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穴奇案

good

就像我们这一行里的某些理论家明知人性复杂,却总是只挑出人性中的一两项较容易量化的变数,就大胆地玩起由人性预测行为的科学游戏来了。 P7

这本书以法官对“犯罪”的判决观点为主体,导引出法律的规范,其实是根源人情和追求社会公平正义的平衡而起,也可以看到意图的合理性和行为结果的公正性所导致的冲突,不需要很深的法律知识,人人都可以就情、理、法的各个维度去判断事件的对错。 P8

而萨伯的《洞穴奇案》,或许能够提供台湾读者另一种视野。 P10

这些哲学给人们提出了有关选择的问题,它在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时代就被热烈讨论”。 P12

它显然不仅仅是为了技术性的应用,而是要对“法律”本身进行讨论,目的在于揭示法律的“真理”——法律“存在”的根源和基础。 P13

在哲学语言里,思想通过词的形式具有自己本身的内容。 P14

人们之所以必须守护法律的尊严和司法的权威,原因在于人们通过公开性的法律和中立性的司法尽管不可能直接经验到“绝对正义”,但坚信存在走向“绝对正义”的可能性,由此也坚信共同体生活的价值和维持共同体秩序的价值,哪怕牺牲自己的利益仍可以获得这种牺牲的意义和尊严,因为人类作为类的生活方式还有继续下去的价值存在。 P15

其他案例也许会在庭审的戏剧性、人物变化、调查悬疑方面略胜一筹,但在法律深度、思辨灵敏度上绝对无法比拟。 P17

虽然我力图描述当今主要的法哲学流派,给每个流派应有的关注,但却碰到一些障碍,微妙地限制了我的计划。 P18

偏离一一对应的现象在书中时有出现。 P19

在文章的结尾,富勒写道:“本案并无刻意关注与当代的相似点,所有那些力求对号入座的读者,应被提醒他陷入了自己设置的闹剧之中,这可能导致他不能领略纽卡斯国最高法院发表的观点中所包含的朴素真理。 P20

每一种观点都以自己的方式进行推理,但是,就推理本身而言,这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呢?如果法律推理本身具有无限的弹性,如果它可以服务于任何主人,如果(如休姆抽象地谈论推理那样)它是激情的奴隶,那么,认为法律可以约束法官的想法就完全是幻觉。 P21

这两个案件都与救生艇有关,都是在海难之后发生了杀人和追诉。 P22

最终共有四十一名乘客和水手挤到一艘二十二英尺长的大艇上,另有船长和船员共九人占据了一艘只能容纳六七人的小艇,剩下的三十个人则被弃在船上,与船一起沉没。 P23

帕克只有十七岁,很快就成为四个人中状况最差、最虚弱的人。 P24

然而,这些可资借鉴的因素,最多只是减轻了富勒的创造成分,他把事故从大海中移到纽卡斯国的山洞里,这既使管辖权问题尖锐化,又使非常重要的无线电通讯这一因素成为可能。 P25

相反,富勒通过精巧地裁剪事实,既给一些法官很好的理由去判决无罪,又给另一些法官很好的理由去判决有罪。 P26

他反对实证分析法学,曾在法律刊物上就实证分析法学的价值与哈特(H.L.A.Hart)争论。 P27

当他们深入洞里时,发生山崩。 P30

其他人指责他出尔反尔,坚持继续掷骰子。 P31

”尽管同情心会促使我们体谅这些人当时所处的悲惨境地,但法律条文不允许有任何例外。 P32

我感到震惊的是:为了摆脱这一悲惨案例带来的窘境,首席法官本应立刻向同事提议采取一种权宜的方法,这虽然让人无奈却是再明显不过了。 P33

这一结论依据的主张是,我们的实定法是建立在人们在社会中可以共存这一可能性之上的。 P34

批评者指出这一理论与众所周知的史实相矛盾,主张政府是以理论假定的方式建立起来,并没有科学的证据。 P35

我承认统一法典有能力穿透五百米的岩石,从而作用于那些蜷缩在地下挨饿的人们。 P36

法庭经过分析法律的目的,赋予法律字句相应的含义,当一个没有深入研究法律或考察法律所追求的目的的读者不能立刻领会其含义时,就会有人大呼司法篡权了。 P37

但我看到这个悲剧性的案子时,我发现我通常的策略不再奏效了。 P38

如果这些人超出了我们法律的约束到达了“自然法”的管辖范围,那这种超越发生在什么时候呢?是当洞口被封住的时候还是饥饿的威胁达到某种难以确定的程度,抑或是掷骰子的协定达成之时?我同事所提出的学说中有一些不确定性,而这恰恰会带来真正的困难。 P39

现在我们来看看我同事第二部分的观点,即力求说明被告没有违反纽卡斯联邦法典第十二条A款的规定。 P40

尽管此案被模糊地报道过,看来是被告因为盗窃一个面包被指控,被告答辩的理由是他处于接近饥饿的状态中。 P41

当我感到我倾向于接受福斯特的意见时,我被一种感觉所抵制,他的论证在知性上不健全,仅仅是推理方式合理。 P42

在我们的政府体制下,这是最高行政长官应该回答的问题,而非法官应该回答的问题。 P44

没有必要在这里重述导致不体面的权力之争的因素,尽管这些因素包括由于国家不再依据人口数量划分选区而导致的国家议会丧失代表性,以及时任首席法官的性格魅力和广受拥戴的程度。 P45

我关注的不是禁止法官修正法律条文的原则是对还是错,或是可取不可取,而是这一原则已经成为支撑我所宣誓执行的法律和政治秩序的显而易见的前提。 P46

也许正是这个原因,我们的祖先用如此广泛和无限制的形式表达了他们的禁忌。 P47

不容否认,一代又一代的法科学生被告知,这一例外的真正理由是一个人在自我防卫时不是故意的。 P48

今天下午我们听到一个关于区分实定法和自然法、法律语言和法律目的、司法职能和行政职能、司法性立法和立法机构立法的学术性专题讨论,我唯一失望的是没有人对洞穴里约定的性质提出质疑——到底是属于单边还是双边协定,威特莫尔能不能被认为在他的提议被实施之前已经撤回提议。 P50

一旦破坏了人民大众与指导其法律、政治和经济生活的那些人的关系,我们的社会就濒临毁灭了。 P51

这个案子已经激起了国内外公众极大的兴趣。 P52

他们会告诉你,对像这样的案子进行审判所适用的法律有精密的保障措施,可以确保案件真相为人所知,并且所有与本案相关的合理意见都会被考虑进来。 P53

但是,他应该被说服,如果说他在维护什么人的道德,那也是在维护他自己的道德,而不是公众的道德,公众道德对他所做的区分一无所知。 P54

洞穴奇案中英文版The Case of the Speluncean Explorers 哲学与宗教电子书 第3张

事实上,在一个令人遗憾的轮回里,我在范雷格(Fanleigh)郡初审法院做法官时所审理的第一个案件就碰到过与本案类似的问题。 P55

我的结论是,这些被告是无辜的,被控的罪名不成立,有罪判决和量刑必须撤销。 P56

由于最高法院意见不一且各种观点的论证针锋相对,不相上下,初审法院最终维持有罪判决和量刑。 P57

至于组成以特鲁派尼为首的法庭的各位法官,与他们所分析的事实和判例同样都是虚构的。 P58

他承认自己是五十年前被困于山崩之中的探险者中的一员,并且由于饥饿所迫——在他们自己看来是这样,杀死并吃掉了一个同伴。 P61

怀抱着这份希望,我们今天在这里发表各自的看法。 P62

不可思议的是,这一数字与本案被告所得到的声援极为相近。 P63

被告的辩护律师针对故意谋杀指控提出了许多反对意见。 P64

并且他进一步声称,他的行为并不是法律意义上的故意行为。 P65

这些“零食”能让探险者们再支撑几天,甚至一直到无线电联络后的第十天,救援者们预计到那时救援行动会取得成功。 P66

如果选择方法不公平,即使紧急避难的成分仍在,整体上的辩护也就失败了。 P67

根据费勒案,我们可以为了纠正一个明显的印刷错误而修订法律条文。 P68

立法机关中的那些非法律人士毫无疑问从来没有认真考虑过人类本性、紧急避难或者犯罪意图问题。 P69

立法机关禁止谋杀有其道德动机:它认为谋杀是错误的,因此禁止它。 P70

在那种意义上,诉诸法律之外的正义就是精英主义者在企图颠覆民主,如果我们都倾向于同意诉诸正义,那是最危险不过的。 P71

在本案中,伯纳姆法官认为第五名被告人同样是故意杀人。 P73

那么,剩下的唯一问题就是,他们是否故意杀害了他。 P74

如果一个轮胎制造商因为明知产品的缺陷而销售,因此被认为在一起车祸致人死亡事件中是“故意的”,那么存在合理的可替代的行为方式不仅仅意味着没有冲动,如此等等。 P75

假如没有它,我们就会不理会被告当时的心理状态,去惩罚任何一个致人死亡的人。 P76

关于谋杀的法律条文和斯特莫尔案中的停车法令对紧急避难抗辩都保持了缄默,并且事实上将这种抗辩从字面上排除出去了。 P77

他的犹豫完全可以解释为不安和恐惧。 P78

在这种情况下,只能考虑如何做才会对那些不得不选择受苦方式的人们更有利。 P79

五、食物匮乏非疏忽大意造成公诉方可以改变反驳意见:这些人本来可以带着额外的给养。 P80

他默认了掷骰子的公正性,但并没有默认选择一个人杀掉的公正性。 P81

或者假定解释“故意”的判例法突然可以重新查到了,并且要求判决探险者的行为确实是出于故意。 P82

所以我不会诉诸福斯特法官的主张,即,因为探险者们生存在一种自然状态之中,纽卡斯国的法律并不适用于他们身上。 P83

但是,在纽卡斯国的法律中仍然存在饶恕其性命的很好理由。 P84

这种深层思考进一步支持了斯普林汉姆法官经过详细讨论得出的结论,即,由于探险者们的杀人行为出于紧急避难,因此它不是谋杀。 P86

我的同事们显然都羞于出口,我推测他们都相信为了挽救五个人杀一个人是一项划算的“交易”。 P87

但是杀人却不是必需的。 P88

更进一步,我们不需要认为侵犯者因为自己的侵害而承担了死亡的风险,以间接的方式同意了自己的死亡。 P89

但是,即使这不是一个自我防卫的案子,为了弄明白本案的问题,深入地思考自我防卫也是有益的。 P90

紧急避难抗辩是一种一般性的抗辩,不需要一项具体的刑法规定它具有效力和影响。 P91

它优越于行政赦免有三个理由:第一,紧急避难抗辩在法官和法院可控的范围之内,行政赦免却非如此。 P92

这个强奸犯可以因此宣称得到了她的同意吗?我想任何人都不会这样抽象地考虑同意和选择。 P94

这些杀人行为同样被视为自我防卫。 P95

这种变体摒弃了那项行之久远的要求,即自我防卫者面临的必须是“即刻”的死亡或者严重人身伤害。 P96

相似地,威特莫尔是无可指责的;是极度的饥饿,而不是威特莫尔的过错使得杀掉一个人成为必要。 P97

但是,去甄别一项不再是有效法律的判例并没有什么必要性。 P98

紧急避难抗辩就是为那些为了避免这种伤害或不正义而违反法律的被告人量身定做的。 P99

社会也没有必要去防止这些探险者去侵害公民。 P100

有人会指出他们花了很长时间去讨论掷骰子的数学问题,从而反驳我的这一论点。 P101

)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为什么跌入这种陷阱,这种陷阱就是,误将法律看做一套规则体系。 P102

我在前面许多地方主张以正义为由去修正或者扩展我们的法律;因此我应该直面伯纳姆的观点并且给予明确的回答。 P103

没有哪一个生命可以超过其他生命。 P104

但是我稍后会说明,他们完全误解了本案。 P105

这些人都是宗教狂热主义者,他们都不会同意塔利所认为的杀人可以是一种划算的交易的可憎观点。 P106

如果事实的确如此,那将是毁灭性的。 P107

当这一切发生后,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向被害人及其家庭表示哀悼。 P108

但是由于以数字为理由的意见为很多人所持有,并且也是许多清醒的思考者的一个难解的结,因此有必要对之给予回应。 P109

一个品德良好的人会自愿等待饿死而不是杀人。 P111

这是废止法律条文的死刑规定的非常坚实的理由。 P112

等到第六位妇女被任命之时,纽卡斯国已经同时拥有两位女法官了。 P114

但是无论如何,我上面的分析无疑已经回应了它。 P115

但是对他们今天的子孙后代来说,最多也只有默示的同意。 P116

在两个探险者案中,被告探险者们负有重大责任。 P117

诸如精神失常、激怒或责任能力减弱等作为免责事由的抗辩,可以免除责任,但并不会肯定一个人的行为。 P118

假如特朗派特法官不是确实存在的,类似他的口吻提出的观点会被人们视为无稽之谈。 P119

我们基本上可以假定,这些探险者是彼此照顾的朋友,而不是探险队的随机搭档。 P120

第二,同情并不是铁板一块的,我们会同情忍饥挨饿的探险者,但我们也可能同情过去和将来的一些谋杀罪被告,他们和这些探险者一样具有重要的减轻情节,且一样被判处死刑。 P121

抽象地或者在其运行的真实社会历史背景之外理解法律,只会让我们无视法律的平等保护,并将非正义永久化。 P122

他承认人们拥有不同的背景和经历,那些东西塑造了不同的法律和政治哲学,但他又希望通过他所说的有关法律之要求的“高层次”宣告超越歧异造成的困境。 P123

这就是我赞成宣告无罪的理由所在。 P124

在这种意义上,本案一点儿都不“疑难”。 P125

紧急避难之所以与本案毫不相干,其理由在于,即使本案中的杀人行为极其必要,纽卡斯国惩罚那些杀人者也是合理的。 P127

我们不愿去惩罚那些缺少必要心理状态的人,背后的理论基础是:惩罚的威胁并不会威慑到儿童、精神病人,或者因为无知、错误、强迫以及紧急避难而做出某种行为的人。 P128

较保留心理和意志力的免责事由而言,废除它们在道德上更为有益,在物质上更有利于促进生产和高效配置资源,在政治上亦更可接受(这建立在更为广泛的同意基础之上)。 P129

我要就威慑问题说上几句,尽管我知道那肯定不足以说服像弗兰克那样的人,他到目前为止放弃了他愿意承认的理由。 P130

但是社会上大部分拒绝暴力的公民为那些不安分的公民制造了机会,拒绝暴力的人们很容易成为受害人。 P131

假定除非有一个人提供证言,否则警察只拥有充分的证据去指控他们犯了一个较轻的罪行。 P132

另一证据是,即使是轻率鲁莽的人都倾向于寻找自己的优势并争取得到它。 P134

她希望用一个法律原则来代替它,该原则确认当私人慈善机构不足以改善贫困时,国家有责任采取行动,并且为实施犯罪行为的“绝望穷人”开脱,因为国家没有很好地履行自己的义务。 P135

但是,恰恰相反,法律的首要假定就是法官也是凡人;这一简单事实实际上解释了法律的所有困难、有趣和重要之处。 P136

部分由我个人的资金聘请的一位私家侦探证实,有专利权争议的这种电压表,常被用来例行检测五十年前探险者们的无线电设备里使用的那种电池的电量。 P138

不同观点的截然对立本身也足以证明,他们争论的是政策,而不是语词。 P139

眼下,它不过是清楚说明了案件疑难的后果。 P140

这就是说,法律绝不会有模糊、缺位和不一致之处,相反它是无所不包、复杂精致的。 P141

但是,一旦我们确认这是一个“疑难案件”后,就眼下这个案件我们所知的,是立法机关事实上从未预想到此案,不曾研究过这个案子中的争议焦点,也不曾就被告在这类案件中是不是杀人犯、应否受到惩罚下过结论。 P142

这些原则对审理本案的好法官的自由裁量可能会有指引作用。 P143

但是当他们这么做却不能从我们这里得到帮助的时候,他们做出了新的不同以往的决定。 P144

如果福斯特遵照他自己所说的“新政府宪章”所暗含的理论,而不是把那种变革同向自然状态的回归混淆起来,或者是唐丁已经牢记制定契约就足以建立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这一每个合格的纽卡斯人从小学就学到的道理,唐丁也许不会再认为他的那些颇具修辞性的提问会成为反证法(reductio ad absurdum)。 P145

如果他们的想法没变,他们最初想了解并遵守纽卡斯国法的愿望得以坚持,那么,我们几乎没有理由说他们曾抛开我们的法律转而去制定一部新的社会契约。 P146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