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一年

good

2008年被清华大学破格录取,次年在《人民文学》发表了《审判童年》,“将戏谑的口吻与犀利的质问、游戏的精神与坦诚的剖析熔于一炉”,获得第一届朱自清散文奖。 P9

他出逃并非是因为走投无路,而是他发现自己的人生不知不觉被套上了一个齿轮:白天忙于政务,业余创作一些爱情诗,生活把创作热情压榨得干瘪枯竭。 P10

我在东京一年的生活表面看是“诗和远方”,生活在迷人的异域,鸡毛蒜皮消失了,可东京的生活同样存在着无奈的人性、琐碎的沟通、窘迫的算计与虚伪的寒暄。 P11

他们大概觉得非常怪异,草率地赞叹了两声就匆匆卷起。 P12

因为掌握了新的技能而变得很自信,像第一次放学不用家长接就能回家。 P13

村上隆的《五百罗汉图》一共有四幅巨大的画,包括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P14

其中王朝物语的部分是绘在屏风上,印象最深的是一对男女在浮舟上,面色苍白。 P15

故事讲的是名叫“小红”的姑娘把和黑社会大哥生的孩子遗弃在街上,被一个名叫“肖大全”的下岗单身中年工人捡到。 P17

《安阳婴儿》里的小红高大健美,有一幕是她坐在自己的床上发呆,双腿修长,胸部高高耸起,一点赘肉也没有,而下岗的肖大全矮小老瘦。 P18

浴室和厕所分离,非常奢侈的空间。 P20

我无法表演“作家”的角色,因为作家表演不出来。 P21

一日,一个穿着橘色华服的美貌少女来找求女,三人僵持不下,少女逃走,美男子求女紧追其后,三轮也跟在他们后面。 P22

这时三轮也追到了宫殿,她想见求女,却被宫女百般凌辱戏弄;想要报仇,又怕求女厌恶她仇恨的姿态。 P23

世事艰险,连男人都变得不像男人,更不需要什么男花旦的点缀了。 P24

我坐错了一趟车——本来应该坐京成本线的急行线一直到头,看到周围人都下车了,我也就跟着下了车,路上又换普通车,短短一路停了二十几站,越走越心慌。 P25

他们每到一个地方,就迅速地找标志物拍照,然后催促:“快去下一个景点。 P26

”仅仅此段描写,就可以看出作者——这对表兄弟对这个老人的角色倾注的爱与温柔,他们把一切理想的品质加诸这个角色身上:拥有老年的睿智、青年的好奇,最重要的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P27

比如太宰治,年幼时眼睛就看到了虚空,耳朵就听见了死亡的诱人笛声,发觉人生长梦本没有意义,于是年纪轻轻就写下了《人间失格》,同时一次次起身准备自杀,终于成功。 P28

中午找了一家有名的餐厅吃饭,最受欢迎的菜是豆腐火锅和芋头煮的汤,据说是某个古代高僧发明的。 P29

”——进可攻退可守,调情高手。 P30

好一会儿,才看到她蜷缩在破旧驿站里,书和行李散落满地。 P31

抛开历史给和泉式部塑造的荡妇形象,真实的她究竟是什么样?我高中时读过一本《王朝女性日记》,是藤原道纲母、紫式部等贵族女性的日记,其中也有和泉式部的。 P32

鹿且贪婪,见人在石凳上坐着,用鼻子拱开游客的包翻东西吃。 P33

高浓度的青春逐渐变得稀薄,是从同伴的不断失落开始。 P34

看到一尊叫作“百济观音”的国宝级木造塑像时险些落泪,观音的身姿孤高,瘦削高挑,比例奇怪,最动人的是一只垂下的手,那是柔软而毫无力量的手——因为无力,便显得无欲无求。 P35

黑泽明也爱吃,挑食,每天四顿——包括消夜,都是精心准备过的。 P36

每个时期他都想超越自己之前的艺术创作。 P37

S先生是日本人,会说中文,但语速很慢,经常说到一半就像是放弃了继续的打算,双手抱臂兀自点头。 P38

约在葛西海滨公园。 P39

中国“知识分子”借用日文的“知识(chishiki)”,和西方的“intellectual”并不一样。 P40

“我”叫作念念,是一个孩子。 P41

D小姐接我吃晚饭,看着夜晚的大阪,问我:“是不是特别像广州?”比起东京,大阪要显得随意很多。 P42

而成年后还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自己天真一面的人,本质则是复杂的——至少是见过复杂,才知道天真有多可贵。 P43

跑步的时候我刻意留意四周,看看是否能偶遇村上春树,结果发现大部分男的都和村上春树差不多,矮小结实的身体,简素规律、神情肃穆,我就像是在和一堆村上春树的克隆者同时跑。 P44

我们的社会充盈而饱和,由一个肥胖者的社会进入了一个厌食症的社会。 P45

所有运动都能让人产生愉悦,比如打篮球、踢足球、跳广场舞。 P46

回到家,在微信上看到有人说华东师范大学政治系的江绪林老师死了。 P48

”江老师能够在正直中正直,却无法在污浊中污浊,无计可施,只有去死。 P49

有那么一瞬间有种幻觉,墙像荧幕一样,只要不盯着看,里边发生的一切就和真实的生活无关。 P50

在表参道的一家西餐厅吃饭,餐厅环境好,牛肉来自于吃葡萄长大的牛,味道很特别,我吃了很多。 P51

G教授带来了他的两个朋友。 P52

她连我的气味都难以忍受”。 P53

这岛就是淤能碁吕岛。 P54

非常好吃,喝了很多酒,有烧了鱼皮的清酒、highball(高杯酒,一种鸡尾酒)、啤酒……大家都很高兴。 P55

早上的天气非常好,能够清楚地看见富士山。 P56

我有些无措,像是去热情的人家做客,宾客尽欢,而我不小心看到了主人在客人走后厌恶和冷漠的脸。 P57

西木先生是日本著名的小说家,他写的小说其实是介乎虚构和非虚构之间。 P58

这部小说出版的时间是1988年。 P59

家长们都让他们的孩子向我学习。 P60

比如《1984》给人的震撼胜过了任何一部纪实文学。 P61

他说带我去看神奈川县美术馆的叶山分馆,我本来不太有兴趣——听起来太像一个县级美术馆,真正到了建筑面前却吓了一大跳,临海的白色建筑,内部宽敞明亮,正面落地窗外就是蔚蓝的大海。 P62

其中一幅我印象深刻,是一个男人微微弓着的裸着的后背,那角度一看便是躺着的女画家看到的男人背影,男人以为女画家已经熟睡了并准备离开,却不知道女画家醒着,看着他狭窄的背脊,意识到他不爱她了。 P63

《失乐园》里,医学教授的妻子和杂志社主编陷入了不伦恋,两人的恋爱不断受到现实的挤压,他们决定秋天在轻井泽殉情。 P64

旅馆不大,只有两层,十间房间左右,只住了我们一行三人。 P65

比如我之前从来没有赞美食物的习惯,但现在一个人吃饭时也会默默沉吟点头,自言自语:“真好吃啊。 P66

上午在轻井泽逛了逛,无意间进入一间画廊,发现在卖藤田嗣治的画,而且价格并不贵。 P67

满街女性都穿得轻薄和时髦,只有我还穿着毛衣和大衣,出了一身汗。 P68

去看公寓,下了地铁站贴着铁道走,窄窄的只能容下一人的道路,旁边是铁丝网。 P69

在院子里吹肥皂泡的小孩闪入眼帘,石田亚由美的歌声不知从何处传来耳畔。 P70

其中一个优势就是可以肆无忌惮地欣赏别的女性的身体,用目光舔过她们的身体,高声谈论她们的胸部和大腿。 P71

我每一次都期待下一个舞娘漂亮一些,但每次都失望。 P72

看完演出,我问同行的两个男性友人有没有被诱惑出生理反应,他们都说没有,反而表示休息环节一对双胞胎男舞者表演的滑稽踢踏舞最好看。 P73

一个舞蹈本身并不出色,主演是一个看起来有些年纪的舞者。 P74

同时,观众开始对各自看到的阴道评头论足,轮番比较,这么做时却从不嬉笑,更不哄堂大笑,其神情死一般的严肃,也从来不想用手去碰。 P75

说起作家喝酒,他说过去的日本作家和编辑关系紧密,又肯花钱,得了稿费就全部用来请编辑喝酒。 P76

他从小父母双亡,和爷爷奶奶居住,少年时爷爷奶奶也相继过世。 P77

很明显,这部小说也是川端康成出于嫌恶写的。 P78

我喜欢有明确且猖狂的个人风格的画家,不喜欢精致的匠人,本来以为自己不会喜欢他的画,但看到却被深深地震撼了。 P79

据说二楼有宾馆,只能看见白色的窗帘摇曳,似乎20世纪电影里的故事正在发生。 P80

川端康成写过自己和他一起散步,走到一半,横光利一非常羞涩地说:“我也想写畅销书。 P81

这样的时候,虚度时光的感觉异常强烈,因为和社会保持着很紧密的关系。 P82

天下没有更寂寞的事了,和朋友说自己觉得寂寞。 P83

“有人被砍死了。 P84

东京一年 生活知识电子书 第2张

这时,出现了一道闪电——一道如同恐怖电影里特效般标准的闪电劈开了灰蒙蒙的天,路人们皆受惊,或许想起了要在下雨之前赶紧回家,蹬了几脚自行车,都快速离开了。 P85

我的公寓管理员是两三个70岁以上的老爷爷。 P86

月子总听老师讲前妻的故事,可在这样的故事里,连情敌都不是情敌,而是一部分的老师。 P87

少女精心化着妆,少男讲笑话的声音因为兴奋而高得不正常。 P89

说是展览,但其实简陋得只有一面墙——但是作家的形态生动又有生活感,不同于平常表演作家深沉的硬照,所以我倒看了很久。 P90

按照偶像剧的路数,这样的女性应该被爱情救赎,家底厚实的伴侣握住她的手,接过她生活的负荷。 P91

向田邦子那一年被父亲赶出门,自己租了很小的房子继续创作。 P92

快速地作案后,他回到车上,拍了一张自拍照,在Twitter上发布,配上文字:“祝世界和平!美丽日本!!”然后平静地驾车到警察局自首,警察逮捕他的时候,他在警车里向车窗外的摄像机微笑。 P93

关于屠杀,学者有另一个有些惊悚的发现:差异越小的人越容易屠杀。 P94

那一瞬间,他所有说服自己的理由全部崩溃了。 P95

“黄房子”在法国的阿尔小镇上。 P96

当人们在捡散落满地的六便士时,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 P97

而高更画的主角却是一个闷闷不乐的妇女,手被葡萄染红,青黄色的脸布满阴郁,似是不满眼前及未来。 P98

弱者姿态低无可低,强者被逼得退无可退。 P99

高更后来在塔希提岛上画的画里,出现一匹白马,垂头丧气,隐身于蓝色的阴影中,就像凡高所自喻的“老马”。 P100

我那天早上又莫名其妙地闹脾气,气鼓鼓地去东京站坐新干线。 P101

平视时只见平淡的丘陵凸起,见山就是山;俯瞰时才能看见几何空间的轮廓、天井和采光口。 P102

去年去了巴黎的橘园美术馆,才被360度环绕的巨大《睡莲》震撼,哇的一声叫出来。 P103

博尔赫斯说,我们有两种看时间大河的方式,一种是看它从过去穿行过我们,流向未来;另一种是看它迎面而来,从未来而来,越过我们,消失于过去。 P104

有些空间让人想躺着,有些空间让人有性兴奋,这个空间就是让人觉得在里面尿尿一定非常舒服。 P105

这是何等低俗的色彩啊……然而在没有办法被这些鲜明色彩包裹的黑暗深处,似乎暗藏着某种严肃。 P106

离开美术馆,觉得出了一身汗,仿佛刚刚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羞耻事。 P107

等他讲座完,我们一起去中目黑吃晚饭。 P108

距离入伍还有六个星期的时间,他决定在下午继续艰难缓慢地创作《权力与荣耀》,而在早上写畅销书。 P109

”这是真的,人在春风得意时,顺风顺水时,驾轻就熟时,理所应当时,对生活得到的结论,全是虚妄。 P110

村上春树在神户度过了自己的高中时期,15岁的生日礼物是一张爵士乐演出的入场券。 P112

但是人们在实践中发现,弱者偷自己的钱包,敌人偷自己的钱包,邻人也偷自己的钱包。 P113

现在,公开说他那些现实的令人不安的言论,可以得到一个国家一半人民的选票了。 P114

他们所在的农庄遭受了附近黑人的抢劫,卢里受了伤,露西被强奸怀孕,她要嫁给黑人寻求庇护,卢里精神一蹶不振。 P115

库切小说中人物的性一贯是懒惰和冰冷的,男主人公像蛇一样心不在焉,时而灵魂抽离出来看着交配的双方。 P116

结果农场被附近的三个黑人(其中一个甚至只是孩子)抢劫,卢里被打伤,露西被强奸。 P117

二战之后,犹太诗人爱伦堡在《红星报》上发表诗歌:“我们不应振奋,我们应行杀戮。 P118

就像里尔克在诗中写过的:“我们目睹了/发生过的事物/那些时代的豪言壮语/并非为我们所说出。 P119

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P120

”库切说:“南非有太多真相让艺术去把握……淹没了想象的每个角落。 P121

文字烧是把面粉糊和各种食材混合之后在烧热的铁板上烤成的,用小勺子铲着吃,一种很平价的美食。 P122

那时候,我还和朋友E相互鼓励,没想到现在他也放弃了活着的努力,我感觉到自己也丧失了一半的心力。 P123

科波拉当时接手《教父》这部畅销小说时可是非常不情愿的。 P124

在被拷打,被迫聆听他人被拷打的呻吟时,洛特里哥唯一可以沟通的对象就是“上帝”,他不断绝望地问上帝:为什么?为什么你面对这一切,依然保持沉默?在聆听到上帝的回复之前,洛特里哥并不愿意弃教。 P125

他在懵懂的状态就信了教,像是毫无知觉地穿上了一件不合体的西装,余生都用来与这身西装作对。 P126

这是个奇怪的教徒,奇怪的神父,奇怪的“耶稣”,他为每个异教徒服务,背起他们,负担着众人的忧患和悲哀,渡他们到永生。 P127

对我们来说,遭受磨难是丑恶的:恶臭、拥挤和痛苦。 P128

要维持这些信念并不是口头上说的那么简单,而必须耗尽全身的力气,抵抗现实对自己的咀嚼。 P129

第一次见面时,羽柴先生是别人的男朋友。 P130

名片上的头衔是NEC东京总部的职员。 P131

蕊生和羽柴退回到餐厅大堂,要了两杯热茶,两人朝着门并排坐着,看门外的雨。 P132

蕊生没有答话。 P133

”蕊生说:“倪红也是艺术家。 P134

几个月都是这样,她内心前所未有地沉着。 P135

羽柴脸顿时红了,把纸抢过来泡在水里,台下的脚踩在她的脚上,好像怕她扑过来性骚扰。 P136

她躺在他的臂弯,他说:“我很幸运,娶了艺术家当太太。 P137

”他说。 P138

蕊生介绍着孩子今天在肚子里的新动作,话还没说完,羽柴忽然有些兴奋地说:“你猜我今天遇到谁了?”羽柴说:“倪红小姐。 P139

它们出现得如此突兀,仿佛神怪故事里一回头就会消失的幻境。 P141

他像是昭和时期的文人穿越而来,身着浴衣,踩着木屐,拿着拐杖,一边漫步一边哀叹被现代化毁掉的江户。 P142

/ 东京遗留的唯一的市内电车——都电荒川线。 P144

结果被抓拍时,还是露出了忧国忧民的表情。 P146

当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难见到衰老时,我们对衰老的适应能力便随之下降,就像中国的城市中难见到墓地,所以我们对死亡格外惊骇。 P147

/ 用那句著名的话来说,“爱是想触碰又缩回了手”。 P150

据说樱花阴气重,要用酒宴上的阳气来冲散。 P151

第二天再穿回西装规规矩矩上班。 P152

小说里,星期天的下午,渡边在绿子家的阳台上看火灾,他们弹吉他、唱歌、喝啤酒,看着弥漫的黑烟。 P153

男女主角在旧书店度过一个又一个下午,他们之间涌动的情愫和互动却被导演删去了,只剩下一种弦外的回音,一种痕迹,就像飞机飞过天空留下的痕迹。 P154

长久待下来,却发觉京都的文艺是观赏性的,让游客不住赞叹好山好水好树好庙。 P155

/ 下班晚高峰的地铁站。 P156

某天夜晚出现的月色美得惊心动魄,车厢里没有人注意到,月亮就兀自闪耀着,原始、纯真而完整。 P158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