色好了。 P180

”多田说。 P181

信用第一。 P182

”“那可不太方便啊。 P183

行天小声嘀咕道。 P184

在为这件事奔走期间,眼看着像是已经出梅了,万幸的是没下雨。 P185

“看了。 P186

行天则只说了一声“噢”。 P187

已经是夏天了,暂时就这样也不错吧。 P188

多田紧盯着由良开启玄关门的手,然后说:“由良阁下,你认为那个动画片是happy ending吗?”“不觉得。 P189

“听我说,由良。 P190

”多田说,“别忘了,副驾驶车门的喷漆费还要从你工资里扣。 P191

多田向来后知后觉。 P192

”行天懒洋洋地点上烟,“我想知道不装空调的理由。 P193

一口气喝光了自己的那罐啤酒之后,他重新躺回床上摊开。 P194

”“有点事?”行天问。 P195

”多田想。 P196

对于每逢忌日来此面对罪孽记忆的她,没有理由让其感觉到同样无法抛却记忆的自己的存在。 P197

根据茉里的话-行天穿着毫无褶皱的天蓝色T恤,头发也梳得服服帖帖。 P198

用茉里的话说.就是“怪人,但不可怕”。 P199

不知是第几辆公车在多田跟前停下,打开车门。 P200

“便利屋,振作点!”随着老人的声音,冷水当头浇了下来。 P201

”确实如此,多田想,但他毫无异议地对老冈的提议表示接受:“不好意思,那我回去了。 P202

这个女人的做派里有某种东西,我认识和她非常相似的某个人,多田想。 P203

”女人停下正要走上车阶的脚步,回身看向多田。 P204

究竟备些什么好呢?两人激烈地争论了一番,最后决定“用好吃的冰淇淋吧,天这么热”。 P205

真慢啊,正当大家这样想着,行天和海茜回来了。 P206

“总之,我们先去事务所吧。 P207

”“因为,小春他,”凪子继续说道,“讨厌劳累的事。 P208

冷场,多田心想。 P209

加之,行天的确连自己女儿都没见过,我却讲什么“一个小学女生”之类,或许该算是少根筋。 P210

多田四顾事务所内,想找个改变话题的材料,视线停在了春的睡脸上。 P211

春半睡半醒地从沙发上下来,宣布要“尿尿!”。 P212

顺便告诉你,你女儿也来了。 P213

”凪子说了些什么。 P214

”“什么啊?这是。 P215

”多田本打算诉说一番自己被行天乘虚而入的悲惨遭遇,但被凪子问了句“你是不是在意小春的过去?”,不由语塞。 P216

他负责收集血液。 P217

患者当然是因为生病住院的,根本不是做这个的时候。 P218

重逢后,我们结了婚。 P219

“可他会回来的呀。 P220

“有的人觉得他像凶暴的奔流,有的人则觉得他冷彻清润,不是吗?就像水无论以何种面貌带来什么,对生物来说它都是不可或缺的存在,对我们而言,小春是无可替代的朋友,就算再也不会相见也是如此。 P221

对行天来说肯定也是这冲感觉。 P222

”凪子说。 P223

仿佛在说这是理所当然一般,她一手拉起皿子,另一只手拉住多田。 P224

“我害怕起来。 P225

“是啊,算是万幸。 P226

”多田无从说些什么。 P227

但凪子说了,说别去那个世界。 P228

会邂逅怎样强劲的女人呢,也有些人怀着这般游兴,为了给自己的吹嘘资本添砖加瓦而来到后站。 P229

这个男的为什么就搞不清楚呢,正如这是海茜的价钱,对海茜来说,这也是男人的价值。 P230

用桶打了水冲洗门口,又把袋口牢牢扎紧的塑料袋扔到垃圾站,做完这些回来的露露说了声“好了”。 P231

“怎么了?”注意到脸色苍白的海茜,提着瓶装饮料的行天站在一旁问道。 P232

茉里挺高兴地说她今晚在忍家里留宿,据说,行天毫不懈怠地把她送到了站前的公车站,然后回到露露和海茜的租屋。 P233

粘稠的鼻血滴的满地都是,不知出于什么技巧,行天没触及山下的门牙,手背上一点儿也没被伤到。 P234

她想,就算今天把排班给搅乱了,有露露在的话一定能好好给自己善后。 P235

”据说,海茜到那时为止还在怀疑行天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P236

”海茜和拿着往真幌车票的行天一起来到东海道线的月台。 P237

”车门关上了,行天留在站台上,火车开动起来。 P238

虽说之前觉得他大概年纪很轻,但也把其想象成稍微年长些的男子,多田为了稳妥起见,把视线投向坐没坐相的男人。 P239

“他没有手机。 P240

还说,他在追的,好像是砂糖事件中关照过我们的便利屋当中的一个。 P241

”“慢着!”作势起身的多田被身后的男人抓住双肩,又被压回沙发里。 P242

纯白纤薄的限量版手机上挂着真幌天神的护身符,感觉是隆异的搭配。 P243

“星哥!”距离虽短,但因为全力狂奔,多田喘着粗气。 P244

“那个叫什么山下的,随你们喜欢好了。 P245

多田用手拨开违章停放的自行车站在售票点跟前。 P246

走过售货机后.让人觉得简直多过了头的自动数码证件照的隔间在昏暗中整齐矗立。 P247

行天是知道会变成这样吗?因为知道所以才打电话。 P248

四人病房里安静得很。 P249

行天先生按预定明天出院。 P250

”最初多田每天都来,到现在也依旧几天一次来真幌市民医院探望行天。 P251

散落的小区。 P252

多田这样想,但眼下指责也毫无意义.他便直入话题。 P253

”“春很可爱呢。 P254

绝无可能。 P255

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P256

在真幌站、公园大厦,以及女儿念书的真幌高中门口,记者或主持人聚成一堆向相关人员发问的影像,连日来通过电视画面播往全国。 P257

“——呀?”行天说了些什么。 P258

“你还有其他地方去?”多田反问道,“那么明天见。 P259

“就是常出现在这间病房里蹭老奶奶当零食的戚风蛋糕吃,吃完就溜的那个,他叫行天,是我的高中同学,是个在我那里蹭吃蹭喝的瘟神。 P260

”“那就好。 P261

还需要鬃刷和水桶吧。 P262

水量好像因此而减小了,变成了这个样子。 P263

想一个人呆着。 P264

无论怎么打量都只能看作是“只有追溯到远古时期才能看见的、典型的古惑仔”。 P265

多田对居民们说了句“我走开下”,起身把行天带到公园一角。 P266

手心里沾了腥臭的水味儿。 P267

他投说谎。 P268

”“行天!”多田叫道。 P269

高兴吧,便利屋?”星用不带起伏的声音回答。 P270

让行天来开车太危险,可若让行天坐在货厢,说不定会震到肚子上的伤口,所以别无其他选择。 P271

“这人的动作有点怪吧?”清海说。 P272

多田感觉到危机,小声问道: “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一一说明的话太麻烦了吧。 P273

“这个人,虽然只是背影,可上了好多次电视呢。 P274

父母气得不行,教室也没地儿可待,惨透了。 P275

“喂,阿星?便利屋呀,说愿意接下来。 P276

”“你凭什么断言?”多田在一旁插嘴道,“你刚说了你怎么会知道,不是吗?”“什么嘛,便利屋,你以前是刑警?”“不。 P277

”多田试图修正谈话的轨道。 P278

“哎,这里有浴缸不?”“你怎么想?”多田一边在“松之澡堂”洗着身体,一边问行天。 P279

他便用自己的脚底交替地从腿往下擦。 P280

”行天说着,结束了实际上是泡脚的入浴,走出浴池。 P281

“嗯。 P282

我们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P283

相应地,多田吩咐行天做早餐。 P284

“有时候人们想从杂事里解放出来,就算要付钱。 P285

都离过一次。 P286

她聪明着呢。 P287

”“……怎么回事?”“做手工的时候,有几个人追着玩,撞到了正在摆弄切割机的行天。 P288

完全没想过会造成那样的重伤。 P289

行天也好清海也好都以不情愿的表情吃着炒乌冬。 P290

那我一个人去。 P291

不知是不是刚从补习班回来,客厅里搁着眼熟的书包。 P292

“是这里!”行天喊了一声,停止了快进。 P293

觉得很孤单。 P294

“多田先生,真是偶遇啊。 P295

“什么样的?”“好像因为接受了一次采访,媒体就紧盯着不放。 P296

“你出院了啊,祝贺你。 P297

“有话和你说。 P298

”“为什么是我?”“我想尽量不使用腹肌。 P299

“没错。 P300

行天仰望着天花板开始吸烟。 P301

”行天的嘴角浮现出稳稳的笑意。 P302

仿佛动物闻到伙伴的气味似的,清海和芦原园子刚相对而站就立即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P303

别让我在半途逃走,嗯?”清海沉默良久,终于点了点头。 P304

”“那没问题,不过行李怎么办?”“先放你那儿。 P305

“大叔,快把痢疾治好哦。 P306

在天空极高的地方,有黑色鸟儿的身影在盘旋。 P307

多田一天里要处理好几件委托,连日在真幌市内奔波。 P308

”“我没欠债。 P309

”多天一本正经地说道。 P310

多田一边注视着反射在天花板的路灯光,边等待睡意到访。 P311

那一定是装成筱原利世的新男友来向现任男友说分手。 P312

”依旧是不知所云,电话给挂了。 P313

多田、行天与筱原围着矮几落座。 P314

“然后?”“然后,我这边也发飙啦。 P315

搁在矮几上的行天的双手,其指根附近的手背也破了皮,带着血痕。 P316

”坐上停在路边的小货车,行天把潮乎乎的衬衫摆在仪表板上。 P317

其上有原木小屋也有移建的旧式民居,还有带着北欧风格烟囱的房子,各种跨时空的独栋别墅相邻着排列在一起。 P318

”“能让我看看吗?”“嗯.当然。 P319

清出来的垃圾由多田开车送往市里的回收中心进行处理,包含该费用的劳务费在完工后付款。 P320

“不是,那个……”他吞吞吐吐地往后挪。 P321

请你找别人吧。 P322

“咖啡的神殿阿波罗”在那一晚也热闹非凡。 P323

简直像简单的找茬游戏,多田想着,啜一口凉掉的咖啡。 P324

”“我是便利屋的多田。 P325

以为会拿出户口本什么的,可他拿出来的却是薄荷万宝路。 P326

多田喝了一口水。 P327

和我同一天出生的男孩子只有一个。 P328

”北村的声音一如问天空为什么是蓝色的孩子那般明朗。 P329

像个弹簧人偶似的蹭地跳了起来。 P330

我倒从没听说有谁能怀着后悔还觉得幸福的。 P331

大约是行天把吃完的空碗就那么放进购物袋然后塞进了垃圾桶吧。 P332

几乎都是不再穿的衣服或陈旧的商务书籍,但也有的放着影集或孩子的毕业文集还有公仔之类。 P333

不管怎么说,光看外表的话,他是个好男人。 P334

”行天的眼睛紧盯着照片说,“连学坏的力气也没有。 P335

”妙子干脆地点头,而多田感到有些怪异。 P336

是去超市了么。 P337

在驾驶座上摆着本该捆成一堆搁在货厢里的账本。 P338

是木村家的儿子学坏的那一年。 P339

这没有意义。 P340

”打开副驾驶座边上的车门,行天下车在停车场站定。 P341

随着整理仓库的进展,照片中的时间不断向前回溯。 P342

“看起来很温柔,这感觉像极了。 P343

”说着,他像赶人似地摆了摆手,可行天没动弹,仅仅抬起眼来,说:“最近,你看起来像在害怕什么。 P344

一旦知道了,便只能向前。 P345

”眼下他正在院子里起劲地重新放置盆栽。 P346

和变态可只有一线之隔啊。 P347

”“可是,行天先生说过会告诉我……”北村恳求般看着行天。 P348

时间紧着呢。 P349

这些东西像是早就清楚自己的去向似的,安静泰然地置身于多田的手中。 P350

早坂沿着坑的边缘走近多田和行天这边。 P351

“哎,等等,多田先生。 P352

我喜欢这儿。 P353

”早坂点点头,看一眼手表。 P354

要是想给谁打电话,事务所装有座机,便利店前面也有公用电话。 P355

就在差不多午夜时分,行天有了动静。 P356

走到真幌主街的尽头,行天转到了一条小径上。 P357

因为,即便会引发起冒险心,可巷子里常浮动着危险的气息。 P358

红灯笼上以不俗的笔法写着“串烤 鸟增”。 P359

”行天答道。 P360

有酒精味。 P361

行了,你快说你的事。 P362

多田心头火起,这就要闯进串烤店,终于还是忍了下来。 P363

那是妙子的账本。 P364

”星接过外卖,从凳子上站起身。 P365

多田对老人说了句“惊动您了不好意思”,结了账,拿上留在柜台上的家庭账本。 P366

这只是为了让他答应我的要求而显示一下诚意罢了。 P367

”注意到时,话已经涌了出来。 P368

”“你这结婚生活有哪点好?”行天砸扁啤酒罐,一边问。 P369

工作一年后,她的年收人就达到了我的二点五倍。 P370

我笑了笑没放在心上。 P371

只要妻子否认了,多田大概就会相信。 P372

直到抱着儿子,都傻愣愣觉得这不是现实。 P373

“那之后有半年,我费尽了心思,可是不行啊。 P374

从婴儿床把儿子抱起来的梦。 P375

“伤口愈合了对吧。 P376

”多田因痛苦的回忆笑了起来。 P377

打开盖子一看,里头放着看来是一年间存下来的钱,和北村周一写了联系方式的便条。 P378

“刚才茉里和她的朋友忍来我们这里玩了哦。 P379

我们是请你来参加派对。 P380

妥善地。 P381

不知为什么,多田心里不宁静。 P382

想着不如拒绝收件。 P383

也没有把门松摆在屋里的道理。 P384

”为什么就不能心里舒坦呢?行天曾经问他。 P385

让多田受惊的不明物体,其实就是那对门松。 P386

行天一直没有回来。 P387

“没关系。 P388

多田等着他往下说,可等来等去,北村都只是一言不发地微笑着。 P389

”多田把身子小心地深深靠进不稳当的椅背。 P390

要在MC宾馆吃饭。 P391

从心底里期待着。 P392

”万一有这么一天,北村的痛苦之期来临,以至于他想把一切重新来过。 P393

要是看见他我马上联系你哦。 P394

是我,山城町的老冈。 P395

近乎确信的预感袭来。 P396

你别打马虎眼……”话说到一半,多田忽然意识到那是筱原利世住的公寓的名字。 P397

”“为什么?”“都是你害的!什么意思嘛那个门松!”“你不喜欢?”多田想说那玩意儿能喜欢上吗,却又作罢。 P398

只能干了。 P399

带着茂盛绿意的树木,只在绿洲上空飞舞的鸟儿的身影,在水边憩息的人们的喧闹声。 P400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