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

good

水生的爸爸说:“再不走,全家饿死在这里了。 P6

骨胶的原料是猪骨牛骨,到了夏天,腐尸的气味由东南风直吹到江面上。 P8

师傅今年四十八岁,还有七年退休,师傅说自己搞不好也就只能活十年了。 P9

师傅说,无非是温度控制,做夜班要打瞌睡,温度就控制不好,成品率就低了。 P10

水生问什么是捐会,师傅告诉他,一群工人每人每个月拿出五块钱,凑成一笔大钱,然后抽签,中了头签的人,第一个月拿钱,中了第二名的人就第二个月拿钱,如果最后一个中签,就只能认倒霉,在最后一个月拿钱。 P11

”李铁牛正在写报告,二工段的邓思贤被抓走了。 P12

我说话没什么力气,你说话有力气。 P13

”这时根生正好走过,照着宿小东的屁股上踢了一脚。 P14

水生的爸爸说:“再不走,全家饿死在这里了。 P16

死在一起有什么好的?”临分手前,水生的爸爸蹲下来,给了水生一只豁口碗,说:“到城里找你叔叔,万一找不到,你就只能讨饭了。 P17

水生忘记彼此分别多久了,饥饿中的时间是颠倒的。 P18

”水生哭了。 P19

有时是夜晚,夏天的夜晚下着滂沱大雨,道路迷离,闪电打在远处江面上,整条江亮如雪原。 P20

冬天刮西北风,所有人都紧闭窗户。 P22

第二天师傅来了。 P23

雨停了,他又骑上自行车赶路,道路被雨水淋湿而变软,车胎上沾了很厚的泥。 P24

”水生说:“刚才下过雨,路不好走。 P25

厂里开忆苦思甜大会,根生和水生都上去发言。 P26

汪兴妹自己住到了苯酚厂的工人宿舍里,因为这宿舍太破,没有女工愿意住,她独占了一间。 P28

补助又不是你发给我的,是工会,是组织上照顾我。 P29

今天我要倒霉。 P30

李铁牛的事情不要再说了,再说下去,搞出什么小集团,全部抓走。 P31

”巴掌不打笑脸人。 P32

以后怎么办?”水生骑自行车到传染病医院,门锁得紧紧的,不给他进去。 P34

两人身材相仿,水生略矮些,裤子穿在根生身上,露出半截袜子,袜跟有两个补丁从鞋帮后面露出来。 P35

有一个青年医生走过,拍了拍玉生,发现玉生昏过去了,叫人把她送到了急诊间。 P36

以前看不起,是因为家里还有点钱,现在大家都勒着裤带过日子了。 P37

宿小东走到门口说:“你这是干什么?”师傅说:“我这是跪着,但不是跪你。 P38

”水生说:“玉生相中的不是我,是根生。 P39

我活该了,跪在宿小东面前,我的膝盖好不了了。 P41

第二天,几个徒弟带了工具来给师傅家修屋顶,房子在铁道边,每有火车经过,瓦片与窗棂哗哗抖动。 P42

”众人点头答应,玉生走进来收了茶杯,众人全都闭嘴,等到玉生走掉,大家也就讪讪地散了。 P43

”把汪兴妹叫过来,交代说:“以后早上给我扫办公室,扫好以后再去扫厕所。 P44

水生说:“你会被人告发的,然后像李铁牛一样。 P45

受不了天天闻这个臭味。 P46

大家都知道,骨癌是要锯腿的,以后师傅就只有一条腿了,变成独脚强盗。 P48

你去把玉生叫进来,还有你师母,都进来。 P49

给你们有毒车间发营养费的,一个月两块,让你们活得长一点。 P50

丧葬费也是国家给我的,不是你。 P51

还有师母,还有我家里的其他人。 P52

王德发说:“洗澡太多了伤元气,我每星期洗一次就够了。 P54

可是汪兴妹,我尝过一次,就会天天想吃。 P55

”水生说:“不要说那么多师傅了,师傅已经死了。 P56

”宿小东说:“正好,今天厂里被偷了东西,保卫科都在加班。 P57

陈水生,你们的后台已经全部倒了,李铁牛被专政了,你师傅也死了。 P58

”汪兴妹明白了,跳起来,撞开水生,向原料仓库后面奔去。 P59

”刘胖子来了,说:“大家不要怕,汪兴妹的事情调查清楚了,是她失足掉进了污水池。 P60

其实是去了一个叫石杨的地方,得过江,出省,往北走五十里地,那儿有山,出产花岗石,城里判刑的人有一大半都在石杨开石头。 P62

孟根生判刑,你有什么想不通的吗?”水生说:“我想得通的,孟根生应该坐牢,应该打他。 P63

”水生说:“你想想根生,现在在开石头,你不会比他更惨。 P64

师傅给了水生一个爆栗,说我把玉生给了你,你只记得胶鞋。 P65

”水生忙说:“是我娶了玉生,而且我也没送彩礼。 P67

荒草向着道路倒伏过来。 P68

水生一阵凛然,说:“外面没有人。 P69

”水生说:“这算家教?”玉生说:“爸爸说过,穷人没有读过书,文化够不上,但是站有站相、坐有坐相,死了要有死了的样子。 P70

”玉生又拿起第三个袋子,里面装了四个元宝,纸袋上写着“汪兴妹”。 P71

后来叔叔自己都承认,他不是马列主义,而是修正主义。 P73

到了江对岸就什么车都没有了,水生跟着人群走了一阵子,渐渐地人群也分散了。 P74

”土根说:“水生,我走不动了,我没有吃早饭。 P75

以前表叔活着的时候,我带一把菜、几个鸡蛋到城里看他,他给我两块钱,拉我去喝酒。 P76

”土根说:“比如我伯伯家里,三个小孩饿死,大人也饿死,谁都不记得他们叫什么名字了。 P77

”土根说:“你把钱给我。 P78

王德发快要哭了。 P80

”水生看到科室里的女工也把原料桶倾斜过来,双手像打方向盘一样费劲地滚桶。 P81

玉生回家,见了热水瓶也十分欢喜,问水生如何得来的,水生说了,玉生也趴在饭桌上看热水瓶,嘀咕说:“要是每个月都有滚桶比赛就好了。 P82

水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P83

滚原料桶去。 P84

”玉生说:“怎么了?”水生说:“忽然要调我去苯酚车间做管理员,我是工专毕业的,也就是中专文凭。 P85

但是苯酚厂的消息又传到玉生耳中,有人指着水生骂他断子绝孙。 P87

水生花五角钱买了一盆,带回家给玉生看。 P88

水生下班,见桌上热菜热饭热汤,玉生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穿着最喜欢的哔叽外套、白皮鞋,脸上两道血杠,傲然坐在饭菜边上,手里抛上抛下,是个金耳环。 P89

”玉生说:“是梅凤英拉下来的,我捡起来了。 P90

玉生记得,六十年代这里完全荒弃,和尚赶跑,庙里没有菩萨,没有天王,只剩一个空壳。 P91

玉生拉过蒲团,跪下去,磕了一个头,直起腰仰望观音,观音的眼神总像是答应了世人的一切祈求。 P92

得过很多年,水生才会听说“乳糖不耐受”这个词,在苯酚车间喝牛奶并且集体拉肚子的日子里,他只能认为,大家的肠胃都太饥饿了,终于吃上了营养品,但没有这个家底,就会全部拉稀。 P94

厂长说:“那你们想怎么样?”“我们想把牛奶卖给厂里,你给我们钱就可以了。 P95

”机修工段兴旺说:“可是真的很臭啊。 P96

你帮我说说吧。 P97

我想去卖血,人家一听我是苯酚厂的,直接把我赶出来了,说我的血不合格。 P98

”水生说:“如果是这件事,请你,他妈的从我办公桌上滚下来,坐到凳子上去。 P99

本子里记录了十多年来车间里各色人等的窃窃私语,从师傅,到李铁牛,到根生和水生,甚至包括宿小东,全都收录在内。 P101

长颈鹿大笑着从他口袋里扒出了小本子,朱建华为了保护自己的本子,在长颈鹿的手上咬了一口。 P102

”邓思贤说:“现在问题大了,他们打了朱建华。 P103

广口瓶不顾众人反对,把小本子放在朱建华的茶缸里点火烧了,这么干非常危险,苯酚车间是禁火的。 P104

邓思贤说:“想想我当年,什么人都没得罪,就被送去劳改了。 P105

水生一看,是段兴旺的补助申请,字迹歪七扭八,像是用扳手写出来的。 P107

”“一份补助二十块、三十块,顶一个月的奖金。 P108

”车间主任说:“好了好了,你不要再说了。 P109

如果申请不下来,段兴旺同志,请你躺到陈水生的办公室门口,不要再到我这里来了。 P110

”水生说:“你刚才说只看两条。 P111

”水生说:“豁出去了。 P112

沿着屋子种下去,非常好看,玉生心情也好。 P114

但土根我记得他三个小孩都很大了,怕养不熟。 P115

’”水生说:“后来呢?”土根说:“当然是扔掉了我弟弟啊,不然我还能在这里和你说话吗?可怜我弟弟,那时还不会讲话、不会走路,他就算知道自己的下场,也缠不住我爸爸啊。 P116

水生拉玉生坐下,咽了一下唾沫说:“事情是这样的……”玉生说:“土根变卦了?”水生说:“土根没变卦。 P117

”玉生觉得嘴里发苦,很想像乡下女人一样坐在地上大哭一场,但眼眶干涩,只是抹了一把不存在的眼泪。 P118

”玉生说:“好看吗?”水生说:“还好。 P119

”玉生说:“该死。 P120

”玉生说:“不管它。 P121

”水生问:“复生,复生,你还记得以前的事情吗?”复生说:“记得。 P122

大家去求水生,水生说,不是我不乐意,是玉生不许我再碰补助的事情。 P124

扭脖子能申请到什么?”水生说:“没想到宋百成还喜欢看女人扭屁股,我以为他只喜欢写毛笔字。 P125

月底公布补助名额,段兴旺又中了,车间里哗然,有知道底细的人追着问:“段兴旺,你怎么成烈属了?你爸爸是工伤烧死的,不是烈士。 P126

”水生说:“宿副厂长,我不过是替人跑腿。 P127

水生警告道:“捐会不但要靠手气,还要讲信用,抓阄抓到最后一个你不能后悔。 P128

张国华,虽然年轻力壮,但夫妻分居两地,他每个月要去探亲,车费路费不少,他老婆是个瘸子,小儿麻痹症一直麻痹了三十年,工作都没有,也走不动路。 P129

”厂长说:“你不要念了,换人。 P130

并不是每个人都眼馋补助,前进化工厂最穷的职工既不在苯酚车间,也不在骨胶车间,而是档案科的科员石宝,他终日蜷缩在科室大楼极为偏僻的一角,沉默得就像他管理的那堆档案,灰白头发、瓶底眼镜、驼背,走路的步伐很慢。 P132

”水生说:“石宝不归我管,让工会的人去吧。 P133

”水生说:“终究是臭啊。 P134

水生心想,我上一次看见有人睡在稻草上是一九七七年,在土根家里,但就算土根再穷,这两年也买得起床板了。 P135

如果再旷工,厂里会开除你。 P136

新造的两个车间就在这块地方。 P139

我想,去哪里呢?还得回家。 P140

我说我想回去,但不是回监狱,而是回家。 P141

”根生说:“样子变了,胡子白了,腿瘸了,赤条条了。 P142

”根生说:“我记得了。 P143

这三个人对于孟根生回到工厂都很无奈,谁都不想再看见孟根生,他拖着腿在厂里走路的样子,让人想起过去。 P144

”保卫科长又叮嘱:“告诉孟根生,不要去找宿厂长的麻烦,否则,就不是开除的问题了,要重新回炉坐牢的。 P145

”其实水生的记忆也模糊了,根生被抓走的那天晚上,水生去通风报信,汪兴妹只趿了一双鞋,往原料仓库后面躲去。 P146

初建时只有一村二村,二十栋房子,此后越来越多,百十来栋房子,上万人口。 P148

过了几天,楼上人家扔垃圾,从阳台上直接倾倒在水生家的小院里。 P149

厂里几个预备党员,除了上班,还主动去挖阴沟。 P150

宋百成解释说:“写的是狂草体,‘继往开来’四个字。 P151

”水生说:“为什么?”宋百成说:“我想想没脸写啊,你师傅来要丧葬费,十六块。 P152

马上就要有绩效奖金了,干得好的职工都有份。 P153

”魏庆功满头是汗,躺在电热毯上说:“没办法,厂长让我躺,我必须躺。 P154

”水生说:“不要紧的。 P156

”根生拿着饭盒过来,坐在复生面前。 P157

托儿所的小孩睡午觉,复生躺在床上,想着外面的秋千,念念不忘,私自起床溜出去荡秋千,被白孔雀抓到了。 P158

”说完直起腰,沙子顺着脖子流进后背。 P159

”根生撩起她的衣服,见沙子和汗水黏在一起,衣服上也有。 P160

这架秋千轰然落地。 P161

”水生走进来说:“不要激动,根生已经报仇了。 P162

宿小东走到废品仓库门口,看了看,没有进去。 P165

然而这一年的情况更糟糕,有人用鹅卵石砸碎了女浴室的窗玻璃,时间是夜里十点,这是中班女工集中洗澡的时候。 P166

”科长叹气说:“孟根生,当年是条汉子,挺打。 P167

他说,穷得过不下去了,想另谋出路。 P168

”魏庆功说:“你糊涂了,孟根生是废品仓库的,归设备科管。 P169

”水生说:“他是我师兄。 P170

不久前才离的,也没有小孩——以前怀过一个孩子被她丈夫打流产了,后来就怀不上了。 P171

”水生说:“孟根生是个老光棍,厂里有人砸女浴室的玻璃,保卫科怀疑是他干的。 P172

”水生冷冷地说:“袁大头,你搞错了吧?你才是胡汉三。 P173

这一年,城里冒出来很多个体户,他们背着麻袋包裹,推着带滚轮的小柜台出现在街头巷尾,他们都挣到了钱。 P175

以后凡事要想明白,要知道分寸。 P176

吃饭时,根生喝了点啤酒,话多起来,说:“水生现在是厂里的明星了。 P177

”根生笑笑。 P178

”珍珍说:“你不要再跟踪我了,我们已经离婚了。 P179

”珍珍拎了包出来,冷冷地说:“有什么可多讲的?孟师傅,你也回去喝酒吧。 P180

水生又想起了根生的婚事,问玉生:“什么时候再给他介绍个,他现在一天能多挣十几块钱呢,以后会好起来的。 P181

给我拿一包良友。 P183

”根生明白了,这是指走私烟。 P184

长颈鹿是第二位。 P185

他知道这是别人照顾生意,不过他口袋里最多只揣两包烟。 P186

”根生说:“训练过的狼狗不一样,它听主人的,你不跑,也一样可能被它咬住。 P187

”穿风衣的男人说:“没有这种规矩,现有的批价已经比外面便宜了。 P188

根生看了看数字,从包里掏出一沓钱,数过了交给他。 P189

”根生说:“为什么?”干部说:“宿厂长听说你在码头上贩香烟,每天还提前二十分钟下班,觉得你很厉害,你比局长还厉害。 P192

根生急了,追了几步,又返身往吉祥街里去。 P193

”根生叹了口气。 P194

”根生说:“我并没有发脾气。 P195

广口瓶不高兴了,他不高兴起来就像一个发疯的小孩,一脚踢穿了纸箱。 P196

老孟,你的定金拿不回来了。 P197

你的雨披可以送给我吗?”根生递上雨披,看着长颈鹿小碎步跑出去,他的皮鞋已经吸饱了水,像两块黑色海绵,噼噼啪啪踩在地上,随后兜头缩脖子钻进了雨里。 P198

他问邓思贤:“邓工,你觉得我学日语好,还是学英语好?”邓思贤说:“当然是学英语好,但是对你这样连拼音都不会的人,还是学日语好。 P200

他的腰很不好,下雨疼,不下雨也疼,睡觉疼,不睡觉也疼。 P201

”走到化肥车间门口,后面已经跟着十来个闲人,王德发仰天骂道:“日你妈妈的,你们这群干部全是王八蛋啊。 P202

”王德发说:“宿小东那时候只是个车间主任,跟袁大头平级。 P203

那天清晨我们在污水池里找到汪兴妹的尸体,我们把她打捞上来,她死了没多久。 P204

你们有没有见过蓝色的奶子?我见过,就是那次。 P205

”水生说:“他闯祸闯大了。 P206

”水生知道她的意思,就说:“不要拍黑白照,彩照吧。 P208

土根说:“水生,我现在有钱啦,我新买了面包车!”玉生说:“你穷了好几十年了啦,现在扬眉吐气,还特地把车开过江来。 P209

”复生说:“那你现在要多补点,趁你有钱。 P210

这对母女并排坐下来,大概智力都有点问题,并没有道谢。 P211

”玉生说:“那算了,你记着我的话就可以了。 P212

”水生说:“老厂长,你要是晚退休几年,就是你的了。 P213

职工们已经有很久没见到宿董事长了,他坐着小汽车出入。 P215

水生问邓思贤:“邓工,说是说下岗,其实就是失业,对吗?”邓思贤说:“你不要害怕,你这个情况国家是有政策的,厂要是不倒闭,你不会下岗。 P216

水生记得那一年,石宝家里只剩下一张床板,他睡在稻草上不肯上班,他几乎就是在等死。 P217

邓思贤说:“不能签字。 P218

”水生说:“那就收下吧。 P219

”石宝说:“你要想清楚,董事长要求顶岗必须签临时合同,合同期间你要是走掉,得赔钱给厂里。 P220

他觉得像做了一场大梦。 P222

”水生说:“你一下子变得礼貌了,我也觉得不适应。 P223

”水生说:“那就去看看嘛。 P224

院子里养了两条狼狗,都很温驯,没拴链子,土根坐在窗口向外面抛狗食给它们吃。 P225

“玉生的情况,越来越不好了,我现在又回到车间里上三班。 P226

”水生说:“我没有把你送回来,你仍是我的女儿,工人子弟、城里户口。 P227

石杨这个地方,花岗岩是土产,便宜。 P228

但是她遇到了一个人,小何医生。 P230

草木有它们自己的灵魂。 P231

有一天小何医生来随访,像他这个级别的中医,是很少上门的,但他还是来了。 P232

”小何医生也难过起来,说:“当年的事情,有很多误会。 P233

”水生说:“你能保证拿到名次吗?如果能加分,岂不是人人都去扔铅球了?”复生说:“爸爸你外行了,扔铅球的不一定愿意考大学,考大学的不一定扔得动铅球,像我这样的女生,很少见的。 P234

”水生说:“现在是春节啊。 P235

我听别人说,这个老太福气真好啊,因为有这么多人来送她。 P237

我生活也很清苦,想写点毛笔字也没人要看,因为我不是名人。 P238

房间里有一股苯酚的气味,芳香异常,水生和复生都哭了。 P239

”复生说:“你凭什么磕头?”宋百成说:“你爸爸知道的。 P240

大家就说,妈的,离“东来顺”不远了,我们都是涮羊肉。 P241

我答应了。 P242

”两人感叹了一阵子,水生站起来说:“邓工,你在外面造新厂,要小心点。 P243

女人穿得很少,在台上蹦蹦跳跳。 P246

图纸完工,又拿到五万块。 P247

水生偷偷说:“邓工,如果试车不成功,怎么办?”邓思贤说:“投资了几百万下去,不成功也得成功。 P248

邓思贤看不懂了,说:“祭谁?”老板和镇长都说:“陈工是对的,我们试车之前都没有去烧过香。 P249

”这朵乌云,停在上空不动。 P250

”邓思贤说:“不对,我们有合同,上面说了……”老板说:“合同对我来说,不过是草纸。 P251

须塘镇的车间试产成功,是个证明,老板们都会来找我们的。 P252

水生会低声嘀咕:“玉生啊,你没福气,我已经挣了这么多钱,可是没法给你花。 P254

水生问他混得怎么样,长颈鹿说,这些年得罪了一些人,跑到外省做生意,赚了又亏了,然后投靠了一个浙江老板,做了部门经理。 P255

如果你抱这种想法,到老板面前一说,我岂不是变成了傻瓜?你不想做,我去找邓工。 P256

”两个花白头发的老头,背着画纸筒,拎着行李,登上卧铺长途汽车,到浙江去了。 P257

”水生说:“很好。 P258

”长颈鹿大为头痛,出去打电话。 P259

晚上有惊喜。 P260

水生敲敲墙壁,喊道:“邓工,你都多大了,还搞这个?”听到邓思贤快乐的声音:“我们才五十多岁啊,水生!”技师一把抱住他,说:“水生,脱吧。 P261

”水生说:“我是鳏夫,理论上不要紧。 P263

”水生说:“她们应该去做点正经工作。 P264

背着包到省城去告状,我也变成老讨饭的啦。 P265

”“复生的学费有了,嫁妆也有了。 P266

”水生说:“我没有拿过东顺公司的一张图纸,说起来,东顺公司的车间是我设计的,这些东西在我脑子里,我想告诉别人,是我的权利。 P267

”水生说:“邓工,我们到底是在做好事,还是在做坏事?”邓思贤说:“我们造的厂,产品质量好,技术工人赚得多,老板们都很尊重他们,另外还解决了至少五百个农民的就业问题。 P268

水生说:“邓工,这次做完,我们就可以收手了。 P270

结果呢,后悔一辈子。 P271

”“你的房子怎么还不买?书记说了,买房子。 P272

”水生想,我真的搞垮了我的厂。 P273

这个阀门是一个陷阱,它就是用来让人坐牢的。 P274

”林福先立起来鞠了个躬说:“师傅,谢谢你。 P275

”水生说:“我年轻时候,很喜欢工厂,觉得像我的家。 P276

他坐在沙滩上,有一朵乌云又停在了上空,他以为会听到海浪的声音,但是没有,海很安静,乌云也很安静。 P278

”水生说:“这人是在追求你的吧?”复生说:“可笑的男人。 P279

水生问:“东顺在这儿干什么?”工人答:“把这里的一座山买了下来,开石头。 P280

”那强生今年已经二十岁,初中毕业就赋闲在家,从村里混到镇上,自觉是个大老板的公子哥,结交的都是附近的闲汉,喜欢打麻将、玩梭哈,不赌不快,逢赌必输。 P281

他用发育不全的嗓音尖声问:“土根,想好了吗?”土根拉住复生的裤脚管,指着强生说:“他,他也喊我土根啊。 P282

”复生说:“你以后怎么办?”土根说:“不要紧,我还藏了点钱,厂是开不下去了,养老足够。 P283

水生走着走着,仿佛听到玉生在喊他,水生,又仿佛听到爸爸在喊他,水生。 P284

土根说:“水生,我们都白活了啊。 P285

玉生微笑说,你还要活很久咧。 P287

”“玉生,我们到渡口了,要过江了。 P288

”水生早上没哭,上午没哭,到了这个时候忽然哭得涕泪纵横。 P289

”弟弟说:“爸爸一粒都没吃。 P290

五千万投资,三五年就能收回本钱,二期开发还会追加一亿。 P291

爸爸又说,云生,不要拔了,动静太大,你往回走,如果记得路,就去赶上你妈妈和哥哥。 P292

人生的苦,我尝够了。 P293

”这一带芦苇长得很高,挡住了视线。 P294

”“玉生,爸爸,跟紧水生,不要迷路。 P295

假如别出心裁地上缴了一份顽皮,就不得不哭丧着脸说其实我口袋里还有苦难,那么我是在和谁玩游戏呢?假如我上缴的必须是苦难,就像交税似的。 P297

我那位多年游手好闲的爸爸,曾经暴揍过我的三流工程师(被我写进了小说里),曾经在街面上教男男女女跳交谊舞的潇洒中年汉子(也被我写进了小说里),他终于发怒了,他决定去打麻将。 P298

我们家就此撑过了最可怕的下岗年代,事过多年,我想我妈妈这么正派的人,她居然能容忍丈夫靠赌钱来维生,可见她对生活已经失望到什么程度。 P299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