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征服 阿拉伯帝国的崛起

good

衷心感谢利华托姆信托基金的帮助,因为其发放的研究奖金让我能够为这些研究做出充分准备。 P18

在梳理这些记忆犹新的重大事件时,他为之感到迷惘:“为什么?”他自问道,“为什么这群衣衫褴褛的人,这群不披盔甲、没有盾牌的骑手,能够赢得胜利……击败高傲的波斯人?”然后他又进一步表达了困惑:“仅仅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整个世界都落入了阿拉伯人的手中。 P20

事实上,这些材料非常值得关注,它们作为一种社会记忆,表达了早期的穆斯林如何重建自己的过去,如何对伊斯兰教传入他们现在所居住的这些地区进行解释。 P21

这些历史材料本身往往也让历史学家们难以对这些震撼世界的历史事件做出大胆而清晰的叙述。 P22

本书试图叙述世界历史上最为重大的变革之一,这场变革造成的结果深刻地改变了我们当今的世界,我尝试着把它写得对学生和普通读者来说更有可读性,甚至更有趣味性一些。 P23

然而在阿拉伯大征服时期,越来越多的人改说阿拉伯语,还有许许多多并没有“阿拉伯血统”的人也将阿拉伯语作为了自己的母语。 P24

然而在大征服时代,税收的分类并不明晰,“齐兹亚税”往往用来代指任意种类的税收或贡赋。 P25

我曾经多次解释过,阿拉伯语既有长元音也有短元音。 P26

从这时开始,所有的伊斯兰钱币都是只有铭文的,币面只有阿拉伯文字而没有任何图案。 P27

被征服者,尤其是各基督教派的神职人员,则表达了截然不同的观点。 P28

在被穆斯林征服的最初几十年间,中东地区拥有一个文化多元的社会,其中不同的语言与宗教在同一地理区域内彼此共存,相互融合。 P29

他们也会为了其他一些目的,比如为了合法化自己对薪俸或税务权利的要求,而保存、加工甚至编造记载。 P30

它们并不是现代历史学家写出的那种连续流畅的散文,而是短小的掌故逸事,在阿拉伯语中被称为akhbār(单数为khabr)。 P31

而且,有一些例子表明,故事的后期版本似乎比早期版本要包含更多的名字。 P32

没有证据能够表明此时不同地区的税收取决于两百多年前的征服的性质。 P33

有记载可查的雅穆克战役和卡迪西亚战役获得胜利的日期各有不同,彼此之间可以相差三四年,九世纪和十世纪的编纂者们很乐意将这些各不相同的日期一同记载下来,仅仅承认这些都是不同的观点。 P34

我们还可以更进一步对阿拉伯文史料进行重建。 P35

两人观察着他们的敌人,对他们的“弱小”(这里指他们的贫穷和缺乏武装)感到十分惊讶,不禁互问为什么这些“弱小”的人能够获得如此大的成就。 P36

而埃及总督则来自于更加显赫高贵的古莱氏部族,也就是先知穆罕默德本人的部族。 P37

但圣约翰(后世人们如此称呼他)属于将希腊语作为主要行政语言的最后一代人,而且他并不是历史学家。 P38

在高加索山脉的偏远堡寨中,亚美尼亚人还在坚持着记录历史的传统,这一传统的延续自四世纪基督教传入开始,贯穿了整个中世纪。 P39

叙利亚和巴勒斯坦地区再一次为我们提供了最好的例证。 P40

巴勒贝克和杰拉什这些小城镇中现存的伍麦叶时代清真寺则证明了伊斯兰是如何传入叙利亚小型城镇中的。 P41

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伊斯兰教的传播整合起阿拉伯半岛居民的军事力量和坚韧决心,促使他们对周边的世界发起入侵。 P43

尽管芝诺比娅的统治十分短命,但这是阿拉伯人第一次证明他们有实力征服并短暂地控制新月沃地。 P44

1他们不会定居在罗马城市中,却会在其北方一英里的地方建一座石造大殿,然后在周边搭起帐篷,当有阿拉伯人朝拜圣徒陵墓经过这里时,也会来拜访加萨尼菲拉赫的官邸。 P45

事实的确如此,没有亲缘关系的话,一个人和他的家族很难在沙漠中生存。 P46

在部落斗争中没有谁是“平民”。 P47

4诗中所体现的价值观在当时也被许多参与早期穆斯林征服的贝都因人认同。 P48

尽管阿拉伯地区大部分是沙漠,但阿拉伯半岛也分布着多种多样的地貌。 P49

6我们并不清楚为什么这一行业在这一时期内,而不是在此之前兴起:或许是因为某次偶然的发现引发了一股淘金热潮。 P50

但当时人们并不愿意接受自己崇敬的祖先会堕入火狱的说法,而且更实际的是,他们认为这种新的宗教威胁到了麦加的神殿及其带来的大量财富。 P51

他的故乡(即希贾兹地区)是我们最好的土地。 P52

比如第16章第125节中就告诫穆斯林“你应凭智慧和善言而劝人遵循主道,你应当以最优美的态度与人辩论,你的主的确知道谁是背离他的正道的,他的确知道谁是遵循他的正道的”。 P53

因此,那些内容激进的经文,尤其是上文所引述的第9章第5节,就代表了穆斯林对圣战的最终观点。 P54

事实上,将领在战场上的自主权很可能要比这些文献里描述的要高得多。 P55

这些新兴精英阶层的成员显然不是贝都因人。 P56

但穆罕默德归真后,问题便出现了。 P57

16况且定居社区的居民同样也是穆斯林同胞。 P58

因此,一个颇为活跃的武器盔甲交易市场随之应运而生。 P59

658年,穆斯林陷入内战时,一支缺乏实战经验的伊拉克穆斯林军队趁机侵入了叙利亚。 P60

在伊斯兰大征服的第一阶段(632年至650年),唯一一次使用投石机的记载来自阿拉伯军对波斯首都泰西封,或称马达因的攻城战中,在这场战役中据说阿拉伯军使用了二十台投石机,这些投石机是一个叛变的波斯工程师在阿拉伯主帅萨阿德·本·艾比·瓦加斯(Sacd b. Abī Waqqās)的指示下建造的。 P61

他站起身来冲向(波斯军统帅)鲁斯坦,一心要将其杀死,但他还没冲到对方面前就战死了。 P62

在这片战场之上,我们只留下了再也无法动弹的人。 P63

3C. Lyall, The Dīwāns of cAbīd ibn al-Abras, of Asad and cāmir ibn at- Tufayl, of cāmir ibn Sacsacah(London, 1913). 4Lyall, Dīwāns, p. 106. 5关于南阿拉伯诸王最详尽的介绍,请见 R. Hoyland, Arabia and the Arabs: From the Bronze Age to the Coming of Islam (London, 2001), pp. 36–57。 P64

16Firestone, Jihād, pp. 124–5. 17Donner, Early Islamic Conquests, p. 135. 18同上, pp. 205–9。 P65

罗马帝国和后来的拜占庭帝国在东地中海不间断地统治了六百年。 P67

而相信基督只有唯一神性的教派(一性论派)则大多来自说阿拉米语的村庄、乡村地区的修道院,以及阿拉伯基督徒的宿营地。 P68

在此之前几年,莫里斯皇帝还为当时被赶下王座的萨珊皇帝霍斯劳二世提供了庇护,这位萨珊皇帝是一个年轻而精力充沛的君主。 P69

加沙和布斯拉(Bostra)的周边地区则是与沙漠交界的农耕地区,这里经常会有麦加或阿拉伯半岛其他贸易中心的商队来访。 P70

”3最终我们只能确定,这场征服运动正式开始于632年,到八年后,也就是640年,除沿海城市凯撒利亚(Caesarea)以外,整个叙利亚地区都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处于穆斯林的统治之下。 P71

捷报传得很快,据说就连凯撒利亚附近也有犹太人社区闻声公开庆祝拜占庭军官的死亡和帝国权威受辱。 P72

”11 然后故事继续道,他们做好准备然后出击敌军,而敌人完全无法想到居然会有军队能穿越那片沙漠攻击他们。 P73

13 然后他转而南下,与另一支在叙利亚活动的穆斯林军将领会合,后者似乎被统合在他的指挥之下,与他一同应对拜占庭帝国军队的威胁。 P74

佩拉是一座坐落在丰饶的约旦河谷中的富庶城市,在山谷底部的古罗马风格街道和柱廊之间矗立着一座易守难攻的卫城。 P75

最后投降协议达成,穆斯林军以缴纳贡赋为条件,保证不侵扰居民的安宁。 P76

每次与哈立德见面,他都会嘲骂他:“哈立德,把你私吞的穆斯林财产从屁股底下拿出来!”每次哈立德都只是顺从地回答他并没有私吞任何“穆斯林的财产”。 P77

拜占庭军在戈兰高地的贾比亚集合起来。 P78

直到穆斯林军从他们的阵地佯退并将一部分拜占庭军队诱入崎岖地区,然后加以伏击时,真正的战斗才刚刚打响。 P79

这座城市可能是叙利亚第一座主要人口是穆斯林的城市。 P80

”40 而在另一个版本中,希拉克略在托罗斯山脉中行进时回身望去,说道:“唉,愿你平安,叙利亚!多么丰饶的国度,却沦陷于敌人之手!”41 当他撤退时,他带走了沿着叙利亚地区新前线驻扎的所有驻军,在地中海的东北角,拜占庭帝国和穆斯林领土之间制造了一片无人区。 P81

如果属实,那么这就是他获得的第一场胜利,二十年后,他将会成为伍麦叶王朝的第一位哈里发,坐镇大马士革统治整个伊斯兰世界。 P82

他是一个希腊修士,受过良好的教育,是博古通今之才,他十分蔑视那些粗鲁的贝都因人。 P83

这份协议冠上了欧麦尔的名字,这使其无疑更具分量和权威。 P84

阿拉伯语单词“jazīra”含义为“岛”,但自七世纪之后,该词也被用来描述位于今天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底格里斯河与幼发拉底河之间的地区。 P85

征募自希贾兹的阿拉伯军队征服了叙利亚。 P86

那么,如果说不是阿拉伯人的大规模涌入扫除了这里的希腊罗马文明,那么在穆斯林征服叙利亚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改变呢?最明显的改变就是,当地政府与管理部门的高层开始被说阿拉伯语的穆斯林所控制,但如果再加以讨论,我们就会发现即使是这项改变也不像我们之前认为的那样显著。 P87

8Tabarī, Ta’rīkh, I, pp. 1561–2. 9Tabarī, Ta’rīkh, I, pp. 2108–25, Balādhurī, Futūh, pp. 110–12; Ibn Athcam al-Kūfī, Kitāb al-Futūh, ed. S. A. Bukhari, 7 vols. (Hyderabad, 1974), vol. I, pp. 132–42; al-Ya‘qūbī, Ta’rīkh, ed. M. Houtsma, 2 vols. (Leiden, 1883), vol. II, pp. 133–4. 10更详尽的阐述请见Donner, Early Islamic Conquests, pp. 119–27。 P88

26Tabarī, Ta’rīkh, I, p. 2091. 27Tabarī, Ta’rīkh, I, pp. 2091–2. 28请见L. Caetani, Annali dell’Islam (Milan, 1905–26), III, pp. 491–613, 以及 Kaegi, Byzantium, pp. 122–3, esp. n. 23的相关讨论。 P89

36Balādhurī, Futūh, p. 131. 37Balādhurī, Futūh, p. 131 and Yāqūt, Mucjam al-Buldān, ed. F. Wüstenfeld (Leipzig, 1886), ‘Homs’. 38Tabarī, Ta’rīkh, I, pp. 2393–5. 39Balādhurī, Futūh, pp. 139–40. 40Tabarī, Ta’rīkh, I, p. 2396. 41Balādhurī, Futūh, p. 137. 42Tabarī, Ta’rīkh, I, p. 2396. 43Michael the Syrian, Chronicle, ed. with French trans. J.-B. Chabot, 4 vols. (Paris, 1899–1924), II, p. 424. 44Balādhurī, Futūh, p. 131:鼓伶(muqallisīn),“一种哑剧演员,在胜利场合,他们会一边演奏阿拉伯鼓(daf)或其他乐器,一边迎接国王和其他贵人,或者为他们开道”。 P90

51Donner, Early Islamic Conquests, pp. 151–2. 52Tabarī, Ta’rīkh, I, pp. 2405–6. 53Sacīd ibn Batrīq, Das Annalenwerk des Eutychios von Alexandrien, ed. M. Breydy in Corpus Scriptorum Christianorum Orientalium, vol. 471 Scriptores Arabici, t. 44 (Leuven, 1985); see also R. L. Wilken, The Land Called Holy: Palestine in Christian History and Thought (New Haven, CT, 1992), pp. 233–9. 54C. F. Robinson, Empire and Elites after the Muslim Conquest: The Transformation of Northern Mesopotamia (Cambridge, 2000), p. 34. 55有关征服及其所引发的问题的资料,请见 Robinson, Empire and Elites, pp. 1–32。 P91

这片沙漠与人们通常想象的景观不同,其间没有沙丘分布,也没有棕榈环绕的绿洲,在这片艰苦恶劣的地方只有岩石与沙砾、低矮起伏的丘陵,以及偶尔可见的、扭曲多瘤的多刺树木。 P92

2琐罗亚斯德教徒相信,世界上有两股势力相互争斗,争夺着主宰世界的权力,一个是善神阿胡拉·玛兹达,另一个则是恶神阿赫里曼。 P93

拜占庭皇帝莫里斯(582年至602年在位)在他所写的《军略》(Strategikon)中,对七世纪初的波斯军队做出了有趣的描述。 P94

到最后,632年,霍斯劳二世的孙子伊嗣俟三世登上了皇座。 P95

自从先知归真之后,要求所有阿拉伯游牧民归顺穆斯林的统治成为麦地那的主要政策,而幼发拉底河流域的阿拉伯部落自然也不例外。 P96

哈立德对伊拉克的进攻仅仅是对里达战争的扫尾工作。 P97

欧麦尔对此立刻做出回应,决定召集更多援军。 P98

关于卡迪西亚战役的故事为许多精彩的传奇奠定了基础。 P99

尊贵的太阳高高在上睥睨大地,将临近的末日冷眼旁瞧侧望。 P100

在他被带进大营面见将军之前,波斯人决定震慑一下这个贝都因人。 P101

随后里贝伊便起身返回穆斯林军营地,给波斯人三天时间进行考虑。 P102

穆齐拉走后,鲁斯塔姆对波斯人说,没人能够抵挡如此诚实、智慧,决心如此坚定的人。 P103

”42卡迪西亚战役结束后,伊拉克中部在穆斯林征服者面前门户大开。 P104

有一次,阿拉伯军遭遇了一支布兰女皇时期征募的波斯精锐部队(katība),他们立下誓言保卫波斯帝国(mulk Fārs),不死不休。 P105

穆斯林军很快便来到了泰西封在底格里斯河西岸的区域。 P106

根据一则故事所述,除一人之外,所有穆斯林士兵都渡过了河流,那人从他所骑的栗色母马背上掉了下来。 P107

54这些记载强调了两点:其一是对比贝都因人的粗糙简朴和波斯宫廷的富裕豪奢;其二则是在分配战利品时,贝都因人的一丝不苟和实事求是。 P108

他质问这些农奴,他们回答说,自己是被黄蜂(zanābīr)从屋子里赶出来的。 P109

66 也有记载表明,这次远征是穆斯林军大战略的一部分,是为了牵制伊拉克南部的波斯军队,使他们难以顾及北方的友军。 P110

69 这个故事也经常被后世的伊斯兰法学家反复提起,因为伟大的欧麦尔,这位自先知本人之后伊斯兰教逊尼派最为权威的立法者,确实对通奸罪做出了十分引人质疑的判决。 P111

编年史的大部分内容都十分简短,但作者,或其中一位作者,花了一些篇幅来描述自己的家乡被这些新来的侵略者占领的情形。 P112

但对于早期穆斯林来说,最为值得重视的城镇地标并不是阿契美尼德王朝遗迹,而是先知但以理的陵墓。 P113

两个在城墙上筑房居住的人与阿拉伯人密谋,只要分给他们三分之一的战利品,就会让他们进城。 P114

这些倒戈的军队为穆斯林军提供了很大帮助。 P115

他这样对欧麦尔解释这片地方的优势:“我已在一个满布卵石的地点安置下来,这个地方位于希拉和幼发拉底河之间,一边与旱地相连,另一边则临近水边。 P116

一位弓术精湛的弓手曾被召来,站在广场中央对着各个方向分别射出一箭——人们只准在箭矢所落之外的地方建造他们的房屋。 P117

90很显然,从一开始库法城中就拥有露天市集——毕竟打了胜仗的阿拉伯士兵需要找到个场所来消费他们作为战利品夺取的迪拉姆银币。 P118

尽管后来城市中心迁移了,但艾布·穆萨·艾什阿里奠定的基础仍旧在几个世纪中幸存了下来,今日的巴士拉是伊拉克第二大城市。 P119

5Morony, Iraq, pp. 185–90. 6关于阿拉米人,文献同上,pp. 169–80。 P120

其中“j”音在埃及方言中发生硬的“g”音,这个词后来演变成了“向导”(dragoman),这一词语常被十八世纪及十九世纪黎凡特地区的旅行者用以指代当地向导或中间人。 P122

49Tabarī, Ta’rīkh, I, pp. 2433–4. 50Tabarī, Ta’rīkh, I, p. 2438. 51Balādhurī, Futūh, pp. 259–60. 52Tabarī, Ta’rīkh, I, p. 2451. 53Tabarī, Ta’rīkh, I, pp. 2441, 2451. 54Tabarī, Ta’rīkh, I, pp. 2450–56. 55Tabarī, Ta’rīkh, I, p. 2445. 56Tabarī, Ta’rīkh, I, p. 2446. 57Tabarī, Ta’rīkh, I, pp. 2446–7. 58Tabarī, Ta’rīkh, I, p. 2453. 波斯人编织地毯的传统十分古老,但在这一时期并没有地毯实物留存下来。 P123

76关于哈姆拉军,请见Morony, Iraq, pp. 197–8; M. Zakeri, Sāsānid Soldiers in Early Muslim Society. The origins of ’Ayyārān and Futuwwa (Wiesbaden, 1995), pp. 116–20。 P124

85Tabarī, Ta’rīkh, I, p. 2494. 86Tabarī, Ta’rīkh, I, pp. 2490–91. 87Tabarī, Ta’rīkh, I, p. 2492. 88Tabarī, Ta’rīkh, I, pp. 2491–5. 89Dja?t, Naissance, pp.102–3,否定了赛义夫的记述,但并没有给出可信的理由:事实不得而知。 P125

对于他们来说,与穆斯林军所做的一样,从自己所在地出发征服当地的非阿拉伯人是理所当然的,也是无可避免的。 P127

到了近代,有关穆斯林征服埃及的历史著作有阿尔弗雷德·巴特勒的《阿拉伯人征服埃及与罗马统治的最后三十年》。 P128

关于阿拉伯人烧毁亚历山大大图书馆的传说流传已久,至今仍旧被一些有意丑化早期伊斯兰教的人时常抛出。 P129

这座城市的城墙显然十分坚固。 P130

在逃走前,他将神职人员和信众召集起来,告诫他们要坚守自己的信仰,他还给各地司铎写信,建议他们逃往深山或沙漠中,躲避将要到来的迫害。 P131

但在639年,或者可能640年,希拉克略改变了政策。 P132

这些人可能会发现,尼罗河三角洲的城镇和村庄在很大程度上与他们故乡的环境十分相似,尽管宏伟的亚历山大城是他们的家乡所无法比拟的。 P133

28 战斗胜利后,阿慕尔为他的部众分发了少量的奖赏:一个第纳尔、一件裘巴(jubba)、一件布尔努斯(burnūs)、一条缠头巾和两双鞋子。 P134

祖拜尔是穆罕默德的最早追随者之一,他在早期穆斯林中有着很高威望,但这是阿慕尔的远征,因此祖拜尔到来后阿慕尔仍旧负责统率全军。 P135

面对坚固的城墙,阿拉伯军手头只有少量威力弱小的攻城武器,他们试图搭起云梯爬上城墙。 P136

这份条约开头的条款大致保证了当地居民的宗教(millat)、财产、十字架、土地和水道的安全。 P137

47至此,狄奥多雷率罗马军队向北撤往亚历山大城,穆斯林军则紧追其后。 P138

经此浩劫后,城市南部的大部分地区也被废弃了。 P139

最终阿拉伯军通过谈判而非军事行动拿下了该城。 P140

同样地,在这些地方只有零星抵抗,但并没有持续的反抗。 P141

居民以部族为单位聚居,每三百至三百五十人划分为一席塔(khitta)或一个区,他们在划定的范围内建筑房屋。 P142

59 在阿拉伯人控制了埃及,并学会如何管理利用这里的财富后,他们便不再积极鼓励下一批移民到来——因为这样会使资源的分配更加稀疏。 P143

63本雅明在穆斯林军攻陷亚历山大城后又活了将近二十年,最终在661年,他以高龄寿终正寝,留下了极高的声誉。 P144

在总人口三百万的居民中,只有十万阿拉伯人,由此我们可以看出阿拉伯人的数量多么稀少,即这个少数人群只占总人口的三十分之一左右。 P145

如果不去查看十九世纪后半叶的观点,那么情况就变得更加模糊不清了。 P146

但我认为他的著作中历史内容更为重要,Kubiak的说法显然有些夸大其词,他认为:“他的本意并非为了传达过去的史实,也不是为了神化夸张第一代伊斯兰征服者的勇武,而是为了给与对埃及和北非征服有关的那些晦涩不清的传统教法问题找到合理的答案。 P147

23Ibn Abd al-Hakam, Futūh, pp. 58. 24Balādhurī, Futūh, p. 213; Ibn Abd al-Hakam, Futūh, pp. 56–7. 25Butler, Arab Conquest, pp.209–10. 26同上,p. 211。 P148

又见 Butler‘Treaty of Misr’ (published with separate pagination (1–64) and index at the end of Butler, Arab Conquest), pp. 16–19。 P149

52如巴特勒(Butler)所说:“这些方尖碑留存至今,直到英国人和美国人将它们砸碎运出了埃及:其中一座立在了泰晤士河畔,另一座则在纽约……它们约有68英尺高,若没有城墙阻挡,在稍远的地方就能至少看到它们的尖端。 P150

67Butler, Arab Conquest, pp. 305–7. 68同上,p. 534。 P151

萨珊皇帝曾在这里的宫殿中流连忘返,后来八至九世纪的阿拔斯王朝哈里发热衷来此狩猎。 P152

在这些地区水源充足,尤其到春季有大片草场可以放牧牲畜。 P153

伊朗方面则没有能够表明他们观点的史料留存下来。 P154

这则材料阐述了穆斯林军发现财宝,将其转化为现金并支付给士兵的全过程,而且也表明在早期穆斯林精英中间,某些精明狡诈甚至缺乏道德底线的人也能够利用这个过程为自己牟利。 P155

16这座城市的城防一定十分坚固,但除了一座萨珊时代桥梁的桥墩以外,这座城市并没有遗迹留存到今日。 P156

这一战略要地的总督希亚伍什(Siyāvush)出身于伊朗最为显赫的家族之一——米赫兰家族,这一家族世代为雷伊领主。 P157

在阿拉伯征服时期,当地的苏勒名叫鲁兹班(Ruzbān),他发起了与苏韦德的会谈。 P158

在布凯尔开始对阿塞拜疆进攻时他战败被俘,并答应在穆斯林军与当地人中间牵线协商。 P159

奥斯曼·本·阿比勒·阿斯(Uthmān b. Abī’l-ās)发起了下一次远征,他在636年被任命为总督,负责指挥法尔斯地区的大部分行动。 P160

他还占有地利——这里遍布着崎岖的高山,狭窄的道路被平坦的田野和盐湖所分隔。 P161

根据一份史料的记载,28 本·阿米尔的军队经过一番死战才重夺该城,他们还利用攻城器械轰击了这座城市。 P162

在这部史诗最为戏剧化的章节中,这位鲁斯塔姆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手刃了自己的亲生儿子苏赫拉布。 P163

根据后来的传说描述,即使情况极其困苦难堪,伊嗣俟三世也要带着排场豪奢的宫廷一同流亡。 P164

”然后,皇帝要求他们前往呼罗珊:“在那里有许多健儿准备着为我们而战。 P165

”磨坊主困惑地说:“我生活贫困,见识不多。 P166

尽管它的皇室家族历史悠久且名声远扬,却很少有人试图重振帝国的统治,少数几次尝试也十分无力。 P167

像往常一样,史料中详细描述了阿拉伯军虏获的大量令人眼馋的战利品,其中包括许多粮草和衣物。 P168

在这片地区居住的既不是琐罗亚斯德教信徒,也不是佛教徒,而是日神尊(Zun)的信徒,其拥有红宝石作为双眼的金色尊神像在整个地区广受崇拜。 P169

而大部分将士则在乌拜杜拉的率领下绝望地撤往博斯特。 P170

在此之前,哈查吉为强迫伊拉克城镇中的民兵听命于他和大马士革的哈里发已经操心了许多年。 P171

这种“新波斯语”由阿拉伯文字母写成,并包含了大量阿拉伯语借词,但它的语法和基础词汇则完全来源于波斯语。 P172

31关于这方面的讨论,请见Christensen, Iran, pp. 506–9。 P174

35Tabarī, Ta’rīkh, I, p. 1322. 36Tabarī, Ta’rīkh, I, p. 1318. 37Tabarī, Ta’rīkh, I, p. 1320; Balādhurī, Futūh, pp. 335–6. 38Balādhurī, Futūh, p. 335. 39Tabarī, Ta’rīkh, I, pp. 1320–22, 1328. 40Tabarī, Ta’rīkh, I, p. 1328. 41Ta’rīkh Jurjān, pp. 56–7;又见 P. Pourshariati, ‘Local histories of Khurasan and the pattern of Arab settlement’, Studia Iranica 27 (1998): 41-81。 P175

这场旅程途经许多各不相同的地理环境和景观。 P177

大征服 阿拉伯帝国的崛起 历史电子书 第2张

人们不仅耕作了肥沃的土地,就连那些荒无人烟的土地,比如昔兰尼加地区原先荒芜的山谷,人们也对其进行了精心灌溉和长期照料。 P178

许多城市衰退成了乡村,它们拥有一个教区教堂和一小支驻军,有时会有税官和收租人,却既没有地方统治者,也没有公共服务或行政部门存在。 P179

毫无疑问,在迦太基城和其他驻军地居住着说希腊语的士兵和官员,但他们的数量不太可能很多。 P180

可能在642年夏季,亚历山大城终于向穆斯林军投降之后,阿慕尔便率领他的军队向西方进发。 P181

他们似乎并没有将时间浪费在重新攻占的黎波里上。 P182

很快,乌格巴便表现出了强烈的冒险热情。 P183

然后,他建起了官府,并在周围建立了民居,自此之后,居民在此地生活的四十年中,城中都没有出现过蝎子或毒蛇。 P184

库塞拉前来与总督一同居住在凯鲁万城外的大本营中。 P185

他向南穿越摩洛哥平原,向着阿特拉斯山脉前进。 P186

乌格巴的战死标志着阿拉伯人退出了马格里布地区。 P187

祖海尔在拜尔加战死,标志着穆斯林在北非的征服行动达到了低谷,但形势终将再次逆转。 P188

33这座城市似乎大部分都被废弃了,在至少半个世纪中都没有新的大型建筑落成。 P189

这个传说仍在被现今的阿拉伯人所传扬。 P190

由于卡希娜的暴行,许多基督徒和阿非利加人被迫逃离,他们逃往了安达卢斯(即西班牙)和其他海岛。 P191

阿卜杜·阿齐兹一方面想对他予以嘉奖,另一方面也深知穆萨正是能够将伊弗利基亚这个桀骜不驯但发展潜力巨大的省份收归他的统治之下的理想人选。 P192

随后他便挥军回到了凯鲁万。 P193

11Sj?str?m, Tripolitania, p. 26. 12同上,p.40。 P194

21Taha, Muslim Conquest, pp. 61–2. 22此处来自Taha, Muslim Conquest, pp. 63–5。 P195

1这里距离东北方的乌浒河(今称阿姆河)仅有数天的路程。 P197

与对叙利亚、伊拉克和伊朗早期征服的记载相比,年表更加真实可靠一些,但其叙述内容仍旧混合了不同的作者出于不同目的而编纂的内容。 P198

阿拉伯人简单地将乌浒河对岸的地区称为“河外地区”(māwarā al-nahr),这一名称一直流传到了今天,尽管这一地区居民早已不再使用阿拉伯语。 P199

巴尔赫城自从于1220年被成吉思汗的大军摧毁后便废弃了,在此之前它曾一度是中亚最宏伟的城市之一。 P200

比起其他地区,我们对粟特的了解要全面得多。 P201

其中一个事例描述了745年,一位军官被中央政府拖欠了半年的军饷,即一百六十千克铜钱②。 P202

对于人类的事业,他们既不是多面手,也不专精一项,除勇猛对敌之外,他们也不会训练其他的技巧……他们的政府是君主制的,他们的统治者往往对犯下过错的人实施残酷的刑罚。 P203

11阿拉伯军跨过宽广的乌浒河时,遭遇的就是这样一群可畏的勇士,他们深深震撼了阿拉伯人。 P204

他被人们称为“沙希津达”(Shāhi Zinda),即“永生王”,帖木儿时代(十四世纪后期到十五世纪初),他的陵墓成了一座墓葬群的中心,这里埋葬着帖木儿王朝的王公子弟,更多的则是帖木儿宫廷中的公主。 P205

他下令处死了拉比亚部族的两位首领。 P206

两年来,我未曾在任何床榻阖眼休憩,只在岩石上枕着拳头安眠,我的铁甲即是睡袍,当夜深入梦时,高头大马的马鞍便是我的被单。 P207

凭真主起誓,假如他们真的那样做了,他们可要把你的这个小儿子吓个够呛,担心自己的性命不保,也要别人来替他复仇呢。 P208

穆斯林提倡的团结精神被他抛诸脑后,至于河对岸被切断退路的,由伍麦叶率领的穆斯林军命运如何,他也毫不关心,他只说这支军队数量庞大、武器精良且作战勇敢,假如他们愿意,一路打到中国也不难。 P209

与许多其他早期阿拉伯文历史文献不同的是,穆萨的故事是以线性叙事方式讲述的,其中并没有插入相关逸事(isnād)或故事的其他版本。 P210

”于是他给了穆萨一些钱财,几头坐骑和一件长袍,然后便送他上路离开了。 P211

当他们用餐完毕时,穆萨斜躺下来休息,而沙阿及其部下此时已疑心渐重,便要求他们离开。 P212

他便上前警告说像这样缺乏防护太不明智,但将领却掀开被褥(farāsh),露出了一把出鞘的佩剑——于是穆萨的部下即刻夺剑杀死了他。 P213

此时,穆萨的军力更加强盛了许多,但这支军队之所以团结一致,仅仅是因为他们都痛恨伍麦叶王朝的统治。 P214

穆萨见状便激励他的部下说,如果他们击败了这支大军,剩下的人就容易对付了。 P215

叶齐德带着两个帮凶逃走了,但他的两个不幸的孩子却为父亲的罪行做了替罪羊。 P216

——译者注 ⑤这些随从(shākiriya)是当时中亚贵族的私兵和家仆。 P217

他将前伊斯兰时代诗歌汇编成集,称为《穆法达勒集》(Mufaddaliyat),但历史并未记载他是否编写过史书。 P219

从阿拉伯人在梅尔夫和巴尔赫的基地,他们能够对任何一支叛军发起征伐并洗劫他们的土地和财产。 P221

“真主引领你们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壮大正信,真主通过你们的奋战来守护神圣的事物,通过你们的奋战来增盈财富,并且狠狠惩罚敌人。 P222

最终,巴德吉斯人以屈底波不得进入其领土为条件与其订立了和约。 P223

由于掠夺了大量金钱,穆斯林军得以装备上了最为精良的盔甲与武器,像往常一样,穆斯林士兵要自费购买装备。 P224

当瓦基催促他渡河时,这个骑兵指挥官“看起来就像一头发威的骆驼”,拒绝让步。 P225

由于这些门板上绘制着门神像,穆斯林便在将其运到清真寺时,磨去了上面的画像,这既可能是为了实行伊斯兰教禁止偶像的规定,也可能仅仅是为了羞辱旧宗教及其信徒。 P226

他向遥远的喀布尔王致信求助,因为喀布尔远在阿拉伯人势力范围之外的安全地带。 P227

当他被带到屈底波面前时,他最糟糕的梦魇果然成真了。 P228

他在这里设置了投石机,开始击破城墙。 P229

对于屈底波来说这是一个不容错失的机遇,于是,已在筹划对粟特进一步远征的屈底波决定专程绕道去花剌子模一趟。 P230

之后屈底波围困该城长达一月,他在城墙外设立起了攻城器械,在城墙上打出了一个缺口,被守军用粮食袋草草堵了起来。 P231

31阿拉伯军队从未像现在这样接近过中国边境,此时,无论是阿拉伯人还是粟特人都开始向中国派遣使节,希望赢得中国人的支持。 P232

715年,屈底波的征伐迎来了最终阶段。 P233

此时他似乎完全丧失了往日的冷静,开始极尽阿拉伯文修辞中冷嘲热讽之能事,恶毒咒骂起阿拉伯部族人来。 P234

“如果他是我们波斯人,而且死在我们中间,”一个波斯人如是说道,“我们会把他用棺材装殓起来,并带着他的遗体与我们一起远征。 P235

当地总督的频繁更迭,意味着当地阿拉伯人内部的部族冲突,及阿拉伯人与非阿拉伯穆斯林之间的敌视正愈发公开化,暴力程度也与日俱增。 P236

在敌人眼里,你是风情万种的新娘在我们看来,你是刺向我们的尖刀。 P237

与他的前任不同,他十分凶残好战,下定决心要巩固穆斯林在粟特的统治。 P238

由于阿拉伯人更为熟悉地形,因此他们首先逃入了城内,然后开始在土木城墙后布兵把守,并点燃荆枝烧毁了护城壕上的木桥。 P239

但可汗拒绝了,并说敌人太难以攻克。 P240

就像在中世纪战争中常常出现的那样,野蛮的暴行中也交织着个别的骑士精神义举,而且至少有一些突厥人也被阿拉伯人认为是值得一战的可敬对手。 P241

祝奈德赶到右翼,站在战旗下以示支持。 P242

有一些记载表明,突厥军抄了他的后路,截断了他在竭石附近的补给线。 P243

因此,祝奈德失去了作为将领的信誉,此后一直为此而羞愧不已。 P244

这年秋季,与阿拉伯叛军首领哈利斯·本·苏莱季结盟的突厥可汗率军入侵吐火罗斯坦。 P245

他并没有参与任何阿拉伯部族的纠纷,这些根深蒂固的激烈纷争卷挟了呼罗珊的大部分阿拉伯人。 P246

她说道:“你们阿拉伯人啊,既不遵守诚信,也不知如何体面待人。 P247

这是阿拉伯军与中国军队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正面对战。 P248

15Tabarī, Ta’rīkh, II, p. 1206. 16Tabarī, Ta’rīkh, II, p. 1207, 但参见 p. 1218, 此页中只记载了几支分队。 P249

44Tabarī, Ta’rīkh, II, p. 1431; see also the poem in Tabarī, Ta’rīkh, II, p. 1432. 45Tabarī, Ta’rīkh, II, pp. 1421–8. 46Tabarī, Ta’rīkh, II, p. 1430. 47关于这些文献,请见F. Grenet and E. de la Vaissiere, ‘The last days of Penjikent’, Silk Road Art and Archaeology 8 (2002): 155–96; I. Yakubovich, ‘Mugh l I revisited’, Studia Iranica 31 (2002): 213–53。 P251

结果,即使这些天堑也未能成为永久的障碍,在阿拉伯大征服的最后一次扩张中,穆斯林军征服了伊比利亚半岛大部及今巴基斯坦南部的信德地区。 P254

《恰奇史记》还包含了许多据说是第一批阿拉伯征服者的后代所保存的资料——这些资料可能并非伪造,以及一些并未与前后文一同被翻译成波斯文的阿拉伯文诗歌。 P255

11根据阿拉伯传说,早在644年,当穆斯林军首次进攻邻近的莫克兰地区时,就已经有人提议入侵信德,在这段时间内穆斯林军可能曾发起过对信德的海上远征。 P256

接着,穆罕默德·本·卡西姆率军抵达了印度河沿岸附近重兵把守的尼仑城。 P257

然后达希尔被人抓住砍下了脑袋,和他一同在象轿中的两位女奴后来指认了他的遗体。 P258

之后这些婆罗门分散至各地,成了税官。 P259

当人们质问她时,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几个小时后才出来,她说她为寻觅达希尔走遍了整个世界,并没有发现他的踪迹,并拿出了一颗锡兰(Ceylon,今斯里兰卡)产的肉豆蔻作为自己远航的证据。 P260

根据多数穆斯林的观念,由于佛教徒和印度教徒敬拜精致复杂的偶像,他们与偶像崇拜者无异,因此如果他们不皈依伊斯兰教,就应当遭到清除。 P261

在伊拉克,祖特人仍旧是当地人口中的一支不安定因素,但在1000年后,他们便从历史记载中消失了。 P262

基督教会也十分稳固地在这里建立起来,在托雷多,复杂的议会体系仍旧保持着活力。 P263

同时,据说还有一些忠诚于维提萨的王子们的武装加入了他,以共同对抗新国王。 P264

于是他们回去找那个牧人,牧人便将他们领到了缺口处。 P265

穆斯林军在这里遭遇的抵抗要比在托雷多和塞维利亚激烈得多。 P266

他与阿卜杜·阿齐兹订立了和约,这份签署于713年4月的和约文本在许多阿拉伯文史料中都有记述。 P267

西班牙的新任统治者几乎立刻就开始在行政系统打上了自己的印记。 P268

奥帕主教先对佩拉约喊话,问他为何他还要顽抗到底,既然阿拉伯人(“以实玛利人”)不久前已经令哥特人全军覆没。 P269

之后,安达卢斯总督③率军急速袭掠了罗讷河谷,途中少有激烈抵抗。 P270

在加龙河畔,他追上并击败了阿基坦公爵。 P271

同样地,这些柏柏尔人在入侵安达卢斯的军队中也占很大一部分。 P272

15Sumaniyayn, on which see Balādhurī, Futūh, glossary s.v. smn. 16Balādhurī, Futūh, pp. 437–8. al-Kūfī, Chāchnāmah, pp. 91–3, 103–4,其中也强调了沙弥(Samani)起到的重要作用。 P273

这些抗议者很可能是印度教徒,因为他们显然与婆罗门具有联系。 P274

47Gibbon, Decline and Fall, III, p. 336. 48Bachrach, Early Carolingian Warfare, pp. 170 and 352, n. 45. 49关于这份译文,以及对J. M. Wallace-Hadrill的较早但影响深远的译文的批评,请见 Fouracre, The Age of Charles Martel, pp. 148–9。 P275

游牧民族阿瓦尔人从西方而来围攻君士坦丁堡,而从迦克顿来的波斯人驻马博斯普鲁斯海峡对岸,对这座巨城虎视眈眈。 P276

这些经文和许多其他记载清楚地表明,至少一部分阿拉伯人是惯于航海贸易的。 P277

据说当时有一万六千名俘虏被押送到了哈伦设在叙利亚北部的根据地拉卡(Raqqa),他们中有些人被赎回,有些则被贩卖为奴——其中有一位塞浦路斯主教被卖得两千第纳尔。 P278

狄奥法尼斯编写的希腊文史料对战役背景的描述则不尽相同。 P279

他给予我们力量,援助我们赢得战争。 P280

见一些阿拉伯船只从大火中幸存,皇帝便放下横贯城区与加拉塔区之间的锁链,试图将残余船只诱入金角湾。 P281

突尼斯城可能是在700年由总督哈桑始建的,当时迦太基城才刚刚陷落。 P282

这次起义期间,阿拉伯人被暂时赶出了北非的大部分地区,失去了对外袭掠的基地。 P283

25他回顾了自己的祖父在这场工程中做出的贡献,笔下不乏自豪之情:阿克城是一座海滨坚城……伊本·图伦来访此城后,大大加强了城防设施。 P284

每一个参与此次袭掠的穆斯林都获得了约一千第纳尔的报酬。 P285

信函开头是一长串宗教训令,诸如要求人们服从扬善惩恶的真主之类,但信件内容中也的确有一些直接与港口和船只有关的指令。 P286

在古典时代,船壳由一块块木板从一侧到另一侧拼接起来,并以榫卯固定。 P287

阿芙洛蒂托距离地中海十分遥远,尽管当地人在尼罗河中驾驭航船的经验十分丰富,我们仍旧很难想象他们拥有任何在大海上航行的经验。 P288

在一封书信中,古拉要求阿芙洛蒂托的区长运送棕榈木大梁与无花果木到“巴比伦岛(即福斯塔特)”用以造船,为次年的袭掠行动做准备。 P289

12V. Christides, ‘Arab–Byzantine struggle in the sea: naval tactics (ad 7th–11th centuries): theory and practice’, in Aspects of Arab Seafaring, ed. Y.Y. al-Hijji and V. Christides (Athens, 2002), pp. 87–101 at p. 90. 13关于希腊火的应用,请见 Theophanes, ed. de Boor, I, pp. 353–4; Eickhoff, Seekrieg, pp. 21–3; J. Haldon, Byzantium in the Seventh Century (Cambridge, 1990), pp. 63–5. Also J. Haldon and M. Byrne, ‘A possible solution to the problem of Greek fire’, Byzantinische Zeitschrift 70 (1977): 91–9。 P290

但在研究穆斯林征服史时,我们拥有大量的文献作品、历史记载、末日预言书和诗歌,供我们一探在大征服刚刚结束时,当时的民众如何看待他们的新主人,以及他们眼中这场征服为他们带来了何种损失,有时又会带来什么好处。 P293

在此期间,他在北非停留过一段时间,在那里他遇到了另一位与他同龄的著名教士,忏悔者马克西姆斯(Maximus the Confessor),他们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后来索弗洛尼乌斯去君士坦丁堡至少一次。 P294

在东方基督教传统史料中,许多对于阿拉伯征服的早期评价都采用了末日预言书的形式,即对末世和世界末日的预言。 P295

”之后,当现状糟糕到无以复加时,神的拯救到来了——希腊人的王将要打击阿拉伯人:“他将要苏醒,攻打他们,‘就如泼掉一杯酒一般’。 P296

约翰对伍麦叶王朝的第一位哈里发穆阿维叶(在位时间661年至680年)大加称赞,他如是评价穆阿维叶的统治:“世界迎来了我们前所未闻的和平局面,即使我们的父辈和祖辈也未曾听闻或眼见如此和平安宁的景象”。 P297

居鲁士这位迦克顿信条的死硬支持者到来时,本雅明受到天主派来的天使警告,逃离了亚历山大城。 P298

与本雅明的传记史家相同,在他的记载中,最可恨的恶人是居鲁士和信奉迦克顿教条的罗马人,他还明确指出穆斯林军的入侵正是得益于希拉克略在埃及境内大行迫害,使得本地人将罗马人视若仇雠。 P299

20然而当作者记叙穆斯林对西班牙的征服时,原本心平气和的笔调陡然激烈起来。 P300

神在以实玛利人中间降下了一位先知,他将会为他们征服国土,他们将会到来并在此重建光荣,以扫的子孙(拜占庭人)将会为他们的到来而惊惧不已。 P301

这一阶层仍旧保存着伊朗的古代传统,纪念着前伊斯兰时代诸王的成就。 P302

人们把自己的财物精心掩藏,然而当他们死期一到,仇敌便将他们藏匿的财物劫掠一空。 P303

而对金银的贪恋将滋生几代人间的互相中伤:人们相互欺骗的同时,面不改色地伪装虔心信仰。 P304

”率土禀化,从之如流。 P305

显然,库法是一座新建成的穆斯林城镇,在这里居民恪守穆斯林信条并不奇怪。 P306

6关于圣加百列(Gabriel)和卡尔特敏(Qartmin)修道院,请见 A. Palmer, Monk and Mason on the Tigris Frontier (Cambridge, 1990), esp. pp. 153–9。 P307

27请见 Firdawsi, Shahnāmah, trans. D. Davis, vol. iii: Sunset of Empire (Washington, DC, 1998–2004), pp. 494–5。 P308

在八世纪的鼎盛期,无论国土面积还是人口规模,穆斯林帝国都与罗马帝国大致类似。 P309

在尼罗河谷,穆斯林的统治区最远达到阿斯旺。 P310

只有在这种战争中,哈里发及其子嗣会积极领军出战,这种战役大多是仪式性的活动,标榜着哈里发率领穆斯林抗击世代的仇敌。 P311

波斯军摧毁了拜占庭帝国对近东地区的统治,断绝了当地与君士坦丁堡的联系。 P312

从许多方面来看,这些发展可以说是中央权力集中和政府机构成熟的标志,然而矛盾的是,这却让这两个强大的帝国变得出奇脆弱。 P313

如我们所见,阿拉伯军并非拥有他们的敌人所没有的先进技术,也并非以数量优势取胜,但他们的确拥有一些无可置疑的军事优势,其中最为重要的是机动力。 P314

这是十分不同寻常的,因为相比于同时期的拜占庭帝国,后者的军力常常因觊觎皇位的地方将领叛乱而大大受挫。 P315

因此,穆斯林统治者与教会领袖和其他臣服于他们的宗教机构建立了一套合作关系。 P316

在很大程度上,穆斯林针对敌人的政策也使他们的统治被广为接受:毕竟绝大多数情况下,向入侵者投降,订立和约并上交贡赋总比顽抗到底更划算。 P317

第二版,十二卷本(莱顿,1954—2004),现已完成。 P333

而且常常被固有的历史或政治偏见所误导。 P334

藏于意大利拉文纳的圣维莱塔教堂。 P336

七世纪萨珊波斯的头盔。 P337

穆斯林进攻河中地区时经历了几场艰难的攻城战。 P339

在背后的山岗上可以俯瞰堡垒的废墟。 P340

大清真寺修建于穆斯林征服的六十年以后。 P341

这幅十五世纪的波斯细密画,表现了萨珊王朝国王科斯罗伊斯二世被随从谋杀的事件。 P342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