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和我

在那门课的课堂上,虽然被要求从《古事记》读起,读《伊势物语》、《源氏物语》、《平家物语》、《敦煌》、《心中天网岛》,一直读到夏目漱石的《心》,但因为是面向美国学生开设的课程,所以文本全部是英译。 P3

制作香蕉船冰激凌球,必须要在卡车中提前装上许多香蕉,而那些香蕉居然在我的日语学习上立下汗马功劳。 P4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爱上了翻译,搞不懂不想做翻译的人的想法了。 P5

虽然我看见东京书店正面柜台上摆满他的书,但我认为写那种畅销书的人十有八九是某类大众作家。 P6

我这般难舍村上春树的世界,竟至为合上最后一页惋惜不已。 P7

“你的作品中有我无论如何都希望翻译的东西,作品一览表中的任何一篇都可以,您能否允许我将它们译成英文呢?”令我欣喜的是,不久之后我从村上经纪人处收到回信说欢迎我的提议,于是我将最喜欢的两篇作品《再袭面包店》和《象的消失》的译文寄给了那位经纪人。 P8

首先是村上春树亲自给我打来一事。 P9

我的人生从那之后完全改头换面,朝着以村上作品为中心的无法料想的方向发展下去。 P10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并没有清晰的印象留下来。 P11

总之,我仿佛站在人的漩涡中。 P12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种“没准儿错过村上了”的念头越来越强烈。 P13

我不知道妻子指着的选手背影中的一人是不是村上。 P14

不过,数年前我开始发现,和上完课的学生交谈,虽然他们读了为数众多的作家作品,脑子里却好像只留下泛泛的整体印象。 P15

如此,至少有3位作家的名字和他们的文学世界应该会留在学生头脑中较深处,只不过不是作为知识,而是作为唤起想象力的经验。 P16

那天的主题是《再袭面包店》,当时依据我尚未发表的英译本进行了课堂讨论,那可真是相当愉快的一堂课。 P17

[1]虽然是希伯特先生的课堂,但因为将作品译成英文的是我,所以我被委以课堂讨论负责人。 P18

然而在村上看来,如果将火山冠之以象征,如果非要这样定义,它将失去大半的力量。 P19

”[2]“说到村上春树的主人公的心理和行动,俄罗斯的年轻读者能够感同身受。 P20

我想,因为让数十万读者中的每个人都怀有那样的心情,所以村上才能获得如此广博的人气。 P21

举例说明,试读一下村上发表于1985年的著名短篇小说《象的消失》,我想其目的莫不就是要让读者意识到一种无法阐明的根源性神秘?换言之,我想,《象的消失》暗示存在消失的女性和异次元世界等,这部作品就是有着诸多暗示的村上作品的缩略图。 P22

象是巨大的神秘化身,可是叙述者又说道:“人们对于自己镇上曾拥有一头大象这点似乎都已忘得一干二净。 P23

鲁宾先生:重要事情请允许我后面再提,首先我想对鲁宾先生《奇鸟行状录》的英译表达我诚挚的敬意。 P25

我的这一设想或许会被您嘲笑为异想天开。 P26

那就是《神的孩子全跳舞》的英译与《HARUKI·MURAKAMI与语言的音乐》的执笔。 P27

从准备阶段到发行阶段的4年是我极为充实的体验。 P28

虽然我并不确信,但或许他们后面应该是太宰治、三岛由纪夫吧。 P29

[11]村上的这篇序自然是写给用英语阅读的读者看的,但对日本人而言也具有深度的洞察力,加之我编纂的这套企鹅出版社版短篇集与素来的芥川集不同,所以新潮社将这本Rashōmon and Seventeen Other Stories(《〈罗生门〉与其他十七则故事》)几乎原封不动囫囵个儿地反向引进,早在2007年就以《芥川龙之介短篇集》为题目出版了。 P30

作为作家,作为怀念自己青春时光的个人,作为对漱石的伟大有着切身体会的日本人,也作为综观世界文学的读者,村上春树以饱含情感的文体叙写了《三四郎》的意义。 P31

2002年在《海边的卡夫卡》中被提及之前,《坑夫》是一部在日本也几乎被人遗忘的作品。 P32

老实说,我第一次翻译《坑夫》是在1988年。 P33

现在我正着手编集企鹅出版社的《近代·现代日本短篇小说集》。 P34

一旦决定,村上便会干起来。 P35

众所周知,村上是一名长跑爱好者,他经常独自沿着查尔斯河跑步,而我的日常运动主要是“竞走”,所以几乎没有一起运动过。 P36

村上先上去了,我沿着滑雪轨跟在后面。 P37

这样我就能够彻底放松下来,想来我一定是酣睡了过去。 P38

在译者杰伊·鲁宾的履历中,《奇鸟行状录》、《挪威的森林》、《神的孩子全跳舞》、《天黑以后》、《1Q84》1·2卷的翻译和著作《HARUKI·MURAKAMI与语言的音乐》、小说《岁月之光》等也都是1995年3月5日以后的作品。 P39

他果真像剥桃子皮那样剥山本的皮。 P40

自不待言,原作者需要整体想象塞满每个角落的细节,而要说翻译是最强烈的阅读方式也不算言过其实。 P41

我的日语能力无论如何都难以匹敌我的英语能力,所以颇闹了点笑话。 P42

举一个简单的具体问题,日语中无名词的单复数之分,村上像使用日语单词一样使用英语单词时,问题就会变得复杂。 P43

”声音低的小小人说。 P44

”青豆在电话话筒边微微皱眉,问:“为什么突然说起月亮?”“我也偶尔会聊聊月亮的嘛。 P45

在能乐中,登场人物能够叙说自己的台词或讲解自己的行为,因此,在《船弁庆》中,出演义经的演员一直在说着自己的台词,却突然跳转到旁白的话:“那时候义经纹丝不乱。 P47

那么,文学翻译者的作用是什么呢?大概就是从原文本中撷取最大限度的喜悦,与读者分享想象上的经验吧。 P48

如果翻译的文体不佳,原作的文体无论如何高妙,也无法在国外被阅读。 P49

后来,遇到喜欢的作品想翻译,我习惯直接拜托村上,而不可思议的是,我从未收到过“这个伯恩鲍姆先生译过了”的回答(《托尼泷谷》)。 P50

我想,在这两种意义上,这都是好事。 P51

这本由3部构成的长篇小说的第2部第5至11章中,主人公始终坐在井底。 P52

后来,他和日本演员们将17篇短篇中的3篇,用迈克伯尼既不可能阅读也不可能理解的村上自己的语言搬上了舞台。 P53

村上曾经说过:“能和情感与共的人尽情谈论喜欢的书,是人生最大的喜悦之一。 P54

例如,日语译为《日々の光》(《岁月之光》)的原作名为The Sun Gods,美国版的封皮上是招财猫的图片,阅读小说内容,不仅早在第16页就能看见招财猫露面,而且招财猫还是设定在1959年的第1部和设定在1939年的第2部的重要衔接点,在小说后来的章节中它也频频登场。 P55

结论似乎无可回避,也就是说,我的小说受到村上的影响,向他的小说(说好听点)借用了猫、失踪的女性和音乐的主题。 P56

因为对村上的作品如痴如醉,几乎把自己写的小说忘到脑后了。 P57

与1987年我被拒稿时相比,美国对强制收容的关心范围已扩大很多,社会整体气氛完全不同也是重要原因。 P58

如观音展露笑脸,则不仅会送奔赴战场的田村麻吕一程,而且假如数千恶魔骑着马喊杀声惊天动地地杀过来,千手观音还会飞临己方军队的战旗上。 P59

但我首先质疑的是,只有千只手的观音菩萨如何能一次射出千支箭?充其量五百只左手只能拿五百张所谓“大悲之弓”,五百只右手射出五百支“智慧之箭”不就已经是极限了吗?况且观音菩萨本应在作为和平宗教的佛教中占据第一和平神的位置,如何会如此积极地参与战争呢?这也令我费解。 P60

卡特总统任命的委员会同年提交了长达467页题为“被拒否的个人正义:日裔强制收容所实录”的报告书,指责强制收容所乃“不具备军事必要性、基于人种歧视的不当措施”。 P61

”“Infamy”一词相当于这句话中的“耻辱”,里弗斯书名背后的意思是说,这场战争真正的耻辱与其说在于日方,不如说在于美国人背叛了国内的日裔。 P62

《奇鸟行状录》是我翻译的第一本村上长篇小说,翻译到最后阶段时,我碰巧在日本,便带上整部作品的问题清单,来到村上在东京的办公室。 P64

2. 第2部第2章中出现的“围墙”一词,既可以译作石头和砖瓦砌成的“wall”,也可以译作木板挡成的“fence”,您觉得哪种感觉更贴切?村上回答“fence”。 P65

那天的事情暂且不论,村上是在世作家这一事实在不同的意义上影响了我的翻译。 P66

可能的话,我真想由我替她去承受。 P67

)不过,村上跟我致歉,仿佛错误起因是他一样。 P68

请支持正版!更多资源原始出处请访问 yigefanyi.com回到座位后,她为难地说,野坂先生在银座另一家有名的德国餐馆凯泰尔。 P69

白骑士、黑骑士、红色信号灯、绿色信号灯等司空见惯的色彩在漱石发明的象征体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P70

能够佐证这种“发现”色彩象征性运用的资料在日本并不能轻易找见,而我也无法向漱石本人求证他是否认可我的见解,所以挫折感日益加剧。 P71

(中略)对于文艺作物,在忘我忘他的意境中无意识地(不为“反省式”之意)希望获得享乐的过程中,时空消失,只剩下意识的连续。 P72

我并非要说译者这一存在必须沉迷于作家,但沉迷也没有坏处。 P73

大江健三郎和三岛由纪夫也都面向西方读者编写过英文版的日本文学,但可以说,尚没有日本作家被给予面向英语圈的读者选编英美作家作品并解说的机会。 P74

对读者而言,这位名叫“村上春树”的作家的国籍和自己几乎没有关系,他们把他当成文学的重要发言者,接受了他的立场。 P75

村上的职业生涯不仅是海外一般读者,就连在海外积极致力于村上作品宣传的出版业界相关人士也并不了解,作为翻译多部村上作品的译者,我经常为此感到吃惊。 P76

阿曼达·厄本女士与克里斯托弗·马克里豪兹先生也许并未意识到自己迈出了日本文学史上前无古人的一步,不过正是这样,才证明了村上作品向远在日本海对面的读者们叙说的力量。 P77

(中略)今天读下来,这17篇短篇正如我当初期待的那样,也就是说,作为作家,春树具备多样潜力,他令人惊异的才能跨越国界也不会被撼动,科诺普出版社现今持有版权的10部作品的销量逐年持续上升即为证明。 P78

1994年,村上作为“纽约人作家群”中的一员,与约翰·厄普代克(John Hoyer Updike)、尼克森·贝克(Nicholson Baker)、爱丽丝·门罗(Alice Ann Munro)等著名作家一起,由同样著名的摄影师理查德·艾维顿(Richard Avedon)拍摄了纪念照,随后,厄普代克在一同参加的酒会上同村上交谈,盛赞他的作品。 P79

不消说,村上在哈佛的消息一经传出,来自美国各地的演讲邀请便蜂拥而至。 P80

迄今为止,虽然邀请的都是知名度高的作家,但还没用担心过这间大学最大会场的礼堂会满员。 P81

被迫退出的一人对我抱怨说:“我在网上得知这次活动,千里迢迢从俄亥俄州辛辛那提专程坐飞机赶来。 P82

村上的朗读会在一部分粉丝的狂热欢迎和没能参加的人的巨大失望中结束,它无疑已成为MIT作家论坛上载入史册的一次盛大活动。 P83

村上没有辜负听众们的期待。 P84

我第一次见他是在2001年3月,在村上东京的办公室里。 P85

例如村上早期的短篇《窗》(1928年)中,22岁的“我”在一家旨在帮助会员提高写信技巧的通信培训班里打短工。 P86

他一边往嘴里送酸乳酪,一边面无表情地追逐着电视图像的变化。 P87

她用毛巾在垒球棒上缠了好几道,小心翼翼地注意不发出声响,将房间里的物品挨个敲坏。 P88

为了暗示古老的东西、地上看不见的东西、隐藏在心里的东西,村上经常象征性地使用“井”。 P89

游僧期待着和她在梦里相遇,便就地横卧。 P90

而在第3部里,小说的高潮也是在井中上演。 P91

村上因故不得不缺席,所以由译者我代为参加了那场颁奖仪式。 P93

在爱尔兰国立博物馆里,我见到一艘精巧得令人叹为观止的维京船模型,因此我了解到爱尔兰于841年由维京人创建,并且他们把那里命名为Dubh Linn。 P94

它是‘灰’和‘机’的合成物——在诸多意义上进行音乐表现。 P95

村上春树和我 文学电子书 第2张我们中间也有人怀疑,它是不是意在确立某一日本作家诺贝尔奖权利的半官方组织?即便是这样,国际学术研讨会暨研究会“寻访春树的冒险——世界如何阅读村上文学”也是非常精彩的,特别是对参会者而言。 P96

前一年的获奖者是中国作家,所以也许村上这次不会获奖——抵达科克的时候,我还这样认定。 P97

(中略)他的文章使我们想起,读者为追求魔法而最终将活字拿在手里。 P98

一名剧组人员对观众如此保证改编的忠实:“诸位听到的语言99%都是村上的语言。 P99

虽然我在现行版(包括美国版和英国版)中用详细文字告知这部作品是“从日语翻译、改编成英文”的,但关于“改编”的内容却没有任何明示。 P100

我对给收录自己作品的CD命名为aeroplain: the wind-up bird chronicles的马西莫·菲奥伦蒂诺指出以上问题,他坚持说自己有意采用了复数形式(事实上,在他做记录的笔记本上,是将我翻译的题目规规矩矩写作“chronicle”的)。 P101

[3] 柴田元幸等编:《世界如何阅读村上春树》(《文艺春秋》2006年,第4页)。 P102

[16] 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新潮社,2002年)上卷,第182页。 P103

[31] 村上春树:《象的消失 村上春树短篇选1980—1991》(新潮社,2005年),第10—11页。 P104

迄今为止,我遇到的都是“从漱石到村上”、“从川端到村上”、“从大江到村上”,突然之间似乎翻译研究日本现代文学老权威作品的角色兜兜转转来到了我这里。 P105

当时,许多海外评论家、学者似乎都不认为村上是有评论价值的作家。 P106

如果说代际间的冲突、反抗、自我发现以及孤独之类主题听上去多少有点幼稚,那么或许可以把明治时代看作日本的青春期。 P107

企鹅出版社修订2009年版的翻译时,我已年过65岁,但对《三四郎》的热情完全没有消退。 P108

正在那时,收音机里突然开始播放三岛由纪夫以天皇的名义剖腹,他的部下帮他在颈部补刀的新闻。 P109

和平家其他注定要灭亡的武士们一样,忠度策马赶到一之谷的河边,急欲乘船逃离源氏的追击,回头看去,却见以冈部六弥太忠澄为首的六七骑人马已从后面追赶而来。 P110

忠度’。 P111

那便是:“行至穷途,且择林荫借为宿,今宵花作主。 P112

他还为许多电影提供配乐。 P113

对1960年代专攻日本文学的美国研究生来说,芥川是为数不多的被用英文广泛阅读的日本作家之一。 P114

发起策划企鹅·经典翻译的人读的也是芥川的英文版,对日本并不格外熟悉。 P115

外国读者首先被芥川作品中充满异国情调的背景及场景所吸引,但很快便会忘记它是日本文学,而是通过所有国家的人共通的体验获得阅读的喜悦。 P116

柴田教授还将武藤康史教授与植木朝子教授介绍给我,二位毫不吝啬地指教我前近代及近代的相关文学知识,还帮我介绍了在芥川研究上不可或缺的关口安义教授的研究成果。 P117

既然是如芥川般想象力丰富的作家,如果用现代的目光重读,肯定会发现不怎么为人所知的名作——我带着这样的坚信开始通读芥川。 P118

比如写西乡隆盛、乃木希典等明治巨擘或自古就在物语中出现的素戔鸣尊、袈裟、盛远等人的物语,我都避免收入。 P119

作品本身也相当不坏,我觉得不妨翻译一下。 P120

他向西方读者详细解说了芥川对于作为典型日本读者的他、对于作为作家的他有多么重要。 P121

因为这些作品要求分别制造出新的voice,其多样性要求译者动脑筋琢磨,同时也有新鲜有趣的一面。 P122

“罗生门”这个词大概很少有英美人把它作为电影中出现的门的名字来使用吧。 P123

我希望读者在欣赏展示了日本独特气质和表现的作品群的同时,也能够因了解芥川个人的体验而被打动。 P124

在不同领域的剧场中格外具有独创性与活力的大剧院里,有处剧场名为ACT剧院(ACT Theatre)。 P125

原本的策划人是华盛顿大学的客座研究员、关西学院大学传媒信息系的井垣伸子教授。 P126

最后圣观音登场,巴御前与义仲的灵魂重归于好。 P127

可能的话,我希望也能在西雅图以外的地方及日本各地进行公演。 P128

在日文版的序中,关于原书的诞生与日文版译本的实现做了如下说明:关于文艺审查的资料居然会如此多地涉及从未受到过审查处分的夏目漱石,这或许会让日本读者感到讶异。 P130

这位作者将漱石十分明快的日语译成了几乎词不达意的英语。 P131

结束“我的个人主义”的翻译之后,我便开始搜集与审查制度相关的信息。 P132

我立刻给今井女士写信并寄去书的英文版,翻译我的研究专著的计划也从与今井女士的通信中诞生。 P133

现任所长小松和彦在“日文研”正式网页上的“所长寄语”中做了如下解说:国际日本文化研究中心(日文研)是由国家出资运营的、在国际联合·协作的前提下进行日本文化及历史研究,同时肩负支援国外日本研究人员的重大使命的大学共同利用机构。 P134

公交车也很少,暑热中抱着购物袋爬长长的上坡虽然有益健康,但搬运的量毕竟有限,而且我难得逗留京都,所以决定买辆二手车以拓展行动范围。 P135

她寄宿的地方是离日文研不到30分钟的下京区,这令我们夫妇十分欢喜,然而对离开父母、千里迢迢来到国外的女儿来说可能就是帮倒忙了。 P136

后来,源于1997年与Baby Face[11]签约时,为玛丽·J·布莱姬、阿雷莎·弗兰克林等人提供乐曲,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为拉丁歌手宝琳娜·卢比奥写的Don't Say Goodbye高居美国音乐排行榜前列,在拉丁系国家墨西哥、西班牙、波多黎各等国成为榜首单曲。 P137

因为要用日语进行讲演,所以颇需要一定的准备时间,等我终于想出文稿方案时,已是1995年12月前后。 P138

说起河村先生为何要在佛教中心开讲座,还是因为佛教大学企划课的树下隆兴先生的儿子千慧自小学入学就一直在河村先生身边学习仕舞[12],这成了他为河村先生的能乐讲座进行准备策划的缘起,而千慧来学习仕舞又是一个偶然。 P139

“如果河合先生没搞错左右手,没投错香火钱和钱包,那就不会有他与我的偶遇,也不会有树下千慧君的学习和佛教大学四条中心的讲座,那么,和杰伊·鲁宾先生您的缘分也无从诞生了。 P140

我担任的是以综合调研、探讨能乐为主旨的共同研究小组的负责人,河村先生为这次策划做出巨大贡献。 P141

在我2015年出版的小说《岁月之光》中,写了身为美国人的主人公来日本研究能乐,与能乐专业的两名大学院研究生成为朋友,并且他们的名字来自田代庆一郎先生和西野春雄先生,这一点都不偶然。 P142

虽然是明治四十一年发行的100多年以前的小说了,但21世纪的美国学生却在上面投射了自己的姿影并为之感动。 P143

在这5个月和1天里,三四郎几乎没有变化。 P144

“花了二十年住在世上,懂得了这是个有居住价值的世界。 P145

环绕在山、海、湖之间,到处都是盛不下的绿水青山,一排排的人家也安宁祥和,超市里水果蔬菜的丰富新鲜也与波士顿不可同日而语。 P147

那是一天中午的午餐时间。 P148

随后,约翰逊太太洋洋自得地讲了寿司的美味(虽然源带的是饭团)。 P149

源在习练钢琴期间令我最记忆深刻的是他8岁时,因喜欢贝多芬的《月光曲》却不会读谱,所以光凭着耳朵听,用了7个月时间就能弹奏第一乐章了。 P150

如今已成为小商业区中心的贝尔维尤广场在我入住当初还是带大煞风景的露天停车场的购物中心,如今已成为高楼林立的高级购物商场。 P151

日本人有着漫长的美国移民历史。 P152

他们在气候严酷的地方,被铁条网圈起来,在士兵的监视下过着形同囚犯的生活。 P153

这种社会变化加上正值战后70周年的节点,我30年前的小说终于有幸得见天日。 P154

因为假如帝国政府没有实行审查制度,那么那个政府也许就不同于为我们熟知的那个帝国政府了。 P156

取代德康家族成为国家领导人的那些人为新政府的稳定费心耗神,这也可以说是顺理成章。 P157

政府与作家之间本质性的对立在战争期间并未改变。 P158

与明治新任领导人理所当然的恐惧症相同,新占领军的恐惧症也并非不可理解。 P159

宣布民主主义与言论自由的美军知道,实施审查制一旦被人了解,自己就难免被批判为伪善者,所以连存在审查制度都不写出来。 P160

“主人公与恋人性的陶醉竟写了二十三行之多。 P161

《尸街》不仅最悲惨的描写被免于删除,连对投放原子弹的美国的批判都原样保留下来。 P162

邮件中用流畅的英语这样写道:亲爱的鲁宾先生:我是你日本文学翻译(村上、芥川等)的一名读者,是有40年历史的大阪英语文学读书会的成员。 P164

这一点我们也常感遗憾。 P165

遗憾的是,巴克斯先生三年前辞世,享年76岁,读书会上的语言换成了日语,持续至今。 P166

读了之后,我得知前田先生并非单纯的兴趣小组成员,而是一名语言学专家。 P167

”(C)“保有小小的秘密是很重要的。 P168

原文中(A)(B)(C)的发话人都是按照女、男、女的顺序。 P169

如上所述,从文脉和表达两方面考虑,就会明白,(B)“不能提供正确答案”这句话中,“提供正确答案”的人是相当于出题者的“你”,也就是“贵理惠”。 P170

前几日我曾写过“想知道读书会的诸位朋友读了我的芥川短篇集感觉如何”,可否请他们先不读芥川,而是在读书会上读读我翻译的漱石的《三四郎》呢?老实说,英国的企鹅出版社再版了我1977年出版的译本,现在正在校对阶段。 P171

幸运的是,我中途决定访日,3月17日在京都南禅寺的豆腐料理店里得以和前田先生见面。 P172

一家英国出版社决定重版我译过的漱石的《三四郎》,和《三四郎》的重译一样,也要附上村上春树的序,这里也拜托前田先生进行了旧译审校。 P173

[18]前田先生将当天的情况通过数字通讯进行了如下报道[19]:本年(2015年)7月,春树的英文译者之一、著名的哈佛大学名誉教授杰伊·鲁宾先生的处女作长篇小说《岁月之光》[(原题目)The Sun Gods(翻译)柴田元幸·平塚隼介460pp.]由新潮社出版。 P174

读者的意见也大多是饱含赞叹和感激的读后感之谈。 P175

2011年推出创刊号,主编是在东京大学教授美国文学、同时翻译了无数美国小说的柴田元幸先生。 P177

编辑G先生做后盾,他甚至帮忙找来出版社,《恶作剧》遂于2008年4月通过Village Books开始刊发。 P178

我很尊敬他们。 P179

所以泰德正考虑该怎么着手。 P180

除了泰德,还有杰伊·鲁宾、米迦勒·艾默里克(Michael Emmerich)、大卫·鲍伊德(David Boyd)等等日本文学最杰出的译者跟我合作。 P181

[1] 田代庆一郎:《梦幻能》(朝日新闻社,1994年),第309页。 P182

[13] 福田陆太郎、村松定孝共编:《文学用语解说辞典》(东京堂出版,1971年),第72页。 P183

此外,对将身居美国的我和日本紧密联结、从策划到实现出版给予我大力支持的驻西雅图创造广告代理和LLC经纪的纯子·古德伊尔女士、村上路先生一并致以深深的谢意。 P184

相关文件下载地址
©下载资源版权归作者所有;本站所有资源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使用,请支持正版!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