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影 时晨

good

往东再走上十分钟,就进入了老城区的范围。 P6

就刚才,下地铁后,他遇见了大学同学凌伟。 P7

”吴忧心里默默地想。 P8

他对偷来的东西兴趣不大,丢在床上,也不多瞧一眼,总之能换钱就行。 P9

亲戚们的冷漠更是让身心疲惫的吴忧对人性彻底绝望。 P10

他从裤袋中掏出自己那部破旧的iPhone,将SIM卡取出,重新装在新手机上。 P11

瞎猜没用,还是直接看比较好。 P12

——这到底是什么鬼?吴忧在心里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P13

因为一个活着的人,无论如何化妆打扮,都无法使脸上的皮肤如此惨白,甚至白里透着青色。 P14

视频到此结束,时长三分五十二秒。 P15

可是画面质量太差,线索少得可怜。 P16

那怎么办?删除手机里的杀人视频,然后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吴忧越想越觉得自己处境尴尬。 P17

毕竟这听上去太像惊悚小说的情节,和现实生活相去太远。 P18

吴忧从前经常在他店里用餐,但自从双亲去世后,很久没有来过。 P19

父母不在了,世界也都变了。 P20

又翻了几页,吴忧身子陡然一震,手上翻报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P21

——要报警!这是吴忧第一个想法,但是立刻被自己否决。 P22

既然决定,那事不宜迟,今天晚上就去那个地方一探究竟!临走之前,吴忧将谭永健的手机号记了下来,以备不时之需。 P23

连推数下,王福海依旧是酣声如雷。 P24

好了好了,你就别跟我废话了,快披上衣服,出去看看!”被逼无奈,王福海不清不愿地披上外套,手里抄了一根铁棍,出了房门。 P25

目光所及,王福海并未发现有什么可疑的人物。 P26

“你别跑!”王福海一脚踢开铁铲,抄着铁棍追去。 P27

刚才逃跑的时候,动作要是再慢一点儿,可能就被抓住了。 P28

经过一番天人交战,吴忧还是下了决心,不再理会这起杀人事件。 P29

吴忧开始浑身发抖,他不明白是因为天气太凉的缘故,还是出于绝望。 P30

刚才吓唬自己的老头,正在和一个看上去四五十岁的老刑警说着什么。 P31

或许他们已经这么做了。 P32

”吴忧直奔主题,“我这边出了点事,不能替你送回来了。 P33

有个陌生女人被杀,凶手用手机拍下了杀人经过,自己又这么倒霉,偷走了凶手的手机。 P34

吴忧从烟盒中抽出一支烟,手指没夹稳,掉在了地上。 P35

高远程好不容易找到一名导医,明白了病房区的具体位置,便穿过人群上了电梯。 P36

这是医院病房独有的气味。 P37

据他哥哥谭永健所说,虽然妹妹喜欢在外边瞎混,可像这次连续数天没有和家人联系的情况,从前未曾有过。 P38

”“那个……”高远程欲言又止。 P39

你善于发现案子的疑点,这是好事,可是不能让一点点不寻常的事,全盘否定之前的推理啊。 P40

在求学时期,他也曾经喜欢过别人。 P41

邻桌似乎有人坐下,他侧过头看了看,是一位靓丽的女孩,看上去二十岁出头。 P42

挂断电话后,女孩便急匆匆地走出了餐厅,连单都没点。 P43

”高远程淡淡道。 P44

在人生中,把每一个坑都填满,是不是会失去活下去的动力呢?“对了,你是警察,我能不能请你帮我一个忙?”李健突然表情严肃地问道。 P45

这事我们不敢直接报警……总之,你来了再说吧。 P46

他怎么也想不起登在报纸上的这张一寸照是什么时候拍摄的。 P47

她的父母都是普通工人,收入不高,不幸又生养了一对龙凤胎。 P48

连这等消息都挖得出来。 P49

无论从动机入手还是其他,都需要接触谭洁平时活动的圈子,知道有些什么样的人和她密切接触,且有杀人动机。 P50

吴忧想,真他妈大水冲了龙王庙。 P51

可是不停的抽烟并没能让周国恒想到更好的解决方案,只会让他的气管更加难受,在冬天使他备受气喘病的煎熬。 P52

回到家,周国恒第一件事就是拆开信封。 P53

对方没有直接回答。 P54

让你安心过日子。 P55

”“确实,是我疏忽了。 P56

此时,她正端坐在桌前,吃着刚打来的营养午餐。 P58

实际上,在大学校园里,戴着墨镜反而更引人注目。 P59

“我觉得她的死十分蹊跷,所以想私下调查一下。 P60

”“谭洁的男友,叫什么名字?”“那个男的叫什么来着……真有些记不清了。 P61

从某种意义上讲,谭洁可能为自己在外所做的一些事,感到惭愧。 P62

无人的教室显得特别安静。 P63

“看你的脸色不太好,出什么事了?”“我……我家里有些事情,没关系的,我们进去继续聊吧。 P64

他转过头,惊讶之情溢于言表。 P65

可身后跟着的几个人,仿佛有着用不完的体力,紧跟不舍。 P66

——必须想个办法摆脱他们!吴忧沿着路跑,在拐弯的地方停了下来,双手往墙上一搭,使劲一跳,竟又翻回了学校内!他动作敏捷迅速,整个过程只用了几秒钟。 P67

你好,我叫高远程。 P68

他伸出双手,表示投降,朝高远程慢慢走了过去。 P69

”高远程低下头,自己果然被铐住了双手,心下一惊,急忙晃动手腕,可惜手铐早已锁死,任凭他再挣扎,也无法摆脱铁锁的桎梏。 P70

吴忧被追了好几次,虽出了校门,但体力早已枯竭,哪里是那群大学生的对手。 P71

两人就这么面对面坐着,相顾无言。 P73

“尽力?小高,我问你,你说你明明抓了吴忧,又怎么会反被他给铐住?这不是笑话吗?要是传出去,还不给人民群众笑掉大牙?”徐建国恨铁不成钢道。 P74

既然如此,那杀害她的动机又是什么呢?这一连串事情,实在古怪之极!”“哟,小高,看不出你还挺会钻牛角尖的啊。 P75

听了王楚的话,徐建国深深叹了口气:“没办法,现在只能期望他再次露出马脚了。 P76

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回犯罪嫌疑人。 P77

不然,自己将永无出头之日。 P78

一股温热的暖流顺着食道滑入肠胃,口腔中顿时弥漫着一股清新的茉莉花味。 P79

”吴忧仰躺在沙发上,无奈道:“别说是你,连我自己都吓一跳!”“到底……是不是你干的?”这个问题,凌伟是低着头问得。 P80

我没杀人,我这辈子除了蚊子蚂蚁外,就连一只蟑螂都没踩死过!”“你说,那部手机是从地铁上偷来的?”“是啊,有什么问题?”吴忧点点头。 P81

你们先吃点垫垫肚子,我看还是叫外卖算了。 P82

有时候想想,连强盗都比自己强。 P83

凌伟皱起眉头:“你别胡说,哪儿有这么快。 P84

”凌伟赔笑道。 P85

我只知道,我们是朋友。 P86

”凌伟长叹一声。 P87

我们三个人的问题,我早就忘了,你们也别放在心上。 P88

在一起后,他经常牵着裴莉的手,在校园里出双入对,羡煞旁人。 P89

她想告诉吴忧,无论遇到什么事,自己都会站在他的身边,永远支持他。 P90

虽然是死党的女友,可凌伟还是没有抑制住自己内心的爱火,尽管这是不道德的。 P91

我也一定会对她好的。 P92

与凌伟联手调查,好处总是有的。 P93

店主是广东人,名字叫刘志强,在这里人缘算是不错,大家都叫他“强哥”。 P94

在饮料还未上桌之前,高远程用极其平淡的语气问道:“吴忧是不是常来你这?”“来不来与你无关,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 P95

这种人不会出卖朋友。 P96

”他普通话虽然发音不准,可高远程能听出他语气中的诚恳之情。 P97

尽管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那么的真诚,但刘志强还是心存疑惑。 P98

况且他又是一个不爱表达自己内心的人,什么事都往肚子里咽,不说出来。 P99

”“问你借车的前几天,他有没有什么异常行为?”“没有,至少在我店里的时候,一切都和往常一样,举止行为都很正常的。 P100

吴忧平时对女性……我的意思是,没有没特别的倾向?或者说,交谈上有没有障碍?”“你是怀疑他变态吧?我可以担保,他在这方面没有问题。 P101

走出茶餐厅后,高远程又想起了另一件事。 P102

黑暗在这空旷的马路上显得格外猖狂,甚至吞食了街边的路灯,要不是还有月光,周国恒怕是连路都快看不清了。 P103

周国恒心中一凛,果然是他!那人披着一件黑色的大衣,头上戴着棒球帽,鼻梁上还架着一副墨镜。 P104

有时候想想,看你被抓去枪毙也挺好啊,算是我为谭洁报仇。 P105

只是,你他妈别让我再在路上见到你,不然……不然我非宰了你不可!”黑衣人弯下腰,捡起信封。 P106

但是,最终快乐还是战胜了心头的苦涩。 P107

他们约了个时间,下午六点,在李健家碰面。 P108

”陈谊一边说,一边用纸巾擦拭着眼角的泪痕。 P109

就再也没回来过。 P110

不,是根本不会。 P111

多做事,少说话,高远程一直是这样要求自己的。 P112

“哈哈,恭喜你啊,好事啊!”李健鼓起掌来,“你应该去看看,要是女孩好,就迅速拿下!这年头,好的女孩子,可是越来越少了呢!”“别说这个了。 P113

”“这个老王你能找到吗?”“可以,就在我家楼下那家棋牌室里,他几乎每天都去打麻将的。 P114

无奈,高远程只得从口袋里掏出口袋中的人民警察证,在他面前晃了晃,大声道:“警察办案,请你配合!”他转过头,眼中喷火,正想发作,却定眼看清了那警察证,本窜到脑门上的火气像是被浇了一盆凉水,瞬间没了脾气。 P115

”“那你们找我,有何贵干?”老王一脸狐疑,不过看上去心定不少,只是比刚才多了几分警觉。 P116

我笑他傻,说你能有什么好事,难不成中大奖了?他说差不多,不过比中大奖刺激多了。 P117

这一连串事件的冲击,让原本干练的高远程,也有些措手不及。 P118

她告诉凌伟今天就不过来了,因为晚上约了闺蜜一起吃饭,可能会晚得晚一些回家。 P119

“你回来啦。 P120

“你就将就一点吧。 P121

吴忧比谁都了解凌伟的性格,他是个固执如顽石一般的人,只要是他认准的事,无论怎样都无法改变。 P122

”吴忧的神情,像是在对自己说话,“不然,在那天她就不会救我。 P123

他在坐便器上拿起了一份压在卫生纸下的报纸。 P124

最讨厌有人迟到了!裴莉心想,要不是冯玥难得从英国回来,这关键时刻,她才不会出门会友呢。 P125

只是目空一切的她没有选择主动表白,而是一直在等待凌伟向她示爱。 P126

“汝之砒霜,彼之蜜糖,你不待见,人家可喜欢的很呢。 P127

可是没想到,这一见不得了,冯玥说,那个男孩还不错,超过了她的预期值。 P128

“话说回来,我还挺想看看,冯玥喜欢的人长什么样呢!”“有什么好看的,两只眼睛一张嘴,又不是外星人。 P129

”“别啰嗦,仔细观察!”郭静雯的视线从始至终没有离开冯玥。 P130

裴莉感觉到她神色有些不对劲,忙说:“我们刚好路过这里,就看见你了,真是好巧。 P131

冯玥见裴莉一直向着自己说话,也就没说什么。 P132

“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他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 P133

——难不成你怀疑人是我杀的?虽然刚才是高远程的一句玩笑话,可那话在王楚脑子里一直盘旋不去。 P134

只是,高远程杀死谭洁的动机是什么呢?就算高远程是凶手,那他又为什么要将谭洁分尸,又拍下这种视频呢?王楚怎么也想不明白。 P135

现在的他,和以往不同,他手里有三百万。 P136

“古人说得好,有酒有肉多兄弟,急难何曾见一人。 P137

那老猫见他醉态百出,无可奈何,只得离去。 P138

“你叫什么名字?”女孩一坐下,周国恒就忍不住发问道。 P139

他发狂般拥吻性感的女子,一边褪去衣衫,正当这个动作进行到一般时,忽然觉得一阵恐惧。 P140

周国恒喘气道:“什么录音……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又是一记耳光!“谭洁的录音,交出来。 P141

谭洁所有的东西,都在那里!”“真的?”“全放在暗室里,我原本修这个暗室,是为了防贼……”周国恒心念急转,脱口而出。 P142

虽然凌伟劝了吴忧好几次,说让他来就行,可吴忧怎么也不肯,无论如何要亲自和钱雅云面谈。 P143

凌伟编了个谎,说自己是钱雅云的哥哥,刚从新疆回来,想见见妹妹。 P144

“该说的,我都对警察说了,不该说的,我也不会说。 P145

所以当钱雅云一听对方是奔着谭洁而来,便先入为主的以为凌伟是记者。 P146

学校门卫老张发现门口停着一辆黑色别克SUV,车身一小半挡住了宿舍区入口,于是便走上前去。 P147

也只有这个时候,他感到自己还活着。 P148

不然惹了狠角色,没来由被打一顿,有什么意思?”“怕什么?”老张拍了一把桌子,怒道,“我当兵的时候,他们恐怕还没生出来呢!”“拳怕少壮,这个道理你懂吧?”老张冷笑一声:“让他来试试看,我可是宝刀未老呢。 P149

”老张摇了摇手。 P150

实际上严格来说,并不算不愉快,这在他们相处的过程中,是常有的事。 P152

缺乏锻炼,身体机能当然会退步。 P153

“这个……恒哥,我……我进来了啊……”门没锁,很轻易被他推开了。 P154

那两个门卫老头,不时朝着他张望,让原本心虚的吴忧更加惶恐不安。 P155

凌伟一只手紧紧抓住钱雅云的手腕,另一只手拉开车门,先将她推了进去,自己也跟着钻进车厢。 P156

“钱小姐,你没事吧?刚才有没有伤到你?”“没……没事……”钱雅云面无血色,显然被吓得不轻。 P157

她确实将生活中的一切热情,投入学习中。 P158

为了躲避路上的摄像头监控,吴忧绕了一大圈路,半个小时路程,生生开了三小时。 P159

吴忧和凌伟顺着钱雅云的视线,把目光投向显示器。 P160

徐建国平静地说:“吴忧出现了,在被害人的学校。 P161

“喂,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那边的徐建国喂了一声,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P162

”徐建国沉吟道:“这么看来,这起绑架案确实有些蹊跷。 P163

”高远程的语气非常肯定。 P164

这个案子发生的时候,徐建国没能联系上高远程。 P165

其次,他们都低着头不说话,时间像是停止了一样,气氛有些古怪。 P166

真是个讨厌的人。 P167

怎么说呢,因为我是单亲家庭,家境不好,所以平时没什么零用钱。 P168

”“什么!”裴莉的声音有些紧张,“你是说,谭洁不住寝室,在外面租了套房子?”“倒不是说她不住寝室,而是她又在校外,偷偷租了间房子。 P169

“这也太冒险了。 P170

吴忧也坚持自己同凌伟一起去,这样相互还有个照应。 P171

这件事千万不能让凌伟知道,否则后果很严重。 P172

心情好的原因是他没想到裴莉如此爽快的答应自己的邀约。 P173

裴莉来的时候,大约迟到了十五分钟。 P174

但他没有停下。 P175

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很感谢你的错爱,如果真如你所说,中学三年暗恋我,那将是我们共同美好的回忆,既然如此,又何必去破坏它呢?”裴莉这一席话说得晓之以情,动之以理,高远程根本没有辩驳的余地。 P176

”裴莉接过服务员递来的水杯,喝了一口。 P177

”高远程凄然一笑:“多谢,也祝你一切顺利。 P178

出站又走了两分钟路程,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P179

他按下了通话键,然后将手机放在自己耳边,静静地等待着。 P180

他时常爬上树枝玩耍,有次还不小心跌落下来,摔断了骨头。 P181

”凌伟抬起头,问吴忧。 P182

”“为什么她不能看到四百十七页呢?你怎么知道,这本书对于谭洁来说很枯燥,很乏味呢?仅仅因为除了这本书以外,全是言情小说?我不认同。 P183

“我们还是早点离开吧,万一有人上来就麻烦了。 P184

”吴忧一把托起凌伟。 P185

又过了三四秒钟,突然卡死了。 P186

他将车停在路边,嘱咐吴忧千万别瞎扯,自己一个人捧着MacBook就进去了。 P187

每每此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闭上眼睛。 P188

“不知道那个女人,会在电脑里存些什么……”“你胡乱猜想也没用,看完便知道了。 P189

午饭我们就在这里解决了吧!”“我知道了。 P190

电脑中的杀人视频,按理说应该是吴忧拍下的,可王楚却不这么认为。 P191

所以,吴忧分尸案的分尸理由决计不是运输方便这么简单,肯定还有更深层的原因。 P192

在路上,王楚一直在思考等会儿遇见谭永健后,该怎么开腔。 P193

”谭永健像是受到了鼓舞一般,说道:“这个吴忧,我根本没见过,就连我妹妹的手机里,也没他的号码。 P194

”王楚低下头,他想,正如谭永健所说,吴忧如果是杀人凶手,那么这个案子的很多地方都显得有些不协调。 P195

“你确定没看错吗?”王楚往前移了一步,好让他看得更清楚一些。 P196

“怎么又是你?”裴莉见到高远程站在自家门口,脸上露出一丝不悦。 P197

他向裴莉告辞后,第一时间拨通了徐建国的电话。 P198

“我看你的样子就知道,还没行动呢,就不行了?待会儿要是抓住那家伙,你还不得晕过去?”见高远程不理会自己,王楚又加了一句。 P199

高远程心里比谁都明白,王楚那些话的意思。 P200

他几乎将电脑中所有的文件夹一一打开,并仔仔细细地看过每一个文件。 P201

谭洁只是把她心中所想的,用文字记录下来。 P202

他将录音同文档一起复制,然后粘贴在移动硬盘中。 P203

他猛地感到一阵窒息,让他体会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 P204

他抬起头,看见前方的人群似乎有些异常,定眼一看才发现有一位身手敏捷的人穿梭在人群之中。 P205

——就是这了!吴忧决定后,便一脚踹开洋楼的房门,迅速闪入屋内。 P206

当他刚想转身的时候,便感到后脑勺一阵剧痛,像是挨了一记闷棍。 P207

可能是刚才挨了几下的缘故吧,凌伟心想。 P208

”凌伟毫不退让,立刻回击道。 P209

你看我说得对不对,徐队长。 P210

这番言论,似乎又在炫耀自己的专业知识,这让徐建国非常恼火,他做了这么多年警察,很少见过气焰如此嚣张的家伙。 P211

“不光是这样,我连那个家伙的医药费,都不会给!我这是正当防卫!”凌伟冲着徐建国的背影喊道,他不管徐建国有没有听见,只顾自己图个痛快。 P212

”“徐队长是个很优秀的人民警察,只是你还不了解他。 P213

如果你真的相信,杀人凶手不是吴忧,那又何必如此?你这么做,等于是在害他,而不是帮他。 P214

“那好,到时候可别后悔。 P215

”——糟了!凌伟瞬间面色发白,心头一颤。 P216

”王楚对徐建国说道。 P217

这事我一定会细查,绝不姑息,你放心好了。 P218

人家妹妹被杀,比谁都希望早一天抓到凶手,所以不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 P219

不知现在放不方便?”“方便!当然方便!”谭永健一听是刑侦队长,立刻握住徐建国的手,笑道,“您大老远来很辛苦吧,先坐那边,喝杯茶润润嗓子。 P220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嘛,我们绝不会因为是同事,而包庇他的。 P221

“没错,嘴里咕咕哝哝不知在说些什么,像是在和谁对话一般。 P222

我本想说点什么,可看见这个情况,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P223

万一他真是杀人凶手,这可怎么办?”这一次,就算徐建国想为高远程辩解,也词穷了。 P224

无论凶手是不是吴忧,或者是其他什么人,但这台电脑硬盘里所保留的线索,对我们的调查,一定有很大的帮助!硬盘数据只要恢复,这个案子离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也就不远了!”徐建国面无表情道:“小高,你先坐下,我有话想和你谈谈。 P225

“我的回答是,我从来不认识谭洁,我同她在生活中,没有任何交集。 P226

那个证人本不想再提此事,因为我强烈要求,才说了出来。 P227

”徐建国看着他,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这句话我还想问你。 P228

“这家伙,脾气还是那么古怪!”王楚看着高远程的背影咕哝道。 P229

还喜欢狡辩,让我们拿证据。 P230

裴莉的神情很不安,她眉头紧锁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样子。 P231

“MacBook里的东西,你们都能恢复吗?”裴莉望着高远程,认真地问道。 P232

他已经不是刑警了,和裴莉一样,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 P233

奇怪的是,一向害羞的高远程,这次竟没有躲闪。 P234

我是听小张说的,那台MacBook的液晶屏看上去还有些模糊,但是其他方面都OK,绝对没有问题!”“真的吗?那凌伟就是要被定罪了?”高远程紧张道。 P235

迷迷糊糊中,他嗅到了一丝难闻的气味,等到稍微清醒后,他才发现,整个鼻腔里都充斥着这种臭味。 P237

想到这里,吴忧便急切的想睁开眼睛,瞧一瞧凶手的模样。 P238

又试了几次,等到眼睛适应了光,他才成功睁开眼。 P239

“咳咳……求你……别踢了……别……”他现在除了讨饶,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P240

吴忧强忍住呕吐感,心里开始盘算着如何离开这个鬼地方。 P241

下一步,如果身体恢复自由,那唯一的出口,就是头顶上的通风口。 P242

这个吴忧,到底是怎么办到的呢?除了吴忧本人,恐怕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人会知道。 P243

吴忧不知去向,自从脱身之后,也没有联系过裴莉。 P244

“你醒啦?”不知何时,裴莉竟推门走进了卧室,她看见凌伟睁着眼睛,便对他问候道。 P245

”凌伟斜眼看着裴莉:“你去找那个人做什么?他会害死吴忧的!你怎么这么糊涂!”见形势不对,钱雅云立刻打断凌伟,说道:“好了,你就别再责怪裴莉姐了,事情已经过去了,重要的是,现在我们该做点什么?”凌伟道:“很麻烦啊。 P246

”凌伟站起来,套了件外衣,“我得出去一下,你们在家等我吧。 P247

这家奇特的私人书店,总能给予他一种精神上的亲近感。 P248

直到今天,我还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一句话,‘梦想不是用来被嘲笑的,而是用来实现的!’虽然我没有实现我的理想,但你成功了,我打心眼里替你高兴!可现在你却告诉我,你不干了……”“好了,这事多说无益,还是谈谈陈谊的父亲吧。 P249

你也知道,我岳父是个赌鬼,一秒钟不赌就浑身难受。 P250

李健接过红茶,一口气喝下一大半:“哎,反正这些天,我是让陈谊给闹死了。 P251

”“我倒不这么认为。 P252

忽然之间,一道灵感像闪电般集中他的大脑!——对啊,怪不得翻遍整座城市,也找不着吴忧,原来他躲在那个地方!高远程想到这里,不禁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P253

皇天不负有心人,功夫没有白费。 P254

待那“狼人”出门后,吴忧才离开地下室,逃出那栋洋楼。 P255

其余的都在我老婆账户里……”“简单啊!”谭洁大声说道,“你去问她要过来,理由你随便编一个。 P256

到时候如果你还像今天这样,就别怪我去找你老婆!你在我这儿的证据,多得是!”谭洁撂下狠话。 P257

这个推理虽然算不上严密,但可能性非常大,但是,凶手为什么要分尸呢?吴忧还是想不明白这点。 P258

”这句话显然出乎了李老板的意料,他用颤抖的声音问道:“既然不是谭洁让你来的,那你是怎么找到我这里的?”“谭洁死了,你恐怕不知道吧?”吴忧说。 P259

这次我来找你,就是想了解一下,谭洁还有没有勒索过其他男性。 P260

“当时你就一点也没发现,谭洁有什么不寻常的举动么?”“现在想来,确实有点奇怪。 P261

但在回家之前,吴忧还想去看看凌伟。 P262

”吴忧听了半天,觉得无趣,便走开了。 P263

自从看过那段杀人视频后,他的生活被毁了。 P264

床上的味道,一如他离开时候那样,没有改变过。 P265

那种肌肉撕裂般的疼痛直窜吴忧脑门!“救……救命!”吴忧从梦中惊醒,坐起身来,内衣已经湿透,紧紧贴在背上。 P266

“是啊,还记得你把手铐,铐在我手腕上的事情吧?那一次,你让我很窘迫啊,魔术师先生。 P267

”“算你猜对一半。 P268

吴忧这次没有主动出击,而是躲开高远程的冲击。 P269

”高远程说,“但是,我会报警。 P270

他们找了一家偏僻的小旅馆,暂时住下。 P271

见他身体好转,凌伟便提议吴忧将移动硬盘拿出来,他们再好好研究研究谭洁的那篇文章。 P272

这样的话,我就会获得一点安全感。 P273

这种感觉,真让人上瘾。 P274

刚开始,我并没有对他有什么特别感觉,只是觉得,这个男孩还不错,待人接物特别真诚。 P275

他果然是在骗我。 P276

学校里所有的人,都表示不解,想不出任何谭洁喜欢这家伙的理由。 P277

没有一个人,能做到海枯石烂,这都是欺骗小女孩的谎言。 P278

当我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叫住了我。 P279

但是,我爱你,你是知道的。 P280

我宁愿做一只沙漠中的鸵鸟,把头深深埋进沙堆里,也不想看见猎人举枪对着自己的模样。 P281

“我不介意!”“但我介意。 P282

出院后,我回到周国恒的身边,又生活了一个月。 P283

“我不信!我不信你不爱我!”“谭洁,我真的不爱你,我真的不爱你请你相信我好吗?”“不,你在撒谎!你是个骗子!”我朝他吼道,周围有不少路人在看我们。 P284

其实,爱或不爱,对我来说真的那么重要么?既然他已经做出了决定,我又何必纠结于他爱没爱过我这种问题呢?其实都是借口,我知道。 P285

他见我主动来找他,显得很高兴,说晚上要带我出去吃大餐。 P286

最要命的是,谭洁还将凶手的名字,用代号来表示,这样等同于亲手为凶手蒙上一层面纱。 P287

但我希望最后你能告诉我,凶手是谁?”“放心吧,如果找到证据,我一定第一个讲给你听。 P288

收起目光,吴忧开始褪下上身的衣物,他咬着牙齿。 P289

她又翻了个身,推了推睡在身旁的钱雅云。 P291

她不敢再想下去,凌伟宁愿不工作,也要帮助吴忧,该不会是……裴莉走到厨房,打开冰箱,取出一瓶纯净水,对着嘴喝。 P292

”裴莉倒也坦然,朝钱雅云笑了笑。 P293

她也在怀疑凌伟,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吧!这个假设倘若是真的,那吴忧和凌伟单独相处的每一秒,都身处危险之中!路上车辆稀少,出租车的车速也很快,没废多少时间,她们就到达了目的地。 P294

可这里安静的氛围,似乎击碎了她所期盼的结局,并且不带一丝感情的告诉她,你全猜对了!相比裴莉,钱雅云则显得比较冷静,她对裴莉说:“可能有问题,要不我去向楼下服务生借把钥匙?”除此之外,裴莉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能点头答应。 P295

没有人回答她。 P296

除了他们俩,路上空无一人。 P298

凌伟把刀尖对准高远程,愤怒道:“不可能!你们没有证据,你们没有证据来证明杀死谭洁的人就是我!”“证据会有的,这点你放心。 P299

”“这件事,确实是我干的!”“谭洁也是你杀的。 P300

第一、凶手是个变态,是以保留血腥的视频内容,来满足自己的某些需求;第二、凶手出于某种目的,必须拍摄此视频;首先,第一种可能性几率实在很大,只是我个人比较倾向于第二种可能。 P301

”“哼,好啊,我倒想听听你是如何解释这个矛盾的。 P302

你的手机掉在地上,被他捡去,于是他准备转手卖掉,都有可能。 P303

可消失的手机让你终日不得安宁,怕万一落入警方手中,重新调查谭洁的社会关系就麻烦了。 P304

“是不是应该去写推理小说,听我讲完了再下定论也不迟。 P305

那天的报纸,你不止买了两份,可能是一百份或者更多,因为你需要用这些报纸平铺在厕所的瓷砖上,以防分解尸体的时候,血液和人体组织残留在地砖上,难以擦拭。 P306

”凌伟咬牙切齿道,“虽然裴莉现在属于我,可她的心里,还装着吴忧……如果吴忧活着,那我就永远是第三者……”“你怕他们旧情复燃,是不是?”凌伟惨然一笑,说:“如果吴忧活着,他们复合,是早晚的事。 P307

凌伟情急之中,一脚蹬在高远程腹部,将他踢倒在地!这种程度的摔倒,以高远程的身手,原本可以迅速起身再与凌伟周旋。 P308

还有角落里,那不敢直视她的自己。 P309

旧伤口有时还会痛,他猜测,这可能是天气原因造成的。 P311

好不容易溜出医院的吴忧,早就把医生的叮嘱抛之脑后。 P312

不过幸好还有高警官陪伴在她身边,帮助她渡过这段艰难的时刻。 P313

可能是从前没有如此仔细的打量过强哥吧。 P314

你懂我的意思吗?”强哥看着吴忧的眼睛,仿佛在渴求着什么。 P315

其实他并不是想杀我,而是想杀了所有接近裴莉的男人。 P316

”刘志强点头,等着吴忧继续说下去。 P317

你想不想知道,凶手为什么要肢解尸体?”“报纸上说,是为了运输方便?”吴忧摇摇头:“那是他们乱写的。 P318

时间仿佛过了好久好久,吴忧才缓缓开口说:“去自首吧,强哥。 P319

不过没关系,有了这本书,就一定能追查到凶手的指纹。 P320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