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全传

古书云:“母后临朝,自古所戒。”
有史以来,母后临朝执政,都是被朝廷的制度所禁止的。因为女人执政,是不合法度和礼数的。女人当权,是崇尚男权制度的封建社会所不能容忍的。
只有那宋朝宣仁太后临朝,稳秉朝政,起用司马光等为相,废除王安石新政,放逐变法派,将国家政事处理得十分稳妥,因此,史称之为女中尧舜。但是,汉唐时代的母后当国,却始终是混沌至极。后来各个朝代发展时,加上外戚和内竖乱权干政,母后当国把一个好好的锦绣江山,搅乱得一塌糊涂。为此,史家执笔撰书,都把母后临朝的制度和实例看做如蛇蝎一般,将母后临朝写得极其偏激,说其是误国的罪魁、覆宗的祸水。
史书,自古都是男人的天地。女子的英名,少之又少。但卷烘浩繁中,就偏偏有着不同凡响的铮铮妇人。

一段历史,总要有个背景;一个故事,总要有个主角。
历史的车轮缓缓碾过,留下的是那些功过是非,让后人评说。
书云:“有清一代之女后,前有孝庄,后有孝钦,皆以才色闻,而孝钦尤过之。”
孝钦,就是慈禧。
我们常常称这个女人为慈禧。其实,慈禧并不是她本来的名字,而是她贵为皇太后时加在微号上的两个字。这是在她的六岁皇子载淳继承皇位时所上的徽号,那一年,她二十七岁。
徽号,在史料中记载,就是尊号的别名,这是在皇帝和后妃生前所加的表示崇敬褒美的称号。古书《尔雅·释佑》中解释为:“徽,善也。”那也就是说,徽号就是一种荣耀的称号。自古以来,皇帝和嫉妃都希望自己死后能够有人歌功颂德,这就是微号的由来。最初的徽号,就是皇帝妃嫔们为了让自己的美名流传千古。
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个人私欲的膨胀,他们已经不能满足于死后的功名,而希望生前就能得到臣子百姓的颂扬。于是,上尊号的做法也就变得越来越独特了,上尊号的仪式和典礼也就变得越来越隆重和复杂。

水井处有金庸,有村镇处有高阳。可以当正史来读的历史小说,引用奏折、上谕、信件、诗词,无不有据。高阳是张大春敬重的小说家,张大春的《大唐·李白》实为《大唐·李白》,半部写大唐,半部写李白。高阳的慈禧全传实为《晚清·慈禧全传》,从文宗崩逝、辛酉政变开始,一直写到慈禧归天、宣统登基、张之洞去世。一半写慈禧,一半甚至一多半在写整个晚清官场政局,从军机、内阁学士、六部堂官、翰林院、御史台到巡抚总督、幕友西席,分分钟视点转移。最后一卷写到光绪慈禧双双崩逝,宣统登基,载沣摄政,袁世凯复出,满汉区隔,亲贵弄权典兵,政局进一步坏了下去,剩下最后几页纸,还在细细写张之洞怎么想建图书馆,介绍南北有名的藏书家,一点不像要结束的样子,可真就能做到两三句收住,还让你回味无穷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