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言西语

good

即使忽略掉皇阿玛戴手表、汉朝的椅子、唐朝的西红柿等细节,穿越更大的问题其实是语言——你们互相听不懂对方说的话。 P6

可是在曹操《观沧海》一诗中,这六字押韵。 P7

南宋朱熹《朱子语类》中有如下评价:“四方声音多讹,却是广中人说得声音尚好,盖彼中地尚中正。 P8

还有一个与之非常相似的故事:1949 年,为决定官方语言,川渝元老与北方元老互不相让,川话和北京话票数持平。 P13

明朝的官话与现在的官方语言不同,其散播以自然传播为主,真正由官方推广通用语言始于清朝。 P14

保留中古汉语入声格局的方言不多,粤语是其中之一。 P15

所以北京口语音并不能获得读书人的认同。 P16

但是,与高度规范统一的汉语书面语相比,汉语口语的情况却要复杂得多。 P17

但是南系官话也有其独到的优势——南系官话保留了入声,因此在保守的文人看来远比北系更适合用来阅读传统的诗词歌赋。 P18

北京地区的读书人甚至搞出了一种叫北京读书音的玩意儿,只用于读书。 P19

但是老国音的推行并不顺利。 P20

这不是“部分恢复繁体字”的呼声第一次在两会中出现。 P21

不过,现代人的难题早已在历史上就有了解决方法,用不同的拼音文字来书写汉语早已有之,它们也都有不错的使用效果。 P22

这个改造的例子延续时间有限,随着河西走廊慢慢摆脱吐蕃影响,用藏文写汉语的做法也渐渐消亡。 P23

在他们看来,这是一首真正的好诗。 P24

但是,作为自汉字隶定以来几千年稳定使用的传统文字,社会不妨对繁体字多点宽容,在非官方的场合对使用繁体字(如店招等)的限制可以放宽。 P25

北京大学不叫 Beijing University 而要叫 Peking University,清华大学则是 Tsinghua University,厦门大学最厉害,直接用了个让人不明所以的 Amoy University。 P26

为了向中国人传教,西方传教士热衷于学习汉语。 P27

赫德希望各地能用地方音拼写,但各地邮政局长则往往用已经通行的威妥玛拼音交差。 P28

公元 311 年前后正值五胡乱华,有一群在华经商的粟特人给故乡撒马尔罕去信描述中土近况,这些用粟特语写的信件却在玉门关以西被截获,并未到达目的地。 P29

关于长安和洛阳惯用名究竟如何得来,至今尚没有共识,有研究认为 Khumdan 来自上古汉语咸阳的发音,而 Sarag 则可能和古代西方对中国的称呼 Seres 有关。 P30

一向以口音周正骄傲,其发音被认为是标准的北京人,普通话说得似乎也不够“普通”。 P31

时至 1925 年,法国教育部长阿纳多尔·德蒙兹依然宣称“为了法国语言的统一,必须消灭布列塔尼语”。 P32

英国的标准语被称为公认发音(Received Pronunciation),有时也称 BBC 发音、牛津英语。 P33

长此以往,最终后者的标准语往往会更加标准。 P34

滦平作为“普通话标准语音采集地”,为我国普通话语言规范的制定提供了语言标本。 P35

有些观众觉得这种腔调温文尔雅,而有些人则表示不大习惯,很难适应。 P36

考虑到教养和身份,上流社会往往更重视家庭成员说话的清晰度。 P37

外省子弟的上层多来自江浙地区,台北“国语”的鼻音比较轻,ing/eng 这样粗重的后鼻音在很多人的口语里面不出现,和苏州话、上海话类似,听感自然比较软糯。 P38

汉语和日语相差较大,互通性极低。 P40

词汇往往局限于满足简单交流的需要,如“要不要”“你的”“我的”“他的”“买不买”“多儿钱”“干活计”“来”“什么”“王八”“没有”之类。 P41

以吴音标英语的《英字指南》也于 1879 年问世。 P42

在实际应用中,洋泾浜英语由于缺乏规范,不少词到底怎么来的已经失考,如“辣里龙/la-li-lung(贼)”,上海人以为是来自外国的洋词,洋人又觉得这是中国话。 P43

事实上,协和语当时也已经有了去俚俗化的兆头。 P44

于是产生了这样一种说法:抗日战争期间中国军队把温州话当作秘密通信时的工具,日军对此无能为力,只能干瞪眼。 P45

如果当时真用上温州话,它确实能阻断越南人监听——但如果不在每个猫耳洞配备至少一名温州士兵的话,自己人也会被一起“阻断”。 P46

如此一来,学习纳瓦霍语对于外族人来说就成了一项异常艰巨的任务。 P47

与之相比,纳瓦霍语在二战前纯属口语,不但没有正字法,甚至连本字典都没有,就算有心人想要学,也是困难重重。 P48

在早年一些影响较大的影视剧中,类似的情况也不鲜见,如电视剧《傻儿师长》的袍哥黑话和《我爱我家》中和平女士的北京戏曲黑话(被家人讥讽为“说日本话”)都为粉丝所津津乐道。 P49

这些本是有戏谑成分的绰号,但是因为外人听不懂,就逐渐演变成为小群体隐语。 P50

中世纪市场上的犹太隐语,就被当地的贼帮完全掌握,结果成为了贼帮黑话的来源。 P51

如此拆法可以让绝大多数字的读音变得面目全非,但对于有些字则仍需加工一下——如本身 g 声母起头的字,下字附加的声母就不用 g 而用 l 了,如棍会被拆为 guai-lun(拐论)。 P52

尽管倾注了如此之多的心血,中国人的英语水平仍惨不忍睹。 P53

单纯靠汉语老师在汉语课上教授汉语几乎培养不出真正的双语人才,为推动有效的双语教育,新疆采用了大规模推进“民汉合校”(一所学校同时包含民、汉族班)的方式,让少数民族学生有足够强度的汉语学习环境。 P54

假如老师和家长的英语水平都不能达到理想的要求,却要在封闭的环境里强行“推广”英语,历史上有些例子或可作为其可能导致后果的参考。 P55

以目前中国的语言环境,这无疑是一项只有极少数生活在金字塔尖的人才能完成的任务。 P56

虽然一些有心人做了尝试,譬如有人试图把 duang 解作“多党”合音,也有人把 duang 写成了上“成”下“龙”的形式。 P57

但就 duang 而言,一方面 d 并没有增生 u 的能力,另一方面上古汉语的 ong 在普通话中读 ong,和 on 的命运迥然不同,并没有变成 uang。 P58

英文 tin 作为度量单位在汉语中被译为“听”,韵母是 ing 而不是和英语发音更接近的 in,这仍然是语音组合法在作怪——普通话中 t、d 声母不能和 in 组合。 P59

在这些东南部的方言中,以分布于江苏南部、上海、浙江的吴语的使用者数量最多,达到 7000 万人以上。 P61

比如姑苏、无锡、余杭、盱眙、余姚之类的江浙地名与大兴、汴梁、曲沃、咸阳、长安、洛阳之类的中原地名相比,会让人感到格外难解。 P62

永嘉南渡过去几百年后,当年的南渡士族带来的中原语音渗入下层,把江南地区的汉语彻底洗刷了一遍,原本的江南汉语就此退出江浙地区。 P63

虽然盛清的光辉已经渐渐过去,鸦片战争中国惨败,上海在列强逼迫下被迫开埠,但是对于多数江南居民来说,日常生活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P65

1853 年,沿江东进的太平军攻克安庆,并占领南京。 P66

如今经过百余年的演变,oe 派已经大获全胜,市区居民的上海话已经极少有 e 的读法了。 P67

相比其他三位大家只留下文字著作,钱穆先生还留有一些接受台湾媒体采访的片段。 P68

所以钱穆先生说苏州话毫不奇怪,鸿声正好处于无锡的东部,当地的方言本来就带苏州腔。 P69

当然,随着无锡经济地位和政治地位的升高,在近百年中,无锡话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扭转了相对周边方言的弱势地位。 P70

从侗台南越到华夏广东对于生活在北方的很多中国人来说,粤语所在的两广地区一向是一片“天南蛮荒之地”。 P71

事实上,六祖慧能虽然出生于新州(今广东新兴),但是祖籍却是河北范阳,家在岭南不过一两代人,就已经语音不正遭人歧视了,可见当时岭南与中原的差别之大。 P72

金元以来,北方话经历了入声的合并与消失,韵尾-m 并入-n 等诸多重大音变,不少本来押韵的诗词由于语音的变化韵脚变得不那么和谐。 P73

与之相比,另外一座南方大城市上海,其方言就可怜多了,电视上只有少数娱乐导向的节目如《老娘舅》使用沪语,而在地铁上加入上海话报站的提议更是多次以时间不够等理由被拒之门外。 P74

很多粤语字都采取“口”旁加上同音字或近音字的方法来充数,如咗、呃、嚟、喺、咁、哋等。 P75

香港开埠不久,港人就采纳了粤语作为主要的交流语言,但是彼时一方面流行的文化产品如戏曲等很难大规模传播,另一方面作为一个边陲小镇,香港并不具备输出文化产品能力。 P76

南宁作为一座规模不大的城市,其语言分布和历史演变复杂程度在中国城市中都堪称首屈一指。 P78

作为一座小城市,南宁城内人口不过几万,官话的根基不稳,清朝晚期,南宁官话又遭遇了和平话类似的命运。 P79

而在说汉语时用的这种口音,即为广西人所谓的“夹壮”。 P80

“蓝瘦,香菇”或许是所有痛恨自己僵化大脑的外语学习者共同心声的绝佳隐喻。 P81

”“湖南?”“不是。 P82

东汉开始逐渐有南下汉人迁入福建,但是据《晋书·地理志》记载,西晋太康初年建安、晋安两郡人口合计不过八千六百户左右,相比而言,其他郡的人口普遍能有两万到三万户。 P83

潮州地区因为邻近闽南,很早就成为闽南人的迁居地,隋唐时期即有居民从泉州迁入。 P84

这个语音系统比起现代汉语任何一种方言都要庞大得多,共有 37 个声母、160 余个韵母、4 个声调。 P85

从构词法上看,尴、尬两词声母相同,韵母相近,是上古汉语常见的“双声连绵构词”。 P86

但是两个字在中古汉语中的元音并不相同。 P87

讲经和回向,全然尴尬。 P88

“拆烂污”的拆也有按照上海话读 cā 的,这几个读音如今因为群众倾向于按字读已经式微。 P89

这主要依靠的是人说话语音中的一个个鉴别性特征:他的声调是什么样的?他说话分不分 n 和 l?h 和 f 是混还是分?有没有前后鼻音的区别?将诸如此类的种种特征综合考量,一个人到底是哪里人就呼之欲出了。 P90

传统上中国有重官话轻方言的习惯,语音上必尊崇官话,乃至前代的官话。 P91

东言西语在语言中重新发现中国 文学电子书 第2张

不光如此,北方民族的语言相对具有极深文化积淀的汉语向来处于相对弱势,在人口、文化均不占优的情况下,他们没有能力使这么多地方长出卷舌音来。 P92

当佛法传入中国时,中国人就必须想办法用汉语表达这些佛教概念。 P93

《中原音韵》的平卷分法也就反映了元朝的北京人是如何分平卷舌的。 P94

在中国各地方言中,东北方言和北京话最为接近。 P95

17 世纪法国殖民魁北克后不久,访问魁北克的法国人就对当地法语大加褒扬——其标准化和统一程度与当时法国本土方言芜杂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 P96

虽然北京话语音总体仍符合河北地区的北支官话,但有些字的读音又类似南支,而且越是书面用字就越容易体现南方特征。 P97

其系统性的区别只在于当时的北京话尚能分尖团(精 zing、京 ging),能分 iai 韵(蟹、鞋、客)和 ie 韵(写、谢、邪),e、o 的对立尚且完整(即能分学/穴、核/合),而南方读音当时也早已侵入北京。 P98

吟诵更成为了各路“国学大师”的基本功,无论文怀沙、叶嘉莹还是周有光,皆被许为“吟诵大家”。 P100

这一特点使汉语音节较其他语言更整齐划一。 P101

毛泽东听《贺新郎·送胡邦衡待制赴新州》时,曾将末句“举大白,听《金缕》”改为“君且去,休回顾” 莫说《诗》《骚》,其实甚至连中古时代的谱子也几乎没有传世的——中古中国受到波斯、中亚音乐的影响形成的燕乐,成为当时的流行音乐。 P102

但是今天各地的吟诵却普遍使用当地方言。 P103

众所周知,十二生肖与十二地支存在对应关系,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与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一一对应。 P104

东南亚气候湿热,树木茂密,确实更加适合山羊生存。 P105

关于突厥十二生肖的起源,喀什葛里所撰《突厥语大辞典》中是这样记载的:“可汗计算某次战争发生的年代出错,因此提议设置纪年法,获得部众支持。 P106

更为重要的是比起山羊,上古的中国人似乎对绵羊更加熟悉。 P107

很不公平的是,厥功甚伟的猴子竟然被马抢了风头,“猴戏”被叫成了“马戏”,不过猴子们也不必过于沮丧。 P108

君子有微猷,小人与属”中,陆玑《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中的注解为:“猱,猕猴也,楚人谓之沐猴,老者为玃,长臂者为猿,猿之白腰者为獑胡,獑胡猿骏捷于猕猴,其鸣噭噭而悲。 P109

这些写法的出现都很早,《楚辞·招隐士》中就有“猕猴兮熊罴,慕类兮以悲。 P110

明朝《三才图会》中猿甚至长了尾巴,充分说明猿在当时就已经近乎一种传说中的动物了。 P111

然而这些说法都经不起推敲——黄河显然比余姚江大得多;海南岛的万泉河水质清澈,远胜钱塘江。 P112

上古时期中国人的祖先居住于黄河流域,对长江流域并不了解。 P113

当上古南下的华夏人遇到了这些说南亚语的人群时,只知道这些人把面前的大河称作 krong,他们并不知道 krong 在这些人所说的语言里表示河,而是认为 krong 即为面前的南方大河的专名,江就由此得名。 P114

黄河在华北地区频繁改道对水道更名的影响显而易见,因为河的名字正是从河北开始流行的。 P115

但作为南方开发最早的地区之一,太湖平原人口稠密,土族力量强大。 P116

附近苏州、上海系菜肴虽然甜度不及无锡,但也以甜出名,就算是常州菜,虽然以“不甜”而闻名于江南,但在北方人尝起来也带着明显的甜味。 P118

现今美国人的人日均糖分摄入量已远远超过身体所需,甚至已对美国人的健康造成严重损害——位居世界前列的肥胖率让美国卫生系统头疼不已。 P119

” 由于吃糖需要相当的经济基础支撑,经济发达且有首都物资之利的开封周边居民嗜甜也就不稀奇了。 P120

北方甜味菜的另一大来源是清真菜。 P121

这种字体在别处很少能见到,其根源是历史上云南东部曲靖附近两块碑上面的字,即所谓的“爨体”。 P122

根据《华阳国志》的记载,成员主要包括“四姓五子”,即焦、雍、娄、爨、孟、董、毛、李,最主要的聚居地是建宁,也就是今天的曲靖和滇东一带。 P123

该年是乙巳年,《爨宝子碑》上是“一巳”,一乙竟也混淆,想来是书者或者勒者一时糊涂了。 P124

唢呐的历史,一般资料介绍都较为标准统一:唢呐来自波斯,3 世纪即传入中国。 P125

克孜尔石窟的人曾反映说有的美术院校师生不遵守临摹壁画的规矩,有破坏壁画的现象,但是说不出具体的人来。 P126

唢呐自波斯地区诞生后,也向西方传播,在西方的变体即是英语中称为 Shawm(萧姆管)的那种乐器。 P127

这种假话表面上非常合理可信,实则属于谎言。 P129

比较常见的一种Χριστ??的缩写是把首两字母叠加在一起写为?,这种符号一般用在罗马军团的拉布兰旗上,不过这个符号却是按照希腊字母的读法读作 Chi Rho。 P130

稍加推想就可知道其中的“元”即为现代数学中的未知数。 P131

绝大多数人了解周有光老先生主要是因为他是“汉语拼音之父”。 P132

如果给一个当代的中国人播放传统常州吟诵的录音,多半会觉得旋律单调不堪,极其乏味。 P133

平时说话也能打点京腔。 P134

这是典型的凉山州彝族人聚集区的地貌,海拔明显较西昌要高,阴湿的空气略带凉意。 P135

当时乌蛮白蛮分布相当驳杂,曲靖一带为东爨乌蛮,滇池一带为西爨白蛮,洱海附近则乌蛮白蛮皆有。 P136

不觉岁云暮,感极星回节。 P137

这是因为当年修建木府时严重逾制,徐霞客只得在远处眺望,感慨“宫室之丽,拟于王者”。 P138

原本,居住在平坝的纳西人和白族人,因为本地经济发展落后于内地,必然要有一番过剩农业人口向内地经济更发达地区大规模转移的过程,但诸种巧合无意中促使了他们不必走内地汉族民工的迁徙之路。 P139

虽然各地亲属称呼有所不同,但任何一个汉族社会都不会像英语世界那样把与父亲同辈的男性亲属用一个 uncle 就打发了。 P141

譬如现今采用爱斯基摩系统的英语社会,历史上其称谓系统就曾经是更加复杂的苏丹系统。 P142

除中国外,波斯和土耳其的亲属称谓也是苏丹系统。 P143

计划生育带来的家庭规模缩减、工业化城市化引发的个体原子化,对中国亲属称谓系统的延续构成重大挑战——中国社会结构已严重偏离典型苏丹式称谓系统的特征。 P144

这样的猜测有着统计数据支撑——中国林姓人口中 57% 分布于福建、广东、台湾三省。 P145

何为奠基者效应除了入赘、改姓等特殊情况外,中国姓总体而言由父系传承,因此,姓氏的传递也遵循基因传递的一些规律。 P146

江浙地区则是另外一种情况。 P147

穆斯林最常见的名字穆罕默德(Mohammad)中的 ma,最容易让人联想到汉族已有的马姓,因此特别受回族欢迎。 P148

中国到底有多少个姓,这个问题众说纷纭,由于众多小姓容易漏计,精确的数字很难求得,说法上从 3000 多的到 7000 多的都有。 P149

此外地名为姓在欧洲也有,此类姓氏在欧洲贵族中尤其常见,因欧洲贵族早期往往被称为“某地的某某”,以其封地作为身份标志,久而久之这个“某地”就固化成为姓氏了。 P150

男性后代不同情况下 50 代绝嗣概率图 也就是说假如某个社区本来有 1000 名男性,每个男性平均留下 1.25 个男性后代——这样的人口增速已经不低,在 50 代后,其中只有不到 400 名男性会有直系男性后代。 P151

真正的姓氏固化得到 1796 年身份登记制度完善才开始,自此之后除了如 Montcuq 之类特别不堪的姓(和“我的屁股”同音),一般来说就不允许姓氏随便更改了。 P152

理论上,理想的预测应当是凡人皆不同命,即使两个人共同点再多,他们的命也要不同,这当然需要仰仗其学说体系的强大与完备。 P153

三柱六字据传正是贞观年间的李虚中所创。 P154

明朝早期人口相对稳定,到了嘉靖末年,由于美洲高产作物的引进,中国人口开始了新一轮的快速攀升,到了万历后期人口已经超过宋朝时的峰值,如果趋势持续则全国命运相同的人又会突破三位数。 P155

台湾人把这些“一呼百应”的俗名通称为“菜市场名”,意指你到菜市场去叫这个名字,很多人都会回头。 P156

同样,女性单名率在这期间也基本稳定在 40% 上下。 P157

总体看来,要避免俗名,双名乃至新近流行的三名才是不错的选择。 P158

如 Jean 和 Marie 在全法早已过气多时的 70 年代,这两个名字仍然分别是科西嘉岛上最常用的男女名。 P159

就中国而言,单名一个英字这种一个名字四千多万人的盛况已难再现。 P160

”如今,拥有一个响当当的英文名已经成为了都市白领的标配,在不少企业,要求员工给自己起一个英文名几乎成了一个强制性规定。 P161

泰国前总理 Abhisit Vejjajiva(阿披实)要以中国白领的风格是应该找个英文名方便使用的,前代理总理 Niwatthamrong Boonsongpaisan 名字的冗长程度能叫英美人闻之而色变——可惜这也没能促使他起个英文名。 P162

在对目标语言中的名字掌握不够多的情况下,如此起名自是一种安全便利的方法。 P163

只是在英语国家,Joyce 是个流行于二战之前的名字,其人气在二战后就一路下跌,至今未能恢复元气,以至于说起 Joyce 大多数人的本能反应是个年逾八旬的慈祥老太。 P164

这群暴徒是用发音来鉴别对方是同族的吉尔吉斯人,还是他们要屠杀的乌兹别克人。 P166

不过,要通过示播列判断敌我,很多时候并不像吉尔吉斯人和吉列地人的情况那样方便。 P167

彼时日本人大概怎么都想不到短短二十年后,他们自己也成了受测试对象。 P168

同时代陆法言所著《切韵·序》中也有类似的描述:“支(章移反)、脂(旨夷反)、鱼(语居反)、虞(语俱反)共为一韵,先(苏前反)、仙(相然反)、尤(于求反)、侯(胡沟反)俱论是切。 P169

赶时髦的可能还会炫耀自己有一硬盘的比特币,稍微老派一点的大概会觉得能用红色的“毛爷爷”铺床才称得上任性,再往前推,家里藏有金银元宝方为殷实之户……钱的概念在历史上不断演进,所以虽然世人都爱钱,但是大家所爱的可不一定是一种东西。 P170

因为铅是银锻冶过程中必然产生的副产品,可他们都没见过。 P171

Moneta 原和钱没任何关系,本是源于罗马女性主神 Iuno(朱诺)一个叫 Iuno Moneta 的形象。 P172

美洲的马是欧洲人带来的马科从奇蹄目中分化而来,因此马是犀牛和貘的亲戚。 P173

根据现代语言学构拟,原始印欧语当中马是*h1é?wos,词根和快有关,非常契合马的特征。 P174

这个词汇如果确系印欧语借入,则可能是借入亚洲东部语言后反而在大多数印欧语中流失了,所以只保存在整个语系的西陲,不过这种情况的可能性有多大实在应该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P175

第一为伊拉克(黑衣大食)国王,处世界之中,疆土最广,是为“王中之王”;第二是他自己,中国的皇帝,善于治国,君臣和睦,臣民忠诚,是为“人类之王”;第三是中国北邻突厥的“猛兽王”;第四则是印度的“大象王”,也称“智慧之王”;第五则是拜占庭王,因拜占庭男子英俊不凡,是为“美男之王”。 P176

王中之王的头衔就此成为波斯亘古不变的传统,后来历代伊朗王朝始终沿用王中之王的称号,只是由于语言变化,X?āyaΘiya X?āyaΘiyānām 变成了现代波斯语的 Shāhanshāh。 P177

这两个字上古汉语发音近 GaGa,和可汗(Qaghan)相当接近。 P178

到了今天,德语 Kaiser(皇帝)和俄语царь(Tsar,沙皇)还是直接用的凯撒的名字。 P179

选择谁作为继承人从来都是件危险的工作,稍有不慎就会带来腥风血雨。 P180

可惜好景不长,约翰一世居然在 11 月 20 日就死了。 P181

现任英国国家元首仍然是位女性——伊丽莎白二世女王。 P182

英语中有 born in the purple 的说法,即指一个人出身极其高贵。 P183

公元前 1 世纪,凯撒征服了高卢(即今法国),高卢成为扩张中的罗马帝国的一个组成部分。 P184

相比其他拉丁语的后代如西班牙语和意大利语而言,法语因为是老外腔的缘故,所以和拉丁语的差别特别大。 P185

古代希腊和罗马的知识宝藏被重新挖掘,拉丁语虽然失去政治、宗教上的垄断地位,但是却摇身一变成为知识文化的象征。 P186

北欧诸国的国旗。 P187

在那里英灵战士们每天练习作战,以求在诸神的黄昏到来时助诸神一臂之力。 P188

在南方国家纷纷组团进行十字军东征时,北欧国家也对北方的异教徒发动了圣战,即所谓的北方十字军。 P189

鲱鱼色拉旗堪称审美上的灾难,所幸 19 世纪欧洲民族主义兴起,挪威人对和瑞典的联合越来越反感,并于 1905 年正式和瑞典分道扬镳,鲱鱼旗也就寿终正寝了。 P190

不少中国学生又会羡慕老外了——作为一种西方品,他们自然会想当然地认为老外学习元素周期表很容易。 P191

每种元素都是一种独特的原子。 P192

他于 1807 年最先用电解法从氢氧化钠中离析出钠元素。 P193

这得感谢元素的中文名都是一个单独的字,长短一样朗朗上口。 P194

这些等级关系与人们长久以来的刻板印象有关,反过来,人们也经常利用此来“提高”自己的调性。 P195

当时,撒切尔夫人已年过五十,不得不请了皇家国立剧场的发音教练为她纠正口音——效果很不错,天资聪颖的撒切尔夫人几年后就摆脱了林肯郡土话,开始以一口英国上层流行的 RP 音纵横政坛。 P196

80 年代之后,权力的天平发生改变,政治家们不得不面对无处不在的媒介,至少在明面上讨好民众,所以他们改变了长期沿用的口音。 P197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