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染病的文化史

good

出版这些书籍的目的,是为了在整合最新的学术解释的同时,为读者提供关于医学和社会历史的特定方面的可靠概述。 P14

不同于毒素、毒药和化学试剂,即使是微小的量,它们也可能是致命的,引起传染病的各种各样的病原体也能在病人身上繁殖,并从一个人身上传播到另一个人身上。 P16

微生物引起各种动植物和人类的疾病,但是不同种类的微生物可能会在特定的宿主中引起疾病。 P17

近来,微生物学家对一种被称为古细菌的原核生物很感兴趣,这是最初被发现于极端环境中的居民。 P18

微生物在生物圈化学元素的循环利用和植物对大气中氮的利用中起着关键的、不可缺少的作用。 P19

也就是说,细菌的研究使了解传染病和术后感染成为可能。 P20

在最佳实验室条件下,大肠杆菌大约在20分钟内可增加一倍,但在肠道中一般12小时左右才可以增加一倍。 P21

美国榆树和美国栗树就曾因真菌病原体濒临灭绝。 P22

寄生虫学寄生虫是生活在另一个有机体上的生物,以消耗宿主细胞来获得生存。 P23

传染病可以被视作人类进化过程的反映,特别是当我们着眼于微生物是如何适应新环境,并利用出现的机会接近新宿主时。 P29

流行病肆虐期间的死亡率受到两种因素的影响,即是否对此种传染病有过先前的接触经验,以及对病人的关怀。 P30

大多数传染性疾病都只影响软组织而不是骨组织,但某些如结核、雅司病、麻风、梅毒以及真菌感染一类的疾病就会在骨组织中留下蛛丝马迹。 P31

这样的微生物通常会导致短期的疾病,这使得存活下来的宿主产生免疫力。 P32

在美洲,独特的文明在随后大量出现。 P33

古代印度的医学文献暗示了至少有1 000种疾病的存在,但发烧被认为是疾病之王。 P34

尽管修昔底德留下了对疫情的生动描述,现代历史学家和医生也提出了大量猜测,但疫情的具体原因仍不明朗。 P35

那些每隔4天发作的人都被称为“酷热”。 P36

面具的长嘴充满了有着强烈气味的草药、 异国情调的香料和其他物质, 这样被认为可以降低吸入有毒空气的危险。 P37

印度鼠蚤是鼠疫最有效的载体,但其他一些物种可以将鼠疫耶尔森氏菌(鼠疫杆菌)传染给人类。 P38

古老的神话、传说和编年史将老鼠与灾难,瘟疫和瘟疫联系起来,但他们很少区分老鼠。 P39

中世纪对麻风病人的态度是基于《圣经》中有关“麻风病”的一段话,这是一个模糊的术语,从真正的麻风病到牛皮癣(红色,鳞屑)、白癜风(脱色,白色斑块)和皮肤癌都是适用的。 P40

一般而言,汉森氏病始于皮肤损害,随后是神经损伤,感觉丧失,以及软骨和骨的逐渐破坏,导致畸形。 P41

汉森氏病现在被认为是一种热带病,但由于其潜伏期长,受感染的个体可能会在迁徙到另一个国家数年后才出现症状。 P42

在欧洲人到达西半球之前的几个世纪,危地马拉、墨西哥和安第斯高原已经形成了先进的文化。 P43

文艺复兴时期恰逢探索和发现的新时代,但这也是一个已知和似乎未知的流行病蓬勃发展的时期。 P45

吉罗拉摩·弗拉卡斯托罗:传染病、梅毒、病菌吉罗拉摩·弗拉卡斯托罗(Girolamo Fracastoro)是一位诗人、医生和医学作家,他常被称为疾病细菌理论的奠基人,尽管他的观察结论比这一荣誉称号的本意更模糊。 P46

无论如何,无形的细菌或种子传播疾病这些概念在指导医疗实践和公共卫生措施方面并没有什么用处。 P47

更严格的定义认为,只有通过亲密性交才能传播的疾病才是性病。 P48

引起梅毒的微生物——梅毒螺旋体是密螺旋体组螺旋形细菌螺旋体的成员。 P49

古代医学家可能在7 000年前的新大陆中发现了梅毒螺旋体感染的证据,但这些骨骼遗骸的年龄仍然存在不确定性。 P50

即使放大倍数不超过5倍到10倍,第一台显微镜也能显示出肉眼很难见到的昆虫和其他生物引人注目的细节。 P51

然而许多科学家认为细菌太原始,不适合划分到传统的动植物学类别,甚至细菌与无生命物质之间的界限也是不明确的。 P52

巴斯预测类似的生物菌原可能会导致其他传染病。 P53

瘴气传统上被定义为混合并且毒化空气的东西。 P54

医学微生物学就基本概念而言,微生物学与古代传染学说、疾病细菌学说以及17世纪显微学家所发现的有关纤毛类争论密切相关。 P55

巴斯德常常同时参与几大类别的研究,他对发酵、自然发生、葡萄酒、啤酒、蚕、农场动物和人类的疾病、保护性疫苗的研制和病毒学的研究作出了重大贡献。 P56

巴斯德观察包括酿造葡萄酒、啤酒和醋在内的各种发酵过程,发现发酵总是依赖于有具体发酵流程的活菌。 P57

关于自然发生说的争论在巴氏消毒(部分消毒)形成过程中十分重要,消毒的过程主要是用于消灭食物和饮料中潜在有害的微生物。 P58

当发现传染病的病原体时,巴斯德和其他人试图通过在实验室中故意减毒(弱化)这些病原体来制造保护性疫苗。 P59

狂犬病疫苗引发的媒体轰动也提高了对疾病细菌理论的兴趣,而媒体的这一举动引导公众期盼医学研究带来奇迹般的收益。 P60

罗伯特·科赫罗伯特·科赫与路易·巴斯德在教育、性格和医学科研方面非常不同,但他在制定现代细菌学原理和技术方面是最成功的。 P61

在理解了炭疽病的由来之后,人们立即采用特定措施处理炭疽死亡动物,以控制疾病蔓延。 P62

炭疽病除了对家养动物造成威胁外,还可以感染野生食草动物,甚至是食肉动物。 P63

尽管固体培养基的使用最初被称为科赫平板技术,但由于佩特里培养皿的普遍采用,现在微生物界较科赫的名字可能更熟悉佩特里。 P64

尽管各种形式的结核病都是由特定病原体引起,但控制疾病需要考虑疾病网络中复杂的因果关系。 P65

维勒明还证实了肺结核可以通过痰液、血液和支气管分泌物从人体传播到兔子。 P66

虽然科赫意识到他的初步发现可能不适用于人类的肺结核,但他却试图隐藏其他科学家和医生鉴别的结核菌素(结核杆菌的粗提取物)。 P67

引起结核病和麻风病的分枝杆菌是该组中最重要的成员,而其他分枝杆菌尤其对免疫系统受损的人会引起致命的呼吸系统疾病。 P68

怀特在书中建议她的追随者遵循卫生规律,并保持家庭、身体和衣物最清洁的状态来避免疾病。 P69

在20世纪初,微生物学家便能够查明很多传染病的病因以及传播方式,因此,微生物学家能够使得公共卫生专家们专注于引起流行性疾病的病原体及其传播方式,并提出能够保护公众的相应措施。 P70

尽管这篇文章在当时并没有引起人们太大的关注,但其后却成了医学史上的一个经典。 P71

的确,塞麦尔维斯在现代微生物理论和抗菌原则所相结合的时代被遗忘了。 P72

当医生和医学生遵守塞麦尔维斯的命令,用强效的消毒剂洗手,直到所有的尸体物质被清除,医生负责的产科病区的死亡率就下降到了3%以下。 P73

塞麦尔维斯在死后终于获得了应有的荣誉。 P74

当李斯特开始他的外科生涯时,他遇到了这些令人厌恶的卫生条件。 P75

外科医生们发现,如果在术中及术后护理中采用李斯特的技术,便能够避免术后感染并能极大地提升患者的生存率,即便患者被施行了复杂手术。 P76

微生物学也使得开发利用人体自身防御机制的保护性疫苗成为可能。 P77

此外,诸如破伤风、炭疽热、霍乱、气性坏疽、百日咳、猩红热、食物中毒和中毒性休克等疾病中也发现了细菌毒素。 P78

破伤风杆菌的芽孢广泛分布于土壤之中。 P79

尽管免疫性血清已经被用于治疗拉沙热和埃博拉病毒的受害者,但人类的康复血清是极其罕见的,因为很少有病人能在这些疾病中存活。 P80

埃利希的第一个目标是锥虫,锥虫是冈比亚热、那加那病和非洲昏睡病的病原体。 P81

然后,他给老鼠注射了10倍的致命剂量,并给其中一半的老鼠立即注入一种测试物质,例如,一种被合成并在1932年获得专利的染料——偶氮磺胺。 P82

细菌制剂的霉菌污染是一种常见的实验室事故,通常被认为是技术不佳的标志。 P83

青霉素的大规模生产成了战时的重要优先事项,因为它对武装部队和平民都具有重要的价值和意义。 P84

在1994年,沙茨被授予了罗格斯大学奖章,尽管他认为他没有因为发现链霉素而获得足够的荣誉。 P85

2006年,全球范围内有70万结核病人和20万结核死亡患者同时属于艾滋病患者。 P86

而所有医院部门内,外科部门的院内感染发病率最高。 P87

即使是软组织植入,如肌腱、韧带、软骨和心脏瓣膜,也会传播危及生命的感染。 P88

传染病专家正试图减少不必要的抗生素治疗,同时为不确定诊断的患者提供最好的治疗。 P89

微生物不断地产生、交换和收集那些高生物毒性、高化学毒性和耐药的基因。 P90

这些试图了解微生物世界与胃肠道运作之间关系的尝试,与古代关于彻底清除肠道微生物的学说有很大不同。 P91

例如,可以引起斑疹伤寒和落基山斑疹热的病原微生物被确认是一种特殊的细菌,叫作立克次氏体,为了纪念美国病理学家霍德华·泰勒·立克次(Howard Taylor Ricketts)而命名。 P92

这些不能在实验室培养的微生物可能需要一些特殊的培养基,不同于一般微生物的需求以及独特的生长条件。 P93

当他重新开始研究烟草花叶病的时候,贝杰林克发现这种未知的致病物只能在有活力的生长中的叶芽和活的植物的嫩枝中繁殖。 P94

进一步研究表明,口蹄疫是一个高感染性、空气传播的病毒性疾病,攻击偶蹄类动物,例如牛、绵羊、山羊和猪。 P95

他发现,细菌菌落在培养皿的琼脂上有时会变得像玻璃一样透明。 P96

受到他发现的一般现象的启示,代列尔预计很多致病菌中都可以发现噬菌体。 P97

研究者测试了数百种不同的可以抵抗葡萄球菌、克雷白氏杆菌、变形杆菌、埃希氏杆菌、志贺氏杆菌、假单胞菌和沙门氏菌等感染的噬菌体。 P98

事实上,反对代列尔理论的批评家们支持噬菌体是一种酶,而不是一种新的微生物的假说。 P99

上市新药的研发和测试是非常昂贵的,费时且困难。 P100

将噬菌体试剂应用到医院设备、仪器及其表面可以减少医院感染的问题。 P101

病毒因此被认为是“具有感染性的细胞内寄生虫”。 P102

1953年,乔舒亚·莱德伯格(Joshua Lederberg)和诺顿·津德尔(Norton Zinder)证明,噬菌体可以将细菌基因从一种细菌转移到另一种细菌,这是一种被称为转导的现象。 P103

1909年,劳斯着手在普利茅斯岩石母鸡上出现的肿瘤进行一系列实验。 P104

与此同时,巴尔的摩在拉舍尔小鼠白血病病毒中证实了逆转录酶的存在。 P105

如果病毒是年轻人感染,大约一半的人患有一种普遍轻微的疾病,被称为传染性的单核细胞增多症。 P106

例如在中国台湾地区,统计研究表明,在20世纪80年代引进乙肝接种疫苗项目后的10年到20年,那些接种过疫苗的人感染乙型病毒和肝癌的发病率显著降低。 P107

由于类病毒的性质和相关传染病病原体的流行观点相矛盾,迪纳花了6年证实了一种完全新的植物病原体的存在。 P108

在朊粒被发现之前,所有已知的病原体都含有DNA或RNA形式的核酸作为遗传物质。 P109

普鲁希纳开始怀疑羊痒疫感染原可能不含有核酸,尽管所有已知的感染原的遗传物质即便是最小的病毒,都含有RNA或DNA。 P110

直到20世纪80年代,当疯牛病第一次在英国出现,还没有历史证据证明羊痒疫传染给牛、人类以及其他动物。 P111

许多不知名的生物不能通过传统的实验技术培养出来,但是分子生物学的技术开始揭示微生物群落在不同栖息地的遗传多样性。 P112

得益于麻醉剂和无菌技术,外科医生能够比他们的前辈做更复杂的手术。 P113

弗兰克将启蒙哲学中最崇高的理想和实用的公共卫生目标结合起来,试图说服欧洲的统治者,他们的人民是国家最大的财富。 P114

公共卫生政策或卫生理念可以被看作功利主义学说的一个完美例子,即社会应该为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而组织。 P115

公共卫生细菌实验室致力于识别病原微生物,而不是寻找环境污物和污染。 P116

因此,霍乱的暴发使人们产生对污物、污染和污水的普遍恐惧,远在病原体最终确定之前。 P117

当法尔在议会前证实疫情的暴发时,显然,他忍不住表达出对“瘴气理论”继续支持者的嘲讽。 P118

霍乱弧菌在恒河、墨西哥湾、切萨皮克湾及其他水道上繁衍。 P119

不幸的是,在霍乱暴发和腹泻病很常见的地区,静脉注射所需的医疗资源几乎不存在。 P120

即使是繁荣的现代化城市,也容易受到流行病的影响,这些流行病是一些自然灾害带来的,例如洪水,以及人为灾难,比如战争和军事侵略。 P121

巴德在几个小村庄担任医生时,有机会调查了几例伤寒暴发的过程。 P122

在20世纪的第一个10年里,一些细菌学家在健康个体的排泄物中发现了活跃、有传染性的伤寒细菌,这些人的伤寒已经痊愈很久了。 P123

在马伦拒绝提供血液和粪便样本进行分析后,纽约市卫生部门的官员安排萨拉·约瑟芬·贝克(Sara Josephine Baker)医生和几名警察强行将马伦带进一家医院进行细菌测试。 P124

20世纪50年代,托马斯·比利(Thomas Bewley)在伍德福德桥(现在是伦敦郊区)的克莱伯里医院任职时,他发现两个病房仍有14个病人被列为伤寒携带者,尽管每个人都经历了胆囊切除手术(外科手术切除了胆囊)。 P125

人体内的天花病毒很可能是由某种野生或家养动物的痘苗病毒进化而来的。 P127

在医学领域,它指的是对特定病原体的抵抗能力。 P128

(当时波士顿居民数量为12 000人,其中约半数感染了天花,844人死亡。 P129

与詹纳及其支持者的乐观态度不同,批评者们仍旧继续攻击疫苗接种。 P130

尽管如此,只要天花存在于世界上的某个角落,来自天花的威胁就不容忽视。 P131

1977年,最后一例在实验室外被确诊的天花病例为一名在索马里一家医院工作的27岁青年阿里·马欧·马林(Ali Maow Maalin)。 P132

当时出现了数百起人类感染猴痘病例,感染死亡率为10%左右。 P133

18世纪,天花在美国可能被当作特工用于生物战。 P134

试图通过普遍免疫根除麻疹和小儿麻痹症1974年,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认可这一目标,即通过普及疫苗接种来保护儿童免于这6种可预防的传染性疾病:麻疹、骨髓灰质炎、腹泻、百日咳、破伤风和结核病。 P135

1962年,美国有50万人患有这种疾病,到1983年,这一数字降至1 500。 P136

对导致小儿麻痹症的病原体的不成功鉴定,表明该病可能是由可过滤的病毒引起的。 P137

1955年,卡特实验室在加利福尼亚伯克利市生产的有缺陷的小儿麻痹症疫苗导致200位注射者永久性瘫痪,10名注射者死亡。 P138

尽管世界卫生大会制定的目标被证实是太过乐观,但这项全球运动在全世界范围内的确带来了小儿麻痹症案例的大量减少。 P139

研究人员已完成脊髓灰质炎病毒的小型基因组测序并将其公布在公用数据库中,该测序具有多种用途。 P140

在将疫苗投入市场前,该实验室研究人员已在猴子身上进行了疫苗接种,并丢弃了大量不合格的疫苗。 P141

尽管陪审团成员并不认为卡特公司疏忽大意,但是仍然认定该公司有罪,并向原告赔偿12.5万美元。 P142

胎儿在发育或出生时感染巨细胞病毒可导致脑过小、脑炎、癫痫、耳聋、智力缺陷甚至死亡。 P143

在英国,免疫率从80%下降到30%,该病造成了数万名因病住院儿童的死亡。 P144

传染病的文化史A History of Infectious Diseases and the Microbial World 历史电子书 第2张

他们忘记了儿童死于可以通过接种疫苗进行预防的疾病是多么的自然。 P145

新闻界特别关注1998年由英国研究人员安德鲁·维克菲尔德(Andrew Wakefield)在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的一篇文章。 P146

1998年,为了回应伊拉克和其他国家生产生物武器的警示,美国国防部发起了“炭疽疫苗免疫计划”。 P147

对人类乳头状病毒的鉴定以及人类乳头瘤病毒在人类癌症发展中作用的认识,是几个世纪的观察、推测和研究的高潮。 P148

关于疫苗可以预防癌症,起初非常激动人心,但是所有女孩在6年级之前接种加德西疫苗的建议,让人乳头瘤病毒疫苗格外受争议。 P149

黄 热 病自从12世纪早期,黄热病就普遍被局限于发展中国家,但它是18世纪美国最恐怖的传染病之一。 P150

致病源在显微镜下不能被识别,但是过滤的血浆可以传播疾病。 P151

相较于其他疾病,疟疾给人们带来了更多的痛苦并夺走了更多的生命。 P152

疟疾在人类的演化中和决定全球各地移民殖民探索的成败中,一直都起着至关重要的推动力。 P153

红细胞携带突变的血红蛋白会呈现一个非正常的镰刀状。 P154

在20世纪上半叶,疟疾对人类的控制似乎成了可能的现实。 P155

分子生物学已经使有效疫苗和新型药类最终的发展燃起了希望,但是简单的方法譬如蚊帐和驱蚊剂,对改变疟疾和其他以蚊子作为载体的疾病造成的伤亡人数,可以立即起到作用。 P156

激增的城市地区让更多的人接触到了埃及按蚊和全部四种登革热亚型病毒,国际贸易将蚊虫带到了世界各地,并且被感染的人在他们的病情被诊断出之前会携带不同的登革热亚型病毒前往新地区。 P157

公共卫生通常会在屋内喷洒杀虫剂和杀死感染犬只来预防利什曼病,但这种方法并无成效。 P158

感染者身上的虱子可将疾病传染给猴子。 P159

全球健康:被忽视的热带疾病流行病学家估计约有27亿人生活贫穷,而其中约有一半的人患有一种或多种使人虚弱的热带疾病。 P160

显然,为了适应不同的宿主和环境,寄生虫有多种机制改变宿主的习惯,这样会更容易找到下一个宿主。 P161

交配后,雄性几内亚蠕虫死亡,但雌性可能留在体内一年或一年以上,长达2英尺至3英尺。 P162

世界卫生组织预计每年约有15万人感染非洲昏睡病,但是随处可见的采采蝇和寄生虫使大约5 000万人面临风险。 P163

这似乎验证了那些被现代疾病微生物学理论所启发的卫生项目的成果。 P164

新发疾病1998年,在艾滋病被发现近20年后,第一届新发传染病国际会议举办,提示一些未预料到的威胁可能会快速变成主要大流行。 P165

1976年的军团病大流行很好地说明了作这种区分的重要性。 P166

病原体包括病毒、细菌、原生动物、寄生虫和真菌。 P167

现代城市人口密度高,加速了传染性病原体的传播;人们出入原始的自然环境区域,可能会转移或接触作为潜在病原体库的野生动物;现代公共机构(如医院、诊所、养老院、监狱、学校和托儿所)中,大量陌生人的密切接触充当了传染病的培养箱和增殖器。 P168

当动物被驯化后,人类会通过与动物亲密接触、喝牛奶或食用动物血而感染病原体。 P169

这种毒素对儿童、老人、免疫系统差的人最危险,抗生素对它通常是无效的,因为在感染被诊断出来前,致死性毒素通常已经释放入血液。 P170

疫苗有可能控制一些病毒性疾病,但是针对艾滋病(AIDS,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西尼罗热、埃博拉热、拉沙热和其他自20世纪70年代被鉴定的致命病毒性疾病,尚无可用的疫苗。 P171

其后,这一发现因生物医学界内部较大的争议和大众媒体对欺诈行为的过激指责而广为人知。 P172

这些理论清晰地暴露了充斥在国际关系中的怀疑和恐惧,但却未能解释一个具有长期潜伏期和不同进程的疾病是如何发挥生物武器功能的,也没有解释HIV在20世纪50年代是如何被创造出来的(当时的知识和技术明显还不能实现基因工程)。 P173

造成艾滋病流行的病毒是我们目前所知道的HIV-1。 P174

这表明,丛林肉和外国宠物国际市场的扩大可能会导致其他以往不知名的动物病毒传播至人类。 P175

还有很多这类案例:出售γ球蛋白、凝血因子等生物产品的公司在中国乡村建立了血浆收集中心,他们从血液中分离出血浆后,会将剩下的血液再次回输给供者,以便他们能够更频繁地供应血浆。 P176

2007年,世界卫生组织支持男性割礼作为非洲抗艾滋病项目的一部分。 P177

自从艾滋病被视为全球性大灾难,国际艾滋病会议成为科学家、HIV携带者、艾滋病防治积极分子、社会工作者、经济学家、律师、政策制定者,以及制药公司间信息交换的平台。 P178

2006年,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的一篇报道显示,艾滋病流行形势仍在继续增长,甚至在那些曾经被证明在现有疾病中已获得极大成功的国家也同样如此。 P179

20世纪80年代,科学家们并没有意识到研制HIV保护性疫苗会是如此困难的目标。 P180

此外,一些感染HIV的个体产生的抗体能够大范围地中和HIV病毒株。 P181

许多自20世纪60年代起被检测到的新发疾病是由以前局限在非洲丛林、南非雨林和其他以前隔绝区域中的病原体引起的。 P182

与在人群中类似,这一疾病可能通过污染的食物和猿类的群体活动等途径,从自然宿主物种传播出去。 P183

理查德·普莱斯顿(Richard Preston)的《高危地带》一书中描述了雷斯顿大暴发,1995年的电影《大暴发》(类似埃博拉病毒的小说化版本)激起了人们对埃博拉和其他新发疾病的强烈兴趣。 P184

20世纪90年代间,亨德拉病毒突然出现在澳大利亚的猪、马、人群中。 P185

虽然从牲畜、野生动物、蝙蝠、沙蝇和蚊子中分离出病毒,但病毒的自然宿主和引起大暴发的因素仍不清楚。 P186

20世纪90年代,虎蚊随着轮胎的船舶运输到达意大利南部,波及范围随着气温的升高也明显向北扩张。 P187

最初,科学家们猜测SARS病毒可能和麻疹病毒有关,但在电子显微镜下,病毒像引起普通感冒的冠状病毒。 P188

流感通常发生于温带每年最寒冷的月份,而在热带并不常见,且非季节性。 P189

因此,流感病毒最初被分类为可滤过的、不可见的病毒病原体之一。 P190

直至20世纪30年代,科学家们才确定引起流感的病原体。 P191

通过将保存的人类组织中的1918年流感病毒片段再生,分析其遗传物质,科学家们逐渐逼近了其高致死性的决定性因素。 P192

科学家们希望通过寻找20世纪初的禽流感病毒样品来解开这个疑惑。 P193

但是,当在同一个诊所接种的3个老年人死亡后,许多州决定终止他们的免疫运动,即使调查事实显示死亡和疫苗并没有关系。 P194

尽管试图通过杀死鸡、鸭、火鸡和野生鸟类来控制病毒,但是H5N1流感大暴发相继发生于中国、越南、柬埔寨、印度尼西亚、泰国、埃及、尼日利亚、土耳其。 P195

虽然公共卫生机构和医生可能对控制和治疗1918年的流感无能为力,但在20世纪末,医学技术和抗病毒药物的发展为削弱潜在灾难性大流行的影响提供了可能性。 P196

很多人相信欧洲人是故意用天花作为武器对抗印第安人的。 P197

然而,可以被用作炸弹的重要的生物武器的发展也同样令人感兴趣。 P198

日本法庭承认了731部队对中国原告造成了极大的损害,但是拒绝通过法律途径进行赔偿。 P199

退一步讲,即使生物武器在一次军事冲突中没有发挥出效果也没关系,因为一种致命的、外来的疾病的暴发可能会导致平民的恐慌。 P200

在努力应对2001年的炭疽热袭击后,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建议加强联邦、州和地区的公共卫生基础设施,对不常见的疾病暴发进行监控和交流。 P201

哈特菲尔博士起诉了几位记者,包括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尼古拉斯·克里斯托弗(Nicholas D.Kristof),指控《纽约时报》和司法部诽谤他的名誉。 P202

炭疽孢子作为生物恐怖主义的一种媒介,导致了对炭疽杆菌的生物学和病理学的兴趣,以及限制对致命微生物接触的法律。 P203

最初当地的一个紧急状态委员会对公共卫生措施进行了指导,包括对家庭的消毒、对狗和牲畜的灭杀、对病人的隔离,以及一个自愿的免疫计划。 P204

这时在科学家和情报官员之间就产生了很深的分歧,到底应不应该在国家安全的名义下隐藏科学研究的信息。 P205

因此,猜想微生物与慢性疾病之间存在一定关系的科学家们通常会发现他们很难甚至不可能提供一个缜密的证据。 P206

自从巴斯德和科赫建立了疾病的现代微生物理论,科学家们已经证明,微生物能够引起急性疾病、流行性疾病、伤口感染,但现在发现造成感染的微生物与某些慢性疾病有显著的关联,如胃肠溃疡和各种癌症。 P207

人们怀疑传染和慢性病之间还存在着其他联系,但还没有得到证实。 P208

作为一位微生物学家,菲比格对白喉、结核病也进行了一些有益的探索,例如证明了患牛结核病的奶牛产的奶能传染人类,这与科赫的结论是截然相反的。 P209

虽然菲比格的工作并没有证明肿瘤螺旋体引起癌症,但他提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感染源是否可能诱发某些癌症。 P210

最后,他通过抗生素治疗恢复了健康。 P211

传染病的流行率普遍下降,特别是在婴儿期和幼儿期,与哮喘、过敏、自身免疫性疾病和慢性炎症性疾病的发病率增加有关,这被称为“卫生假说”。 P212

斯托尔的很多演讲都致力于旋毛虫病的问题,这在那时几乎影响了大约1/6的美国人。 P213

患有溃疡性结肠炎或克罗恩氏病的志愿者服用安慰剂或猪鞭虫卵,猪鞭虫是一种无害的肠道寄生虫,并不引起人类疾病。 P214

肉毒杆菌孢子存在于蜂蜜中,但它们也广泛存在于环境中,特别是在土壤中。 P215

2005年,美国国家人类基因组研究所的科学家代表和世界各国的研究人员启动了人体肠道菌群元基因组研究。 P216

科学家们正在试图通过这种方法分析微生物组中所有细菌的代表性基因,描述微生物群落的变化和人类健康之间可能的关系。 P217

在人类文明进程中,传染病自始至终扮演着一个挥之不去的角色。 P218

医学在进步,科技在发展,社会在前进,人类与传染病的抗争仍在继续。 P219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