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塔守望者的女儿

good

拉布小心地跨过树根,它肥胖的身子从云杉和白杨树干之间蹭过去。 P11

苏必利尔湖慢慢醒过来了,它抖落如裹尸布一般整夜覆盖在身上的薄雾。 P12

“你到底做了什么?”六十年了,他们已经有六十年没说过话了,波菲利岛着火那件事也过去六十年了。 P13

“我们正在探索……”他们把这叫什么来着?“恢复性改造。 P14

这里面住的可都是有钱的老人,他们请得起私人护士、全职厨师,住得起河边的房子。 P15

“好吧,那么,我想现在最好让你认识一下马蒂。 P16

我喜欢养成习惯,一切按照计划行事,这种性格可能是从小在灯塔形成的。 P17

它在桦树和冷杉的树干之间穿梭,沿着岸边行走,冷黄色的眼睛在看我们跳舞。 P18

到点了。 P19

我们在他办公室的水槽里接了一桶温水。 P20

“没呢。 P21

”他吹着口哨,转身走向门口。 P22

我需要新鲜空气和阳光来滋养我虚弱的身体,让我可以撑过即将到来的漫漫冬季。 P23

我的头发现在白得像雪鸮,凌乱地贴在我的额头上。 P24

”我没有伸手。 P25

他在劳丽和比尔家待的时间比我长,但他就是个懒得要命的废物,以后可能根本就不会念他们的好。 P26

包裹上系着一根细绳,绳结已经松了,透过松开的帆布,我可以看到包裹里装着什么——看起来像一整套书,皮革封面,书页微卷。 P27

我根本不在乎她是谁,也没兴趣和她说话。 P28

我心不在焉地卷着指间的防水油布。 P29

厨房推车的轮子“吱吱”地滚过走廊,这声音传递的消息是:下午茶时间到。 P30

”我挤出一个微笑,“谢谢你。 P31

它看起来就像在地狱里走过一遭,盒子把手被黏糊糊的黑胶带粘在一起。 P32

我们吃土豆,还有他在尼皮贡河里抓的鱼,喝罐头汤。 P33

即使动听的音乐就在耳边,他也不懂得欣赏。 P34

我猜对于那些只买最好东西的有钱老头老太太来说,这里应该可以算是他们的归宿了吧。 P35

云朵很低,很暗,看来短时间内还不会飘走。 P36

我身上的水在往下滴。 P37

马蒂一直都很忙,父亲的文字又让我十分心痛。 P38

书的内页泛黄了,字也褪色了,但是大部分我还是看得懂的。 P39

我正在雾号站学习操纵低音雾号——这机器有些粗糙,但有人跟我说它已经比原来的那种手动泵系统好用很多了。 P40

那里的灯塔更老,不像巴特尔岛上的设备,至少有一些还改良过,但是那里离爱德华岛很近,离布莱克湾的入口也很近,到阿瑟港只要一天的航程。 P41

我仿佛看见父亲在灯塔里繁忙工作的样子,他还是年轻的样貌,那些文字让他复活了。 P42

总共有三幅画,我现在仍然可以看见它们,就好像我的视力没有变差一样。 P43

“不,根本就不是那样。 P44

她躺下了。 P45

”4月3日,星期三——本季我们一家人——丽尔、彼得和我一起来了。 P46

他不在这儿反倒让丽尔很高兴。 P47

除了埃米莉和我。 P48

* * *我从博雷尔养老院出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但是空气中还弥漫着潮湿的寒意。 P49

天知道这是多久以来,我第一次有归属感。 P50

德里克和我跑到采石场边上的灌木丛里,我们俩滑下路堤,躺在一起傻笑。 P51

我拿出香烟,递给他一根,虽然我知道他不抽烟,他也不喜欢我在他车上抽烟。 P52

能再一次来到户外真好。 P53

在我房间被抓之后,她需要重新塑造自己的形象。 P54

”她没有说话,继续抽着烟。 P55

但我们没有去她的房间。 P56

越来越多的人感染流感,我已经去城里好几趟了,但是丽尔坚持要和彼得待在灯塔这儿。 P57

我一直读到了1924年末。 P58

这面湖想方设法不让我知道真相。 P59

我根本不把这个类似仪式的过场放在眼里,不过私底下还是会有些忌妒。 P60

那个小女孩爬到我旁边的椅子上。 P61

风很大,吹起了她的裙角,吹出了白色的浪花,让地平线上的船鼓起了帆。 P62

但是,也许正因如此,他们踩在一根钢索上,一边是千夫所指,一边是万人景仰。 P63

她来早了。 P64

另外,如果我把他带去了,谁来逗女孩们开心呢?当听我说我需要他在这段时间里担当一家之主的重任后,他获得了一点儿安慰。 P65

这不是他的义务,但他不辞劳苦。 P66

他的父亲拒绝了,理由是一个十一岁的男孩在家里仍有很多要学的。 P67

“没什么,我很好。 P68

利文斯通女士已经回来了吗?不是。 P69

我得打几个电话。 P70

似乎这个人急着想联系上德里克。 P71

然后,我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 P72

你觉得你比任何人都厉害。 P73

上一次听这首曲子是很多年以前了,回忆催下了我的泪水。 P74

风吹散我的头发,就好像吹着冬天还挂在树上的那几片叶子。 P76

我的身后传来混乱的声音——模糊的警报声、脚步声和工作人员的喊叫声。 P77

他的手上似乎拿着什么东西。 P78

我平躺着哼哼了两声,眯眼看着白色的天花板,昨天的记忆慢慢都回来了。 P79

我是个无父无母的孩子,没有人了解我。 P80

还有那些画,他把它们藏了很多年,从来没有提过。 P81

止不住的泪水从我的指缝间流出去。 P83

我可以辨别出每一笔,每一画;我对每个色块和阴影都了如指掌。 P84

起初我没有发现这一点。 P87

“我们这几年把她教得还算不错。 P88

那时我意识到,是长期以来被我以为是埃米莉特质的那些东西让她无法轻易融入小岛外面的世界。 P89

我的妹妹。 P90

一开始她这样四处乱跑让我们都有些恐慌。 P91

埃米莉又一次不见了。 P92

那匹狼停了下来,其他狼也跟着停了下来。 P93

狼群确实是在湖上追着什么,我希望它们追的是驯鹿。 P94

她说得那么生动,我仿佛可以摸到那些积雪,看见天空中的星星,听见浪花拍打海岸的声音。 P95

一定是这样的。 P96

他……我有他,他有我,这就够了。 P97

冰块堵塞河道,河水泛滥。 P98

游戏、食物、烟火。 P99

发令枪响了,人群中爆发出加油的声音。 P100

灯塔守望者的女儿The Lightkeeper’s Daughters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一轮近乎完满的圆月爬上天空,为我们照明。 P101

扑上岸的蓝色波浪是那么诱人,我们有时候会脱得只剩内衣跳进湖里。 P102

她的鼻子和两颊上有一些雀斑,头发盘在脑后。 P103

“只有一条小独木舟。 P104

埃米莉也注意到了。 P105

一直以来,我都没有很关注它们,只是觉得它们很可爱,画得非常仔细,颜色也好看。 P106

而且她还穿男人的裤子。 P107

她从来没有停下来思考过天边的云彩是什么形状,也没有采过一束野花。 P108

但是我的哥哥下定了决心。 P109

与那些来过很多次的人不同,他们和埃米莉也是第一次见。 P110

”他的声音越来越轻,随后他回头看了看。 P111

希斯克利夫的叫声响彻树林。 P112

埃米莉和我常常把一些鹿肉和猪肉皮送到柴棚旁边的一块平整的大石头上,为了防止被父母发现,我们会把这些东西藏到裙子下面带出去。 P113

妹妹四处乱走的行为让我觉得厌倦了,她的自私害我在这样的夜里跟着她跑来跑去,还要冒着受伤摔断腿的危险把她拖回我们温暖的家,让她回到床上。 P114

把这些人照顾好之后,母亲又把注意力转移到埃米莉和我的身上。 P115

快把她带回家。 P116

“是格雷森,对吧?”那些碎片拼到了一起,“那个失踪的灯塔看守人助手。 P117

没有一个人知道。 P118

父亲穿了一套正装,打了领带。 P119

她向所有人问好,随信还寄来给埃米莉的纸和铅笔,还有给我的书。 P120

我轻轻地把那些蛋放到篮子里,忽略那些在我脸旁扑打的白色翅膀,也不管头顶的骚乱,终于,篮子里装满了蛋。 P121

我们一直看着岸边,防止在雾中转向。 P122

她对查理的下落一无所知,这一定很痛苦吧。 P123

我们的收音机又能接收到密歇根州的信号了,我们常常围在收音机前听卡内基音乐厅的音乐会,或者听一集广播喜剧《费伯·麦克基和莫莉》。 P124

”我说。 P125

我在申请中强调了我在波菲利岛上长大的经历,强调了我对这面湖和菲涅尔透镜有多熟悉,我还提到了自己发动低音雾号和当水手的能力。 P126

我没有停下来回答他的问题,不过我感到脖子后面开始发烫,一直热到了耳朵根。 P127

他会敲敲我们的门,把东西留下,不等我们说些感谢的话或者邀请他一起吃饭便走了。 P128

人们会花很多钱买她的画。 P129

它只是很笨拙地走着,看起来还有一点儿幼熊的可爱模样。 P130

几个小时后,他回来了。 P131

但她不是我。 P132

阳光很暖,但是空气极度寒冷,所以我经常走走停停,不断挥动着双臂让我的手指变暖。 P133

但是,和我们在一起的晚上他会拉琴。 P134

只有它的桅杆和烟囱顶部在低沉的浓雾中隐约可见。 P135

又来了,音源具体在哪个方位还不清楚,不过我听清了它发出的信号。 P136

我们在漂流,船桨在水中摆动,湖水打在船体上。 P137

“稳住……稳住!”戴维向左舷倾斜,“甜豌豆号”抱怨着,突然颠簸了一下。 P138

她好像在说别人的故事。 P139

他的嘴唇很柔软,我们的唇舌之间弥漫着刚摘的新鲜野树莓的味道。 P140

它们十分锋利,保护着可以入药的根。 P141

我没有什么别的打算。 P142

这么多年,我从没跟他们说过话。 P143

“我好几个小时都没有看到她了。 P144

戴维也听到了脚步声。 P145

她摇了摇头。 P146

他明白。 P147

今天是星期六。 P150

她这句话似乎另有深意。 P151

于是我做了该帮马蒂做的杂活后,便离开了。 P152

”她看着我,眉毛拧在一起,我知道她在考虑着什么。 P153

我怀疑你的外公在她出现之前都不知道自己有个孩子。 P154

他的儿子和小贝卡给他带来了每周供应的奶昔,贝卡拿着一个衣着鲜艳、眼睛巨大、头发很假的塑料玩具公主在池塘边的石头花园里一刻不停地四处探索。 P155

红色、橘色、黄色、绿色,它们都在那里,还有很多很多蓝色,可以填满整个天空。 P156

“看啊,你找到了一个帮手。 P157

我基本上收拾得差不多了,还把流到围墙底部的油漆也清理干净了。 P158

那里正是“基洛纳号”沉船地点附近。 P159

但是,我第一次意识到他没有权利给我的人生下定义。 P160

船上所有人都与船一起失踪了。 P161

只是……”她看了我很久,我一句话也说不出。 P162

我关上显示屏,那目光让我无法承受。 P163

阳光洒在房间里,将我包裹在一团温暖中,仿佛在安抚我。 P164

我知道,在听说有人去世之后,应该说点儿什么。 P165

我在水里游。 P167

八月末,那群人来到岛上,没有说起关于这件事的一个字。 P168

”我回答。 P169

埃米莉像以往一样,守在岸边,在船库中徘徊。 P170

我突然意识到,那个很久之前离开我们、发誓为哥哥报仇的小男孩查理并没有回来。 P171

我们离灯塔很远,我没法撇下她一个人跑回去找查理或者母亲来。 P172

“很巧,对不对?”她说,“哦,摩根,这件事发生太久了,有时候我在想我是不是记错了。 P173

我知道我们不能继续待在这里了。 P174

埃米莉抱得更紧了,她摇了摇头。 P175

完成任务之后,他又沉重地走了下来,一句话不说,也不来看一眼。 P176

我终于明白她为什么六十年都不跟他说话了。 P177

在那天晚上,你可以闻到冬天即将来临的那种味道——不像春天的那种花和狗屎的气味,也不是秋天的那种潮湿发霉的树叶气味——它让你觉得要下雪了。 P178

尤其是埃米莉。 P179

我最担心埃米莉。 P180

她是苏必利尔湖送来的礼物。 P181

我把伊丽莎白也埋了,但是不像我之前计划的那样。 P182

我闭上眼睛,抬起头,让那些水冲刷我的脸,我的头发光滑地贴在身上,水流在我的脚边形成漩涡排走。 P183

雪很潮湿,很厚重,吹到我的脸上,吹到我的脖子里。 P184

但是我想到发生的这一切,还有我与她的最后一次对话,突然觉得没什么可问的了。 P185

这个女人的头发像雪一样白,披在肩膀上,这一点和伊丽莎白一样。 P186

那些雪撕扯着我们的楼房,它们猛烈地拍打着窗户,像一群饿狼。 P187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始。 P188

这旋律令人宽慰。 P189

醒着。 P190

她知道安娜不见了。 P191

我在后面看到了火花,终于,火柴着了,闪着黄光,火苗慢慢稳定下来。 P192

我是为了埃米莉才活下来的。 P193

但是灯塔看守人还有更多要说的。 P194

到了早上,暴风雪停了。 P195

所有色彩、刮痕、凹陷,甚至是底下光秃秃的木头都影响着画作的样子,它们可能是灵感的来源,但却不是决定因素。 P196

埃米莉记得。 P197

他看见他们站在3号码头,那位老太太坐在轮椅上。 P198

”白色的高塔矗立着,红顶建筑散布在岬角。 P199

她给我买了一个毕业礼物。 P200

波菲利岛是从布莱克湾延伸出去的一串岛链中的最后一个,位于苏必利尔湖北岸。 P202

感谢安大略艺术委员会通过“作家储备和在创作品”项目给予我的资金支持。 P203

鲍勃在位于沃克尔深湾的家族捕鱼营地度过了童年,他和我分享了早期对波菲利岛的了解、他的个人经历,以及对灯塔看守工作的热爱。 P204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