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袭的权力 一个驱魔法师的故事

good

这场跨学科的联姻对各自学科都带来不小的冲击:在历史学界,出现了人类学化的史学研究;在人类学界,产生了具有历史深度的人类学分析。 P6

同样,人类学中的一些相关著作,由于对历史过程、历史意识等问题十分关注,也被收入本丛书。 P7

他们花费了大量时间反复审读我的草稿,不仅指出了其中的错误和缺点,并且极其巧妙地修正了我之前得出的一些结论。 P13

而经过几个世纪,家庭结构、社会制度、政界官场、经济策略及人口模型等方面同样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P15

在这种文化当中,社会的权利凌驾于非人格性的经济法则之上,在粮食骚乱中迫使投机倒把者与囤积居奇者实行公平定价。 P16

但这只是回避问题而非解决问题。 P17

那么,我的起点是假定农民世界有其特有的逻辑或理性。 P18

[4] 我选择了一处很不起眼的地方和一个极为普通的故事。 P19

那些曾经意图明确的档案,开始有了不一样的意义。 P20

它至多描述某种文化的一些基本特征、价值以及普遍或典型的态度。 P21

这里再次申明,信仰和决定之间的关系并非线性的。 P22

(例如,见T. Parsons, Societies: Evolutionary and Comparative Perspectives , Englewood Cliffs, N. J.: Prentice-Hall, 1966。 P23

这是Charles Tilly在The Formation of National States in Western Europe (Princeton: Princeton Press, 1975)一书中的观点。 P24

有一些兴趣的有S. Fiddle, ed., Uncertainty: Behaviour and Social Dimension (New York: Praeger, 1980)。 P25

那是1697年7月13日。 P26

基耶萨翻开了《驱魔手册》 [3] 和一本笔记,“里面记录了到那时为止我在驱魔过程中所帮助摆脱压制、获得解救的烦恼者和困惑者的信息”。 P27

第二天,也就是7月17日,他在卡尔马尼奥拉给12个人进行了驱魔。 P28

他们不仅调查了乔瓦·巴蒂斯塔·基耶萨的工作,而且还调查了治疗的效果、所用的医术和他可能从中获得的经济收益。 P29

格兰皮诺首先聆讯的是在艾拉斯卡任职的神父唐·安东尼奥·费雷里。 P30

42岁的他并不富裕(他的财产价值两千里拉),他让基耶萨给他驱魔,看是否能消除他的听力障碍,基耶萨照他的意思做了。 P31

另外,就我个人而言,我不赞赏而是嘲讽他的这种行为和说话方式。 P32

有很多关于基耶萨的负面看法,但是有一个实质性的问题一直悬而未决,那就是:基耶萨真的进行过治疗吗?格兰皮诺把收集到的信息寄送到都灵,以此为起诉基耶萨的证词。 P33

费亚“怀疑这是一种不正常的病”,在朋友的建议下,他于7月20号把病驴带到了桑泰纳。 P34

[9] 他的笔记帮助我们推测其战略:从5月底开始,他从大本营桑泰纳出发到外面布道。 P35

8月14日,他在索马里瓦和其出生地塞雷索勒停止了周游。 P36

富人和穷人,乞丐和农民,他们都去找基耶萨。 P37

那些困扰人们多年的疾病使他们最终只能求助于驱魔师。 P38

乔瓦·巴蒂斯塔·基耶萨在努力搜集能被人接受的治疗证据时,也没有把这些人列入证据范围,但其实当初他们中的一些人组成了护卫队来保护第一次被捕后的基耶萨而且还围攻了教堂,这使得巴索主教和教会当局都为之震惊。 P39

因为人们被明确告知,他在作证期间不会露面。 P40

其中律师托马索·盖尔西曾经带他的儿子巴蒂斯塔·盖尔西去找基耶萨,因为这孩子有整整三天吃不下奶。 P41

8月15日,基耶萨被责令停止所有活动——无论是合法还是不合法的——但是他并没有被捕。 P42

主教并没有干扰治疗过程,他只是在其他神父的陪同下,作为旁观者在一旁观看,然后主教和神父进行了简短商量后,他们最后决定“禁止基耶萨在他们的教区内进行布道,这和都灵主教下的禁令是一样的”。 P43

基耶萨首先讲述他的个人历史:他的父亲是朱利·恺撒·基耶萨,但是好几年前就去世了。 P44

接下来的9到10个月里,我都一直在研究这本书,并开始为我的教民驱魔。 P45

”最后的指控是关于他违背主教那两封信所说的禁令一事。 P46

基耶萨结束了他的活动后,到了某个无人认识他的村庄,或许在那我们还能有幸找到一些关于他的消息。 P47

关于健康和疾病的概念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改变了很多,就如同先前对于正常或不正常身体状态了解很有限,对于医学领域定义的无知,其情况如今有了剧烈改变一样。 P48

[10] 很显然,以上关于两大体系的解释还是一种抽象化。 P49

把疾病归因于按非层级排列的多种可能原因(社会关系、自然力或者超自然力)大大不同于把它归因于单一的原因或按有序的层级排列的可能原因。 P50

新的不稳定因素和对公共关系控制的减少导致了社会和心理危机。 P51

它的一个重要影响是超自然的假设减轻了医药科学的责任。 P52

在大多数情况下,超自然的解释只存在于自然解释不能运用时,当疾病到达生死极限时。 P53

因此,医学的具体功能很大程度上无需证明。 P54

从何处解救?肯定不是从伤口或受伤疤中,而是从魔鬼处得到解救。 P55

[15] 更有意思的是阿戈斯蒂诺·博内洛神父,他治愈了不少人的疾病。 P56

从文献角度来看,要从两个特别果实累累的领域,即家庭组织及人类同土地的关系,寻求这种联系的实证。 P57

关于Ignazio Carroccio, 见Orazione funebre alla memoria dell’ Illustrissimo e Reverendissimo signor Abate Ignazio Carroccio, preposito della metropolitana di Torino e vicario generale dell’ abbazia di San Michele della Chiusa (Turin: Mairesse and Radix, 1716)。 P58

而根据《布鲁尼奥利手册》所说的,智力原因是中魔的真正原因。 P59

这样的现象超越了一地的社会藩篱,但却游离于其他各地的社会秩序。 P60

[11] 尽管有众多研究,特别为了尊重K. Thomas的结论,我摘录了他的经典著作Religion and the Decline of Magic (London: Weidelfeld and Nicolson, 1974)。 P61

[1] 这些数据分布很不均匀,因为这取决于每个人在公共场合露面的情况。 P63

尽管我们无法控制由传世文献中的时间所产生的机会选择,然而这种偶然选择本身也是更加系统的社会选择的成果。 P64

但是整体来说,他们使我们能够弄清楚他们生活的文化和社会背景,他们的等级价值观和生活中的一些事件。 P65

整整一个世纪当中,仅两次统计数据是有效的。 P66

然而,我们手头的文献中没有关于1631—1661年这段时期的信息记录。 P67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还会进一步去讨论。 P68

在1689到1700年这段时间死亡率相当高,平均每年记录的死亡数高达34.1人。 P69

只有布朗格利艾特和布罗利亚两大农场有相对大面积的牧场,这些牧场每年都会租给那些来自昂特拉克的牧羊人,他们游牧到那里,度过漫长的冬季。 P70

仅有3位无名小卒拥有30多乔纳塔的土地(他们3人中没有1个人的土地超过50乔纳塔),不到10个人拥有12乔纳塔(即不到13英亩)的土地。 P71

正是这种策略主导了17世纪贫苦农民的日常行为,如果他们想要在这个每时每刻受到饥饿威胁、劳苦压迫的社会生存下去的话,他们就不得不做各种各样的活计。 P72

这些组织提出了一整套行为模式去纠正被认为是异教徒和道德败坏的人的行为。 P73

我们无法把握的是更加复杂的物质、精神、情感和政治网,这些网总是在严格意义上超出共同居住的核心家庭范围。 P74

因而我们需要重新审视三个租赁农户家族的历史,毕竟租赁农户群体反映了构成17世纪末行为模式和价值体系的基础的最简单、最完全的策略。 P75

其他两位弟弟,安东尼奥和乔瓦尼那时刚刚30岁出头,他们与侄子乔瓦·巴蒂斯塔(长兄乔瓦·多梅尼科之子)1678年遭受刑事审判。 P76

乔尼诺、他自己的孩子以及他的侄子们一起转移到维哥纳索农场。 P77

1685年后,在四年的时间里,他通过三桩不同的交易买了3.5乔纳塔的土地,并住在位于泰迪吉罗的家族新划分给他的土地上的一个小农庄里(不过这从未得到公证)。 P78

除了年轻一代人中年龄最大的乔瓦·巴蒂斯塔在佩西翁农场(财政长官安东尼奥·加尔加诺的产业)当负责人外,这个家族失去了全部的租赁合同,这也许是因为四分五裂的人口结构超过了能实行他们既定策略的极限。 P79

这些组织形式相对更具弹性,它们适应了生命周期中的紧急事件或由外部政治经济事件引起的种种情形。 P80

甚至将家庭史化约成家庭内部史也是拜这种做法所赐,即认为旧制度下的人,尤其是农民,完全被自然和制度所奴役控制。 P81

租赁农户中的高度同质性是自然而然的,体现在他们的生活条件上,他们的文化上,他们共同信仰的教会组织的成员资格上,体现在他们现在与贵族及其代理人既独立又雇佣的关系上,体现在他们常常到城市去运送属于贵族的产品上,甚至体现在他们采用的农业生产技术上——技术因土地面积的不同而不同,他们采用多种作物混合种植,使用更先进的生产工具,饲养更多的家畜。 P82

还有,在基耶里地区,租赁农户送给未婚妻的订婚礼品价值至少达到嫁妆的四分之一(自耕农要少得多),婚礼上的礼金也很大方。 P83

租赁农户似乎能利用他们的关系和职业技能在合同谈判中占有更好的地位,但要把这转化为一种固定的模式很难。 P84

在这里,解雇(escomio)并未像其他实行租赁农业的地方那样严格执行,家庭从一地搬到另一地也未受到限制。 P85

有一种趋向就是在很长的时间跨度里,居住在一起的家庭会分居各地,即使主要的家庭形式没有改变也如此。 P86

其他租赁农户家族有相似的历史和行为方式:例如丽莎家族和莫索家族,两者在社会地位上和经济能力上都和佩罗家族很像。 P87

家庭,作为一种根本的规范,在他们的逻辑中一直存在。 P88

几年后,当卡瓦利亚年幼的儿子长大成人后,他们又成为本索土地的租赁农户。 P89

虽然偶有危机,但是没有无法克服的困难,它使用了一些特别的资源来补救系统中出现的相当大的缺点。 P90

[21] 两家人同处一个庭院,不仅确立了他们的邻里关系,也是他们争吵之所在。 P91

两个家族比邻而居,紧张关系毫无缓解。 P92

本来这场纠纷连法律也无能为力,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应用法律也不能判定谁是谁非。 P93

到1686年,她的手中掌握了九份借款合同。 P94

乔瓦·马修本来没打算把财产分给女儿,但是临死前在痛苦挣扎中并没有清醒过来立遗嘱,因此他的女儿获得了一半财产的继承权。 P95

但是灾难似乎笼罩着多梅尼诺家族,因为之后不久,10月1日,意欲抢劫的士兵突然闯入这间位于泰迪吉罗小乡村的私宅,住在里面的阿戈斯蒂娜那时仍然卧床不起,正处于产后恢复期。 P96

她或许会怀疑是什么导致了她的不幸。 P97

和家庭收入中生产与消费的角色互补性,或作为一个整体的家庭在发展循环中的特殊时刻一样,出生等级及其隐含的地位是也这个关系中很突出的一部分。 P98

准确地来说,正是土地的所有权为保证生计创造了一个“缓冲垫”。 P99

h)犯罪行为和对非亲群体的敌意被视为是集体责任。 P100

前面提及的最后四点在某种程度上是相互依赖的变量,因一个家庭所获得的社会地位而变。 P101

它也不是一个全力以赴的战争世界,人人都为自己,为能在有限的食物里分得一杯羹。 P102

因此我们有充足的关于公证行为的储备。 P103

[2] ASCC, art. 22, par. Ⅰ, 37, Consegna delle Boche delli Particolari di Santena… fatta per me sottoscritto Filippo Vernoni nodaro di Poyrino er Podestà d’esso luogo… li 26 d’Agosto 1629 in virtù d’ordine del signor Giudice di Chieri dellegato, delli 19 di detto Agosto .[3] AST, sez. riunite, sez. Ⅲ, art. 531, Consegna bocche umane, mazzo C/3, Consegna prov. Di Chieri , 1662-63.[4] AAT, 7.1.10, fol. 390, Visitatio Parochialis Santinae , 10 September 1663. 同样的事发生在1671年贝贾托先生的访问期间。 P104

最完整的文献资料收集是在A. Valori和A. Gagliardi写的书L’industria del cotone a Chieri tra’ 600e’ 700, tesi di laurea, Facoltà di Lettetre e Filoslfia di Torino, 1982-1983中。 P105

早从中世纪开始,核心家庭已成为欧洲社会盛行的家庭模式(见P. Laslett和R. Wall, eds., Household and Family in Past Time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2])。 P106

然而,这种人避免创新,因为在资本主义前期土地所有制经济中不创新的比冒险创新能获得更多的利润。 P107

该书在关于租赁合同中日益苛刻的款项讨论中,将意大利北部和中部的情况描绘得太过相似了。 P108

第二年在相似的情况下,吉盎·吉奥阔莫·朱利奥的大侄子(乔瓦·巴蒂斯塔·朱利奥之子)乔瓦尼·弗朗西斯科·朱利奥卷入了另一桩杀人案。 P109

[26] 一个明显的案例就是,用文盲个体的比例而不是用至少有一个人知道如何读写的家庭比例来衡量的文盲史。 P110

极其少的土地是意大利北部山脉地带农民混合农业的特点。 P111

在我看来只有一个可能有用的资源(而这一资源从未被系统地利用过) [1] :那就是被称为维托(vitto)的留给寡妇的生活津贴。 P112

这是一种保护的表达,它再度证实了在农民社会所运行的那些价值观的全貌,在这里最平淡无奇的日常行为中表达了人的情感。 P113

有25份遗嘱注明给寡妇提供住的房子(其中2份遗嘱是为她们付房租);38份遗嘱提供2到20勃朗特的酒,其中大部分集中在5勃朗特,或者是246升(18例中有1例是确保寡妇得到相应的一笔钱,1西班牙多皮亚[大概15里拉]而不是酒);38份遗嘱提供小麦以及巴巴里阿托,并且也有很强的集中性,因为16例规定每年3萨科(259千克),9例是4萨科(345千克),中等的水平是3.5萨科。 P114

[5] 这些更具持久保护力及柔情和临终前的考虑反映了垂死的男人想象自己妻子之后孤单、寂寞、忧郁生活的场景,独自纺织、喂鸡、做汤。 P115

酒也占有一定的比例。 P116

在桑泰纳,专家出于各种目的对它们进行过评价。 P117

种植成本也排除在外。 P118

以三分之一的比例来估算这个区域有些低。 P119

画面开始清晰起来。 P120

它在17世纪时就被大量地引入皮埃蒙特地区。 P121

与小麦﹑黑麦和混合种植的麦子相比较,玉米的高产量和低市价改变了农民的饮食结构。 P122

渐成气候的养蚕活动已成为了我们正在考查的系统的逻辑一个很重要部分。 P123

事实相反,它的不同有其他的原因。 P124

确实土地的量是不多,它的量少也致使冲突和紧张形势的出现。 P125

我们不得不转而来看这一系列文书,因为对人物的研究无法让我们深入了解最贫穷或许也是最不稳定的家庭的情况。 P126

合同双方财产的多少和社会地位的高低关系到这个意义的不同。 P127

虽然遗嘱里没有把固定财产分给女性后代的风俗,但是她们会得到一笔现金以作嫁妆,作为没有分到家里任何土地的补偿。 P128

当然,在此我不想讨论任何一个观点在大量观点中带来的长远结果。 P129

更进一步来看,即使有文献记录可供参考,讨论就会更真实吗?兹维·拉齐在最近一项研究中断定30%的土地交易发生在亲属之间——人们认为这是14世纪后罕见的——与伯明翰西面的黑尔斯欧文形成明显差异,在黑尔斯欧文,从1270至1348年间,63%的土地买卖是在家族内部进行。 P130

这个机制会证实在交易市场上亲属关系的真正分量。 P131

表中土地在质量和打包出售的面积上都差不多;它们都被测量过,大约在1乔纳塔左右,虽然实际面积也有可能少些。 P132

此外,如果我们考量17世纪桑泰纳当地的土地实际估价,就会发现大致可分为五个等级,分别在模态估价的基础上依次加上或减去25%。 P133

最初(1698—1711),土地测量师对土地都做了调查,以十年为平均产值做统计。 P134

有些因素正在努力改变价格,或许这些干扰因素就在支撑这一市场的复杂社会现实中。 P135

然而这种简化图式的使用让我们观察到各交易方之间的社会距离是如何影响交易模式的。 P136

这些体现客观市场并隐含着价格必定统一的因素却反而伴随着单位价格的大范围变化。 P137

很明显,我们有三种不同的行为模式,高价存在于亲戚间的交易中,中间价格在邻里间,而最低的价格保留给了外人。 P138

显然,即便是将家族资料认真归档和交叉归档,要描绘出桑泰纳情况的全貌也是不可能的。 P139

不过,在市场交易中也出现了可识别的规则,这些规则让我们能通过社会距离来解释我们所绘制的价格尺度的差异。 P140

实际上签署合同时只需要支付26里拉5索尔迪。 P141

而单向物品流通也证实了时间、质量和数量的不确定性并伴随着期望和偿还的义务。 P142

尽管如此,只有给邻居的价格才是“最单纯的”,这类交易体现了平衡互惠原则,即使不在起因上,也在结果上接近客观市场的互惠条件。 P143

因此亲属间交易(在时间上和报酬上)的不确定性被一种更紧密指导的慈善所代替。 P144

也许他们的待售土地更受欢迎,或者也许这种带有慈善性质的负面互惠的交换倾向于情愿支付得少一些,这与非个人化的市场规律相互抵触。 P145

在17世纪末的地籍调查之前,我们已讨论过的土地价格与土地收入之间到底存在怎样的关系呢?我们可以通过利用从各种评估价中得出的数据来评估价格和收入之间的比率,这些数据都是土地交易时当地专家给定的,其中有几十种数据是可利用的。 P146

我们显然偏离了主导租赁农户家庭团结的价值理念。 P147

冲突的利益导致道德统一体碎裂为充满分歧的态度,这些态度体现于每个社会阶层相适应的实践行为模式中。 P148

这个社会提高确定性的方式显然不同于其他社会,特别是不同于个人和群体间的竞争已成为可接受的经济伦理和技能的社会。 P149

皮埃蒙特大区不同群体之间、农民的现实和政治权利之间的角色关系(不论是当地的还是根本的),仍存在着巨大的裂痕。 P150

[2] 这种营养水平,从文化角度来看是正常的,从生物角度来看是高于维持生命所需的水平的,因为寡妇津贴提示着这是桑泰纳财富和威望等级处于中上等的社会阶层可接受的最低营养水平。 P151

关于其他的对比和关于相关经济问题的一个重要讨论见C. Clark和M. Haswell的书The Economics of Subsistence Agriculture (London: Macmillan, 1964)。 P152

确切地说,法国商人佩罗一家是在1672—1673年间搬迁到拉科尼吉的。 P154

[18] 关于中世纪英格兰土地市场的争论就是例证之一,首先在于它的规模和多样性。 P155

[20] Macfarlane, The Origins , 80-130.[21] Z. Razi,“Family, Land and the Village Community in Later Medieval England,”Past and Present 93 (1981):3-36. 关于黑死病之后亲属间的交易萧条的评论见R. J. Faith“Peasant Families and Inheritance Customes in Medieval England,”Agriculture History Review 14 (1966):77-93; B. Harvey, Westminster Abbey and Its Estates in the Middles Ages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77); C. Howell, Land, Family and Inheritance in Transition: Kibworth Harcoutr 1278-1700(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83). 还可以见艾伦·麦克法兰,The Origins 。 P156

事实上,这种协商图景要把交易作为两个人之间的特殊关系分离开来,因为需求的弱点使得每次创造使出售可能的条件成为主要问题。 P157

因为与眼前的生活联系不紧密,可能就呈现出另一种情形。 P158

关于婚姻注册簿上的空缺、桑泰纳外的婚约的脱漏,以及许多婚配没有证人致使我们的记录还有很多不确定和模糊的地方,具体我也无法估计。 P159

正因为如此,我才使用了负面互惠这一概念,在马歇尔·萨林斯的原始交易图式(《石器时代经济》,pp. 165-166)中,这种在交易中不用付出(比如偷盗、诈骗等)就能获得某物的负面互惠原则是反社会的。 P160

这就启发我们转向分析基耶萨家族内部的深层联系。 P162

[1] 学者习惯于将朝向更中央集权的政治体制和更复杂的组织形式的长期趋势,视为整个大趋势——从社会等级制和世袭的政治权力占统治地位的系统脱离开来,形成一个更加灵活和个性化的体系,强调的是人们只能从职业中获取相应社会地位——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 P163

这些资料遭遇人为拣选,并非偶然,如同旧制度下记录日常生活的文献一样,都是拜当时的财产所有权的建构方式所赐。 P164

在他死时,他留下两个儿子:大儿子朱利·恺撒·基耶萨,从事公证行业;小儿子乔瓦尼·玛丽亚·基耶萨,是一个教区神父。 P165

而且,这场争执爆发于特定的政治混乱时期,那时正值“王子派”(Principisti)——毛里齐奥和托马索王子(于1637年逝世的维托里奥·阿梅迪奥一世的两位弟弟)的铁杆拥护者和“夫人派”(madamisti)——有“皇家夫人”之称的法国的玛丽亚·克里斯蒂娜(她是国王的遗孀、四岁儿子查尔斯·伊曼纽尔的摄政)的支持者,两派之间爆发的内战后期。 P166

然而这套封建权利的授予时间,以及为什么在都灵大主教(桑泰纳领主们的依附对象)的档案中并没有相应的权利状,甚至有与之相反的材料,这些都是未解之谜。 P167

他们都是中等富裕者,其土地位于桑泰纳和基耶里之间,他们宣称代表自己和那些“同样居住在上述区域或者桑泰纳的上述两河之间区域附近的棚屋、别墅和农场的所有的私人住户”说话。 P168

18世纪后期,此事的结果是有利于基耶里城而不利于桑泰纳的贵族们。 P169

但是他们对自己的租赁农户损坏农民田地的类似行为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P170

该时期末,乔瓦·巴蒂斯塔·基耶萨成为教区的神父时,以及他死后,这场牧羊战争不时会达到高峰。 P171

桑泰纳的特殊之处就在于它是依附于都灵的大主教门萨(Mensa)的,所以它较少地受到外界王权的干涉。 P172

简而言之,贵族的逻辑所遵循的模式,与当时旧制度下其他阶层的一样,不同之处只在于农民局限于狭隘的乡村生活领域,而他们有一个跨国的交际圈。 P173

本索和塔纳家族明显主宰这个分配体系。 P174

因为许多收入没有记录,其他的又难以换算成货币形式,所以不可能估算出当地准确的年收入,但是仅通行费这一项,1648年有就相当于340里拉。 P175

但是居住区附近的房屋、菜园、大麻种植地每年都得缴纳阉鸡税(capons due);还有劳役债券、地租契约、有偿劳力、收益分成契约。 P176

另一条线索很难阐述清楚,牵涉到塞雷索勒的塔纳家族在塞雷索勒地区拥有的“农场和叫做‘德拉·蒙法里纳’(della Monferrina)的土地”。 P177

她住在卡里尼亚诺的外公——乔瓦尼·弗兰西斯·马吉斯特里先生,和她的妈妈玛丽亚·马吉斯特里(未婚,所以还是保留父姓),还有她阿姨杰妮瓦·马吉斯特里夫人的遗嘱 [21] ,都指定安吉拉·玛格丽特为他们遗产的合法继承人,但是没有提及她父亲身份的线索。 P178

产生一个模糊的联系是(朱利·恺撒·基耶萨和伯爵的)这个双重策略的一部分,它给这位娶了富家小姐的准贵族公证员制造了一个更高级的声望氛围,而这位富家小姐是从奢华的大城市来到这个乡下生活的,并且很有可能是伯爵的私生女,这些都是农民和乡绅们之间窃窃私语的话题。 P179

然而,自从分散在其他教区的农场之后,这个家族还是服务于塔纳家族。 P180

拉扎里诺兄妹三人给朱利·恺撒·基耶萨一份礼物——2.8乔纳塔的可耕土地。 P181

他把她1671年从她母亲和阿姨那里继承的卡里尼亚诺的房子给卖了。 P182

另外,桑泰纳在行政上的不确定性意味着独立的公文缺失,当地乡绅家族的家谱也同样缺失。 P183

——我们知道长期以来,这些农民受贵族领主的限制不可以招收越冬的牧羊人和羊群。 P184

这需要在第12个小孩出生后,村长自己,再加上参议院指派的官员亲临现场的证明。 P185

他这么做,当然不是因为土地税在他的预算中占了相当大的比重,事实上他几乎没有土地。 P186

[30] 他房子里很可能堆满了他当法官、村长、公证人和有名望的乡绅而积累起来的各类文件。 P187

萨沃伊公国正在改革的路上,他们要建立一个有序的政府系统,建立与新旧贵族稳固的关系,建立一个合理的税收系统和土地商业化体系,让中央行政部门对由五十年政治经济危机演变而来的边缘地区的控制更加稳固和有序。 P188

地方的领导者从未形成过代表广泛团结的自治组织。 P189

我们知道他生活在父亲的阴影中,在1690年前从未以直接主人公的身份中出现在任何公证书中。 P190

[2] 关于“负责人”的概念,见F. Bath, Process and Form in Social Life (London: Routledge and Kegan Paul, 1981)157-86; F. Bath, ed., The Role of The Entrepreneur in Social Change in Northern Norway (Bergen: Universitesforlaget, 1963)。 P191

[3] 关于塞雷索勒的洗礼记录目前已找不到,我只能通过他的去世日期推算得出他的生日。 P192

[7] Ibid., 15-17. 修道院由Vezzolano教会管理,并在15世纪后半期的某个不确定的时候变革成了commendam。 P193

[11] 我们找不到关于桑泰纳刑事案件的记录,只能重构桑泰纳和基耶里两地在争夺司法权过程中起草的暴力法案。 P194

萨沃伊政府的种种特点可能致使皮埃蒙特贵族与众不同。 P195

关于17世纪塔纳家族的情况,见G. Bosio, Santena e I suoi dintorni. Notizie storiche (Asti: Michelerio, 1864), 147-57;以及A. Manno, Il Patriziato subalpino: Notizie di fatto, storiche, genealogicbe, feudali ed araldiche desunte da cocumenti (Florence: Civelli, 1906), s. v。 P196

关于塔纳和罗埃罗两大家族的联姻关系的信息,参考AST, sez. riunite, Archivi private, Archivio Tana, mazzo Ⅰ。 P197

[23] ASCC, Insinuazione, Cambiano, vol. 20, fol. 473r, Testament di messer Gio. Giacomo Piatto, 15 March 1698. 在此参考文献中,朱利·恺撒·基耶萨是曾为吉盎·吉奥阔莫·皮亚托的遗孀享有的财产公证的公证员。 P198

据AST, sez. riunite, Notai记载,第一份文献概述了朱利·恺撒·基耶萨1687-1690年间(一直到1690年2月16日)的一些法案,只有部分与存档的文书相符合。 P199

[33] 据(ATT, 10. 1. 1681, Provvisioni)中记载乔瓦·巴蒂斯塔·基耶萨被任命为神父的时间是1681年3月31日,但那个时候他可能已经是特纳瓦索村的教区神父了,因为公证法案上注明的时间是1683年(ASCC, Insinuazione, Santena, vol. 2, fol. 169)。 P200

将诸多不同的地方封装入更宽泛的政治、司法、管理和经济体系是一个缓慢的现象,不过,这一过程在维托里奥·阿梅迪奥二世统治时期却发生得相当迅速。 P201

封建领主集团、较富裕的地主和贫穷农民之间紧张的关系所致的社会关系的不确定性,其实是与当地共有的价值观相冲突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冲突已消除。 P202

法国占领了皮内罗洛,控制了卡萨莱城堡,抢夺大量封地、贵族头衔的企图,导致维托里奥·阿梅迪奥二世改变立场。 P203

几队士兵在桑泰纳纵火焚屋,劫掠财物,屠杀百姓,无恶不作。 P204

部队继续前行,转移作战地点,但这个地区仍受到战争的影响。 P205

之后这些记录被转抄在一起。 P206

当债务越积越多时,强制性的土地出售仅仅是最后一幕。 P207

另一个原因是在战时很难找到敢冒风险签署租赁合同的农民,这意味着“鉴于战时灾难,人们无法耕种按收益分成的农田”(1691);或者“因为这些地区食品极度缺乏,出现粮食危机,土地出售者有六个小孩要养活,自己却没有粮食、酒和金钱,并几乎丧失了所有的财产,重要的是他们都不知如何去养活自己”(1679),才导致他们出售土地。 P208

[9] 由此,与当地其他家族相比,塔纳家族在桑泰纳的影响力与日俱增:当塔纳家族向基耶萨家族给予保护时,当他们与租赁农户进行交易时,当他们参加宗教游行时,当他们去教堂做祷告时(由专门为他们家族预留的门进入教堂,坐在家族长椅上祷告),当他们家族中有成员过世被埋在村里时——种种影响力已融入到他们生活各方面的整体形象中。 P209

那时,维托里奥·阿梅迪奥二世卷入了一场与法国的毁灭性战争中,他不允许他的封臣对他有二心。 P210

在祖籍为布罗利亚、居住在桑泰纳的雷韦洛家族一位贵族的随行下,他们于1691年1月9日到达了皮埃蒙特。 P211

他和母亲玛格丽特居住在都灵城的公主府,还在圣托马斯修道院附近租了一栋房子。 P212

伯爵和他的家人回到桑泰纳后,根据1697年6月4日公爵令,伯爵重新拥有对他所有财产的控制权,因为伯爵的军团愿意对皮埃蒙特大区给予安全保障。 P213

[13] 当时,卡洛·乔瓦·巴蒂斯塔·本索,因未付750里拉的贷款而被法官传召上庭,恺撒·朱利·塔纳主教准许延长本索的还款期至七年,命令卡洛·乔瓦·巴蒂斯塔·本索在1685年6月2日前必须还清债务。 P214

朱利·恺撒·基耶萨作为一位乡绅,死时把权柄和荣誉都移交给长子乔瓦·巴蒂斯塔·基耶萨,要他在新形势下开启事业,这些做法似乎都是合情合理的。 P215

物质财富同非物质资源被认为是同类事物。 P216

他们谈起乔瓦·巴蒂斯塔·基耶萨对葬礼、对亲属基金以及财产的管理进行不合理的干涉,而且未能及时举办弥撒。 P217

类似的事件层出不穷。 P218

他说道:“今年春天,我那不到3岁的一儿一女在两天里相继死去。 P219

神父还好几次问我是否想为这次葬礼提供安全保障,我回答说:我不想把自己卷入这样的事情中去。 P220

实际情况是从我担任这个组织的负责人以来,我只从我的前任那里得到过1里拉的资金。 P221

当他被传讯时,他在乔瓦·巴蒂斯塔·巴索——教廷最高书记、主教教士和都灵主教区副主教,及可敬的唐·乔瓦·弗朗切斯科·莱奥内蒂——都灵大主教法庭审判长面前做了陈词。 P222

在这三年期间,桑泰纳的许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或许乔瓦·巴蒂斯塔·基耶萨的内心世界也发生了变化,至少对他——身为这个农民社区的乡绅——被准许和不被准许的角色有了一定认识。 P223

[2] 关于皮埃蒙特区17世纪90年代的人口危机,见M. Dossetti,“Asptti demografici del Piemonte occidentale nei secoli ⅩⅦ e ⅩⅧ,”Bollettino storico bibliogragico subalpino 75(1977): 127-138。 P224

[8] 又叫做塔纳祭坛画,现在珍藏于法国卢浮宫。 P225

见V. Cepari, Vita di San Luigi Gonzaga(Turin: Mairesse, 1762)。 P226

”The Relation de la vie et de la mort de Frere Palemon religieux de l’Abbaye de la Trappe, nomme dans le monde Le compte de Santena(Paris: Losset, 1695).[12] 卡洛·阿梅迪奥·毛里齐奥·塔纳伯爵财产的没收、归还以及相关的信函,见AST, sez. riunite, Archivi private, Archivio Tana, mazzo 5。 P227

不再有密切团结的贵族集团试图摆脱基耶里的行政和财政管辖,也不再有该集团的行政人员不惜一切手段对外界隐瞒这个村庄的存在。 P228

这让他们长期地依靠贵族、租赁农户或是财产所有者给予他们一些零碎的工作和施舍。 P229

当然,这个机构是桑泰纳乡绅们仰望的政治模式,因为在基耶里这个城市要实现权力和威望的自治形式是有可能的。 P230

而在五十年前,他的爷爷乔瓦尼·安东尼奥,是致基耶里行政官联名信的签署者之一。 P231

对聚焦单人的关系网络的分析法或者对整个有血缘关系的家族的分析法,比形式结构的类型学分析法更能够提供详尽的图景。 P232

他有相当多的地产,有8乔纳塔的农场,一座有花园的房子和一个菜园。 P233

这顺应了时代发展的要求、家族生活方式的循环和适时的继承权的发展。 P234

与其他乡绅不同,乔瓦尼·阿梅迪奥并没有大量放款出去,而是把目标放在基于威望的社会联系上。 P235

有21份公证文书买入32乔纳塔89塔沃拉的土地,价值3444里拉13索尔迪7德纳日,还有21份公证文书出售18乔纳塔78塔沃拉7皮耶德的土地条款(这些土地质量差,因为即便出售也只有330里拉)。 P236

b)每一代人中,土地集中问题往往围绕两个人,其中一个主要人物是神父,他没有直接继承人且能够免交土地税。 P237

埃莉诺拉(利奥诺拉)·玛格丽特和安娜分别嫁给了外村的租赁农户(来自维拉斯泰洛的路易吉·阿瓦塔尼奥和来自安德扎诺的乔瓦尼·巴蒂斯塔·维拉),她们的嫁妆与其社会地位相比就显得寒酸,与她们堂姐妹的嫁妆相比也少。 P238

这又是一次重新加强上述讨论过的家族联系的内部通婚。 P239

关于此事的进展情况,之后没有任何记录,然而这却暗示了深思熟虑的家族策略时不时会带来的痛苦。 P240

可乔瓦·多梅尼科·梅利奥不想打架。 P241

最后祈求上帝保佑他们世代的和平”。 P242

他们所持有的土地,他们建在村庄广场上、面对教堂、带着马厩与干草仓的由赤土色砖墙和瓦片屋顶做成的庄园,当然或许还有他们的穿着,无一不表明他们与那些贫穷的农民家族的社会地位不同。 P243

他有32个锡制碟碗和17个铜制用具,无数个铁和黄铜制的家伙什,仅有几个是土陶器用具,而土陶器用具在贫农家中却是占绝大多数的常见用品。 P244

他们的生活,像贵族的生活一样,是围绕着权利、财富和权力而展开的,而这些权利、财富和权力与他们视为静止不朽的社会等级密不可分。 P245

不过,当这些事件发生了,行动的动机、模式及其后果产生一个复合体,它是超越现在我们认为能通过公证文书的字里行间所得到的功能性动机的。 P246

那些没有立下遗嘱就去世的人们并不是最穷的而是变动频繁、较少融入本地社会的人:近期移民、村庄中没有固定居所的人们,或者是士兵。 P247

在大多数情况下,虽然这些死者仅属于某个组织,但他们的遗产会被分配给不止一个组织。 P248

后两个组织在社区贡献活动中其实没有什么存在感。 P249

我在这里用“派系”这个词来表明这些集团的那种变化的、不恒定的性质,这是17世纪末在像桑泰纳这种地方在快速发展变化的形势下为得到可利用资源而进行竞争的组织的典型政治模式。 P250

由于《结婚登记册》里1672—1692年间的记录缺失,使得更难准确计算出近亲结婚比率,大概在10%-20%之间。 P251

它们把横向的社会阶层内含混不清的团结、纵向的集团或宗派间的团结与教区信仰交错融合起来,既体现了集团关系又反映了宗教活动中因日常矛盾而引起的叛乱。 P252

1694年在第一次审判时获得赦免后,乔瓦·巴蒂斯塔·基耶萨回到桑泰纳继续当他的教区神父,这之后到底发生了些什么我们无从知晓。 P254

这些行动恰恰证明他已经完全铁了心要一条道走到底。 P255

当这一集团弃他而去之后,他的追随者的范围缩小。 P256

但是他们还面临着很多难题:一方面,如何将在桑泰纳分散的管辖权集中起来;另一方面,如何推选出一位新的村长兼法官来使桑泰纳回到原来良好的运行状态,以及推选一位能够避免个人野心并确保农民和地主之间、桑泰纳和基耶里之间、封地和国家之间有一个更加明确关系的公证人。 P257

反过来,佩雷夸齐奥内区也在着手大规模实行由维托里奥·阿梅迪奥二世制订的土地人口调查计划——即地籍调查。 P258

此事是1700年5月3日巴萨泽·卡瓦利亚和吉奥阔莫·安东尼奥·卡曼多纳在关于司法管辖权的听证会所作的供词中叙述的。 P259

1701年3月,基耶里的官员为了征召兵役对农场18岁到40岁的男性做普查。 P260

参议院一方面担心触犯当地领主的利益,不敢支持基耶里;另一方面,因为当时存在着诸如采邑权遭到质疑、财政豁免不得人心、司法自治权泛滥等案件,而桑泰纳事件只是这其中的一件,故而参议院又不敢支持领主。 P261

于是我马上跑到马蒂诺·托雷塔的酒馆(村长先生就在那),问村长先生他想要什么。 P262

维拉说朱迦尼无权那样对他,朱迦尼回答说:“你就等着警察来传唤你吧,你看后果会怎样。 P263

本索家族和塔纳家族为了争夺在领主集团的领导权而进行的长期争斗,由于受到维托里奥·阿梅迪奥二世中央集权制度带来的外在威胁而进入第二个阶段。 P264

事实上,1708年5月10日,都灵大主教致信给塔纳侯爵个人而不是桑泰纳的所有领主们,要求塔纳侯爵自己出钱重建教区和教堂的圣器收藏室。 P265

1711年6月6日,为了让本索家族认同塔纳家族的特权,大主教写信给本索家族允许他们恢复象征本索家族权威但在五十年前被废除的一项做法。 P266

塔纳和本索两大家族之间还存在着其他问题,而这些问题一直是造成家族不平等和冲突的根源。 P267

我不禁会想,从我们眼前晃过的这些迷茫的农人们,他们考虑别人胜过考虑自己,做着卑微的日常事务,但从积极或是消极的意义上看,这决定了现代国家的特征和统治阶级的妥协进退。 P268

这件诉讼案也牵扯到都灵主教的侄子——来自普拉洛尔莫的罗韦罗。 P269

[14] 大主教威宝称之为“jus honorifico”;参考ATT, 5. 13, Sommario, 239。 P270

good

标签