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全集(全13册)

诸多塔楼交相辉映,主塔楼的穹顶上能清晰地映照出那些位置较低的监狱塔楼的倒影。 P21

城垛上连个鬼影都没有,只有呼啸的朔风卷着白雪飞驰而过——这里毫无戒备,就像是被抛弃了一样。 P22

但是当他把箭扔掉之后,麻烦这才刚刚开始:那个秃头队长一挥手,上百名衣着相似,佩戴长枪短剑的卫兵便山呼海啸般地向他冲了过来!虽然制式头盔上的面罩把他们的脸严严实实地封住了,但是外套上的黑鹰徽章还是清楚地表明了他们的身份——并且更糟的是,旅行者很清楚一旦自己落到他们手里,将会得到怎样的下场。 P23

然后,未等断戟的尖头落地,他便以难以置信的身手迅速将一把短剑收入鞘中,空出手来抓住了断戟,猛地将它刺进了那名可怜士兵的胸膛!卫兵们步步紧逼了上来,他猛地低下了身子,勉勉强强地躲过了横扫过来的一击——好险,只差一英寸他的后背就要皮开肉绽了。 P24

于是他奋力举起了这把重剑,并且猛地劈碎了一个戟兵的面罩——此人妄图从左后方进行偷袭,却不幸赔上了自己的性命。 P25

等等,他身上那是什么?那个徽章……居然是与旅行者身上一模一样的徽章吗?居然是“那个”徽章吗?居然是那个三十多年中一直让旅行者刻骨铭心的徽章吗?!旅行者眨了眨眼睛。 P26

讽刺的是,虽然旅行者已毫无抵抗能力,但这些卫兵仍然只敢神情紧张、惊魂未定地指着这个孤胆英雄,甚至拿不出一点勇气来庆贺胜利。 P27

但这次,再也没有人向这美丽而自由的生灵瞥上一眼了。 P28

斑驳的鹰影投射在崇山峻岭之间,随着地势的起伏而不断地变化。 P29

但是那又如何呢?讽刺的是,他正关押在马斯亚夫城堡的一座地势最高的塔楼里。 P30

此间,无数的野心家乘兴而来却又败兴而归,为了魔力与权力大打出手。 P31

被褥之类的自然是没有,但好歹还有副桌椅,也算优待了。 P32

会后,马基雅维利回到了佛罗伦萨,达·芬奇则回到了米兰。 P33

长期的训练赋予了他强健的体魄,而遥远的旅行让他变得更加坚毅。 P34

博基亚家族为兄弟会造成了惨烈的损失,现在这一切都需要尽快地调整回来。 P35

虽然其时已经是1509年,埃齐奥早已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在早该退休的他此刻还是毅然接下了这个任务——因为,这封信提供的是个一劳永逸地解决圣殿骑士团的契机。 P36

我能写的也就是这些了,剩下的信息实在太过重要,我必须亲口告诉你,绝不能让它们留在纸面上。 P37

马利克一直在支持着我,但现在就算是他,讲起话来也越来越夹枪带棒了。 P38

埃齐奥只读懂了其中很少的一部分,但这些部分却让他激动不已,每每回想起来都有些头皮发炸。 P39

在奥斯提亚,他还拜访了巴尔托洛梅奥·德·阿尔维亚诺,虽然这家伙已经成家,但他仍然是从前那个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豪爽男儿。 P40

这里散落着关于他遇害的家人、毁灭的遗产、尤其是关于他的挚爱克里斯蒂娜·韦斯普奇的回忆。 P41

“我不在的日子里,这里的一切就交给你了。 P43

她的脸色忽然变得疑惑了起来,“这次的任务你为何选择独自前去?你为何对它的重要性只字不提?”“独行的人走得才会最快嘛。 P44

”但这些话语仍然难以驱散姑娘心中的担忧。 P45

”她捧起了埃齐奥的脸庞,而埃齐奥也深情地最后看了妹妹一眼。 P46

“那真是你的专长,”她饶有意味地回应道。 P47

现在奥斯曼帝国已经把势力辐射到了希腊与东欧的大部分地区,它的国境线几乎要压到威尼斯城墙下了。 P48

“为了抵达目的地,”船长告诫说,“我们必须沿着海岸线前进。 P49

日光和煦地映照着蓝色的微浪,海风也不住地吹拂着他们的头发。 P50

火焰在船上蔓延,而海风却恰恰在这个关头改变了方向。 P51

船长显然没料到对方居然还有这一手,他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埃齐奥顺势一绊,直接把他大头朝下地绊进了甲板下方的蓄水池里。 P52

他的思维飞速地运转了起来。 P53

“你最好给蓄水池消消毒,”埃齐奥揶揄了船长一句。 P54

漫步在这样的大街之上,埃齐奥若有所悟。 P56

埃齐奥曾经一知半解地了解过一些关于兄弟会的伟大导师阿泰尔·伊本·拉哈德的故事,他知道这位导师为了家庭付出了怎样惨重的代价。 P57

“古泰白号会将我们的雅典使节带到尼科西亚,并在二十天后抵达拉纳卡港。 P58

看来,皮里的工作做得非常详细。 P59

更糟的是,他早就误了那个本来应该出席的会议,因此沮丧的使节立刻为自己订好了回程的票:走最直接的路线,并且一定要尽可能地走陆路!按照马蒙提供的地址,埃齐奥很轻松地找到了拉纳卡港的代理人贝克尔先生。 P60

但他并不是一个任凭时光虚掷的人。 P61

老鼠们用惊疑的目光盯着他,然后瞬间四散而逃——很遗憾,这些档案室里的唯一居民并不会讲话,所以他只能靠自己去搜寻线索。 P62

然而这点共同点在当地总督那里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P63

于是他只能百无聊赖地端坐在那儿,双手放在膝盖上聆听着总督口若悬河的长篇废话——看来想要离开这儿的话,还得靠他自己才行。 P64

他甚至考虑过去找贝克尔先生帮忙,但最终他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P65

那个家伙的块头太大了,他赤手空拳就把埃齐奥死死压在了身子底下。 P66

最终他们两个都站了起来,气喘吁吁地盯着对方。 P67

那个人加了一句。 P68

其他三人不禁一愣神,埃齐奥抓住机会弯腰拔出了他的袖剑,干脆利落地砍翻了其中的两人。 P69

和暖的海风吹拂着他的脸庞,他闭着眼睛躺了一会儿,甚至有些宁愿沉浸在这种惬意之中,而不愿回到那个不知明日为何的残酷现实世界中去。 P70

他迅速扫视了周围一眼,发现它们正整齐地装在自己的皮包里,毫无损伤。 P71

”那个壮汉起先背对他操作着舵轮,但现在他转身面向了埃齐奥。 P72

”“你他妈的把我扔到了水池里,差点淹死我!”“得了吧,你肯定游得不错,傻子都看得出来呢。 P73

这样,我昨晚打的架就全白费了。 P74

等我们到了那儿,我会在一周之内找到新战舰与新船员的。 P75

他在阿克养好了身子也攒足了气力——他强迫自己安静地养伤,因为他知道,如果身体有恙那么这趟任务将很有可能是去送了人头而已。 P76

还好他没吹出一句我们跟海怪大战了一番,埃齐奥无奈地想到。 P77

这里的人们很热情,我的食宿完全不需要发愁。 P78

你的哥哥 埃齐奥·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虽然阿尔·萨拉博正忙于准备新的冒险,但他也为埃齐奥找来了整个阿克城最好的医生、最好的裁缝、最好的厨师甚至最漂亮的女人。 P79

“愿你们的上帝保佑你,埃齐奥。 P80

伟大的奥斯曼帝国已经历了两百多年的扩张,在穆罕默德二世苏丹于1453年攻陷君士坦丁堡之后,这个帝国已达到了巅峰。 P81

唯一支持他继续前行的就是那颗炽热的探求之心。 P82

呵……想到这里,他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 P83

他装出了一副虚弱不堪的样子。 P84

前几天的那个队长站到了他的面前,手里拿着一套绞索。 P85

“这就对了,”那个队长说。 P86

埃齐奥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因为他发现那个男人正在转身面对着他,似乎要做出一个什么手势……但在转瞬之间,这个奇景又消失了,凛冽的寒风与飘扬的雪花再次遮蔽了埃齐奥的视线,就连那只鹰也消失不见了。 P87

随着埃齐奥的下落,他“砰”的一声栽倒在了平台上。 P88

绞索一断,埃齐奥立刻坠下了高空,并一直在下坠着……但是与此同时,他脖子上的绞索也松弛了下来。 P89

他渐渐松开了双手,随着摇摆的幅度而逐步储备势能。 P90

埃齐奥被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身后已无退路,他立刻意识到了即将发生的会是什么。 P91

他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尽可能包好了手上的伤口。 P92

有一次一块碎石突然砸到了他的手上,差点让他从100英尺高的悬崖上摔下去。 P93

他如同鱼鹰般一动不动,如平常一样保持着耐心。 P94

不等它挣脱自己的掌心,他就把它摔到了地上并用一块石头给砸死了。 P95

火堆燃烧了不到一个小时便彻底熄灭了,烤火的痕迹也被他清了个干净。 P96

桥头上有个桥头堡,但另一边的桥头却相对宽敞。 P97

他在距桥约十英尺的地方停了下来,仔细注视着卫兵的举动。 P98

宝贵的时间就这么消耗掉了,而回过神来的卫兵也立刻大呼小叫地冲了上来!他们迅速地拉开弩机,挂上弩箭并向他射了过去。 P99

这样做对他们不会造成什么损失,只要等埃齐奥摔死之后重新绞紧缆绳就可以了。 P100

他们惊恐万状,杂乱无章地回击着,因此这场搏斗很快便见出了分晓。 P101

他抬眼瞅了岗楼一眼。 P102

城垛上几乎没有几个士兵,看来他们全都跑出去搜寻他了——微弱的星光让他们很难在城头看到什么东西,而桥头的战斗则清晰地告诉他们,埃齐奥很可能并没有死。 P103

埃齐奥长长地舒了口气。 P104

他扣紧了弯刀,检查了下刀锋是否仍然锋利,然后仔细地收刀入鞘。 P105

妙极了。 P106

他知道,每耽搁一分钟都会增加一分危险,所以他必须速战速决。 P107

当他浮上湖面后,他发现这里其实是一处建在某个大厅里的池塘。 P108

随着一声表明颅骨折断的清脆响声,他的头盔滚落到了地上。 P109

“不要杀我,先生!”那个人颤抖着哀求道。 P110

”阿达德偷偷瞄了埃齐奥一眼,但他一点都没露出同情的样子。 P111

”埃齐奥皱了皱眉头。 P112

他知道,离开城堡的唯一途径便是通过重兵把守的大门,但他必须去追踪那个秃头队长。 P113

如果他有足够的闲情去欣赏的话,那么这段经历将是场非常惬意的旅程。 P114

“他藏在哪儿?”暴徒们边动手边咒骂着。 P115

于是他向前走了一步,顿时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P116

马车登时一顿,然后又继续向前拖着埃齐奥疾驰而去。 P117

随着一声惨叫,那个驾车的骑士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又“砰”的一声弹出了很远。 P118

于是,队长准备玩出一着险棋了。 P119

马车立刻被炸散了架,两匹马嘶鸣着砸进了路旁的灌木丛里,而埃齐奥则被抛向了将近二十英尺高的半空中。 P120

那个男人并没有妨碍到他,却也没有帮助过他。 P121

万幸,看来身上并没有什么大伤。 P122

他转过身去盯着那条路,埃齐奥能看出他的心里正在发虚——他的手正在无意识地摆弄十字弩的弓弦。 P123

埃齐奥熟练地侧身避过,那支箭正好射中了他身后高声嚷嚷的那个家伙。 P124

村民们早已跑了个干净。 P125

现在除了水车运转的机械声与队长的哀嚎声之外,整个广场上万籁俱寂。 P126

看着这一幕,队长做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但他发出的再也不是爽朗的笑声,而是如同卡在喉咙里一般的咕咕声了。 P127

埃齐奥注视了他一会儿,“你是个货真价实的狗杂种。 P128

这趟由叙利亚港口拉塔基亚出发的旅程首先将他带回了塞浦路斯,接着他又抵达了罗德岛——在那里他遇上了一位漂亮的新旅伴,她大约三十岁,穿着一身与金发极为搭配的绿色连衣裙。 P130

“那里是巴耶塞特区,您现在看到的大清真寺便是在五年前由苏丹下令修建的。 P131

”“那就是巴耶塞特苏丹的住所吗?”年轻人脸色一变,“他或许是吧……不,他不是的,至少现在不是。 P132

“穆罕默德苏丹对此大发雷霆,”年轻人说道,“据说作为惩罚,他砍断了建筑师的手臂,但是这只是个传说而已。 P133

“我们管这里叫‘哈利克’,”年轻人说,“也就是‘金角湾’的意思。 P134

”“就在几年之前,我们的苏丹曾要求达·芬奇先生为他建造一座横跨海角的大桥呢!”埃齐奥不禁笑了出来,这件事情达·芬奇以前确实跟他提起过,他几乎立刻就能想象出他的挚友会多么热情地投入到这项工作当中。 P135

它叫做‘奇兹·奎蕾西’——呃,您的土耳其语怎么样?”“很差劲。 P136

“你的家在哪里?”埃齐奥开口了。 P137

”年轻人立刻回敬了一句。 P138

不过这只是个传说,但还真有人已经用起了这个名字。 P139

至于像我这样的学生,还有像你这样的旅行者,那就更不用说啦……”这时一对年轻的塞尔柱伉俪走过了他们的身边,而这对新人的谈话立刻引起了他们两个的注意:对于埃齐奥来说,任何关于这座城市的信息都会对他起到难以低估的作用。 P140

”丈夫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妻子急忙忙地拉到了一边。 P141

埃齐奥冲着他们点了点头并与他们攀谈了起来,而年轻人则站到了一旁,仔细地在小本子上写着什么。 P142

”第一个士兵说道,“那些家伙就是拜占庭佬,他们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P143

当缆绳系上了码头,跳板也搭建完毕之后,这趟旅行也就该正式结束了。 P144

“贵安!”埃齐奥“不失时机”地打了声招呼。 P145

她吃力地背着包裹一步步挪下船,看来她并不信任那些搬运工。 P146

此人一头黑色长发,下巴上长满了胡须,四把飞刀紧紧地挂在左肩附近的刀鞘里,腰间则是一把弯刀,右手小臂上紧紧缠着一件三层护甲的护腕。 P147

”“啊啊!这样的话,那我就是……尤素福·塔基姆·达·伊斯坦布尔了!嘿,这么拼写名字真棒!”“伊斯坦布尔,哦……你是这么称呼这座城市的呢。 P148

”看到埃齐奥仍然一脸怀疑的样子,尤素福有些局促不安:“是您的妹妹克劳迪娅写来的信!您看,我连她的名字都知道呢!您要是还不信,我可以把那封信给您看,现在我正随身带着呢!当然,我知道,您肯定不是那种特容易轻信别人的人……”“我发现你戴着一把袖剑?”“是嘛!除了兄弟会的人之外,还有谁会出门带着袖剑呢?”看到埃齐奥终于放松了下来,尤素福重新摆正了神态:“请过来吧。 P149

但在整个市场里最为尖锐的还是一群高个子的白皮肤摊贩发出的叫卖声,那几个人满头红发,胡子拉碴,但他们嚷出来的玩意根本让埃齐奥感到一头雾水。 P150

”尤素福再次笑了起来,这次他可没那么严肃了,“您难道忘了它们已经给封存了两个半世纪了嘛?”埃齐奥只是轻轻地笑了笑:“不,我想到了这一点,但是我没想到那里居然会有圣殿骑士。 P151

“那就是我们的老朋友,”尤素福瞥了一眼,压低了声音,“别冲着他们看。 P152

“看来咱们的拜占庭朋友还挺火爆,瞪一眼就跟你抄家伙呢。 P154

”埃齐奥回敬了一个讪笑。 P155

现在只剩下一个拜占庭人了,那个大块头长着岩石般的下巴,正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们两个。 P156

此人一手举着巨剑,一手举着狼牙棒,看来是准备生吞了他们两个!“真主在上,我觉得他真该转身逃跑的,”于是尤素福灵巧地一侧身,然后顺势伸出了腿。 P157

”尤素福扫视了周围一眼,“我们最好还是离开吧,今天的乐子已经够多了。 P158

嘛,这点倒是对我们这些刺客很有利。 P159

我们的苏丹穆罕默德二世结果了他,但是无论怎么说,康斯坦丁都还不算是个坏人。 P160

”“那么他现在在哪里?”尤素福很无奈,“谁知道呢?或许正躲藏在哪个角落里吧。 P161

这件事情搞得非常机密,就连我们也是最近才得知的这个消息。 P162

”埃齐奥默不作声。 P163

”“但他肯定是在谋划着什么。 P164

“我们快到了,”他说道,“请走这边。 P165

“没关系的……我并不经常这样的。 P166

”“您不准备先休息一下吗?比如先吃点茶点之类的?”“还是把事情搞定了再来休息吧,”埃齐奥顿了顿,他解下了背囊并取出了那把折断了的袖剑,“这里能找到一位手段高强又足以信赖,能够帮我修好袖剑的铁匠嘛?”尤素福仔细检查了下创口,然后不无遗憾地摇了摇头。 P167

接下来他用整个下午的时间熟悉了整个加拉太区,为了避免麻烦,每次遇到奥斯曼巡逻队与拜占庭雇佣兵时,他都会乖巧地融入附近的人群。 P169

在那里,一件崭新的外套映入了埃齐奥的眼帘。 P170

”尤素福从旁边的刺客手里要来了一把新的钩剑,于是在几次尝试之后,埃齐奥决定把这把剑绑在了自己的右手臂上。 P171

整套动作一气呵成,总共耗时也就不到几秒的时间。 P172

埃齐奥也紧随其后,这种感觉让他回忆起了自己小时候与哥哥在佛罗伦萨的屋顶上飞檐走壁的感觉。 P173

而在片刻之后,埃齐奥也登上了塔顶,他们二人一边调整着呼吸,一边得意地向着四周眺望了开去。 P174

埃齐奥叹了口气,他再次四下眺望了这座城市一番——永恒之城,首善之城,古罗马的真正后继之城。 P175

可以肯定的是,马斯亚夫的圣殿骑士团信使很快便会将消息带到这里——或者他们已经带到了。 P176

”埃齐奥说道。 P177

但不幸的是,一队身着重甲的雇佣兵封锁了道路,他们蛮横地命令埃齐奥与尤素福立刻离开。 P179

看到那个雇佣兵轰然倒地,埃齐奥一跃而起,拔起腿便去追逐自己的同伴去了。 P180

“把家伙收起来吧,大师。 P181

埃齐奥往下看了看,拜占庭士兵们正在努力冲进他们所在的这栋建筑。 P182

”“那边还有一个,就在那儿,在左边那个连起来的屋顶上。 P183

随后,他有意发出了一声有气无力的呼救,成功地吸引住了第二个探子的注意力。 P184

我没法同时照顾到两处,但既然您来了那我也就没必要多跑了。 P185

“尊敬的大师,很荣幸能见到您。 P186

等到圣殿骑士们真的发起进攻时,他们早已严阵以待了。 P187

“我要去大巴扎那边帮尤素福一把。 P188

”于是他伸出了手,“愿安拉保佑你”。 P189

埃齐奥立刻使出了一套标准的“钩剑狂欢,”灵巧地摆脱了那个士兵并冲着他的身体来了个致命一击。 P190

我们只来得及保住了自己,而大巴扎据点已经被夺走了。 P191

人类能想到的与希望得到的一切东西,在这里都有售出。 P192

就算在那场地震之前,苏丹也是经常缺席公众活动,所以他肯定是对这场混乱一无所知。 P193

“人数太多,没法硬闯啊,”尤素福说道,“看来得用那招了。 P194

这种炸弹里面装满了金币,哦,是用黄铁矿做成的假金币。 P195

”“哇噻……我是很乐意,但话说回来,我们两个谁才是‘大师’呢,埃齐奥?”“别贫嘴了,刺客!”埃齐奥笑着拍了拍尤素福的肩膀。 P196

”“这也是你预备的惊喜么?”“恶臭炸弹。 P197

庭院中间是一扇地板门,下面连着一些石阶。 P198

我可不想让您在一片漆黑的地下跟他们打斗,所以要是能让他们出来见见光,那么整死他们就容易得多了”。 P199

”埃齐奥高兴地冲他笑了笑。 P200

还好,尤素福所说的闪光弹正原封不动地躺在塔顶,于是埃齐奥伸手便将它装进了旁边的一个小炮筒里。 P201

“现在我还看不出来。 P202

”想起那张马蒙先生交给他的塞浦路斯地图,埃齐奥感慨道。 P203

桌上码放着一大批各色各样的地图,几个助手正在井然有序地忙碌着。 P204

他戴着一条蓝色的丝质头巾,坚毅的脸庞上点缀着一双清澈的灰色眼睛,正在聚精会神地打量着自己的作品。 P205

“但是通过今天的拜访,我也有幸接触到了您的才华的另一个方面。 P206

他再次将目光转向了尤素福:“尤素福!你怎么还站在这儿?你就不能自己找点事做?赶紧给我滚一边去,把你朋友留下就行!他要的东西我会全给他备齐的!阿尔·萨拉博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尤素福忍俊不禁,于是他很知趣地走了开。 P207

哦,你一定听说过他,是吧?”“是的。 P208

然后他放下了笔,很放松地躺到了椅子上,把肩膀都放开了。 P209

”“我是从马斯亚夫的圣殿骑士手里得到的这本书。 P210

看来离这里不远,这是怎么回事?中间有道路连通着么?”“没关系,我会跟着直觉前进的。 P211

”“很有可能,”皮里说道,“但是你一定要记得我的忠告。 P212

“炸弹也是海军研究的一部分,”他继续说道,“在我参军的那段日子里,炮火和爆炸物简直是家常便饭,而它们很适合为刺客们效劳。 P213

”他走到桌子旁边,捡起了两块奇形怪状的金属。 P214

当然,最为惨无人道的炸弹,怕是那些填满了曼陀罗或龙葵粉末的炸弹了。 P215

”埃齐奥与他握了握手——老海员的手很粗糙,但埃齐奥并不惊讶。 P216

虽然一路上的大街小巷差点让他晕头转向,但他很确定自己确实抵达了皮里·雷斯为他指引的位置。 P217

“哦!对不起,这里太乱了,自从我旅行回来之后就一直没有时间进行打点。 P218

”“见到您我也很高兴。 P219

”“请原谅。 P220

”“您认识他吗?”“不,只是听说过而已。 P221

”“好吧,我必须得说……”但是埃齐奥向她做出了一个“安静”的手势。 P222

”“我明白了。 P223

我会尽早回来的。 P224

在柱子的底座上也有一些古怪的符号,它们看上去却很像戈尔贡女妖的脑袋,不过是倒置的。 P225

埃齐奥悄无声息地靠拢了过去——凭他的希腊语水平,听懂他们的对话还是不困难的。 P226

他们回到了队伍里,而这些士兵无一不是既满身尘土又牢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