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投42章经:互联网商业逻辑与投资进阶指南

good

”再之后,我就在他的微信公众号上看到了越来越多的优质文章:如同这本书开篇的《两个问题,看透投资》,用简单朴实的文字回归投资的本质。 P19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元进入降息周期,大量美元进入市场,其中相当部分被配置到了新兴国家。 P20

当然,这里面有些是信号,有些是噪声。 P21

然而数年之后,信号中仍然掺杂着些许噪声。 P22

到现在为止,眨眼间已经过去了两年多时间。 P23

我相信它会改变你看待事物的方式。 P24

说来俗气,但想多了,写多了,真的会发现这些东西都是连在一起的。 P25

从商业角度来看,所有公司的最终目标都有三层:1. 赚钱;2. 持续赚钱;3. 持续赚更多的钱。 P26

当一个病人缺氧的时候,当一群人登山的时候,卖氧气才能赚钱。 P27

其间供给和需求仍然是处在动态变化之中的,最先进入市场的供给者能够享受一段时间的红利期,但最终市场饱和以后,没有建立起壁垒的人就会被慢慢淘汰。 P28

那就是:Why now?(为什么是现在?)用户的需求可能被迁移、被激发、被重塑、被抑制,但就是不可能被创造。 P29

2. 有了对稀缺资源的推演,更有利于判断创始人及其团队的能力是否适合做这件事。 P30

所谓的战略价值,就是要么帮助公司在当前领域内通过各种方式做到第一,要么就是帮助公司转型,寻找一个新的领域并做到第一。 P31

“me”由“now”进化。 P32

要知道,经济的运作和商业模式都是围绕稀缺资源进行的(稀缺才有价值),而当科技的定义就是反稀缺性的时候,不难想象新科技的出现会重塑一切事物的关系,所以才有了颠覆式创新(disruptive innovation)一词。 P33

很多人看到机遇而跳入风口,整个市场会慢慢变为红海,出现激烈的竞争。 P34

因为这个感知上空白的市场和需求是科技变化本身带来的,只是用户需求暂时未被满足的一段时间窗口,而这些红海中的公司本身并没有掌握它们独有的稀缺性资源。 P35

传统媒体领域最稀缺的资源是内容、发行渠道和广告主。 P36

从用户角度来讲,内容爆炸的年代里稀缺的是时间、注意力或找到优质信息的方式。 P37

要创办一个成功的企业,最终还是落到以下三点上:第一,明白行业之前的商业体系建立在什么稀缺资源上。 P38

坚持,而不是跟风。 P39

这一整个流程构成了一个闭环的互联网经济的主循环,而几乎其中每一个环节都充满了白热化的竞争。 P40

2. 在智能手机操作系统领域苹果和谷歌并列双雄,其他厂家已经丧失机会。 P42

所以App市场已经基本饱和,新App的发现和成长机会已经不多,当人们产生某种需求的时候,大多会直接进入某一个App之中。 P43

但亚马逊对于谷歌的负面影响更大,谷歌创始人在2014年就说过,谷歌的主要竞争对手不是必应(Bing)或雅虎(Yahoo),而是亚马逊。 P44

试想,如果AI足够发达,所有的搜索和导流都在你来我往的对话之中完成,也就跳过了搜索窗口或App的局限,这就给了谷歌新的机会。 P45

据预测,未来70%的互联网内容消费的载体都将是视频。 P46

豌豆荚最近就分拆出来一个团队,做了一个叫VUE的App,还被苹果应用商店推荐了。 P47

他曾经研究过超过2 000家获得VC投资的初创公司,其中有40%的公司以倒闭告终。 P48

从饿了么到滴滴,再到ofo,这些项目都是找到了一个巧妙的切入点,借着大潮流,撬动了整个行业,这个行业还必须得是能影响所有消费者的大行业。 P49

我一个朋友对朱啸虎的评价也是相当经典,她说:“朱啸虎已经成为一位有自造风口能力的投资人。 P50

愉悦资本专注于车、房领域,让专业度和人脉资源等的马太效应能够在垂直领域发挥到极致。 P51

其实,基金也是一样:经纬创投成立于2008年,创新工场成立于2009年,真格基金成立于2011年……经纬创投最早的时候广撒网布局移动互联网,还曾经为人诟病,后来事实证明了它的正确性。 P52

所以真格基金从来不做行业研究,只关注创业者自身是否有出成绩的潜力以及带流量的能力(意见领袖)。 P53

见过这么多投资人,这是唯一一个不投我们还给我们介绍投资人的。 P54

别说是三次,哪怕得十次第二名,大概结果都不如一次第一名。 P55

人类对于成功的定义和记忆有时就是这么残酷。 P56

我喜欢孤注一掷。 P57

越早想明白这点,就越可能成为一个好VC。 P58

这就说明,真正追求独角兽的基金,容错率反而更高一些。 P60

94这个数字是贝比·鲁斯比赛生涯中单赛季被三振出局最多的次数,然而这136位球员并没有人真的打出类似数量的本垒打,或创造相同的胜绩。 P61

而1919年,贝比·鲁斯找到了球队教练,说我只能做这两件事中的其中一件。 P63

据说从那以后他开始酗酒,直到1925年,他离婚,并被送进医院疗养6周时间。 P64

这类事情最终的结果都是靠运气的,因为只要有外在因素的影响,你就永远无法百分之百地实现一件事。 P65

最后,我们都知道,概率事件重复得次数越多,事件本身发生的情况就会越趋近概率。 P67

就像去玩抓娃娃机的人,一开始的投币,都是为最后抓到娃娃的那一枚币做铺垫。 P68

但其实,如果你记得图5-1中贝比·鲁斯那张图里的最后一句话,你会发现以上的所有内容都有一个隐含前提。 P69

在此把对话里一些有启发的内容拿出来与大家分享。 P71

15世纪活字印刷术在西方出现,16世纪中叶莎士比亚出生。 P72

在文娱领域也一样,1998年《快乐大本营》推出、1998年《泰坦尼克号》上映。 P73

而当技术、渠道、人口、监管等红利合流的时候,就能带来更多的机会。 P74

典型的例子就是青年意见领袖韩寒的出现。 P75

那到底世界的增量在哪里?这个增量的核心是需求,需求来自哪儿?到底还是来自人口。 P76

在“二战”期间,中国的人口结构缩小了很多。 P77

但计划生育的实施在一定程度上让人们的社交能力变差,所以带来的直接结果就是离婚率上升、单身率上升。 P78

回头看日本,过去30多年的时间里,日本人的平均消费水平涨了大概七八倍,但是快餐价格水平涨了差不多十五六倍。 P79

真正的消费升级,可以说是属于1993年之后出生的人。 P80

因为一类实现了财富自由,一类根本找不到工作。 P81

在其中两篇文章中,我分别提到:杂志和专辑的存在形态,本身就是被古老的硬件条件限制的结果。 P82

而线下渠道能接触到的人群是相对固定的,所以理性的选择就是围绕已经接触到的人群做更多事情。 P84

于是,过去经常发生的情况是,一个人买了一份报纸,最终消费的只有自己感兴趣的某几版的内容。 P85

比如楼下的便利店,比如商场内的迷你KTV。 P86

最后,在对同类型产品进行重组之后,平台型的公司难以免俗,还是会围绕人群进行服务的重组。 P87

这点腾讯早就做得很好了,小米做得也不错,美团和今日头条也后来居上了。 P88

何况,索罗斯本来就是学哲学的。 P89

这就是可错性。 P90

如此循环往复,直到泡沫破裂。 P91

因为每个人都去猜测别人的想法,最终就会有一些完全不应该涨的股票涨了起来。 P92

我们搜集了近年来50家估值最高的企业的创始人的信息,最终得到了如下的统计结果(见图8-1、图8-2、图8-3、图8-4)。 P93

把投票那个例子推向极端,就能变成一个囚徒困境。 P98

我不会这样做,接下来我会告诉你们为什么。 P99

我祝福你会被忽视,因而你会意识到倾听他人的重要性。 P100

柯洁与道 在输给AlphaGo之后,柯洁说自己对人生的看法有了巨大的改变。 P101

也所以,“42章经”的口号一直是“思考事物本质”。 P102

比如我在一篇文章中探讨过创业与投资中赌性和概率的问题,后来又在近半年后的文章中把这个问题想得更清楚和彻底:1. 成功的幅度往往比频次更重要;2. 追求成功不意味着单纯追求高风险,而是要追求高期望价值;3. 要想得到高期望价值,除了选择大收益的方向,还要不断锻炼自身,努力提高实现理想结果的概率;4. 概率再高也不是必然事件,所以要给自己预留充足的子弹,尝试足够多的机会。 P103

公司通过掌握稀缺资源形成壁垒,人也是一样。 P104

比如我发现很多事情一定要自己投身其中,一定要把钱、资源、时间放进去,才能有切实的体会和收获。 P105

任何将会发生的事情,都终将发生。 P106

)|精选留言| 张雪: 做VC一年,想清楚了帮别人做投资根本赚不了钱,同样的精力和能力做一个普通销售估计回报比投资人高多了。 P107

比如,我在之前的文章《为什么“持续赌小概率事件”的人才能成功?》中曾经提到我做的一项研究,其实这项研究很简单:我选择了一些在当今市场上有绝对代表性的互联网公司,研究它们的创始人的年龄与公司成立时间之间的关系。 P109

所以,不得不说,外部环境的重要性是要高于自身能力与努力的。 P110

第一,人一辈子到底能有几次遇到转捩点的机会?第二,如何预判转捩点与其背后的机会?我们先来看第一个问题。 P111

那么,人一辈子到底有几次遇到转捩点的机会?在这里,有一个有趣的理论叫“人生发财靠康波”。 P112

按照这个理论,每个大的经济周期几乎都是来自几次大的科技革命,而每次科技革命大概持续50年的时间,所以每个人一辈子最多能经历一个经济周期多一点。 P114

而在40多岁甚至更晚的时候,还有心奋斗且还有余力的人已经很少了。 P115

”(My job is not to predict the future, it’s to notice the present first.)所以,就好比虽然智能手机是2007年就出现了,但每个人都可以有两三年的观察和反应的时间,就算2010年开始进入还是算非常早的。 P116

于是,只要不断地观察之前几次科技革命所带来的发展历史和结果,并且不断洞悉人们的底层需求,就能对未来的科技发展进行一定程度上的预判。 P117

再比如,图10-3就展示了每一个革新性的硬件平台出现之后,市场会如何发展。 P119

所以,看到这里我希望你能明白,其实人这一辈子就靠那么一两次结构性机会,而判断结构性机会也有套路可循,关键就看你是否能把握得住。 P121

很多投资人和创业者都一味地把用户数或销售额的增长当作判定一家公司发展好坏的首要标准,结果就是大量创业公司在没有验证好商业模式的情况下就盲目扩张,最后的结局就是半道崩殂。 P122

所以我要融资300万,去除工资等必需的花费,剩下的钱还可以用来获取5万名用户,每个用户能赚300元的话,就产生了1 500万元的潜在收入。 P123

当然,虽然洗车公司和滴滴讲的故事略微类似,但重点在于谁的“切入点”更靠谱。 P124

2. 若你某一段时间的用户增长为100人,共花费了1 000元的渠道费用,那么你的用户获取成本也许不是10元,因为这100人里也许有自然增长的成分,并不都是通过1 000元的渠道费用而来。 P125

LTV本身的复杂性和预判难度会高一些。 P126

最后,PBP的意思是花出去的用户获取成本可以在多长时间内回本。 P127

这是“42章经”发的本系列文章的第一篇,后续还会为大家介绍留存率分析、市场空间的量化计算(total addressable market)、衡量用户满意度指标(net promoter score)等一系列创投必备知识的定义和使用方式。 P128

“我们前半年一共有2万个用户注册了。 P129

“我们的1.5万个里上个月还在下单的有1万个。 P130

就好像B公司,一共1.8万个下过单的用户,上个月剩下1万个,但这1万个又都是上个月刚刚新增的下单用户,那么很可能的情况是,到了再下个月,这1万个也不见了。 P131

表12-1是一个最典型的分组分析表格。 P133

0代表当月,1代表1个月之后,以此类推。 P134

对比以上两点和表格中的数据,可以看到我们上面用来举例的这家公司做得还不够好。 P136

这样组织数据可以让我们更好地看到具体每个月的流失率的情况,也可以知道是哪个月做得最有问题。 P137

比如对于一般公司来说,当月的收入其实可以拆为:总下单用户数×每个用户的下单次数×单次的客单价。 P139

总之,左侧是按照某种定义区分的用户群体,右侧是这些用户可被监测的某种动作。 P140

但与此同时,众多的投资人又确实在私下交流中抱怨,苦于找不到足够大的市场进行投资。 P142

(以下所有数据均为虚构,如有雷同,你就拿它去创业吧。 P143

3. 小A的公司一开始定位的是中高端市场,这个市场只占整个线上售卖市场的30%,所以最后剩下的是60亿。 P144

比如整个国内服装市场的增速,线上渠道售卖的迁移,和中高端品牌在整个市场的占比,这三点都是非常重要的参考指标。 P145

最后,市场净价值是说,公司要分清整个市场发生的费用,和自己实际收入之间的关系,我们要计算的是一家公司的实际销售收入,而不是在公司平台上发生的流水。 P146

两相印证就说明我们的计算是相对靠谱的。 P147

如果这些问题都能够对答如流,并且符合常理,当然是最好的。 P148

你看,数是要算的,故事也是要讲的。 P149

最后再用滴滴举例来印证下我们上面的各种说法。 P150

而且当时从出租车切入的也不止一家,而滴滴能够脱颖而出,能够得到投资者的青睐,我相信其对所有的市场数字都是如数家珍的。 P151

而一般来说,公司留存率低有三种原因。 P152

而转化的这个关键节点就叫作“啊哈”时刻(Aha Moment),该如何找到这个“啊哈”时刻就是本文要着重讲解的。 P153

那么具体该如何找到你自己产品的“啊哈”时刻呢?首先,你要把所有留存下来的黏性用户都找出来,并尝试着提取其中的共同点,比如所有留存用户中80%以上的用户都是:三天登录一次,或使用了一次相机功能,或更新了5条以上信息,或收到了1条以上私信,或下单了2次以上等。 P154

但这里要注意的是,很多时候数据不都这么清晰和完美,或者有时候相关的数据不一定就是因果性的,所以当找到某一个或几个“啊哈”时刻以后,要做一些小范围的试验,看看是否新发生这种行为的用户确实留存率都明显升高。 P157

单位经济效益一般是一页表格的数据,创始人利用它可以理清该商业模式下某个最小运作单元的运作方式(后文会详细解释),是用一种三维的方式体现整个商业的逻辑。 P159

单位经济效益就是:在商业模型中,能够体现收入与成本关系的某个最小运作单元。 P160

固定成本就是不论售卖情况如何变化,一直保持不变的这部分成本,比如办公室租金、美甲人员的固定底薪等。 P161

上面这两个结果相乘得出的结果就是每小时每个美甲师能够为公司赚得的收入总和。 P162

基本上,一切上门服务型O2O创业公司都可以用这个公式来验证其商业模式是否合理,听起来再复杂的O2O生意,最后落到商业模式的公式上也就是这么简单的三个东西,基本就没别的了。 P163

最后,“每日总工资/每日总工时”基本是不会降低的一个数值,只是一些巨头在畅想未来的时候喜欢把所有东西都说成无人化、机械化,比如送货如果用人力当然贵,如果有一天能够用无人机,那么这块成本也许就能显著下降了。 P164

哪怕上面O2O的等式是个大于号,如果用户获取成本很高,最后也很难算过账来。 P165

因为单位经济效益就是看某个独立单元的数据,而涉及固定成本的时候,一般都是把其分派到所有的单元之上来看。 P166

如果我们再假设这家店每个客户的客单价是200元(也就是每个客户平均每月购买2件),那么这家店老板的目标就转变为每个月吸引1 000个购买客户。 P167

当然,单位经济效益一般反映的只是某一个时间点下的静态结果,实际情况下单位经济效益中的数据会随着时间推移和公司发展而变化。 P168

不仅商业世界中如此,一切生活中也都是如此。 P169

这是一封完全私人对话场景的邮件,里面从二级市场的角度分析了脸书公司的情况,只是后来这封邮件被维基解密公开了,所以能看到更是难得。 P170

移动端肯定不可能这样。 P171

所以对于脸书来说,浏览量不靠桌面端还能增长,广告主在移动平台上的投入逐年增加(更好的互动带来更高的点击率),这是最好的结果。 P172

Snapchat也可以把60%作为目标。 P173

)谷歌的CPC一路下跌,最终的结果是,在谷歌上广告主付出了更少的价格,而用户看到了更多的广告。 P174

怎样平衡广告数量与广告价格,怎样在不损害用户体验的基础上,尽可能多地赚钱?我相信通过研究脸书和谷歌,国内的很多公司(尤其是今日头条、百度等)也可以有很大收获。 P175

我认为未来回头看,这会是知乎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步,因为知乎Live的特性是把“回帖”这种异步的沟通方式,变成了同步即时的聊天方式。 P177

我相信在未来的几年里,新的社交类产品会慢慢酝酿和破土。 P178

社交产品是对每个个体自身人性的迎合、利诱和放大,是对整个社会中人和人关系的还原、迁移与重构。 P179

所以说虽然“七宗罪”(人类的各种原始需求)是很好的基石,是社交类产品需要迎合用户的最核心、最本质的出发点,但更重要的是要像放风筝一样,利用“七宗罪”反过来把社区向正面塑造(比如利用一些游戏化的元素等搭建一个不断给予用户正向反馈的机制)。 P180

什么是媒介?随便挑几个产品来说。 P181

陌陌最早兴起的媒介其实就是地理位置因素,后来是共同兴趣。 P182

当一个女生收到很多这样的信息后,她会回复吗?当然不会。 P183

比如,对于知乎来讲,问答这个媒介的好处是内容消费门槛低,有时效性,有沉淀价值,并且满足了用户在花费时间的同时“想让自己变好,并且觉得自己在变好”的心理,但坏处就是优质内容的制造门槛高,最终结果就是媒体属性变强,会变成“大V”和小白用户的明显两极发展的态势,不利于社区氛围的形成。 P184

随之而来的是我对微信、陌陌等诸多社交、社区型产品的本质思考的升级。 P186

今天,我要再给我的社交产品理论进行一次升级,那就是我后来总结出的,“维度+媒介+效率”的三段论:效率: 任何社交产品的最终目的都是最高效率地促成人与人之间的连接。 P187

试想,如果不是因为移动手机产生了地理位置因素这个新的维度,市场上会有陌陌的一席之地吗?答案一定是否定的。 P188

我们来一点点解释。 P189

这个时候,如果我希望能够通过图片来与朋友进行沟通,Snapchat是唯一的选择。 P190

其实再进一步讲,如果说微信是取代和进化版的手机“通信录”,那么Snapchat其实是取代和进化版的手机上的“照相机”,这也就带来了第三个问题的解答。 P191

这意味着我们愿意承担风险,试图创造和创新不同的照相机产品,能够更好地反映和改善我们的生活体验。 P192

美图的重点也是图片,却和Snapchat有一个本质区别,因为美图做的是修图,是拍照以后的后期处理,所以用户的场景是先用照相机拍照,再打开美图修图,美图就此沦为了一个流量工具,而Snapchat就是相机本身。 P194

所以,看似开机镜头的一点点简单的不同,背后是Snapchat和同类产品在远景和境界上的质的不同。 P195

如果有一天打开微信就意味着缓慢的加载、复杂的功能等,这个时候我很可能会开始把最常联系的人慢慢转移到新的平台,渐渐地就形成了关系链的迁移。 P196

这个功能微信是满足不了的。 P197

还有一种是长期的社交关系的转化和培养,比如豆瓣、知乎、领英这类产品,我发出的信息可以接受几天甚至更久时间以后的回复。 P199

于是,就有了图19-1中2015年的月活下降的情况。 P200

异步之所以能够成立,是由于用户之间对“事”而非对“人”更感兴趣,可以忍受等待时间。 P201

相较秀场模式,用户对于主播的地理位置而非名气更加敏感。 P202

用户输入自己Snapchat、Instagram、Kik账号,加上一段简介和标签,系统就会根据LBS位置和标签展示其他陌生人信息与社交网络账号。 P203

Discord主推游戏实时语音和主播粉丝群,目前在Twitch上曝光率很高。 P205

“同步+熟人”象限中,小恩爱勉强可以算。 P206

然而在中国,对标Snapchat的产品仍然在去工具化的道路上前行,还很难称得上一个强势的社交平台。 P207

一对多是最被验证的,但是目前所有的直播平台都更偏秀场模式,要做到真正的社交也很难。 P208

作者回复: 外国人都去各种“吧”了,中国人都在线上社交。 P209

我还记得,当时我给某个知乎高管发微信:“听闻知乎内部节奏很慢,是否执行力上会有问题?”要知道,对于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来讲,内部的执行力和大家的工作态度是直接决定公司生死的。 P210

“在不确定的年代,更要追求确定性” 我去参加了华兴资本的2017年新年媒体沟通会,整场下来让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包凡所说的:“在不确定的年代,更要追求确定性。 P211

但是,确定性和上升空间之间往往是有矛盾的。 P212

在《知乎的初心》一文中,周源又说:“我们相信一点,在垃圾泛滥的互联网信息海洋中,真正有价值的信息是绝对的稀缺品,知识——被系统化、组织化的高质量信息——都还存在于个体大脑中,远未得到有效的挖掘和利用。 P213

用户不断因为优质的用户群体和这个群体生产的好内容而来。 P214

这种产品形态是我最看好的。 P215

”知乎就是有公共区域的社区,而分答则是无公共区域的个人变现工具。 P216

但是真正能持久赢利,且能赚钱的,都是课程,尤其是应试教育。 P217

当然,除了知识付费,知乎应该做却一直没做好的另外一点就是广告。 P218

以前大家买东西图的就是便宜,便宜就是流量入口。 P219

”如果真的如周源所说,数据、信息、知识是递进关系,那么百度与知乎,是否也是一种递进关系?从信息的搜索到知识的搜索,在未来5年甚至更久的时间里,又会发生什么?不论如何。 P220

沈升杰: 互联网信息泛滥以后,需要解决如何快速得到最优解的问题。 P221

比如按摩、健身房等是典型的按时间售卖,衣服首饰等是典型的按产品售卖。 P222

所以最常见的关东煮、包子、烤肠等,都是对零售的标准化产品进行加温,带来更好的体验和更高的毛利。 P223

当一个品牌火到排队人数那么多的时候,就说明供给能力满足不了需求了,而且由于喜茶这类产品需要现做的特性(售卖服务,有附加体验,时间属性产品),决定了供给能力注定是有上限的。 P224

这就是说,一家餐饮企业,能赚多少钱基本取决于开多少家店。 P225

想象一下,从进货开始到最后的外送环节都已经搭建完成,中间还有一整套ERP(企业资源管理)系统,那么每一个餐饮商家,其实都是美团的虚拟服务商,都是外层的服务顾客的触手。 P226

)2. 能够在线下零售生态链条中进行赋能的,比如类ERP系统等。 P227

如果做好了,内容对这个世界的影响和改变,可能会比金钱更根本、彻底和广泛。 P229

当新的渠道出现的时候,很少人能在最开始的时候看清楚趋势,而且广告主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参与到新的生态的建设中。 P230

在渠道红利期中,由于新用户飞速上涨,所以掩盖了老用户流失的问题。 P231

小不小、美不美,都不重要,最终重要的就是那个乘积。 P232

所以信息爆炸、糟粕横行的年代里,优质的内容和观点就是稀缺和有价值的。 P233

所以,为什么一定要每天更新?为什么一定要提供大量的信息和内容?如果我现在出一本线上杂志,每周只发一篇封面内容,而没有后面的小文章,那么谁又能说这不是一本合格的“周刊”呢?更甚,既然已经不是纸质杂志,那么音频、视频等各种富媒体形式也理应使用到文章中来,只要能更好地表达,一切形式都是手段。 P234

其次,从反面进行思考,当一个人一开始好好做内容,最终却越做越烂的时候,总会有很多人跳出来表达失望之情。 P235

而搭建信任关系,就是建立品牌的必经之路。 P236

媒体无法即时知晓用户的信息,也无法定向地激活某个用户。 P237

而现在的很多媒体则是先从内容切入,如果最终能够把社群做好,则反过来又是一个社交网络。 P238

孔燕斌@乐乐书: 非常赞同几点:1. 优质内容是王道;2. 经营内容是经营用户对内容的信任,建立内容品牌,有了品牌之后才能影响用户、创造价值;3. 内容和用户联系依单向、双向、网络(社群)次序增强,连接增多,结构更稳定,内容构建更纵深。 P239

所以之前,我一直认为内容创业未来是不赚钱的。 P240

但是从这个角度来看,ofo和摩拜则不是。 P241

毕竟,目前一个可见的趋势是所有的共享经济玩家都在向自营延伸,爱彼迎开始自己造房子,优步开始投放无人驾驶汽车,滴滴在高端的专车领域使用自有司机。 P242

具体表现就是“只要能取代的上游都要去努力一下,只要能触及的C端都要去争取一下”。 P243

当然,ofo和摩拜也应该感谢彼此,竞争带来了资本市场更多的关注,也带来了更多的钱。 P244

为什么人们一再讲互联网要提升效率?因为单位时间内的效率提升,带来的其实是总价值的提升,而总价值的提升反过来可以使分配到每单位时间的成本下降,从而降低单价并扩大产品的人群基数。 P245

如果市场能够如此持续正向循环下去,价格越低新顾客越多、新顾客越多价格又更低,这才是最完美的状态(当然,时间类型的个人供给一定是有上限的,这也是卖工作小时数的劳动者的劣势)。 P246

就是在这个大背景下,ofo和摩拜出现了。 P247

此言差矣。 P248

毕竟这是一个比拼实用性的大众出行市场。 P249

闲时也就是供给充足,而忙时就是供给短缺。 P250

对于摩拜来说则是把城市的定义不断缩小,然后再求和放大,也算是一种复制。 P251

最后,对于滴滴来说,单车市场无疑是一个低端颠覆,但同时无人驾驶汽车市场也明显是个更大更值得争取的市场(我甚至觉得需要“all in”,被当作重新创业、重来一次的世纪性机遇)。 P252

我为时刻身处变革之中,并且能作为变革的记录者之一,感到兴奋和幸福。 P253

简单粗暴地说,就是找到一个引爆点。 P254

/ 互联网市场的垄断一般是由技术壁垒或规模效应带来的。 P255

即,车越多,我作为乘客被服务得就越开心;乘客越多,我作为司机接客赚钱赚得就越开心,但单边某一侧的用户之间却缺乏连接。 P256

(其实想起来,真的和不同银行ATM机的供给情况有些像。 P257

但在后来一次在贵阳举行的大数据产业峰会上,程维也开始说,滴滴“会推动网络内电动汽车普及和投入无人驾驶的研究”,“希望改变未来汽车的拥有方式”。 P258

这个倒逼出来的趋势却因为上文中提到的打车软件的模式之殇给了传统车企一个很大的机会。 P259

当然,到目前为止除了优步挖了一大帮CMU(美国卡耐基梅隆大学)的团队打算自己做这件事情,其他很多公司最终都可能用合作的方式来进行,比如除了上文提到的通用5亿美元投资Lyft,还有德国大众3亿美元投资Gett(欧洲版优步),苹果10亿美元投资滴滴(苹果目前公开的只有CarPlay车载服务,但你要说苹果未来不做无人车,反正我是不信的),丰田战略入股优步(具体金额没有公布,不知道战略合作的细节和程度会怎样)。 P260

所以就有了简·雅各布斯这个经典的问题:我们建设城市到底是为了汽车还是为了人?(Are we building cities for people or for cars?)有时候,用极限法思考问题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P262

城市的改变往往都伴随着交通工具和交通方式的改变而来,无人驾驶很可能是新一代城市和生活的开端。 P263

美团的哥们儿说,我们本来做的就是路线调配,外卖最讲究时效性,多一分钟都不能等,我们能送外卖肯定也能送人。 P264

美团确实是“千团大战”里剩下的,中间只与大众点评合并过,更多应该还是为了沉淀数据。 P265

这真的是这个市场最残酷的地方,先发优势变成了教育市场,为他人作嫁衣。 P266

所有淘宝上的商家开店后的目标都是先做到更高等级,因为那样能带来更多的客流。 P267

我们再来看需求端。 P268

最后,不管是供给侧还是需求端,都有一个共同的问题,就是这个业务的地域特征太明显。 P269

那如果你现在就有这样的工作,或马上就能找到,那就别去了。 P270

”这就是掌握了人、掌握了目的地场景,然后做中间的服务连接。 P271

所以,美团可以用做平台的思路来做出行,而滴滴就要努力在其中牟利。 P272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滴滴要做美团做的事情,更难。 P273

无论是短期的融资租赁,还是长期的无人驾驶,我相信只有控车一条路可以真正让滴滴的市值落地为安(甚至美团要继续做打车也是一样)。 P274

我总结了一下这个领域中美国的创业公司,发现大多是在2010—2011年成立的,而且有媒体报道说,现在美国已经有超过2000家各个类型的按月订购公司,而国内这类公司则大多是2014—2015年间成立的。 P275

定期的推荐中,如果有几次出现明显问题,就很容易激发用户的退订。 P277

比如Dollar Shave Club,从最早的剃须刀,到现在被联合利华收购后,已经在售卖数十款不同种类的SKU(保存库存控制的最小可用单位)产品。 P278

两者最终的极致目标都是一个:无限趋近用户,占领用户心智,从而帮用户决定买什么。 P279

|精选留言| Kerben.S: 对于达达来说,员工只做了一件事。 P280

“42章经”曾经和数十个投资人与从业者讨论了关于充电宝及其他类似业态的产品。 P281

其中,小机柜派处于弱势地位。 P282

)投资桌面派的逻辑是:1. 桌面的可布置数量更大,天花板更高。 P283

目前不论哪一派,据说几乎都可以在1~6个月内回本,且现金流都是正向的。 P284

谁能以更快的速度谈下来更多的渠道,谁就能发展得更快。 P285

哪怕真的发生渠道竞争,毕竟这个市场够大,全国可铺的点数以百万计。 P286

(不过,从美团开始尝试打车业务以来,我就更敬畏互联网和更心疼“程维”了。 P287

相较之下,这么高估值的A轮进来的VC机构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侨疯 | Joephon: 线上流量越来越贵,源自一开始很便宜。 P288

从PC端到移动端的演变过程中,阿里电商场景转移到移动端是最顺利的,腾讯旗下诞生了微信,是最幸运的,而百度则是最倒霉的。 P290

过去传统的搜索是人在找信息,现在要逐渐演进到信息找人。 P291

用户使用搜索引擎的场景是带着问题主动寻找答案,这就带来了极高的用户转化结果和变现效率。 P292

而我们之前就说过,广告投入占社会GDP的总比例是基本恒定的,所以被动推荐的今日头条还是抢占了主动寻找需求的百度的广告收入。 P293

曾任职百度商业分析部的朱时雨在其《时间的刻度》这篇文章中说:新闻类和社交类平台,以Newsfeed(新闻推送)构建了信息消费的最小颗粒,带来的一个好处是让用户在无感知中把时间的刻度做了细化。 P294

微博的信息流已经完成从纯时间流到关系流再到兴趣流的转变,而兴趣流就是基于降低新用户使用门槛和提高中高频用户的使用时长为目标的。 P295

我们之前讲,今日头条起家的一部分功劳是预装手机App。 P296

龙哥: 今日头条强加社交会跟支付宝强加社交结果一样,另外头条投资其他公司应该对自身没有很大帮助,因为这改变不了它的产品的本质。 P297

《财经》杂志的《共享单车:资本局中局》这篇文章中曾经写道,脸书曾经想投资ofo,但DST的创始人尤里·米尔纳坚定地劝说ofo董事会不要同意。 P299

未来,很可能大多数事物都是围绕微信存在,而百度、阿里巴巴都有很大的潜在风险(社交关系和场景是所有产品最大的王牌,看支付宝的市场份额被抢得有多惨就知道了)。 P300

从这点来看,脸书的产品优势要大很多,所以脸书本身就是市值超过腾讯的霸主(95%的收入来自广告),而微信自身却没太强的赢利能力,腾讯还是要靠游戏来赚钱。 P301

算法推荐给用户的感觉是第三方推荐的结果,是网站决定我看什么;而社交推荐就是关注关系之下朋友转发的结果,是我自己决定看什么。 P303

(如果用户完全自己能决定能看到什么,又怎么插入广告呢?)社交推荐中,用户之前的社交关系越强、用户的私人领地意识越强,做广告的难度就越大。 P305

而机器推荐做广告就容易很多,像头条和微博这种阅读和媒体属性强的产品,目前好像基本都是7条左右内容就夹杂一条广告,用户本身的使用行为和期待就是刷内容,所以遇到广告也是一刷而过,不会有太多抵触情绪。 P306

比这个功能更值得说的,就是微信更新的“搜一搜”。 P308

那么微信内部要再造一个百度量级的互联网内容入口出来到底有多难?百度的搜索结果每页都是10条,就经验来说,前2~ 3页的搜索结果一般可以满足绝大多数用户的需求,10页之后的内容的存在价值就衰减得非常厉害,20页之后的内容基本就没有人看了。 P310

再者,头部的公众号文章都是经过专业编辑的梳理和总结的,是天然带有知识结构属性的搜索结果。 P311

那为什么直到今天还是在“实验”之中呢?我觉得唯一的问题是担心产品过重和冗赘。 P313

但只要迈出了这一步,就相当于正面向百度宣战了。 P314

智鹏: UGS(用户生产服务)才是微信区别于其他App的最大特征,是微信最有想象力的地方。 P315

但我隐约觉得王兴和贝佐斯是同一类人,而我们可以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尤其是跟思考相关的。 P316

这就好像上学一样,忙过了小学、初中、高中,再忙四年终于大学毕业,回首过去时间过得飞快,每年都很忙碌,但最后就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要做什么了。 P317

吃得更好也就算了,这个活得更好,就是个千秋万代的大业了。 P318

)这就好像贝佐斯过去20年间强调的,亚马逊一直处于“Day 1”(第1天)的状态,永远是创业第1天。 P320

最终Groupon倒下了,美团起来了。 P321

4. 为什么美国的O2O服务都发展得不好,而美团可以发展得很好?除了国内本身基础设施和服务落后等原因,我觉得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中国的人力成本结构机遇。 P322

一线城市、二三线城市和四五线城市,根本就是处于完全不同发展水平的“国家”。 P323

”(Uber’s mission statement is“make transportation as reliable as running water, everywhere, for everyone.”)优步把其所在做的出行领域比作了水、电、网络一样基础的东西。 P325

我在《世界上竟然有一张在发行后还不断更新的唱片?》这篇文章里曾经提出三个预判:1. 一切非物质消耗品都将电子化;2. 一切电子化产品都将云端化;3. 一切云端化产品都将服务化。 P326

这会是所有服务商渠道的努力目标,因为只有如此渠道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P327

但我找平台上的很多阿姨聊天后,发现她们的供给能力完全不足以支撑平台的需求量。 P328

而动的东西都有个结果,就是有及时性,能随时随地满足需求。 P329

用“on demand economy”来解释和判断项目机会,省得把自己绕到概念的死胡同里去。 P330

作者回复: 标品和SKU数量多其实不矛盾,SKU多了就能实现个性化。 P332

说到底不管是平台还是自营,都在B2C化。 P333

因为品类很奇葩,所以行为也都议论比较多,但想约也都约不上创始人了。 P334

像我在《近年来的5个小风口》这篇文章中,就把诸如迷你KTV、咖啡机、共享充电宝这类项目统称为解构传统设施。 P335

那在这个基础之上,为什么在共享单车之后,下一个风口是共享充电宝呢?而且为什么拿到最多投资的是小电这类模式,而非其他呢?我在《“充电宝”的24字投资法则》中提到过一些基本的逻辑,结合上面所讲的,其中一点原因是,充电宝客单价低,回本周期快,是大众刚需型产品,最符合类共享单车的标准。 P336

但,我们继续复盘,为什么现在共享充电宝似乎没有共享单车发展得好?我认为本质上来说不是用户需求是否真的存在等问题,而是我们把这些业态对标共享单车的时候,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点。 P337

为什么我在无人便利店的几种业态里,不看好特别重的模式,而更看好无人货架或是类似友宝2.0版本的产品形态呢?也是因为以上的原因,这也是我这复盘的最后一点心得:无人业态的发展重点在于占领渠道、迅速扩量。 P338

现在再回头看,如果你听过开头所提的那个据传估值6 000万美元的项目,也许会觉得这个项目有一定的合理性了?最后,我想说,如果你是一个在有钱的大机构里做投资的人,这个时代是优待你的,在当今的市场下,机构本身就在一个项目最终的成功中起了极大的作用。 P339

其他共享的项目,无非就是跟餐馆、商场、小区物业等各种渠道打交道,铺货的过程跟早年团购地推类似,越接近租赁的业态难度越高。 P340

没了。 P341

最终,用户们发现,好像三刀头就已经足够了,所以五刀头的吉列系列销量不佳。 P342

2016年,宝洁从视频广告和展示广告中挪出了10%的预算,放到了社交网站和电商平台渠道上。 P343

品牌商不需要把100个商品挤到一个货架上,也不需要把10 000个商品放到网上供人随意浏览、挑选,而是要在不同的时刻,针对不同的客户,推荐几款最适合他的商品,让每个人都有一个私人专属货架。 P344

反观线上快消品牌,一个典型案例是刚刚被联合利华以10亿美元价格收购的Dollar Shave Club(简称DSC)。 P345

而针对传统品牌的三大优势,DSC的切入点是:1. 研发方面:DSC深信剃须刀市场被过度开发,其实用户们只想要一个足够好用的便宜的剃须刀;2. 广告方面:DSC在刚推出的时候便主要依托于YouTube、脸书等平台传播,在YouTube上的一则视频广告被浏览了超过2 300万次,哪怕只有1%的转化,也可能带来了23万用户之多;3. 渠道方面:DSC完全依靠线上渠道,和每个用户产生直接的一对一订单、配送关系。 P346

一开始,绝大多数人都把DSC当作一个按月订购的电商网站来看,但发展至今,大家才慢慢看清,其实DSC要做的是线上快消品牌,它瞄准的是男士的个人护理市场。 P347

线上消费品牌要复制宝洁的故事,形成千亿美元市值的可能性也许很小,但形成10亿美元市值的机会应该还有很多。 P351

但是数字广告会有收益递减的趋势,DSC在线下也投入大量资金,洛杉矶的一家叫“Oxford Road”的线下广告代理为它投放了大量电视、广播广告。 P354

目前在这个切换的节点上,后半段的投资节奏让很多人难以适应,大家就开始开发其他主题。 P355

喜茶、奈雪的茶、1点点奶茶 以喜茶为首的线下奶茶店最近很火。 P356

人们的可支配收入越多,附加价值的获取成本就相对越低。 P357

那么消费升级版本的咖啡是什么?其实是10元一杯的好喝指数是8分的咖啡。 P358

庄辰超的便利蜂给整个便利店市场带了一大波节奏,但我想了很久,仍然觉得便利店就是便利店,要说能被互联网或技术革新多少,是件很难的事情。 P359

而硬件的基础设施,也会有一个分拆的过程,我管这个叫硬件设施的解体。 P360

按照这个思路,我还是蛮看好由此牵出来的一系列投资品类和主题的。 P361

天天狼人杀、狼人杀和玩吧等公司都是做视频狼人杀的,我早在2016年年底的文章《2017年,投资投什么,创业创什么?》中就提到过,视频形态的产品是仍然有很多机会的,无论是游戏还是社交。 P362

现有的机器就是做不到人工出品的质量。 P363

线下服务的便利性、时效性、体验性等都是互联网本身难以满足的,从这个地方入手去创新也许会有不一样的惊喜。 P364

另一种是想方设法帮别人更好地卖货(或提供服务),比如百度或脸书。 P365

电视虽然仍然是最大的媒体之一,但是根据图35-3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出,越年轻的群体,真的越不看电视了。 P368

所以视频内容的机遇一定是优于文字或文字与图片的组合的。 P369

我认为微信这次的动作确实慢了,如果在视频内容的消费上能做好,微信是有可能完成几乎登顶后的自我突破,再次走到另一个台阶的。 P370

那么人脑对于世界的作用我暂且分为三种:识别、判断、行动。 P371

所以AI最终能够作用于任何存在大量数据,并且可以被训练总结成“经验”的领域。 P372

)我觉得这个问题要打一个非常大的问号。 P373

个性化是方向 过去的线下渠道中,因为货架空间有限,所以面对线下购物的人流,商家都要在有限的位置下,尽可能地产生最大的购买转化率。 P374

随着个人数据的增多,这个趋势会体现在各个不同的领域。 P375

目前看来,与外部公司合作,带来的是很多SaaS(软件即服务)公司的机遇,在近期大多SaaS公司都从中小客户群体向大客户转型,这也是一个合理的结果。 P376

眼镜相关的产品最大的好处恰巧也是这两点:第一,绝对的便捷和易携带,本身就是对眼镜这个已有事物的替换;第二,屏幕变小了,但是离眼睛的距离足够近了,带来的感受反而比手机屏幕要好。 P377

视频类的平台应该会在2018—2020年面临一场洗牌。 P378

线上被大佬们瓜分完后,第二梯队的京东、小米、滴滴们不断布局线下,智能穿戴和智能家居等能否成为全新的流量入口?让我们拭目以待。 P379

一般投资人看看项目名称和一句话介绍也就在心里把项目否定得差不多了,但到了点评和提问环节,还是会假装问些小问题,再鼓励一下创业者之类的。 P380

”整场下来,李义把我们心里想说又不好意思说的话都说了。 P381

就是800年没见过了,突然出来跟你打招呼的那些兄弟。 P382

后来,李义发挥投资人的天赋——胆大、心细、厚脸皮,终于把女孩拿下了。 P383

李义想赚钱了。 P384

后来,李义就真的去做FA了。 P385

同侪压力太可怕,逼得他也要“肯脱才能红”了。 P386

”那天李义喝多了,我第一次见他这么脆弱的样子。 P387

人生就是这样的,有远方和诗,也有眼下和苟且。 P388

同样被他留在身后的,还有长达7年的投资生涯。 P389

但王岩并不在乎,因为PE的严谨和保守已无法再满足他。 P390

”同样从顶级PE出走后进入VC的周奕在大三的一次实习后就认定了这份职业。 P391

”即便如此,他还是非常热爱这份工作,“每天接触的那些公司我都很感兴趣”。 P392

”消失的机会 在这个容量有限的市场中,一旦碰上坏的光景,原本层出不穷的机会就会骤减。 P393

据IT桔子统计,仅上半年来自PE和VC的投资额就和2014年全年持平,其中一半以上投入了TMT行业。 P394

2011年,移动互联网兴起,高流量的公司成为焦点。 P395

作为一个比较成熟的投资人,黎远非常认同这一点。 P396

戴康推项目很谨慎,他一年时间里对50多个项目做了签订TS(投资框架协议)之前的尽职调查,最终让他下决心一推到底的却只有3个项目。 P397

但更多的项目却需要在动辄数年的时间跨度里才能被检验出成色来——即使是一次成功的判断,所能带来的成就感也是非常滞后的。 P398

“投资人的学习很分散,不会在一个项目上投入过多精力,所以学到的东西很难系统化,而这种碎片化的知识无法带来明显的成就感。 P399

“每天晚上12点躺下后,这个公司过往的一切会像电影一样在脑子里放个不停,持续好几个小时。 P400

同行间反倒交流效率不高。 P401

所以,年轻的投资人应该学会坦然接受一件事情:自己做的是早期投资,投的很多公司就是会遭遇失败,因为很多时候自己做出的决定就是错误的决定。 P402

”拥挤的市场 与2016年的共享单车如出一辙,共享充电宝在2017年掀起了一场资本的狂欢。 P403

资本圈里,一些机构与机构之间开始形成更深一层的信任关系,这种关系不断强化,就像神经网络一般,令圈子之外的资本很难再插手,小基金公司的日子只会越来越难。 P404

理想的情况是,进入VC行业的新人增量与行业自身需求的增量能够保持增速一致。 P405

但显然VC并不是这样。 P406

“做卖方的话手下过的项目会比较多,一个个项目推进下去,总是会有些成果。 P407

”所幸天性乐观的他早已经想好了冒险的后果:“大不了公司没做成再回来做投资就是了,这件事的最不好的结果对我来说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P408

而对于做出选择的投资人来说,这大概又会是一段焦灼但投入的时光。 P409

“合伙人给了像我这样的年轻人很多本不该给予的权力和责任,这逼迫我不得不提前成长。 P410

”并且,由于机构自身投资方向的转变,他所关注的市场对于公司来说变得不那么重要。 P411

我想不起来当时推过什么不靠谱的项目了,肯定推过,被合伙人给毙了。 P412

做VC这行的年轻人,如果真有一天“看清”自己的状态,就把自己当作“internal FA”的话,那么他将会在最优秀的伙伴、最优秀的创业者、最有影响力的财务顾问面前,失去所有尊严和职业道德,一点价值都没有。 P413

谁都有苦的时候。 P414

五个合伙人走得只剩下三个。 P415

在它们如日中天的10余年中,一场裂变也正在酝酿着。 P416

在这一波商业浪潮由盛转衰的前夕,初创企业急剧增多,交易极其活跃。 P417

对于早期市场来说,能在一年内完成10个以上项目的FA已经算得上行业的第一梯队。 P418

”很多FA都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发了一整天微信却连一个会面都没约上”的失望逐渐成为家常便饭。 P419

“我可以在出租车上吃饭、开电话会、休息。 P420

在一家早期FA机构工作的刘艺提供了更具体的数字:“通常融资额在1 000万元以下的项目分佣比例不会低于4个点;2 000万~3 000万元的平均是3~4个点;3 000万元以上的拿3个点以下。 P421

”“哪怕一年下来一个项目都没做成,也有40万~50万元的收入。 P422

”梁宁笑了,言辞间多少有些羡慕。 P423

”想明白这个问题,许晓丹花了一年半的时间。 P424

”“讲一个双方都能够认同的故事”是FA要做的第一件事,第二件事则是为这个故事寻求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价格。 P425

”其实,在长达数月的融资过程中,FA与创业者之间的摩擦同样屡见不鲜。 P426

有时候的确是创始人自己找到了投资方,那么“我会跟他解释我都做了哪些服务,然后重新谈一个双方认可的价格”。 P427

“FA向项目的引荐人返点的做法在行业内很普遍。 P428

“大部分时候都是一个招呼都不打就开始做别人名下的项目了。 P429

”周亦晖最近刚刚错失一个项目,为此他懊恼不已。 P430

成功接触本身就是一个难题。 P431

一步之遥的TS 一切的同业竞争和三方博弈,都是为了得到那一张让交易双方都能满意的投资意向书。 P432

这最终也成了她2016年唯一失败的项目。 P433

而有趣的是,一旦好几家机构都产生意向后,FA便有了帮创业者“做市”的机会。 P434

对爱惜羽毛的FA来说,“肆意抬价”“虚假报价”是大忌,“投资人的圈子很小,他们一打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P435

但是,成就感和焦虑感又总是在快速地切换着,为了交易成功的那一刻,FA的每一天都要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 P436

而这些人,入行不过才一两年。 P437

后期市场不具备规模经济效应,又非常分散,这给了小团队各占山头的机会。 P438

周亦晖也琢磨着去做VC。 P439

FA作为一种交易型中介,无论是主观故意还是被迫无奈,“达成交易”还是排在“价值判断”前面的。 P440

郑直抬头看了看他,说:“这家粉不错,够辣。 P441

所以干脆就把整个北京市都分割成了三大领域。 P442

“你疯了吧,你去干吗?”“我现在就要创业,做CEO!”“你真是疯了。 P443

“我知道你有办法,我知道你不是正常升上去的。 P444

对于王贤来说,这里简直是天堂。 P445

你还是回去吧。 P446

谁知道,王贤在第一领域工作了几周时间就再也受不了了。 P447

而这200多家里面,在2008年之后又募集到超过2亿美元的,就只有不到80家。 P448

合伙人D:利益分配机制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P449

总的来讲还是有机会的,就像社交领域,有了脸书还是出现了WhatsApp。 P450

如果是大的,会在什么领域出来?合伙人A:就我们观察,还是有很多品类都没有被很好地服务。 P451

“数据驱动”的话,理论上来说大公司手中的数据最多,那创业公司的机会在哪里?合伙人A:在很多垂直行业和垂直领域还有机会,这些垂直行业和领域甚至不比滴滴打车这样的领域小,比如教育、医疗等。 P452

你可以把它理解为“silver bullet”。 P453

其次,心态上:合伙人F:我做的新基金已经投了很多项目,其中大概百分之七八十能拿到下一轮融资,不能说特别差,也不能说特别好。 P454

我们也在找第二个和第三个根据地,根据地多了就成了一个大胖子。 P455

资源不仅包括品牌,还包括人脉——A基金当时就是有很多好的人脉,这也是资源。 P456

虽然很难,但做到了就很好,诸如此类。 P457

作者回复: 有道理,下次搞人民币GP的。 P458

到了消费升级和文娱内容时代,其中的互联网元素大概还能剩2%。 P459

内容是短期易传播、长期不可复制,又难以垄断的;消费品短期难传播、长期可复制,却一样是难以垄断的。 P460

其实,在我做VC以前,一直觉得做VC最重要的是判断力,但入行以后,发现最入门级的其实是社交能力。 P461

如果一年只出一家独角兽,那么怎么分得清判断力和运气呢?如某位合伙人评价现在的基金新人时所说:“现在一些刚入门的VC完全是碰运气,碰到一个好项目就成了,但其实问他为什么投,他讲不清楚。 P462

“所以很多人说,一个早期投资人能投资到什么项目,老天其实早就定好了。 P463

2016年10月24日,就是开心麻花在海淀剧院为28日《驴得水》开画办首映礼的那一天,我独自在剧场外买爆米花时收到曲凯君的微信,他问我道:“先生可曾为现在的VC行业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 P464

”我当然不敢告诉他是因为我胆子太小、脸皮太薄、话术太差,电话拎起来讲不到5分钟就不知道该问什么,结果对方CEO找了个借口就把我的电话给挂了。 P465

面对前所未有的产业大浪潮,为了在最短时间内抓住最多的机会,市场里的基金也开始改变打法,“人海战术”的萌芽就发生在那个时候。 P466

反正我没有决策权,没权力自然也没有责任,我的工作是保证合伙人看到最多、最全、最正确的产业图谱。 P467

别人把你的工作都干掉的结果就是你最后没工作可干,可有可无却能躺着赚大钱的事情是不存在的。 P468

说个不一定恰当的比喻:你家狗狗从前每天在外开心地撒欢,你从今天开始把它关在家里一周试试,它一定把家里给你弄得一地鸡毛。 P469

但如果在这个市场乱投,搞不好很有可能这会是合伙人们的最后一次机会。 P470

于是下令:“以后不准打完电话就不跟进,要给对方办3件事情或者出3个主意,让对方觉得拿出这1个小时与你交流是值得的。 P471

想不太明白、需要更多的行业信息做决策或者仅仅是需要找个人商量或需要心理按摩的时候,也可以来找我。 P472

大环境很糟,新机会可能没有,我们都只是行业大背景下的小缩影 巴菲特老师教导我们:人生最重要的是找到足够长的坡和够湿的雪(当然你还得活得够长——这句是我加的)。 P473

但大家有没有发现,最近的各种趋势和大浪的持续时间变短了?趋势和方向以极快的速度兑现,然后就急转直下了:端游公司成长周期10年,页游公司5年,手游公司两年:视频点播10年,移动直播一年——这大家还玩什么?在这种环境下,投资越来越像赌博,标准的刀口舔血。 P474

而2014年后出现的各种VC行业的服务可以迅速拉平整个市场出现的新投资机会。 P475

你跑出去扑腾,热量消耗太快“血条”狂掉。 P476

2009年的时候我在摩根士丹利做码农,后来UED(用户体验设计)兴起我开始混产品经理圈子,发现还有一个叫VC的职业也能做,因为他们可以在会议室里面通过拍脑袋或者拍大腿改变一个行业的格局,牛得不行。 P477

在公司里面,获取资源和权力中心的信任及支持,本身便是一种能力,不然如何解释同一家公司里,同一个行业组里,有人做得好有人就做得一般呢?老板偏爱,给资源给空间,就是单兵能力的体现啊,只是很多人把这种偏爱认为是天生的客观“运气好”导致的,而不愿意解释为其实也是单兵通过主观努力获得的。 P478

在这种情况下,你要保证两件事情:1. 有足够足的现金收入保证你和家人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2. 好好思考,积累真正属于自己的资源,而非依赖一家机构,甚至不是依赖一个行业给你的红利。 P479

做早期投资的要是没有乐观的心态,不敢相信未来的无限可能性,那真的就别干了。 P480

good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