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容的告别

good

即使如此,我们每一个人仍对生命充满了疑惑,生命的界限究竟在哪里?何为生,何为死,何为生死?无非直接间接罢了。 P8

老了就要做本书提示的这种事——从容的告别。 P9

我们面对的是一个讥老、憎老、恐老的时代,背负着一个忌讳死亡、恐惧死亡的文化。 P10

什么是好死,各人有各人的诉求,也没有统一的标准,更没有社会共识,安乐死就是好死吗?尊严死是好死吗?死在家里是好死还是死在ICU里是好死?都有不足,都有遗憾,因此,有人讲“怎么死都是遗憾!”另外,好死,谁来见证与协助?是医生护士,技术比武,还是亲人绕膝,亲情融融?因此,好死之难,难于上青天。 P11

没有谁能够逃离衰老的宿命,衰老是基因自带的程序,人类现在还无法从根本上逆转这一过程;衰老之后,也没有谁能够摆脱病痛死亡的樊笼。 P12

离世时“身无痛苦,心无牵挂,人有尊严,灵无恐惧”,即华人世界普遍追求的“身心社灵”俱安,也许才是最符合逝者利益的选择。 P13

我相信当一个人在变得虚弱,临近生命的终点时,如果还让自己陷在虚幻的希望中,那他就会感到更加压抑。 P14

”我们在医院和特护病房所照料的患者群体的变化,使我对生命临终问题产生了兴趣。 P15

然而,当我们从更高处着眼时,发现的问题是,这样一来,我们就失去了那些医疗通才。 P16

外祖父生病时,诺瓦克经常来探视他,最终也是由他告诉外祖母内莉和我的母亲玛格丽特,外祖父快要死了。 P17

医院变成了它们自我标榜的医疗保健旗帜。 P18

她感到孤独而悲伤,不想频繁地辗转于各个医院。 P19

他们很少能够坦然自若地和病人讨论预后状况,也不鼓励病人自主选择如何度过自己生命中最后的时光。 P20

这个数字是人为规定的,并没有任何科学依据。 P21

随着年龄的增大,表皮会越来越薄;黑色素细胞或者色素细胞的数量会减少,但形体会增大,所以人的皮肤会变得越来越苍白、透明。 P22

如果人能够活到90岁,它就会慢慢缩小到大约300克。 P23

在痴呆症患者身上,这种情况会更加严重,这往往也是导致他们死亡的最终原因。 P24

脂褐质(一种与年龄相关的色素)和脂肪会积存在肌肉里。 P25

当你的耳膜或者鼓膜通过由神经网连接到大脑的三块小而纤巧的骨头来传送声音时,你就能听到声音了。 P26

血压升高的结果之一是心脏会出现问题。 P27

衰退的速度是可以变化的,但是当你到80岁以后,与20岁时相比,肺部组织的机能可能会下降70%。 P28

正如医学治疗中的绝大多数情况一样,这里存在着不确定性。 P29

比尔·布莱森,《万物简史》细胞凋亡的过程是从怀孕开始的。 P30

别太激动。 P31

无论我们对自然衰老和死亡的过程做多少修修补补的工作,最终生物学规律都是胜利的一方。 P32

这也许是因为酒喝得多了一点。 P33

同一条肋骨有两处骨折的情况是最危险的。 P34

我把她糟糕的预后情况向其家属们做了解释,但我说得更加确定,并给他们一些时间来消化这些消息。 P35

髋骨骨折的病人中,大约15%的人会死在医院,大约三分之一的人会在一年内死亡。 P36

不过,医生可能会向病人提供一些低创伤的选项,尤其是在美国这样一个国家。 P37

来急诊科就诊的病人中,有10%的人是由于摔伤,其中又有10%的人需要入院治疗。 P38

在本章中,我们会集中讨论与年老相关的认知能力衰退,它们所导致的症状,与在医学上被划入痴呆的病症很相似,甚至一模一样。 P39

有些人直到步入老年以后,头脑仍然很清楚,这可能是因为他们通过工作维持了大脑功能,或者是得益于基因、饮食、环境以及其他因素。 P40

老年人的大脑还会变得因循守旧。 P41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不想进行激进的治疗,那么就把你的想法告诉自己信任的人,并使其成为正式的生前遗嘱(living will)的一部分或者成为预立医疗自主计划(advanced care planning)的一部分。 P42

除了好心的社工,乔治在社区中没有得到系统的帮助。 P43

不,最后我决定还是不去了。 P44

这些器官发生的疾病经常被贴上医学标签,比如冠状动脉疾病、骨关节炎、痴呆症、2型糖尿病和高血压。 P45

可以依据步行速度、握力、单腿站立能力等指标来评估虚弱程度。 P46

(5)轻微虚弱:动作明显迟缓,在从事高水平的“日常活动”,比如出门、干比较累的家务活和算账时需要帮助。 P47

病人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经常要承受化疗、放疗,以及其他疗法的折磨。 P48

第一天早晨8点钟,当办理交接手续时,我禁不住想:“我在这里干的究竟算是什么工作?”也许是因为我刚刚离开一段时间,所以现在可以退后一步,用新的视角来观察这个交接仪式。 P50

我问他在下次病情反复时,他是愿意被送进医院,还是愿意待在家中靠药物来缓解糟糕的气喘症状。 P51

他是从五层台阶上摔下来的,昨晚被救护车送到了医院。 P52

四肢难以灵活运动通常不是致命的问题,但是当横膈膜麻痹以后,病人就无法呼吸或者咳嗽了,这会导致病人死亡。 P53

下面所说的现象并非阴谋,但也未必是社会或者这一领域的工作者想要的。 P54

我们对医院的要求太多了,这根本就不是一个用来送终的地方。 P55

如果病人在入院之前已经有了严重的身体障碍,那他很可能就无法避免死亡的命运。 P56

实际上,很多病人在离开医院时,很少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将如何发展。 P57

新来的病人是位老年女性,实际上没有什么医疗措施能从根本上解决她的问题。 P58

可是,很少有医生愿意坦诚地说明衰老本身带来的影响,以及除非现代医学出现奇迹,否则在治疗这些病症方面医生基本上是束手无策的。 P59

今天,在发展中国家,年轻人的死亡原因也比较单一,如肺结核、疟疾、艾滋病和创伤。 P60

但是对于这些不可逆转地衰弱下去的老年病人,医生是不能停止治疗的,这种药品不行就换一种,总得这么治疗下去。 P61

对临终者进行适度治疗的原则,迷失在庞大的国际疾病分类诊断代码所收录的不断增加的医疗措施中。 P62

他体内维持心脏跳动所必需的氧气水平可能已经严重下降,这导致他的心脏纤维化,进而导致心脏停跳。 P63

还有另外一个方法能把由衰老引起的影响我们身体健康的问题打包到一起,并且可以根据它们对我们生活的影响来思考它们。 P64

不过,按照他女儿的说法,沃尔特从来没有过这个想法。 P65

有朝一日,他们也许可以借助DNA技术,再造一个年轻版的自己,甚至另一个版本的自己。 P66

她强调“接受”死亡并且鼓励读者主动选择辞世的方式。 P67

从容的告别 如何面对终将到来的衰老与死亡 心理学电子书 第2张

医生从驾驶员的位置靠近马西森先生的身体看了看,就下了马西森先生已经死亡的断言。 P68

但事情就这样发生了,而我们都以不同方式成了这种局面形成的推动者和合作者。 P69

就这些临近生命终点的老年人而言,这些器官与总体临床症状之间如何相互影响,这些专科医生们并没有多少深刻的理解。 P70

老年人身体的退化更多地与个体由衰老引发的临床问题相关,如因尿路感染入院治疗。 P71

与十诫一样,这些原则的出处很高邈,显然无法反映那些临床医师和他们所属的这一社会群体的意见。 P72

很多国家现在都认识到在这些情况之下,具体的规定性法律并不适用,因而试图采用一种灵活宽松的方法。 P73

另一方面,据估计,以社区为基础向在家中养护的病人提供的姑息治疗服务,在病人临终前三个月的成本只有6000澳元。 P74

通常,大部分医学治疗都没什么确定性。 P75

“病入膏肓”这个词隐含着确定性。 P76

她被紧急转移到血管造影间,在这里,她的一条冠状动脉被完全堵塞的情况能够清晰地显示出来。 P77

这类血管堵塞一般是经过很多年才形成的,是基因缺陷、衰老和生活方式共同影响的结果。 P79

18床的病人德维特先生已经接受重症监护四周多了。 P80

医生向病人提供的某个选项,如果没有以全部事实来佐证,其实就算不上一个真正的选项,只不过是一个预先就已做出的结论罢了。 P81

我给她停用了一些药物,并且把她转到了由她的心脏病科医师负责管理的病房里。 P82

这块地是我爷爷赠送给我父亲的结婚礼物,多年以后,它将价值数百万澳元。 P83

为了给哀伤取一个名字,就如此扭曲人的情感,什么样的伦理委员会才能同意这样的事情呢?在每个人的性格中,这种情绪反应难道不是一个正常的组成部分吗?我们见到过许多老人对伴侣的死亡感到哀伤;在伴侣刚离世时当然如此,但也有许多人在很久以后还是十分哀伤,这明显不太正常,会被认为是一种病态现象。 P84

我不觉得这种深深植入内心的悲哀是一种需要医治的病态。 P85

如果哀伤失调拖延很久,那就需要采取精神疗法或者药物疗法。 P86

人们可以用搜索引擎来判断一些简单的疾病,但大部分人的身体状况都不是那么简单。 P87

家庭医生(the family practitioner)是对老年病人进行管理的关键角色,大多数老人都是住在自己家里,接受家庭医生的照顾和护理。 P88

如果他们没有这样做,那就需要向他们施压。 P89

这个体系的有效性几乎难以评价。 P90

选好的医院甚至比选好的医生更难,这个选择要基于多个维度来考量,饭菜是否可口和是不是有私人房间也许应该最后考虑。 P91

你要让病人有可能存活,并以牺牲他长期的自理、有质量的生活为代价。 P92

基于此,考虑能接受把医疗措施升级到什么水平。 P93

最常见的例子是尿路感染、蜂窝织炎(一种皮肤感染)或者肺炎。 P94

●只有当自己病症中的很大一部分有治愈的希望,而且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必送进ICU进行护理的情况下,才愿意入院治疗。 P95

她有两个选择:第一,做一个大型外科手术以阻止粪便渣滓从阴道口漏出来;第二,考虑到她的年龄、慢性病状况、癌症复发的可能性,不进行大型外科手术,而只是进行系统性的治疗以缓解疼痛和其他不适。 P96

可他还是活了下来,但他的身体状况将彻底改变他的生活,他有可能会因为要在这种情况下生存而感到后悔。 P97

虽然非专业媒体对这个话题很有兴趣,甚至一些医院的医生也经常讨论这个话题,但这些讨论都没有切中要害。 P98

如果可能的话,在制订自己的预立医疗自主计划时可以请那些具备医学知识的人来协助自己,家庭医生就是最理想的人选。 P99

对于年老体弱病人的预后状况以及其未来健康状况可能的发展轨迹,社会各界应该获得更加充分的认识。 P100

人们对这件事情的想象就是两个人相敬如宾;双方之间的关系有友谊的成分,还混杂着一些古怪有趣的事情;双方都对一些与老人相关的趣事感兴趣,比如种种花草、打草地保龄球、阅读,以及其他一些人们认为在退休后应该干的事情。 P101

然而,这毕竟是在美国而非澳大利亚,我不知道哪些做法可行及其经济成本如何。 P102

胆结石丹尼斯有可能因为较大的结石堵塞胆管而出现与以前一样的症状,例如,出现剧烈疼痛,可能会引发胆道感染和胰腺炎(靠近胆道的胰腺发炎)。 P103

家里有这么一位医生,有时候是很有帮助的,但是医院负责给病人治疗的医生对我不是十分信任。 P104

●按需提供牧师服务。 P105

有趣的是,绝大多数美国病人在他们的病情发展到尾声时,才被建议接受临终关怀计划。 P106

她离去的时候没有痛苦,并保持了尊严。 P107

针对病人更虚弱的肺,医院通常会向病人提供更弱一些的呼吸气流。 P108

这个体系绕过了在医院中可能已经存在超过几十年的层级结构,是围绕病人的需求而设计的。 P109

同时,那些年老体虚的病人,要谨慎选择到急诊医院治疗,因为对于正接近生命终点的病人,此类医院没有太多可以采取的举措,或者通常不愿意聆听患者的希望是什么。 P110

就像性话题在19世纪的处境一样,衰老这个话题也只能在紧闭的大门之内谈论,而难登大雅之堂。 P111

新计划的反对者们把这种补贴描述为对老年人的恶毒袭击,声称其目的是告诉人们如何来结束他们的生命,而且这将导致由政府发起的安乐死,身份不明的官僚们组成的小组将决定谁生谁死。 P112

即使在这个研究的早期阶段,最重要的预测指标还是病人的年龄和虚弱程度。 P113

你仍然享受着自然界之美,仍然体会着人类世界的各种奇迹,仍然对那些在你心中占据特殊地位的人们保有一份爱。 P114

在这个社会中,他们属于低收入阶层,对他们的杰出工作这个社会只是给了一些口头上的赞美:他们用爱和尊重呵护着这些老年人。 P115

坏人将被羞辱,被公开示众,会被清除出遗嘱继承者名单,会彻底破产。 P116

我们的年龄会越来越大。 P117

甚至连专门的老年病专家也没有准备好应对这个新的老年病人群。 P118

幸运的是,针对健康问题的研究已经不再以更多的方式来定义问题,而是转向了落实和评价那些能够解决问题的医学干预措施。 P119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